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平稳的生活(慢生活)
    佐尔丹议会场的一室。

    冒险者公会的干部与特涅德市长齐聚在这里。

    最后一头逃走的追踪恶魔终于也遭到击毙,轰动整个佐尔丹的恶魔加护事件这下可算是落幕了。

    击毙恶魔的是毕伊,由于他尚未加入冒险者公会,目前还是来历不明的神秘剑士。今天的议题正与他有关。

    「首先,根据本人的陈述,他是一名周游各地的贵族。但他在家中是四男,并没有家族的继承权。」

    「茂德斯塔家?是弗兰伯格王国的贵族吗?可是那个国家不是在对抗魔王军中灭亡了吗?」

    「即使国家灭亡,也不代表贵族门第会就此消失吧?茂德斯塔家的正室夫人是维罗尼亚王国的贵族千金,他们现在似乎寄居在那边的领地。」

    「原来如此。顺道问一下,这个消息的来源是?」

    「听毕伊本人说的。」

    「这可信度有多少啊?」

    「不过,这些背景根本无所谓吧?说得极端一点,就算毕伊是从哪里逃亡过来的杀人犯也不是什么问题。」

    特涅德如此表示。

    冒险者公会的干部中有人皱起眉头,但没有人反驳。

    「破例认可毕伊为C级冒险者,让他组成队伍,讨伐破坏南边渔场的剑鲨之后就认可他的冒险者队伍为B级,届时整个佐尔丹都会成为他的后盾。诸位没有异议吧?」

    虽然他们探听过莉特的复出意愿,但她终究没有同意,毫无交涉的余地。

    尽管如此,总不能把年迈的前市长「大魔导士」米丝托慕大师请回来当冒险者,而卫兵队长摩恩也忙著为恶魔加护的问题收拾善后。

    因此,只能让毕伊取代亚尔贝成为B级冒险者。

    预计在特涅德之后继任市长的冒险者公会干部葛朗是个不太可靠的人,所以特涅德决心要在任期内巩固佐尔丹的基础。米丝托慕大师是优秀的魔法师,但作为市长的能力连平庸都称不上。

    市长亲自出马摆平事端是下下策。若总是如此,米丝托慕大师引退后又该如何?

    特涅德认为,市长的职责是建立一套完整的体系,即使自己不在也能够圆满地解决问题。

    「那就按原定计画执行?」

    「嗯,对付区区剑鲨绝无失败的可能,等他回来便尽快将他升上B级。这次为事件的牺牲者举行追悼仪式的同时,我也打算向市民公布新英雄的诞生。」

    到头来,这场会议只不过是要确认一开始就已经定下来的计画罢了。

    如果B级冒险者毕伊打算一直留在佐尔丹,或许有朝一日会登上市长的大位。

    他是今后要带领佐尔丹的青年英雄。

    *    *    *

    佐尔丹周边是一片辽阔的草原。

    在这个季节,北区的农民为了筹措冬季的家畜饲料,会走出佐尔丹那只有两公尺左右高的城墙——应该说是石砌墙,来到外面的草原割草。而平民区几个想要饲料的居民也会跟著来。

    D级以下的冒险者会以打工的身分帮忙。虽然频率不高,但魔物若是出现就需要有人驱除,所以大家对于打工的冒险者是来者不拒。

    这份工作的报酬很少,不过可以从农民那里分到蔬菜和面粉等食材,贫穷的冒险者及兼职冒险者都很喜欢接这样的工作。

    尽管采集药草更有赚头,但做这个工作时周遭有同伴在,即使受重伤也能立刻送回城里。

    几乎不用赌上性命就能完成工作是很重要的一点。收割起来的草会堆放在北区仓库内晾乾,到冬天再以适当的价格出售。

    「冬天差不多要来了啊。」

    天空一片晴朗,气温略带寒意。

    我在平常穿的衬衫上套上一件大衣。

    我正走在回店里的路上,左手插在口袋里,右手抱著一个包袱,里面装的是用药跟农户换来的大量马铃薯和起司,还有他们额外送的栗子。

    「和洛嘉维亚比起来,现在还算暖和了啦。」

    莉特嘴上这么说,却将手插进我大衣的口袋里。

    她紧握住我的左手,想藉此温暖自己有些冰凉的手。

    「你不是说还很暖和吗?」

    「毕竟冬天就是冬天嘛。」

    或许是有点害羞,莉特稍微拉起脖子上的方巾遮住嘴巴。

    我用力回握住她的手,便从方巾的缝隙发现她在窃笑。那副模样不禁让人觉得很可爱,连我也跟著窃笑起来。

    「啊,你在偷笑喔。」

    结果被莉特调侃了。

    真是不讲理。我们回到店里的时候还是上午,现在吃午餐还太早了。

    莉特从具备异空间收纳功能的道具箱里,拿出三罐同样是用药跟农民换来的十公升牛奶。

    别人可能会疑惑我干么不把带著的马铃薯也放进道具箱里,其实是因为道具箱明明能辨识装在罐子里的牛奶,却辨识不出放在袋子里的马铃薯,把马铃薯和袋子分别放进不同的异空间里。

    想拿出来的话,必须分别进行想像,把马铃薯和起司一个一个拿出来才行。

    所以,放进去的时候一定要分别记忆住每个蔬菜的形象。这是相当复杂的作业过程,要装在袋子里带著走的话,直接用手拿更方便。

    「牛奶不快点用完会变质耶。」

    「要不要拿一罐去市集交换其他食材?」

    「也对,那就走一趟市集吧。」

    「我也可以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啊。」

    这时候,如果在场有其他人可能会这么想:你们两个都出去的话,谁来顾店……可是秋天都要过去了,会想要两人一起上街走走也是人之常情嘛!

