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尾声 勇者的慢生活
    一睁开眼睛,眼前就是妹妹的可爱脸蛋。

    「早安,哥哥。」

    「早啊。」

    我并不惊讶,这在以前旅行的时候是常有的事。

    那时候的露缇晚上闲著没事做,似乎一整晚都盯著我的睡脸看。

    我曾建议她可以看看书之类的,但她反驳说明明不想看书却因为无聊而硬逼自己看书是不对的。

    于是,在不会吵醒我的情况下,晚上就任由露缇自由行动了。

    在昏暗的帐篷中,坐在我旁边的露缇身子微微前倾,整晚都盯著我的睡脸……这个画面光是想像就觉得……

    太可爱了!

    毕竟,她可是一直注视著我的脸耶!一想到她是如此依赖著我,胸口就涌起一阵温热,再想到她一整晚都陪在身边,我就觉得内心很平静,应该能作个美梦。

    当我把这件事告诉媞瑟和忧忧先生之后,他们看起来非常震惊。

    在这之后的两个小时左右,媞瑟的动作都僵硬得像是作工粗糙的魔像,不知到底是怎么了。

    「哥哥。」

    「啊,抱歉,我好像有点睡迷糊了,现在就起来。」

    我一坐起身,露缇就轻快地闪到一旁。

    「昨晚你把睡眠抗性恢复了吗?」

    「嗯,想说很久没看到哥哥的睡脸。」

    我看向窗户,外头是昏暗的冬季佐尔丹晨景。和平常一样的时间。

    我请莉特去比较远一点的村庄采办药草。她昨天在那里住一晚,今天傍晚左右应该就会回来。

    本来这件事是我要做的……

    「哥哥,谢谢你遵守约定。」

    露缇开心地说道。

    我之前和露缇约好今天要带她参观佐尔丹城里的港区。

    但偏偏在那天发现了能够取代血针菇的珍贵药草……不如说是发现了植物型魔物「食蛇草」的群生地。由于造成了灾情,冒险者可能会接到委托,不过这样一来它们恐怕会被烧得一乾二凈。

    我想在那之前打倒并将它们带回来……但又和露缇有约在先而陷入两难,结果莉特就主动说她可以代替我去。

    「那么,偶尔在外头吃早餐如何?」

    「虽然我最喜欢哥哥做的料理……不过佐尔丹的料理我也很感兴趣。」

    我心中高兴,不由得笑了起来。

    竟然能从露缇口中听到「感兴趣」这句话。

    我温柔地抚摸起露缇的头,她先是愣了愣歪起脑袋瓜,接著便感到很舒服似的眯起眼睛。

    *    *    *

    佐尔丹的港区邻接著河川。

    令人困扰的是,佐尔丹人都不晓得那条河叫什么名字。我想那条河在木妖精时代应该是有名字的。

    听半妖精老长辈说,他们祖父母那一辈似乎是以米字开头的名字来称呼那条河。但看来河川也会因时地不同而被冠以各种称呼。

    朝阳照耀的河川、夜晚的漆黑河川、夏天的灿亮河川和冬天的澄澈河川,好像都有不同的名字。

    这是木妖精这支种族的文化,他们认为万物皆会轮回,河川也会随著日子和季节的改变而变成截然不同的存在,并非总是同一条河。

    相对之下,移民至这片土地建立佐尔丹这个国家的人们,只是将它称作「河川」。尽管河川对人类而言也是赐予莫大恩惠的存在,但名字是作为区分之用,佐尔丹人只要知道「河川」指的是什么就足够了。

