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 耽溺梦想的毕格霍克高谈弘论
    五天过去,今天是武器完成的日子。

    「那你路上小心。记得不要乱逛,直接回家唷。」

    莉特对艾尔挥了挥手。艾尔接下来要去拿他日思夜想的专属武器。

    他穿着包覆住全身的黑色大衣。

    由于他可能已经被盯上了,所以那是用来遮掩外表的吧。

    「那我走了。」

    艾尔看起来很紧张。

    *    *    *

    下雨了。夏天终于离去,今天的雨带来一种冬天来临的寒意。

    也许是冷到了,大衣下的身体打了个哆嗦。穿着大衣的人将手放在腰间曲剑的剑柄上,继续前进。只要穿过这条巷子,莫格利姆的锻造店就在眼前。

    「……!」

    边走边晃动的大衣顿时停住。大衣人在细雨中伫足观察四周。

    前面四人,后面四人。

    「嘿嘿……艾尔小弟弟。」

    男人们的嘴角勾起笑意,手上都握着斧头。

    「毕格霍克找你,能跟我们走一趟吗?」

    他们夸耀本事似的耍弄着斧头,并慢慢走了过来。

    「怕到不敢出声啦?放心,不用害怕,老实跟我们走就不会受伤。」

    这是在威胁对方不老实跟他们走就会受伤。大衣摆荡了一下。

    「……呵呵呵。」

    「怎么啦,艾尔小弟弟?难不成是吓傻了吗?」

    「等、等一下,刚才那笑声听起来不像是少年……」

    厚重的变装外套被抛到了空中。

    一边享受着从缠绕在身上的幻术中获得解脱的感觉,她开口说:

    「你们以为我是艾尔吗?很遗憾,是我喔!」

    从大衣下现身的,是腰间佩戴着理应是艾尔持有的魔法曲剑的莉特。

    她的表情得意无比。

    「定位魔法可没办法指定要谁携带啊!我是故意引你们出来的!」

    后方的两个男人立刻冲了过来。他们大概是觉得趁她还没拔武器的时候动手才有胜算吧。

    不过,他们越过莉特的身旁之际,莉特双手早已握着曲剑,只见那两人喷着血倒了下去。

    「二十人变成二十八人,就不能说没有差别了呢。」

    莉特带着挑衅的笑容这么说道,拿着斧头的男人们听了不禁往后退去。

    然而,有个男人向前踏出一步。

    「放心吧,我不在计算范围内,所以顶多就二十七人。」

    「哎呀,是吗?不过也对……毕竟,你看起来不像是人类嘛。」

    双手持斧的男子张开血盆大口,他的嘴角仿佛皮肤被撕裂似的咧开,身体膨胀成原本的两倍。那赤铜色的身体全是隆起的肌肉,双手也和斧头融为一体。

    「之前就想问你了,巨斧恶魔。」

    「哦?无妨,我看情况决定要不要回答。你想问什么?」

    「你那双手是没办法洗身体的吧?很令人受不了耶,你就不在乎臭味吗?」

    「胡扯什么啊,臭丫头!」

    听到莉特的调侃,恶魔那张本来就是红色的脸更加涨红,朝她冲了过去。

    莉特双手架起曲剑,迎击恶魔的攻势。

    *    *    *

    艾尔留在店里,身边还有两名负责护卫的卫兵。他们在五天前照顾过艾尔,也就是那两个移民过来的卫兵。店内没人说话,只响着雨水打在屋顶的声音。这个计划是让莉特当诱饵去抓住袭击者,再带到这里交给卫兵。

    虽然不确定是否真会遭到袭击,但雷德说可能性很高。

    而雷德现在应该也在莉特后面稍远处支援她,以免出什么意外,因此店里只有两名卫兵。

    门发出嘎吱的声响。店门已经挂上「本日休息」的牌子,照理说不会是客人。艾尔的表情瞬间紧张了起来。

    一名卫兵拔出腰间的短剑走向门口,另一名卫兵则举起斧枪。艾尔也拔出昨晚悄悄送来的专属曲剑,仅是如此便让他感到恐惧逐渐散去。新武器非常好用,远比那把昂贵的魔法剑还要顺手,仿佛是自己手脚的一部分。