    这番话要是被冈兹听到了,大概会捧腹大笑吧。

    不过,现在这里只有我和莉特而已。

    所以我们会尽情享受这种不合理的生活(慢生活)。

    我拿起一袋克蒙铜币,再次和莉特一起出门。

    *    *    *

    到了市集,佐尔丹夏日的倦怠气息早已一散而空,老板们穿著稍微厚一点的衣服,正扯开嗓子叫卖自家的商品。

    「好了,要交换什么呢?」

    阿瓦隆大陆的市集也会用货币交易,但以物易物还是很常见。

    价值低的克蒙铜币相当于〇·〇一佩利,会用来当作以物易物的辅助货币,有些农村只有克蒙铜币在市面流通,而不是佩利银币。

    之前在纽曼的诊疗所里,也有老婆婆用肉和克蒙铜币支付诊疗费,这种情况在这块大陆屡见不鲜。

    据说暗黑大陆正在慢慢发展为货币经济。那边的铜币也是小拇指尖的大小,不同于会混杂私造铜币的克蒙铜币,好像会使用上面有确实刻印东西的货币。

    尚未开战时,阿瓦隆大陆上也有国家以品质高且价值稳定为由,进口暗黑大陆的硬币作为该国的货币。

    要前往暗黑大陆的话,去那些国家兑换货币就行了吧。

    牛奶在佐尔丹较为昂贵。

    因为乳牛适合饲养在更凉快一点的环境。相较于中央,这里应该贵上两成吧。

    一般来说,十公升值5佩利左右,但在佐尔丹就要价6佩利。

    6佩利相当于六天的生活费。所以我应该不会在一家店里换完,而是逐一跟不同店家交换吧。

    还是说,要不要买点平时不会买的高价食材呢?

