第八卷 第五章 勇者的试炼
    佐尔丹平民区与港区边界的一条路──

    傍晚的这个时间,商人、职人与劳工等许许多多的人,工作结束后去购物、前去以庶民为客群的酒馆,或者回自己的家,在路上交错而行。

    想当然耳,若要与王都的喧嚣相比,这里的人群没办法说熙熙攘攘,不过仍是佐尔丹最嘈杂的一条路。

    这条道路的正中央站著一名身穿铠甲、腰间有佩剑的少年。

    尽管他非常地碍事,却是居民没什么印象的外地人,而且他身上还穿有武装,因此没有半个人敢责怪他。少年并不在意别人觉得他碍事的目光,光明正大地站在那里。

    「好。」

    少年……梵举起手上拿著的盾牌。

    从盐龙的栖息地拿到的秘宝──仙灵王之盾。

    这面传说中的盾牌上头施有各种魔法,而其中一种是暗示念话(Send Suggestion)的魔法。

    其魔法效果是以心电感应的方式让低强度的精神操纵魔法在大范围起作用。

    那并不是支配对手心灵的强力魔法,没办法改变他人的意志。举例来说,那没有办法强迫别人自杀,或是强迫别人爱上自己不爱的人。

    顶多能做到暗示(Suggestion)。

    单纯只是让对方心中产生「这么做的话还不错吧?」这种思考的魔法。

    如果暗示的内容马上可以判断为做不到,精神操纵也会立即消逝。

    然而因为是低强度的精神操纵,有著支配(Dominate)等高强度精神操纵达不到的好处。

    精神操纵魔法容易受到抵抗,而且效果时间极短。

    高等级魔法的支配也一样,面对相同强度以上的对象便没有效果。就算对手中了这种魔法,效果也会在一分钟以内结束,用途有限。

    至于低强度的精神操纵魔法,其魔法本身一样容易受到抵抗,效果时间一样短暂;不过因为精神操纵的幅度很小,暗示内容如果很普通,便不会让中招的人发觉自己的精神遭人操控。

    既然没有发觉到精神受到操纵,就不会去抵抗,就算魔法的效果结束,也会一直以为那是自己的判断而行动。

    「尽管爱丝妲小姐对我说千万不能使用,可是既然有这么棒的效果,不去用它才奇怪吧。」

    梵在这面盾牌上感受到了可能性。

    异端分子全部都很不幸。

    然后这里拥有把他们带回信仰之路、拯救他们的力量。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去用它呢?

    爱丝妲说过,用魔法引发的信仰心并没有价值,不过对神祈祷的心绪不可能会有价值上的差别。

    这就跟异端审问官以鞭笞带出信仰心一样。

    言语、痛楚、魔法……人的意志在神的慈爱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世间万物只要顺从神慈爱的证明,也就是顺从加护而生就行了。

    梵启动仙灵王之盾。

    暗示的内容是「鼓起勇气,与勇者一同对战魔王军吧」。

    明明遥远的彼方有人在奋战,自己怎么可以在这里和平地过日子呢?

    应该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才对。

    对于这样的人,仙灵王之盾会赋予他们遵从信仰的勇气。

    「勇者」加护是拥有拯救世界职责的加护。

    为了拯救世界,人们奔赴战场、消耗性命,创造神所期望的世界。

    啊啊,这世界真是太美妙了。

    梵维持举起盾牌的姿势,打算喊出暗示的话语:

    「鼓起勇气,与勇者一同对战魔王军吧!」

    人们转向大声叫喊的梵。

    仙灵王之盾发出光辉。

    「荆棘捆缚!」

    然而魔法还没发动,无数的藤蔓便袭向梵。

    「!」

    梵的身体被绑住,魔法没有成功发动。

    「『勇者』梵,你使出这招未免太过分了吧?」

    「是谁!」

    出现在人群之中的,是持有手杖的女性高等妖精。

    (插图012)

