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章 引导者
    拥有「勇者」加护的露缇,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抑制住大部分的情感。

    尤其加护从1级就具有「恐惧」完全抗性,导致露缇连恐惧的滋味都不晓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露缇有生以来第一次脱口发出恐惧的尖叫。

    最心爱的人即将死去,而且就在自己眼前。一旦死掉便再也无法相见,再也听不到他呼唤自己的名字,再也无法触碰他那温暖的身体。

    明明今后终于可以传达自己的心意,明明今后理应就要和心爱的人一起度过平静的日常(慢生活)。

    露缇的心中有什么正在慢慢破碎。某种一直支撑她熬过名为人生地狱的事物正逐渐流失而去。

    「就是这样。」

    锡桑丹朝怔愣的露缇扬起四把神•降魔圣剑。

    「不再是勇者的你,因为兄长(吉迪恩)的死而产生动摇。在这一剎那,我是凌驾在你之上的。一切的布局都是为了这一刻!」

    即使在这种状态下,露缇仍用降魔圣剑迎击锡桑丹。她精准地挡开了锡桑丹的各种攻击。

    ……室内响起圣剑临终的悲鸣。

    「你刚才用那把仿剑击碎了艾瑞斯的神•降魔圣剑确实值得赞赏,这甚至超出了勇者的境界。但现在该为此付出代价了。」

    露缇手中的降魔圣剑的剑身断成了两半。

    「之前那一击,已经让你的剑受损了。」

    锡桑丹挥动圣剑,劈开了自己和露缇周遭的地面。

    眼神空洞注视著断裂圣剑的露缇与锡桑丹,一同消失在这个房间下方的空间之中。

    *    *    *

    静谧的房间传出了大笑声。

    「咯、咯咯咯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瑞斯像是得到解放似的狂笑起来。

    「赢了!这样我就能继续和露缇一起旅行了!怎么样,我可是比吉迪恩更优秀啊!这就是证据!那家伙死了我还活著!赢家与输家!贤者与愚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瑞斯边笑边用右手结印。

    「疾刃飓风!」

    猛然刮起藏有无数风刃的龙卷风。

    龙卷风弹飞媞瑟再次丢出的飞刀,就这样朝她席卷而去。

    「呀啊啊啊啊啊!」

    媞瑟浑身遭到切割,倒在自己流出的血泊之中。

    「不过是个不乾不净的杀手,竟敢对雇主兵刃相向。」

    「……为什么?」

    「啥?」

    「艾瑞斯大人不是喜欢露缇大人吗?为什么你做得出这种事?」

    「我不懂你的意思。露缇她可是『勇者』喔?」

    因为是「勇者」,所以为了当「勇者」而做出任何牺牲都是应该的。

    艾瑞斯一口咬定,这对「勇者」露缇来说是最好也是最幸福的。

    媞瑟咬紧牙关,不顾伤口还在流血,站起身举起了短剑。

    「哦?真厉害啊,要是我可就站不起来了呢。不过你只是在徒增痛苦,老实倒在地上我还可以饶你一命喔?但前提是你没有出血致死就是了。」

    把露缇大人托付给这种男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戴密斯神允许,我也绝不允许。

    露缇大人是勇者,更是我的朋友。她确实很强,但也很笨拙,思维脱离常识……还会坠入爱河。

    露缇大人只是普通的女孩子而已!怎么可能把我的朋友托付给连这种事都不懂的男人啊!

    然而,媞瑟的身体却无视她的意志倒了下去。艾瑞斯见状笑了笑。

    不甘心的泪水从她的双眸满溢而出。

    媞瑟哭了……所以「它」代替媞瑟挡在了艾瑞斯的面前。

    「啥?」

    蜘蛛从包包里跳了出来,扬起双臂阻挡著艾瑞斯。对手非常强,眼下没有任何伙伴,毫无胜算可言。

    但那又如何!忧忧先生挺起小小的身躯,勇敢面对伤害了朋友的「坏蛋」。看著那小不隆咚的身影,剩下的最后一人也站了出来。

    (插图011)

    「唔、唔噢噢噢!开什么玩笑啊!」

    戈德温大吼著丢出雷石和发烟棒。轰响和烟雾包围住艾瑞斯。

    他不懂这场争斗有何意义。说到底,他本来就是被强行带来这里软禁起来的,有满肚子说不完的怨言。

    刚才他也认为这些都与自己无关而逃跑,现在他内心还在埋怨为什么自己会落入这种处境。

    而且他是坏人。身为毕格霍克的左右手,他遭受过无数次他人的轻蔑,也是和恶魔联手散播危险毒品的主犯之一。

    即使如此,坏人也有坏人自己的想法和信念。

    有不能触碰的底线!