    尽管佐尔丹的牛奶贵了些,但牛肉就比较便宜。

    农民也说过,这里的环境很适合开肉牛畜牧场。

    不过,牛肉的价格也只比中央便宜不到一成,大致上就是中央的九五折,一公斤4·5佩利左右,总觉得不太能接受。

    「差不多是吃火锅的季节了吧?」

    「火锅吗?那买点香肠做蔬菜炖肉锅吧。」

    「不能直接把牛肉放进去煮吗?我可是很喜欢炖肉的!」

    「也可以啊。好,那就吃牛肉火锅吧。蔬菜就选洋葱、白菜、芜菁和韭葱好了。前菜吃腌泡鱼肉,吃火锅的时候配炸鸡块,火锅吃完后用汤底煮面作收尾,甜点就吃水果优格。」

    「哇!真是丰盛呢!但没问题吗?今天不是什么节日耶。」

    听我说完,莉特双眼绽出光采,却又微微倾头这么问道。

    而我笑了笑蒙混过去。

    其实是因为听到莉特主动说想吃什么,我一时高兴就不小心亢奋了起来。但这太羞耻了,我实在说不出口。

    *    *    *

    「做好啰~」

    「耶!」

    我把火锅端到客厅桌面的底座上。

    然后将一块点燃的小木炭放进底座里。

    尽管火力不大,但经过充分加热的火锅在接触到木炭的热度后,发出了咕嘟咕嘟的声响。

    「那就开动吧。」

    「好。」

    腌泡鱼肉在等待火锅煮好的期间都快被清光了。

    明明只是前菜而已,我担心会不会吃得有点多,不过火锅上桌后,这似乎是我多虑了。我和莉特动汤匙的速度从未慢下来过。

    我们一边开心地聊天,一边进攻著火锅。

    「这个鸡肉丸好好吃唷。」

    「对啊,肉铺大叔强烈推荐我买的。他说与其找零,不如用来买这些鸡肉丸更好。这吃起来确实很搭,必须感谢那间肉铺才行呢。」

    吃完火锅,我把面条加进去炖煮。

    食材的味道完全释放到汤底中,用来煮汤面别有一番风味。

    餐后甜点是加了葡萄和切片香蕉的优格。

    喜欢甜食的莉特吃得很开心,看著她的模样,我都有点想问:「我的这份要不要也给你?」

    不过,属于我的那一份我还是会吃掉,毕竟我也爱甜食嘛。

    「我吃饱了!」

    等彼此都吃完后,莉特泛起满足的笑容。光是看到她的笑容,我就打从心底觉得今天做这么丰盛的一餐真是太好了。

    *    *    *

    来到下午,我们开始认真做店里的工作。

    莉特负责顾店,我则负责在工作室调合药品。今天是用灰色海星草做解毒药。

    恶魔加护的生产据点已经没了,但无法断定当局揭发了剩余的所有禁药。而且接下来还有药物的戒断症状要治疗。

    因此,我们也必须准备能够减轻戒断症状的药物。

    「是不是应该乾脆开始量产解毒药水啊?」

    从魔法的角度来看,药物中毒被视为中毒效果。

    虽然解毒药水无法治疗精神上的成瘾症,但对肉体上的中毒症状是立即见效。

    只不过解毒药水的缺点在于非常昂贵,一瓶就要300佩利,只有富裕的冒险者、商人和贵族才买得起。

    「要是用药草煎煮而成的解毒剂有效就好了。」

    然而,我能做的药草解毒剂只能稍微缓和症状而已。

    解毒药水是封入魔法所制成的魔法药水,不会魔法的我是做不出来的。

    用增量药水把一瓶变成五瓶再低价出售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但我需要一个值得信赖且口风紧,而且有权让药水流通的帮手。」

    我在佐尔丹认识的大多是平民区的人。

    靠我的人脉是办不到的。

    「嗯,感觉不太行,还是放弃吧。」

    应该不至于没有解毒药水就会出人命吧。

    要说有问题的话,那就是对恶魔加护出手这种亵渎神明的行为受到圣方教会高度关注,平时会对毒品成瘾者进行隔离治疗的教会这次并没有采取积极行动。

    若要医治苦于戒断症状折磨的患者,必须找到能够照顾病患直到毒素澈底清除的合作伙伴。虽然佐尔丹有几间诊疗所,但不具备足以提供住院治疗的收容能力。那些诊疗所终究是以治疗上门的患者为主,要住院也仅限短期,不然就是回家疗养。

    「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我能够处理的问题啊。」

    我反覆思考许久,依然得不出一个结论。

    我还是以药师的身分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尽力而为吧。

    *    *    *

    傍晚,药品大致调合完成,我到店里看看情况,便发现莉特正笑著接待客人。

    药店的生意似乎相当兴隆。

    「受到南沼区暴动骚乱的影响,预先备好以防万一的药品……比如止血剂之类的都卖得相当好喔。还有卫兵们买了很多治疗宿醉的药,治愈药水也卖掉了一些呢。」

    店里出售的治愈药水是委托平民区的冒险者们帮忙制作的;包含待命时间在内,打工费是13佩利。

    对新手冒险者来说,虽然工时很长,但这个委托只要会用魔法就能赚到钱,所以他们也很乐意接这个工作。

    「噢,好惊人啊,这是史上最高的营业额了吧?」

    「我想应该是数一数二的了,再说我们可是下午才开门耶。而且每家诊疗所的药好像都不够了,我想他们很快就会来下订单。」

    莉特把记录著今日营业额的纸张递给我。

    我接过来粗略浏览了一遍,确实是很惊人的营业额。

    「既然这样,为了明天著想,还是多调点药比较好,今天就再努力一会儿吧。」

    「店里应该也要开到没客人为止比较好。」

    「今天要加一下班了,能麻烦你多担待些吗?」

    「没问题!平时不会来我们店里买药的客人好像都跑过来了,我会让他们知道雷德&莉特药草店的药品质有多好。」

    如果问:「你的药品质很好吗?」这的确会让我有点苦恼,不过我有自信店里没有调合失败的药,也从来没有接过顾客投诉。

    相较于以中级调合技能调制的药,还有能够使用魔法的加护持有者所制作出来的魔法药水,店里药品的价值当然远远比不上,但不是所有客人都会用那种高级品。

    「请给我这个感冒药!」

    一名娇小的半妖精少女递出十枚克蒙铜币,朝气十足地说道。

    那是用生姜制成的药,可以促进身体新陈代谢,只是不如用技能做出的药那样能够立即见效……但还是有人需要这种药。

    「小心不要弄丢了喔。」

    莉特露出微笑,把装著药的袋子递给她。

    「非常谢谢!我妈妈得了感冒,看起来很难受!」

    「你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少女弯腰鞠躬后,踏著轻快的脚步离开了药店。

    *    *    *

    我叫做媞瑟,是一名杀手,但现在应该算是飞空艇的驾驶员。

    我和勇者大人现在正开著沉眠在沙漠遗迹的前代魔王所遗留下来的飞空艇,往佐尔丹的方向前进。勇者大人在寻找一名从恶魔那里打听到的「炼金术师」,对方能够制作一种名为恶魔加护的药。

    制作出那种药的「炼金术师」确实就在恶魔传播药物的佐尔丹。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佐尔丹的灯火了。

    夜色低垂,我将飞空艇降落在远离官道的森林附近准备休息。

    「明天就能抵达了。」

    我摊开地图在为勇者大人说明航线。

    「这样啊。」

    勇者大人静静地听我一边用手指比划地图一边说明。

    她偶尔会看向我并微微抽动脸颊,吓得我以为自己触怒她了。忧忧先生用前足拍拍我的肩膀为我打气,告诉我不用怕。

    嗯,我会加油的。

    噫!勇者大人的脸颊又在抽动!她目不转睛地盯著我看!

