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琥珀中的戒指
    今天也有开店。

    我在准备明天要寄给纽曼的药,看店的工作就交给莉特。偶尔会听到「咦?莉特小姐?」的惊呼声,但并没有发生什么大问题。

    「消息传开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吧。」

    佐尔丹最强的冒险者辞掉原本的工作,变成药店的店员。

    要是传开的话,应该会引起轩然大波吧。一开始莉特提出要在店里工作时,若说我没觉得麻烦是骗人的……但我现在已经没有那种想法了。

    「尽管这么说,又该怎么办才好啊?」

    要去跟另一名B级冒险者亚尔贝交代一声吗?对那家伙而言,这样他就能从佐尔丹排名第二的冒险者升到第一名。不过,我之前只跟他说过一次话,几乎不认识。

    倒不如说,冒险者没有任何福利保障,引退后也没离职金和年金,有需要这么讲求情面吗?冒险者难道不是想当就当、想辞就辞的自由职业吗?

    「没错、没错,就算引起骚动也不甘我的事。」

    想来想去,最后只得出这种自暴自弃的结论来说服自己。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剩下的工作中,留待以后再思考这个问题。

    *    *    *

    一天结束,夕阳西下。

    这座城市的工作通常在临近日落时分就会结束,人们会在晚霞中踏上归途。因此,希望客人返家途中能来消费的商店,在日落之后还会再营业一阵子;而结束工作的客人所前往的娱乐区则是从傍晚营业到深夜。

    我的雷德&莉特药草店也是营业到日落,所以离打烊还有一小时左右。

    我和莉特现在都坐在柜台,一边闲聊一边等客人上门。

    「啊,对了,我想喝蜂蜜酒〈Mead〉。」

    「好突然啊,怎么了?」

    「没啦,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忽然间非常想喝。」

    「哦,确实会有这种时候呢。不过我家没有蜂蜜酒耶。」

    蜂蜜酒顾名思义,就是用蜂蜜做的酒。虽然不是高级酒,但以一般饮品而言略贵。具体来说,平价的葡萄酒一瓶是0.25佩利:一枚四分之一佩利银币;而一瓶蜂蜜酒要2佩利,也就是葡萄酒的八倍。

    顺带一提,一杯咖啡是0.01佩利:一枚克蒙铜币;一杯威士忌是0.1佩利:十枚克蒙铜币。

    至于平民的好朋友麦芽酒和苹果酒,壶装四公升是0.5佩利:五十枚克蒙铜币:两枚四分之一佩利银币。

    我家只有壶装苹果酒,以及很久之前在山上帮一种叫做祖各〈Zoog〉的魔物疗伤时,对方给我一只皮袋当作医药费,里面装着以树液为原料的烈酒。

    「我可以去买吗?」

    「也行,趁打烊前去买回来吧。」

    「谢谢!晚餐要做适合搭配蜂蜜酒的料理唷。」

    「好,那今天就吃面包和比较浓郁的料理吧。一边吃饭后甜点的苹果一边喝也不错。昨天买的材料应该就够用了。」

    我点头后,莉特就飞也似的化作一阵风冲出门去了。这不是比喻,而是她的加护赋予了她超人般的体能。

    「不过……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蜂蜜酒啊?」

    而且还那么想喝。当我一边思考,一边发着呆感受时间流逝而去之际,店门被打开,响起清脆的铃声。

    「欢迎光……临。」

    我忍不住眨眨眼,确认自己是否看错了。

    「这店可真小啊。」

    「你好。」

    站在那里的是如今已成为城内第一冒险者的男人——B级冒险者亚尔贝。他依旧是一副不可一世又爱耍派头的模样。

    「呃,你想要什么药?」

    我本来已经决定不去找他,没想到他自己跑过来了。

    「哼,我才不是来买药的。」

    「…………」

    不知怎地,我有一种麻烦的预感。老实说,我很想告诉他没要买东西就出去。但亚尔贝在城内冒险者之间具有不小的影响力,要是冷漠以待的话,对今后的生意也不好。

    因此,我选择先保持沉默。

    「…………」

    「…………」

    虽然嘴上说不买,他却毫不客气地打量着店内,搞不懂他是何居心。

    「你有这种店就满足了?」

    原来如此,专程来找碴的吗?

