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 勇者获得翅膀
    勇者露缇拔出剑。

    宛如大象般巨大的螃蟹魔物泰坦蟹和隼头斯芬克斯<Hieracosphinx>各有四只,总计八只魔物。

    「为什么斯芬克斯们在守护这个遗迹?」

    艾瑞斯对斯芬克斯们拼死一战的模样感到相当疑惑。

    隼头斯芬克斯虽然智商不高,但人面斯芬克斯<Androsphinx>至少具备与人类相等的智慧。

    它们为何会守护这种没人会来的遗迹数十年、数百年?

    「谁知道?」

    勇者露缇不感兴趣地说道。这个问题与她无关。

    眼前有敌人,自己手上有剑。

    如此就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烦恼的。

    露缇就这样让剑斜垂在身侧,笔直地朝魔物杀过去。

    (我喜欢战斗。唯独这种时候,加护和我想做的事情才会一致。)

    她跳起来躲过泰坦蟹挥下的钳子,然后在空中分别一击砍死袭向她的两只隼头斯芬克斯,再斩断另一只隼头斯芬克斯的一只前脚。着地后,她立即举剑向上突刺,将剑刺入头上的泰坦蟹腹部。

    这段期间,媞瑟和蒂奥德莱分别解决了一只泰坦巨蟹。

    「连锁闪电!」

    艾瑞斯用闪电锁链烧焦了残存的敌人。

    「威力不够。」

    露缇面无表情地说完后,用穿着铠甲的身子轻盈地跳到尚余一口气的最后一只泰坦蟹上方,将剑深深刺了进去。

    泰坦蟹随着震动的地面倒下。从遗迹缝隙钻进的沙子扬起了尘土。

    「咦?」

    一抹影子从尘土中迫近眼前时,艾瑞斯发出了呆傻的声音。

    从沙尘中冲出来的,是最后一只隼头斯芬克斯那大张着的鸟喙。

    「唔、唔哇!」

    慌张的艾瑞斯拔腿欲逃,但以「贤者」加护所赋予的体能而言,动作实在太慢了。隼头斯芬克斯的鸟喙逼近,准备撕裂他的脖子,却及时停在了他的眼前。

    「露、露缇!」

    露缇随意抬起左手,抓住了隼头斯芬克斯的后脑勺。

    即使隼头斯芬克斯拥有狮子的身体,还透过加护进一步强化了体能,但还是无法甩掉少女的左手。

    露缇不发一语地更加使劲。

    「啾噜噜噜!」

    重达一吨以上的隼头斯芬克斯就这样被她举了起来。

    只见那庞大的身躯在空中旋转,接着响起头部被摔烂的声音。

    露缇将隼头斯芬克斯的头部往地上砸了下去。

    鲜血形成血泊,隼头斯芬克斯的身体仿佛在对死亡作最后的抵抗一般,在血泊中不断抽搐着。

    「得、得救……」

    「艾瑞斯,不要用范围攻击。我们现在只有四个人,要逐一减少敌人数量。」

    「咦?是……」

    「而且你站的位置也不好。虽然之前都是哥哥在负责掩护,但我、蒂奥德莱和媞瑟都不会做那种工作。自己要顾好自身安全。」

    插图p119

    「对不……起……」

    艾瑞斯咬紧牙关。露缇这番话说得相当有道理。虽然吉迪恩是很弱的战力,但他知道该如何掩护队友,阵形和战术规划方面的知识又十分丰富,对后卫的支援也做得非常到位。

    吉迪恩还在队里的时候,艾瑞斯能更加轻松地施展魔法。

    (不对,这都是达南和亚兰朵菈菈离队的缘故!如果他们没有擅自离队,战斗理应会更顺利!)

    一有失误,艾瑞斯身为「贤者」的自尊心就会受伤。

    为什么会不顺利?我可是「贤者」,是贤明的人才。这趟旅途一直是我在带领大家前进,负责动脑的始终都是我才对啊。

    尽管如此,为什么他们不肯认同我?为什么老是在夸奖吉迪恩那种拖油瓶?他到底做过什么贡献啊!

