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登陆月球篇·上 第二章 载人绕月飞行
    深绿之瞳 Очи Темно-зеленые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由雪色沙漠包围的阿尔维纳太空基地,处于零下十度的酷寒却是大晴天。深红的太阳让耸立在发射台的火箭发出耀眼光芒。

    共和国终于要在今天挑战载人绕月飞行。

    准备万全。十一月成功达成无人机的测试飞行,虽说黑龙电脑让人感到有些不安,但还是有确实地发挥机能成功绕月并安然返回地球。

    只是在回归地球时发生异常,并非无懈可击。

    确实是在预定的时刻进行重返大气层程序并成功,不过导航控制系统没有正常运作,导致以预期外的姿态重返大气层,掉到远离共和国领土的海域。至今坠落到领土外的无人机都让其自爆,但透过跟联合王国的密约成功回收机体,解析出故障的原因。此外,是无人机才导致降落于领土外的海面上,如果上面有人搭乘就能靠手动控制,所以指导部认为是成功。

    只是不能大意。绕月飞行未必能连续成功。

    进入绕月轨道跟进入地心轨道的难度天差地远。

    前往月球的太空船必须利用月球的引力巧妙地变换方向、保持平衡以及调整速度。为此要计算高度、速度和让燃料喷射的时间,由黑龙电脑对引擎系统发出指令。无人机的测试证明计算是正确的,但万一发生预料之外的问题,恐怕会成为漂流在太空中的棺木。

    可是对成功深信不疑的共和国阵营,向世界发表将实施史上首次的载人绕月飞行。

    若按照预定行程发射,十二月二十五日会达成绕月,踏上返回地球的归途。那一天世界各地会盛大举办宗教庆典。这是故意要撞期,兼具向全世界进行政治宣传和给联合王国压力的谋略。

    这么大张旗鼓地公开就不可能隐匿,但原本就得通知联合王国实施第一任务,所以根本不需要隐匿。

    失败的话,共和国的名誉将完全扫地,但格吉耶夫将政治生命赌在这个机会上。背后是琉德米拉在唆使说是「博得美名的好机会」。就算格吉耶夫下台,琉德米拉及其一派根本不在乎。

    第一任务的船长是米契达六人组(梦想的六人)之一的斯杰潘中校。

    这次的大目标是达成绕月飞行,但附属的月球科学探测也是重要任务。为了挑出候选著陆点,得用设置在船体上的影像感测器尽可能拍摄月面。斯杰潘也带著小型相机进到船内,以手持进行拍摄。小型摄影机是ANSA所使用的异国制品,底片是联合王国制造。这是因为双方事先说好在同意共同事业后,联合王国可以拿来宣传。

    还有这次是首度允许ANSA的特使进入阿尔维纳太空基地。可是从机场就有送货员如影随形地跟著,为了隐藏基地的位置,特使在抵达前被蒙上双眼,没有自由。

    发射场有许多相关人士争相来送行。

    格吉耶夫也难得地亲临现场,提振众人士气。这次会特地前来是要拍摄沙尤斯计画的宣传照,要跟火箭和太空人拍照。

    表情僵硬的斯杰潘将米海尔的照片带进船内。

    列夫揉著斯杰潘的肩膀,想要替过于逞强的他舒缓紧张,并开口祝他好运。

    「你要拍些好照片喔!我会满怀期待等你回来!」

    独自在稍远处仰望火箭的伊琳娜口中喃喃自语。

    「你要飞往月球啊……」

    出发前有场传统的送行仪式。众人听格吉耶夫的号令,先蹲下再马上站起来,掌声和欢呼随即响起。

    琉德米拉以冰冷的视线眺望著那个光景。

    在这里感受过好几次的感伤。当然如果成功就是值得庆贺的伟业。只是她并不想加入那群人。自己跟他们注视的东西不同。绕月飞行只不过是通往目标的过程。要是在此失败,人类这种生物就是无能。只能在名为地球的摇篮中唯我独尊,终有一天会灭绝。

