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勇者vs贤者
    我们持续往遗迹深处前进。

    露缇说较深的地区她也没去过,不过防卫用的齿轮们都已经停止作用,我们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只有诡谲的寂静弥漫在遗迹中。

    「我、我说啊,这位小姑娘。」

    戈德温语调窝囊地朝媞瑟说道。

    媞瑟只回眸瞥了他一眼。

    「我完全是在扯后腿吧?你当我的护卫一起到遗迹外面等著不好吗?」

    「你是说,我也要因此在外面等著吗?」

    「我一个人没办法保护自己啊……拜托啦,跟你们待在一起我的魂都要吓没了。」

    「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媞瑟面无表情地如此断定。

    戈德温沮丧地垂下头,但他也没有勇气独自从古代妖精遗迹的深处逃出去,只能老实地跟著走。

    我们边谈这种事边前进,不久便来到一个像是大厅的房间。

    天花板吊著因为魔法而永不熄灭的挂灯,前方排列著三座前往下层的升降装置。

    原本装置上似乎有挂著牌子之类的东西,现在只剩下强行拆除掉的痕迹。

    从前抵达这里的木妖精们不知是不是大发雷霆,原先摆设在大厅的桌椅都已经被破坏殆尽。

    古代妖精的家具全都非常坚固,必须用魔法或技能才能破坏,木妖精们是看到了什么令他们怒不可遏的事物吗?

