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章 分道扬镳
    我名叫艾瑞斯•史洛亚。本来应该叫做艾瑞斯•渥夫•史洛亚才对,但史洛亚家族被剥夺了领地。

    所以,我并不是史洛亚领地的艾瑞斯(艾瑞斯•渥夫•史洛亚),只是艾瑞斯•史洛亚。我是公爵家的次男,上面有两个姊姊。

    据说还有个长男大哥,但他为了闯出名声而成为巴哈姆特骑士团的侍童(Page),后来在担任某个老骑士的持枪仆从时被盗贼的流箭射中,就这样轻易地送掉性命。

    大哥拥有「骑兵」的加护,不过还没分配到马匹,只负责携带用于交换的长枪,所以他应该没有机会发挥「骑兵」的技能。

    两个姊姊都已经离家。空有财富的商家子弟想要娶公爵千金为自己镀上一层金,所以她们被送去政治联姻了。

    「幸好你出生了。贤者艾瑞斯可是我们的希望啊。」

    小时候,身为公爵的父亲把这句话当口头禅似的常常对我如此叨念。

    寄宿在我体内的加护是「贤者」。这个加护极为稀有,能够同时使用魔法师系加护的秘术魔法,以及僧侣系加护的法术魔法。

    在操纵魔法上可以说是最强的加护了吧。

    父亲的加护则是「战士(Fighter)」这种四处可见的平凡加护。

    我实在不觉得父亲适合担任公爵家的家主。

    而父亲自己也明白这一点。他的态度明显流露出对于自身立场的苦恼。

    这是当然的,毕竟哪有公爵会因为钱不够用而混在冒险者里面,低声下气地跟平民委托人收钱。

    正因如此,父亲才会希望我和死去的大哥能够表现出合乎贵族的风范。

    只不过,现实是他口中的贵族应有姿态与贵族品格并不存在。

    我所成长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蠢得无可救药的地方。

    「贤者」有一个特别的技能,那就是「鉴定」对方加护的技能。除了「贤者」之外,只有僧侣系最高阶加护「圣者」才能使用。

    「鉴定」需要集中精神才能进行,但可以查出对方的加护等级,所以我能看穿人们的本质。

    这个「鉴定」比魔法更受重视,让每个国家都对「贤者」礼遇有加。

    因此对于身为没落公爵的父亲来说,我才会是希望。

    然而他错了。

    我看不起这些家人。

    的确,我光凭「鉴定」就能得到一定的地位。只要我工作个三十年,想必就能取回下级贵族等级的土地。

    但是,不管再怎么认真打拚,我也不可能得到合乎公爵家身分的回报。

    我看不起这个国家。

    我曾对各种不同地位与职业的人施展「鉴定」,随心所欲地窥视他们的加护。

    这让我发现这个国家的人分为两种。

    一种是凡事都做得乾净俐落、充满自信的人;一种是拖拖拉拉又经常犯错、张嘴就是抱怨的人。

    身为「贤者」的我,立刻就明白了原因。

    他们之间的差别在于自己的工作是否与加护一致。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我很久以前就晓得这件事……毕竟我是一路看著父亲那副模样过来的。于是,我懂了什么才是幸福。

    人们应该遵循加护所期望的人生,这才是大家都能过得幸福的正道。

    既然如此,身为「贤者」的我该怎么安排人生呢?

    第一次见到「勇者」时,我便明白了自己的职责所在。

    身为最贤明的人,我必须引导「勇者」一同奋战,在消灭魔王之后修正这个不合理的世界,并赋予所有人类符合各自加护的人生。然后,我要掌管这个世界,体现至高神戴密斯的意志。

    我的诞生,并不是为了复兴家门这种对世界而言根本无关紧要的目的。不论是父亲的梦想,还是未曾谋面便死去的兄长,都只不过是无法为我的人生带来任何意义的琐碎小事。

    我……生来就是要统治世界,成为最贤明的帝王。

    *    *    *

    「我可是『贤者』啊,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我什么都还没有达成,不管是领地、革命还是圣战,全都还没有……」

    艾瑞斯怔怔地望著流出的鲜血喃喃自语。

    他连要用魔法治疗伤口都忘了,陷入身为「贤者」的自己不可能尝到的挫折之中痛苦不已。

    「为什么?『勇者』作为勇者而活有什么不对……『引导者』这种理所当然要在王都甩掉的垃圾加护,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身为『贤者』的我……要独自在这里流血?一群蠢货,为什么人类如此愚蠢?可恶,可恶……」

