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绑架犯
    回到旅馆后,我与荷莉讨论起次善之策。

    我们作梦也没想到会有人比我们早一步买下那名少女。

    〈库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有我们之外的人发现到那名少女是勇者吗?〉

    「不可能啦。应该只有你才知道谁是勇者吧?」

    〈应该是这样……〉

    「其他的神剑持有者也是,在实际碰到剑之前与普通人没甚么两样。发现到那个女孩是勇者的人应该只有你跟我。」

    〈那么,对方到底为什么要买那名少女?如果是为了劳力,那个发育不良的十岁儿童根本毫无价值。〉

    「……」

    不对,她其实拥有无可计量的价值。

    毕竟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能打倒拥有力量,能只身杀害所有人类的魔王。

    但是,目前发现到这个价值的绝对只有我们。

    所以我也能理解荷莉所说的话。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会买下那名少女的理由就只有一个。

    「是萝莉控。」

    〈啊?〉

    「就是萝莉控啊。是只会对幼女产生性亢奋的大变态混帐买下了那女孩。」

    〈啥!〉

    「毕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啊,竟然买下毫无劳动价值的女孩。」

    〈那种变态行为正在这个世界上横行吗?〉

    「算是啦。不惜花钱四处收购幼女的变态相当多喔。」

    〈……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看,你也打算买下那个女孩就是了。〉

    「目的完全不一样好吗!我好歹是为了对抗人类的危机!」

    〈但是行为完全一样……不过真令人感叹。我愈来愈感觉不到从危机中拯救世界的意义了。〉

    「现在不是讲这种话的时候吧,荷莉,得快点想办法救那个孩子。」

    〈救她?只要付钱请对方让给我们就好吧?五十枚金币不够吗?〉

    「这不是钱的问题。再说,一名奴隶的价格连一枚金币都不到……」

    〈啥?那你为什么要求五十枚金币?〉

    「我觉得说只要一枚金币反而很可疑啊。而且也需要回去的旅费。」

    〈如果一名奴隶的价值不到一枚金币,那有五十枚金币的话,就足以支付买价以上的金额吧?我可以立刻就找出她的所在地,因为勇者的气息没有远去,她应该还在这座城镇里。〉

    看来是躲过她移动到其他城镇的事态了。

    换句话说,是这座城镇上的某个人买下了那位勇者少女吗?

    「那你立刻找出她正确的所在地。还有,我希望你调查那孩子所在的建筑物内部构造。」

    〈啥?为什么需要这么做?〉

    「如果只要付钱,对方就愿意让给我们是最好,但依据状况,事情可能无法这么顺利。」

    〈为什么?〉

    「那个混帐萝莉控说不定很中意那孩子。」

    〈唔哇……〉

    「根据殴打那名女孩的大叔所说,他是今天把人卖出去的。也就是说,她是在我们赌博时被买走,买家应该还没出手才对。可以的话,我想在今天之内把她救出来。」

    〈哦?意思是,你打算绑架她吗?〉

    「看状况啦。」

    〈我说要绑架她时,你明明超级反对。〉

    「这个嘛……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做出绑架这种事,但是现在也没办法吧?我要去准备很多东西,你先去调查那孩子在哪里。」

    〈喔……算了,好吧。〉

    跟荷莉分开后,我独自离开旅馆,为了以防万一,四处买下所有想得到,绑架时可能用得上的东西。

    不过,状况变得很奇怪。

    魔王曾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好几次,而每次都有勇者登场,讨伐魔王。

    站在客观的角度来看,会觉得总是同一种套路。

    是千变一律的故事在半永久地重复。

    然而,勇者与圣光剑这次的邂逅为什么会如此不顺?

    现在圣光剑跟勇者就近在咫尺了。

    之后只要勇者碰触圣光剑,剑身发出光芒,周遭的人为勇者诞生献上祝福后这趟旅行就会结束才对。

    结果在魔王复活迫在眉睫时,勇者与圣光剑却陷入若即若离的事态。

    「……」

    难道是我做了多余的事情吗?

    对我来说,偷走王家管理的圣光剑,为了送到勇者的手中而出发旅行的行为非常冒险。

    我也是下定决心,做了相当的努力。

    然而,原本我就算不这么做,勇者与神剑也会理所当然地相遇,最后魔王一定会被歼灭。

    历史证明了这件事。

    我是因为得知了魔王将在五年后复活,想要防范未然,但没想到我的行动是适得其反──应该不会这样吧?