    「我也是个坏蛋!但就算是我也绝不容忍那种不觉得自己在干坏事的坏蛋!唯独这一点我忍不下去!」

    尽管戈德温怕得牙齿咯咯打颤,还是拔出了能创造黑暗的魔法短刀如此大吼道。艾瑞斯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禁感到傻眼。

    「毫无价值的废物。就是这样我才讨厌脑筋不好的家伙。强力射击。」

    力场吹飞了魔法创造出的黑暗,戈德温猛撞在墙上倒了下去。

    艾瑞斯看著一动也不动的戈德温,确定他和想像中的一样只是杂兵后抬起了脚,然后毫不犹豫地踩扁在地上扬起双臂的忧忧先生。

    「你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已经没有人与他为敌了。

    接下来只要去听垫在钢铁障壁下面,被压得面目全非的吉迪恩发出死前的惨叫就好。就像刚才踩扁的虫子发出碎得稀巴烂的声响一样。

    *    *    *

    升降机逐渐接近下层的地面。雷德和莉特大概再过几秒就会丧命。

    「呼……」

    遍体鳞伤的壮汉将所有意识都集中到左手。

    他看也不看逐渐迫近头顶的升降机,想像著从双腿传来的力量经由左手爆发出去的画面。

    「我不懂太复杂的东西。蒂奥德莱的想法、勇者大人的想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一定只有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吧。」

    达南握紧拳头,因为治愈药水而愈合的伤口再度绽裂流血。

    「但只有一件事我可以说得很肯定!」

    达南将磨练至今的所有武艺灌注在拳头上,然后往上一举。

    「武技:『升龙炮』!」

    龙从达南的左手窜飞出去。这是达南一拳把海贼的桨帆船打穿一个大洞使其沉没的必杀武技。只见龙贯穿了升降机,粉碎厚重的钢铁块,不断上升前进。

    「吉迪恩!还有莉特!你们是我的战友!所以我会帮助你们!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只有这一点是绝对的!谁都别想多嘴!」

    *    *    *

    「是达南吗!」

    由于蒂奥德莱陷入昏迷,束缚住莉特的神圣锁链便解除了,但凭我们的技能还是没办法在这种无处可逃的地方处理掉头上那个坠落中的庞然大物。在我差点要死心断念之际,一条「气」龙从下方穿透而上,破坏掉头上的巨大钢铁。

    「莉特,准备上了!」

    「好!」

    我们乘著龙,背靠背地用各自的剑将倾注而下的钢铁碎片扫开。

    「达南!那家伙总是会在紧要关头出现啊!」

    我们抓著达南的龙,一口气回到了上层。

    *    *    *

    我和莉特再次与艾瑞斯对峙。

    「艾瑞斯!」

    我们回来的时候,大厅的情况完全不同了。

    没看到锡桑丹和露缇的踪影。房内有个大洞,他们是掉进那里面了吗?

    蒂奥德莱倒在升降装置附近,好像失去了意识。

    媞瑟和戈德温也都倒在地上,身负重伤。

    艾瑞斯脚边躺著被践踏后受伤的忧忧先生。它也挺身奋战过了。

    而左臂流著血的艾瑞斯用充满憎恨的眼神瞪著我。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死!凭那种垃圾加护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往艾瑞斯冲过去。对上人类最顶尖的魔法师,想要取胜就只能在剑攻击得到的范围内进行近身战了。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去死!去死!去死──!暴风巨枪──!」

    艾瑞斯用右手结印,朝我们释放暴风之枪。

    「唔!」

    速度太快了,没办法澈底躲开!我咬紧牙关做好承受攻击的准备。

    「风精灵啊!为我们驱除灾厄、赐予祝福吧!风之吹息──!」

    耳边传来莉特的叫唤声,风精灵们在我周围翩翩起舞。

    巨大的暴风之枪贯穿了我们,带来猛烈的雷击和暴风。

    「唔呃呃呃呃!」

    虽然莉特的魔法无法完全抵消掉艾瑞斯的魔法,但还是将威力削减到足以令我们维持意识的程度。

    我身后的莉特被弹飞,接著响起她摔在地上的声音。而后,没有站起身的迹象。

    莉特放弃自己的防御,使出所有力量保护了我。

    我咬牙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回头是在浪费时间,做这种事只会辜负莉特拚死一搏的意志。

    这比艾瑞斯的魔法更让我痛苦难受。

    艾瑞斯已经近在眼前。再走三步,我的剑就攻击得到他了!我绝不会让他有机会施展魔法!

    *    *    *

    (他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艾瑞斯在心中肯定这次一定会获胜。

    (吉迪恩,在你离开之后,我学到了更强大的技能。运用双手进行秘术与法术的「连续发动」,仅限贤者可以施展的即死法术「生命殒灭」已经准备就绪了。少了莉特的精灵魔法支援,加护也没有即死抗性的你绝对抵挡不住我的即死魔法!就算是你那可恨的头脑也对付不了没见过的技能!胜利是我的!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

