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废柴勇者一行人
    「哎呀,有够辛苦。」

    〈辛苦的只有我。〉

    趁著荷莉用油放火的空档,我成功带著少女逃离宅邸,甚至回到投宿的旅馆。

    不过等我注意到时,已经早上了。

    从去赌场赌博开始,我一整天都处于紧张状态下。

    但是,现在还不能放松。

    既然从领主的宅邸绑架少女,甚至放了火,我们最好早点离开这座城市。

    然而,在那之前还有一件最重要的工作。

    我盯著表情空洞,一发不语地坐在旅馆床上的少女。

    总之,必须跟这孩子说所有的事情。

    「……可以打扰一下吗?」

    我当场蹲下,配合少女的视线高度。

    「突然听见这种话,你应该会很困扰,不过你是勇者。」

    「……」

    「虽然你可能听不懂,但你是勇者喔。接下来这把剑会是你的东西。你将为了灵活运用这把剑而修行,非得打倒魔王不可。」

    「……」

    「不过,除此之外的事情你都是自由的。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所以也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由的存在喔。」

    「……」

    「……喔~我忘记一件应该一开始先问的事情呢……」

    我把手放到坐在床上毫无反应的少女肩膀上。

    「你的名字是?」

    「……希翁。」

    「我是库洛。那位姊姊名叫荷莉。」

    「……」

    「总之,突然说你是勇者,还要你打倒魔王也无法理解吧,不过只有一件事希望你相信我,希翁──在那边的荷莉是你的伙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背叛你,是会保护你的人喔。」

    「……」

    自称是希翁的少女依然毫无反应。

    无论我说什么都没有反应。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当然的。

    突然有人说自己是勇者,也会觉得困扰吧。

    而且还是女孩子。

    我回过头,向荷莉搭话:

    「这该怎么办才好?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回答耶。」

    〈她姑且有回答名字吧。应该是会回答问题、听从命令的思维吧?毕竟她原本似乎是奴隶。〉

    「咦咦?我没有办法命令勇者啦。」

    〈啥?你明明不断在命令我,勇者跟我是等价的存在耶。为什么待遇差这么多?〉

    「不要纠结这种事啦……话说,冷静想想,为什么非要由我来说明啊?这是荷莉的工作吧?」

    〈算是啦,但这次发生太多第一次碰上的情况,老实说,我也很疑惑。〉

    「至今为止你跟勇者相遇时是什么感觉?」

    〈这个嘛,在勇者碰触到我的瞬间剑身就发出耀眼光芒,周围的人类就会做出「是勇者大人!」的反应,大吵大闹就结束了。大多数的勇者看到周遭的反应后,就会对自己的立场有所自觉。〉

    「啊,对了!我完全忘记了。」

    我拿下背在背上的圣光剑,拆掉包在外面的布后递给希翁。

    「希翁,你可以拿拿看这把剑吗?」

    或许是判断这是命令,希翁沉默地触碰圣光剑。

    那一瞬间──

    「唔哇!好耀眼!」

    〈这、这真是厉害……!明明还这么小,光芒就如此耀眼!我感受到不得了的素质!〉

    希翁碰到的圣光剑散发出太阳般的光芒。

    希翁忍不住放开圣光剑后,光芒就消失了。

    「总而言之,这样就确定希翁是勇者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把希翁松手而掉在地上的圣光剑收回剑鞘后,我坐到椅子上。

    平安无事地把神剑送到勇者手上──最初的目的达成了。

    接下来只要回去王都,证明希翁是勇者就好了吗?

    〈在王立军官学校会定期举行神剑选拔吧?如果有出现适合者会怎么做?〉

    当我思考著今后的事情时,荷莉凑到我的眼前,坐在什么都没有的半空中。

    这应该是为了配合我的视线高度,但看在旁人眼中只是在半蹲。

    「我不知道出现圣光剑的适合者时要做什么耶……」

    〈那其他神剑的情况呢?〉

    「如果是贵族,赋予完神剑就结束了。如果是平民出身,会跟神剑一同给予特别津贴及名誉贵族的称号。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都是这样。」