    「是谁?」

    靠近门的卫兵问道。

    「是我。」

    这个声音艾尔有印象。

    是送他那把魔法曲剑的小个子男人的声音。

    「他是毕格霍克的部下!」

    艾尔压低嗓音,但强而有力地警告道。

    卫兵看似领会地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门锁。

    「咦?」

    艾尔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本来该保护自己的卫兵纷纷收起短剑和斧枪,点头哈腰地迎接那个男人。

    他并不是之前那副类似魔法师的打扮,而是在原本的盗贼衣上穿了件斗篷雨衣。

    衣服内侧缝着用锁链编织的锁子衣,不仅可以当铠甲使用,行动时也悄无声息。斗篷雨衣则是用抗火性很高的火鼠<Fire Rat>皮做成的高级品。

    男人身后还跟着两名穿着黑色兜帽大衣的保镖。

    「明明毕格霍克先生是为了你好才特意送你一把曲剑,你却带着那种便宜货,真是个坏孩子呢。」

    男人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

    「为什么……」

    「很简单。」

    男子打了个手势,一名保镖便从怀里掏出两袋银币交给卫兵。

    「嘿嘿,非常感谢。」

    「你们和毕格霍克是串通好的吗!」

    「英雄莉特似乎觉得骗到了我们……让她这么想不就是最保险的吗?英雄一定会识破隐藏在那把武器中的魔法,然后用来当诱饵引我们上门。那个当下才正是瞒过英雄莉特的最佳机会。终究是我们技高一筹啊。」

    艾尔举起剑,但男人却对艾尔露出冷笑,从袖子里丢出某种球状物体。

    它在艾尔的脚边爆炸,绿色黏液飞散四溅。

    「咦,这、这是什么!」

    「这是黏性炸弹。我好歹也拥有『炼金术师』的加护呢。」

    无法动弹的艾尔被一名保镖扛了起来。

    从黏着物不会黏到他的大衣上来看,应该是事先涂了某种药物吧。

    「你要对我干么!」

    「我们不会对你不利的。只是,改革总是需要英雄。毕格霍克先生以英雄而言太多黑料了,虽然还有另一个人,但那家伙不属于南沼区。从这一点来看,你既没有任何污点,又拥有『武器大师』这种显赫的加护,所以我们要让你成为南沼区的英雄。」

    「英雄……?」

    「而且也能见到埃德弥喔。」

    「埃德弥?他到底躲到哪里去了……难道……」

    男子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哎呀,万一待太久被平民区的家伙们发现可就糟了,咱们撤退吧。」

    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艾尔只能被扛着带往毕格霍克的宅邸。

    *    *    *

    南沼区林立着破烂房屋,这让毕格霍克那栋用坚固围墙围起来的豪华宅邸格外醒目。他的豪宅是三层楼的石造建筑,也许是地价便宜的缘故,占地非常辽阔。艾尔目前正躺在宅邸内的红地毯上。

    他是被扛着直接丢在地毯上,不过昂贵的地毯没让他受到丝毫损伤。

    「你们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虽然他表现得很坚强,但声音却在打颤。曲剑已不在他的腰间,他察觉到之前的勇气是加护带来的暂时性鼓舞,内心便受到了难以振作的重大打击。

    (我还是以前那个怕黑怕到大哭的我……)

    艾尔因恐惧而颤抖着,但拼命地不让自己哭。

    「你就是艾尔吗?」

    眼前有个肥胖的半兽人,身高大概在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外表看起来却比实际身高巨大许多。

    「你就是毕格霍克……先生?」

    毕格霍克咧开尖牙外露的嘴巴,艾尔大概能理解他应该是在笑。

    「没错,我的同胞。我就是南沼区的老大毕格霍克,称呼我不需要加大人这种敬称。对我来说,南沼区的大伙们都是同胞,随意加个『先生』喊我就行了。」

    毕格霍克露出很有他风格的笑容,朝艾尔走过去。

    直到那粗胖的手指抓住艾尔的肩膀,艾尔才终于隐约泛出泪光。

    「似乎是个意志坚强的孩子啊,我果然不会看走眼。」

    「你、你指……什么?」

    「你没听说吗?我希望艾尔你成为英雄。」

    莫名其妙。正因如此,艾尔更觉得可怕。

    「咱们就按顺序说明吧。首先,这点应该用不着我说,那就是作为背景的南沼区惨状。你也是南沼区的居民,应该很清楚才对。我们是外来者,从外地移居过来的,明明想要住在这个佐尔丹,议会那帮家伙却把我们丢到这种穷酸地区。」