    虽然木妖精们如今已经灭绝,我还是想跟他们聊一聊。

    纵使木妖精们不在,河川仍留存至今。而我们人类如果少了河川也无法活下去。

    「我们能享用这道蒸烤狗鱼也都是拜河川所赐。」

    港区餐厅的客群是港口的工人和水手,大部分的菜色都是马上就能端上桌的鱼汤。不过,我们来的这家餐厅是停泊船只的船长及航海士会来休息的地方,所以也有提供很正式的早餐。

    狗鱼用高汤蒸过,更凸显河鱼特有的清爽滋味。此外还有腌泡洋葱作为配菜,醋与洋葱也别有一番好风味。

    面包选的也是柔软的白面包,一大早还能喝到葡萄酒。

    「真好吃。」

    露缇津津有味地享用著料理。能合她的胃口真是太好了。

    「说到港区嘛,我带你去逛逛船舶品市集吧,然后再去租一艘游艇。」

    「游艇?」

    「对,这里有租船的地方,我们坐著游艇从河上欣赏佐尔丹的景色吧。」

    「就我和哥哥一起坐游艇……」

    露缇微微垂下头,嘴角稍微勾起弧度,嘻嘻地轻声笑了出来。

    「真的真的好开心。」

    露缇抬起头这么说道,双眼绽放著光采。

    *    *    *

    有船进港的时候,船舶品市集就会热闹非凡。不过,今天只有旅行商人绕完上游村子回来的划桨船进港,所以很冷清。

    「哟,药店老板。」

    一道声音叫住了在市集散步的我们。

    朝我搭话的是一个长相可疑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做帕斯奎雷,是港区的居民,主业是仿造饰品的工匠,副业是航海士。他的小腿上有很多伤疤,但不探究移民者的过去是佐尔丹不成文的规矩,而我也不打算过问。

    「怎么,搞外遇喔?你不是已经有英雄莉特了吗?」

    「她是我妹妹啦,叫做露缇•露露。」

    「哦?你还有妹妹啊?长得很可爱嘛。」

    「顺便告诉你,她是新的B级冒险者,敢对她出手可不是只有被打个半死而已。」

    「不是吧,英雄莉特也好妹妹也好,是怎样?你的加护难道可以创造出英雄吗?」

    我不禁苦笑起来。虽然没猜中,但很接近了……吧?