    该来证明科学的力量。

    发射时刻逼近。

    搭乘者们把身体塞进小巧太空船里。花上三天到达月球再返回地球,漫长的旅途就要开始。

    ☽☽☽

    发射顺利成功,太空船航向月球。

    格吉耶夫和琉德米拉没有等待一星期后的返回地球便先行回到瑟格朗多。预期会成功的他们,开始准备直播和共同事业化的协调工作。

    离开阿尔维纳太空基地前,国防部长和军方高官向琉德米拉抒发对沙尤斯计画的不满和怨言,但一被琉德米拉提到C–I的失败,国防部长就表情扭曲心有不甘。

    「你迟早会被人从后面开枪。」

    虽然遭到威胁,但在她耳里听起来只是固守旧观念的丧家犬在嚎叫。

    「有种就当著我的面来啊。」

    琉德米拉露出挑衅的微笑,用手指对国防部长的眉间比出开枪手势。

    ☽☽☽

    十二月二十五日,发射后经过了三天。

    人在瑟格朗多的琉德米拉,接到阿尔维纳太空基地的职员传来「太空船进入了绕月轨道」的消息。

    在前往月球的飞行中,姿态控制感测器接触到热气导致故障,方向感测器也因蒸气而发生异常,但靠切换成备用装置苦撑。

    船长斯杰潘随时保持冷静,平淡地传达近距离观看月面的感动。离月球的距离最近为一九五〇公里。然后太空船绕到跟地球的通讯会中断的月球背面。

    管制室在这段期间束手无策,只能祈祷太空船从月球背面绕出来。

    伟业究竟是达成还是失败──

    不久,跟太空船的通讯恢复。

    《──各位,我回来了。》

    因为机器发生异常,用影像感测器拍摄月面似乎失败了,但罗基纳太空船精彩地绕行月球,踏上了回到地球的归途。

    「管制室超热闹!」基地职员兴奋地告诉琉德米拉。

    琉德米拉感觉到身体深处有种像火焰在缓慢延烧般的情感,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有简单俐落地回答「知道了」,接著开始准备要向世界发声的实况转播。

    全身沐浴在月球魔力下的格吉耶夫,再度绽放睽违数年的灿烂笑容。

    「各位亲爱的地球公民!就在刚才,我们祖国的勇敢太空人部队,达成了史上首次的载人绕月飞行!接下来要花三天凯旋回到地球!让我们用最大的喜悦迎接他们吧!」

    如此的丰功伟业一公布,立刻给世界带来冲击。

    原本以为米海尔的事故会导致共和国一蹶不振,没人预料到会上演这出复活戏码。

    联合王国的人们原本在庆祝宗教节日,究竟该继续庆祝还是该感到悲伤的复杂情感,形成漩涡将他们吞噬。

    格吉耶夫在实况中登台演出时,琉德米拉使用专线向联合王国首相报告任务成功。

    首相顶多只能语带讽刺地回应:「感谢你们特地在宗教节日送上大礼。我是比较喜欢收到汉堡啦。」

    然后,从发射算起六天后的十二月二十八日。

    成功重返大气层的太空船即使落入稍微偏离预定计画的海域,也仍由事先配置的共和国船只顺利回收。

    斯杰潘等搭乘者一回到瑟格朗多近郊的机场,随即被许多摄影机包围、心情愉悦的格吉耶夫就在那迎接他们。

    斯杰潘的脸上浮现感觉很痛的伤痕。落水时的冲击让他从座位上弹起,撞断了门牙。

    不过那也是荣誉的伤痕。

    在记者会上斯杰潘流泪高喊。

    「是米海尔•雅辛同志的崇高灵魂带领我们走向胜利!」

    如雷贯耳的欢呼声和掌声,撼动由冰雪覆盖的大地。

    ☽☽☽

    月亮看起来比平常还巨大,星星也比平常闪耀。

    琉德米拉带著愉悦的心情,从自宅的窗户眺望夜空。

    全世界的新闻都在讨论载人绕月飞行的话题。

    共和国为达成的创举举国欢腾,另一方面联合王国则藏不住失落。

    联合王国的媒体将自一九五七年「拜鲁斯努冲击」、一九六一年「雷普斯&卢米涅斯克冲击」以来的第三次屈辱,命名为「月球冲击」。

    这下联合王国就会同意共同事业。

    祝贺第一任务的胜利,琉德米拉把放上冰淇淋的满月状奶油饼乾,配葡萄酒吞下肚。甜美的味道渗透全身。

    尽管对月球本身毫无兴趣,但琉德米拉听到达成绕月时,还是涌现奇妙的情绪。

    那种情绪的真面目,也许就是感动。

    琉德米拉会有这种想法,起因是一张照片。

    返回后没多久,斯杰潘在绕月飞行时用小型相机拍的照片,以彩色刊登在共和国名为「真相」的报纸上。

    由于是在任务中拍摄,平常是非公开,但看到这张照片的格吉耶夫深受感动,特别决定要公开。

    荒凉的月面上方有颗漂浮在漆黑空间的蓝色球体。

    人类首次目击到太空中的地球。

    那张照片仿照日出被取名为「地出(Earthrise)」,让成功绕月这件事比文字更为具体、更有说服力。体会到太空有多广大的人们对美丽的小小地球感到尊贵和乡愁,内心深受感动,想说自己原来活在这种地方。