    没事,平常心、平常心……

    「明天在这里降落。」

    勇者大人指著地图。

    那是距离佐尔丹需要步行一天才能抵达的高山附近。

    「在这里降落吗?从这里走到佐尔丹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喔。」

    「飞空艇太过显眼了。我想在佐尔丹隐瞒勇者的身分,你也要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旅人。」

    咦咦咦咦咦?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不,把飞空艇停得远一点是没关系啦,从那里走过去也没有问题啦!

    但勇者大人要装扮成普通人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毕竟,我光是走在她旁边就冷汗直流了啊!后背都湿成一片了!每天晚上都得洗内衣耶!

    像这种总是散发出「我可是无敌强者」气场的人,除了勇者就只有魔王了啊!虽然我也没见过魔王就是了。

    「我明白了,不过恕我冒昧,勇者大人应该不太了解旅人吧?」

    「你说得没错。我一直都是作为勇者而活,所以我没办法顺利伪装成旅人的话,希望你能帮忙。」

    不是吧……

    「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胜任勇者大人的向导,我只是一介卑微的杀手而已。」

    「没关系,你刚才就有提醒我对旅人不够了解。」

    竟然是因为这样而受到赞赏啊……这种事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吧……

    但一直反驳她感觉会很可怕,只能放弃挣扎了吧。尽量达成雇主的要求也是杀手的工作。

    我接受过混入群众的训练,藉这个经验让勇者大人……好像不太可能。但是,我说不出口。总之先点头答应的话,就能平安活过今天。

    在困境中生存下来也是杀手的一大本事。

    「那么,明天的计画就讨论到这里。你可以去休息了,我来守夜。」

    说完,勇者大人往甲板走去。

    我叫做媞瑟,既是杀手也是飞空艇的驾驶员,不过现在是协助勇者大人假扮成旅人的帮手。我之前只是一名杀手的时候,根本无法预料到会有这种发展。

    我是说真的。

    深夜,我独自在搓洗被冷汗浸透的内衣时,察觉到勇者大人好像在到处走动,于是竖起耳朵仔细一听。

    「……不在。」

    我听到她失望地这么说著。说什么不在,飞空艇上只有我们两个而已,当然不可能有其他人在啊。她在做什么呢?

    忧忧先生也歪起脑袋,一副「谁晓得呢?」的模样。

    *    *    *

    佐尔丹的气候有点像亚热带,但风从与东方接壤的大山脉——世界尽头之壁吹下来时,体感上还是相当冷。

    我和莉特正在作早上开店的准备。

    风从窗户吹进来,莉特便打了个冷颤。

    「把窗户关上吧,今天很冷呢。」

    「嗯,还是关上吧。」

    尽管莉特是在北方国度的洛嘉维亚长大的,不过佐尔丹的冬天似乎还是很有冬天的寒意。

    我关上木窗,在变暗的室内点燃油灯。油灯黯淡的光芒和些许灯油燃烧的气味在店内飘荡。

    「那么,今天一整天也加油吧。」

    「好~」

    和莉特击掌后,我把店外的牌子换成「营业中」。

    当我打算回店里时,又一阵风「咻」地吹来。

    「好冷啊。不过,在冷天中踏进家里就会感到很幸福呢。」

    在过去的旅途中,我必须用斗篷抵御从没有树木挡风的荒野上呼啸狂吹的寒风,不停地走下去。身上的铠甲冰冻刺骨,手指和耳朵等身体末梢都彷佛灼烧一般发痛。即便在这种环境下,饥饿的魔物依然远远围住我们这些稀有猎物,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抓到些微破绽便毫不留情地袭击过来。

    现在和那些日复一日的生活不同了。

    外面冷的话就回到温暖的家里,莉特会用双手包覆住我冰冷的手。

    「耶嘿嘿。」

    反而是包住我的手的莉特羞涩地笑了。我知道自己也微微红了脸,便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真是幸福的每一天啊。

    但事实上,正是这样的日常生活降低了我和莉特的危机意识。

    「喂喂喂,让我进去取暖一会儿吧……!」

    半妖精木匠冈兹这么说著便闯了进来,而我们一时半刻都没反应过来。冈兹看到手牵手互相凝视的我和莉特两人,他有一瞬间露出吃惊的神色,接著就勾起嘴角贼贼地笑了笑。

    我们连忙放开手,莉特红著脸丢下一句:「我去整理储藏库!」就躲进里面。

    「抱歉、抱歉,打扰到你们了。不过,外面的牌子挂的是营业中啊。」

    「嗯,是在营业没错……」

    「干么啦,有必要那么害羞吗?你们两个在交往的事早就传遍整个平民区了,平时都卿卿我我地黏在一起,现在才害羞不嫌晚吗?」

    「咦?我们有那么亲热吗?」

    「啥?」

    冈兹瞪大双眼,像是不敢相信我怎么会这么说。随后,他大叹了一口气。

    「不是啊,大家都说你们是佐尔丹首屈一指的笨蛋情侣耶。」

    竟然被大家说成笨蛋情侣。

    是这样吗?我觉得自己够克制的了,不然其实还想再跟莉特多黏一会儿。

    「算了,不提这个了。你今天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啊,你开店的时候不是曾说过随时都可以过来喝茶吗?我想喝热呼呼的茶。」