    「很满足啊。」

    但我才不会上钩。于是,我爱理不理地随口应付过去。

    「我有自己的店、愿意买我做的东西的客人、足以让人生过得多采多姿的收入、可爱的同居人……」

    「同居人?」

    我不小心说溜嘴了。

    「咳咳,总之我对这间店很满意。虽然不知道你来干什么,但我不会回应你的期待的,你只是在浪费时间喔。」

    「这种幸福有够廉价,到底是没享受过荣华富贵的家伙。」

    他露出充满讽刺的笑容,但我以前当骑士团副团长时,过的也是贵族水准的生活,所以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

    我撑着脸颊,回他一个再露骨不过的嫌麻烦表情。

    「……算了。喂,D级。」

    「干么?还有事吗?」

    「我就直接问了,春天出现的那只鸮熊是你杀的吗?」

    「你在说什么啊?消灭鸮熊的是你吧?」

    原来如此,他察觉到是我打倒了鸮熊啊?没想到在那种火灾现场还能注意到它身上多出来的伤口,看来再怎样也好歹还是B级。

    「对鸮熊造成致命一击的伤口并不是我的剑留下的。那应该是更钝的刃物,比如说……你的铜剑之类的。」

    「喂喂喂,我可是D级冒险者耶,哪可能砍倒鸮熊啊。」

    我话音刚落,亚尔贝的身体便散发出杀气。

    不是吧,这家伙竟然想发动攻击试探我啊?尽管我立刻发现他的意图,但我不晓得他会点到为止,还是真的抱着杀意砍过来。

    「我再问一次,击杀鸮熊的是你吧,雷德?」

    「就说了不是我啊。」

    亚尔贝蹬地而起。

    与此同时,他从腰间拔出长剑,对准我的肩口挥砍而下。

    剑尖在我的脖子跟前乍然停下。

    「唔哇!」

    我慢半拍地跌坐在地上。

    亚尔贝低头看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本来想邀你入队的,看来是我误会了。」

    真是的,要演出弱小无力的感觉也不容易啊。就在此时,吹来一阵风。

    「啊。」

    骤然刮起的强风穿过了亚尔贝的背后。这应该是最贴切的形容吧。

    莉特的双剑从背后袭击亚尔贝。

    亚尔贝光是反应得过来就很厉害了。

    然而,由于他是以不完全的姿势接住攻击,所以他的剑「啪锵」地发出非常扫兴的声音,被莉特的剑斩成了两截。

    尽管如此,也许是抵销了冲击,亚尔贝倒下来勉强躲过莉特的剑。出乎意料的是,他现在的姿势跟我刚才故意跌坐在地上的模样很像。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凭这个姿势是躲不掉下一招的,纵使想反击,剑也已经断了。

    「慢着,莉特!」

    我连忙出声制止,而莉特的剑则猛然停住。

    她将剑尖瞄准亚尔贝的眉间,就这样后退了一步。她的眼神充满杀气,仿佛要射杀对方似的。

    「莉、莉特?你怎么会在这里?」

    「亚尔贝,你在对我最重要的人做什么?我会根据你的回答决定要不要杀你。」

    「啊,唔……」

    这是与魔王军交过手的剑士所释放的真实杀气。亚尔贝的嘴巴一张一合地颤抖着。

    「他说是来邀我入队的,刚才那好像是测试。」

    听我这么一说,莉特便狠狠地瞪着亚尔贝。

    我耸耸肩,挥了挥手示意已经够了。

    莉特一脸不满地收起剑。

    「呼。」

    旁观的我反而还比较紧张。亚尔贝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转头看向我「刚刚还待着」的柜台,接着又转头看向站在入口附近的我。

    「为什么你在那里……几时过去的?」

    「我不想被莉特的攻势波及到啊。」

    亚尔贝偏过头。

    「快滚啦。」

    「噫!」

    受到莉特的威吓,他赶忙离开了药店。

    「雷德!你没事吧?有受伤吗?」

    「怎么可能受伤啦。」

    「太好了,不过那家伙竟敢对你拔剑,到底是想干么啊?我果然还是该杀了他吧?就说是正当防卫。」

    「佐尔丹如今只剩他一个B级冒险者,你可不能杀了他啊。再怎么说他也是佐尔丹不可或缺的一名人物。」

    「是吗?」

    聊着聊着,莉特释放出来的杀气就平息了,恢复平常的氛围。

    「再说雷德你也有错喔,竟然冒那么大的险,你应该直接反击才对嘛!」

    「没事、没事,我觉得他多半会点到为止。」

    「万一没有怎么办啊!」

    「到时我会反击的。」

    「在剑刃几乎要碰到皮肤的距离下,你要怎么反击啊……莫非,你真的做得到?」

    「这个嘛,谁知道呢?」

    不过,不谈这个了。

    「话说回来,莉特,你又何必把专程买来的蜂蜜酒给丢出去呢?」

    我举起刚才接住的蜂蜜酒袋子,而莉特则涨红了脸庞。

    「抱、抱歉,一不小心就……」

    「没关系,谢谢你。无论如何,看到你为我生那么大的气还是让我很开心。」

    我之所以冲出柜台,就是要接住莉特扔开的蜂蜜酒。费了那么大的劲,好不容易才在亚尔贝面前隐瞒住实力,却为了区区蜂蜜酒而展现一部分的力量岂不搞笑……但是,这是莉特想喝的酒,我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害它被打破。

