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窃盗犯
    我和荷莉挑了没人的地点及时间,好几次在礼拜堂附近仔细商量。

    为了把圣光剑送到勇者手中,我们主要应该做的有三件事。

    确保从王都前往东方所需要的旅费。

    取得位于礼拜堂地下的圣光剑王者之剑。

    然后不被任何人看到,逃出王立军官学校,离开王都。

    「在王都的周边有大量直通各地方的街道。那是如同大动脉,能让各地的物资、人才、金钱轻松流动的街道。如果要旅行,不要走有高低起伏的山野小路,走那些街道应该会比较好。只要像这样沿著东方的街道移动,应该就能掌握到勇者的正确位置。」

    我在礼拜堂附近的图书馆里,在桌上摊开地图。

    荷莉则轻盈地飘在我身旁盯著地图。

    〈东方有什么样的城市?〉

    「由于那边是山岳地形,主要的移动手段似乎是骑马。治理当地的地方贵族们则是由古亚坦德尔支配。他没有什么独立思想,会将规定的税额上缴至王都,但怎么说呢,他有著不法之徒的性格。」

    〈不法之徒?〉

    「东方最大的城镇是名叫拉邦基尔特的城镇,不过那边默许各式各样的赌博。虽然王国内禁止赌博,但只有拉邦基尔特得到默许,因为部分收益会变成税金。而且,那边也有很多贫民阶层,对周边的地方而言,也是最大的奴隶供给地区。」

    〈我愈来愈觉得身在那个区域的勇者不可能进入军官学校就读了。〉

    「总而言之,就以那个城镇为目标沿著街道移动。你愈靠近勇者,就愈能掌握对方的正确位置吧?」

    〈没错。〉

    我将视线从地图移到荷莉身上。

    「接下来是取得你本体的方法。你的本体似乎在礼拜堂的地下,但警备当然很森严吧?」

    〈没这回事喔,那边又没有人看守。只是被收纳在地下的藏宝库内,所以门当然有上锁。〉

    「那个钥匙是由王家管理吗?」

    〈不,其实是在军官学校的教官手中。〉

    「啥?谁啊?」

    〈那个娃娃脸的红发女人。〉

    「咦咦?竟然偏偏是嘉特蕾雅教官……!」

    〈当然,应该有很多人有备份钥匙,不过把钥匙给她保管应该最安全。毕竟她是被神剑认可为持有者的人。〉

    「如果钥匙由教官贴身带著,那就无法偷到手了……」

    〈不,那也要看方法。〉

    「方法?」

    〈我的身体虽然是灵体,但是能拿起某种程度的重物。〉

    「啥?这样的话,你自己搬运神剑本体移动就行了……」

    〈移动物体需要相当大的力量。钥匙的话我能拿起来,但是剑的重量就有困难了。虽然如果勇者在附近,别说是剑了,连大岩石我都能举起来丢出去。〉

    「钥匙的话能拿起来……?这样啊,意思是由你偷取嘉特蕾雅教官持有的钥匙?」

    〈没错。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要有效利用除了你之外没人看得见我的这件事。然而问题在于我从她身上偷走钥匙时,并不会让钥匙本身消失不见。〉

    「喔,那看起来会变成钥匙自己动起来,浮在半空中吧?」

    〈而且,进行偷窃的地点也有限。先前也说过了,我只有在礼拜堂周边才能以万全的状态行动,因此最好在这附近动手夺取钥匙。〉

    「这个部分没问题,只要我把教官找来这里就行了。」

    〈像你这种蠢货能约女人出来吗?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荷莉常常在对话时,对我说出没礼貌的话。