    「这我知道……」

    「所以我决定从这里发迹成名,在盗贼公会打响自己的名声。我和佐尔丹那些懒虫不同,是在戴冈公国首都的贫民窟长大的,那里的行事风格可不像佐尔丹这般温吞。我在戴冈这个四大贵族斗争几十年的阴谋之都学会了『毒与短剑』的作法,要对付佐尔丹的小卒根本不在话下。忤逆我的全都杀无赦,结果连个有骨气想复仇的家伙都没有,他们就只是吓得从我身边逃开而已。」

    毕格霍克讲起了他的几个英勇事迹。

    听着那些残忍到让人想捂住耳朵的英勇事迹,艾尔的牙齿不住打颤。

    「就这样,我成为了议会那帮家伙再也不敢找碴的存在。这已是相当了不起的成果了吧?」

    「…………」

    「但还不够。我有能力继续往上爬。只要踢下那些愚蠢、颓废又毫无价值的佐尔丹人,由我来统治佐尔丹,这个城市就一定能改变!」

    「这和你把我带过来有什么关联?」

    「我散布出去的药,议会那边好像称为伪神药吧,它的真名是『恶魔加护』。」

    「恶魔加护?」

    「本来只会由唯一绝对的至高神戴密斯赋予每个人一种加护。被赋予的加护会决定那个人的职责和人生,而且无法改变。人们都是为了完成神赋予的职责而活的。」

    毕格霍克双手大张。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自己的加护。不,倒不如说,大多数人都因为加护所要求的职责和自己所追求的人生有落差而感到痛苦,最后在郁郁不得志中死去!我原本也应该会那样!我的加护是『拷问达人』,是会在某个监狱里将惨叫和呜咽当作慰藉,一生都要在充满血汗和小便臭味的地窖里度过的垃圾加护!这谁能认同?我可不想要那种人生。我希望自己像父亲那样,作为暗黑大陆的轻骑兵诞生,掠夺、大肆屠杀,然后壮烈死去,我想成为可以随心所欲大兴风浪的强大战士!」

    这就是毕格霍克的身世。艾尔明白他也是雷德口中否定加护的人的下场。

    「『恶魔加护』是我们的福音。那种药会赋予你新的加护,减弱原本加护带来的冲动,换言之,它会给予你踏上崭新人生的权利。任何人都可以走自己想要的路。」

    「新的加护?」

    「『恶魔加护』的原料是恶魔的心脏。现在流通的药就是用五十头巨斧恶魔的心脏做成的。」

    「恶魔的心脏!」

    「我不知道具体原理。我不需要了解过程,只要利用最后的结果即可。我要把『恶魔加护』当作武器,成为佐尔丹的君王。」

    艾尔起初还觉得这是某种比喻。

    佐尔丹是议会加市长的共和制。即使在种族歧视较少的佐尔丹,毕格霍克不仅不是贵族,甚至还是半兽人,要成为议员的可能性很低,更别说当市长了,无论他累积多少财富都没用。

    因此,艾尔原本以为他的意思是要当盗贼公会的首领之类的。

    然而……在看到毕格霍克那充满热忱的眼神后,艾尔确定了一件事。

    他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打算征服佐尔丹,以君王的身份统治这里。

    「那些受到『恶魔加护』强化过的南沼区人民,还有因为『恶魔加护』的成瘾症而无法忤逆我的人,议会内外我都已经布好局了。剩下的就只有准备一个能够让冒烟的火爆炸的因子。」

    「因子?」

    「就是你啊,艾尔……喂,把人带过来。」

    毕格霍克一声令下,那个在室内也穿着大衣、宛如影子一般的保镖迅速离开房间。过没多久,他带来一名被绳子绑住的少年。

    「埃德弥!」

    艾尔喊了出来。听到声音后,原本无力垂下头的埃德弥抬起头来,一看到艾尔便露出痛苦的表情。

    「对不起……不应该变成这样的。」

    「埃德弥……」

    「我明明就只是……想要成为像爸爸那样优秀的卫兵而已啊,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毕格霍克和埃德弥,这两人同样崇拜着父亲,同样苦于加护所赋予的职责与自身期待之间的落差。不过,毕格霍克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同情,只是为梦想近在眼前而感到欣喜若狂。