    「我说完了,继续前进吧。」

    在艾瑞斯快要脱口埋怨之际,露缇仿佛在表示自己对艾瑞斯也没兴趣一样,淡淡地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她眼中已经没有艾瑞斯了。

    *    *    *

    他们一行人走在通道中,四面都是雕刻着壁画和文字的巨石壁。

    「错不了的,这里就是前代魔王时代的遗迹。」

    看着写在墙上的暗黑大陆文字,艾瑞斯这么说道。

    「艾瑞斯阁下,事到如今就别讲这种大家都晓得的事情了。我们现在要思考的是,这个情况下该如何是好。」

    袭击露缇等人的是火之四天王杜雷德纳麾下的岩浆史莱姆。这些史莱姆凭借自身热度来熔化遗迹内部前进,是在各地搜集古代兵器的杜雷德纳最自豪的部队。

    它们的战斗力也很高,以喷出熔岩来应对敌方攻击的反击技能相当棘手。

    「而且很多都具有『火术士』和『暴力拳士<Savage Fighter>』的加护。若整群攻过来的话,我们也会很危险吧?」

    要撤退还是尽早为妙。愈往里面走,情况就愈是不利;然而——

    「如果前代魔王的兵器被夺走了,那就不知道我们是为何而来的了。」

    听到露缇这么说,艾瑞斯也点头同意。

    「蒂奥德莱,你放心吧。要真有个万一,我会用冰魔法杀出重围的。岩浆史莱姆很怕冰魔法。」

    蒂奥德莱看似有话想说,但也许是觉得多说无益,便轻轻摇了摇头。

    (敌人可是潜藏在墙壁里,不知道会从哪里钻洞冲出来啊。虽然是史莱姆,智商却与人类相当,而且也没掌握住它们有多少数量。它们光是躲在墙壁里使出波状攻击,就会让我们的魔力很快见底。)

    不过,就算蒂奥德莱或艾瑞斯死了,「勇者」也会活下来吧。

    她的实力一直在提升。就连身为枪术和法术专家的蒂奥德莱,也已经无法理解她如今的程度有多高了。

    (只要勇者阁下能活着,或许也没关系。)

    思及此,蒂奥德莱泛起少见的苦笑。

    「早知道我也去找吉迪恩阁下了。」

    换作是他的话,这种情况下也一定找得到自己能尽的最大努力吧。他和除了战斗以外一无是处的她不同,是一个很有远见的男人。「当感觉到自己在拖累别人时,该怎么做才好?」她这时才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有请教他这个问题。

    蒂奥德莱脑海中浮现吉迪恩许久未见的脸庞,一股怀念之情油然而生。

    *    *    *

    高康大<Gargantua>恶魔。在遗迹最深处镇守的,是看似在山羊骸骨上披了层薄皮、超过十公尺高的巨大恶魔。高康大恶魔是上级恶魔的一种,手拿大得夸张的巨剑,从张开的嘴巴里滴落酸性口水威吓敌人。

    「对手竟然是高康大恶魔……!」

    艾瑞斯见到上级恶魔在这里,惊得张口结舌。高康大恶魔被视为巨人型恶魔的最上位种,若纯论近战能力,在众多恶魔种之中也属最强恶魔。无论是蒂奥德莱还是媞瑟,都因为面对强敌而面露紧张的表情……唯独露缇在思考其他事情。

    「为什么这里会有高康大恶魔?听说恶魔隶属于魔王军,但死在那边的是岩浆史莱姆没错吧?」

    这与刚才艾瑞斯对隼头斯芬克斯抱持的疑问正好相反。不管隼头斯芬克斯是谁的下属,对露缇来说都无所谓,然而她却对高康大恶魔存在于此的意义产生了兴趣。

    魔王军即恶魔。即便翻阅那些不可靠的历代魔王相关文献,也只有这个部分是完全一致的。

    「前代魔王和现任魔王泰拉克逊的势力不是具备相同的思想和主义吗?根据书上写的,恶魔这支种族不存在多样性。」

    除了阿修罗恶魔这种例外,恶魔也拥有加护。但是,同族的恶魔在出生时全都拥有同一种特定的加护。以眼前这个恶魔来举例,所有高康大恶魔都拥有「高康大恶魔」的加护。目前尚未发现拥有「战士」或「魔法师」等加护的恶魔。

