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与勇者相遇
    保管在王立军官学校里,拥有意志的神剑──圣光剑王者之剑。

    与寄宿在那把剑上的意志──精灵荷莉相遇的我溜出了军官学校,总算抵达勇者应该会在的城镇。

    〈不会错,我从这座城镇强烈感受到勇者的气息。〉

    「……」

    然而,即使勇者所在的城镇在眼前,我也没有任何感慨,没有回应荷莉。

    应该说,我没有力气回应。

    我换上以黑色为基调的便服,带著用跟艾莉丝借来的钱买来的乾面包、肉乾、露宿用的睡袋及兼具外套功能的披风,背著缠绕著布的圣光剑,用切下来的木棒代替拐杖,整个人疲劳至极。

    理由很清楚。

    我已经三天没吃没喝了。

    出发后已经过了一个月。

    原本准备的携带粮食早已见底。荷莉彻底无视我当初打算在绕去各个村落及城市时补充粮食的计画,擅自变更路径猛冲的结果,就是我被迫在有高低起伏的断崖绝壁移动,还面临快要遇难的危机。

    而且还不断遭到盗贼、熊、狼袭击。

    如字面所述,度过将近一个月与死亡比邻的旅程后抵达的城镇,竟然是我一开始说过要走街道前往的东方城镇──拉邦基尔特。

    和以全面城墙包围,四方都有城门连接道路的王都不同,这是只有一座城门的城下城镇。

    虽然有城墙,但跟王都潘德拉冈相比很低。

    附近有麦田,像是城镇居民的人们正在努力务农,但这座城下城镇最有名的是很盛行赌博。

    ──我很清楚。

    如果是这座城市,使用街道的距离只要徒步十天。

    我因为相信荷莉,让能感受勇者气息的她带路,而她竟然刻意选择难走的路。

    〈喂,库洛,你不要露出像蠢蛋的表情站在原地,快点进去城镇啦。〉

    「……」

    我甚至没有发出怒吼的力气。

    荷莉没有肉体,所以完全无法体会我疲劳困顿又营养失调的情况。

    「……嗳……不好意思,但是进入城镇后,能先让我去旅馆休息吗?」

    〈啥?你明明什么工作都没做却觉得很累?只有走路耶。〉

    荷莉的这句话让我火冒三丈,忘了疲劳及空腹。

    「只有走路?人类这种存在啊!光是活著就会感到疲惫了!更别提我在一个月内,每天持续走了平均二十公里的路!对最近的人类来说是罕见地走了很长一段路!」

    〈唉……就是这样,我才讨厌跟废物旅行。〉

    对于被逼到极限,就快昏倒的我,荷莉瞧不起人似的摊开双手,做出像在说「真受不了你」的动作。

    「没办法以最短距离移动的原因就是你!本来可以走得更轻松啊!」

    〈别在意那种小事。如果是勇者,那种路用跑的就能跑完。无论是高山还是绝壁,飞起来就能越过去了。〉

    「可以不要把我跟几百年才会出现一名的天才相提并论吗!」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等进入城镇后,你在旅馆休息吧,我会去找勇者。〉

    「咦?但是,你不是没办法离神剑本体太远吗?」

    〈跟勇者的距离变得这么近,我的力量也恢复了不少,所以可以离开神剑本体半径几百公尺。可以的话,请你挑位于城镇中心的旅馆休息。这么一来就算无法探索整个城镇,我也能把周围逛过一遍。〉