    艾瑞斯按著伤口蹲伏下来,鲜血从紧咬的齿间溢出,同时不断咒骂著。即使知道这样无济于事,他也无法停止口吐恶言。自从赶走吉迪恩一直到现在,他就没一件事是顺心的。

    简单来说,艾瑞斯承认「引导者」这种垃圾加护比「贤者」更加优秀。而且,这代表他认为「人们应该遵循加护而活」的思想,在今天由他自己证明了是错误的。

    他内心的支柱崩坏了。在这种状态下,他没能察觉到有一抹黑影正朝著他接近。

    「你还好吧?」

    对方出声询问后,艾瑞斯才将那张宛如亡灵的惨白脸孔转向来者。

    站在那里的是一名皮肤微黑的青年。

    他腰间佩带弯度平缓的单刃刀剑,身上穿著内侧缝有铁片的大衣。

    「你是谁……」

    「我叫毕伊,如你所见是名冒险者。先不说这个,你伤势很严重啊,撑得住吗?」

    毕伊把特级治愈药水递给他。

    艾瑞斯的双眼盯著他的手,涣散的眼神恢复了些许清明,接著便自己发动特级治愈魔法。

    「哎呀,原来你会使用治愈魔法啊?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

    艾瑞斯瞪著露出浅笑的毕伊。

    「你是阿修罗恶魔吧。」

    艾瑞斯发动的「鉴定」,识破了毕伊没有加护这一点。

    如果艾瑞斯在锡桑丹化身成达南的时候也施展「鉴定」的话,应该早就发现他是冒牌货;但「鉴定」这个技能需要集中精神,只要没怀疑达南是假的,艾瑞斯就不会对认识的人使用「鉴定」。

    然而,现在不同了。艾瑞斯的个性没有单纯到会相信一个出现在古代遗迹的陌生冒险者。

    见到艾瑞斯这副模样,毕伊……锡桑丹的嘴角勾起一抹愉快的笑意。

    「不愧是『贤者』,看出我的真身了啊。」

    锡桑丹激起了艾瑞斯的自尊心。艾瑞斯立刻摆出随时可以发动魔法的态势,只是魔法师单打独斗是一种极为不利的状况。

    (先施展召唤。)

    叫出精灵兽保护自己是固定战术。不过,艾瑞斯已经处在阿修罗恶魔的攻击范围内,他感觉到背脊窜过一丝寒意。

    (这一切都是吉迪恩的错!)

    明明体内的血液愈来愈冷,他的内心却犹如被憎恨之火灼焦一般炽热。

    他下定决心,就算最后死在这里,他也要将这份憎恨化作破坏的魔法释放出来才肯罢休。

    然而锡桑丹彷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主动后退一步。

    「我可没打算和你打喔,『贤者』。」

    「那你到底有何目的?」

    「我撞见了你被勇者拋弃的那一幕好戏。」

    「你这家伙!」

    艾瑞斯情绪激昂起来,反射性地发动了召唤魔法。

    獠牙外露的精灵巨虎(Spirit Dire Tiger)朝锡桑丹飞扑而去,但他将剑轻轻一挥,精灵巨虎就被斩成了两半。

    「冷静点,我并不是来取笑你的。如何,要不要暂时和我联手?」

    「啥?说什么蠢话。身为勇者队友的我为何要和恶魔联手?」

    「勇者的队友啊……」

    锡桑丹那张青年的脸庞咧嘴笑了起来。

    艾瑞斯盛怒之下,感觉到脑袋的血管正一跳一跳地脉动著。

    「你知道你被赶出勇者队伍的原因吗?」

    「还不都是因为吉迪恩那个蛊惑勇者的蠢货。」

    「没错。」

    锡桑丹表示同意。

    艾瑞斯没想到他会认同自己的说法,不禁感到目瞪口呆。

    「既然加护是戴密斯神赋予的职责,『魔王』就注定要与『勇者』一战,这才是正道。我们魔王军也希望『勇者』能挺身对抗『魔王』。」

    「……意思是,『魔王』也只是在履行加护的职责吗?」

    「没错。双方交战,让停滞的两大陆天秤倾向其中一边,而后又会出现新的『勇者』或『魔王』再次动摇天秤,让两大陆在战争中继续发展下去。文明正如同加护,只能在战火中成长,因为肩负起文明的人类和恶魔都是凭加护等级来决定能力的。大规模的战争会淘汰加护太弱的人,并让强大的加护不断升级。如此一来,被加护选中的人们便能领导世界走向新的时代。」