    「那么,虽然时间还有点早,但差不多可以打烊了,清点完营业额就吃饭吧。毕竟是你专程买回来的,我们今晚就一起慢慢喝好了。」

    「……嗯!」

    虽然有一股事情会变麻烦的预感,但还是先享受当下吧。

    不然等麻烦真的来了可就亏大了。

    *    *    *

    至于为什么是蜂蜜酒……我很久以后才去问莉特这个问题。据她所说,洛嘉维亚的新婚夫妇会休假一个月,一边喝蜂蜜酒,一边享受蜜月时光。

    她向我坦承……她偶然想起这件事之后,便不管怎样都想跟我一起喝蜂蜜酒。

    听完这些,我们彼此都不禁面红耳赤了起来。

    *    *    *

    在莉特把亚尔贝轰出店的三天后。

    今天是固定店休日,所以我和莉特外出了。

    石室内,三名男子腰缠毛巾,浑身大汗淋漓。

    半妖精冈兹静静地垂着头,注视从自己脸上滴到脚边毛巾上的汗水。

    半兽人史托姆桑达双臂环胸,静心忍耐。

    而我则一边烦恼着该如何逃离这场无聊的毅力较劲,一边祈祷着谁赶紧出去。

    「呼~~~」

    史托姆桑达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哦,要出去了吗?

    「身体终于暖起来了啊。」

    他这么说着,那张尖牙外露的嘴巴勾起一抹贼笑。是怎样?我们又没有在比赛!

    「嘿,的确,今天炉子的状态不太好呢。」

    冈兹也抬起冒着大汗的脸,露出大胆无畏的笑容。

    停停停,你们是在较什么劲啊?我们只不过是来这间「公共桑拿」流个汗而已吧?

    「「盯——」」

    为什么这时候要看我啊?你们对我有什么期待吗?然而,那两人的视线始终紧盯着不放。唉,真是的,没办法了。

    我站起来,走向围着炉子的石头。

    接着,我从旁边的水瓮里掬起水,浇到滚烫的石头上。

    随着「咻~」的声响,石头冒出了蒸气。

    积蓄在石头内的热能被释放出去,化为白色的热气在室内扩散开来。

    「稍微暖和一点了吗?」

    「「嗯!」」

    我们三人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    *    *

    「哥哥怎么还是这么不服输啊,真受不了!」

    冈兹的妹妹娜欧一边在因为脑充血而倒下的冈兹额头上放湿毛巾,一边感到傻眼地说道。

    「嘿、嘿嘿,忘记今天有点感冒了。」

    冈兹都搞成这副模样却还在嘴硬逞强,真该赞赏他果然是典型的市井性格。

    不过,我和史托姆桑达也在各方面都濒临极限了,所以很感谢冈兹让我们有出去外面的借口。

    「真是的,可别挂在我家的桑拿里啊!」

    这间公共桑拿的老板叫做杰夫,是个差不多要迈入老年的男人。

    「难得莉特小姐莅临,明明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而莉特本人现在正一手插着腰,大口灌下今早刚挤好的新鲜牛奶。