    贤者艾瑞斯打算使用左手发动魔法,上面还插著媞瑟丢出的飞刀。

    但就在这时,他左手食指却不听使唤地擅自动了起来。

    左手的结印走了样,他没能成功发动魔法。

    「什──?」

    艾瑞斯回过头,便见倒在血泊中的媞瑟扬起本应属于他的胜利微笑。

    「别小看我的朋友啊。」

    艾瑞斯的食指上缠著忧忧先生的蜘蛛丝,而媞瑟正拉著那条丝线。她知道艾瑞斯会使用连续魔法的技能,所以她一直伏卧在地,静待那一瞬间的到来。

    忧忧先生不是寻常的蜘蛛,它和媞瑟一同成长至今。

    它的加护是「斗士」。虽然这是只能强化体能的最下级加护,但至少光用踩的还没办法置它于死地。

    忧忧先生并非不假思索就冲出去。它忍著被践踏的痛楚,在艾瑞斯的手指缠上了蜘蛛丝。

    「但、但是,我不可能浑然未觉啊!」

    话虽如此,一般来说艾瑞斯理应能察觉到能力不如自己的忧忧先生的行动才对。

    「嘿、嘿嘿。」

    倒在地上的戈德温无力地笑了笑。

    「……竟、竟然为了一只蜘蛛搏命硬拚……我也真是落魄啊。」

    戈德温丢出的雷石、发烟棒,以及赌上性命的抵抗,这一切全都是为了掩护忧忧先生所做出的行动。

    「唔,噢、噢噢噢噢噢!」

    雷德正在逼近,艾瑞斯拚命试图使用魔法。

    两人加一只所争取到的时间甚至不到蒂奥德莱那三十秒,仅仅只有一瞬间,而且造成的妨碍只是让艾瑞斯的一根手指无法自由活动而已。

    然而,两人加一只却相信著这一秒,认为只需这一秒,雷德就必定能获胜。

    *    *    *

    我的唤雷剑砍飞了艾瑞斯尝试使用魔法的右手。

    「呜、呜啊啊啊啊啊!」

    我不理会他的惨叫声,接著砍飞他的左手。

    「要发动魔法就必须用手结印!这下你再也用不了魔法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瑞斯失去了双手。对身为「贤者」的艾瑞斯来说,这等同于夺走了他的一切吧。他失去了魔法。

    「艾瑞斯,到此为止了。」

    我高举著剑,准备送艾瑞斯最后一击。唤雷剑反射著房内照明散发出光辉。

    「救、救命!锡桑丹!我要被杀了!蒂奥德莱!快复原我的手!谁来、谁来救救我!快救救我!」

    艾瑞斯瘫坐在地,著急地求救著。但是,没有人回应他的呼喊。

    「为、为什么?为什么都是你?明明我更强,明明我更贤明,为什么每个人都站在你那边!」

    「你还不懂吗?」

    艾瑞斯看著我,眼神充满绝望。

    「放、放过我……我、我只不过是想当个称职的『贤者』而已,吉迪恩,我……我真的……」

    「不行。」

    我凝聚所有力量,朝过去的战友挥下了唤雷剑。

    剑从艾瑞斯的肩头一路划到胸侧,将他的身体澈底斩成两半。

    鲜血从他的口中满溢而出。

    (插图012)

    「梦、梦想,我的……梦想……」

    艾瑞斯那被鲜血染红的嘴巴口齿不清地喃喃说著,彷佛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朝天花板举起流血的双臂。

    莉特、媞瑟、忧忧先生、戈德温再加上我,在场所有人都看著这一幕。

    最后他「咳呜!」一声,咳出了血。

    「……父亲……」

    宛如孩子般纯真的嗓音如此轻喃过后,贤者艾瑞斯再也没有任何动作了。

    贤者艾瑞斯就此死去。

    *    *    *

    耗尽力气的达南拖著摇摇欲坠的身躯。

    在升降装置外面的亚尔贝连忙扶住他。

    「不要紧吧?」

    亚尔贝递出最后一瓶特级治愈药水,达南接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裂开的伤口又愈合了,但他的气色并未恢复。

    还有很多部位因为内出血而瘀青。

    他全身上下都是治愈魔法也治不了的重伤。

    「我只是有点累了。」

    「换作一般人早就死掉了。而且就算用了治愈药水,流掉的血也回不来啊。」

    「不就血而已,吃点肉就会增加了吧。」

    说著,达南从怀里掏出肉乾打算吃掉,但亚尔贝拚命阻止了他。

    「你的内脏也残破不堪了,不能吃啦!比起这个,升降机来了,我们也上去吧。」

    虽然中间的升降机已经毁损,但左右两台还可以正常运作。

    达南去救雷德他们的时候,亚尔贝费尽千辛万苦操纵著控制盘,好不容易才让升降机降了下来。

    「呿,要是平时的话,这种垂直洞穴我用跑的就能上去。」

    「连魔法都不用吗……」

    亚尔贝和达南走进升降机。

    「话说回来,蒂奥德莱也真是个让人搞不懂的家伙啊。自己去跟随艾瑞斯和锡桑丹,却要你过来帮我,这种行为也太没道理了吧。起初我以为她是为了救还有一口气在的我而故弄玄虚,但好像也不是啊。」

    蒂奥德莱确认过倒地的达南还活著之后,在那个摆著棺材的房间答应锡桑丹和艾瑞斯会协助他们。蒂奥德莱的意外之举令艾瑞斯大吃一惊,但他也很高兴有人理解自己,便按照她说的前往大厅。

