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遭到践踏的慢生活
    佐尔丹平民区──

    「贤者」艾瑞斯心怀憎恨地抬头看著雷德&莉特药草店的招牌。

    「吉迪恩,你把『勇者』带到这种穷酸小店究竟有何企图?」

    艾瑞斯和化作达南模样的阿修罗恶魔锡桑丹一起来到雷德&莉特药草店前。

    一路追踪著利用飞空艇离开的露缇,艾瑞斯终于来到了这里。

    虽然跟契约恶魔缔结与「勇者」并肩作战契约的亚尔贝,以及借用达南样貌接近他的锡桑丹都有出一份力,但最大的功臣应该还是艾瑞斯对于「勇者」的那份执念。

    然而,露缇并不在这里。她为了让炼金术师戈德温制作自己要用的恶魔加护,目前正待在山上的古代妖精遗迹。

    化名雷德的吉迪恩也不在。他现在正和真正的达南一起前往遗迹拯救露缇。

    艾瑞斯想像中的企图当然是不存在的。

    雷德作梦也没有想到露缇会跑来佐尔丹。

    艾瑞斯虽然执念很深,但对露缇和雷德的事一点也不了解。

    他伸手触碰店门后,铁锁就化成细沙从门缝间流出。

    对于身为高等级「贤者」的艾瑞斯而言,用魔法悄无声息地破坏一般门锁并非什么难事。

    他毫不客气地闯入雷德与莉特居住的店里。

    店里空无一人。他觉得可能有密室,于是把整个家翻得乱七八糟,但显然连人的气息都没有。

    只不过,雷德和莉特一起买的餐具、史托姆桑达做的胡桃木双人床、雷德为防药品库存不足而记录的佐尔丹流行病笔记、制作过许多药品的调合工具、莉特和露缇吃著美味餐点的客厅、烹饪那些餐点的厨房,以及雷德和莉特用来卖许多药品给佐尔丹居民的店铺……

    艾瑞斯毫不迟疑地全都翻了一遍,随意把东西扔到地上,到处破坏践踏,即使如此还是一无所获,他烦躁地在家中来回踱步。

    「混帐!」

    他咒骂著,又怀疑被单里可能藏著什么,便用小刀把床割得残破不堪。

    锡桑丹见状,饶有兴味地用达南的脸扭起嘴角。

    「所以你大搞破坏一番,结果这个地方一点线索也没有啊。」

    「闭嘴!」

    艾瑞斯吼道。看到他那怒气冲天的模样,锡桑丹耸了耸肩。

    「吉迪恩已经去找勇者大人了吧?」

    「你有什么根据……」

    「哪需要什么根据,你不是推测勇者大人发现雷德就是吉迪恩才会来到佐尔丹吗?既然如此,理所应当要认为勇者大人是和吉迪恩一起行动的吧?」

    「……哼。」

    艾瑞斯野蛮地踹开门,往外面走去。

    锡桑丹打算跟上,但离开前又环顾了一次店内。

    药柜被粗暴地撬开,里头的药品散落一地。放在中央的天使像也倒下,翅膀的部分破裂毁损。

    真是悲惨的景象。雷德与莉特曾在这里度过许多欢笑的时光,享受他们在佐尔丹的生活。这个地方是两人慢生活的象徵。

    「嗯。」

    看到这副惨况,吉迪恩会作何感想?

    「人类这种生物还真有意思啊。」

    而想到破坏这一切的艾瑞斯是曾经和吉迪恩一起旅行的伙伴,身为阿修罗恶魔的锡桑丹便对人类这支种族燃起了更强烈的兴趣。

    *    *    *

    「锡桑丹还活著?」

    雷德忍不住反问道。他和达南正在湿原中的官道上奔跑著。

    「是啊,吞掉我右臂的家伙,毫无疑问就是之前在洛嘉维亚交过手的阿修罗恶魔锡桑丹。」

    「可是,那家伙被我们干掉了吧?」

    而且确定是身首分离。

    虽然没时间回收躯体,不过莉特把他的首级带回洛嘉维亚,献给国王作为替盖乌斯报仇雪恨的证明。

    听说在那之后他的首级还被悬挂示众一阵子,最后才埋进墓地里。

    「该不会是同族兄弟之类的吧?」

    「不是,我不会忘记交过手的对象。那个身姿和剑法无庸置疑就是锡桑丹。」

    达南似乎很肯定袭击自己的是锡桑丹。

    既然他都说到这个分上了,那应该不会有错吧。

    「唔,关于暗黑大陆和恶魔还有很多未知的部分……难道他们能复活死者吗?」

    「你都不知道了,我更不可能知道吧。算啦,你别太在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复活一次,我就干掉他一次啊。」