    「最好有那种加护啦。所以呢,你叫我干嘛?」

    「没啦,我本来以为你在约会,看看这些,是不是很适合送给女朋友啊?」

    说著,帕斯奎雷指了指眼前一字排开、各种镶嵌著宝石的耳环和头饰。

    「这全都是仿造品啊,用玻璃做的吧?」

    如果他卖的饰品是真货,我倒可以考虑在他的店买要送给莉特的戒指。

    「是没错啦,但很漂亮不是吗?每一个可都是我真心诚意雕琢出来的杰作呀。」

    「你该不会想敲我竹杠吧?」

    「对熟人不会啦。我会按照材料费和手工费开给你一个公道价的。」

    「唔~」

    不过……我瞥了露缇一眼。

    她正安静地注视著陈列的饰品。

    露缇简单来说就是大财主。她在冒险中得到过各种传说中的财宝,也会把从魔王军那里抢来的物资卖掉。

    她手上的财宝价值高得离谱,凭佐尔丹的经济规模根本难以收购……换句话说,她拥有的资产可以轻松辗压佐尔丹的国家预算。

    佩利银币一样多得数不清。

    她这么有钱,送玻璃珠给她实在不太好意思。虽然她现在身上没戴饰品,不过她其实有五花八门的魔法饰品,像是秘银耳环,以及用极为罕见又美丽的赤空陨铁打造的皮带扣等。

    但这时候──

    「哥哥……」

    「嗯?难道你想要吗?」

    「嗯……最便宜的就好,我想要。」

    这样啊……

    「好,那就挑个最适合你的当作礼物吧。」

    「嗯,哥哥要送我礼物了。」

    露缇脸颊泛红,既开心又羞涩。

    之后,我和试图逼我买更贵饰品的帕斯奎雷经历一番攻防战,最终买下一对作工尤其精细的耳环送给露缇。

    *    *    *

    我们乘坐的是一根桅杆上挂著三角帆的小型帆船。

    虽然没风的时候需要手动划桨,但一个人就划得动。

    这种船没办法载货,速度也不快。

    不过,毕竟是用于河上观光的船,功能已经很足够了。

    「这样就行了吧。」

    我调整风帆以减少风阻。

    帆船慢悠悠地逆流而上。

    「那么,我们来吃饭吧。」

    我打开纸袋,里面装著在摊贩买的炸白身鱼和炸番薯。我和露缇慢慢品尝著佐尔丹的小吃,不时发出赞叹声。

    「北区那边有个摊贩卖的是一种叫做章鱼烧的外国料理,虽然味道很不错,但离港区太远了。」

    「我们可以下次一起去吃。」

    「好啊,那下次休假的时候就去北区逛逛吧。」

    「嗯。」

    我和露缇坐在迎风前进的帆船上,眺望著缓缓流逝而去的佐尔丹街景。

    「好幸福喔。」

    露缇说道。

    「我没想到有一天能够像这样再次和哥哥一起生活。也没想到会交到媞瑟、忧忧先生和莉特这样的朋友。」

    露缇直勾勾地凝视著我。

    「谢谢你,哥哥。今后你也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以前她问我这个问题时,我因为当时加入了巴哈姆特骑士团,没能给她一个答案。

    但现在不同了。我的目标是过著慢生活。

    「可以啊,只要这是你的期望。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喔。」

    我这么回答后,露缇的眼眸颤动一下,紧紧握起了拳头。

    「嗯!」

    然后,她笑著点了点头。

    *    *    *

    两天后──

    我、莉特以及露缇又来到了山上。

    不过今天不是来战斗的,而是像平时一样采药草。

    拜艾瑞斯那家伙把店里破坏得乱七八糟所赐,保存的药草被毁掉了不少。

    至于媞瑟和忧忧先生,我请他们帮忙顾店了。

    「这就是白莓。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是魔法药水的原料,但结成果实的模样是第一次看到吧?」

    「嗯。」

    我顺便趁这一趟教露缇一些药草知识,毕竟她之后打算开药草农园。

    住在佐尔丹大概没办法提升「勇者」的等级。现在才要把技能点数分配给能够分辨常见药草的技能「生存术」是一桩难事。

    因此,我决定教她学习辨识药草的特徵。

    更何况技能虽然可以正确辨别药草,但无法获得如何辨别这种果实是白莓的知识。

    学到了知识才能举一反三。

    「这边是长得很像白莓的莓果,叫做灰莓。虽说一点也不灰就是了。和白莓摆在一起之后,你看得出它们之间的些微色差吗?」

    「嗯。」

    「如果使用通用技能『生存术』,这种莓果只会判定为不是白莓,被当成毫无价值的杂草,但其实这种莓果可以做成对蚊虫叮咬很有效的药膏。」

    「原来是这样吗?」

    「你回想一下,以前旅行的时候,我们在森林和沼泽地前进时,手脚和脖子不是都会涂药吗?」

    「所以就是那个药啊。哥哥真的好厉害。」

    区区小虫子的叮咬根本伤不了现在的露缇。

    但我在这里教她的知识,并不是为了让她学起来之后像以往那样作为「勇者」拯救世界,而是要让她能够单纯以露缇的身分活下去。

    露缇脸色认真,却又有些雀跃地听我讲解。

    「雷德你的表情也一样喔。」

    「咦?」

    人在后方的莉特将装满药草的篮子放下,对我这么说道。

    看到我吃惊的模样,她笑著继续说:

    「你在调合药的时候也是,都会露出这种认真与雀跃并存的……非常棒的表情。不愧是兄妹,你们真像呢。」

    「唔。」

    我用手摀住了嘴巴。

    见状,莉特用方巾遮住嘴窃笑起来。

    「哥哥和莉特笑的时候动作也很像。」

    露缇用略带不满的表情回敬莉特这一句。

    莉特睁圆眼睛,然后脸蛋一红,用方巾把脸藏得更深了。

    「唔……」

    露缇盯著正在笑的我,伸手拉开自己的嘴巴,看来是想模仿我笑起来的模样。

    我们停下劳动的手,看著彼此的脸欢笑了一阵子。

    后来,我们暂时兵分两路,采了四个小时左右的药草。

    「到了。」

    我和莉特去谷底那条日照不足的小河采集生长在周边的息肉菇,结束后又爬回了原本的地方。

    「露缇?」

    这时候,我们就看到采满一篮白莓的露缇正闭著眼睛,靠在树干上沐浴著阳光打起盹来。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啊。」