    虽然我也开始有点习惯了。

    「你知道嘉特蕾雅教官把钥匙收在哪里,随身携带吗?」

    我这么问完,荷莉就用大拇指戳戳自己的胸部。

    〈我看过她拿出钥匙的模样好几次,所以很清楚。在胸前喔。〉

    「那么,我会把嘉特蕾雅教官带来这里,随便跟她说些什么,你就趁机偷取钥匙吧。」

    〈偷走钥匙的瞬间要怎么办?从她胸前偷出钥匙的那一瞬间最容易被发现喔。〉

    「如果只要一瞬间,由我来挡住嘉特蕾雅教官的视野。」

    〈是喔……虽然觉得很不安,但你就尽力试试看吧。〉

    我一边听荷莉回答,一边向她询问一件我很在意的事。

    「这么说来,关于嘉特蕾雅教官和艾莉丝持有的神剑……」

    〈爆炎剑和冰结剑吗?〉

    「对对对,那也是神剑吧?其他神剑也有像你一样除了持有者以外,没人看得见的剑之精灵吗?」

    〈……请不要把圣光剑和其他神剑相提并论。除了圣光剑以外,没有其他能寄宿像我这种高度人格的神剑。虽然拥有选拔持有者及允许其使用特殊能力的意志,但无法自主行动及对话。〉

    「换句话说,即使是被其他神剑认可为持有者的那群人,作梦也不会想到圣光剑里寄宿了精灵吗?」

    〈没错。毕竟其他神剑只是为了辅助活动时间有限的圣光剑而打造的东西,我没有任何劣于其他神剑的要素。〉

    「嗯,既然嘉特蕾雅教官不可能注意到你的存在就行了。我们立刻开始吧。」

    就这样,我们决定实行从神剑持有者之一──嘉特蕾雅教官那边偷取钥匙的作战。

    那一天是没有课堂及训练的假日。

    我跟荷莉讨论的一样,约嘉特蕾雅教官到礼拜堂。

    带嘉特蕾雅教官到那个地点,跟她闲聊一段时间。

    接著,我会在夺走嘉特蕾雅教官视野的同时,向荷莉打信号。

    荷莉则在嘉特蕾雅教官看不见四周时偷取钥匙──这就是我们的计画。

    「……真是的,我是觉得你最近怪怪的,但这是吹什么风?竟然想要单独跟我聊聊……」

    「好嘛好嘛,偶尔一次又不会怎样。」

    我顺利地成功约出嘉特蕾雅教官。

    「如果教官觉得麻烦,那拒绝我也无所谓啊……」

    「我、我没有说觉得麻烦吧……混帐……」

    嘉特蕾雅教官和其他教官不同,不知为何,会频繁地找我这个差劲的学生闲聊。

    她在餐厅看到没有朋友的我在独自吃饭,甚至会过来跟我一起用餐。

    虽然很庆幸自己和她要好到只是搭话,她就愿意跟我过来,但是在别的意义上,她和看到不认真的学生就会忍不住叮咛对方的艾莉丝一样,难以理解。

    我抬头望向礼拜堂的天花板附近,确认荷莉正在待机。

    要挡住拥有万夫莫敌实力的神剑持有者的视野。

    虽然非常困难,但也只能想办法了。

    我和嘉特蕾雅教官并排坐在礼拜堂里的长椅上。

    因为身高差距,看在旁人眼中应该不觉得我们是学生及教师。

    荷莉就站在我们背后,窥伺著从嘉特蕾雅教官那边偷出钥匙的机会。

    尽管说是站著,但她是灵体,所以飘浮在空中。

    「所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

    「只是单纯的闲聊啦。我也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吧?所以想说,趁现在把事情说清楚比较好。」

    「说、说什么?」

    嘉特蕾雅教官莫名有些坐立难安。

    「正如教官所知,我不是好学生。无论念书或训练都没有擅长的事,也没有特别努力过。在教官的学生中,我也特别差劲吧。」

    「也、也没有这种事啦……你虽然成绩不好,但是不曾在学校里引发问题,也不会对教官说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比你棘手的学生有很多喔。」

    嘉特蕾雅教官从我身上别开视线,用手卷起自己的头发玩弄。

    「不如说,可能没有比你更不伤脑筋的学生了。无论哪一个学生在做作业或接受训练时,或多或少都会抱怨或反抗。」

    「我只擅长翘课就是了。」

    这时,我一脸认真地盯著嘉特蕾雅教官。

    原本移开视线的嘉特蕾雅教官疑惑地仰望著我。

    「你、你干嘛?」

    「所谓的学校因为是封闭空间,很像监狱呢。实施全体寄宿制就更是如此。」

    「呃,嗯。」

    「当然,学生之间的争执及霸凌是家常便饭。我也看过好几个无法忍受学校生活,所以回去老家的家伙。」

    「是啊。当初入学的家伙有一半以上的人中途离开,无法毕业。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你一样明明没有体力、成绩及干劲,却能忍耐到最后,即将毕业的学生。」