    这张照片带来的影响力连琉德米拉都无法估算。看到的瞬间她内心深处为之颤抖。

    然后她自嘲。

    「连我这种人都还有跟平常人一样会感动的内心吗。」

    她并不高兴。

    情绪和心情是让判断产生迟疑的原因。会对达成目的造成妨碍。

    总之,通往登陆月球的门扉敞开了。

    透过联合王国的同意,两国间的竞赛迈向终结。

    那么会怎样?

    两国的让步刺激到世界各国,革命的浪潮高涨。结社那群人会很开心吧。

    从开著没关的电视里传出格吉耶夫中气十足的声音。

    「──藉由绕月飞行,人类向登陆月球迈出了一大步!」

    琉德米拉冷笑一声。

    接下来要开始登陆月球作战。

    (插图021)

    女王之瞳 Queen eyes

    在将天空漆成纯白色的寒云下,冬季枯林里王室犬只正嬉闹在一块。

    萨妲希亚正在宫殿的庭园里散步,她蹲到库库修卡的鼻子前,轻声跟它交谈。

    「听说要跟你诞生的国家一起以月球为目标喔,而且还帮你准备了上场机会。好像要制作你的玩偶。」

    前几天,ANSA提出想让库库修卡成为沙尤斯计画的吉祥物。萨妲希亚认为共和国赠送的库库修卡也许相当适任,故当场允诺。

    话说回来,共同事业能够实现真让人期待。心中充满不可置信的感觉,一想像到今后,她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根据首相的发言,签订协议等同是败北,身为一国之君应该要感到不甘心才对,但萨妲希亚喜悦更胜于那种心情,王室秘书官也对此面有难色。

    在二十一世纪博览会上,萨妲希亚打破惯例呼吁共同开发。从那之后不管过了几年,想法都未曾改变。话虽如此,在那之后她遭到严厉斥责,甚至有人在背地里说她没资格当女王,所以在公开场合她都避免做出推动共同事业的发言。边严以律己地履行女王的职务,边仰望在远方发光的月亮,她一直以来都过著这种日子。

    (插图022)

    接连发生悲伤事故时,萨妲希亚的心情沉重。悲叹著自己身为一国之君却什么也不能做的无力,还开始想说载人太空飞行或许要划下句点。

    这时,共和国的叛乱分子所写的一本书闹得世间沸沸扬扬,情势有了很大转变。

    从那本书感觉得到列夫和伊琳娜等人在黑暗中求援的灵魂叫喊。萨妲希亚虽然想伸手帮忙,却还是忍住了。由于自己随便出面会导致两国间产生不必要的纷争,所以她只有在心中声援。

    接著在那之后冒出共同事业的提案,然后共和国成功达成第一任务,拍下了「地出」。

    那张照片连联合王国的国民都深受感动。虽然仍有针对共同事业和太空开发本身的反对声浪,但赞成国际和平和太空探测的意见急速增加。还出现看到地球尊贵的模样,呼吁注重环保问题的人们。

