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幕间 洛嘉维亚的莉兹蕾特
    洛嘉维亚城堡,莉特的房间。

    「我该怎么办才好……」

    莉特抱膝坐着不动。不管是师父,还是那些仰慕她的冒险者们,如今都不在了。阿修罗恶魔——锡桑丹也已经被击溃。

    由于失去了指挥官,包围洛嘉维亚城堡的大军一时陷入骚乱,停止了攻势。然而,洛嘉维亚城堡依旧被魔王军所包围,全部的补给线都被切断了。

    物资愈来愈少,尤其是食物和燃料的递减,严重影响到守城人们的士气。

    洛嘉维亚的冬天很寒冷,若失去暖身子的燃料,想必会有许多人冻死。

    而食物消耗殆尽会如何,自然不言而喻。

    再守下去也没有胜算。洛嘉维亚公国本身的军事力量导致与周边国家在外交上出现了一些问题。特别是在魔王军开始发动侵略之前,他们就已经和隔壁的桑兰公国围绕着国境附近的采石场权益而发生小规模冲突。

    他们不主动低头送出书信的话,就别想期待有援军会来。但如今受到敌军包围,不可能把使者派出去。

    而且,她知道魔王军的物资十分充裕,再加上组成魔王军的兽人士兵并不怕冬季严寒,洛嘉维亚的寒冷气候反而是在为敌人助阵。

    为了打破现状,莉特在师父盖乌斯的近卫兵队的协助下,率领洛嘉维亚的冒险者们打算突袭魔王军的主力部队……

    (但结果却是如此……)

    得知盖乌斯已经遇害后,莉特的父亲洛嘉维亚国王变得郁郁寡欢。他们两人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之所以让盖乌斯负责教育爱女莉特,也是因为他熟知盖乌斯的为人。

    尽管如此,纵然他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却终究没能识破锡桑丹的偷天换日之计,这让他深受自责之苦,勇猛果敢的军国之主就这样失去了应战的力气。

    莉特也一样。她没注意到尊为恩师的盖乌斯被掉包而受骗上当,造成许多人丧命一事也在她心中留下深深的伤痕。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就算打倒了仇敌锡桑丹,莉特依然没有摆脱阴霾,只是一味地反复谢罪。而就在此时,响起了敲门声。

    *    *    *

    我敲了敲莉特房间的门。虽然可以感觉到里面有人,但没有回应。

    「莉特,我可以进去吗?」

    「……吉迪恩?」

    「嗯,是我。」

    「进来吧……」

    打开门后,我发现莉特正坐在床上。

    那双哭肿的眼眸变得红通通的。

    「我可以坐吗?」

    看到莉特点头,我便坐在她旁边。

    「今天的军议在刚才结束了,说是要维持现状继续固守城池。」

    「嗯。」

    「大家都知道再拖下去只会让处境更加恶化,但因为盖乌斯不在了,所有人都陷入停止思考的状态。」

    「这也没办法啊。」

    莉特的表情无比绝望,简直像是在说「洛嘉维亚就这样亡国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也一样放弃了思考。照这态势下去,洛嘉维亚真的会被魔王军歼灭。

    我身为一个外人,其实不该涉入别人的内心,但我已经做好和莉特坦诚相对的心理准备了。

    「莉特。」

    「…………」

    「莉特!看着我!」

    我抓住莉特的双肩,强行让她抬起脸看我。

    她那双泪水盈盈的眼眸注视着我。

    「我了解你的伤悲,也明白这个国家失去了应战的力气。但是,莉特,你之前说过要守护这个国家吧?」

    「嗯……」

    「如果你真的不想战斗的话,我不会勉强你。但是,事实则不然。你不是不想战斗,只是遭遇太多打击而无法振作罢了。」

    「也许吧,但就是不行啊。曾经那么喜欢的剑,现在却没办法使力将它握在手中了。我好怕……好怕再失去什么。」

    莉特的双眼涌出泪水。

    我把放在莉特两肩上的手往自己轻轻一带,她便克制不住地将脸埋进我的胸口哭了起来。

    「我好怕,真的好怕……我认识那些死掉的人们。克莱普有妻子,他们去年才刚结婚,他总爱炫耀自己的妻子有多好;达尼的父亲生病了,他一直非常努力在赚医药费;史雷伯伯再过一年就要引退,他说引退后要为孙子烤很多饼干;波比是孤儿,他说以前被小混混缠上时是我救了他,所以当上冒险者是为了成为像我这样的人,而我……我……告诉他要加油,一定能成为很厉害的冒险者。要是我没说那种话……那孩子就不会死了。近卫兵们和冒险者们都是如此,全是我……」