    之后,毕业后的阶级会得到惊人的晋升。

    毕竟一般人是少尉,首席则是中尉,但神剑持有者则是直接担任少将。

    不过,贵族的阶级通常会比平民出身的人更快晋升就是了。

    〈那么原本是奴隶的希翁,也能成为什么名誉贵族吗?〉

    「嗯,应该是这样吧。然后,在她打倒魔王的那一天,就算被选为下一任国王也不奇怪……咦?等一下。仔细想想,现在这个状况相当危险耶。」

    〈你是指什么?〉

    「希翁还是个孩子吧?一旦知道她是勇者,而且很可能会成为下一任国王,那么所有在各处执著于权力的人们,说不定会接近希翁,打算利用她。」

    〈原来如此……别说利用了,就算出现趁年幼用话术诱骗她,打算当她丈夫的笨蛋也不奇怪呢。〉

    「这还算好了。现任国王的那些亲戚原本以为能成为下任国王,说不定会嫉妒到发疯,打算取她性命。」

    〈取她性命?希翁的性命吗?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就是因为这个世道下可能会发生,我才会伤脑筋啊……」

    我坐在椅子上挺直腰杆向后仰,望著天花板低声说道。

    〈库洛,这是为什么?如果希翁有个万一,就等于人类将永远失去手段,打倒五年后复活的魔王喔。要是希翁死了,人类就会灭亡。有人会知道这点却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想杀死希翁吗?〉

    「就是有那种人啊。因为执著于权力的人,只会思考自己还活著时的事情。只要觉得希翁的存在会威胁到自己的财产或地位,他们说不定会不顾后果打算杀了她。」

    〈蠢到难以置信耶。那该怎么办?我们三个一起躲起来,为魔王的复活做准备?〉

    「让勇者过逃亡生活听起来也是很蠢。她好歹是要面对人类存亡危机的存在,却没有国家权力撑腰也很奇怪。至少要让政府提供她在五年内,能安心练习圣光剑使用方法的地方和时间。」

    〈这个……我也持相同意见。至今为止的勇者也不是独自打倒魔王。〉

    「咦!是这样吗?」

    原本仰望著天花板的我将视线拉回荷莉身上。

    荷莉则维持著半蹲的状态翘起脚。

    〈当然,勇者最后会跟魔王本身一对一战斗,但魔王率领的部下还是交给其他人比较好。因为勇者在跟魔王战斗时,不能把体力消耗掉啊。〉

    「为了让勇者和魔王堂堂正正地单挑,由其他人类跟魔王的部下战斗吗?这种职责果然还是交给其他神剑持有者比较好吧?」

    〈当然。原本那十二把神剑的任务就是要排除其他敌人,让活动时间有限的圣光剑能集中力量讨伐魔王。〉

    「那么……就不可缺少在个性上不可能伤害希翁,而且拥有神剑的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帮忙了……果然还是回去王立军官学校吧。」

    〈那执著于权力,应该会接近希翁的人怎么办?〉

    「关于这点,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也会想办法处理吧。」

    那两个人的人格及实力都毫无缺点,没有比她们更适合担任勇者伙伴了。跟我不一样。

    〈……库洛,我希望你在这时候说出「我会想办法处理」这种话。〉

    但是,荷莉似乎对我的发言有所不满。

    「别强人所难了,只要能把希翁送到王立军官学校,我就功成身退了吧?」

    〈但是,能跟我对话的人只有你耶……〉

    「有希翁在啊,你今后最好集中于跟她沟通。」

    〈咦……〉

    「跟我这种废柴在一起会让你感到不悦,但因为是暂时的你才能忍耐吧?那样就没有必要再跟我在一起啦。」

    〈唔……〉

    这时不知道为什么,荷莉鼓起了脸颊。

    「好!总之,明天起要做好出发的准备。希翁,也会帮你买衣服喔,明天跟我一起去买东西吧。」

    「……是。」

    「那么,今天就先早点休息……」

    当我开始规划今后的计画时,发现希翁的双脚沾满了泥巴。

    看来是因为她赤脚从宅邸走来这里。

    这似乎是我考虑不周。竟然拉著打赤脚的女孩子走。

    而且,对方是拥有世界上最强力量的勇者。

    虽然希翁现在天真无邪又很乖巧,但考虑到她将在往后的生活中理解到自己的状况及立场,我要是不注意言行就会丢掉性命。

    总之,我决定先离开房间,为了帮希翁洗脚而去打水。

    这时──

    「你要去哪里?」

    〈你要去哪里?〉

    希翁和荷莉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咦?不,我只是要去打水,很快就回来了。」

    大概是接受了这个理由,两人默默地点了点头。

    「……」

    我走出房间的同时,忍不住歪了头。

    为何这两个人都那么在意我的一举一动?