    这段期间,利用蒂奥德莱的隐匿魔法潜伏起来的亚尔贝在所有人离开房间后,喂达南服下治愈药水并进行急救处理。

    「是啊……或许,蒂奥德莱小姐自己也不明白吧。正因为她不明白,才会做出那种矛盾的举动。」

    「真是搞不懂!」

    达南皱眉说道,脸上表现出强烈的不满。

    「如果蒂奥德莱和勇者大人为敌,那她现在已经没命了吧。」

    「会是这样吗?蒂奥德莱小姐也很强啊。」

    「是没错。我、蒂奥德莱还有艾瑞斯都拥有能够独自干掉几千个战士恶魔的实力。但是,勇者大人和我们不在同一个级别。」

    「……有这么夸张?」

    「打起来的话,蒂奥德莱是没有胜算的。就算我们三人加上亚兰朵菈菈、媞瑟还有雷德也赢不了。」

    亚尔贝露出不安的神色。达南之所以不悦,是因为他觉得蒂奥德莱已经死了。

    「抱歉啊,要是我的身体能再动得自如一点,我就可以立刻带你上去了。」

    看著亚尔贝的模样,达南低声这么说道。

    *    *    *

    铿锵一声金属音。

    穿著铠甲的露缇没有采取护身倒法,直接重摔在地上。

    「…………」

    露缇怔怔地仰望著天花板的窟窿,而锡桑丹则是轻轻落地。

    两人形成对比。锡桑丹举起四把神•降魔圣剑。

    「那么,你现在心情如何呢,勇者?」

    「为什么?我明明只是想和哥哥过著平静的生活而已。」

    「唔,还有自我意识吗?」

    露缇并没有在看锡桑丹。

    如果是勇者,理应会看向锡桑丹这个阿修罗恶魔。

    「你果然很危险啊,勇者露缇。我必须以阿修罗之名,在此将你斩杀。」

    锡桑丹往持剑的手中注入力量。

    神•降魔圣剑更加灿亮,强大的能量流进锡桑丹体内。

    「你很强,但神•降魔圣剑正是为了讨伐你这种存在而打造出来的圣剑。而这些圣剑既然到了阿修罗的手上,那就没有讨伐不了你的道理!」

    对手是失去武器的少女。即使如此,锡桑丹的神情仍未见一丝从容。

    他纵身而起。

    四把圣剑袭向露缇,但露缇缓缓站起身,并同时用断掉的圣剑将锡桑丹的攻击全数挡开。

    「噢噢噢!」

    锡桑丹大吼了起来。神•降魔圣剑的光芒倍增,终于命中了露缇的左臂。被砍中的露缇受了伤,脚步踉跄地往后退去。

    「……我想要正常生活有这么不好吗?」

    「真是讽刺啊。为了防止发生这种事态的加护,却反而创造出了足以承受住加护冲动的精神力。没错,你必须作为勇者活下去,这是世界所期望的。」

    「世界?」

    「话虽如此,我们阿修罗对于你的处境也有责任,我知道这么做很对不起你。不过呢,就算我们消灭愤怒魔王,不作当今的魔王,神和人民想必也不会允许勇者过著宁静的生活。」

    露缇听不懂锡桑丹在说什么。

    喀啷一声脆响。

    那是露缇丢掉断剑的声音。

    「我从来没说过想要成为勇者。我不需要这种力量。」

    「不行,把剑捡起来。」

    露缇垂著左手,周围的空气彷佛感到害怕似的产生震动。

    锡桑丹将手中的一把剑扔到露缇面前。

    「捡起来,勇者露缇。」

    然而,露缇看都不看那把勇者应该持有的神•降魔圣剑。

    「多亏你的一席话,我想起了这种胸口灼热的感受。这是愤怒……是怒火。」

    锡桑丹做好了觉悟。他举起三把圣剑迎战露缇。一旦进入攻击范围,他就要斩下她的首级。

    (虽说这份力量是源自于「恶魔加护」,但没想到会如此明显可见。身为阿修罗以及这些剑的持有者,有责任与义务非得在这里斩杀她不可。)

    露缇从雷德身上学会巴哈姆特骑士团流的剑术,并以此为基础在实战中创造出可以说是自成一格的勇者流剑术。

    但是如今的露缇将那些武术理论全都拋到脑后,她只想把心中翻腾的凶暴情感倾泻出来。露缇慢慢收起右手。

    她什么都没在思考,只是──

    「把我的……把我和哥哥的日常还来。」

    说出了令自己如此愤怒发狂的情感本质。

    一旦承认,之后就只剩下爆发了。

    露缇从锡桑丹的视野内失去踪影。

    (好快!)

    锡桑丹立即摆出防御姿势。

    (但就算再快,那也不过是拳头罢了。用剑挡住后反击回去,这样就赢了!)

    面对直冲过来的露缇,锡桑丹将剑交叉举著准备防御。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者露缇第一次在战斗中发出咆哮。

    往常身为勇者那冷静自持的模样已不复存在。现在的她并不是勇者,而是作为露缇应战。

    「……怎么可能?」

    一击便分出了胜负。

    锡桑丹的手臂失去力量,剑从手中滑落到地上。

    三把神明赐给初代勇者的圣剑尽数粉碎。

    「咳呼……」

    锡桑丹口中溢出鲜血,用颤抖的手摀住嘴巴。

    (这可是致命伤啊。)

    他本来该摀住伤口才对……但腹部的大洞用六只手也摀不住。

    (不过,勇者碰到了神•降魔圣剑……这样也算达成最低限度的目标了吧。)