    虽然是从别人口中听说,敌视共和国的ANSA飞行总监的心甚至也因此被打动,他撕下了贴在墙上的「打倒共和国」标语。

    竞赛的结束和通往光明未来的预兆,都让萨妲希亚内心雀跃。

    不过两国合作的共同事业接下来才是重头戏。直到抵达月球前想必会遭遇许多困难。

    希望不要再发生悲伤的事故。

    萨妲希亚恳切地期盼。

    可是如果只把目光放在太空,地上会不会发生意想不到的问题,来路不明的恐惧袭击她。

    当世界发生大变化时,一定会在某处产生扭曲,欲望和憎恨日益膨胀。自己身为女王也有被盯上的可能性,王室秘书官提出警告要她随时保持戒心。

    若能不流血就好了。

    可能是感觉到萨妲希亚的不安,库库修卡那双可爱的大眼担心地望著她。

    「对不起,我没事的。」

    露出笑容的萨妲希亚温柔地抚摸库库修卡的头。

    然后她祈求在二十一世纪博览会上遇到的年轻英雄们平安无事。

    请千万要祝福他们。

    从云朵隙缝间露脸的太阳发出光芒,彷佛听见了那个愿望。

    靛蓝之瞳 Очи индиго

    一九六八年,一月三十日。

    列夫等太空人部队被叫到训练中心的会议室。

    召集理由是要说明任务。

    维克托中将和科学院的承办官员向他们宣布今后的日程。

    首先,第二任务的「地心轨道上的会合对接」将要确认共和国的罗基纳指挥/服务舱能否于外太空,跟联合王国准备的目标物进行物理上的对接。

    共和国先前会合对接全都失败,但两架搭载新开发对接用雷达的无人探测机,首次在全自动下完成对接测试。只限于机体的合体,电路系统上还没有连结,但预定使用在罗基纳上的雷达发挥功用是很大的收获。

    第二任务的电脑将按照预定使用黑龙电脑。舍弃至今失败的原因──对全自动操控的坚持,若担任船长的乔勒斯若判断有必要,则可以随时切换成手动。

    此外,这任务还有两国的机械在太空合体这种政治宣传的目的,目前正在磋商宣传方法。

    同时也开始进行第三任务的准备。从这个阶段难度急遽上升,任务内也分四个程序。

    (插图023)

    第三任务的搭乘者如预定由谢苗担任。

    「联合王国的船长决定好了吗?」

    维克托中将点头回应谢苗的问题。

    「我有收到联络,预定人选是亚伦•法菲尔德。」

    「喔喔!」谢苗以外的太空人们也小声地发出欢呼声。他是联合王国第一位飞上太空的英雄,之后也在第二次的太空飞行成功达成会合对接。列夫也为此感到雀跃。六年前,包含伊琳娜在内还只有六位太空人时,曾在联合王国跟他打过招呼。他是个充满爱国心的好男儿。

    维克托中将继续说明任务内容。

    「之后也要进行第四、最终任务的准备。列夫的预备人员是斯杰潘。伊琳娜的预备人员好像会由新血种族的女太空人担任。」

    联合王国的太空人部队有采用新血种族男女各一名。列夫有听说这么做的目的,是要避免有缴税的新血种族抱持不满。

    伊琳娜对同样是吸血种族的伙伴并不感到高兴。

    「就算我没办法搭乘,也早就说好要让搭乘者的其中一人是吸血种族兼女性吧。」

    伊琳娜早就知道自己被利用。只是她喃喃自语「会是什么样的人?」看来是有兴趣。

    接著维克托中将说完「第四任务的搭乘者还在挑选中」,便一一看著列夫他们这些选拔成员的眼睛,说:

    「由于签订了协议,获得在ANSA训练的许可。基本上会长期滞留于那边,有必要才会要你们回国。训练的内容大概会搭配各自的职责,个别给予课题吧。」

    终于要开始了。

    列夫光是想像就心跳加速。可是这件事并不简单。文化、习俗和组织体制都不同。学会技术当然不用说,跟共乘的人之间的合作也很重要。列夫问说那个人物是谁,维克托中将给出回答。

    「太空人培训室的室长,奈森•路易斯先生。」

    荷米斯七人组之一,今年四十五岁的他为七人中最年长。技术为最顶尖,其实原本是联合王国史上首位太空人的候选人,但健康检查有问题只好放弃。即使被调到管理职也没有认命,持续训练肌力和治疗,还拿到航太工程学的硕士学位。之后克服疾病重回冈位的执著男子。

    伊琳娜有点不服气地交叉著双手。

    「在联合王国,亚伦是更受欢迎的英雄吧?为什么登陆月球不是选他?」

    很明显她是觉得亚伦比较好。列夫并不在意对方是谁,但在最年长的人面前担任船长,还是有点让人愧疚。

    维克托中将以沉重的表情回答。

    「那边是由室长挑选搭乘者。也就是说他自己想去月球吧。」

    「咦?可以用这种理由挑选吗?」

    「不,因为他深受伙伴和高层信赖才得到认可吧。还有这是我个人的想法,让成就不凡的亚伦先生在困难的第三任务担任船长大显身手,奈森先生则是以『克服疾病前往月球的中年太空人』之名义博得大众同情,企图讨好全世界吧。」

