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尾声 引导勇者之人
    血液在地面上扩展开来。躺在地上的梵感受到体温流失,冰冷的死亡逐渐逼近。与此同时,他思考著刚才发生的事情。

    「勇者」梵败北了,而且是澈澈底底地落败。

    (这没关系。「勇者」的职务是与邪恶战斗,取胜并不是目的。)

    梵很了解,为了取胜而努力正是神所期望的行为。

    至今发生过的历史也有许多善之加护输给恶之加护的事例。

    戴密斯神乃全知全能,因此「勇者」胜过「魔王」不可能是神的目的。

    如果神是这么期望的,那么「勇者」就必须取胜才对。

    「梵────!」

    远处传来叫喊声。

    「啊啊,竟然这么残忍!别死啊,梵!」

    「我要施展再生魔法喽!」

    梵注意到那是菈本妲与刘布的声音。

    不过那种小事现在一点都不重要。

    (我只是要尽好「勇者」的职务,那就是我的信仰。可是该怎么解释这种状况呢,这可是个问题。)

    刘布的魔法使得梵骨头碎裂的手臂有办法动作。

    梵慢慢把自己的手放到自己的脸上。

    随著温热的触感,手指一点一滴地没入脸中,到了不太自然的程度。

    梵就像旁观者一般思考著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治愈之手』。」

    梵的身体散发光辉,原本逼近死亡的身躯逐渐再生。

    「梵!」

    菈本妲抱上坐起身来的梵的脖子。

    「你还好吧?很痛对不对?对不起喔,以后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

    然而梵并没有回应菈本妲的话语,也没有把视线转向她。

    他痊愈的眼睛闪闪发亮,面向天空笑了出来。

    「啊啊,这就是我的职责呢!」

    「梵……?」

    「我要杀死那个蓝色头发的女生。当杀了那个女生、经由她的人生培育而成的加护纳入我『勇者』加护的那一刻,我就会成为『真正的勇者』!」

    「梵少年,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刘布感到困惑。不过梵看都不看他尊敬的枢机卿一眼。

    「我的主已然降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梵高声大笑的身影让刘布感到畏惧并退却。

    「虽然我听不太懂,不过真不愧是梵!我会为梵加油打气喔!」

    菈本妲还是一如以往地黏在梵的身边。

    对于伙伴们那样的举动,梵并没有任何反应。

    他只是露出很开心,真的很开心似的表情持续地笑著。

    *    *    *

    佐尔丹──

    莉特拥有的宅第。

    回到佐尔丹的我们决定先在莉特的宅第集合。

    「我来晚了。」

    爱丝妲开门进来。

    「尽管之前已经听说过了,不过你真的戴上面具了呢。」

    「很适合我吧?」

    看见爱丝妲在开玩笑,我和莉特都吓到僵住了。

    或许是我们这种反应很好笑吧,爱丝妲露出白牙爽朗地笑了出来。

    「喂喂喂,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吧?」

    达南心情很差的模样说。

    这跟他们以前的立场相反了呢。

    「抱歉,我也是许久没跟你们碰面,觉得很开心啊。」

    聚集在这个房间里头的有我、莉特、露缇、达南、亚兰朵菈菈、媞瑟、亚尔贝以及爱丝妲,总共八人。

    爱丝妲望著房里的大家开心地说。

    「好了,毕竟我也没办法久留,就切入正题吧。」

    爱丝妲也坐到椅子上。

    「梵的伤势透过刘布枢机卿的法术与梵自己的『治愈之手』已经完全康复了,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他的内心也没有屈服吗?」

    对于达南的问题,爱丝妲点了点头说:

    「对,『勇者』不会恐惧。」

    「但他总会感到挫折吧?我就是看他一副没遇过挫折的模样,才觉得痛扁他一顿应该会有点用。」

    「……梵根本就不觉得他遇上了挫折。」

    「明明都输得那么凄惨了?」

    「梵当时在笑喔。」

    「可恶!让人越来越不爽了!」

    达南相碰拳头并喊道:

    「马上去重打一场!只要我把那个臭小鬼杀掉,事情就解决了!」

    「冷静点,对方可是教会的『勇者』喔。假如他死在佐尔丹,就会有一大群教会的人前来调查。」

    「真是麻烦死了!」

    听到我说的话,达南以可怕的表情忍著怒火。

    「那么梵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询问爱丝妲。

    「他好像认定打倒露缇就是『勇者』的使命。」

    什么?