    「加护和文明一样……这种事……我从来都没想过。」

    艾瑞斯脸色认真;相较之下锡桑丹则在暗自腹诽这根本是鬼扯淡。

    锡桑丹刚才那一番话是历代魔王的一贯思想。在没有加护的阿修罗恶魔眼中,这不过是无稽之谈。

    连农学和工学这种无关战争的技术都只能靠战争来发展,这未免太不合理了。对于阿修罗恶魔们而言,这个名为加护的枷锁实在愚蠢至极。

    他们正是为此而战。

    暂且不管锡桑丹的内心想法,艾瑞斯的敌意已经减缓了不少。锡桑丹认为是时候切入正题了。

    「初代勇者的遗产就沉睡在这座遗迹的地底。如何,等得到那个遗产之后我们再打也不迟吧?」

    「初代勇者的遗产?」

    「只要把遗产交给现任『勇者』,想必她就会想起自己的使命,明白『勇者』的个性不过是无足轻重的问题。」

    「个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对,比起那个,我可不能把初代勇者的遗产交给你这个魔王军的一分子。」

    「但是再继续这样下去,勇者就要放弃当『勇者』了喔?到时候遗产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

    锡桑丹的身影一晃,变成具有六条手臂的恶魔。

    「只要看到遗产,贤明的你一定能理解何谓『勇者』,也会明白自己到底该怎么做。而且……」

    恶魔的呢喃逐渐渗透到艾瑞斯的精神之中。

    「身为阿修罗的我也很难再继续往前走了。我需要你这位『贤者』的力量。」

    对于被露缇拋弃的艾瑞斯而言,这句话正是攻破心理防线的关键。

    *    *    *

    我和露缇回去找莉特她们。

    我们很快就跟后面追来的四人会合。在说出我们遇到艾瑞斯并与他决裂之后,莉特很开心,媞瑟的表情有些惊讶,戈德温则因为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而张望著别处。

    「艾瑞斯会召唤精灵龙也是理所当然的。」

    听到露缇这么说,媞瑟也点了点头。

    我也承认艾瑞斯是人类最顶尖的魔法师就是了……

    「虽然艾瑞斯是个问题,但和他一起进来的另一个人更让我放不下心。」

    对方似乎丢下艾瑞斯前往地底了,但之后就失去了行踪。

    媞瑟也说过另一人隐藏气息的能力比艾瑞斯更强。

    早知道就问问艾瑞斯了,不过他那种状态也问不出什么,我摇了摇头转换心情。

    「会不会是蒂奥德莱呢?」

    莉特说出理所当然的推测。

    「正常来想是这样,但他们分开行动就奇怪了。除非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蒂奥德莱不会在危险的古代妖精遗迹里单独行动,毕竟她是理性胜过感性的类型。」