    倒不如说,仅有独自一种加护的种族就称为恶魔。

    「所以,恶魔是整支种族共同承担加护的职责。哥哥曾研究过可能是神明在期待他们来担任邪恶的反派。」

    高康大恶魔没有回答,而是发出轰动整个遗迹的咆哮。

    应该是放马过来的意思吧。

    「真有趣。」

    露缇微微勾起嘴角笑了。

    在漫长的夜晚里,她和哥哥讨论过好几次这个议题。魔王军为何物?他们所对付的东西,真面目究竟是什么?

    如果哥哥也和她一样在这里的话,他会说什么呢……露缇想象一下,内心便稍微安定了下来。

    *    *    *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

    蒂奥德莱喊道。虽然蒂奥德莱张开的结界挡住岩浆史莱姆的进攻,但被攻破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打倒高康大恶魔后,火之杜雷德纳和岩浆史莱姆部队仿佛看准时机似的,朝他们袭击而来。

    高康大恶魔所张开的结界也消失不见,岩浆史莱姆们接连从墙中冒出来。它们就是在等这个时候吧。

    露缇等人逃进原先由高康大恶魔守卫的大门内侧,躲在里面不出来。除了露缇之外,所有人都在对决高康大恶魔的战斗中耗尽了力气。艾瑞斯只能再施展几次魔法,蒂奥德莱的魔力也残存无几,整个人气喘吁吁。

    「我回来了。」

    「媞瑟!怎么样?前面有能够歼灭魔王军那些家伙的兵器吗?」

    要说希望的话,就是位于这前方的兵器。只见艾瑞斯恳求似的喊道。

    「有一艘船。」

    「船……船?」

    「路上的陷阱已经解除了,请跟我来。」

    说完,媞瑟又返回通道。他们没有其他选择了。

    于是勇者一行人追上媞瑟。

    *    *    *

    沙漠裂开,某个庞然大物的影子飞上天际。虽然看起来像一艘没有帆的帆船,但有无数螺旋桨在旋转,巨大的船体悬浮在空中。船上那些长年累积下来的沙子被吹散,成为闪闪发亮的光点坠落而下。

    「这、这是什么啊!」

    「这是飞空艇。」

    媞瑟面无表情地握住操纵杆控制着飞空艇。

    然而,面对第一次操作的装置集合体,她的手也因为紧张和不安而颤抖着。

    尽管数量不多,但魔王军的火龙兽部队还紧追在后。

    就目前来看,飞空艇的船体有很多木制零件。遭到火焰攻击的话,火势可能会蔓延开来……媞瑟如此想道。非得赶快逃走不可!

    「媞瑟,你专心开船。就算那些龙兽追上来了,我也会想办法搞定的。」

    「好的,勇者大人。」

    露缇走向甲板。从甲板俯瞰下方是一片徒步走会大吃苦头的血沙漠,他们已经冲到沙漠居民的村落附近了。

    「这速度真是惊人啊,勇者阁下。」

    站在露缇身后的蒂奥德莱感叹道。

    「是啊。」

    「而且这还不是最大速度,前代魔王的兵器果真可怕。有这艘船的话,就能够在全世界畅行无阻了……勇者阁下有想去的地方吗?」

    「那个地方我是没办法去的,只要我还是勇者。」

    露缇抬头看着在上方旋转的螺旋桨说道:

    「我用不起这双翅膀。」

    飞空艇——能够在全世界自由飞翔的翅膀。当在场的人几乎都被这双翅膀深深吸引之际,唯独露缇心灰意冷地自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