    她竟然毫无防备地打著瞌睡。

    可能是等我们回来的时候,这不像冬天的温暖阳光让她犯困了吧。

    这是「勇者」不需要的无意义行为。

    然而,露缇呼吸平稳地入睡的这个瞬间并非毫无意义。这是我一直希望她能够拥有的瞬间。

    「毕竟今天天气很好嘛。」

    说完,莉特也在附近的树根处坐下。

    「是啊,确实是好天气。」

    我也坐下来仰望蓝天。

    现在应该才刚过三点吧。

    站在树枝上看著我们的斑点鸫「啾啾!」地发出啼叫。

    我朝斑点鸫竖起食指放在唇上。

    「我妹妹在睡觉呢。」

    但它歪了歪脑袋后,这次从树上飞下来,当著我们的面「啾啾!」地叫道。

    接著,它彷佛在问「我的歌声如何?」似的挺起了毛茸茸的胸膛,害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和平啊。真的很和平……

    当我也打起盹来时,又在察觉到动静后睁开了一只眼。

    只见一头鴞熊慢吞吞地从草丛探出头来。

    它的体型还很小,用人类来比喻的话,大概就是十五岁左右的孩子吧。

    那只鴞熊像是在徵询同意似的注视著我,我则使了个「请自便」的眼神。

    它静静地绕到露缇背后。

    以魔物来说,它还真是懂规矩啊。

    接著,鴞熊叼起倒在露缇背后不远处山坡下的一具高达五公尺的山巨人尸体后,把它拖向了远方。

    山巨人想必是袭击了独自采集药草的露缇,结果惨遭反杀了吧。

    大概是从世界尽头之壁下来的魔物。

    「真是和平啊。」

    察觉到鴞熊的气息已经走远,我再次闭上眼睛。

    *    *    *

    翌日,佐尔丹──

    虽然过著宁静的日子,但这天晚餐却很热闹。

    达南今天跑来吃晚餐了。

    他之前身受重伤,全身都缠著绷带,短时间内连起身都有困难;不过现在已经复原到可以自由行走的程度了。真不愧是达南。

    我招待露缇、媞瑟和达南吃完晚餐后,将收拾餐具的工作交给莉特,一个人独自仰望著夜空。

    「哟。」

    背后传来声音。是达南。

    「真美味耶,果然还是你做的菜好吃。」

    「谢谢夸奖。」

    「要是重回旅行就吃不到了呢,真可惜啊。」

    「所以你休养好了还是要走吗?」

    「是啊。毕竟我呢,已经立誓绝不放过毁灭我故乡的魔王了。」

    「这样啊。」

    尽管这阵子还见得到他,但也只有半年左右吧。

    放弃战斗的我,和「武斗家」达南要走的路是不同的。

    「对了,雷德。我脑袋不好,一直想不通……这次的事情,感觉有太多疑点了。你一定也有发现吧?」

    「……没错,为什么锡桑丹还活著?为什么他知道神•降魔圣剑的存在,而且在寻找那种剑?」

    蒂奥德莱也有告诉我,锡桑丹所持的剑是初代勇者的秘宝。蒂奥德莱跟达南一样,还特别提醒我这次的事情有哪里不太对劲。

    而最大的疑问在于──

    「为什么神•降魔圣剑会有五把?」

    「对。」

    神•降魔圣剑是全长一公尺左右的长剑。

    不用说,人类和妖精都只有两只手。就算是二刀流,有两把就足够了。

    为什么那种剑会足足有五把?