    「这是多亏了教官。」

    「啥?你、你干嘛突然说这种话……」

    「因为有像教官一样既强大又温柔的人在,像我这种弱小的家伙才得以不受同侪霸凌。不只是我,由于教官严格取缔学生之间的私斗,才让很多学生免于被打个半死喔。有教官在真的太好了。」

    「……不要当面……跟我说这种话啦……混帐……」

    嘉特蕾雅教官的双眼涌现泪水,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成功了。

    别看她那样,温柔的嘉特蕾雅教官比其他人更关心学生,有学生当面道谢的话,教官立刻就会哭出来。

    每次她目送毕业生时,也总是会啜泣。

    这时我望向背后的荷莉,向她招手。

    〈……咦!要在这种时候偷钥匙吗?〉

    眯起眼睛看著我们两人的荷莉,似乎不打算趁著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一瞬间行动。

    我没有回答荷莉,递出白手帕给嘉特蕾雅教官。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这么觉得喔,今后也请教官继续关照学生。」

    「嗯……谢谢你……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些话的学生。」

    啜泣著的嘉特蕾雅教官接过我递出的手帕擦眼泪,我则趁机用力招手要荷莉快点行动。

    〈唔哇~这家伙超差劲~〉

    吵死了,快点啦。

    等教官哭完才偷钥匙会被发现啦。

    荷莉从嘉特蕾雅教官穿著的红色燕尾服胸口,抽出礼拜堂地下藏宝库的钥匙。

    虽然荷莉打算把钥匙交给我,但是我猛烈地用手制止她。

    〈……?对喔,只要到天花板附近,她就不会看见钥匙了。〉

    察觉到我的意图,荷莉拿著偷来的钥匙轻盈地飘上礼拜堂的天花板附近。

    在我以外的人眼中,应该只会看到钥匙擅自从嘉特蕾雅教官的胸口飞出来,然后飘上天花板附近而已吧。

    虽然也没人在看就是了。

    几分钟后,我在嘉特蕾雅教官离去后的礼拜堂内握著到手的钥匙,不断丢到半空中把玩。

    「总算没曝光就得手了。」

    〈你真是个差劲的男人。竟然把女人惹哭,从胸前偷到想要的东西后立刻把人赶出去,丢著不管。〉

    「不要讲得那么难听啦,我可是有先好好安慰教官才让她回去。比起这种小事,我们立刻去取得圣光剑吧。」

    〈喔~你真是性急耶。是要现在就启程,前往东方吗?〉

    「不,我还没做好旅行的准备,所以不能离开。总之,现在先去藏宝库拿圣光剑,藏到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吧。」

    〈为何需要这么做?等你做好旅行的准备时,再到藏宝库拿剑就行吧?〉

    「等嘉特蕾雅教官发现钥匙不见,开始找就麻烦了。她说不定会跟其他有钥匙的相关人士商量,把剑从藏宝库移走。」

    〈原来如此,要在嘉特蕾雅发现钥匙遗失前偷走圣光剑吗?那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理钥匙?〉

    「会在今天之内还给嘉特蕾雅教官。只要说『这个掉在礼拜堂里,是教官的东西吗?』她应该就不太会起疑了。」

    〈……你这个人真的烂透了……〉

    用从嘉特蕾雅教官那边偷来的钥匙进入礼拜堂的地下,那里虽然有一座格外广大的地下迷宫,但是在荷莉的引导下,我们轻松抵达藏宝库,偷出了圣光剑。

    〈你要感谢我喔。这里其实复杂到会迷路,还有大量陷阱喔。〉

    「我倒是希望你在走进地下前就告诉我这些情报……」

    之后我把偷来的圣光剑用布包起来,埋进校舍的中庭。

    钥匙则在当天以内还给嘉特蕾雅教官了。

    「唔哇!那把钥匙是!」

    「它掉在礼拜堂了喔。」

    「是吗是吗!你帮我捡回来啦!谢谢你喔!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看到嘉特蕾雅教官满脸笑容地望著我,我的内心一阵刺痛。