    *    *    *

    傍晚时分,艾尔被带到通往宅邸露台的门边。黏性炸弹溅到他身上的绿色黏着物全部被洗净,也换上了新衣服,还被套上有着闪耀装饰的白银色胸甲。

    艾尔的旁边就是被绳子绑着的埃德弥,他依然穿着破烂的脏衣服,不晓得维持这副模样已经几天了。

    「不会有危险的,你只需要顺从自己加护的期望就行了。」

    毕格霍克说道,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用双手推开门后,传来了盛大的欢呼声。

    「这……!」

    映入艾尔眼帘的是无数正在大声欢呼的人们,多到连毕格霍克那宽阔的庭院也容纳不下。

    他们几乎都是南沼区的人,穿着破烂的衣服,脸庞也脏兮兮的。然而,人人都双眼发光,高举双手呼喊着毕格霍克的名字。

    「为什么……」

    就艾尔所知,虽然毕格霍克是老大,但他绝对没有受到南沼区居民的爱戴。而且南沼区本来大部分都是移民过来的,不少人对半兽人都抱有偏见,应该很多人都会在背地里骂他「那个猪脸」。

    「人的好恶,只要一点因素就能改变。」

    毕格霍克晃动着充满脂肪的大肚腩笑了。

    「哪怕是折磨南沼区居民的我,只要成为集结他们的怨气向议会抗议的代表,也能像这样成为受人欢呼的英雄。人们总是期盼着英雄的降临。」

    毕格霍克挥动粗圆的手臂后,人群又掀起更大的欢呼声。

    「我们的毕格霍克先生!我们的领头人!」

    (乱讲,这家伙可是让大家受苦的坏蛋啊!为什么你们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然而,现实却是留下许多残暴传说而受人畏惧的毕格霍克,俨然像勇者似的博得众人的欢呼,正愉悦地挥手致意。

    「那么,诸位。就在昨天,我去佐尔丹议会和卫兵驻地发起了抗议。」

    欢呼逐渐平息下来,若还有人想出声就会遭到周围警告,大家都用认真的表情等待毕格霍克的下一句话。

    「目的不用说,当然是对于袭击在场这位艾尔家人的歹徒一事抱不平。」

    南沼区居民怒吼了起来。

    毕格霍克一抬手,骚动立刻停止,但所有人心里都充满了对艾尔的同情,以及对卫兵们的愤慨。

    「我问他们,为什么集卫兵队之力却找不到一个少年。而他们是这么回答我的——因为你们太吵了。」

    怒吼声再起。

    「这显然是歪理!我们之所以发声,是由于正义并未得到伸张,要求正义的声浪是不可能会妨碍正义实行!」

    没错!说得对!人群中传出了好几道赞同的声音。

    「因此,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卫兵自行营私舞弊!袭击艾尔家人的犯人,就是卫兵队长的儿子埃德弥!据说卫兵们也很宠他!这些人比起正义,比起我们的痛苦,认为同伙的孩子更重要。你们气愤吗?不甘心吗?然而这就是佐尔丹!我们是外人!不管我们死了多少人,议会、卫兵还有佐尔丹都不会掉一滴泪!他们只会嘲笑垃圾又少了一个而已!」

    愤怨声四起,比刚才还要强烈。毕格霍克满意地眺望着这幅景象。

    「但是,你们是谨慎明理的南沼人。遭到富人们欺压,同胞之间互相争夺一点面包屑,在这种生活中习得的本能应该曾这么告诉过你们吧?卫兵真的是幕后黑手吗?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呢……诸如此类。好,那我就让你们瞧瞧证据!」

    只见穿着大衣的保镖从后面把两名出卖艾尔的卫兵和埃德弥带了过来,他们身上都绑着绳索。

    「嘿嘿……」

    卫兵垂着头,嘴角却浮现笑意。

    「虽然这两人被绳子绑着,但他们才是真正的卫兵,明了真正的正义之人!」

    两名卫兵往前一站,对着鸦雀无声的听众们先深深地弯下腰。

    「我要揭发我们自己的作为!在这里的埃德弥是我们藏匿的!一切都是为了将艾尔他们,以及你们南沼区的证言变成无稽之谈!」

    话音刚落,瞬间爆出了怒吼声。

    「肃静!诸位肃静!」

    毕格霍克喊了好几次,听众们才终于安静下来。

    (可恶……!)