    说完,达南豪爽地放声大笑。

    眼前有一名卫兵骑马走来,我们从他身旁跑了过去。

    当卫兵急忙安抚被吓得抬起前脚的马时,我们已经跑得很远了。

    不过,其实我已经配合达南降低了不少速度。

    「达南你也有疲劳抗性吗?」

    「『武斗家』的技能啊。」

    通用技能必须练到专精才能得到疲劳抗性,但固有技能直接就能获得。固有技能果然就是厉害。

    我们以普通人很快就会喘气的速度持续奔跑著。

    「喂,吉迪恩!」

    「……!」

    这时,我们感受到来自上空的压迫感,于是立刻趴进湿原的草丛里,再抬头看向天空。只见一头龙飞过了遥远的上空。

    「那是精灵龙(Spirit Drake)吗?」

    「如果是精灵龙,那就是有人召唤的喽?」

    「但我不觉得佐尔丹有人会施展召唤龙的高等魔法。」

    召唤龙在召唤系魔法中是最顶级的高等魔法。

    别说佐尔丹,就算是中央的大都市也没有这样的人才。

    「方向是……喂,不会是往你说的勇者大人所在的山飞去了吧?」

    「嗯,有可能。到底会是谁啊?」

    对方是走空路。

    空路不同于湿地中的蜿蜒官道,能够以直线距离前进,就算目的地相同,移动距离却是天差地别。

    「吉迪恩,你别管我了,全力往前冲吧。我也会尽快追上的。」

    「抱歉了。」

    「你留心些,要是以为边境没人打得过我们就太危险了。我老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在对上强敌之前都会这样。」

    我碰触腰间铜剑的剑柄。

    「像我这么弱的人,根本不会有那种想法。」

    这种寒酸的铜剑也砍不了多少对象。

    「我只会尽我所能而已。如果遇到强敌我会躲起来,你可要快点跟上啊。」

    说完,我笑了笑,然后聚力于双腿全速冲刺起来。达南的身影瞬间变成后方的一个小黑点,接著消失不见。然而,天上那头精灵龙的速度快得惊人。

    「看来不是一般的精灵龙啊,身上可能施加了强化移动速度的魔法。」

    单纯比直线速度的话,我应该跟对方不相上下,但我走的是陆路。

    转弯时必须减速,要是道路泥泞更会一口气拉低速度。

    「露缇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露缇远比我强太多了,没什么需要我担心的。

    但是,一想到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对象正在朝露缇所在的山中飞去,我还是没办法平心静气。

    跑了一会儿后,我看到在前方奔驰的两头走龙。

    「嗯,追上了啊。」

    即使隔著遥远的距离,我也不会看错莉特的背影。

    「莉特!媞瑟!」

    「雷德!」

    走龙兴味盎然地探头看著和它们比肩而行的我,「咕呜」地叫了一声。

    水精灵和风精灵飘浮在它们周围。

    我没有能够解析魔法的技能和魔法,所以这只是我的推测;水应该是用于治愈疲劳,风则是用于提升速度。她们果然是用魔法来赶路啊。

    「莉特,你看到天上那头精灵龙了吗?」

    「嗯,看到了。可是佐尔丹并没有会施展那种召唤魔法的人,就连前任B级队伍的『大魔导士』米丝托慕大师也不会。」

    莉特身为佐尔丹最强的前冒险者,对这个城市的强者瞭若指掌,既然她这么说就不会有错。

    「是外来者吗?」

    不止是达南,加护等级与我们匹敌的高手也来到了佐尔丹,这会是巧合吗?

    「啊,对了,达南等等也会跟上。」

    「达南?」

    莉特惊呼了一声,媞瑟也睁大眼睛。

    「雷德,你遇到达南了吗?」

    「是啊,在港口遇到的。他好像是来找我的。」

    听我这么说,莉特犹豫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说:

    「这样啊……对不起,其实我也遇到他了。」

    她略微垂眸这么说道。

    「你遇到了达南?」

    「嗯,他说是来带你回去的。但他看到你过著宁静的生活就决定当作没看到,而且要我别把他来这里的事情告诉你。」

    达南这么说?那家伙才不会说这种话。

    他可是个头脑简单的热血行动派,没办法理解宁静生活就是幸福这个概念。

    我猜他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说:「既然一起生活很快乐的话,那一起去讨伐魔王不就得了?」