    总有一天要向她说明情况并道歉才行。

    不然,我觉得自己会遭到报应而死。

    「好了,接下来是钱。」

    〈你打算怎么做?该不会要我去当扒手吧?〉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做那种事。虽然要从贵族那边偷走多少钱都无所谓,但是偷别人的钱是最差劲的事吧。」

    〈那该怎么办才好?〉

    「跟艾莉丝借钱。」

    〈……我从刚才就注意到一件事,你其实很受女性欢迎吧?刚刚那名教官也是,完全不会排斥跟你独处。〉

    「你很没礼貌耶。我可是这间学校成绩最烂的学生喔,怎么可能会受女生欢迎啊,又不是贵族。」

    〈是喔……〉

    「……啥?那是什么意思?」

    在学园里的图书室,艾莉丝皱起眉头。

    「拜托你借我钱!」

    「你需要钱的理由是?」

    「我不能说。」

    「你是要我借你无法说明用途的钱吗?」

    「对。我之后会跟你说明状况,现在就不要多问借我钱!」

    「别说傻话了。如果希望别人帮忙,就要展现相当的诚意。告诉我你要用那笔钱做什么。依据你的理由,我也不是不能借你。」

    「……我不能说。」

    「所以是为什么啦!」

    艾莉丝粗暴地阖上读到一半的书,将它丢在桌上。

    「你最近总是一个人鬼鬼祟祟!还在没人的地方自言自语!你到底在做什么?」

    「……没有干嘛啊。」

    我平淡地装傻。

    之后我将要跟会说话的神剑,一起踏上寻找勇者之旅──完全说不出口。

    「你啊,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但你该不会被奇怪的女人盯上,还受到她诱惑吧?你打算拿去供奉那个女人吗?」

    「……」

    由于艾莉丝的话微妙地接近事实,我闭上了嘴。

    先不提供奉这个部分,被奇怪的女人盯上是事实。

    附带一提,那个奇怪的女人──剑之精灵荷莉正无言地站在我后面。

    虽然我有叮咛荷莉周围有其他学生时,尽量不要跟我说话,但是从艾莉丝的话来判断,周围的人似乎都看出我在跟荷莉对话。

    看来我渐渐被认定为一直自言自语的危险人物了。

    「嗳,库洛。我们马上就要毕业喽。」

    「嗯,对,说的也是……」

    回应的同时,艾莉丝似乎又要开始说教,我忍著想要叹气的冲动。

    「在即将毕业前向同学借无法说明用途的钱──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所以,我之后会跟你说明……」

    「库洛,我并不是不想借你钱,我是因为担心你的未来才这么说的。」

    正因为这家伙会认真地说出这种台词,我才会觉得跟艾莉丝说话很麻烦。

    平常我会摀起耳朵飞奔逃走,接著后脑勺会挨上一记重击作结,但唯独这次无法这么做。

    因为我必须从这个女人手中得到钱才行。

    「说到底,你从这间学校毕业后打算做什么?跟我一样成为地方的军人?还是想成为王家的亲卫队?」

    哪一种我都不想要。

    应该说可以的话,我一辈子都不想工作。

    现在说出这种话应该会受到铁拳制裁,所以我保持沉默。

    「这间学校的毕业生,都会在地方的关口和王都的军部任职出色的职位。」

    「……」

    我打从心底觉得麻烦的同时,听著艾莉丝说话。

    「你知道为什么要在王都的学校培育这样的人才吗?目前各地方的领主们拥有独立的徵税权,王家收走一定的税额后,剩下的税金会全部纳入他们自己口袋。要说的话,这些地方领地就如同独立国家。也就是说,一旦目前的王家影响力衰退,各个领主就有可能为了扩大自己的领地,进攻其他领地。而在那些有可能受到攻击的领地中,也包含这座王都潘德拉冈喔。」