    艾尔想要大喊他们在胡说八道。卫兵的演技既拙劣又虚假,只要仔细一看,任谁都能看穿他们是在撒谎。

    「人就是如此容易被自己想要相信的谎言蒙骗。」

    毕格霍克在艾尔耳边低声说道。那抓住艾尔脖子的粗胖手指大概能轻易扭断他的脖子。他刚才在艾尔想要出声的瞬间所使出的劲道,足以让艾尔沉默下来。

    卫兵的蹩脚戏还在继续,听众们的反应也在毕格霍克的预料之内。

    毕格霍克开始演讲,提到了南沼区的贫困、待遇之差、环境之恶劣,甚至连佐尔丹会成为暴风雨必经之地都说得像是卫兵和议会害的。一席话说完之后,毕格霍克再度开口说道:

    「这就是证据。还有人不信吗?还有人相信议会和卫兵是正义的吗?还有人怀疑我毕格霍克吗?」

    「毕格霍克先生!我们的领头人!」

    「很好!我们在此团结一心。至于我们今后该做什么,该如何改变……那就是我们应该舍弃忍耐和宽容!」

    埃德弥被迫跪在地上。

    「我在此宣布,这不是盗贼公会专门干的那种阴险阴谋!而是以正义之名实行的因果报应!是革命!」

    一把曲剑递到艾尔手上。

    「既然卫兵不制裁邪恶,就由我们来定罪!如果议会欺压我们,我们便再也不需要议会!」

    埃德弥用怯怯的眼神看着毕格霍克,再看向艾尔。

    「报仇吧,艾尔!对袭击你父母的恶徒挥下制裁之刃!把恶徒的首级丢进革命的火焰,以此点燃迎接新佐尔丹的创造之火!」

    「难、难道说,你是要我杀了埃德弥吗!」

    「没错,无论什么原因,他袭击你的父母是事实,诚如你当晚所看到的。」

    「可、可是!是你唆使他的吧!」

    「非也。我的确给了埃德弥药,也给了他斧头,还保护了逃走的他,但也就仅此而已。是埃德弥自己败给了『恶魔加护』的冲动,为了杀戮而攻击你的父母。你之所以差点一命呜呼,也是埃德弥自己想要你死。」

    他这么一说,原本看着艾尔求救的埃德弥便惭愧地垂下了眼眸。

    「就算我们不这么做,埃德弥也会一直折磨你。你被他打了那么多次,应该再清楚不过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

    「再者,埃德弥因为『恶魔加护』的缘故,拥有两个加护……杀了他,你的加护就能得到大幅成长喔。」

    加护发出阵阵刺痛。在他眼前的是敌人。

    那天晚上,拿着斧头的埃德弥是打算杀我的。既然他想要杀我,那被我杀了也不能有怨言。他可是敌人,杀死敌人根本不需要犹豫。

    艾尔的思绪之中混入了加护的冲动。反正自己不动手的话,埃德弥大概也会被其他人杀掉。那不如让有杀他理由的自己来动手更好不是吗?

    艾尔拔出曲剑,被埃德弥殴打时的痛楚复苏过来。他想起当时的憎恨,流泪的屈辱灼烧着内心。就在此时,曲剑的剑刃上映出艾尔的脸庞。

    「啊。」

    他的表情很害怕,全无战斗的冲动。

    「我决定了。」

    艾尔举起曲剑,果断地挥了下去,而毕格霍克的大脸露出笑容。接着,只见埃德弥身上的绳子飘然落下,于是埃德弥惊讶地抬头看向艾尔。

    「艾尔……」

    毕格霍克的笑容消失了。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艾尔,用平板的嗓音问道:

    「你是手滑了?还是犹豫了?」

    「都不是。我的剑不想砍埃德弥,我只会砍我想砍的东西。」

    「……我再问最后一次,你不打算改变主意吗?」

    「我决定好了,我的剑要和我跟埃德弥的敌人战斗。我是『武器大师』!绝对不会向自己的剑撒谎!」

    「是吗?那就启动下一个计划吧。」

    毕格霍克扬起了左手。

    拥有炼金术师加护的小个子男人从腰上的道具箱里拿出了斧头。

    「啊,呜……」

    见状,埃德弥胆怯地叫了一声。

    「埃德弥!」

    「没用的。我就告诉你『恶魔加护』的失控条件吧。服下那个药之后,天生加护的等级就会转换成『恶魔加护』。转换愈多天生加护的等级,加护的冲动就会愈小,所以服用者也会感受到猛烈的解放感。但是,如果『恶魔加护』高于天生加护的等级,就会产生强烈的上瘾症,到那时候,似乎还会引发中毒症状呢。」

    「埃德弥,振作一点!」

    「尤其是把天生加护的等级全都转换掉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作为药物原料的巨斧恶魔会造成服用者看到斧头就涌现杀戮的冲动,这就是最近一连串事件的真相。不过对我们来说,这倒是相当方便的特性就是了。」

    埃德弥撞飞了艾尔。

    虽然下面的听众听不到露台上的对话,但他们还是能察觉到异状。听众们不安地喧闹起来,注意着露台的动静。

    「艾尔,你是英雄,就算家人差点被杀害,你依然试图和犯人对话。然而,卑鄙的埃德弥却践踏了你的心意,以用斧头残杀这种暴行作为回答。此乃天理不容的行为。你是以身作则,亲自为我们示范与他们对话是徒劳之举。」

    毕格霍克滑稽地抖动着肩膀。

    「剧本差不多是这样吧,你觉得如何?如果有想更改的地方,我是可以采纳啦……不过最好快点喔,趁你还没被埃德弥杀掉的时候。」

    埃德弥扑向炼金术师手上的斧头。

    艾尔内心充满绝望,但他还是举起了剑。

    「咦?」

    但在下一瞬间,斧头被劈成两半,男炼金术师肩口流着血瘫倒在地。

    「『英雄莉特似乎觉得骗到了我们……让她这么想不就是最保险的吗?』是这样没错吧?说得很中肯,让你们这么想是最好的。」

    将艾尔抬到这里的大衣保镖手上握着铜剑。

    是他将钢铁制的斧头斩成两半,并砍倒了男炼金术师。

    「准备跳了,艾尔抓紧我!」

    穿着大衣的男子抱起埃德弥,对艾尔这么喊道,于是艾尔抱紧了他的脖子。

    「怎、怎么可能!韦伯利!你疯了吗!」

    被唤作韦伯利的保镖在兜帽下对毕格霍克勾唇一笑,随即抱着两个孩子跳下了位于三楼的露台。

    *    *    *

    变装大衣<Cloak of Disguise>、幻术、易容术等,能够改变外貌的魔法和魔法道具很多。为防变装,检查这类的魔法痕迹是常识。

    当然,毕格霍克很周密地使用侦测魔法来防范入侵者,并未懈怠。

    「只不过这其中有可乘之机。」

    通用技能:变装。

    服装、化妆、演技,很少有人会重视以这些技术进行的变装。只有蠢蛋才会把宝贵的技能点浪费在这种用魔法就能办到的事情上。

    正因为这样,我才有把握自己的变装绝不会被识破。

    我为此将调查工作交给莉特,自己去跟踪要变装的对象,观察他的行为举止。

    之所以把艾尔托付在卫兵的值勤所,也是为了找到试图接近他的卫兵。果不其然,那两个人和毕格霍克串通起来了。

    他们还将今天的计划全盘告诉变装后的我,所以我才会肯定自己可以安全地救出艾尔和埃德弥。

    「你、你是雷德先生吧?虽然长相不对!从、从这里跳下去没问题吗?」

    「杂耍技能专精:平缓着地。」

    我在落下途中不时踢着墙壁来减缓冲劲。

    平缓着地是触手可及的范围内有墙壁的话,就能利用它来减速着地的精通技能。这个也是只要有飞行魔法就能解决的问题,所以被艾瑞斯嫌弃到不行,但对于经常单独探路的我来说,这可是很方便的技能。

    我平安着地后,对着从露台探出身体、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毕格霍克轻轻挥了挥手,然后就这样抱着两人扬长而去。等到毕格霍克终于回过神来大叫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变得很遥远了。