    「嗯,她确实是这样没错。」

    另一人的行动不符合我所认识的蒂奥德莱的思维,而且从没听说过蒂奥德莱对钢铁蛇这种魔像很在行。

    尽管控制魔像不需要技能,但必须具备高度知识和利用细腻魔力来操纵的技术。理论上只要是能够使用魔法的加护都可以操纵魔像,不过实际上懂得操纵的人很少。

    魔像的价格固然昂贵,但不会疲累且能够量产,使用起来相当方便。即使如此依然没有取代劳动力的原因,就在于难以操纵。

    「这样的话,会是艾瑞斯在露缇离队之后找来的新伙伴吗?」

    「可能是吧。」

    我们一边讨论,一边走回戈德温摆放炼金术工具的房间。

    我生起火,用房间里的锅子泡了草本茶。露缇和我都需要一点时间来沉淀心情,于是我们有几分钟都沉默不语。

    「话说,我要被关在这个遗迹里多久啊?去其他城镇一样可以做药啊。」

    戈德温喝著热腾腾的草本茶,小声发著牢骚。

    但露缇一转过头去,他就慌张了起来。

    「没、没有啦,来这里才不到一个月而已,我倒无所谓就是了。」

    他改口了。看来他还是很怕露缇。

    「我会考虑看看。」

    别看露缇这样,她其实对戈德温的处境很过意不去。

    然而,戈德温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

    他大概是误会了什么而变得更慌乱,一个劲地道著歉。

    我和媞瑟则用温暖的眼神在一旁关注著他们。

    「所以……这就和锡桑丹无关了吧。」

    这时莉特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锡桑丹吗?」

    再次见到艾瑞斯的震憾害我一时忘了锡桑丹的事。

    「不过,艾瑞斯大人的加护毕竟是『贤者』,照理说会注意到没有加护的阿修罗恶魔吧?」

    「不,艾瑞斯应该不会对见过面的人重复施展「鉴定」。在洛嘉维亚的时候,他也没注意到盖乌斯中途就被掉包了。」

    「锡桑丹现在是化身成达南大人的模样对吧?」

    若是这样,艾瑞斯会上当也不奇怪。

    「那么,钢铁蛇就是锡桑丹准备的吗?用意是什么?」

    起初我以为那是在找露缇。魔王军盯上勇者不仅合理,也是显而易见的一件事。

    但是,尽管锡桑丹已经透过钢铁蛇得知我们的行踪,却是朝深处前进。

    他要是想伪装成达南找机会偷袭,直接和艾瑞斯一起来找我们更省事,不需要用什么钢铁蛇。

    「那他就是有其他目的。钢铁蛇并不是用来找我们,而是用来调查这座遗迹。」

    露缇这么说,我也点头赞同。

    「有道理。火之四天王杜雷德纳率领的部队会从各地遗迹搜刮兵器和财宝,盗挖遗迹可以说是魔王军的战略之一。锡桑丹可能也是为此而来的。」

    不过杜雷德纳的部队只会在魔王军压制的范围内盗挖遗迹。虽说佐尔丹没什么强大的防卫战力,但魔王军没有在远离前线的地区盗挖遗迹的前例,何况风险应该也很高。

    还有谜题没解开啊。

    「请等一下。」

    「怎么了,媞瑟?」

    「艾瑞斯大人的气息似乎有动作,而且还隐约有另一个人的气息。」

    「什么?从深处回来了吗?」

    莉特站起身。

    「既然对方可能是锡桑丹,那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没错。我是不太想再见到艾瑞斯啦,但他被骗的话,还是得提醒一下才行。」

    决裂归决裂,如果艾瑞斯被阿修罗恶魔欺骗当然不能置之不理,于是我们决定出发去找艾瑞斯。

    然而,这一层已经没了艾瑞斯的踪影。

    *    *    *

    「这、这是!」

    艾瑞斯对眼前的景象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他眼前是一片鲜活的景象,在以坚硬的未知物质建造的古代妖精遗迹中显得相当格格不入。

    原本在房间内的装置尽数遭到破坏,排列著用花岗岩打造的石棺。木妖精乾尸胸前抱著历经上百年却无一丝锈斑的妖精之剑躺在棺内。

    「对木妖精来说,与大自然相依循环是很重要的思想。死者在葬礼过后理应要放在森林里让动物啃食,但照这样看来,他们不惜脱离循环、永远受到束缚,也想守护这前方的事物啊。」

    化为毕伊样貌的锡桑丹咧嘴而笑。

    「离勇者的秘宝很近了呢。」

    艾瑞斯内心有股说不上来的不安。

    为何木妖精们要把初代勇者的遗物隐藏起来?既然是「勇者」的遗物,那就是希望的象徵。如此慎重地把东西藏起来,连一点传言都没留下,这么做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他们两人继续朝深处前进。

    木妖精们用空洞的眼神瞪著他们,锡桑丹却哼起歌来,嘲弄著木妖精们的执念。

    感觉房内充满了紧迫逼人的敌意。

    艾瑞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然而那些木妖精并非不死族,只是很单纯的尸体。再说不死族是没有加护的,即使身体能力经过强化,也不可能是这两人的对手。