    既然勇者与圣光剑相遇了,我应该已经是个不需要的存在了。

    算了,接下来那两个人要同甘共苦。

    尽量像现在这样,让两人独处交谈应该比较好。

    我思考这种事,并在旅馆附近的水井取水,装进桶子后回去房间。

    结果荷莉完全不理睬希翁,从房间的窗户眺望外面的景色。

    「……?」

    这时,我紧紧皱起眉头。

    果然很奇怪。

    荷莉有锻炼勇者,为了魔王在五年后复活时做准备的任务在身。

    明明如此,她对勇者却完全不表示关心,这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之后再问她就好了吧。

    总之,先帮希翁洗脚。

    「希翁,过来这边,我帮你洗脚。你打赤脚走来都弄脏了。」

    「……没关系……我自己洗……」

    「没关系没关系,坐到这张椅子上。」

    「……」

    我让希翁坐上椅子,把她的双脚泡进桶子里,开始用指尖用力搓洗。

    她昨天似乎有泡过澡,但看来没有连脚底都确实洗过。

    一搓希翁的脚底,桶子里的水就逐渐变黑。

    「这位客人,看来您积了很多脏污呢……」

    「……」

    虽然希翁莫名变得满脸通红且忸忸怩怩,但还是任由我洗她的脚。

    「明天得要买衣服和鞋子才行呢。」

    「没关系……不用了……」

    「你在说什么啊?今后你会变成就算成为超任性暴君,也没人管你的身分喔,把我当成仆人对待吧。」

    「……?」

    「相对的,我刚才也说过,你要乖乖听那位姊姊的话喔。因为她是负责教导你如何使用那把剑的老师。」

    「好的。」

    「只要你有好好练习剑术,之后要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只要你喜欢就好。但是相对的,你唯独绝对不能翘掉练习,知道吗?」

    「好的。」

    我一边帮希翁洗脚,一边继续对她说:

    「你有喜欢吃什么吗?我现在去买给你吧。」

    「不,这种事情……」

    「你不需要客气喔。」

    「但是,我不能让主人做这种……」

    「我不是你的主人喔!话说,拜托你真的不要在别人面前这样叫我喔。要是让勇者说出这种话,我无论有几条命都不够。」

    我连忙看向希翁这么说道,她听见后歪头表示不解。

    「……?那么,我该怎么称呼……」

    「直接叫我库洛就行了。就像『喂,库洛,朕肚子饿了。』这种感觉。」

    对于我的提案,希翁沉默了好一阵子。

    之后不知为何地直盯著我看。

    「……那么,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感觉那样叫也会招来大家的误解耶。」

    「……不行吗?」

    「不,你爱怎么叫都行啦……」

    「好的……哥哥……」

    希翁的脸变得更红,忸忸怩怩地从正面看著继续帮她洗脚的我。

    这时,不发一语地看著我们的荷莉低喃道:

    〈……萝莉控……〉

    隔天,用赌博赚来的钱做好旅行准备的我牵起希翁的手,将圣光剑背在背上,为了回去王立军官学校走在街道上。

    跟荷莉只想著要一直线地朝勇者的气息前进,所以落得要走险路的下场时不同。

    我绝不离开便于移动的街道也不绕路,要笔直地回去王立军官学校。

    从我下定决心开始移动后过了三天。

    在这段期间内,荷莉没有提出乱七八糟的指示,希翁也发挥不像十岁的坚忍脚力,所以旅途很顺利。

    特别是得到全新的衣服和鞋子,第一次离开城镇的希翁高兴地眺望风景,看到所有事物都双眼发亮。

    除了我对于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为何要带著移动时必须有人牵著手的勇者,并背著只有勇者能碰触的圣光剑感到疑惑之外,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不过……

    「嗳……有件事让我有点在意……」

    开始旅行后的第三天扎营。

    避免吵醒裹著睡袋睡著,发出安稳鼻息声的希翁,我在稍远的位置对荷莉说:

    「无论是在城里做旅行准备,还是在旅行中我都很在意。」

    〈……〉

    「你啊,几乎没有跟希翁说话对吧?」

    荷莉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看著我。

    「再说,为什么到现在我还非得搬运你的本体啊?你从现在开始必须尽可能跟希翁沟通,让她习惯使用圣光剑才对吧?虽然可能有点重,但是希翁应该可以轻松背起圣光剑吧?」

    〈……比起那孩子,我比较希望由你拿著……〉

    「啥?为什么?」

    〈不,你那么认真地问我,我也不知道……〉

    「……你啊,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但你该不会觉得比起那孩子,跟我在一起比较好吧?不,这怎么可能,毕竟你最讨厌废物了。」