    「唔哈!」

    她喝得也太津津有味了,我也来一瓶吧。

    「话说回来,客人好少啊。」

    史托姆桑达环视四周,喃喃说道。

    这间桑拿店似乎是拥有六十年以上历史的老店。

    桑拿室有两间,分为男用和女用。桑拿室外面有清洗身体的盥洗处,可以在那边冲掉汗水,清洁身体。

    除此之外也有在贩售牛奶、果实酒和啤酒等饮品。在盥洗处冷却身子后,还能顺便买东西来喝。

    阿瓦隆大陆的人民都很喜欢澡堂和桑拿。

    虽然家里有浴室的人不多,但相对地,很多家庭会装设小型的桑拿室。

    在这个位于亚热带的佐尔丹,特地跑进热死人的桑拿,再用冷水冲全身图个爽快,是佐尔丹特有的避暑方法。不过,大家到了冬天也会洗桑拿浴就是了。

    店员只有老板和一名来打工的青年。从清扫房间、贩卖饮品到调整炉子等一切工作都由他们两人包办。

    「老爹啊,这样不要紧吗?」

    听到史托姆桑达这么说,杰夫便耸了耸肩。

    「毕竟我这里很老旧了嘛。」

    客流量之所以减少,大概是因为最近新开了一间公共澡堂吧。

    那是向往中央风气的贵族所开设的澡堂,同时兼具桑拿和澡堂。

    不同于佐尔丹普遍使用炉子来洗桑拿浴的作法,那里的桑拿是利用设置在地板下的火源来为水加热,然后让蒸气温暖整间室内,是还满大规模的设备。为此还从河川新拉了一条水道,毫无节制地消耗掉大量的水资源。

    虽然这可能比较贴近贵族的爱好,但讨厌中央风气的佐尔丹市井平民却也非常喜爱。相较于佐尔丹式桑拿,可以在更高温多湿的桑拿中流汗、尽情地大冲冷水,也能泡在注满热水的浴池里暖暖身子。