    锡桑丹泛起心满意足的笑容倒了下去。阿修罗就这样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已经死了。

    *    *    *

    「这样就没事了。」

    我取出倒下的蒂奥德莱伤口里的铠甲碎片,喂她喝下治愈药水后,她的状况便稳定了下来。

    「干嘛救她啊?」

    戈德温一脸不满地说道。

    「蒂奥德莱是伙伴啊。」

    「啥?这家伙可是差点间接害死你耶。」

    「是啊,但她一样是伙伴。」

    「我呢,很讨厌那种自己是坏蛋还不自知的家伙,但你这种以圣人自居的模样也很讨厌。」

    看到戈德温生气,我露出苦笑。

    「不是的,你误会了。蒂奥德莱确实做出了敌对的行为,可是──」

    我看著自己的手。手还在颤抖。

    「就算她是敌人,手刃一起旅行的伙伴──我也不想让妹妹品尝这种滋味。」

    艾瑞斯是敌人,我砍了他并不后悔。

    然而,没办法轻易释怀也是所谓的人之常情。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算了……」

    戈德温脸色尴尬,没再多说什么。

    「别管这个了,接下来得去救露缇才行。」

    虽然所有人都喝了治愈药水,喝不了药水的忧忧先生也用莉特的精灵魔法治疗过了,但坦白说大家都遍体鳞伤。

    「雷德先生,你要去吗?」

    「这是当然的。」

    「那我也要去。」

    媞瑟说完站了起来。忧忧先生原本正在莉特的手中休息,但媞瑟一站起身,它就扬起手表示自己也要一起去。

    「没关系,忧忧先生就专心疗伤吧。」

    「抱歉,如果我能更加集中精神施展魔法就好了。」

    「莉特小姐受那么重的伤,这样已经很足够了,谢谢你。」

    论伤势莉特可能是最严重的。艾瑞斯全力释放的魔法直接打在她身上,现在全身上下还留著惨不忍睹的烧伤和伤口。

    受伤的腿也没愈合,她的坐姿很不自然。

    「只要打倒锡桑丹就结束了,和达南会合之后就回去吧。」

    我对莉特这么说道,并对她笑了笑让她安心。

    这时,大洞那边传来了叫喊声,接著就是猛烈的冲撞声。

    「露缇?」

    刚才那是露缇的声音!

    可是,露缇怎么会在战斗中大叫?

    我右手拿起唤雷剑打算跳进洞里。

    不过,一道身影飘舞似的从洞里跃出,挡住了我的去路。

    「露缇!你没事吗?」

    那个身影是露缇。她脸上没有表情,拿著锡桑丹那把降魔圣剑的右手无力垂下,就这样恍惚地伫立在原地。

    「露缇?你还好吗?」

    露缇的样子不太对劲,我担心地打算走到她身旁。

    「咦?」

    就在此时,媞瑟猛然拉住我的肩膀。

    接著,她挤进我和露缇之间。

    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

    「媞瑟!」

    滴答一声,鲜血从降魔圣剑上滴落。

    媞瑟瘫倒下去,我用左手接住她。

    少女的衣服转眼间就被鲜血染红。

    「不可以,露缇大人,这个人……是你最重要的人……不能……伤害……他……」

    砍伤媞瑟的是露缇。

    她依然用空洞的表情凝视著我们。

    「是、是杀戮冲动!」

    戈德温喊道。那是恶魔加护的副作用,在佐尔丹引发的事件我至今记忆犹新。副作用也发生在露缇身上了吗!

    大厅响起两把剑交锋的尖锐声响。

    「莉特!戈德温!媞瑟就拜托你们了!」

    我将媞瑟放在地上,双臂使劲压制著与我短兵相接的露缇。戈德温趁机迅速抓起媞瑟的身体退到后方。

    「唔!」

    当我的意识转移到后方的瞬间,露缇一脚狠狠踢中我的腹部。

    剧烈的冲击让我的身体发出悲鸣。

    露缇接著又挥出一剑,我举起唤雷剑挡了下来。

    嘎吱一声,响起不妙的声音。

    我往后跳开几步与她保持距离。

    然后看向唤雷剑。

    「……一直以来谢谢你了。」

    唤雷剑的剑身出现无数裂痕,承受露缇那一击之后,剑身裂了一半左右。

    我想,它再也无法战斗了。

    然而,如果唤雷剑断掉的话,我大概也会被砍倒吧。

    直到最后一刻,它都是一把名剑。

    我将唤雷剑轻轻放在地上,将手放在佩带在腰间的「铜剑」剑柄上。

    我就这样维持著拔剑的姿势,与露缇正面对峙。

    「太、太鲁莽了!你打算用那种寒酸的武器迎战吗!」

    背后传来戈德温的说话声。

    的确,这把铜剑只是个无法与唤雷剑相提并论的便宜货。

    露缇缓缓挥起剑。

    我聚精会神。胜负只在一瞬间。

    铜剑很弱,刃口不够锋利,而这表示铜剑比钢剑柔软,柔软可能也就没有钢铁那样的强度。然而!