    「是住在佐尔丹的高等妖精哟。」

    亚兰朵菈菈无惧地笑著与「勇者」对峙。

    「无论哪个国家,对国民施以精神操纵的魔法都是重罪,你不可能不晓得吧?」

    「神的律法比人类法律优先。没有任何人事物优先于信仰。」

    「你这『勇者』实在太夸张了。虽然我也不是会守法的类型,仍然没办法成为像你这样的恶徒啊。」

    「你防碍了『勇者』,还把『勇者』称作恶徒……也就是以行善之名伪装自身的邪恶呢。」

    「虽说我对信仰并不是很虔诚……可是被你说成那样就令人有点感慨了。」

    「我是勇者梵,讨伐邪恶之人!」

    梵的身体涌入力量。

    「绑住你身体的是荆棘藤蔓,硬要动的话可是会遍体鳞伤喔!」

    「咕唔唔唔!」

    梵的表情苦闷地扭曲。

    发觉他并不像露缇那样拥有痛苦抗性后,亚兰朵菈菈安心了一点……然而──

    「喝啊啊!」

    尽管皮肤撕裂、喷出血液也不在乎,梵扯断藤蔓。

    「呀啊啊啊!」

    那副惨状让四周的人们纷纷逃开。

    梵纵然全身上下都在流血,仍然没有改变符合「勇者」那充满希望的笑容,将剑拔了出来。

    「好了,『勇者』要讨伐邪恶啦!」

    「…………」

    亚兰朵菈菈绷紧表情举起手杖。

    眼前的人就算还不成熟,依然还是「勇者」。

    (要来了……!)

    亚兰朵菈菈反射性地架起防御。

    梵的圣剑被弹开了。

    (这股剑压!)

    梵的剑已经是超一流的英雄级。

    亚兰朵菈菈理解到自己「已经够警戒了」的认知还很天真。

    没拿出真本事赌上性命战斗的话,自己就会输!

    「野草锐刺!」

    亚兰朵菈菈使出魔法中的小伎俩,让地面长出如刀刃般锐利的叶片植物。

    不过在激烈的刀光剑影之中,于原本无法发动魔法的时机使出的小伎俩也有可能成为决定性的一击。

    「唔!」

    梵的腿在铠甲缝细间被砍裂。

    亚兰朵菈菈的力量所强化的叶片之刃在梵的腿上划下伤及肌肉的伤口。

    亚兰朵菈菈趁隙拉开距离,打算使出她最强的召唤魔法──召唤「巨木大精灵(暴君精灵)」。

    然而──

    铿──!

    亚兰朵菈菈的手杖被弹飞。

    梵就算腿被切砍也毫不在意,他刚才向前踏步,用剑向上挥砍。

    (糟了!)

    亚兰朵菈菈的防御崩解。

    梵朝向亚兰朵菈菈毫无防备的脖子,就要将剑挥落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梵的剑突然变得沉重。