    不仅如此,那里还是一个设有餐厅、酒馆、理发店,甚至连按摩店都有的豪华综合娱乐设施。

    「对手有点太强了啊。」

    杰夫看起来已经放弃了。

    「公共澡堂是能够让市民和贵族将权势和衣服一起脱掉,以个人身份互相交换意见的地方。」

    这句话似乎出自前前任国王。因此他们配合中央的风气,在平民区和中央区的交界处盖了一座新的公共澡堂。

    拜此所赐,平民区的公共桑拿和澡堂都流失大量客人。

    「真是的!连架都还没打就要逃走吗!结果还很难说吧!」

    娜欧在一旁大声说道。说起来,她好像提过自己从小就会来这里洗桑拿浴。她对这个地方的依恋,想必也不同于从外地搬过来的我和史托姆桑达。

    但是,杰夫的反应很消极。

    「我可盖不出那么大型的设备啊,而且光是请一个打工人员,人事费就很吃不消了。你知道那边雇了多少员工吗?我自己也没数过就是了。」

    娜欧一脸不甘心地跺了跺脚,但似乎还是勉勉强强接受了老板的说法。

    「……唔唔,什么嘛!趁这里还在的时候,我会尽量多来的。还有饮料也是!给我啤酒!」

    「来了。」

    杰夫苦笑着将啤酒倒满整个啤酒杯。

    娜欧出人意表怒气冲天的模样,让我、莉特还有史托姆桑达都吓到了。

    不过,可以从她的话语里感受到她对这间店寄予的深厚情感。

    「老爹,我也会常来的。」

    「我也是!我会和雷德一起来暖和身子的。」

    我和莉特也这么宣布道,而史托姆桑达和冈兹也点点头。

    「你们还真是一群怪咖啊。」

    杰夫长着皱纹的脸上泛起笑意,并摆了摆手。

    「总觉得大家这样很温馨呢。」

    莉特这么说道,表情里掺杂着落寞与喜悦。

    我才搬来这里一年,莉特也只在佐尔丹住了两年左右,但看到这一幕情景还是会有点感伤。

    「唔……」

    我忍不住开始思索开药店的我能做些什么。

    不过,我并没有马上想到好点子,这一天大家好好地暖过身子之后,便带着满足的表情回去了。

    *    *    *

    「嗨,老爹,我们又来洗桑拿了。」

    「哦,是雷德、娜欧和莉特小姐啊。我今天已经打烊了耶……」

    对我和娜欧是直呼名字,对莉特则加上敬称。不过也没办法,谁教对方是佐尔丹首屈一指的冒险者莉特。

    「是说,你手里的袋子是什么?」

    老板杰夫眼尖地看向我手上的布袋。

    「感觉有一股香味。」

    「真厉害,立刻就被你发现了。我们今天是来找你商量要不要试试看这个的。」

    那天之后,娜欧来到我的店里一边吃晚餐,一边讨论该如何让杰夫的桑拿店继续开下去。

    包含莉特在内,我们三人讨论过后,很快就一致认为需要加入贵族大澡堂没有的「某种要素」,但迟迟想不到这个「某种要素」是什么。就在这时候,我想起野妖精的「烟熏治疗」。

    野妖精这支种族是灭亡于遥远过去的古代妖精的末裔,她们舍弃文明,在山中秘境过着原始的生活。因为没有文明,所以也没有衣服,都是全裸的。

    虽然她们的身体应该比人类强健,但既没有衣服也没有专业工具的情况下,要在山上讨生活还是很艰辛,有时候也会生病。

    遇到这种时候,野妖精使用的治疗方法就是烟熏治疗。

    她们会借用熊冬眠时使用的洞穴,用土器熬煮放了各种药草的汤,再透过药草汤的蒸气来暖和、医治身体。

    我在想,或许可以把这个方法运用在佐尔丹的桑拿上,于是就做了这个香袋。

    「这里面装着香草,吊在炉子上面就能让香草的香味随着蒸气一起扩散到整间桑拿室,而且对喉咙也很好。」

    说到香袋本身的效能嘛,虽然我无法立刻调配出带有特殊效果的组合,但香气本来就会使人心情舒畅,我挑的也是具有放松效果的香草。

    「怎么样?要是有用的话,我就定期调配香袋送过来。」

    「确实是没听过这种桑拿浴啦,但真的可行吗?」

    「所以接下来就要测试看看啰。」

    我家没有家庭式桑拿室。

    对于这个香袋,我们先在娜欧家把它放在装着水的锅子上,用蒸气熏一熏确认香气了,但毕竟没有实际测试过桑拿浴的情况,所以无法评价。

    「哦?你们几个真的是怪咖耶,外行人的想法能奏效吗?」

    虽然杰夫嘴上这么说,看他的表情却笑得很开心。

    「不过,既然你们特地帮忙想出这个点子,咱们就试试看吧。」

    *    *    *

    「这可不得了。」

    杰夫看起来很惊讶。

    「真是超乎我的预期啊,原来香气在桑拿中会这么突出。」

    我把香袋吊在炉子上,用水浇几次周围的石头使其喷出蒸气后,令人心旷神怡的香气就在桑拿室里扩散开来。

    香气远比预期中的还要棒,连身为制作者的我都吃了一惊。

    「桑拿真是厉害呢,竟然能带出如此好闻的香气。亏我开公共桑拿店这么久,看来要学的东西还多得很啊。」

    「怎么样?这样一来,桑拿店就能继续开下去了吧?」

    娜欧抱着期待这么问杰夫,但也有点担心如果还是被驳回该如何是好。

    杰夫放声大笑。他眯起眼睛,抖动着肩膀,显得非常愉快。

    「是啊,这样说不定客人就比较愿意来我这里了,毕竟那边的大桑拿没有这种巧思嘛……而且,我本来以为自己对桑拿了若指掌了,但就我这副模样,要对桑拿店感到厌倦似乎还为时过早啊。」

    杰夫长年经营公共桑拿店,应该觉得自己做了一切身为老板所能做的事情了吧。他的店每天都会配合外面的气温和天气,更改炉子的调节和周围石头的配置等细微部分。

    他可能很有自信地认为以桑拿店老板而言,自己已经达到了某种巅峰。所以他觉得如果这样还是赢不了那间大型店也无可奈何,因而萌生放弃的念头。

    「好久没有这种谦逊的心情了。谢谢你们啦,雷德,娜欧,莉特小姐。」

    自己还是有要学的东西,这让杰夫很不甘心,同时也感到欣喜。

    这就是他的心境吧?他的表情很开朗。

    「雷德的香袋我买了。店也会再继续经营一段时日的。」

    「太好了!」

    娜欧开心得跳了起来。

    她抱住莉特,露出满面笑容。成功守护住陪伴自己长大的地方,应该格外令她感到喜悦吧。

    「谢谢惠顾。」

    我也笑着说道。下次去山上多采一点香草回来好了。

    *    *    *

    「呼~」

    我坐在铺好的毛巾上,一边沉浸在舒服的香草芬芳中,一边蒸桑拿流汗。

    因为杰夫说,既然人都来了就洗个桑拿吧。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点子超棒的,这算是桑拿的革新了吧。」

    现在只有我一人,所以我才敢这样自吹自擂。

    在店家打烊后慢慢洗桑拿也很不错。杰夫也说了爱洗多久就洗多久,那我就洗个三轮吧。

    就在此时,桑拿室的厚重门扉嘎吱一声打开了。

    「哇!真的好香唷。」

    「对呀!这样一定会有更多客人上门的。」

    进来的是莉特和娜欧。

    「你、你们两个!干么进来啦!」

    我连忙把铺着的毛巾缠在腰上。

    她们两人虽然身上都缠着浴巾,但丰满的胸部感觉快要从浴巾里掉出来了。

    莉特很有料,但娜欧也毫不逊色。

    「因为都给你独占太不公平了啊!」

    「就是嘛、就是嘛。」

    「不是啦,就算这样也不该裸着进来啊。」

    有的地方混浴很正常,但这一带基本上是男女分开,即使要混浴也通常会穿泳衣。

    「有什么关系嘛,这里不就只有你而已。」

    「不不不,这可不行,而且娜欧可是有夫之妇耶。」

    竟然一起洗桑拿,这样太对不起娜欧的丈夫米德了。

    然而,娜欧却露出愣住的表情。

    「咦,娜欧小姐那是什么反应?」

    「哈哈哈,反正有裹着浴巾呀,没问题啦!」

    娜欧就在裹着浴巾的状态下双手插腰,豪爽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了啦!那我出去总行了吧!」