    *    *    *

    「埃德弥,先把这个喝了吧。」

    我把装着药液的小瓶子递给双目无神的埃德弥。

    「有点苦喔。」

    埃德弥听话地喝下瓶子里的液体后,立刻瞪大了眼睛。

    「好、好难喝啊啊啊啊!」

    「抱歉,这药比较敏感,没办法加调味的东西。」

    「啊,咦,总觉得轻松了许多……」

    「这药能暂时降低技能等级,算是一种毒药吧,听说是野妖精用来暂时抑制加护冲动的药。看起来对『恶魔加护』也有效,真是太好了。」

    「野妖精的药?为什么你会有这种药!」

    艾尔和埃德弥都露出震惊的表情。

    「抑制加护的东西会触怒圣方教会,你们得替我保密啊。」

    我把食指抵在嘴唇上这么说道,他们两人便连连点头。

    尽管是在这种情况下,得知秘密时脸上还是难掩兴奋之情,少年真是一种坚强的生物呢。

    「话说,莉特是告诉我到这里就行了。」

    交给莉特的调查工作在这几天一口气有不少进展。她似乎找到了一名优秀的帮手,毕格霍克监禁埃德弥一事,他企图利用埃德弥和艾尔谋划什么,以及他的最终目的,全部都调查得一清二楚。

    确实是非常优秀的帮手。听说对方是流浪的冒险者……

    「好像是佩戴着红色剑鞘的剑吧。」

    南沼区的居民几乎都聚集在毕格霍克的宅邸,所以这一带很安静。

    要说声音的话,也就只有远处被丢在家里的婴儿哭声了。

    「选在这里等我们,看来是个隐形高手啊。」

    完全察觉不到气息。我警戒地环视四周,在看向右侧的破烂房屋时,一个人影从阴影处出现了。那是一名肌肤微黑,看起来人很好的青年。

    他的腰间佩戴着有异国装饰的长剑,剑鞘是红色的。

    「你就是雷德吧?」

    「所以你是莉特说的帮手吗?名字我记得是毕伊。」

    青年脸上浮现爽朗的笑容。

    不过,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不可轻忽的锋芒。

    「没错,我是毕伊。我在附近布下了幻化成艾尔和埃德弥模样的精灵,应该能争取一点时间。」

    「本事不错嘛,那接下来就照计划进行。」

    「你们在说什么啊?」

    艾尔听不懂我和毕伊的对话,一脸不安地问道。

    「我们在讨论要怎么干掉毕格霍克。」

    我这么说完,艾尔便吃惊地睁圆双眼。

    「很抱歉撇下了你们,照理说这件事该向你们解释清楚的。」

    艾尔和埃德弥有重要的任务。不,就算说毕格霍克要由他们打倒也不为过吧。就在这时候——

    「雷德。」

    毕伊简短但严厉地发出警告。

    「我知道。十一个人啊?」

    朝这里接近的气息是十一人,其中九人拥有隐匿技能,大概是追踪恶魔。跟莉特交手的就是他们吧。

    「我负责一半。」

    毕伊拔出剑。只见他左手持剑,沉下腰,把没拿剑的右手伸向前方。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架势,但可以感觉到其中的技术,不是单纯依赖技能而已,看来他应该很可靠……不过——

    「这里由我来防守。毕伊你带艾尔他们去说好的地点。」

    「我是无所谓,但没问题吗?对方的战力可还是未知数啊。」

    「毕竟只是拖住敌人的脚步罢了,不用担心。」

    「……说得也是,那就拜托了。我会负起责任把他们送到目的地。」

    「麻烦你了。」

    听到我的这番话,艾尔担忧地看了过来。

    「雷德先生?」

    「这边的毕伊会跟你们解释该怎么做的。」

    「没、没问题吗?不是说有敌人来了?」

    「嗯,绝对没问题,胜利是属于我们的。好了,快走吧。」

    我向毕伊使了个眼色,他便牵起了两个孩子的手。

    「雷、雷德先生!下次要再教我剑术喔!」

    「好,我们说定了。」

    毕伊带着他们两人离开了这里。

    然而,敌人的气息却朝我直冲而来。

    「果然啊。」

    铠甲的装饰造成左边稍微重了点,因此脚步声大小不均,有些紊乱。我认得这个脚步声的节奏。

    不到一分钟,十一个人影便现身了。

    「嗨,亚尔贝。」

    「给我加上敬称啊,你这个D级。」

    亚尔贝举着剑锋圆润的处刑人之剑,朝我射来锐利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