    勇者与魔王的战斗是赌上人类存亡的战斗。

    我原本应该没有足够的能力,跟那种战斗扯上关系。

    以戏剧来说,我就是村人A。也就是说,只要想想只是跑龙套的人或配角想跟故事主角扯上关系时,会有什么下场就能理解了。

    顶多只能负责带路这点小任务吧。

    应该不会因为这样的我介入太深,反而推迟了勇者和神剑的邂逅吧?

    「……唉。」

    等把圣光剑交给勇者后,我还是马上离开荷莉比较好。

    买完东西的我回到旅馆,跟荷莉会合。

    看来她找到勇者正确的所在地了。

    不过,听到该地点后,我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她在这座城镇最大的宅邸里吗……?」

    〈嗯,而且戒备非常森严……〉

    「居然是古亚坦德尔的宅邸……」

    古亚坦德尔。

    统治拉邦基尔特周边的领主。

    也就是这个地区的最高掌权者。

    「咦咦……等一下喔,那么,古亚坦德尔是该死的萝莉控吗?」

    〈天晓得。我姑且有亲眼确认过勇者的存在,她没有遭遇到什么事喔。〉

    「……难道没有让她去洗澡吗?」

    〈咦?你怎么知道?的确有几名女仆带那个女孩去浴室,帮她清洗身体。〉

    「真的假的……」

    我忍不住抱住头。

    虽然是流传的,但贵族在补充新的情妇时,会让对方在开始办事前先去洗澡,清洁身体。

    只有极少部分的掌权者才会每天洗澡,一般人都冲水了事。

    所以将一般民众添为新情妇时,贵族们会好好清洗过对方的身体。

    换句话说,那位勇者少女十之八九是处于即将遭到萝莉控出手的情况。

    「……」

    这种状况不过是这个世界上经常发生的事情之一,原本也不是身为普通人的我能介入的问题。

    我没有佯装正义之人,拯救年幼少女的理由。

    然而,现况真的非常危险。

    那名少女是勇者,将来要讨伐魔王的勇者。

    要是变成萝莉控掌权者用来发泄欲望的道具,会怎么样?

    她能够积极去面对人类存亡的危机吗?

    我认为她绝对办不到。

    人类在直接见识过人类社会的黑暗面及身分制度的扭曲后,不可能会为了人类的存亡,挑战赌上性命的战斗。

    所谓的勇者,是必须无视人类丑陋的一面才能担任的存在。

    虽然我没有见过勇者,所以不是很清楚,但应该是这样。

    「……荷莉,你有调查宅邸的构造吗?」

    〈大致上。〉

    「那你能画一张平面图给我吗?」

    〈咦?〉

    「我要在今天之内,带那个孩子离开宅邸。」

    当天晚上我和荷莉偷溜出旅馆,前往古亚坦德尔的宅邸。

    说实话,要只靠我们潜入领主的宅邸,绑架待在里面的少女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应该说,我不觉得自己做得到。

    但是,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只要我能把背在背上的圣光剑交给那名少女,事态应该就会好转。

    当勇者碰到圣光剑,剑身将会发出炫目的光芒。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类都知道这个传说。

    换句话说,只要让那名少女握住圣光剑,就能证明我行动的正当性。

    「……」

    反过来说,如果圣光剑没有发光,一切就都会结束。

    对我来说,这一切都可以当作「是荷莉误会了」。但是在无法看见荷莉的其他人眼中,只会觉得是听见幻听的男人,不但偷走了王家保管的圣光剑,还非法入侵地方领主的宅邸而遭到逮捕。