    「……」

    受不了,这女人还是一样多话耶。

    闭上嘴,把钱给我就好──说这种话也只会倒大楣吧。

    先前我在神剑选拔中初次听见荷莉的声音时,艾莉丝就曾毫不犹豫地怀疑我脑袋不对劲,敲上我的脖子让我失去意识。但一般人绝对无法对男同学使出能让人失去意识的手刀。

    失去意识一个搞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也就是说,目前这个国家正处于发生内乱也不奇怪的状态。我们王立军官学校的毕业生是为了防范未然,才会被派遣到各地去喔。你应该也不希望突然发生战争吧?既然如此,我希望你能更有点危机感。」

    「……」

    我忍不住露出苦笑。

    现在的我正抱持著无可比拟的危机感活著。

    毕竟我得知了魔王明明将在五年后复活,勇者手中却没有神剑的事。

    就连艾莉丝说要预防战争和内乱的事,等魔王复活的危机得到证实后,肯定会全都会被踢飞吧。

    毕竟魔王是曾只身不断将人类逼到濒临灭亡的存在。一旦人类被消灭到即将灭绝,那连战争都无法发动。

    不过现在对艾莉丝说这种话,也只会又被怀疑脑袋有问题。

    该怎么向她解释才好?

    虽然可以说谎编造借钱的用途,但面对这个家伙,谎言被拆穿时的风险太高了。

    如果撒下想去探望生病的母亲,或是父亲去世,需要葬仪费这种谎言,温柔的艾莉丝应该会二话不说,拿出超越所需金额的钱给我,但是等她之后得知那是谎话后,我肯定会被宰掉。

    换句话说,我必须贯彻「之后再告诉你用途,现在什么都不问,先借我钱」的话。

    这部分跟关心学生的嘉特蕾雅教官不同。

    有洁癖的艾莉丝不可能原谅别人说谎。

    「……嗳,艾莉丝。你刚刚说的事情都是之后才附加的理由吧?这里原本是为了在神剑的使用者,也就是勇者出现时,能迅速将神剑交到那个人手中才创立的学校吧?」

    「库洛……你……」

    艾莉丝不知为何感慨万千地望著我。

    「我原本以为你是毫不思考地活著,但你是确实有著危机感,活到现在的吧?」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都太过分了吧?

    算了,我不否定这点。

    「是啊。虽然现在没有人会活著的同时想著魔王何时会复活,但历史已经证明了魔王总有一天一定会复活。」

    「这间学校是前任勇者创立的吧?为了下一任勇者出现时做准备。」

    「……明明总是翘课,真亏你还知道这些事情呢。没错,是初代国王兼前任勇者建立了这间学校。」

    是神剑开口说话告诉我的──这我可说不出口。

    「总之,既然你对这个世界的事情考察到这种程度,那我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虽然不知道你毕业之后打算做什么,但我们彼此今后也都要加油。」

    艾莉丝这么说完后露出爽朗的笑容,想和我握手。

    我在说著「嗯……」的同时,反射性准备回握她的手──

    「……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现在要讲的是借我钱!」

    「你不告诉我用途,我就不借喔。」

    「……也对,不交代理由就想借到钱是我想得太美了。」

    「当然。」

    「那我放弃了。」

    「啥!为什么?我明明说只要你说明理由,要我借你也行啊。」

    「因为我不能说啊……所以我才只拜托你一个人。不过,如果你不想借的话,那我也不会勉强你……」

    我这么说著,准备离开图书室。

    看到这样的我,艾莉丝追了过来,从背后抓住我的肩膀。

    「等一下!我并不是不想借你或是无法借你!」

    「不要紧……是我不好。」

    「不,所以说……啊啊!真是的!我知道了!我借你啦!」

    「……」

    我很清楚。

    艾莉丝无欲无求,但成为神剑持有者的人可以领到特别津贴,所以她的收入很高。

    还有那笔收入她几乎都拿去贴补老家,并存起来的事。

    因此她非常慷慨,会提供他人资金援助。

    再加上艾莉丝的个性无法丢下有困扰的人不管,所以跟她要钱时比起强求,退一步会更有效果。

    话说我不该跟她讲这么久,早点这么做就好了。

    「好了!旅费和圣光剑都到手了!朝东方出发吧!」

    〈你这个男人……真的烂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