    「好,那我在旅馆休息……」

    我在拉邦基尔特的旅馆扫光久违的食物后,就睡成一滩烂泥。

    我好久没有吃到正常的食物,躺在床上睡觉了。

    附带一提,荷莉不在身边的状态也是相隔许久。

    毕竟在这一个月里,我无时无刻都跟荷莉在一起,一边旅行一边跟她不断争辩。

    荷莉完全无视我不想走危险路径,希望能利用街道,安全地移动的要求。

    她只想著要笔直地朝感受得到勇者气息的方向前进。

    荷莉只能跟成为勇者的人对话。

    而且会在勇者诞生的同时觉醒,在勇者死亡的同时陷入沉睡。

    换句话说,她是个只有跟名为勇者,打倒魔王、拯救世界的英雄接触过的存在。

    所以她的判断基准,全是人类这个存在的顶点。

    只跟天才中的天才说过话的荷莉,果然在生理上无法接受我的样子。

    每次看到我与危险路径苦战时,她总是举出历代勇者夸张的身体能力来比较,感到非常傻眼。

    我们待在一起一个月了,但她对我似乎毫无感情。

    明明如此,她却没有停止跟我对话,每次露宿在外,即使我没有问,她都会说起历代勇者的英勇事迹。

    「……」

    从熟睡状态变成打盹的我,半梦半醒地躺在床上开始思考。

    目前军官学校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

    要是发现圣光剑被偷走,不只学校,全国应该会引起大骚动,这时,保管钥匙的嘉特蕾雅教官会集中受到怀疑及责难吧。

    这么一来,把钥匙还给嘉特蕾雅教官的我明显会被怀疑。

    毕竟我在跟同学借完钱后,失踪了一个月之久。

    偷走甚至可以称为国宝的圣光剑,打算卖给某个商人大赚一笔──如果招致这样的误会,我肯定会被处死。

    这场旅行拖得愈久,这个可能性就愈高。

    总之,在把圣光剑交给勇者后,我必须尽速带勇者回去王都。

    荷莉应该也不会反对把仅仅十岁的儿童勇者,交给王都那些位高权重的人照顾吧。

    这么一来,我不只不会被当成重罪犯处死,还会被当成让勇者与圣光剑相会的大功臣。

    话说,不这样的话就伤脑筋了。

    我没有兴趣跟王都里的贵族及同学比谁先飞黄腾达。

    我不想遇到那种麻烦事。

    既然如此,我想立下一次大功,让我在随便一个职场得到随便一个职位,一边随便地工作一边悠哉地生活。

    如果是帮助了勇者的功臣,应该能得到这点程度的恩惠吧。

    就在我想像那种慢速生活时──

    〈库洛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荷莉穿过旅馆的墙壁并大叫。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想事情的我被突然现身的荷莉骑在身下,发出惨叫。

    我不由得看向旅馆的窗户。

    我吃饱饭,躺在床上时是中午,但现在已经是黄昏了。

    看来荷莉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寻找勇者。

    〈库洛,请起来!事情不好了!〉

    「怎、怎么了?」

    〈我找到勇者了!但是……〉

    「但是?」

    〈总之,请快点起来!我带你去勇者那边!〉

    「呃、好。」

    我迅速换好衣服后,急忙离开旅馆。

    「……什么?」

    我呆滞地张大嘴巴,露出呆蠢的表情僵在原地。

    在荷莉的带领下,我站在其他建筑的屋顶上,眺望著现任勇者──也就是圣光剑正统持有者居住的家。

    那个家庭似乎满富裕的,房屋相当大。

    而我悄悄看著荷莉所指的人物。

    我和会说话的剑相遇,听说了五年后魔王会复活的事。

    事到如今,大部分的事情都吓不倒我。

    我原本有自信,无论现代勇者长怎样、住在怎样的房子里,我都完全不会惊讶。

    但是荷莉指认为勇者的那个人──

    是身穿破烂连身裙的金发小女孩。

    穿著破烂连身裙的少女拿著水桶走在街上,从水井打水,补满放在应该是自家建筑前的水瓶。

    灰色的连身裙骯脏至极,到处破洞而破烂不堪。

    原本应该美丽闪耀的金发毫无光泽,任由它随意生长,完全没有整理。

    这名少女如果是勇者,年龄应该是十岁左右,但是她似乎发育迟缓,个头娇小,从衣服下露出来的手脚也很纤细。

    表情也黯淡得不像是年幼的少女,时常微微低著头。

    我窥探她的模样后,小声地向身旁的荷莉搭话:

    「……不,咦?是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是勇者?」

    〈没错!〉

    「啥?不,可是那个……是女孩子吧?」

    〈没错!是女孩子!〉

    「历代勇者全都是男人吧?还是说也有女勇者,只是没有留下纪录?」

    〈不不不!这是史上第一次喔!我至今为止都没有跟女人搭档去讨伐魔王过!〉

    「你说什么!」

    荷莉还比较吃惊。

    〈太奇怪了……这次的觉醒太奇怪了。说到底,明明像你这种不是勇者的人能看到我就很奇怪了,竟然还出现至今为止从来没有诞生过的女勇者。〉

    「你不曾因为错觉认错持有者吧?」

    〈没有。那孩子肯定拥有成为我持有者的素质,而你绝对不是勇者。如果你的才能是一,那孩子现阶段就有两千左右。而且还会成长,所以最终将会以万为单位。〉

    「吵死了!不要用数字来表示实力差距!」

    总之,我拿著用布包起来的圣光剑王者之剑,走近身穿破烂连身裙的少女身边。

    「嗳,小妹妹。」

    接著,我尽量露出不会让人起疑的假笑向她搭话:

    「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

    少女看了我一眼后,不发一语地走过我身旁。

    然后她准备再去打井水。

    「不,那个,我不想妨碍你工作。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

    「不好意思,可以麻烦你握一下这把剑吗?」

    「……」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要稍微握住这个剑柄就好了。」

    「……」

    「如果你不想握住,只是摸摸看也行。」

    「……」

    「来,只要用指尖轻轻戳戳看就行了。」

    结果,少女一脸胆怯地避开我递出去的圣光剑,往自己的家跑走了。

    〈……库洛……一边说著握一下、摸摸看之类的,一边对著幼女递出棒状物的你,看起来就像是变态……〉

    「吵死了!你跟她讲话不就行了!只要确认她能否看见你就一次搞定了啊!」

    〈才不要,我从来没有跟女生说过话。〉

    「……糟糕……现任勇者的未来比想像中还让我不安。」

    〈是啊,不过那孩子好像能看见我喔。我跟她对上眼好几次了。〉

    「是吗?那就表示,果然是那孩子没错吗?」

    〈只要那孩子触碰圣光剑,剑身肯定会发出光芒吧。〉

    「……嗯?但是冷静想想,说到底,我要怎么把那个孩子带走啊?就算跟那孩子的父母说明情况,也只会被当成是以诱拐为目的的变态想带走女儿吧……」

    〈不需要说明情况,快点把她绑架回去就好啦。〉

    「说什么傻话!这样除了神剑小偷以外,会再增加绑架女童的罪状吧!无论有几条命都不够赔!」

    〈我说啊,库洛,这可是赌上人类存亡的重要案件喔。虽然你可能会独自背负罪状被处死……但那些都是小事。〉

    「才不是小事!」

    〈唉,真是的……真麻烦。为什么我只能跟你说话啊?我原本还很期待这次能跟什么样的帅哥搭档,为何偏偏会变成只能跟这种废物及乳臭未乾的女孩说话的状况啊?〉

    「喂!我就算了,至少好好对待搭档啊!接下来你跟那孩子能合作到什么地步,是完全关系到人类存亡的事情吧!」

    〈就算你这样讲,观察可爱的男孩变成美形的青年、帅气的大人、才华深藏不露的老人对我来说是唯一的乐趣喔,花数十年观察女人从大婶变成臭老太婆到底有什么乐趣啊?〉

    「这家伙超不认真耶!明明是至今为止从魔王手中拯救人类好几次的剑!却不认真到令人难以置信!」

    〈感觉我对拯救世界也感到厌烦了,是不是该以灭亡作为行动方针了呢?〉

    「不准厌烦!」

    这时,我注意到一件事。

    由于我在路边跟荷莉展开听在旁人耳中只是自言自语的争执,城镇的居民在走过身旁时,都像在看脑袋有问题的家伙,以带著警戒心的眼神望过来。

    这似乎是至今为止的圣光剑持有者都经历过的道路。

    这时,我听到了「啪!」的声音。

    往传来声音的方向望去,应该是勇者的少女在我以为是她家的建筑物前,被男人用力打了一巴掌。

    「臭小鬼,你在偷什么懒!你连好好打水都办不到吗!」

    「……」

    「你那反抗的眼神是怎样!」

    男人又打了少女一巴掌。

    虽然少女身材娇小,但那股力道大到让她向后倒下。

    「快点去把水装满,你这没用的东西!做完之后还要准备晚餐啊!」

    殴打少女的男人这么说完后,离开自己的家,走到大街上。

    一旁的荷莉望著那名男人的背影,将手放到我的肩膀上。

    〈库洛,我特别允许你使用我。去把那个男人砍成两半。〉

    「允许我做这种事情会让我很困扰!也、也是啦,那位大叔是很令人不爽啦。」

    〈明明是在故事里的重要度低到连名字都不会出现的路人,竟然打身为人类至宝的勇者巴掌……就算把他大卸八块也不够!我要慢慢宰了他,再把那家伙烧成灰……!〉

    「那个大叔是她的父亲吗?」

    我一边说一边小跑步,追上殴打勇者少女的那名男人。

    〈哦?哦?你想一口气砍了他吗?就该这么做!〉

    无视荷莉的话,我追上那名男人后从背后向他搭话:

    「那个,不好意思,我从刚才就一直看著。」

    「啥!」

    「我觉得那样打女孩子不太好喔。」

    「这跟你无关吧!」

    「的确是跟我无关,但那孩子是你女儿……」

    「那怎么可能是我女儿啊,傻子!那个小鬼是我家买来的奴隶!」

    「奴隶?」

    「没事不要把我叫住,死小鬼!」

    殴打少女的男人似乎相当没耐性,对著我举起拳头。

    「……」

    我虽然在瞬间做出防御──

    「唔哇!」

    却轻松被打飞。

    「呸!小鬼少在那边讲大话。」

    当天晚上,我回到住宿的旅馆。

    〈库洛……不管怎么说,你也太弱了吧?〉

    「少管我!反正我不是勇者!」

    我用湿毛巾按住挨打的脸,同时对荷莉怒吼。

    〈你虽然不是勇者,但好歹是军官学校的学生吧?连跟一般人打架都会输掉的战斗力,这样不行吧?还是说你不是肉体派,而是头脑派?〉

    「没这回事喔,毕竟成绩是最后一名,我没有脑袋比腕力更好的自信。」

    〈你真的是完全派不上用场的男人耶……〉

    「就只有马术还算擅长啦。另外夜视能力不错,所以满能完成夜间的军事训练。」

    比起这种事──我补了一句。

    「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个女孩子好像是那一家买下的奴隶喔。」

    〈说到底,所谓的奴隶是有钱的贵族或地主雇用来处理所有杂事的人们吧?那名少女待的家庭看起来没有富裕到那个地步耶。〉

    「即使是普通的农民或镇民也会购买奴隶喔。最近因为有大量的贫困阶层,孤儿之类的会被当成奴隶贱卖。」

    荷莉皱起眉头听著我说话。

    「再来,双亲去世的小孩虽然会交给亲戚照顾,但大多都会受到等同奴隶的待遇。我朋友也是在父母去世后在堂兄弟家生活,但是他无法去上学,每天都被迫下田和做家事。」

    〈……〉

    「那个女孩应该也是这样吧。」

    〈……〉

    不知为何,荷莉默默地听著我说话。

    「荷莉?你怎么了?」

    〈我……至今为止是为了什么而守护人类啊?〉

    「啥?」

    〈前任勇者是想创造这种充满歧视的世界,才赌上性命的吗……〉

    「……嗳,荷莉,这个世界有好有坏,而你所看见的只是一部分喔。」

    荷莉稀奇地露出悲伤的表情,微歪著头盯著我。

    「不要因为看了这个世界一部分,区区一小部分就否定一切。」

    〈我没有否定一切,但是看到费尽心力守护的人类,竟然形成这种充满歧视的世界,也会让人感到很空虚啊。〉

    「那么,荷莉要看到什么样的世界才会满足?」

    〈什么样的世界?这个嘛……果然……是所有人类都能平等幸福地生活的世界吧。只要想到是为了守护多数人的幸福,就有撑过与魔王死斗的价值。〉

    「明明说跟美男子搭档是唯一乐趣,真亏你能说出这种话……」

    原本表情格外深刻烦恼的荷莉,变得满脸通红。

    〈你很吵耶!明明就是个废物!〉

    「那么,你跟那孩子一起创造那样的世界不就好了?」

    〈啊?〉

    「你跟那个女孩一起打倒魔王,让她成为英雄之后,就能改变这个世界。当然,那孩子应该没办法独自解决所有问题,不过这个世界应该会相当优待打倒魔王的勇者,毕竟现代王家的初代国王是前任勇者。那么,让那孩子成为新的支配者,请她多少改善世界的问题如何?」

    〈……〉

    「那是你所期望的世界吧?就由你亲手创造啊。」

    〈……〉

    荷莉没有回答,默默地僵著不动。