    「干得好啊,蜘蛛!」

    随著宏亮的叫喊,巨大的身影跳了过来。

    「武技:彗星坠坏脚!」

    以箭矢般的速度飞跃天空,压上所有体重的飞踢。

    梵反射性地用盾牌保护身子,但他的身体连同举起来的盾牌一起被轰飞了。

    男人在空中敏捷地翻身并且著地。

    「真危险、真危险。」

    「达南!」

    「一个人来当『勇者』的对手很难撑吧,我来帮你。」

    达南露出凶狠的笑容,以左拳摆起架势。

    「他很难应付喔,我还怕自己被打败。」

    「看了就知道。」

    达南保持警戒地说。

    梵依然拖著满是血液的身体,直接站起来持剑摆起架势。

    「他为什么不治疗啊?既然是『勇者』,应该具有『治愈之手』吧?」

    「天晓得。」

    「就算拥有超人般的体能,皮肤裂成那样应该还是很痛。」

    全身浴血的梵脸上仍然带著笑容。

    「强大的邪恶有两人!不过我是『勇者』,不会屈服于邪恶!」

    梵大喊。

    「原来如此,支撑那家伙的是对于自身加护的信念啊。」

    达南呼出气息、压低重心。

    「他应该没遇过挫折吧,所以才会作梦都没想到自己的信念有问题。既然如此,只能痛扁他一顿,给他点颜色瞧瞧了……治好你的手段会很激烈喔,『勇者』大人!」

    「戴密斯神啊,请您守望『勇者』的战斗!」

    达南与梵同时奔跑起来。

    「武技:猛虎王爪!」

    「武技:圣刃(Holy Blade)!」

    达南使出的是跳过对手攻击,同时使出武术的武技。

    梵则使出以神圣剑气增强锋利程度,增大攻击范围的强化武技。

    梵的剑挥空,达南的拳头则被盾牌挡下。

    「我来援助!」

    亚兰朵菈菈促使棘刺状的种子如同箭矢一般射过去。

    假如梵用盾牌防御亚兰朵菈菈的魔法,达南的一击应该就可以打倒梵。

    然而梵并没有保护身体不受亚兰朵菈菈的魔法攻击。

    尽管棘刺穿进左眼也不在乎,梵毫无畏惧地砍向达南。

    「哈,你选错战术了吧!」

    达南的拳头朝向毁了一只眼睛而抓不到细微距离感的梵准备发招。

    梵的身体折成V字形。

    「嘎……哈……虽然很痛……『勇者』不会挫败……『治愈之手专精:反转』。」

    梵的身体忽然发出强光。

    「什……」

    「达南!」

    达南全身喷血。他按住左眼,像是被弹开一般地向后退。

    「我第一次对战像你们这么强的对手!你们够格担任『勇者』的敌人!」

    梵看起来很高兴地这么说。他的身体一点伤痕都没有。

    「我立刻帮你治疗!」

    亚兰朵菈菈的精灵魔法治疗著达南的伤势。

    「……你做了什么?」

    「真厉害,我刚才明明很痛,对你却没什么效果。」

    「是把伤势转移过来了吗……还真不像勇者的招数啊。」

    「哈哈哈,像你这样的邪恶根本不可能对『勇者』有丝毫的理解吧?这是『勇者』才会拥有的固有技能『治愈之手』,其专精技能就是刚才的『反转』。」

    「你说『反转』?」

    「既然『治愈之手』是以自己体内的魔力或生命力对人加以治疗,那么它的极致就是自在地分配魔力或生命力。『反转』是藉由触及自身伤势对象的生命力来再生的技能。由于『治愈之手』不是攻击技能而是再生技能,因此会在对方的身体上赋予绝对无法抵抗的伤害。」

    「这样子哪里像勇者了。」

    「依靠这个技能,无论陷入什么样的逆境我都可以扭转战局!无论邪恶多么强大,『勇者』都绝对不会挫败!」

    「你把自己的痛苦强塞给别人,还说你绝对不会挫败?」

    达南吐出嘴里的血。

    他的伤口已经藉由亚兰朵菈菈的治愈魔法堵住了。

    「不行啊。虽然我很笨,但我至少还是知道你这家伙并不是勇者。」

    「伟大的戴密斯神认定我就是『勇者』。你所说的话,内容否定了神的话语。没有行为比这件事还要更异端,身为『勇者』绝不能容许这种邪恶!」

    梵再次提剑奔驰起来。

    亚兰朵菈菈举起手杖,同时对达南叫喊:

    「身为『武斗家』的你不适合对付梵的技能!换我来打!」

    「嗄?你是要本大爷为了那种东西退下吗?开什么玩笑!」

    达南与亚兰朵菈菈并肩迎击。

    就在这时,天色暗了下来。

    「怎么了?」

    龙的咆哮震慑佐尔丹。

    达南、亚兰朵菈菈与梵都停止战斗并且仰望天空。

    「唔!不妙!快召唤个什么出来!」

    达南叫喊。

    亚兰朵菈菈已经准备好发动召唤魔法了。

    「不用你说!回应我的呼唤吧!巨木大精灵!」

    地面崩裂,巨木大精灵现身。

    巨木大精灵立刻大幅度地展开身子,挡下自空中扑向佐尔丹城镇的火焰。

    「那是盐龙吗……!」

    沐浴在盐龙发出的腐蚀性吹息中,巨木大精灵逐渐崩解。

    盐龙是停滞与破坏之龙,会腐蚀植物与金属并加以破坏。

    天空有几十只盐龙拍打翅膀,用混浊珍珠一般的眼睛瞪向地面。

    「我操纵植物的力量不适合对付盐龙啊……!」

    「这里要对战勇者已经很忙了,别来碍事!」

    达南对突然闯入的盐龙吼叫。

    不过那群盐龙连看都不看达南一眼,而是瞪著勇者梵。

    「杀戮我们的同胞,盗取秘宝之人!是时候让你尝尝我们的愤怒与复仇了!」

    「……这群邪恶的龙!要来把我的盾牌拿回去吗!」

    梵触摸左手的盾牌说。

    盐龙龇牙裂嘴地狂啸:

    「那是我们的东西!你这盗贼!」

    盐龙们的嘴里再次烧起火焰。

    达南扭曲著表情大喊:

    「可恶!凭藉我的武技没办法阻止所有吹息!亚兰朵菈菈,抱歉了,再帮我点忙!你用精灵挡下来的期间,我会把它们全数解决掉!」

    「知道了!」

    就在亚兰朵菈菈打算再次召唤巨木大精灵时──

    「纳命来!」

    梵起身跳来,瞄向亚兰朵菈菈的脖子挥下剑。

    「你个混帐──!」

    伴随著愤怒的巨吼,达南的左手弹飞了梵的身体。

    第二只巨木大精灵为了守护佐尔丹而站起身来,全身沐浴在腐蚀之火当中并且加以抵抗。

    「真可惜呢。」

    梵依然在笑。

    「『勇者』不是不会舍弃人民吗!」

    「这也是戴密斯神的旨意。神的慈爱也会灌注给异端分子……假如那群盐龙破坏这个国家,怠惰的佐尔丹人也会想要赴身与魔王军一战吧?邪恶的怪物也是为了神而存在,没错,就跟圣典写得一样!我是『勇者』,就算面对异端分子也不会舍弃,我会拯救所有人!」