    配合露缇这一击,我用手指扣住十字剑格而非剑柄,抓住剑身拔出剑来。

    巴哈姆特骑士团流十字剑格反击。

    这不是加护的武技,而是剑术。

    其目的在于握著剑身拔剑,用十字剑格与剑柄的部分来抵挡对手的剑,是一种防御招式。

    剑身、剑格到剑柄是一体成型的巴哈姆特骑士团钢铁长剑,或者我现在手上这把铜剑就适用于这一招。

    本来还需要戴上手甲,但既然铜剑的刃口不锋利,那徒手握剑也不至于割断手指。

    露缇这一击打在铜剑上。

    那可是连名剑都能击碎的降魔圣剑,区区铜剑不可能招架得住。

    不过,由于两把剑的硬度差距过于悬殊,因此铜剑并不是碎掉,而是剑格到剑身的部分宛如奶油一般逐渐被切开。

    「唔!」

    这一剎那,我持剑的手指使劲扭转铜剑。

    圣剑正夹在裂开的铜剑之中。只要扭转铜剑,圣剑理所当然会受到旋转方向的力量。我夺下了露缇手中的圣剑。

    喀啷一声,圣剑与铜剑一起掉在地上。

    虽然这种做法类似于让对手的剑砍入木盾再夺下剑的招数,不过用剑夺剑我也是第一次。

    能成功真是太好了!

    然而,我也失去了武器。何况露缇还会魔法,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实力落差太大,甚至我对上赤手空拳的露缇也绝对没有胜算。

    「…………」

    露缇停下了动作,没有要朝我挥出必杀之拳的迹象。

    「幸好事先跟戈德温打听过恶魔加护的事。」

    我低声这么说道。

    恶魔加护的杀戮冲动源自于恶魔的加护。

    而现在的恶魔加护中并没有恶魔的加护。产生的加护是从露缇体内诞生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应该出现什么杀戮冲动,因为露缇不可能会想杀人。敢如此断定的不是旁人,正是身为她哥哥的我。

    这么一来,现在支配著露缇的杀戮冲动是从哪里来的?用删去法之后,原因只剩下一个。

    「那是留在她身上的另一个加护,也就是『勇者』的加护。」

    这是加护对于露缇要走自己的人生一事,做出的最后抵抗。

    这恐怕是锡桑丹的剑导致的吧。这个加护想要杀光鼓吹露缇放弃当勇者的我们。

    啪嗒一声,响起水珠溢出滴落的声音。

    我走向露缇。然后,用力搂住了她的肩膀。

    「唔、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砍伤挚友媞瑟,又为了杀死我而被迫挥剑,这两件事不知对露缇的内心造成了多大的创伤。

    露缇在我怀中扭曲著脸嚎啕大哭,声音中带有愤怒、悲伤、懊悔与安心……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

    *    *    *

    耳边传来升降机的煞车器夹住轨道的嘎吱声响。

    「嗯,果然都结束了啊。」

    达南和亚尔贝从升降机里走了出来。

    嗯?为什么亚尔贝会在这里?

    「蒂奥德莱小姐!」

    不理会我的疑问,亚尔贝看到蒂奥德莱倒在地上就脸色大变地冲了过去。

    「不要紧。虽然伤口很深,但没有生命危险。」

    「……太好了。」

    看样子亚尔贝是和蒂奥德莱一起来的。

    包含艾瑞斯的事在内,之后真想好好问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达南看到哭泣的勇者似乎感到很吃惊。