    「明白啦,我马上就去泡,麻烦你顾一下店。」

    「好,包在我身上。」

    看到冈兹穿著木匠的工作服站在柜台,还没什么意义地挽起袖子,我露出苦笑走向厨房。

    用熟练的手法泡好茶后,我将三个冒著热气的杯子放到托盘上端回店里。似乎没有客人上门。

    莉特大概也冷静下来了,她早我一步回来坐在柜台里。

    「噗哈!活过来了。」

    「喂喂喂,你等一下才要开工吧?」

    「我的工作都是在户外啊,这种季节真令人难受。」

    「炎热的夏天更令人难受吧?」

    「也是啦,但冬天有冬天的痛苦之处啊!这是不同类型的难受!」

    听到冈兹这样辩驳,我和莉特都笑了。不过,我同意他的主张,冬天和夏天都很令人难受。

    「尤其是指尖啊。」

    冈兹摩擦著不像木匠会有的细白手指。听说他以前曾因为失误而折断手指,但妖精的强韧生命力让他不借助魔法药水也修复了骨折,而且没留下任何痕迹。

    然而,我更喜欢莉特那双带有剑茧,并在修练中和战斗中留下隐约伤疤的手。那就像是在看著她一路走来的人生轨迹,让我怜爱不已。

    「喂,说得好好的,你干么握住她的手啊?」

    「啊,一不小心就……」

    冈兹用更加傻眼的表情耸了耸肩。

    莉特拉起方巾遮住窃笑的嘴巴掩饰害羞,看起来更可爱了。

    「好好好,别晒恩爱了。再继续待下去我都要吐出砂糖了。我差不多该闪了。」

    「嗯,别受伤了啊。」

    「知道啦。」

    冈兹一口气喝乾剩下的茶,戴上手套重回冷天之中。

    「冈兹好像很冷的样子。」

    「这种天气还要在外面工作,真是辛苦他了。」

    我们一边喝著茶,一边事不关己地对大冷天还要盖房子的冈兹萌生敬意。

    然而,寒冬并非全然没有对「莉特&雷德药草店」造成影响。

    *    *    *

    「都没有客人。」

    没有任何人来。

    我在柜台托腮发著呆,等时间过去。

    「咖啡泡好了,休息一下吧。」

    耳边传来莉特的声音。的确,总不可能突然就忙碌起来吧。

    我垂下肩膀,朝莉特走过去。

    她见状露出了苦笑。

    「只不过是一天没客人而已,你不要这么沮丧啦。」

    但是,昨天明明创下了史上最高的营业额,我还调配一大堆药,斗志高昂地准备迎接忙碌的第二天,却没想到今天竟然门可罗雀。

    「既然卖出很多药,代表手上有药的客人也一样多呀,所以这就像海浪一样有高有低嘛。」

    「或许是这样没错啦。」

    平时很多人会在工作前买来吃的营养饼乾,今天还放在篮子里,一块都没卖出去。

    营养饼乾本来就是以保久食品的配方为基础制作而成的,不至于放一天就要丢掉,但看著辛苦做出来的东西就这样剩下来,我还是觉得很难过。

    「我还以为中午会回暖一点耶。」

    莉特稍微打开窗户,冷风就吹进了店里。

    「这么冷的天气,佐尔丹人是不会想外出走动的。」

    佐尔丹人的座右铭之一就是「明天再做也无妨」。无论热天、冷天还是下雨天,只要天气不好,他们就只会做完最低限度的工作,能多轻松就多轻松。

    不过,我现在也已经习惯了佐尔丹的生活,所以不讨厌这种思维就是了。

    「但这样的话,接下来会变得愈来愈冷,感觉整个冬天都没什么生意可做。」

    我叹了口气,而莉特则安慰似的摸摸我的头。

    被喜欢的人摸头是很舒服的事情,沮丧的心情也舒缓了下来。

    「要是有那种就是天冷才想买的药就好了。」

    「是有能够赋予寒气抗性的魔法药水,但一瓶就高达500佩利,而且持续时间只有一分钟左右,派不上用场。」

    明明有魔法药水能够抵抗瞬间取人性命的极寒魔法,却没有能够让人撑过寒冬的魔法药水。

    原因在于魔法很难长时间维持。

    利用调合技能做出来的药之中,也有能够升高体温的「内火药丸(Inner Fire Tablet)」,以及降低知觉能力的「迟钝灵药」等长效型药物。不过这些都是

    「真伤脑筋啊。」

    莉特原本用单手抚摸我的头,现在则伸出左臂揽过我的头,进一步变成从后脑杓抚摸到脖子的动作,然后苦思著有没有什么好点子。

    「如果能用通用技能做出洛嘉维亚的怀炉就好了。」

    「唔。」

    怀炉吗?我完全忘记有这东西了。

    所谓的洛嘉维亚的怀炉,是在洛嘉维亚公国诞生的道具。

    铁粉、食盐水、洛嘉维亚杉木炭粉和面包屑。用「中级炼金术」将这些材料调合起来,再放进袋子里就能发热。

    这个道具是洛嘉维亚公国的国家机密,本来只会分配给士兵。直到五十年前发生哥布林王动乱之际,顾及周遭国家安危才公布了制作方法。洛嘉维亚位于寒冷的北方,能够暖和士兵身体的怀炉想必也影响到士气和续战力。