    耳边传来「喀嚓」的声响。

    那是升降装置在运作的声音。从太古时代留存至今的古代妖精魔法创造出力场,升降机在轨道上滑动的声音逐渐接近。

    「是锡桑丹吗?」

    我准备拔剑之际,旁边就递来了一把闪耀著白银光辉的长剑。

    露缇拿给我的,是我过去的爱剑唤雷剑。

    「你还帮我保管著啊。我还以为一定卖掉了呢。」

    「怎么可能卖掉,这可是哥哥的剑。」

    我对于要握住这把剑感到有些犹豫。

    这是我在勇者队伍时代的象徵,有违于现在的生活。

    然而我还是牢牢握住了唤雷剑的剑柄。

    既然莉特愿意为了讨伐仇敌再当一次冒险者,那我也就再当回一次吉迪恩吧。

    「谢谢你。」

    简短道谢后,我挥了一次剑确认感觉。

    这个感觉和我在佐尔丹所使用的铜剑截然不同。靠铜剑无法发动的技能「武器熟练【长剑】」也发动了,让我记起了人剑彷佛合为一体的感觉。

    「那么──」

    升降机就近在眼前。

    随著煞车器夹住轨道发出嘎吱声,有个人打开了硬质的门扉。

    站在那里的是一名穿著铠甲,腰间佩带内弯曲剑的男人。

    「好久不见了,我的爱徒。」

    来者化身莉特的师父──洛嘉维亚公国近卫兵长盖乌斯的模样,用莉特非常熟悉的嗓音这么说道。

    「锡桑丹!」

    莉特双手各举著曲剑,大吼著冲了过去。

    「等一下!那不是他!」

    露缇厉声警告。

    但莉特此时已经砍向升降机里的锡桑丹。

    「嗯?」

    化身盖乌斯的锡桑丹即使被砍中也文风不动,莉特的曲剑只是徒然划过空气。

    「幻觉诱饵!那本体在……」

    隐身站在莉特背后的锡桑丹,朝她的后背挥下了剑。

    不过莉特嘴边却勾起了笑容。

    只要知道没有防备的背后会遭到袭击,就算看不到对手也没关系。

    仅凭肌肤感受到的压迫感,莉特便用右手的曲剑挡住了锡桑丹的剑。

    「早料到你会来这一招。我怎么可能会中这么明显的挑衅。」

    莉特也是具有足够高强的本领才会被称为英雄莉特。

    她挥动左手的曲剑,往锡桑丹的脚砍下去。

    「雷德!」

    「好!」

    与此同时,我也举剑攻击锡桑丹的后背。

    我在莉特冲出去的瞬间就察觉到她的目的,于是做好准备和她同时攻击锡桑丹。

    不需要言语交流,我便能理解莉特心中所想的一切。

    剑刃交锋的冲击破除了锡桑丹的隐身魔法,露出那身躯伟岸的阿修罗恶魔样貌。

    锡桑丹张开双脚,用六条手臂抵挡著我和莉特的剑。

    「呿!」

    「怎么办啊,阿修罗恶魔?你原本是想暗算莉特吧,现在却反遭夹击了喔。」

    「那就没办法了!心石,释放所有魔力吧!」

    随著锡桑丹的大喊,他的周围迸出了水。

    「那是温蒂妮的魔力!」

    我和莉特被水冲开,飞向了后方。我立刻采取护身倒法,著地后再站起来。

    莉特似乎被冲到了升降机内的壁面上,但她同样立刻重整态势;而锡桑丹看起来像是在调整呼吸。

    明明差一点剑就碰到锡桑丹的身体了……不过,他的魔法道具应该在刚才使用过后就耗尽魔力了。

    锡桑丹依然处于被我和莉特夹击的状态。

    我们还是占了上风。

    (话说回来,那是木妖精的剑吗?就恶魔用的剑来说还真是少见。而且他腰间那四把收在剑鞘里的剑也很有蹊跷。)

    我和莉特同时蹬地而起,再次挥剑攻击。

    就在这时,后脑勺传来一种令人战栗的异样感。

    「魔法!」

    我连忙准备采取防御姿态。

    「麻痹火焰!」

    房间的一面墙突然消失,后面又出现另一道墙。

    是在原本的墙壁前面制造出幻影墙作为躲藏的空间吗?

    毒火焰迸发出来,沿著地板冲向我和莉特。

    那是一碰到就会被麻痹的攻击魔法。

    我和莉特的加护都不会赋予麻痹抗性。

    莉特可以尝试用精灵魔法抵抗,而我就只能仰赖高等级的加护靠毅力撑过去。

    不过,那是指对手至少跟我们水准相当的情况下。如果对手是人类最顶尖的魔法师,我们几乎不可能抵抗得了。

    「艾瑞斯!」

    施展魔法的人是腰间佩剑与锡桑丹相同的贤者艾瑞斯。那家伙和锡桑丹联手难道是疯了吗?

    「去死吧!吉迪恩!」

    火焰逼近,但闪亮的白色光膜抢先笼罩住我们。

    「圣灵魔法盾。」

    露缇用左手结了印。

    长期对抗魔王军下来身经百战的露缇,早就猜到艾瑞斯可能会背叛。

    所以她刚才一直按兵不动地等著。

    「艾瑞斯,我现在还能原谅你。投降吧。」

    「露缇,现在还来得及。告诉我,你想和我一起继续勇者之旅。」

    两人同时再次结印。

    「暴风巨枪!」

    「圣灵惩戒。」

    黑风之枪与圣罚之雷。

    「贤者」与「勇者」的最上级魔法冲撞在一起,光是余波就让我和锡桑丹不得不先暂时休战。

    强烈的冲击甚至让坚硬无比的古代妖精建材出现了裂痕。

    「在魔法上势均力敌啊。」

    露缇低声说道。与此同时,双方的魔法在互相制衡后消散。

    这种情况下,不知该赞赏艾瑞斯能够施展与勇者水准相当的魔法,还是该为担任前锋的露缇能够施展与人类最顶尖魔法师平分秋色的魔法而感到傻眼。

    如果露缇这种人才随处可见,恐怕全世界的魔法师们都要哀叹起自己的加护了吧。

    这是超越人类境界的英雄们之间的对决。

    「我、我不奉陪了啊啊啊!」

    这时,戈德温迈步狂奔起来,他的脸上明显写满了恐惧。

    「这和我无关吧!英雄就去跟英雄打啦!」

    光是沾到边就会被打飞的争斗持续延烧,戈德温的精神似乎再也承受不住了。

    他表情狰狞地朝出口跑去。

    「站住!别随便乱跑啊!」

    我连忙叫道,但克制不住恐惧的戈德温根本听不进去。

    「降临吧,巨牙巨翼!万兽之王啊!召唤精灵龙(Summon Spirit Drake)!」

    艾瑞斯笑著施展魔法。

    就在戈德温快要抵达出口之际,魔力在他眼前聚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巨大的身影。

    「噫!」

    看到眼前的绿鳞龙兽,戈德温发出尖叫,一屁股瘫坐在地。

    艾瑞斯用魔法召唤出来的精灵龙张大了长满尖牙的嘴,朝著戈德温迫近。

    危机来了。但我移动的话,升降机里的莉特就会被锡桑丹逼到无路可退。眼下根本无法动弹!