    他们走到房间的出口。

    这时忽然扑来一股强烈的敌意,锡桑丹反射性地拔出剑。

    下一瞬间,妖精之剑冲著锡桑丹飞来,他双手握剑挡住了攻击。

    这是相当凌厉的一击,他握剑的手指都还在发麻。

    「是谁?」

    一名木妖精迅速地站了起来。

    然后就这样「咚」的一声倒了下去。

    「达、达南!」

    艾瑞斯叫道。藏在棺材里的男人勾起无畏的笑容。

    「锡桑丹,幸亏你动作慢吞吞的,我才能先到一步啊。」

    艾瑞斯脑中一片混乱。达南是和他一起来到这座遗迹的,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然而,这个达南和他之前重逢的达南有许多相异之处,而且绝不会是他看错。因为这个达南失去了右臂手肘以下的部分。但不知为什么,这个达南蕴藏著一种可以让人肯定他才是真正达南的强大存在感。

    艾瑞斯终于明白了。

    他之前遇到的,是这个阿修罗恶魔吞掉达南的右臂后冒充的假货。

    「是达南啊,没想到你还活著。这生命力简直跟蟑螂不相上下。」

    「哈哈哈!虽然你大概是想讽刺我,但我倒是很尊敬蟑螂的生命力呢。那种顽强性也算得上生物的强大之处吧。」

    达南伸出左手,逐步逼近他们。

    「喂,艾瑞斯。这家伙是我的猎物,你可不准出手啊。」

    相较于浑身散发高昂战意走过来的达南,锡桑丹的表情不见一丝从容。

    (手指还在发麻……是武技吗?)

    锡桑丹发觉最初那一记偷袭是刻意要让他接住的。他颤抖的手指使不上力气,只能做出有如第一次握剑的新手那般笨拙的动作。

    (中计了啊。两只手臂都失常就糟了,就算变回阿修罗恶魔原本的样貌,六条手臂也都会动弹不得。)

    虽然阿修罗恶魔原本的样貌是拥有六条手臂的恶魔,不过变身时受到的伤害并不会消失。

    在这个状态下被砍掉一条手臂,等同于被砍掉三条手臂。

    (但你也失去了右手,这样还有办法正常战斗吗?)

    在达南踏进锡桑丹攻击范围的瞬间,独臂的武斗家与阿修罗恶魔同时蹬地而起。达南用左手甩开锡桑丹跳起身挥砍过来的剑。

    下一瞬间,达南的左手在甩开剑之后又宛如鞭子一般击中了锡桑丹的脸。

    「啊唔!」

    锡桑丹踉跄著退后几步。

    他立刻尝试举起剑来,却像是虚脱似的单膝跪了下去。

    「啊,对了。」

    达南低头看著锡桑丹说:

    「我没要放过你的意思,一定会在这里干掉你,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道声谢。」

    「什么事?」

    「谢谢你让我注意到我之前有多疏于锻炼左手。我还真不知道只要想用的话,左手也可以这么灵活呢。多亏有你,我变得比以前更强啦。」

    艾瑞斯在旅途中见识过达南的战斗方式,他知道达南不是在虚张声势。

    纵使违背常理,这个武痴在失去右臂之后真的变得更强了。

    *    *    *

    达南在战斗中占了上风。

    虽然锡桑丹不断举剑攻击,动作却有些迟钝。

    达南起先偷袭时施展的「武技:崩角碎牙」,让锡桑丹的双手处于半麻痹的状态。

    「喝!有破绽!『狂乱魔脚』!」

    缠绕著气的强力后旋踢击中了锡桑丹的腹部。

    随著武技的冲击,锡桑丹被踢飞出去,撞到后方墙壁后双手撑地倒了下来。

    「喝啊喝啊!」

    达南狰狞一笑,不留空档给锡桑丹起身,又使出猛烈的踢击。

    倒在地上的锡桑丹无力反击,只能一味防御。

    (插图010)