    怀炉目前在大陆北部有一定程度的流通。只不过,尽管材料既便宜又容易取得,但也没有到人人都在使用的地步。

    最大的原因就是怀炉一调合完成就会开始发热。因此,怀炉必须在做好后立刻交给使用者,而需要用到「中级炼金术」的怀炉很难提供给旅人使用。

    「不过,怀炉很适合早上在药店卖。」

    看到我认真地考虑起来,莉特一脸疑惑。

    「但需要用到『中级炼金术』吧?我在洛嘉维亚也只是听店家提过而已。」

    「哼哼哼……其实呢,我在旅途中发现了其他配方。」

    「这在以前可是洛嘉维亚的国家机密耶。」

    莉特露出傻眼的表情,使劲揉乱我的头发。

    即使是「炼金术师」,也很少有人会去调查技能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因为除了技能之外,还必须具备纯粹的知识,而那种知识不易获得。我在寻找方法减弱露缇的加护冲动的过程中,钜细靡遗地学习过技能发挥作用的原理,这些知识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都非常受用。

    不过,最关键的减弱「勇者」加护冲动的方法我并没有找到就是了,毕竟是如此强力且具备一切抗性的加护。

    「在洛嘉维亚的怀炉中,『中级炼金术』起作用的对象似乎是铁粉和木炭。其余材料用『初级炼金术』或者不用技能都没关系。我想应该是利用铁粉生锈时所产生的热度来加温的吧,其他材料都是用来促进铁粉生锈。」

    洛嘉维亚公国是由优质薪柴支撑起来的制铁大国,之所以会发明出怀炉的配方,也是因为那里有对铁非常了解的「炼金术师」。

    「也就是说,只要能让铁粉快速生锈就行了。那么,用食锈菇精华应该更有效率。改成铁粉、兑水稀释的食锈菇精华和面包屑的话,即使是通用技能也做得出来。」

    发现这个配方后,在严寒地带的旅行变得相当轻松。

    「我对炼金术的技能一点也不了解,但这个是很惊人的发现吧……」

    过去我在队伍里公布这个发现时,大家的反应都很平淡。因为所有人的身体都很强健,更重要的是,在整个队伍的认知中,能用于战斗的道具才是最优先的。这也没办法,毕竟我们的旅程是以打倒魔王为目的,反正那个队伍不管面临什么环境都有办法挺下来熬过难关。

    所以,我很高兴能够得到莉特的称赞。

    「所以……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呃,就像你之前说过的,卖这个会不会跟增量药水一样打乱市场?」

    莉特抱住我,额头凑了过来,然后笑了笑。

    「放心吧,这次终于可以让大家知道雷德有多厉害了。」

    「太好了。」

    「因为……我的雷德真的很厉害。」

    莉特的脸庞就近在眼前,她如此说著,开心地露出皓齿一笑。

    她这次没有用方巾遮住嘴巴,而是坦率地表达出内心的喜悦。

    「这都是因为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啊。」

    我也紧紧回抱住莉特,向她这么答道。

    *    *    *

    我从铁匠莫格利姆那里拿了一些铁粉,调合出怀炉的样品后,把店里的事情交给莉特处理,独自前往冈兹工作的地点。

    「嗨,冈兹。」

    「喔,是雷德啊。真难得你会来我工作的地方耶。」

    他今天似乎是在为平民区的衣服店建造新的仓库。

    柱子都搭建好了,正在著手盖墙。

    大概是受到冬季严寒的强烈影响,半妖精那又长又尖的耳朵变得红通通的。尽管他脖子上戴著羊毛围脖,但整体穿著都比较薄,可能是怕行动起来不方便吧。

    「今天好冷啊。」

    冈兹脱下皮革工业手套,把手贴在耳朵上取暖。

    他的鼻头也变红了,看起来很难受。

    「冈兹,我今天带了试用品过来喔。」

    「试用品?」

    「对,叫做怀炉,天气冷的时候可以用。」

    我一边说著,一边从包包拿出装在袋子里的怀炉递给他。

    「噢!这个好暖和啊。」

    冈兹一脸舒服地把怀炉贴在手指和耳朵上取暖。

    「我下次打算卖看看这个。它的发热时间大致可以持续十五小时左右。」

    「真的假的?这我一定买啊!」

    冈兹一副要据为己有似的用双手握紧怀炉,我见状不禁轻笑出声。

    「什么东西这么稀奇?」

    坦塔的父亲米德和其他木匠也停下手边的工作凑了过来。

    「我做了好几个,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份。」

    我将怀炉一个一个递给木匠们。

    「哦?好温暖耶。」

    「正好我超怕冷的。」

    「这东西真不错。」

    大家的反应都很好,我仔细叮嘱他们小心使用,避免烫伤。

    「再来就是,怀炉的效果能持续到傍晚之后,如果你们喜欢的话,麻烦你们下班去酒馆的时候帮我宣传一下。」

    「可是用买的应该很贵吧?」

    其中一名半兽人木匠开玩笑地说道,而我则得意地笑著回应:

    「其实只要一枚四分之一佩利银币,还能找回五枚铜币呢。」

    「两杯威士忌就能买到吗!那当作是花了威士忌酒钱来取暖就行了吧!」

    「但反正你还是要喝吧?可别喝醉了在工作时受伤啊。」

    「到时候再拜托你准备厉害的药啦。」

    「要是因为那种白痴理由受伤,我可是会暴涨药费一波逼你付的啊。」

    工匠们放声大笑。

    身体一旦暖和起来,内心也会跟著暖洋洋的。重回工作岗位的木匠们都带著舒畅的表情。

    除此之外,我也把怀炉分给家具工匠史托姆桑达、佐尔丹运输的职员们、忙著外出诊疗的医生纽曼和护理师艾蕾诺雅,还有在炉边修理锅子的矮人格力海达尔,以及拉著货摊的半妖精欧帕菈菈等。

    接著,我也去了一趟铁匠莫格利姆那里,当作是他送我铁粉的谢礼,顺道商量今后关于铁粉的收购事宜。莫格利姆对此只觉得有趣,倒是他那位负责顾店的妻子敏可非常热衷。

    每个人都是爱炫耀的平民区居民,一定会在朋友们面前卖弄一番吧。

    「这样就不用担心宣传问题了。」

    发完怀炉后,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天色已经暗了。

    花的时间比预期中还要多啊。

    我本来还觉得佐尔丹的冬天较短,可能不太需要怀炉;没想到大家看起来都非常感兴趣。我高兴归高兴,但不管走到哪里都要面对各种关于怀炉的问题,还有人要预订明天的怀炉,结果就拖到这个时间了。

    「唔……冷死了。」

    走在林间小路上,寒冷的夜风吹得我不禁这么嘀咕道。

    抬头望向冬季的夜空,只见月亮随著太阳西沉而一点一滴越发明亮,还有数颗星星迫不及待地闪耀了起来。

    我呼出的白气在残留夕阳余晖的空中消散。

    「雷德。」

    有人呼喊我的名字,那开朗清脆的悦耳嗓音我非常熟悉。

    我收回望著天空的视线,就看到莉特正挥著手。

    「莉特,你怎么来了?」

    「我想说你差不多该回来了,所以来迎接你呀。」

    莉特这么说道,羞涩地笑了笑。

    也许是天冷的缘故吧,她的脸颊微微泛红。

    我以为花的时间比预计中还要多,但莉特似乎早料到我会拖这么久。看来还是莉特更了解这方面的事情。

    「唔!」

    莉特看著我的脸,露出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表情。

    接著,她脱掉手套。

    「嘿!」

    她将双手放在我的脸上。

    在手套中保暖的双手碰到冻僵的肌肤后,有一种慢慢化开的感觉,相当舒服。

    「你的脸变红了耶。怎么样?暖和吗?」

    「好暖和……谢谢你。」

    莉特的手固然温暖,但我心中同样暖呼呼的,可能是因为心跳变得有点快吧。

    「啊!」

    当我还沉浸在莉特双手的温暖中,就听到她小小惊叫了一声。

    「雷德,你看天空!」

    「嗯?」

    莉特望著天空,看起来很开心的模样。

    我也再次抬头望向夜空……只见星星闪耀的夜空中,纯白细雪轻轻飘落了下来。一直觉得天气很冷,但没想到竟然还下雪了。

    「真难得佐尔丹会下雪耶。不知道是不是风从世界尽头之壁带过来的。」

    「我来到佐尔丹之后还是第一次看到雪呢。本来在洛嘉维亚那边已经看腻了,不过这样一看就觉得好美呀!」

    「是啊。佐尔丹应该不会有积雪的情形,看来可以悠闲地观赏下雪的景致。」

    莉特的故乡洛嘉维亚公国位于北方,冬天来临就会变成被雪覆盖的一片银白世界。在佐尔丹虽然看不到白色积雪,但不晓得眼前漫天飞舞的雪花有没有让莉特忆起洛嘉维亚的冬季景色?