    「叽嘎啊啊啊啊啊!」

    然而,戈德温并没有变成精灵龙的饵食。

    一把飞刀刺中龙的右眼,龙扭动身躯嘶吼了起来。

    「我们身边是最安全的,请你老实待著别动。」

    丢出飞刀的是媞瑟。

    她面不改色地站在龙与戈德温之间。

    「没、没问题吗?对手可是龙兽啊!」

    一边是比自己还要矮小的少女,一边是眼前这头宛如巨象一般的龙,戈德温大概是认为两者的体格差异太过悬殊了吧。

    于是,他不安地这么问道。

    「我的加护确实不适合应对这种状况。」

    「喂……喂!」

    「我来的话,要花上一分钟才能解决。」

    当然,媞瑟不可能会输给区区的精灵龙。

    只不过她在戈德温以外的在场英雄之中,是需要花最多时间打败精灵龙的那一个。「刺客」加护的大部分技能都是让有利的情况变得更有利,并不擅长保护他人的同时还要战斗。

    即使如此,媞瑟的能力依然比最高阶的精灵兽还要强。

    媞瑟的话语铿锵有力。戈德温没办法再多说什么,就这样瘫坐在地上呆愣地看著她的背影。

    *    *    *

    (目前为止都和预想的一样……!)

    如同艾瑞斯的计画,露缇落单了。

    伙伴们被支开后,露缇现在只身与艾瑞斯对峙。

    感觉到露缇的敌意集中在自己身上,艾瑞斯恐惧得彷佛心脏上插了一根冰柱,同时又涌起一股奇妙的激昂感。

    (露缇刚才为了保护那个炼金术师而迟迟无法采取行动,不过他已经和媞瑟一起移动到出口那边了。就算是勇者,要在这种分散的情况下一直防御我的魔法也会造成很大的负担,否则她应该会用剑发动速攻。虽然我可以在她冲过来之前用魔法攻击吉迪恩,但我也会因此自身难保。露缇是以我会自保为前提展开行动的。)

    艾瑞斯用右手触碰腰间的神•降魔圣剑。

    (这正中我的下怀。根据锡桑丹的说法,只要拔出这把剑触碰露缇的身体,就能强化「勇者」的加护。只要变回勇者,露缇肯定无法在这场战斗中行动,因为以效率而言,和我合作才是最佳选择。成了勇者,她就绝不能和我敌对!)

    只要露缇无法行动,剩下的不过是杂兵罢了。

    倘若换作是达南、蒂奥德莱和亚兰朵菈菈,艾瑞斯还会谨慎提防;然而目前在这里的只有勇者队伍里的吊车尾吉迪恩和莉特,还有临时凑数的媞瑟。艾瑞斯相信自己必胜无疑。

    *    *    *

    我和莉特一前一后朝锡桑丹发动攻势。

    (这家伙比之前交手的时候还要强啊。)

    尽管前后夹击的我们是处于有利的战况,但锡桑丹刚才隔开距离后调整过呼吸,接连化解了我和莉特的联合攻击。

    他不是三两下就能解决的对手,但我们也没办法放慢脚步从容以对。

    (露缇!)

    和锡桑丹交战的同时,我也挂心著露缇那边的情况。

    露缇目前正和艾瑞斯一对一单挑。

    正常来说,艾瑞斯不可能有胜算。这一点艾瑞斯自己心里应该最清楚。

    然而,他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逃往锡桑丹或精灵龙的方向,就代表他藏有计策。

    「锡桑丹,你和艾瑞斯的佩剑哪来的?」

    「哦?不愧是吉迪恩,很好奇吗?」

    锡桑丹佩服似的说道。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他呲牙裂嘴地笑了笑。

    下一刻,不只我和锡桑丹,恐怕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我们有一瞬间忘记战斗,忍不住转头看向房间中央的露缇。