    「艾瑞斯!」

    锡桑丹大喊艾瑞斯的名字。

    他的目的很明显……这是在求救。

    「…………」

    艾瑞斯没有动作。达南是过去一起旅行的伙伴,而且又是勇者的队友,要我攻击他?别说笑了、别说笑了、别说笑了……艾瑞斯的思绪陷入严重混乱。

    「艾瑞斯!」

    锡桑丹再次喊出他的名字。艾瑞斯捂住耳朵蹲了下去。他想忘记一切,什么都不想思考。

    『去思考,做出行动,不要停滞在原地,前进吧。你是贤明之人,你的选择永远是正确的,因为你可是贤者啊。』

    「贤者」的冲动覆盖了艾瑞斯自身的情感。他没有将选择权交给他人的自由,每次都要由他自己来思考并且行动,哪怕加护并没有告诉他该怎么选择。

    表现得像个「贤者」一样吧。加护向艾瑞斯如此喊道。

    「艾瑞斯!快来帮我!」

    锡桑丹第三次大声叫道。他承受著达南无数次的攻击,血流不止的同时还在拚命进行防守。

    看来很快就会分出胜负了,而这代表被赶出去的艾瑞斯再也无法回到勇者队伍。是了,其实根本想都不用想。

    「暴风巨枪!」

    达南这个男人很单纯。艾瑞斯和自己一样被锡桑丹欺骗了。

    因此,锡桑丹身分暴露后,艾瑞斯当然也会将他视为敌人。

    达南脑中只有这个想法。

    尽管他非常讨厌艾瑞斯,依然坚信著艾瑞斯心中身为勇者伙伴的善性。

    「这!艾瑞斯!你竟然!」

    出现了彷佛能够吞没一个国家的巨大风暴凝聚成一点的黑云之枪。那是只有上级魔法师系加护才能施展的最高阶魔法。

    预料之外的攻击让达南来不及反应,但他还是靠超人般的反射神经后仰身体才没有直接命中。

    然而,光是缠绕在枪身的雷击之力,就让足以劈开百年大树的猛烈电流窜过达南全身上下。

    「呜呃啊啊啊啊啊啊!」

    达南的身体因为电流而僵直,疼痛与闪光导致他有一瞬间眼前一片漆黑。

    就在那一瞬间,鲜血四溅。

    「唔……」

    锡桑丹的剑深深刺进了达南的侧腹。

    「爆炸吧。」

    锡桑丹如此低语后,他的剑便爆炸开来。

    爆炸将伤口撕裂得更大,灼热与冲击破坏了达南的体内。

    「就算是你,体内发生爆炸也承受不住吧。」

    即使如此,达南仍未倒下。

    纵使伤口滴滴答答血流不止,他还是不吭一声地举起紧握的左拳。

    「人类实在有趣,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武斗家』呢。这等实力已经超越了加护的职责。」

    锡桑丹缓缓站起身,用左手结印。他的身体膨胀起来,变成两公尺半的巨人。

    他有六条精壮的手臂,微黑的脸孔也变成阿修罗恶魔那种长著獠牙的脸。

    锡桑丹接连拔出腰间的五把剑,摆出阿修罗恶魔原有武术风格的六刀流架势。

    达南的右脚往后跨一大步,准备迎击。他眼神涣散,但并未丧失战意。

    六把剑宛如龙卷风一般接连朝他袭来,每一击都挟著似乎能将巨象斩成两半的力劲与杀意。但满身疮痍的达南即使半昏半醒,仍单凭一只左手应付带著杀意的龙卷风,接二连三把剑折断。

    就算如今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达南那被誉为以指断钢的武术依然精湛无比。

    「真是头武术怪物,不过……」

    锡桑丹的右脚像是蛇似的扭动起来。

    达南光是抵御剑击就已经无暇分神,胸口这时候又被锡桑丹的右脚踢中。

    「呃,呼……」

    达南感到胸口一阵剧痛。

    锡桑丹收回右脚,便见达南的胸口上插著断掉的剑尖。

    「我也很擅长武术喔。虽然在你眼中可能就像杂耍一样。」

    锡桑丹说完便笑了笑。他在踢出那一脚之前,用脚指夹住了飞在空中的断裂剑尖,就这样乘著踢击的力劲刺入了达南的胸口。

    「不……会……这就是……武术……是我……输……了。」

    达南没有怨恨艾瑞斯插手,只是直勾勾地瞪著锡桑丹,微微扭起嘴角这么说道。

    而后,他终于耗尽气力,瘫倒了下来。

    *    *    *

    看到达南倒下,艾瑞斯冷静得连自己都有些意外。

    对伙伴下手、背叛伙伴,难道不该更加慌张,受到罪恶感的折磨吗?艾瑞斯这么思考,难以捉摸自己的心理状态。

    (不对,是我已经习惯了。毕竟这不是第一次背叛伙伴了。)

    吉迪恩的脸庞在艾瑞斯脑海一闪而过。

    (跟那家伙认识很久了啊。)

    露缇来到王都后,艾瑞斯便加入了队伍。在现在的队伍中,他的资历仅次于吉迪恩,和吉迪恩一起冒险的时间也仅次于露缇。

    两人多次在命悬一线的战场中死里逃生,也多次在危机时刻救过彼此。

    艾瑞斯尽管讨厌吉迪恩,却很信任他的能力。最清楚吉迪恩有多厉害的,大概就属艾瑞斯了吧?