    「大家都是好人呢。」

    「也有坏人喔,还有亦正亦邪的。可是,我和他们聊过天,也认得他们的长相,他们是什么样的性格、之前过着怎样的生活、为什么肯和我一起战斗,这些我都很清楚!但是,大家如今都不在了。我害死了那些人,谁也见不到他们了。我很害怕这样,而且好寂寞。」

    莉特呜咽哭泣着。

    我抱着她的肩膀,为了尽可能地承受她内心的悲痛,一边感受她的眼泪,一边继续倾听她的话语附和着她,偶尔催促她说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莉特哭累后,整个人无力地靠在我身上。

    「…………」

    「我们准备了一套具体计划要在后天实行。我们打算冲破包围网去呼叫援军,然后穿过幻惑森林。」

    「要穿过幻惑森林?」

    「一般来说是走不出去,但幸运地有一位叫做亚兰朵菈菈的高等妖精刚好在附近的村庄,她是过去和我们一同冒险的伙伴,而她那里也正在抵抗魔王军。我想,负责指挥的人应该就是她。亚兰朵菈菈拥有可以和植物心灵相通的加护,也能穿过幻惑森林。我们打算救援亚兰朵菈菈所在的村庄,与她会合后直接去突破幻惑森林。」

    魔王军也不会对一个小村子多认真,非常有机会救出她。

    「那就交给你们了。就算我不去,有勇者出面的话就能解决吧。」

    然而,莉特垂下眼眸这么说道。她脸上已没有英雄莉特的好胜表情。

    「或许吧,但这并不会成为最好的结果。」

    「为什么?让『勇者』去做才是最好的吧?你们很强,远比我强太多了。与其让我去战斗,交给你们绝对比较好。」

    「是没错,但这样只会变成路过的『勇者』擅自救了你们又离开而已。」

    「这样哪里不对吗?」

    「露缇她一定能突破幻惑森林,带着援军回来打倒魔王军。但如此一来,在这场战役赢得胜利的只有『勇者』,洛嘉维亚并没有赢。」

    「只要援军来了,我们也会应战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最重要的是洛嘉维亚有没有自身意志,还有没有尊严啊!」

    莉特的肩膀微微震颤了一下,但她依然低垂着头。

    「莉特,仔细听好了,这件事非常重要。」

    「……嗯。」

    「你这时候必须克服悲伤,重新振作起来,和我们一起突破幻惑森林去求援,然后打倒魔王军。」

    「为什么?」

    「否则的话,这场战役对洛嘉维亚而言,只会留下失去伟大的近卫兵长的纪录。就算击退了魔王军,这段痛苦的记忆也会成为不断刺痛这个国家的尖刺。」

    「…………」

    「莉特,我之前就说过你是我的伙伴,也就是『勇者』的伙伴。」

    莉特缓缓地,但同时带着坚强的意志抬起了头。

    在哭得红肿的眼眸中心,那蓝色的瞳孔笔直地注视着我。

    「让露缇强行要求你的父王写下请求支援的书信并非难事。但是,我更希望由你去说服你的父王。我想要看到赢下这场战役的是洛嘉维亚的意志。若不如此,纵使度过这次的难关,等『勇者』离开之后,下次魔王军攻打过来时,你们是无力应战的。」

    「因为我们并没有胜利。」

    「没错。」

    「……我明白了。」

    莉特点了点头。虽然眼中还有泪水,但她的表情已经展现出英雄的气势。

    我们站起身。剩下的事情应该去会议室,而不是在寝室谈。

    走在前头的莉特蓦地止步,接着转过身。

    「吉迪恩……我真的很感谢你。你能和勇者一起来这个国家,和我相遇,说我是你的伙伴……并且拯救了我,真的非常谢谢你。」

    莉特脸上泛起温柔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