    虽然很舍不得这个带有香氛的桑拿,但也没办法。

    不过,莉特张开双手,挡住想要出去的我。

    「你、你干么啦……」

    「又、又没关系,一起洗嘛。」

    莉特的视线稍微往旁边移,满脸通红地这么说道。

    「你怎么可以让女孩子说出这种话呢?」

    娜欧那张端丽的妖精脸孔浮现一抹贼兮兮的坏笑。

    「是男人就好好接受人家的心意啊。」

    「唔。」

    娜欧确实说得有道理。

    莉特显然觉得很难为情,一张脸红得要命。让她做到这种地步还逃走的话,我这男人就当得太窝囊了。

    这样的思绪不停在我脑中打转,我动作僵硬地走回原本的位置。

    莉特意外温顺地跟在后面,然后坐在我的左边。

    「哈哈哈,又不是青春期的小孩子,你们两个犯不着脸都红成那样吧。」

    娜欧说完,感到有趣地笑了。她坐在离我们稍远的位置。

    她一边大剌剌地盯着我们看一边窃笑的模样,实在很像爱聊是非的市井居民。

    「话说回来,莉特真厉害呢。」

    「什么厉害?」

    「就是你看雷德的眼光非常准呀,毕竟他可是中央区那些贵族都无法相比拟的好男人呢。」

    「嘿嘿嘿。」

    莉特开心地笑了,但当着我的面讲这种事情我可承受不住。我知道自己脸红了,不过就当作是洗桑拿害的吧。

    「雷德是我家孩子的恩人。虽然因为万年D级的缘故,有的人会瞧不起他,但他其实很专业喔,能把采药草这个自己的工作做到尽善尽美。」

    「嗯嗯嗯,从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雷德就是个能完美地做好自己工作的人。就算到了佐尔丹,他的这一点也还是没变呢。」

    裹着浴巾的两人,在桑拿的热气中大聊特聊我的事情。莉特也在可以透露的范围内,将我在洛嘉维亚跟她待在一起时的种种告诉娜欧。

    这两人应该是最近经由我介绍才认识的,但看起来已经像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大概是在讨论该如何不让这间桑拿店倒掉的时候成为朋友的吧。

    「雷德。」

    莉特看向坐在旁边的我。她肩膀渗出的薄汗让我的内心猛地一跳。

    「下次大家再一起来洗桑拿吧。」

    莉特说完,嫣然一笑。

    透过香袋这个全新的尝试,让这间桑拿店在平民区成为热议话题,又跟之前一样有许多客人光顾了。

    我的店也因为签下定期补充香袋的契约,带动了营业额的成长。

    而且,看着娜欧一家子一边开心地聊天,一边从桑拿走回家的模样,我就会感受到类似过去在勇者队伍时救下村庄的成就感,这让我很开心。

    *    *    *

    与杰夫签订香袋契约的第二天,当我正在准备开店的时候,听到外面不知道在吵什么。我到外面一看,便发现是冒险者公会的干部、商人和工艺师等各种公会的人员、官员以及贵族等一大群人神色严厉地并排站在店的前面。

    「呃,你们是来买药……我想不是吧?」

    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上等布料,还缀着绚丽刺绣。保守一点估计大概也不会低于50佩利。

    他们互相看来看去。接着,冒险者公会干部迦勒汀作为代表走到我面前,他的身高将近两公尺。

    「雷德,我们有件事想问你。莉特……前B级冒险者莉特真的在你家吗?」

    佐尔丹的高层终于为了莉特的事情找上门来了。

    「是真的啊。我现在和莉特一起生活,她也在我的店里帮忙。」

    这些肩负佐尔丹中枢重任的男人们骚动了起来。

    「我想找莉特谈谈。」

    「可以啊,但现在还在准备开店,莉特也在确认库存,要谈等她忙完再谈吧。」

    「什……你这家伙!想让我们等吗!」

    后方有人这么喊道。

    「莉特可是我的员工。她现在正在履行重要的职责,除非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才要另当别论,但你们的事等个三十分钟再说也无所谓吧?」