    伊琳娜一脸厌烦地拨开头发。

    「真是卑鄙。」

    「你可别找对方吵架喔。」

    「什么意思?」

    「你跟看不顺眼的人会马上吵起来。」

    伊琳娜刻意露出尖牙吓列夫。

    维克托中将皱眉瞪了两人一眼后,继续说下去。

    「载人太空船是我们的东西,要从阿尔维纳太空基地发射。换句话说,对面的人也会有机会来到这里。只是为了保持机密,预定会是最短限度的行程。在ANSA训练时就算被抱怨秘密主义,也要请你们多忍耐。」

    主导太空开发的军方直到最后都反对共同事业,但政府的指导部好不容易用「这是为了祖国的荣耀!」的理由成功说服他们。即使如此,他们还是不愿配合。

    「来写《月与猎犬Ⅱ》好了。」伊琳娜脸上浮现在打歪主意的笑容。

    维克托中将面有难色地摸著肚子。

    「喂,列夫,你要好好看著她,可别引起国际问题喔。」

    「好的,我明白……」

    列夫苦笑回应。

    就算头衔变成船长,无论何时都还是得负责监视她。

    结束在会议室的说明后,在接到后续指示前是自主训练。

    傍晚的田径场,列夫和伊琳娜在进行培养基础体力的慢跑。并肩跑在四百公尺跑道上的两人遥想著联合王国。

    呼吸平顺地沉著跑著的伊琳娜伸手擦汗。

    「联合王国的南部太阳很亮很热对吧?我只对这点感到不安。列夫你能毫不在乎真好。」

    「不不,我也有很多不安喔。」

    至今有很多次长期巡回国外的经验,也有花十天进行横渡联合王国的旅行。可是从没有停留在异国进行训练过。跟电脑的配合,还有登月小艇的操控连摸起来的感觉都不知道。再加上夺走了最终任务的两个席次,想必会有不小的批评声浪。

    即使如此,胸口还是因为抱持希望而感到灼热的列夫抱著雄心壮志说:

    「能实现跟伯特先生还有凯伊小姐的约定,我觉得很高兴。」

    「对啊。原本只是空口说白话,什么都没做到。」

    伊琳娜也眼神发亮,她受到了晋升和活跃事迹传到海岸彼端的凯伊的刺激。

    只是列夫很担心联合王国的技术团在共同事业中会有什么待遇。刚才的会议上科学院的承办官员提出说明:「为了改良太空船,做好有限度下接纳的准备。」但如同特使来参观第一任务的发射,却有被蒙住眼睛等不自由的体验般,会是很难做事的环境吧。

    可以的话希望待在伯特他们身边,但列夫等人基本上都在联合王国,就算是回国时,太空人的训练中心和技术人员待的设计局在不同地点。

    「希望他们不会留下不好的回忆……」

    伊琳娜立刻回答。

    「不可能吧。送货员绝对会紧紧跟著。」

    「哈……也是。」

    列夫想起伯特和凯伊在研讨会舞台上说服大人物的英姿。

    这么说来,那两人表面上宣称是宣传的搭档,工作和私生活有区分开来吗?看起来感情是很亲密。

    忽然会这么想,也是因为跟伊琳娜的关系还是不明瞭,这件事随时都占著脑袋的一角。

    沙尤斯计画持续有进展,另一方面跟伊琳娜的关系则完全陷入停滞。

    ──对吸血鬼而言,人类是该憎恨的对象。

    ──不论大家还是我,都绝对不会跟人类结婚。

    在从罗莎老家的回程中,她所说出的话语让列夫心中垄罩黑雾。即使伊琳娜故乡的居民都憎恨人类,就只有她应该会对人类敞开心房。

    不,是已经敞开了。

    可是也有筑起看不见的高墙。跟她被称为「N44」时是不同的高墙。

    「你好慢。我要先走一步了。」

    伊琳娜加快速度,甩开沉默思考的列夫。

    没有追上去的列夫目送著对方的背影。

    在她那绯红色的眼中,自己是什么模样?

    未知的月世界只要调查就能弄清楚,但无法理解她的心情。感觉距离越近,内心就越远离。

    接下来等到在联合王国的训练一展开,更没有空去讨论私事吧。

    不,现在不是烦恼的时候。得转换心情才行。

    在联合王国的太空人们面前,可不能表现出不争气的模样。

    身为率领共和国太空人团队的人,以及代表地球前往月球的太空船船长,必须拿出该有的言行。

    列夫把心中那种像砂砾般的粗糙情感压进身体深处。然后注视跑在前方黑发随风飘逸的伊琳娜,全力地踏向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