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幕间 洗刷过去的污名
    当我醒来时,感觉到背后是地面的坚硬触感。

    「你睡得还真香啊。」

    一道无奈的嗓音传入耳中。

    我睁开眼睛,发现有一双感觉很强势的天蓝色眼眸正探究着我。

    「唔……已经早上了吗?」

    我的脑袋像是蒙着一层雾。看来有点睡昏头了。

    呃,这里是……

    啊,对了,我们和莉特一起打倒剪刀手恶魔之后,在返回洛嘉维亚王都的路上扎营过夜。

    「真是的,为什么我得和你睡同一个帐篷啊?」

    莉特噘着嘴抱怨。

    「这确实是委屈你了,但你的队友都逃掉了,要是你在魔王军四处徘徊的情况下独自旅行的话,不是很危险吗?」

    因此,莉特和我们暂时组成队伍一起旅行了。然而,莉特和我们在立场上是相互敌对,艾瑞斯担心她会使计捣乱所以很反对。

    经过了多次讨论,最后决定让我一直跟在莉特身边监视,艾瑞斯才总算同意了。而在确定睡觉也要一起的时候,这次换露缇不高兴了,莉特也抱怨连连,真是够了。

    「唉。」

    我叹了口气后,原本噘着嘴的莉特便露出郁郁不乐的表情。

    「怎样啦,干么叹气……」

    「啊,哦……连续战斗让我精神上有点疲惫。抵达洛嘉维亚王都之后,或许可以借用浴室泡澡来放松一晚呢。」

    我试图用这番话搪塞过去,但莉特还是一脸阴郁地盯着我。

    「呃,那什么,我也没想到艾瑞斯会那么固执啊。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太危险才决定一起旅行的,但其实绕路找个城镇再分开也没关系,一定会有冒险者或卫兵愿意和你同行吧。预计还要再扎营一天,你打算怎么办?有必要的话,让蒂奥德莱负责监视的工作也行。她和我不同,是个武人,想必不会讲多余的废话吧。」

    「我又没说讨厌和你在一起。」

    莉特脸色微红地打断了我的话。

    「咦,呃,这个。」

    她的反应出乎我的预料,我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我明白你讲的话有道理,而且我也是个冒险者,并不会因为帐篷里有别人就随意抱怨。」

    「不是啊,你刚才还在问为什么要跟我睡同一个帐篷耶。」

    「那是……因为……」

    莉特背过身去,我在她背后可以听到像是在寻思措词的嘟囔声。

    「总之,我又没说不愿意……!所以你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啦。」

    「表情?」

    「我也知道自己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和辛劳啊……对不起。」

    「没、没关系,你不用道歉。反正艾瑞斯最近总是在抱怨我,我早就习惯了。」

    莉特的态度骤变。到底是怎么了……我的表情难道有那么奇怪吗?

    「问你喔,我刚才露出了什么表情啊?」

    「……很难受的表情。」

    「喔,毕竟一直在战斗嘛。我也是会有心情低落的时候,并不是你的错。」

    「……想、想发牢骚的话,我可以听你说喔。」

    莉特就这样背对着我,嗓音变尖地这么说道。

    「我和你不属于同一个队伍,正好可以当彼此诉苦的对象呀。就、就发发牢骚而已没关系吧?离艾瑞斯他们醒过来还有点时间。」

    外面还有蟋蟀在叫,是有一点时间没错。

    我有些犹豫,但莉特这番话有几许担心我的意味。的确,最近我的加护等级终于渐渐被追上,我对于能否跟上今后的战斗感到很不安。

    到头来,若是追究我的「引导者」加护有哪些问题,只会得出我的任务已经结束的结论吧。如果我自己找不到能够超越「引导者」职责的目标……虽然不晓得有没有那种东西,但找不到的话,我就无法再和露缇一起旅行了。

    「……也是,那你可以随便附和几句吗?」

    「嗯。」

    我唯独在这个时候才会产生想要依靠别人一下的想法吧。莉特重新转向我,起初只是静静地听我说。然而,随着话题深入,她就开始替我对艾瑞斯的措词感到愤慨与不甘心,仿佛这些事情发生在她身上一样,不断变换着表情。

    「你为什么要忍啊!这些不都是艾瑞斯的错吗!」

    莉特这么说道,气得像自己才是当事人。我见状笑了笑……然后……

    *    *    *

    就在这时,我醒了。

    「是梦吗?真怀念啊。」

    在洛嘉维亚森林道路那一夜的记忆。

    「莉特当时也是像这样睡在旁边呢。」

    两张床靠拢在一起,莉特睡在我只要伸手就能摸到那张可爱睡脸的距离。我轻轻碰了一下她从单薄的夏季盖毯伸出来的手。

    「雷德……」

    这时,她叫了我的名字,我吓了一跳,以为她醒了;结果她依然一脸幸福地熟睡着。难道我出现在她梦中了吗?