    「武技:『大旋风』。」

    露缇藉由加护赋予的强大力量,划圆似的挥出迅捷凌厉的一剑。

    一阵冲击爆发开来,在坚硬的遗迹墙壁留下深深的伤痕。

    也许是拜「勇者」之力所赐,露缇用武器使出的斩击并没有波及到我们。

    但是,剑击的旋风毫不留情地朝敌人席卷而去。

    「噫、噫噫噫!」

    发出这道声音的是戈德温。

    精灵龙的头颅滚落在他面前,发出光芒逐渐消散。

    「竟有这般本事。」

    接著是锡桑丹这么说道。

    他用来防御的六把妖精之剑全数碎裂,下方的两条手臂也流著血无力地垂下。

    「啊、啊……」

    最后是艾瑞斯的声音。

    他刚才似乎立刻拿出佩剑抵御,自身并没有受伤。

    然而,剑身碎得惨不忍睹,只剩下剑骸。

    「这、这怎么可能……」

    艾瑞斯哆啰哆嗦地颤抖著。难道那就是用来对付露缇的杀手锏吗?

    一直镇定自若的锡桑丹也脸色一僵。

    不过,他简短地叹过气后,又变回原本的表情。

    「艾瑞斯,露缇交给我对付,照这个态势继续行事。」

    「咦?呃……」

    「剑会碎掉不在我的预期中,不过你的失败倒是不意外。没什么问题。」

    锡桑丹的脚重踏了一下地面。

    「怎么了,锡桑丹?刚才的从容都不见了啊。」

    我挑衅他。

    如果这样就能打乱他的节奏是很好,但他没有这么容易对付吧。

    「是啊,我就承认吧。你的妹妹是一个危险的存在。正因如此,她绝对不能不成为勇者。」

    「这是什么意思?」

    「请小心!」

    在我和锡桑丹互瞪的时候,媞瑟喊了一声。

    「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来了!」

    「下面?糟了,莉特!快逃啊!」

    「咦?」

    我想要奔向莉特,只是锡桑丹挡住了我的去路。

    「滚开!」

    我举起唤雷剑,往剑被击碎、两条手臂受伤的锡桑丹挥了过去。然而,我的攻击被锡桑丹从腰间拔出的灿亮长剑挡了下来。

    「你!这是降魔圣剑!」

    一瞬间,锡桑丹的剑引开了我的注意力。那是只有短短一秒的时间。

    不过,这一瞬间毫无疑问是被错失的时间。

    首先是莉特所在的升降机地板迸裂开来。

    「第二头精灵龙!」

    那头穿著铠甲的精灵龙张开血盆大口,袭向人在狭窄升降机里的莉特。

    失去平衡的莉特朝壁面蹬了一脚,强行重整姿势之后,举著曲剑往精灵龙的脸部砍过去。

    以莉特的实力,在这种状态下也能够应付精灵龙吧。

    不过,莉特看到骑在精灵龙背上的人物后大吃一惊,停止了追击。

    「你、你是!」

    「神圣锁链。」

    「这!咦?」

    神圣锁链捆绑住莉特的身体。即使是英雄莉特也无法抵抗这个强力法术魔法。

    「蒂奥德莱!为什么!」

    无视莉特的叫喊,蒂奥德莱举著长枪从升降机冲了出去。

    察觉到事态紧急的露缇奔向升降机。

    蒂奥德莱的长枪与露缇的圣剑碰撞在一起,彼此都停下了动作。

    「为什么?」

    露缇难以置信地问著蒂奥德莱。

    「这是为了这个世界。你恨我也无妨,等一切结束之后我可以切腹谢罪。但现在,这个世界需要你做出牺牲!」

    这番话让露缇产生了迷惘。

    实力略逊一筹的蒂奥德莱压制著勇者露缇。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必须做出牺牲?」

    「因为你是『勇者』。」

    「我从来没想过要成为『勇者』。明明想要成为英雄拯救世界的人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露缇坚定自己的意志。她猛然往前钻过蒂奥德莱的长枪,一剑往蒂奥德莱的铠甲刺过去。