    我轻轻搂住莉特。

    「要不要赏一下雪?」

    「可以吗?但很冷耶。」

    「的确……而且也没有怀炉了。」

    我本来特意多做了一点,只是意外受到好评,在酒馆讲解怀炉作用的时候,附近那些不曾来过酒馆的人都聚集过来了。

    多亏那些人,我带来的怀炉全发完了。而我之所以这么冷,也是因为我连自己的那一份都给出去了。

    「呵呵呵。」

    莉特得意地咧嘴一笑。

    「其实呢……锵锵!」

    说完,她有些装模作样地从怀里掏出一个怀炉。

    「我想说客人上门的时候可以给他们看看怀炉,就先挑了一个出来。」

    「哦哦,真不愧是莉特。」

    不过,一个怀炉不够两个人用。

    「怀炉还在发热,你拿著就不会冷了。」

    她这么说完,把怀炉塞进我手中。

    「我可是北国洛嘉维亚人,这点程度的低温我才不放在眼里呢。」

    「不行,你看起来明明就很冷,我怎么可能只顾著自己取暖。」

    「唔!」

    我当然拒绝,但我也很清楚莉特在这种时候会格外顽固。

    照这个情况,最后会变成我们两个谁也不用怀炉吧,这样未免太浪费了……我思索了一下,直接用拿著怀炉的手握住莉特的手,就这样走了起来。

    「我带你去附近一个地方。」

    「咦?」

    我牵著莉特前进,途中拐进通往林中的岔路。

    我们在狭径中踩著落叶走了一会儿,就来到树林中的一块小小广场。

    「现在这时间应该不会有人来这里。」

    「咦……呃?你要做什么?我会被怎么样吗?」

    莉特忽然羞红了脸,心慌意乱起来。她偷偷瞥我几眼,用脖子上的红色方巾遮住扬起的嘴角。

    奇怪?不、不对啦,我没有那个意思……

    「啊,那个,恕我失礼一下。」

    「咦?」

    我解开自己大衣上的扣子,然后把莉特搂过来,让大衣轻轻裹住我们两个。怀炉就放在互相紧挨脸庞的我们中间。

    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藉由彼此的温度来抵御寒冷的冬夜。

    「这样就能一起暖和身体了。」

    「啊呜……」

    莉特满脸通红,一下慌张地移开视线,一下又注视著我,双手无措得不知该往哪儿摆……最后,她手臂环到我背后紧紧抱了回来。

    「……你的身体好暖和呢。」

    她眯起双眼这么说道。

    可爱的脸蛋就在我眼前,亮丽金发上沾了些许白雪,一阵香气忽地窜过我鼻间。

    莉特的胸部在大衣里暖到出汗,紧压在我身上被挤到变形。

    她抬眸看著我,那张脸羞得泛红,而且直白地写满了「喜欢」的心情。稍微冷静下来后,她抬头看向天空。

    「这样一看……雪真的很美呢。」

    莉特说出口的字句轻轻搔著我的脖子,但我的视线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怎么了?一直看著我的脸……又不是雪,你早就看习惯了吧?」

    「但今天在雪中的你,只有这个当下才能看到……我都看入迷了。」

    糟糕,忍不住就说出真心话了。

    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感觉到整张脸都倏地滚烫起来。

    「抱、抱歉,我好像讲了很奇怪的话。」

    我连忙解释,而莉特只是呆若木鸡地听著我说。

    是不是搞砸了啊……

    「耶嘿……耶嘿嘿。」

    在我开始惊慌失措之际,她嘴角一扬,乐得笑出声来。

    「出其不意的明明是你,怎么反倒是你脸红起来了呀?」

    莉特带著飞红的脸庞和扬起的嘴角调侃著我,那语气既雀跃又开心。

    「我又没有出其不意的打算……就不小心说出真心话觉得很难为情啊。」

    「你也会害羞呀?」

    我将自己的额头抵在莉特的额头上代替回答。

    下雪的夜里,我们用一件大衣裹住彼此,身体紧紧相拥,额头抵在一起轻轻笑著。周遭应该没有其他人吧。

    「没有人在唷。」

    莉特似乎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这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同时又愉快无比。我轻轻吻上莉特的双唇。

    莉特的存在占据了五感,我的内心澎湃得几乎要满溢出来。

    双唇分开,我们都羞涩地笑了笑,像是要掩饰似的仰望天空。

    「雪还真漂亮啊。」

    「嗯。」

    冷天之中,我们裹著同一件大衣,共用一个怀炉取暖,一起眺望雪景。这样的日常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看到这场雪,大家明天一定会来买怀炉的。」

    「确实是这样。」

    「明天的营业额绝对会比今天好非常多。」

    莉特这么说完,朝我一笑。看到她的笑靥,我这才恍然大悟。

    为什么我会努力想办法解决今天没有客人的问题……是因为我想要像现在这样和莉特一同欢笑。

    和莉特一起烦恼、一起制作东西,然后一起开心、一起失落。我就是在渴望这样的时光。

    「但不确定明天会不会有客人就是了。」

    「是吗?我觉得会有耶。」

    「谢谢你。有你这句话,我才有办法努力一整天。」

    莉特微微倾头看著我。

    环在背上的双臂更加用力,她让我们紧贴著彼此。

    「但你也不要太拚了唷。能和你一起赏雪,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她对自己的这番话感到害羞,露出了傻气的笑容,而我也无法停止嘴角上扬。

    「也对。和你开心过生活是不需要努力的。」

    「没错,你一直以来都努力过头了,至少别为我这么拚啦。」

    到头来,只要能像这样和莉特在一起,我就够幸福的了。我就算不去努力,莉特也会陪在我身边。

    「这样真的很暖和呢。」

    「嗯……真的很暖和。」

    不知不觉夜幕已经低垂,夕阳消失得无影无踪,静静挂在夜空的月亮照耀著纷飞飘舞的白雪。

    我们一起遥望著夜空,度过了宁静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