    感觉她正一脸茫然地盯著我。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嗯,这也是成功把那个女孩带走后的事。库洛,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个女孩子是奴隶,说不定反而是好消息。」

    〈这是什么意思?〉

    「代表不需要说服父母或亲戚再带走她。只要支付比当初买下那孩子时高的金额,他们应该会很乾脆地让出来。」

    〈啥?你打算用钱买下那个孩子?〉

    「你觉得这是侵犯人权吗?」

    〈别做那么麻烦的事,用我把那孩子的男雇主砍成两半不就好了吗?〉

    「才怪啦!」

    〈那你打算怎么准备那笔钱?在来到这里前,旅费几乎都花完了。〉

    「我说过这里是盛行赌博的城镇吧?我们一起联手赚钱如何?」

    〈要怎么做?〉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看见你吧?假设在赌扑克时,你去偷看对手的手牌再跟我报告就好了吧?我觉得这样就能完美地掌握加注、跟注及盖牌的时机了。」

    〈对手出老千时,我们会无法对应喔。正如你所知,我没有办法帮忙出老千,因为大家会看到牌擅自在空中飞。〉

    「……让你参与出老千……」

    这时,我突然伸手扶著下颚沉思。

    直到刚刚为止,我的思考模式都是靠荷莉的帮忙,让我在赌博时比较有利。

    只有公认是凡人的我有,而其他人没有的东西。

    那就是能看见荷莉的身影,听见她说话。仅止如此。

    包含体力和智力,我恐怕连运气都很普通。

    换句话说,我没有任何要素能在这座所有赌博都合法的拉邦基尔特中,赢过那些身经百战的赌徒。

    在赌博时,赢得胜利的绝对要素。

    超脱常轨的强运。

    或者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出老千手段。

    现在,我意外地跟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看得见的存在──剑之精灵荷莉有了合作关系。

    这说不定代表我凑齐了在赌博时获胜的两大要素。

    「……荷莉,你可以拿起重量在某种程度内的东西吧?就像从嘉特蕾雅教官那边偷取钥匙时那样。」

    〈对。目前勇者就在附近,所以更重的东西我也能移动。〉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可以拿起东西移动,也能穿过建筑物的墙壁对吧?」

    〈因为我的身体没有实体啊,基本上,请把我想成类似幽灵的存在。〉

    「也就是说……你可以穿过物体,也可以让东西移动啊……」

    〈库洛,你从刚才开始在想什么?〉

    「你知道骰子吗?」

    〈啊?〉

    「就是六面体,每一面各刻上了一到六点的道具,常用来赌博……」

    〈呃,这点小事我知道啦。〉

    「所以啊,我们去玩用骰子比大小的赌博,如果你能操作出现的点数,我们就必胜了嘛。」

    〈啥?难道你是认真地想把我用在赌博上?〉

    「不行吗?」

    〈没有,与其说不行,我只是很惊讶。因为过去从来没有任何勇者要求我这么做。〉

    荷莉不知为何,一边说一边露出高兴的笑容。

    〈把我用在赌博上的发想非常有趣……!虽然没礼貌也该有个限度,但我赏识你的著眼点。〉

    「就算因为这种事情上被夸奖也很奇怪……所以实际上如何?你可以自由操作骰子的点数吗?」

    〈简单。〉

    荷莉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看来她的心情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