    「……总不会是备用的吧?」

    「我不觉得神明会那么慷慨。」

    由神赐予的传说之剑,除了降魔圣剑之外,也有在传说或神话中登场的武器,每一把都是绝品,从没听说过还会给备用的武器。

    「按露缇从锡桑丹那里听到的说法来看……恐怕是……」

    或许,那五把神•降魔圣剑并不是多出来的,而是「少了一把」。因为有一把被第二代勇者拿走了。

    「我觉得实际上有六把,因为这样『数量就对得上』了。」

    没错,六把刚刚好。

    *    *    *

    暗黑大陆,地下世界安达迪普(Underdeep)。坐落于此的阿修罗国度「阿修罗格舍德拉」,其首都魔王城。

    巨大的身影坐在王座上,那是一个站起来身高超过五公尺的巨人。

    那六条手臂与身躯构成理想中的战士精壮肉体,面容浮现愤怒之色,额上有寄宿著火焰的第三只眼。

    愤怒魔王泰拉克逊──攻打阿瓦隆大陆的魔王军之王,亦是阿修罗恶魔的大战士。

    泰拉克逊消灭了原本的愤怒魔王拉斯恶魔族,是夺取他们地位的篡位者。

    他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动著四只手臂。至于其余的两只手臂,则维持在胸前结印的手势一动也不动。

    随后,光芒在他脚边汇聚起来。

    光芒愈来愈多,聚成巨大的光团,接著化为形体,拥有了质量。

    最后,那团光变成了阿修罗恶魔──锡桑丹。

    锡桑丹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向泰拉克逊垂首下跪。

    俯视著他的魔王停下手上的动作开口道:

    「噢,勇者啊。你竟然死了,真是不中用。」

    阿修罗们并非戴密斯神的造物,不会进入灵魂轮回的洪流之中。

    他们的灵魂每次都会回到阿修罗王身边,然后再次转生为同一个阿修罗。

    阿修罗原本绝不是强悍的种族。世界从前到处都是「Sin」的时候,阿修罗的勇者们曾无数次遭到击败而死亡。

    但是,阿修罗会从失败中学习,再失败就再学习,无论被杀多少次都不死心地继续奋战,最后他们终于杀死了「Sin」的王。

    这份不屈意志及存在形式才是所谓的「勇者」。这即是阿修罗们的哲学。

    「你这段时间就去取回失去的力量吧,勇者锡桑丹。」

    「是!」

    锡桑丹用力颔首。即使是阿修罗,一旦死亡还是会失去魔力和锻炼起来的身体等许多力量。

    然而,败北能给予他们勇气去取得更胜以往的强大力量。因此,没有一个阿修罗会畏惧死亡与败北。

    (必须更勤加锻炼才行。)

    想起露缇那一击,锡桑丹对那股破坏力感到敬畏。

    自己是否有办法达到那种境界?这条路遥遥不知尽头,但对于不死不灭的阿修罗而言,没有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事了。

    锡桑丹垂著头,嘴角因喜悦而扭曲上扬。

    *    *    *

    佐尔丹西部,越过国境之后的官道──

    戈德温正坐在路边的草丛上做著炖菜。

    「今天午餐就吃腌菜和炖肉乾吧。」

    汤只有用盐调味。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种野炊料理了,老实说看起来并不好吃。

    「唉,我不久前还在当毕格霍克的左右手过著好日子啊。」

    戈德温用汤匙尝了一口试味道,结果嘴巴里只有一股咸味。

    他叹了口气。

    「就算要去群岛诸国,首先也得找个商队或商船啊。想办法让他们雇用我当护卫,钱和三餐都有著落,就能悠哉地过日子了。」

    戈德温如此嘀咕著,这时耳边传来一大群人从远处沿著官道前进的声音。

    他是越狱犯。

    尽管这里已经出了佐尔丹,还是有被认出来的风险。

    戈德温用水扑灭了篝火。

    接著,他抓起锅子盖上锅盖,蹲进草丛里躲了起来。

    朝这里接近的是三辆马车组成的商队。

    戈德温认得牵著缰绳的马夫,那是经常来佐尔丹的商人。

    (这下麻烦了。)