    「达南,刚才多亏有你相助,谢谢你。」

    「不用道谢啦。反而是我来得太晚了,真是抱歉。」

    「你也不用道歉啦。锡桑丹……还有艾瑞斯都死了。事情已经落幕了。」

    「这样啊。」

    我和达南看向已经不会动的艾瑞斯,然而我们脸上都没有胜利的笑容。

    「雷德!露缇!快过来!」

    这时,莉特近乎尖叫的声音响彻了大厅。

    「只靠我治不好媞瑟的伤!你们快过来!」

    在我怀中哭泣的露缇猛然回神,眼泪都来不及擦掉便奔向媞瑟。

    当然,我和达南也跑了过去。

    「媞瑟……!」

    媞瑟脸色苍白,失去了意识,被血染红的衣服令人看了痛心。

    「呼吸和脉搏都没了!」

    莉特的双眼还泛起泪水。她知道靠自己的魔法和药水是救不了媞瑟的。

    「交给我。」

    露缇对著媞瑟举起右手开始集中意识。

    勇者的技能「治愈之手」连濒死状态的人体都能够令其「再生(Regenerate)」,不同于一般的「治愈」。

    这是1级就足以匹敌上级法术的超常技能。

    此外,随著技能等级改变,效果也会有飞跃性的提升。即使莉特的精灵魔法不能治愈媞瑟的伤势,露缇应该也能治好。

    然而,露缇就这样用手对著媞瑟,什么也没发生。

    「为什么……我触碰不到加护!」

    「触碰不到加护?难道是失控的反作用力,让加护暂时失能了吗?」

    我想起之前向野妖精打听秘药的时候,他们说如果经常服用操弄加护的药物,加护就会陷入沉睡。所谓的沉睡,指的大概就是暂时失去力量的意思吧。

    尽管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但露缇恐怕是暂时失去了「勇者」的力量。

    「为什么?为什么啊……从以前到现在一直任意摆布我,硬拉我去应战,还有伤害媞瑟的就是『你』吧……为什么偏偏在我需要借助力量的时候陷入沉默啊!」

    露缇喊道。但是不管她多么渴望「勇者」的力量,甚至流著泪苦苦恳求,加护依旧没有回应。

    「露缇……」

    我们眼睁睁看著媞瑟的生命逐渐流逝却束手无策。

    忧忧先生歪著头,像是要摇醒媞瑟似的不断用双臂敲打她的手,但她没有看向忧忧先生并露出平时那样的微笑。

    「喂……喂,你们不是英雄吗?快想想办法啊!」

    见到我们的模样,戈德温大喊道。可是,达南和我都无力拯救现在的媞瑟。

    「我不要,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交到了朋友,我却……我却亲手──!」

    露缇抱起媞瑟的身体痛哭失声。都这样了,难道我一点忙都帮不上吗?

    如果我不是「引导者」,而是其他能够使用魔法的加护……!

    「我来治疗她吧。」

    背后传来一道嗓音。

    那是被亚尔贝搀扶的蒂奥德莱。

    「蒂奥德莱……」

    「治疗伙伴是我的职责。」

    我和达南退到一旁,让路给蒂奥德莱。

    「可、可以相信她吗?」

    戈德温不安地问。

    在他眼中,蒂奥德莱是半路杀出来差点把我和莉特逼上绝路的敌人,会担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嗯,放心吧。」

    但我如此向他保证。

    「吉迪恩,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蒂奥德莱虚弱地笑了笑,在亚尔贝的帮忙下坐到媞瑟和露缇身旁。

    「再生。」

    蒂奥德莱发动上级法术后,温暖的光芒便包覆住媞瑟的身体。

    惨不忍睹的伤口转眼间就愈合,苍白的脸庞也恢复了血色。

    接著──

    「有脉搏了……!」

    莉特握著媞瑟的手臂,脸上绽出光采喊道。

    「呼吸也回来了。」

    露缇的脸颊紧凑著媞瑟的脸庞,哑声这么说道。

    媞瑟得救了!

    「这样就可以了。」

    停止发动法术的蒂奥德莱用颤抖的双唇深深吐出一口气后,浑身无力地倚在亚尔贝身上。

    「抱歉,亚尔贝。让你看到了英雄不该有的丑态。」

    「现在最要紧的是治疗你自己啊!药水全都给了达南先生,一瓶都不剩了啊!」

    然而,蒂奥德莱并没有治疗自己的伤势,只是眼神虚弱地注视著露缇。

    (插图013)

    「我不会要你原谅我。我现在依然觉得我只能那么做。」

    「……就算那样会害死哥哥也是吗?」

    「这是为了拯救世界。你已经不打算继续当勇者了吧?」

    「…………」

    「想当然是如此,毕竟你是我们之中唯一被迫上战场的人。即使你放弃旅行,又有谁有权利指责你。」

    「没想到你会这么说。」

    蒂奥德莱说起话来有气无力。

    尽管她嘴上说只能那么做,表情却怎么看都像是在后悔。

    「吉迪恩离队之后我就在想,为什么你没有去追他。」

    「…………」

    「是因为和勇者之旅无关吗?准确来说并不是。少了吉迪恩,我们的队伍就变得四分五裂,想必没多久就会解散。你应该也很清楚这一点吧?」

    「嗯。」

    「既然如此,你应该能以旅途不顺为由去追吉迪恩才对,但你没能那么做……我有一阵子都在思考原因所在。」

    蒂奥德莱露出自嘲的笑容。

    「是因为无论艾瑞斯、达南、我还是吉迪恩,都不被『勇者』所需要。就算我们解散队伍,『勇者』也可以不吃、不喝、不眠、不倦地继续前进。你之所以配合我们的旅程,甚至都是出于『勇者』加护的慈悲,我说得没错吧?」

    「……没错。」

    露缇答得很小声,但肯定地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我原以为自己扯了勇者队伍的后腿……结果从露缇的角度来看,所有人都一样是在扯后腿吗……

    「继续旅行的话,想必总有一天只会剩『勇者』一人毫不停歇地继续走下去。谁会想要踏上那种旅途?没有同行的伙伴,独自在暗黑大陆的凄寒荒野中不断前进,没有人不会对这种日子感到绝望。然而『勇者』不会害怕也不会绝望……迟钝的我这才终于发现,所谓的『勇者』是何等孤独且残酷的宿命。」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是如此才要这么做。你绝对不会继续『勇者』之旅。这很正常,为什么非得守护这个强逼自己踏上这种旅途的世界?你理当会这么想……但即使如此,我依然认为能够拯救世界的只有『勇者』。哪怕要牺牲一名少女、亲手杀害她所爱的人,我也要守护这个世界。正是这个缘故,戴密斯神才会创造出『勇者』的加护,并赋予我『十字军』的加护,这便是身为圣职者的我所得出的结论。就算要扼杀你的意志,我也要让你作为『勇者』而活。」