    「别跟我说那些不明所以的话,你这低俗的王八蛋!我就从你开始杀!」

    达南一脸愤怒地将拳头对准梵。

    空中有几十头龙,城里的人们因为恐惧而不知如何是好。

    (那些龙也是勇者梵带来的吧……真是有够烦。)

    亚兰朵菈菈也极为愤怒,甚至涌起了杀意,不过她同时也理解到目前的情势非常地恶劣。

    (我与盐龙的腐蚀之力属性相克,达南不适合对上勇者梵的技能……明明知道这点,我们却被逼著对付打起来会占下风的对手!)

    巨木大精灵的身体遭到盐侵蚀而逐渐变色。

    倘若有哪一发轰进城镇,不知道会造成多么大的损害!

    横跨大范围的破坏能力,正是盐龙会被称为杀害文明之龙并受到畏惧的理由。

    「雷德……」

    亚兰朵菈菈不禁低喃他的名字。

    「抱歉,让你久等了。」

    「咦!」

    「『雷光迅步』。」

    铜剑的光辉冲过佐尔丹的道路。

    「什!」

    突然闯来的人发出锐利的一击,梵用盾牌接了下来。

    那人的左手伸向梵的盾牌内侧。

    「好痛!」

    梵的表情些微地扭曲。

    他的左手臂迸发出鲜血。

    「一直没还给莉特的小刀派上用场了。」

    突然闯来的人……雷德左手握著的小型刀具割开梵的手臂。

    「你干嘛啊!」

    伤势并不深。

    梵判断用「反转」造成的伤害反转效果并不大,打算用剑反击……

    不过他的盾牌被什么东西用力地扯了一下。

    「啊!」

    梵惊讶地叫出声来。

    刚才对他手臂施予的一击割断了盾牌的绑绳。

    迅速到身为一流剑士的梵都没有发觉。

    梵慌张地想要抓住盾牌,但是为时已晚。

    「太好了!时机很完美!」

    就像要回应雷德的话语般,乘在雷德背上的忧忧先生一副欢喜的模样飞跳起来。

    盾牌脱离梵的手臂,被拉到雷德那边。

    雷德迅速抓起盾牌后,就用刚拿到的盾牌化解梵想要取回盾牌而砍过来的一击。

    「要是用我的剑来挡,剑应该会直接折断吧。」

    这一击非常厉害。

    不过是施力过猛的一击。

    全力使出的一击受到阻挡,梵的姿势大幅度地崩解。

    「还没结束!」

    梵大喊,以左手碰触地面,采取护身姿势的同时砍向雷德。

    「不见了!」

    然而雷德已经不在那里了。

    梵站起身时,雷德运用「雷光迅步」的身影已经跑到他的剑无法触及的地方。

    *    *    *

    「呼。」

    我脱离佐尔丹,在北方大道上站著不动。

    我会在这里是因为在圣杜兰特看见怪物自西边奔逃后,就一直警戒著西边天空。

    然后我看见盐龙们从西边飞来,便使用「雷光迅步」急忙回到佐尔丹。

    我望著拿到手的仙灵王之盾。

    要说盐龙会有什么需要来到佐尔丹的理由,八成只能说勇者梵拿走对它们来说很重要的物品……稍微调查一下盾牌之后,我就确信这盾牌果然不是什么仙灵王之盾。

    只要望向天空,便能发觉原本在佐尔丹上空的盐龙们往我这边飞来。

    它们的目的是要取回这面盾牌,会这样很正常。这下佐尔丹就不会受到损害了。

    比盐龙慢了一步,勇者梵在大道上奔跑。

    「真快耶,他会用提高速度的魔法吗?」

    能看见达南与亚兰朵菈菈在他后头追赶。

    「盐龙与勇者梵都离开佐尔丹,这都是多亏了忧忧先生的帮忙。」

    忧忧先生目前在我的腰包里头避难。

    把来自媞瑟的联络传给亚兰朵菈菈与达南之后,忧忧先生在它的小动物朋友们身上配置蜘蛛丝留下记号,让我在抵达佐尔丹之后马上就能前往达南他们战斗的地方。

    它甚至还跟跑过来的我会合,没有事前讨论就配合我的作战抢夺盾牌。

    忧忧先生果然很可靠。

    「好,忧忧先生都这么努力了,我也得好好回报才行哪。」

    龙的咆哮声响起。

    盐龙降落在我眼前。

    「人类,那是我们的秘宝,快还来。」

    「当然没问题。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会来这里。」

    我把手上的盾牌交给盐龙。