    我梦到了莉特,莉特也梦到了我。明明只是这点程度的小事,却在意识到之后,脸庞就瞬间滚烫了起来。

    不过,我之所以作那个梦,应该是因为白天史托桑说了那番话吧。

    「双人床啊……」

    在那阵骚动平息后,史托桑这么对我提议:

    「床的事情真的不后悔吗?一定是双人床比较好啊,我也想让莉特小姐用最顶级的床。反正才用没几天,现在只要付差价就让你们换成双人床。」

    在洛嘉维亚的那夜,我和莉特在小小的帐篷中近得几乎肩并肩地睡在一起。相较之下,我们现在是把床靠在一起。尽管触手可及,但并非肩并着肩的距离。

    此外,莉特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慢生活>会不会结束感到很不安。

    「去买双人床吧。」

    应该由我主动接近莉特才对,让她不会再感到不安。于是,我在避免吵醒莉特的情况下,悄悄定下了明天的计划。

    *    *    *

    隔天,我和莉特来到史托姆桑达家具店,目的是购买昨晚决定好的双人床。

    「昨天才说完,今天就来了啊?」

    史托桑那张严肃的脸上露出带有傻眼意味的笑容。

    「我还以为要到事件结束你们才会来呢。」

    「要是忙着处理事件,疏忽了我和莉特在佐尔丹的幸福生活就太浪费了吧?」

    今天是来买双人床的,所以我也有种豁出去的感觉。该怎么说呢,因为史托桑是熟人的缘故,害我有点难为情。

    「唉,看来和原先来买床的时候相比,你们感情进展了很多啊。早知如此,一开始就买双人床多好,瞧你这没出息的。」

    「我都来买双人床了,没出息这个污名就还给你了。」

    「欸,雷德!你觉得选哪个好?我喜欢这个看起来牢固一点的!」

    莉特没有理会正在互相调侃的我和史托桑,既雀跃又认真地比较着那些床。

    「不愧是莉特小姐,真是好眼光。」

    史托桑那张严肃的工匠脸孔转变成笑咪咪的营业笑容,走向了莉特。

    「这是用据说只有在独角兽栖息的森林里生长的白马树<White Horse Tree>制成的,请看!这优美的纹理、微微散发的森林气息,而且宛如独角兽的角一般强韧又柔软。我可也很少经手如此逸品喔。」

    莉特愉快地听着史托桑的推销话术。话说回来,这不会贵得吓人吗?

