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登陆月球篇·下 间奏五
    星町天文台充满连一瞬间都不能松懈的紧张感。深受感动的美沙无法冷静观赏从太空传回来的影像。

    实现的梦想跟美妙梦境相差甚钜,而是会令人感到心脏疼痛的辛苦职责。

    上个月,ANSA提出「由于计画变更,想将天文台当作登陆月球的追踪、中继地点。」的要求,于是星町天文台突然升格为主要站点。

    光是这样就已经是重责大任,如果太空人降落到月面的时间点有所变更,星町天文台甚至有可能接收到月球漫步的影像资料,负责中继讯号。

    如果要负责此事是不敢当的光荣,但希望别发生因为危险问题导致计画变更的状况,美沙向著二十四万公里外的苏拉瓦合起手祈求。

    请平安站上月面,并顺利返回地球。

    ☽☽☽

    联合王国女王萨妲希亚看见出现在现场转播中的地球,想到自己位于那颗蓝色星球上,心里涌现一股激情,回过神来泪水已经溢出。然后她想著遥远的太空。

    希望共同事业带来的太空开发会是和平的象徵。

    第二任务之后,隶属沙尤斯特别委员会的NWO人士前来接触王室。那个人提出新世界秩序的理念,歌颂著和平,但萨妲希亚判断并非是能高举双手赞成的主张。

    听到要在月面竖立两国国旗时,也想提出「这不是违反太空条约吗?」的反对。可是她不能对两国政府的决定表示意见。尊重「不是征服而是为了和平」的说法,把自身的想法录进要留在月球的讯息光碟里,剩下想在返航后的典礼上用致辞发表。

    人类到达月球之后,无论新世界的秩序会是如何,身为超大国女王的使命不会改变。为了不让失去许多生命的悲剧重演,为了让二十一世纪博览会上描绘的未来实现,不只是向联合王国的国民,要用自己的话语向所有的世界公民提出呼吁。如果NWO企图引发纷争,到时再采取强硬态度牵制。

    萨妲希亚想著背负重责大任,将第一个站上月球的列夫。在研讨会上台的那一天,跟以他为首的相同世代年轻人相遇,胆小的自己踏出了一步。深切期盼这次的登陆月球对世界上的许多人们来说,会是通往光明未来的一步。

    ☽☽☽

    在管制中心的支援室待命的克劳斯博士趁休息时间外出,仰望著天空。耀眼的太阳使他眯起眼睛,脑中想像著正在绕月飞行的莱拉普斯和在太空中前进的苏拉瓦。

    为了开发梦想中的太空火箭而将灵魂卖给恶魔,经手过制造战略飞弹的过去令他无数次感到后悔。过去当然不会消失,今后想必也会被咒骂为战犯。

    隐匿战争的罪行投奔联合王国,上电视节目进行太空开发的启蒙运动,直到今天为止花了二十年以上的岁月。然后载人太空开发即将达成第一目标。接著目标是火星,再往更远的尽头。

    可是很遗憾地,沙尤斯计画后的载人太空开发目前是白纸状态。

    即使如此,如果达成这次的最终任务,全世界人们的内心大概会有很大改变。而且提倡绕月轨道会合的优秀年轻人应该会继承梦想。

    克劳斯博士朝著东方,向共和国的同志喊话。

    东方妖术师(主任技师长)啊,你现在也在某处看著相同天空吗?根据我的预测,你不是集团而是个人,年龄跟我差不多吧?东西方的竞赛结束后我们能见个面吗?到时希望你至少报上名字,苏拉瓦的设计者啊。

    ☽☽☽

    皎洁月光从窗帘缝隙射入,黯淡地照亮放在床上的铜币。伟大科学家躺在充满静谧的病房里,将对太空的意念托付给现世,置身永无止境的梦里,在悠久的太空中旅行。即使失去肉体,那炙热的灵魂会由后人继承。

    ☽☽☽

    北极冷气团刮起寒风的军医学研究所屋顶,裹著毛皮的娇小女性边因寒冷而颤抖边仰望月亮。因为过去犯下的罪而被禁止与列夫他们接触,还被地下出版的台风尾扫到,连寄信过去都不行。

    可是她相信能重逢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到来。

    「列夫先生、伊琳娜。谢谢你们带来美妙的地球影像。」

    阿妮雅朝金黄色月亮举起装著碳酸水的杯子。

    「等你们从月球回来,大家再一起吃肉冻,喝茱萸果实泡酒,大肆庆祝一番吧。」

    在辉煌月光的照亮下,细小的气泡有如星尘般闪耀。

    (插图017)

    ☽☽☽

    在列夫的故乡,村子里唯一的电视机前形成人墙。列夫的双亲在人群中心,抱著做梦的心情注视儿子在遥远彼端拍摄的电视转播。

    《──最后再拍一次地球就结束。让我们在月球附近再会。》

    转播一结束便响起掌声,电视台的摄影团队拍摄喝蒸馏酒大吵大闹的村民。父亲开心地说著值得骄傲的儿子的往事。憧憬天空,用木棒绑上布的自制翅膀从高处跳下,受到重伤的笨小孩。提到曾经用吸血鬼怪谈吓唬过列夫的母亲,苦笑著说自己得跟伊琳娜小姐和阿尼瓦村的人道歉。

    第四任务结束后,待在联合王国的列夫寄了封信给双亲。内容是「因为去了阿尼瓦村没办法返乡。等到确认月球没有吸血种族的巢穴后一定会回村子。到时会带伊琳娜一起回去。」还附上两张亲手制作的月球旅行票券。有效期限是一百年内。「那时候大家早就死了啦」父亲笑著说。

    ☽☽☽

    在夜晚起雾的阿尼瓦村广场上,具有红色眼睛和尖牙的村人们陆续聚集。共和国的军人告诉他们伊琳娜现在正前往月球,众人每晚都举办祈求成功的宴会。

    艾妮妲向孩子们讲述公主的童年时光。总是仰望夜空,寂寞地吟咏月之诗的她,透过阅读书本进行幻想、创造出月球神话,再讲给艾妮妲听。在远离地球的地方发光的月亮既是灵魂沉眠之地,同时对失去双亲的公主来说是唯一的希望。那位公主离开这个封闭的村子,进入人类的世界。然后遇到能理解她的善良人类,找到新的梦想和希望。

    「伊琳娜(Ирина)小姐的话,一定能跟那个名字一样为我们带来和平以及新世界。」

    艾妮妲仰望被视为种族故乡的天体,祈求月亮女神的庇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