    「蒂奥德莱,可是我──」

    「我是否有错,世界与神将会裁定。我失败了,所以已无所谓,我不会再强求你任何事。请你自由地,并且幸福地活下去吧。」

    说著,蒂奥德莱闭上了双眼。

    「谢谢,我已经不要紧了,动手吧。我背叛了你,试图夺走你最重要的人,同时也是我最珍重友人的性命。身为一个人,这是无可饶恕之事。」

    露缇怀中的媞瑟微微动了一下。这是她还活著的证明。

    蒂奥德莱扬起嘴角。

    「最后能救到你的朋友真是太好了……我老是在拖累你,不晓得最后有没有稍微派上一点用场。」

    露缇始终沉默不语。

    「请等一下!」

    这时亚尔贝喊道。

    「这、这种话或许不该由我这个凡人来讲!但是拜托,请你原谅蒂奥德莱小姐!」

    「亚尔贝……」

    自尊心那么高的亚尔贝,竟然为了别人而卑躬屈膝。

    坦白说,这一幕让我很意外。

    「我一直想成为英雄,成为自己的选择会决定世界命运的英雄。我仰慕你们很久了。可是,我没想到决定世界命运的选择竟然如此残酷。」

    亚尔贝弯著腰继续说:

    「蒂奥德莱小姐自己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直很苦恼。原以为她选择与恶魔为伍,却又帮助了达南先生,做出自相矛盾的举动……可那是她夹在戴密斯神的教诲和勇者朋友这个身分之间,历经一番煎熬与苦思之后所采取的行动……或许她错了,你们可能觉得她很愚蠢,但蒂奥德莱小姐是英雄。无论藉由什么样的形式,她都是以自己相信的方法为世界而战。所以,拜托你饶她一命……!」

    亚尔贝表情急切地恳求著露缇。这或许是只有比任何人都想成为英雄,却没能如愿的亚尔贝才说得出的一番话。

    露缇一语不发地凝视著亚尔贝。

    这时,她怀中的媞瑟睁开眼睛。

    「露缇大人……你没事呀。」

    「媞瑟!你醒了吗?」

    媞瑟似乎还没完全恢复,但气色已经好转,再休息一阵子应该就能活动了吧。

    看到媞瑟睁开眼睛,忧忧先生欣喜地跳到她的肩膀上。

    忧忧先生在她肩上手舞足蹈,媞瑟见状也微微一笑。

    「是的,很抱歉让你担心了。」

    「我为什么不能担心你呢?请你不要道歉……你能没事真的太好了,对不起我砍伤了你。」

    露缇温柔地紧抱住媞瑟,为她的平安感到开心。

    当然,我也非常开心。莉特也牵著我的手笑了起来。

    「……放心吧。」

    露缇表情一缓,朝亚尔贝和蒂奥德莱露出微笑。

    「我不能原谅你试图伤害哥哥和莉特,但也是多亏了你,媞瑟才能得救,所以我就不再计较了。」

    说完,露缇看向莉特和我。

    「对我来说,媞瑟也是重要的朋友。而且我身上的伤都是锡桑丹和艾瑞斯那家伙弄的嘛。」

    「我也一样啊。再说,媞瑟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她没事真的是万幸。」

    听到我们这么说,露缇点了点头。

    「没有人恨你,我也不会伤害你……不过……」

    露缇垂下头,看起来满是歉意,但又坚定著意志继续说下去。

    「我要作为露缇而活。」

    「这样啊。」

    露缇缄口沉默了一会儿。

    她似乎正在将自己的想法组织成言语。

    整理好思绪后,她直视著蒂奥德莱,接著说道:

    「其实我从来就不是个称职的勇者。如果说这世上有勇者的话,那我觉得为了世界奋战而负伤的你更适合这个称呼。」

    听到露缇这番话,蒂奥德莱大感震惊。

    「我?这怎么可能……」

    「你一路为了世界奋战,现在也身负重伤,陷入了苦恼。我认为这份意志才是勇者的证明。」

    语毕,露缇将断掉的降魔圣剑递给蒂奥德莱。

    蒂奥德莱紧盯著降魔圣剑,似乎在脑中不断重复著露缇所说的话,想要理解其中的含义。

    「蒂奥德莱。」

    我朝困惑的蒂奥德莱说道:

    「我觉得真正的勇者一定不是孤独的。」

    「真正的勇者?」

    「就是并非碰巧获得『勇者』的加护,而是凭自身意志想要拯救世界的勇者。大概不会有『勇者』那么强,但身边会有很多同样想要拯救世界的勇者。让这些集结的希望统合起来,同心协力打败魔王。在无关加护的情况下,具有愿意为世界而战的意志并付诸实行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

    听完我和露缇的说法,蒂奥德莱思忖了一下。

    那张表情逐渐柔和起来。

    她将手放在伤口上,用魔法让伤口愈合。

    「吉迪恩,不,雷德。」

    「什么事?」

    「我也能成为引导者吗?」

    「我没有固有技能,所以你想当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是吗……看来按照你说的去寻找勇者们、为他们提供指引,比因为神的诫命而与伙伴兵刃相向轻松得多啊。」

    蒂奥德莱的目光落在断掉的降魔圣剑上,注视著自己倒映在剑身上的脸庞。

    那里映照著一张神情恬静的女性面孔。

    就这样,古代妖精遗迹的大战就此落幕。

    我们决定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早上再启程回佐尔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