    「……不过,算了。」

    就算很贵,以莉特的资产而言也算不了什么吧。要是因为我的自尊心而导致莉特不能买想要的床就太遗憾了。比起为此妥协,我更希望她买下自己喜欢的东西以免后悔。

    「雷德,过来一下。」

    「好,我这就过去。」

    莉特站在全新的床旁边露出幸福的笑容,我也难掩嘴角笑意地走了过去。

    *    *    *

    安排完床的配送工作后,我前往北区的卫兵驻地。

    「艾尔,我来接你了。」

    「雷德先生。」

    去买床的时候,因为让艾尔一个人待着很危险,我们就来拜托卫兵们照顾他。

    当然,原因不止如此就是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没出什么问题吧?」

    「嗯。虽然有点害怕,但有两个人很好的卫兵在,所以没问题。」

    两名卫兵在艾尔身后挥着手。

    「他们不是南沼区的人,但好像是几年前移民过来的,所以比起其他卫兵,他们对南沼区没那么反感。」

    艾尔这么说完,脸上泛起笑容。看来是那两个卫兵负责照顾艾尔的。我记下那两人的长相,简单向他们道了声谢,然后离开卫兵驻地。

    *    *    *

    晚上。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以及我和莉特两人。

    一和二。也就是说,如果一不能容纳二的话就算不尽,也无法把二分成一和一。我思考着这种漫无边际的事情,逃避面对眼前问题。

    「雷德。」

    「呃,嗯。」

    「快点上床呀。」

    莉特一个人坐在床上,说着「快点、快点」催促我。

    她现在穿着宽松的睡衣,脖子上也没戴方巾。她一边摇曳着一头金发,一边用手拍了拍床。

    「我知道啦。」

    没错,事到如今还缩什么缩。我抱着平常心坐到床上。

    我们都没有躺下,只是坐在床上对看着彼此。

    「唔!」

    最先投降的是莉特。虽然她很主动,但内心其实很容易害羞。她拿起枕头挡住红通通的脸庞,慌张地动着双脚。

    这样也很可爱!

    「快点睡吧?」

    枕头后面传来了声音。

    「嗯,好啊。」

    我吹熄烛台的火,只剩下从窗户洒进来的月光照亮房间。在月光之中,莉特缓缓拿开挡住脸的枕头,她脸颊泛红,微微抬眸看我,那双漂亮的天蓝色眼眸正颤动着。

    「雷德真是的,脸那么红。」

    莉特红着脸这么说完,便羞涩地笑了。

    我没有回答,而是在床上躺了下来。

    「来。」

    我张开双手邀请莉特。

    莉特睁圆双眼,仿佛要藏住满溢的感情似的用双手遮住嘴巴。

    「来、来了!」

    「噢。」

    莉特闭着眼扑到我身上。

    由于她用力过猛,我们在床上轻轻弹了一下。

    「心跳得很快呢。」

    莉特把自己的胸抵在我的胸口,这么说着笑了起来。

    「你说谁呀?」

    她不说我也知道……当然是我们两人。

    莉特把额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环到我背上的双手更加使劲。两道怦通跳动着的心跳触碰在一块。

    那头美丽的金发摸起来就像丝绸一样柔顺。莉特的唇瓣印在我的脖子上,就连从紧贴的身体传来的莉特体温也很惹人怜爱。

    莉特的手原本隔着衣服触摸我的背部,这时迅速往下移动,从腰部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她的手指直接碰到我的后背,我因为幸福感而颤抖了一下。

    「莉特。」

    我叫了声她的名字,她便抬头凝视着我。那微微张开的双唇溢出难耐的吐息。

    「雷德,我……」

    我与莉特额头相贴,双手移到莉特睡衣的钮扣上。

    解开一颗钮扣后,纤瘦的肤色锁骨和肩膀便看得一清二楚。

    再解下一颗钮扣,那丰满又姣好的胸部便敞露开来,双峰间还渗着汗珠。

    插图p183

    莉特的手也碰向我衣服的扣子。解开后,手指在我的胸口上摩娑。她的掌心温热,稍微冒着汗。

    「对不起,我的手都是剑茧,很粗糙吧……因为从小就一直练剑……」

    莉特难为情地低下头。我用左手握住莉特的右手,将其贴到我的脸上。

    「我就要这双手。」

    莉特抬起泛红的脸,剩下的右手也贴到我的脸上,接着她飞快地将脸凑近,我们的嘴唇重叠在一起。

    我用右手解开莉特睡衣的下一颗扣子,那敞开的胸部晃动了一下。她颤着身体,保持接吻的姿势陶醉地眯起眼睛。

    我的手朝莉特的胸部伸过去……

    「唔!」

    这时,房间外有动静。我和莉特分开双唇,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好像是艾尔去喝水了。」

    「而且还蹑手蹑脚的,好像在顾虑我们呢。」

    我们就这样看着彼此,害羞地笑了。

    「我说莉特,看来今天还是……」

    「真是的,雷德明明很帅,却这么没出息。」

    莉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完,又一次,这次是轻啄了一下我的嘴唇。

    接着,她紧紧抱住我。我们裸露的胸口紧贴在一起。

    「抱歉,我本来也只是打算跟你打闹一下,但途中就忍不住喜欢的心情。」

    「我也一样喔。」

    「这样啊,嘿嘿……那我们睡吧。」

    「嗯,睡吧。感觉我们两个明天都要忙起来了。晚安,莉特。」

    我亲了下莉特的额头,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唔……讨厌,害我又要忍不住了!晚安……我就把期待放到事件结束吧。」

    莉特带着幸福的笑容作一次深呼吸后,把解开的睡衣穿回去,并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