    这一记刺击连龙鳞都能贯穿,但蒂奥德莱扭动身体躲过直击,并且挡开了她的剑。圣骑士的铠甲发出尖锐的金属音,露缇的剑往左偏移开来。

    蒂奥德莱和达南一样,是武艺达到巅峰的高手。

    就算穿著铠甲,这个大陆上恐怕也没几个人招架得住露缇这一击。

    「但你不挺身应战的话,会有非常多人丧命。」

    蒂奥德莱的胳膊大幅度地往后一拉,收回了长枪。她收枪的速度简直快如闪电。那枪尖两端有大片的刀刃,刀刃迫近露缇的后背;而露缇这时候正垂著头。

    她就这样握紧拳头,头也不回地举起戴著手甲的手背击打刀刃。

    「什么!」

    这是一般剑术没有的防御方法。

    只有露缇那超人般的体能才做得到这种绝技。

    面对意想不到的防御方法,蒂奥德莱也来不及做出反应,长枪被弹开后的力劲拉得她失去平衡。露缇趁机逃出蒂奥德莱的长枪攻击范围。

    「我一定要牺牲自己去救那些见都没见过的人吗?」

    「这是神的旨意。」

    两人的嗓音都像是硬挤出来似的。

    如果是「勇者」,应该不会对自己的正义产生迷惘;但此刻在战斗的,是一个叫做露缇的少女。

    露缇的实力远高于蒂奥德莱。蒂奥德莱之所以能够和露缇打得有来有往,恐怕是因为蒂奥德莱那番话让露缇的剑势有所迟疑吧。

    「混帐!」

    我咒骂一声。好想赶到露缇身边,代替她和蒂奥德莱战斗。

    好想挡下蒂奥德莱那些无情地折磨著妹妹内心的言论。

    然而──

    「莉特!」

    在升降机里被蒂奥德莱的魔法束缚住双手的莉特,又被精灵龙的利爪抓了起来。

    「呵呵呵,恋人和妹妹,两边都需要帮忙。这下你难以做出选择了吧,吉迪恩。」

    锡桑丹那张獠牙外露的脸庞扭曲一笑。

    要救出莉特的话,就必须突破眼前挡道的锡桑丹;而我如果往背后的露缇冲过去,锡桑丹就能轻松收拾掉动弹不得的莉特。

    但是,锡桑丹很强。即使我和莉特联合起来也打不倒他。

    我在攻势中穿插假动作,无数次举剑攻向锡桑丹,但他手中的圣剑轻易化解了我的剑击。这已经不是强度的问题,于是我立刻改变思维。

    尽管废了两只手,在拔出那把圣剑的瞬间,他的剑气就强得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我不晓得那是不是真正的降魔圣剑,但至少应该是魔法剑的一种,正面接招的话,就算是我的剑肯定也不会没事。

    蒂奥德莱瞥了眼陷入苦战的我。

    「那就是现实。吉迪恩先生是人类最顶尖的剑士,但不是『勇者』的话,连自己的恋人都无法拯救。人类需要你这样的『勇者』。」

    我看得出露缇的表情痛苦地扭曲起来。

    可恶!紧咬的牙关咯咯作响。

    一想到是自己陷入苦战才害露缇感到痛苦,我就愤怒得几乎要失去理智。

    就在此时。

    咚!

    升降机发出一声巨响。

    那是双手被绑住的莉特一脚把精灵龙的脑袋踢去撞墙所发出的声响。

    「开什么玩笑。」

    莉特直勾勾地瞪著蒂奥德莱。

    「别擅自把我的性命交给『勇者』啊。」

    莉特很气愤,怒火冲天。

    精灵龙摇摇晃晃地试图再次扑咬过来,莉特再次将它的脑袋往上一踹。

    只见精灵龙的脑袋撞到天花板,身躯大幅度地向后仰。

    由于精灵龙是从下方冲出来的,导致升降机的地板几乎全毁,很难让脚站稳。

    再加上莉特的双手被绑住,曲剑和魔法都用不了。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莉特依然背对著精灵龙瞪向蒂奥德莱。