    对他而言,构成幸福的要素里并没有宁静生活这个部分。

    他就是这种类型的人。再说……

    「你是什么时候遇到他的?」

    「这个嘛,一开始是在调查恶魔加护的生产据点所在处时遇到他的……」

    这不合理。达南说他是今天才到佐尔丹的。

    达南不可能在那个情况下撒谎,但莉特也没道理这时候骗我。

    「莉特,那个达南有没有哪里不太对劲?」

    「哪里不太对劲?没什么特别的耶……不过,我和达南很少有交流,所以我也看不出来就是了。」

    我找莉特一起突破幻惑森林的时候,蒂奥德莱和达南留下来防卫洛嘉维亚,因此莉特和达南没怎么聊过天。

    ……尽管没怎么聊过天,但也不可能忽略掉现在的达南和以前的达南之间有极大的差异。

    「那个达南双臂健全吗?」

    「咦?我不懂这个问题的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的右臂和左臂都健在吗?」

    「嗯,对。」

    「请问是怎么回事?」

    媞瑟也歪著头,不懂我为何这么问。

    「我见到的那个达南,右手肘以下的部分都不见了。」

    「达南先生断了一条胳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可、可是我见到的达南右手臂还好好的呀……」

    「……莉特,接下来要讲的事情你会惊讶也在所难免,而且我其实也还没弄清楚来龙去脉。」

    「我已经很惊讶了!」

    「达南他……好像是被锡桑丹吞掉了右臂。」

    莉特的身体僵住了。

    察觉到骑手的混乱,走龙困惑地想要停下脚步,我便拉起缰绳催促它就这样前进。走龙那双黑眸不安地注视著我,但还是顺从地继续奔跑。

    「这不可能!我很确定锡桑丹当时已经死了!」

    「没错,锡桑丹的首级都被你带回去了,照理说正埋在洛嘉维亚的大地里才对。」

    对莉特而言,锡桑丹是杀害师父的仇人。本来已经报仇雪恨的对象竟然还活著,想必她难以接受这种事情。

    莉特脸上有一瞬间燃起憎恨的怒火。

    「锡桑丹……我记得是露缇大人在洛嘉维亚交战过的阿修罗恶魔吧?」

    听到媞瑟这么问,我点了点头。

    「我也还没见到他,只是从达南那边听说的。」

    「有没有可能是哪里搞错了?」

    「不晓得。不过达南不会忘记交过手的对象,既然他都那么说了,我觉得可信度相当高。」

    我们沉默著跑了一会儿。

    「那我看到的达南是……」

    「八成是锡桑丹吧。他吞掉达南的右臂后,变成了达南的模样。」

    阿修罗恶魔是这世上唯一没有加护的种族,关于他们的能力有许多未解之谜。

    过去在洛嘉维亚公国的战役中,锡桑丹曾吃掉身为莉特师父的近卫兵长盖乌斯,化身他的模样潜入国家中枢。

    而他这次也使用了相同的能力。

    「要是我早点告诉你就好了……就算是冒充的,你一定也能看穿。这样的话,我……立刻就能──」

    「去砍了他吗?」

    「……嗯。虽然我不打算继续当冒险者,但那家伙另当别论。」

    我也能感受到莉特内心的矛盾。她想要继续和我一起开店,想要好好珍惜我们的日常,这份心情绝不虚假。

    然而,仇敌是另外一回事。除了她的师父之外,锡桑丹也欺骗并杀害了许多信赖著莉特的近卫兵队士兵及洛嘉维亚冒险者。

    「……不知道那是不是锡桑丹搞出来的把戏。」

    视线前方是飞翔于空中的精灵龙,正逐渐拉开与我们之间的距离。

    「如果锡桑丹在的话,我就跟你一起应战吧。如果那是别人,而锡桑丹还在佐尔丹的话,我也会跟你并肩作战。这次一定要为盖乌斯报仇。」

    「可是你……」

    「我确实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为了世界而战。」

    我之所以参战,是因为看到了莉特难受的表情。

    比起回去继续拯救世界的旅程,我选择和莉特一起生活。

    如此一来,比起去找锡桑丹报仇,自己是不是也该选择和雷德一起生活而忘掉这一切呢?莉特如此思考,为无法做出选择的自己感到痛苦。

    「既然你必须战斗,那我也愿意再一次挺身应战。我们的慢生活并不是一种束缚,不,应该说不能让它成为一种束缚。你不需要为了避战而把自己弄得很痛苦。」

    「……对不起。」

    莉特眼中稍微泛起泪光后,敛起了表情。

    「见到锡桑丹的话,我会再当一回英雄莉特。」

    她用带著决心的眼神紧盯上空的精灵龙。

    「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你先走吧。」

    「好,我明白了。」

    我在脚上凝聚更多力劲。接下来的路况会随著接近山而变差,跑速也会跟著下降。那头精灵龙是追不上了,不过抵达时间应该只会差十分钟左右。

    「莉特和媞瑟也要小心啊。」

    我进一步提升速度后,走龙们吓了一跳,然后不服输地试图加速,但还是很快就被我甩在了后方。

    「嘎啊!」

    一边听著走龙不甘心的吼叫声,我一边火速赶往露缇的所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