    「他的目标是露缇吗?」

    我的内心一下子燃起火焰。

    「哦,雷德也想跟他干架一场了吗!我们现在就一起去杀掉勇者吧!」

    达南一脸高兴地这么说。

    确实,假如梵有危害露缇的打算,即使是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对他拔剑。

    「冷静点,雷德!」

    莉特急忙制止我。

    不行,我这样子有点失去理智了。

    「雷德还是老样子呢。」

    爱丝妲有点傻眼地低喃。

    呣呣呣……

    「虽然你应该会担忧,不过至少可以放心一个星期。」

    「这是什么意思?」

    「为了提高加护等级,梵决定去狩猎南洋的怪物,同时也会进行文狄达特的调整与试航。」

    「南洋啊?如果想在邻近佐尔丹的地方与等级强大的怪物战斗,出海的确是最快的途径。」

    「明天就会出航,我和亚尔贝也会与梵同行。」

    「这样好吗?」

    「在对手身边安插我方的人,对我们这边会比较有利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

    「别担心,我们再怎样也不会跟梵战斗。只会去面对那个不及格的勇者而已。」

    不及格的勇者啊……

    可是梵的信仰与相信加护的意志很强烈。

    「要下手也不该针对梵,而是先应付他的同伙吧。」

    大家都同意我说的话。

    「爱丝妲,关于刘布枢机卿与仙灵菈本妲,你对他们有多少了解?」

    「刘布枢机卿的目的是利用梵拯救世界,并且纳入自己的功绩。」

    「这样的话跟露缇战斗就是绕远路,而且问题在于风险很大。针对这点去进攻的话,说不定可以说服他。」

    比起会为了信仰赴死的勇者,贪婪的枢机卿应该更容易使唤吧。

    「菈本妲并没有思想,她只是爱著梵,为了梵而行动。」

    「既然如此,让她理解到梵会有生命危险,应该也有可能说服她。」

    倘若能够以「若要守护心爱的人该怎么做」这样的角度让她接受,她说不定会站在我们这边。

    「先说服梵的伙伴们。然后大家一起让梵成为为人们奋斗的『勇者』,而不是为戴密斯神奉献的『勇者』。目前的方针就是这样了吧。」

    「既然如此,还没有采取敌对行为的我,以及长相尚未被看过的莉特小姐就很重要了呢。」

    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媞瑟说。

    我的内心有些许动摇。

    「没问题啦,我也是曾经被称作英雄莉特的冒险者啊。」

    「可是这次的对手是『勇者』,还有他的伙伴……很难对付喔。」

    「你是在为我担心吧?可是啊,雷德。就像雷德会为我担心一样,我也很担心雷德和露缇喔!我也想要成为你们的助力。」

    「……也对。抱歉,我刚才的判断太不冷静了。」

    「没关系。虽然我喜欢以前的你,不过我也超级喜欢现在很温柔的你喔。」

    莉特这么说并笑了出来。

    明明是在这种状况下,莉特的笑容依旧很美,让我不禁怦然心动。

    「看来你们俩的关系进展得更深了呢。」

    爱丝妲笑著说。

    「抱歉,明明在讨论很重要的事,我不自觉就……」

    「不会,别在意。恋爱是件好事。」

    对于爱丝妲的态度,达南的面容不知何时从不爽的表情转为惊讶的神情。

    「露缇、吉迪恩、媞瑟、莉特和蒂奥德莱,你们都变了啊。没变的就只有我和亚兰朵菈菈而已吗?」

    「哎呀,现在的我也是过著慢生活的和平高等妖精喔。」

    「喂,我可是看到你前阵子变装参加了佐尔丹竞技场喔。你不是没用武器也不用魔法,赤手空拳就把竞技场第三名的操枪能手打得落花流水吗?你就是有办法让和平与斗争同时存在的类型,根本一点也没变吧?」

    「啊,原来你看到啦。」

    亚兰朵菈菈害臊似的别开目光。

    这个高等妖精真的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耶。

    「不过改变也并非不好的事。」

    达南的表情忽然变得相当认真。

    「这次的战斗没办法像以前那样把对手杀死就收尾吧?而是该追求与以前的我们不一样的强大。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就像达南说得一样,这会是和以前不一样的战斗。

    「我们以前的战斗是为了让露缇从『勇者』的加护中获得解放……这次的战斗则是反过来,要引导梵成为真正的勇者,让他了解勇者该有的处世态度。」

    尽管不跟「勇者」梵扯上关系就能解决问题的话最好……看来我没办法避免与新一代的「勇者」对决。

    「引导者」与「勇者」。

    与其说是命运的安排,这会不会也是戴密斯神的意志所造成的呢──我感觉到这样的不安。

    就算是这样,我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变。

    「这次……一定要赢!」

    「「「好!」」」

    我出声发愿后,大家都以强而有力的吆喝声予以回应。

    真是令人放心的一群伙伴。

    *    *    *

    傍晚,佐尔丹──

    雷德&莉特药草店。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我和莉特久违地回到我们的家。

    「亚兰朵菈菈帮我们顾店,店里就真的一点灰尘也没有耶。」

    「毕竟亚兰朵菈菈很爱乾净啊。」

    「不知道销售额怎么样呢?你觉得亚兰朵菈菈知道帐簿怎么写吗?啊~可是之前在忙梵的事情,说不定她没有写到帐簿上呢!」

    「亚兰朵菈菈以前可是开花店的喔,她也知道帐簿怎么写啦。」

    「对喔!啊,店里的药少了满多的呢。亚兰朵菈菈对药草很熟,但她没有炼金术技能,做得出来的药物很有限,这也没办法吧。」

    莉特一脸兴奋的模样,开心地调查店里头的情况。

    看见她那个样子,我莫名地涌起一股幸福的情绪。

    「虽然在圣杜兰特村放假也很快乐,果然还是我们的家会让人静下心呢。」

    「嗯!因为这里是我和雷德的归宿啊!」

    我将莉特拥进怀里。

    莉特绕到我背后的手臂也紧紧抱住我的身体。

    这样的佐尔丹是我想要守护的世界。

    就算「勇者」加护再次阻挡我们,就算那是神的意志所驱使,我都绝对不会退让。

    感受著柔软又温暖的莉特,我如此下定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