    「但是,莉特,拯救你的祖国的是『勇者』吧?你也是证明这个世界需要『勇者』的证人不是吗?」

    「你错了!」

    「哪里错了?」

    「拯救我和我的国家的不是『勇者』,也不是『引导者』,更不是『十字军』。」

    莉特第三次的飞踢又击中了精灵龙的脑袋。

    碎裂的龙牙飞出升降机后,掉在地上发出脆响。

    「拯救我们的是露缇、雷德,还有蒂奥德莱!」

    「……这不是一样吗?」

    「完全不一样!所谓的英雄并不是指加护的种类,而是指加护所寄宿的那个人!就算有『勇者』也无法拯救洛嘉维亚!正是因为你们告诉我们要振作起来奋战,洛嘉维亚才得以获救!我还以为你和艾瑞斯不一样,对这一点应该很清楚才对!」

    「我是戴密斯神的仆人,除此之外的答案……当然不可能会有!」

    「如果将世界存亡强加在一个不愿意背负的人身上是神的旨意,那么就算是神,我也会指责祂是错的!」

    听到莉特的叫喊,蒂奥德莱和露缇都愣住似的一瞬间停下了动作。

    「原来如此,人类还真有意思。」

    锡桑丹和我举剑交锋的同时,如此喃喃说道。

    「她说得有道理,勇者并不是『天生的』,而是『想要成为』勇者的人,才能成为勇者。然而,愚蠢的神却不明白这件事。」

    「你在说什么……」

    奇怪的是,锡桑丹似乎是发自内心感到赞叹。

    「但我们是敌人,真是遗憾。」

    锡桑丹一边挡下我的剑,一边动起了脚。

    「莉特!快躲开!」

    锡桑丹灵活地将掉在地上的妖精之剑的碎片踢向莉特。

    他瞄准目标,剑刃笔直地刺进了莉特的左腿。

    「啊唔!」

    莉特不由得发出苦闷的声音。

    鲜红的血液顺著她的脚从大腿流下,湿濡了地面。

    「动手,精灵龙!」

    锡桑丹喊道。龙的血盆大口从上方迫近双手被绑住、连唯一能活动的双腿也被刺伤的莉特。见状,一股血气直冲我的脑门。

    「莉特!」

    我放弃防御,用尽全力朝锡桑丹挥出一击。

    不过,锡桑丹相当乾脆地闪到一边,让开通往莉特那边的路。

    我的背脊流下了冷汗。

    (是圈套?)

    锡桑丹在诱导我,这一切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但是、但是、但是!

    「唤雷剑!贯穿我的敌人吧!」

    我声如裂帛般大喝,举剑刺入精灵龙的脖子一路直通头顶,并冲进升降机内。

    精灵龙当场毙命。维持不住身形的龙逐渐淡化消失。

    我抓住莉特准备冲出升降机,视野中却看到艾瑞斯正面露出胜利的微笑。媞瑟为了阻止艾瑞斯的魔法而丢出了两把飞刀。

    艾瑞斯用左臂护住脸挡下飞刀,鲜血从他的左臂溅出。

    然而,萦绕于脑际的求胜欲压下了那股疼痛。

    「这下就结束了!钢铁障壁!」

    我和莉特所待的升降机发出嘎吱声响。那是从天花板传来的。

    艾瑞斯用魔法在升降机上方变出大量钢铁块。升降机承载了远超出载重量的重物,导致煞车器发出碎裂音。

    「雷德!快逃!」

    莉特喊道。

    拥有「雷光迅步」的我,或许能够自己逃出去。

    只要我放开抓住莉特的手……

    也许我是该放开。就算待在这里,我也救不了莉特。

    换作是吉迪恩时期的我,应该会做出最有效率的选择吧?

    「抱歉,莉特。」

    不过,我现在是雷德。即使拿著唤雷剑,我也不再是那个为了在严苛的冒险生活中活下去而果断决绝的我了。

    明知不可能,我仍紧紧抓著莉特,试图从升降机冲出去。

    「哥哥!」

    露缇也不再迷惘。她将蒂奥德莱为了牵制而挥出的长枪斩成两半,再挥剑反击回去,而这次确实贯穿了蒂奥德莱的铠甲。

    「不愧是『勇者』……正因如此……我才……」

    身为人类最顶尖法术师暨枪术大师的蒂奥德莱倒下了。

    她只压制住露缇一小段时间。

    但这段时间足以决定一切。

    「赢了!这次终于是我赢了吉迪恩!」

    在艾瑞斯的欢呼声中,升降机彷佛要被钢铁块压塌,带著我和莉特一起向下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