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幕间 孤独的勇者露缇
    勇者队伍的其中一人,拥有「武斗家」加护的达南怒吼道:

    「艾瑞斯你闹够了没啊!这都第几次了!」

    「反正用完再回来买不就行了吗?」

    拥有「贤者」加护的艾瑞斯这么说道,看起来对达南的怒吼丝毫不放在心上。然而,他的嘴唇微微震颤着,透露出他对于身为「贤者」的自己却被不学无术的达南当小孩责备感到相当屈辱。

    勇者队伍眼下正在寻找据说是前代魔王遗留在血沙漠的兵器。

    此行的目的,便是抢在现任魔王夺走之前拿到手,或是将其破坏。

    不过,这已经是第三次因为水和食物用尽而返回村子。虽然不知道兵器的位置也是原因之一,但自从雷德——吉迪恩离队之后,物资在半路上就用完的情况明显变多了。

    「老是在同一个地方来来去去,你知道我们已经在这个沙漠耗掉多少天了吗!得不到沙漠居民的协助也是因为你交涉失败了吧!」

    「那可是传说中的兵器喔?没那么容易找到吧?交涉方面我也尽力了,但那群沙漠居民简直跟盗贼没什么两样,连这个地区的君王都管不动。有意见的话,换你去跟他们交涉啊。」

    艾瑞斯耸了耸肩。他的态度让达南更火大了。

    「是你自己说要代替吉迪恩负责筹措物资和交涉的吧!结果呢?」

    「我又不是吉迪恩,总不可能净做些杂事。」

    艾瑞斯认为达南常常一点小事就动怒,早见怪不怪。

    然而,当他看到达南忽地摆出一脸严肃的表情,艾瑞斯脑中的警铃顿时大作,却为时已晚。

    「算了,我要去找吉迪恩,再这样下去根本是在原地踏步。」

    「等一下!接下来可是要去前代魔王的秘密设施啊!你在这时候退出会造成队伍困扰的!」

    「照这态势只会全灭而已。我原本以为这是打倒魔王的最短捷径才入队的,但如果不再是捷径的话,我又何必继续待着。」

    达南是认真的,至少在艾瑞斯眼中是如此。

    他向坐在一旁的「十字军」蒂奥德莱投以求助的眼神,但她双臂抱胸闭上眼睛,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而取代吉迪恩加入的「刺客〈Assassin〉」媞瑟虽然对委托人艾瑞斯很忠诚,但这种情况下她也派不上用场。

    「艾瑞斯,你把吉迪恩赶走可是铸下了无法弥补的大错啊,你实在太轻率了。」

    「我说过好几次了,我没有赶走他,是他自己要走的。」

    达南那伤痕累累的脸上泛出一抹冷笑。

    就在此时——

    「达南,你要去找哥哥吗?」

    传来了一道连达南的冷笑都能冻住的冰冷嗓音。

    「勇、勇者大人,这……」

    全身尽被肌肉铠甲包住的达南,却在一名少女的面前胆怯地缩起身子。这就类似于草食动物在绝对没有赢面的大型肉食动物的瞪视下,因陷入恐慌而导致身体动弹不得。

    勇者露缇。这名少女的娇小身躯穿着白银铠甲,腰间佩带降魔圣剑,正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魁梧的达南。

    插图p157

    然而,她是神明指定的最强之人,是得到用来拯救世界的超常力量的「勇者」。

    就连能用手指斩断钢铁的「武斗家」达南,也在本能上知道自己绝对赢不了「勇者」。他咽下一口唾沫。

    「再、再继续听凭艾瑞斯的判断,队伍会全灭的。你的哥哥,吉迪恩对我们来说是必须的。勇者大人不也是……」

    「也是?」

    「没、没有,那个……」

    不行了。达南弯着膝盖,用尽全力忍住想从她的视线逃离的冲动。光是如此,就在不断消磨这个身经百战的男人的精神。虽然只是短暂的沉默,但达南觉得度过了几十倍长的时间。

    「可以。你去吧。」

    「咦?」

    「达南,你去找吉迪恩,我们继续旅行。」

    「不、不是,那个……」

    「就这样。」

    露缇说完这句话,便返回自己的帐篷。

    因为她是队长,所以有专用帐篷,但真正的理由是连艾瑞斯也受不了和露缇一起待在狭小的帐篷里。在冒险以外的时间,露缇基本上都是独自行动,除非吉迪恩在。

    「等、等一下啊,露缇!」

    艾瑞斯连忙追了过去。

    达南长叹一口气后,坐在依然闭着眼睛的蒂奥德莱对面。

    「那么,你要怎么办?」

    「只能去了吧。」

    对于蒂奥德莱的问题,达南垂下肩膀答道。

    「我好歹也自认是队伍里的主攻手啊。」

    「要排在勇者大人之后吧。」

    「勇者大人当然不能一概而论。我根本不相信勇者大人有弱小的时期啊。」

    「加护等级低的话,谁都会有弱小的时候啊……不过,我的想法和你一样。艾瑞斯阁下一开始就在队里,他可能知道吧。」

    「艾瑞斯喔……」

    也许是终于冷静下来了,达南又恢复原本桀骜不驯的语气。他摸着脸上的伤疤,略为压低声音说道:

    「你觉得,艾瑞斯会不会是觉得吉迪恩碍事,所以把他杀了?」

    「唔。」

    「艾瑞斯肯定是想和勇者大人结婚。他老家是空有门第的没落公爵家,重振家业应该是他的夙愿。若拯救世界的『勇者』和『贤者』成为一对,就能获得大力支持,甚至有可能成立公国……亚兰朵菈菈其实说得有道理吧?」

    吉迪恩失踪后,同队的高等妖精亚兰朵菈菈便跑去质问艾瑞斯。亚兰朵菈菈拥有「木之歌者」这个可以操纵植物的加护,一发现吉迪恩不见,她就立刻调查起他的痕迹以便追踪,但她没找到。

    这是因为吉迪恩知道亚兰朵菈菈的能力,为了不被她找到而采取了相应的移动方式,但反而让她察觉到一丝不自然。于是,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艾瑞斯觉得吉迪恩碍事而下了毒手。

    贤者艾瑞斯被亚兰朵菈菈揪住前襟用严厉的口吻盘问之下,便打破与吉迪恩的约定,甚至说吉迪恩是逃走的。

    高等妖精的脾气并不暴躁,情感起伏却很强烈,尽管不会随便动怒,但动起怒来便宛如烈火一般。听完艾瑞斯的说法后,亚兰朵菈菈当场就毫不犹豫地痛揍他一顿。

    艾瑞斯的自尊心很高。捱揍之后,他就恼火地立刻用魔法进行反击,而亚兰朵菈菈也应战。这是魔法师系的最顶尖加护「贤者」,与精灵魔法师系的高阶加护「木之歌者」之间的战斗。艾瑞斯用「流星」召唤了陨石,亚兰朵菈菈则透过巨木的大精灵「暴君精灵」制造出视陨石于无物的木巨人。

    若不是达南和蒂奥德莱介入,恐怕地形都改变了吧。

    「我已经搞不懂你们了。」

    亚兰朵菈菈最后留下这句话便脱离了队伍。

    「亚兰朵菈菈那家伙哭了啊。」

    想起亚兰朵菈菈告别前的模样,达南低声吐出这句话。

    「……是啊。」

    亚兰朵菈菈离开后,达南和蒂奥德莱也责备艾瑞斯思谋不周。无论是赶走吉迪恩,还是和亚兰朵菈菈打起来,艾瑞斯都害队伍失去了两名伙伴。

    但是,艾瑞斯本来就讨厌亚兰朵菈菈的性格,所以他还嘴硬地说心情舒爽多了,实在让达南气到傻眼。

    如果亚兰朵菈菈在这里的话,她就能用操纵植物的技能让探索变得轻松不少吧。随着一声叹息,达南压下再度翻涌上来的怒火。

    他重新回想亚兰朵菈菈当时那番话。确定接下来要去寻找吉迪恩之后,免不了会联想到那个可能性。

    艾瑞斯说吉迪恩是逃走的,但他无法证明自己没有杀掉吉迪恩。亚兰朵菈菈那时候已经怒气冲天了,如果他承认自己杀了吉迪恩的话,两个人恐怕会拼个你死我活吧。因此,那可能是他迫不得已才编出的借口。若吉迪恩早就死了,达南的旅途将永远不会有终点。

    蒂奥德莱看到达南难得露出伤脑筋的表情,便轻轻一笑。

    「吉迪恩阁下可是战斗的能手。我一直十分佩服他单凭通用技能就可以战斗到那种地步。」

    「我也一样啊。吉迪恩是个值得尊敬的武艺家。」

    「但我看你很常责备他在战斗中的失误耶。」

    道南惊吓得身体微微震颤。这位桀傲不逊的彪形大汉深感羞愧似的垂着肩膀。

    「我生性就是如此啦……非得把做不好的地方拿出来检讨一番不可……但我敢对加护起誓,我从来没有想过队伍不需要吉迪恩,更没觉得他是累赘。」

    「那你当初就该老实告诉他啊。」

    「……你的意思是,吉迪恩是自己离开的?」

    蒂奥德莱将手中的树枝折成两半,丢进篝火里。

    「达南阁下是当今首屈一指的武术宗师,我则是圣堂骑士流枪术代理师范,而我们都认可吉迪恩阁下的实力。无论艾瑞斯阁下是多么优秀的术士,身为武界代表的我们两人所尊敬的剑士,怎么可能在跟术士的单挑中败阵下来。」

    「说的也是!」

    蒂奥德莱这番话听起来像是在说服自己。达南对这一点也很清楚。

    吉迪恩应该还活着。他可是大家能够将背后托付给彼此一同出生入死的伙伴。既然他们几个还活着,那么吉迪恩也一定还活着。

    他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先死。

    「呿,如果是这样,就该早点去找他才对。如此一来也不用在这种沙漠活受罪了。」

    「是啊,要是我比达南阁下先提出这件事的话,就是我去找他了。」

    两人互看彼此一眼,各自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