    「这是你能够擅自决定的事情吗?应该先告诉莉特一声,看她愿不愿意让我们等才对吧?」

    「我很了解她的。」

    「……还真是天大的自信啊,雷德。我竟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比较惊讶你认得我这个D级冒险者。」

    「所有在籍的冒险者的长相和经历我都记得一清二楚。」

    迦勒汀表情未变地说道。他那犹如居高临下的冰冷视线,换作一般冒险者想必会忍不住打哆嗦吧。

    这名干部曾在上一代的B级队伍效力,即使过了全盛时期,依然还保有威慑感。

    不过,我之前的队友达南被称为竞技场破坏者,眼神更加可怕,所以这种视线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们约莫互瞪了一分钟之后,迦勒汀露出类似赞许的表情。

    「……我明白了,那就等一会儿吧。」

    「非常感谢你的配合。」

    虽然还能听到抱怨的声音,但我就像话已经说完似的返回店内。

    接着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莉特从储藏库把要补货的药品装在篮子里拿了过来。

    「辛苦了,交给我来上架吧。」

    「没关系啦,让我做完吧。那些大人物来了吧?就让他们等着吧。」

    莉特吐了吐舌头。

    我露出苦笑,开始确认柜台里的零钱。

    清点克蒙铜币、四分之一佩利银币,以及佩利银币的数量。

    「好,搞定。那我去拒绝他们,很快就回来,毕竟我可是这里的店员呢。」

    「嗯,莉特不在我会很伤脑筋的,快去快回啊。」

    莉特冲着我开心地甜甜一笑。

    她走向店外,同时有一名瘦小的男人进入了店内。

    他刚才也在外面那群人之中。

    「我记得你是盗贼公会的。」

    「竟然认识我,你这D级倒是见多识广啊。」

    这名瘦小的男人乍看之下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但他的身段是经历过无数腥风血雨的人才会有的,再加上他的目光不会看着对象的眼睛,而是注视着手脚,这是长久以来都置身在随时会遭到背叛的危险中,既凶狠又优秀的胆小鬼的特征。

    盗贼公会是掌管地下社会的组织。在其他地方叫做黑手党或帮派,在东方似乎会叫做黑道。

    虽然是犯罪组织,但表面上是避免扒手和强盗之类的犯罪者失控的合法组织,光明正大地在政治中枢的一角建立权力。

    至于这种恶究竟是必要之恶还是纯粹的邪恶,就不是我该思考的问题了。

    盗贼公会向冒险者公会发布委托的次数并不少,发生问题的时候应该也委托过莉特来解决吧。

    但基本上,盗贼公会的高难度委托都是由亚尔贝包办才对。亚尔贝和盗贼公会长葛尔加的好交情是众所皆知的。

    「我看其他人好像想要说服莉特,但对方可是英雄,要什么有什么。我和那群家伙都拿不出保证可以让那种英雄改变主意的东西,所以和她谈也是白费工夫。」

    要什么有什么……这男的又有多了解莉特?

    「所以你来找我?」

    盗贼公会的男人嘴角扭曲一笑,从怀里拿出上锁的小盒子在我面前打开。

    盒子里的红色丝绸上,摆着一枚用纯净的妖精白金制作的妖精硬币。

    妖精硬币是这座大陆上价值最高的货币,相当于一万佩利。

    这种稀有硬币所使用的材料妖精白金,是在古代妖精的时代制造出来的金属,精炼方法现在已经失传了。也就是说,别说伪造了,根本没有一个国家的铸造师做得出来。

    它比钢铁还要硬,对高温、酸以及腐蚀都有抗性。最重要的是,如果在拿着这个金属的情况下接触自己的加护,虽然金属会变成毫无价值的铅块,但可以在短短一分钟内使用加护持有技能提高一级之后的力量。

    一般老百姓自不必说,连商人之间交易也不会使用这种东西。

    顶多只有国家之间的交易会用到,与其说是硬币,更该归类为财宝。

    不过,和露缇他们一起旅行的时候,都是毫不客气地当作和强敌战斗时的兴奋剂来使用……当然用的人是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伙伴。我只有通用技能,就算让技能提高一级也没多大的意义。