    冷静想想,我似乎就快发抖了。

    自从跟荷莉相遇后,我就一直被迫冒险。

    但是,不允许失败。

    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只要勇者和圣光剑没有相遇,人类就没有未来。

    包含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会被魔王杀掉。

    既然如此,只能由勉强掌握了现况的我行动了。

    我的内心感到害怕,走在深夜的街上。

    我的夜视能力不错。

    夜晚对我来说正是方便行动的时间。

    说不定我就是因为有这双眼睛,才能看见只有勇者能看到的荷莉也说不定。

    〈库洛,我们到喽。〉

    荷莉的话让我望向眼前的宅邸。

    虽然比不上王立军官学校附近的王城,但仍可以说是要塞的建筑物。

    这座城镇本身明明就被高耸围墙围绕著,这间宅邸也有用相当高的围墙围起来。设计成这样是为了万一发生战争时,能作为第二重、第三重的屏障吧。

    宅邸只有一个出入口,那边当然有卫兵。

    考虑到这点,我试著从跟出入口反方向的围墙入侵。

    「荷莉。」

    我把绳梯递给我身旁的荷莉。

    这是我事前在镇上买来的东西。

    荷莉拿著绳梯浮上空中,将它挂在宅邸周围的围墙顶端,垂吊下来。

    看来长度勉强足够。

    我使用绳梯爬上围墙。

    就算有人在深夜以绳梯爬上围墙,也没有任何人发现。

    「……」

    〈库洛,你怎么了?〉

    我爬到一半时停了下来,荷莉则飘在空中,从停下动作的我背后向我搭话:

    〈库洛?〉

    「我开始害怕了……」

    〈啊?〉

    「又高又暗,好恐怖……」

    〈啥!事到如今,你在说什么啊?〉

    「不、不是啦……围墙比我想像得还高,爬著爬著就累了。可以先下去一次吗?」

    〈最好可以啦,你这个废物!快点爬上去!〉

    「不、不是,真的很可怕啦……」

    我自己也觉得很丢脸,但真的很恐怖。

    攀爬绳梯登上高处后,会因为害怕掉下去而使出不必要的力气。

    所以我的身体已经疲惫到出现轻微的痉挛。

    〈你在发什么抖!快点爬上去,这个废物!〉

    「等我一下……」

    〈勇者的话,明明能轻松跳过这种围墙!〉

    「我、我不是勇者……」

    〈我知道啦!这个废物!你都让我帮忙到这个地步了!不要觉得你可以沮丧地回去!〉

    追根究柢,是我在帮这个女人就是了。

    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听见的女声在深夜的城镇回响。

    但是那道声音──

    〈加油,库洛,只差一点了。〉

    讲的不是这么温柔的话语──

    〈蠢蛋,快点给我爬上去!我杀了你喔!〉

    而是这样破口大骂。

    我泪眼汪汪地设法爬到了围墙顶端。

    「呼……呼……呼……咦?」

    这时,我注意到一件事。

    既然是爬上来,就必须从另一边下去。

    但是,另一边当然没有绳梯。

    「咦?糟了!我忘记考虑要怎么下去了!」

    〈跳下去就行了吧?〉

    「不行啦!」

    围墙的高度超过十公尺。

    要是从这个高度跳下去,好一点双腿骨折,最惨是死亡。

    〈给我跳下去!〉

    「就说不行了!」

    〈快点!勇者在等著你!〉

    「就说了真的不行!这不是靠毅力能做到的事,是我的身体无法承受!要是脚断掉就没办法去救勇者喽。」

    〈啧!没用的家伙……〉

    大骂的荷莉取下我爬上来时用的绳梯,直接卷起来回收,垂吊到另一边。

    〈好了,请用这个爬下去。〉

    「呜呜……」

    我跟爬上去时一样泪眼汪汪地用绳梯爬下围墙。

    附带一提,在这段期间──

    〈这个迟钝的家伙!快点爬下去!〉

    也一直受到荷莉的鼓励。

    等我把圣光剑交给勇者后,还是不要跟这个女人扯上关系比较好。

    「你知道那个女孩在什么地方吧?」

    〈是啊,我早上就先调查过了。〉

    「那你先过去。」

    〈啊?你不一起过来的话,我会很困扰。要现在的我抱著一名女孩移动,实在不可能。〉

    「所以你要从内侧把会妨碍我潜入的窗户和门锁打开啊。对能穿过墙壁的你来说很简单吧?另外,你要顺便帮我确认宅邸里有没有卫兵。」

    〈……你真的很会使唤人耶……〉

    荷莉一边抱怨一边独自进入宅邸里面。

    这段时间里,我躲在宅邸和围墙之间的阴影处,等著荷莉回来这里。

    荷莉会排除妨碍我侵入的要素,确认宅邸内部的戒备有多森严。

    若不先完成这些事情,连跟一般人打架都会落败的我,当然不可能有办法入侵贵族的宅邸。

    「……」

    在等待荷莉回来的期间,我的双脚因为恐惧而颤抖著。

    这时我深深地感受到。

    自己真的是非常普通的人类。

    正如荷莉所说,如果是以勇者为首,那些拥有特殊才能的人们要搞定这种场面应该只是小菜一碟吧。

    他们应该会从正面闯进宅邸,在打倒看守的士兵后,华丽地救出被抓住的少女吧。

    当我思考这些事情时,荷莉回来了。

    〈……虽然我确保了能让你入侵的路径……但事情变得有些麻烦。〉

    「咦?」

    〈目前勇者正在宅邸内移动中,应该是正要前往领主所在的寝室。〉

    「咦!」

    这该说是来不及了,还是正好赶上呢?