    「这并不是仙灵做出来的东西,而是用暗黑大陆的技术制成的。这应该原本就是你们的东西吧?」

    「……没错,这是上一代魔王交由我们保管的物品。」

    「魔王之盾。」

    盐龙取走魔王之盾后,便闭上眼睛一会儿。

    「为了终有一天能迎来魔王大人降临的日子,我们守护著这面盾牌……那就是我们的盟约。」

    盐龙们展开翅膀飞向天空。

    「感谢你啊,人类。」

    盐龙们一边发声咆啸,一边飞往西方天空。

    它们马上就离开真是太好了。

    虽然我本来就预料到暗黑四龙之一的盐龙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要为同伙报仇、与勇者梵战斗……它们一如预料地撤退还是让我感到放心。

    「那么,就剩下勇者了啊。」

    我持剑摆出架式。

    勇者划破空气跳了过来。

    「武技:圣刃!」

    光刃挥了下来。

    我退开身体闪避之后,光刃就刨开大马路留下黑色伤痕。

    明明横向挥砍就可以,但他毫不在乎地伤及道路。

    看来他根本没考量到有可能会造成这里用路人的困扰。

    「以勇者来说,这样不及格呢。」

    「你也是异端分子吗!」

    梵打算用挥落的剑再次朝我砍来,然而──

    「就是这里。」

    我的剑压制住梵的剑。

    梵手持的降魔圣剑复制品看来远远强过我的铜剑。

    他那么厉害的剑士用如此强大的剑挥下来的一击,就算是我也难以化解。

    然而,如果是静止状态的圣剑,就连这把铜剑都可以压制。

    「可、可恶,快拿开!」

    尽管梵想要脱离两把剑紧紧贴在一起的状态,我的剑却像吸上去一样与梵的剑同时移动。

    不管那把剑有多锐利,没办法挥动的话,再锋利都无用武之地。

    「只要我没有主动攻击让你受伤,你就没办法使出杀手锏『反转』吧?」

    「居然可以这样防守!」

    「看你加护等级好像满高的,但剑术训练得还不够啊。」

    「人类想出来的剑术,比起戴密斯神赐予的加护之力根本就微不足道!」

    「啊~你是会往那种方向思考的类型啊?就是这样才会傻呼呼地远离同伴,被引诱到城镇外头呢。」

    「不能用剑的话,我还有魔法!」

    梵打算结印的瞬间,我以剑施力让他的姿势崩解。

    「啊!」

    结印失败,魔法没能发出来。

    「在这种距离下,你可别以为有办法使出魔法。」

    「你这样争取时间到底想干嘛!『勇者』即使战斗一整晚,也依然不累不喘!」

    我并没有打算花费那么多时间,只要能挡下他一分钟就足够了。

    「久等了,哥哥。」

    梵的背后有一名少女……也就是露缇。

    「是谁!」

    「我的名字不足挂齿,希望你明天就忘了我。」

    响起空气破裂「砰」的一声。

    露缇的拳头用力打在梵的脸上。

    (插图013)

    「啊嘎!」

    他的身体被轰飞。

    我听见一次又一次的巨响。

    梵的身体撞断树木、凿过地面,最后在远处扬起尘烟、停了下来。

    「唔哇。」

    我不禁这么叫喊一声。

    承受那么强大的威力,就算拥有「勇者」的加护应该也没办法再战斗了吧。

    「梵的伙伴马上就会赶来,在长相被看见之前尽早离开吧。」

    「知道了。」

    露缇望向梵倒在远方的身影。

    「如果我是梵,就不会继续留在佐尔丹。」

    「是啊,魔王船已经回收,魔王之盾也被龙带走,留在佐尔丹并没有意义。『勇者』的目的就是打倒魔王。」

    那应该是最好的判断吧。

    「勇者」需要在许多场合赌上性命战斗,正因为如此,他需要珍惜自己的性命,不能毫无意义地让性命暴露在危险之中。

    正因为「勇者」的存在能够赋予人们勇气,「勇者」的死也会让人们失去勇气。

    「可是……」

    藉由持剑交锋与些许交谈,我总觉得我了解到梵是个什么样的一个人。

    他大概会留在佐尔丹吧……我如此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