    总之,虽然我很久没看到这玩意儿了,但目前来说也没有多稀罕。只要调查古代妖精遗迹的深处就能找到不少,只不过几乎没有冒险者队伍能走到那么深的地方就是了。

    然而,就算是盗贼公会的干部,似乎也没有想到我早看惯妖精硬币。那男的误以为我的反应是感到吃惊,于是得意地继续说下去。

    「你会惊讶也是正常的,毕竟这可是一般人一生都见不到一次的梦幻逸品。这是妖精硬币,你至少听过名字吧?」

    「嗯,我知道。」

    「那就省事多了,可以用这个换你与莉特断绝关系吗?有这么多钱的话,你也不必在这种小店汲汲营营,请人来工作逍遥多了,对吧?而且对莉特来说,当冒险者更能帮助到这个世界,对她自己也比较好。你会过得幸福,她会过得幸福,我们也会过得幸福,皆大欢喜。要是缺女人的话,我们可以帮你准备,那可是摸一下就足以令人背脊打颤的美女喔。你能想象吗?一晚就要五十枚佩利银币的女人。不是半圆的四分之一佩利,而是完整的五十枚佩利银币喔。」

    这男的还没闯出名声时,可能曾在风化区负责拉客吧。看这能言善道的模样,真是娴熟。

    不过……

    「太便宜了。」

    「嗄?」

    「莉特是无价之宝。就算你捧一千枚妖精硬币来,我也不会让出去的。」

    插图p223

    「什么?你……」

    「再说。」

    我压低声音,避免听力超乎常人的莉特听到。

    「莉特可是比一晚50佩利的女人好上无数倍。」

    也许是察觉到我丝毫不给他见缝插针的机会,盗贼公会的男人微微啧了一声,把小盒子锁起来收入怀中。

    「拿出一万佩利竟然都不为所动,真不知你是大人物还是个笨蛋。」

    「就是明白她的价值在一万佩利以上,盗贼公会才会开出一万佩利吧?」

    男人的表情很难看。

    「你说的没错。真是的,该说不愧是莉特选上的男人吗,明明是D级却如此处变不惊……不过,要是你改变主意的话,随时可以联络我,要议价也行。」

    「我不需要,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尽管如此,男人还是把写着自己名字的名片放在柜台,然后闪身离开店内。

    *    *    *

    在外面的骚乱中,虽然莉特态度坚定地拒绝了,对方却迟迟不肯放弃。

    「是报酬的问题吗?」

    「不是!」

    「我们可以给你更高的待遇。」

    「不需要!」

    「也可以特别授予爵位。」

    「请容我严正拒绝!」

    「要男人的话不如选我家儿子。」

    「「你在胡说什么啊!」」

    最后一人也被周围的人吐槽,沮丧地退了下去。

    「唉~真是够了,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吧!」

    莉特终于忍无可忍地吼道。

    「我已经和雷德签下终身雇用契约了!从冒险者的身份引退了!要是你们敢找雷德麻烦,让他想离开这个城市的话,我也会一起走的!」

    竟然说终身契约。看来有人暗示要阻挠我做生意,于是惹怒了莉特。

    莉特的这番话,似乎以我不知道的形式确立了暧昧不明的模糊地带,让这些佐尔丹高层终于断念而归。

    她气呼呼地回来后,一看到我的表情,便露出窘困的神色。

    「外面的声音你都听到了?」

    「谁教你吼得那么大声。」

    「……那个,你在生气吗?因为他们一直纠缠不休,又讲些莫名其妙的话,所以我忍不住就……」

    我对她招了招手,于是她有点惴惴不安地走了过来。

    我轻轻伸出右手。

    「把手伸出来。」

    「?」

    莉特照我说的伸出手后,我便用双手包住她的手。

    「雷、雷德?」

    「这是礼物。」

    我把打算在第一次发薪日送莉特的东西塞进她手中。

    「咦……」

    「对你来说可能是便宜货就是了,但这是终身雇用契约的订金。」

    「哇!是琥珀手环!」

    莉特手中的,是在皮带上镶着一颗琥珀的手环。我并没有在谦虚,这对冒险者来说真的不是多贵的东西……

    「这是……」

    莉特凝视着琥珀。

    琥珀是树液化石化的宝石。由于原本是液体,因此在变成化石前有可能会夹着树皮或花瓣在里面。

    我送给莉特的琥珀,里面封着形似戒指的叶子。

    「订金呀……」

    莉特笑了笑,开玩笑地把琥珀抵在左手无名指上。

    「要是收到这种东西,我真的误会唷。」

    说完后,也许是感到害羞,只见莉特用脖子上的方巾遮住嘴巴。

    「误会?那我有一样东西想趁你误会的时候买……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宝石吧。」

    啊啊,可恶,不要脸红成这样啊,连我都害羞起来了。

    「……只要是雷德选的,我都喜欢唷。」

    可惜加护不会赋予恋爱的技能。

    我们身为征战无数的剑士,却笨拙地互诉青涩的话语……尽管如此,至少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