    扑灭的篝火还在冒烟,他手上的锅子也散发著汤的气味。

    自以为是地觉得没有人会走这条通往佐尔丹的官道可能是一大失策。

    最重要的是,那个商人应该很恨他,这让戈德温脸上失了血色。

    那是久远的往事了。戈德温还是盗贼公会的底层喽啰时,曾因为公会的命令而去阻挠过那个商人的生意。

    (他一定很恨我吧,大概也还记得我的长相。)

    万一对方发现了,他肯定会被送到卫兵手上。

    戈德温原本很著急,却忽然想起行李袋里的小瓶子。

    (对了,莉特有给我隐身药水。)

    或许是在那之后的情况太过混乱,也或许她根本不在乎区区一瓶魔法药水,总之这瓶药水就这样放在他身上没被要回去。

    戈德温立刻打开行李袋,一口气喝光瓶子里的绿色液体。

    他的身形、穿著的衣服还有行李都一起消失了。

    (这下就安心了。)

    他松了口气,又想起这个药水无法消除声音,便用双手摀住嘴巴。

    商队很快就离他愈来愈近。

    戈德温保持透明的状态,蹲在草丛后面。

    有两名骑在马上负责保护商人的战士。

    他们发现生火的痕迹,骑著马警戒起周围,但似乎没发现变得透明的戈德温。

    神色略显不安的商人从戈德温面前经过。

    (很好!)

    戈德温在心里握拳叫好。

    但下一瞬间,他眼前的草丛晃了晃。

    「咦?」

    草彷佛有生命似的缠住戈德温,将他的身体绑起来。

    (这、这是怎样?)

    戈德温慌了,商队的护卫们也吃了一惊。

    马车停下,从里面走出一名女性高等妖精。

    高等妖精的眼眸明确地看向理应变透明的戈德温。

    「草木可不像我们一样用眼睛看东西,所以隐身药水是骗不过我的朋友们的。」

    「你、你这家伙,这个能力难道是『木之歌者』吗!」

    戈德温死命挣扎,但绑住他身体的细草却宛如钢铁锁链一般纹丝不动。

    「为什么你要躲起来?我们看起来像山贼吗?」

    「我、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一个人旅行是很危险的。」

    「为此不惜用掉魔法药水吗?」

    「我这人就是这么谨慎啦。」

    「但看起来不像呢。」

    高等妖精目不转睛地看著戈德温。

    注意到高等妖精乘坐的马车停下,商人们也往这边看了过来。戈德温感觉背上流下了冷汗。

    (插图016)

    「这条路只通往佐尔丹共和国吧?你莫非是从佐尔丹来的?」

    「我、我也不清楚……欸,我什么事都没做吧!我一个人又做得了什么?快点把我放了!」

    「这个嘛,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什么问题啊?」

    高等妖精弯下腰,紧盯著戈德温的眼睛问道:

    「听说佐尔丹有个名叫莉特的冒险者,她身边是不是有个黑发的年轻人类男子?」

    戈德温立刻明白她指的是雷德。

    (自从和那家伙扯上关系之后,真是一件好事都没有啊……)

    戈德温在心里咒骂著。

    以佐尔丹的基准而言,除非是特例,否则戈德温有自信实力不会输给任何人。但自从和雷德扯上关系后,这个想法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深刻反省,这就是所谓的井底之蛙。

    但是……

    (就算这样,也用不著把一头巨龙扔进小井里吧。)

    他在心里向神明如此抱怨。

    当戈德温在思索如何回答才能脱离这个险境之际,朝这里走来的商人便出声向高等妖精问道:

    「亚兰朵菈菈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个名叫亚兰朵菈菈、过去曾是勇者伙伴的高等妖精转头看向商人。商人背后是绵延不绝的官道。

    这条路的前方就是佐尔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