    「那个领主的寝室警备很森严吗?」

    〈我应该有办法带你走不会被卫兵发现的路径,抵达房间门口,但是寝室前面随时都站著两名士兵。〉

    「两个人啊……除了站在门口的看守士兵以外,你可以让我不被卫兵看到就抵达那里吧?」

    〈嗯,算吧。〉

    「那我们想办法处理那两人吧,带我过去。」

    〈喔……〉

    荷莉不知为何地发出了类似赞赏的声音。

    我成功在黑暗中入侵至宅邸内部。

    从荷莉自内部开锁的窗户进去后,我压低脚步声在走廊上走。

    似乎因为不是处于战争时期,所以幸好即使是地方领主的家,警备也不太森严。

    说到底,能爬过高墙,还有方法从内侧开锁的人并不多,所以宅邸内的保全松散也没有问题吧。

    〈库洛……转过前面的转角后,就是领主所在的寝室了。当然,那两名士兵也在喔。〉

    如果继续前进,先不提别人看不见的荷莉,身为极普通人类的我肯定会被那些士兵看到。

    接下来就是关键了。

    为了拿出我事先在镇上买来的东西,我翻找从肩膀上取下的背包。

    从中取出一双非常普通的皮鞋。

    〈库洛?你在做什么?〉

    我压低音量说:

    「荷莉,你穿著这个,往另一边的走廊跑过去。」

    〈啊?〉

    「所以说,不是像现在这样飘著,而是站在地上发出脚步声,引诱那些士兵离开。只要发出脚步声,他们就会以为有人入侵并追过去吧?」

    〈啥啊啊啊啊啊!你是想把我当诱饵吗?〉

    荷莉大声喊道,幸好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听见她的声音。

    无视这样的荷莉,我将皮鞋穿在她的双脚上。

    由其他人看来,应该会是只有鞋子在独自移动的恐怖现象,不过在一片漆黑中,应该会让人完全以为是有可疑人物入侵宅邸了。

    「好了,快把那些士兵引到我不在的方向。我会在这段期间进入寝室。」

    〈……这个渣男……〉

    「你只要算好时间把鞋子丢掉,回来我身边就行了啦。」

    〈你不说我也会回来啦!因为我不能离你背上的圣光剑太远!〉

    穿上皮鞋的荷莉愤怒地转过走廊的转角。

    不久后──

    「嗯?怎么有脚步声?」

    「有人在那边吗!」

    听到这些声音。

    看来一如作战,两名士兵似乎跑去追刻意发出脚步声移动的荷莉了。

    这样寝室前就空无一人了。

    「……」

    之后只要我进入寝室,把待在里面的女孩子带走就好。

    问题是领主──古亚坦德尔也在房内。

    但是都来到这里了,接下来只能由我独自设法了。

    我下定决心,打开寝室的房间。

    寝室里点著油灯,较为明亮。

    而里头有一名微胖中年男,正打算脱下站在床边的少女的衣服。

    「你是谁!」

    微胖中年男发出低沉的声音。

    原来如此,这个男人就是领主古亚坦德尔啊。

    一般来说,在这种局面下,我应该要打昏这个男人,但是很可惜,我没有这种本领。

    只能跟赌博时一样,用作弊和胡扯来度过难关了。

    「请您保持安静,古亚坦德尔阁下。」

    我的心脏狂跳,吓得随时都会从口中吐出各种东西来,但我完全没有表现出那种态度,拚命表现得游刃有余。

    「你是谁!守门的家伙在做什么!」

    「我已经把你所有的部下都解决了。」

    「什么?」

    对于我的谎言,古亚坦德尔极为动摇。

    在这间宅邸内看守的士兵全都被解决了──这个一瞬间就会曝光的谎言,拥有足以让对方相信的说服力。

    虽然称不上非常森严,但是从旁人来看,独自潜入至地方贵族中地位最高的自家宅邸,顺利抵达这里的我应该很恐怖。

    而且,宅邸的主人明明在大喊,却没有任何看守士兵过来。

    我只给古亚坦德尔一种我成功抵达这里的事实印象,让他相信我的谎言。

    如果让他继续大声吵闹,那不免会被宅邸内的士兵发现,而且要是时间拖太久,被荷莉引走的两名士兵应该也会回来。

    总而言之,我必须装作自己从容不迫。

    「请您冷静,我完全不打算加害您。」

    「你、你的目的是什么?钱吗?」

    大概是相信我独自处理掉了宅邸内所有士兵的谎言,古亚坦德尔异常地戒备。

    「我只是来迎接那边那位少女而已。」

    「你说什么?」

    「如果你愿意闭嘴把那名少女交给我,我就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我露出满脸笑容,向古亚坦德尔伸出手。

    「为、为什么?像这样到处都有的奴隶女孩……」

    「这件事你不需要知道……」

    露出笑容的我瞬间眯起眼睛,瞪向古亚坦德尔。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知道会比较好的事情。如果你继续过问多余的事,灾难会降临到你的所有族人身上喔。」

    这时,古亚坦德尔变得一脸苍白。

    「好了,你要默默交出到处都有的奴隶女孩,还是以失去一切作为代价,得知真相呢?你选吧。」

    我再次笑著伸出手。

    「……我、我知道了。你带她走吧……」

    古亚坦德尔很乾脆地放弃了少女。

    (得救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心中摆出胜利姿势,同时走近少女。

    接著我抓住少女的双肩,与她四目相接并低声说:

    「我晚点再跟你说明状况,现在就相信我,跟我走吧。」

    「……」

    少女依旧一脸空洞,没有任何反应。

    总之,因为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我牵著少女的手走出寝室。

    古亚坦德尔发现我在说谎是迟早的问题。

    毕竟宅邸内的所有士兵其实都没事。

    我牵著少女的手,小跑步在走廊上移动。

    这时──

    〈哎呀,看来你那边很顺利呢,库洛。〉

    荷莉穿过宅邸的墙壁凑过来。

    突然现身的荷莉让少女肩膀震了一下。

    这名少女果然能看见荷莉,也能听见她的声音。

    她应该是真正的勇者没错。

    「接下来只要离开宅邸。不过,要让这孩子爬上那个绳梯很困难吧?」

    〈单纯只是你自己不想爬吧。那孩子只要握住圣光剑,就能轻松跳过那点程度的围墙了。〉

    「那样我会被丢下就是了。」

    〈就算这样我也无所谓啦……〉

    这女人是认真的。

    既然跟勇者相遇了,我对荷莉而言已经是不必要的存在。

    她应该会若无其事地立刻把圣光剑交给少女,丢下我离开。

    〈……算了,老实说,要她直接使用圣光剑也很危险,我就再陪你一下吧。你要怎么离开这里?〉

    「……用这个吧。」

    对于荷莉还愿意帮我的事感到安心的同时,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瓶子。

    〈那是什么?〉

    「是油。只要用那边的油灯点火就行了。」

    〈啊?〉

    「如果宅邸发生火灾,门口的守卫不免也会来看状况吧?我们趁那个机会走正门逃走吧。」

    〈啥?你打算放火吗!〉

    「无论从火灾现场逃走多少人,都不会有人觉得可疑啦。」

    〈不不不!问题不在那里吧!〉

    「放心,这是石造的宅邸,所以只会是场小火灾。我们会躲在正门附近,荷莉用这个瓶子对房子点火。要在哪里放火交给你决定,我们在旅馆会合。」

    我一边说一边把装了油的瓶子交给荷莉。

    而荷莉接过瓶子──

    〈你这个人……〉

    傻眼地盯著我的脸看。

    「那我跟这孩子去躲起来喽。因为我们要趁隙从正门逃走,可以的话把状况闹大一点。」

    〈……〉

    这时,荷莉的视线从我移动到少女身上。

    她会在意是理所当然。

    我现在牵著的是现任的勇者。

    跟历代的勇者一样,她是荷莉的新搭档,背负著宿命,要讨伐即将复活的魔王。

    〈……〉

    但是,荷莉望著少女的眼神不知为何,一点都不亲切,也感觉不到邂逅的喜悦。

    看起来反倒有些不悦。

    「荷莉?你怎么了?」

    〈没事……〉

    荷莉这么说完后,拿著装著油的瓶子从我们身边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