    (正因如此,我才赶走了吉迪恩。)

    只要有吉迪恩在,艾瑞斯就当不成「贤者」。

    他既得不到露缇的信赖,队友们也不会依靠他。即使没有技能,吉迪恩也远比他还要贤明。

    艾瑞斯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赶走吉迪恩了。

    「艾瑞斯,感谢你的相助。」

    巨大的阿修罗恶魔向艾瑞斯道谢。

    一旦做出选择便无法回头。艾瑞斯选择走上背叛之路,与锡桑丹联手共进,夺回被抢走的「勇者」。

    「继续前进吧,勇者的遗物就在这前面吧?」

    「对,没错。」

    艾瑞斯丢下倒地不起的达南,与锡桑丹一同深入遗迹。

    *    *    *

    最深处的房间前面设有严密的陷阱,但锡桑丹从怀里掏出心石,将魔力注入旁边的古代妖精控制盘。

    接著经过短短几分钟,古代妖精的陷阱便轻松解除了。

    如此强力的陷阱,控制装置操纵起来绝对没有多简单。古代妖精遗迹的控制盘本来就必须用到「足以射穿苍蝇眼睛」的精密魔力操作。

    不过房间深处安置著应该是木妖精打造的黄金箱,看到里面的物品后,这个疑问便被拋在脑后了。

    「这、这是!」

    放在那里的是五把长剑。艾瑞斯对这些长剑非常熟悉。

    「降魔圣剑?可、可是这些……」

    降魔圣剑是露缇持有的秘宝级长剑。那是神明传给历代勇者们的神圣无敌之剑,许多魔王都曾死在这把剑下。

    世上理应只有这么一把圣剑,这里却足足有五把。

    「错了,这些不是降魔圣剑。」

    然而锡桑丹否定了他的话。

    「现今的降魔圣剑是仿剑,仿自这些从初代勇者墓里带出来的初代勇者之剑。这些原型才是神赐与的剑。」

    「所、所以,这些才是真正的圣剑?」

    「没错。为了方便区分,就称它们为真•降魔圣剑(True Avenger),不,称为神•降魔圣剑(Sacred Avenger)吧。」

    锡桑丹丢掉自己腰上的空剑鞘,逐一从箱内取出神•降魔圣剑,将其中四把佩带在腰间。

    然后,他将最后一把递给艾瑞斯。

    「说穿了,所谓的『勇者』就和『勇者』现在佩带的仿造降魔圣剑一样。换言之,就是神复制了初代勇者的灵魂。」

    「灵魂?复制?」

    「要让这一代的勇者成为『勇者』,必须完成两件事。」

    「两件事……」

    这正是艾瑞斯的目的。艾瑞斯握紧了神•降魔圣剑的剑柄。

    「其一是将神•降魔圣剑交给这一代的勇者。它就像降魔圣剑和勇者之证一样,具有强化『勇者』加护的力量。只要加护受到强化,加护的冲动就会变强,而遭到『恶魔加护』削弱的冲动想必也会复原。」

    「这、这样一来,露缇就会回到我身边了吧?」

    「不,光是这样还不够。『勇者』本来不过是用来体现正义的装置罢了。不会感到恐惧、迷惘或犹豫。因此,加护才会赋予足以让他们失去自我的强烈冲动。」

    「那么,第二件事究竟是……」

    「为什么她不想当这一代的『勇者』,而是想当露缇呢?那是因为她拥有必须以露缇的身分才能实现的心愿。她怀有不惜违抗冲动所带来的痛苦也要达成的希望,所以必须除掉那个希望的支柱。」

    「……也就是杀了吉迪恩。」

    听到艾瑞斯的低语,锡桑丹满意地点了点头。

    *    *    *

    此时,吉迪恩,不,是雷德正和伙伴们一起追著艾瑞斯前进。

    「远处有打斗的气息。」

    听到媞瑟的警告,雷德等人急速赶路。

    然而,这时候的雷德无从得知艾瑞斯已经和他们澈底分道扬镳。

    两人的对决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