    〈不,对啦,我是觉得跟你在一起比较好。〉

    「唔喂!你不会事到如今才说很中意我吧?」

    〈对,我很中意你。〉

    「这家伙竟然不否定!为什么?你不喜欢希翁的哪里?」

    〈其实……我很讨厌女人跟小孩,甚至讨厌到想吐。〉

    「从危机中拯救世界的神剑别说自己讨厌女人和小孩到想吐的程度啦!」

    我讲出一般来说绝对会舌头打结的超长话语来吐槽。

    不过,荷莉本人似乎是认真的。

    荷莉露出阴沉的表情,彷佛正在表明她深刻的烦恼。

    「……唉,有什么原因吗?」

    〈我……至今为止跟许多勇者一起打倒了魔王。〉

    「嗯。」

    〈那些勇者们,毫无例外地全是美男子。跟你不一样。〉

    「……」

    虽然对她常常在话语间穿插对我的辱骂感到不爽,但我默默听著。

    〈但是,勇者打倒魔王,让世界恢复和平后,那位美男子一定会对我之外的女人出手,让那个女人生下孩子。〉

    「……啥?」

    〈我的意识每次觉醒时就会与新的美男子相遇,然后看著那个美男子对我以外的女人出手,生下小孩。〉

    「唔……嗯……」

    〈换句话说,我的人生就是不断重复著在觉醒的同时陷入恋情,然后必然在失恋中回归沉睡的情况。〉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是怎样?你对历代勇者都抱持著恋爱感情吗?」

    〈对你没有那种感情就是了。〉

    「少啰嗦!这种事我很清楚!」

    〈所以对我来说,女人就是情敌,小孩则是情敌用我心爱勇者的精子生出来的存在。〉

    「是喔。所以?」

    〈希翁是我讨厌的女人,同时也是小孩,所以糟透了。〉

    「你才糟透了!我的天啊……这个世界是被这种脑袋有问题的女人守护的吗……」

    我抱著脑袋低下头,荷莉却红著脸用双手摀著脸颊。

    〈因为,恋爱中的少女是无敌的啊。〉

    「吵死了!少讲那些漂亮话啦!」

    〈为什么……〉

    满脸通红的荷莉表情突然变阴沉。

    「啥?」

    〈为什么勇者最后一定会舍弃我,对其他女人出手呢!〉

    荷莉如此吼完,用双手覆盖住脸就突然大哭起来。

    「呃,你竟然问为什么……你是一把剑吧。打倒魔王后就是使用完毕,当然要收起来吧。」

    〈我明明这么爱勇者!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准哭!这也没办法啊!」

    〈我对勇者的恋爱感情明明是圣光剑的能源来源!〉

    「真的假的!那你每次都一定会真心诚意地爱上勇者吗?」

    〈我受够了!我没办法再忍受明知道一定会失恋的恋爱了!我受不了了!〉

    「不不不!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再像这样……靠著对于希翁类似母性本能的爱之力打倒魔王吧。」

    〈我打从心底觉得那个雌性小鬼怎样都好……〉

    应该在嚎啕大哭的荷莉突然变回原样。

    「就说了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那孩子以外,没有人可以使用你吧?那孩子的素质很高吧?那你就努力去打倒魔王啊!」

    〈但是库洛……请你冷静地想想。〉

    「不,我不想冷静地思考你刚才说的话……」

    〈我……虽然不知道正确的数字,但也是有相当年龄的成熟女性喔。〉

    「那不是成熟等级的年龄就是了……」

    〈你认为这种成熟的女性,有可能认真地跟十岁左右的少女萌生搭档情感吗?只会觉得很尴尬吧。〉

    「至今为止跟你搭档的勇者也都比你小吧?这时候你身为年长者,应该要用宽容的态度跟对方相处啊。」

    〈所以我说,至今为止都是因为爱上美男子才办得到啊!〉

    「啊啊!够了!这家伙完全是废物!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啊!」

    隔天早上。

    我因为睡眠不足而脚步摇摇晃晃。

    这都是因为昨晚跟荷莉两个人持续进行无意义的对话。

    我总算知道荷莉为什么自从找到希翁后就变得很冷淡,一副失落的模样。

    荷莉比我预料的还要讨厌同性。

    这个问题可能就算今后希翁长大成人也不会改变。

    不对,反而也有恶化的可能性。

    「……」

    我睡眼惺忪地看著睡在睡袋里的希翁。

    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说服希翁,让她跟荷莉好好相处了。

    荷莉也不会拒绝亲近自己的少女吧……应该。

    「唔……啊……!」

    当我思考这些事情时,希翁突然跳了起来,不断张望周围。

    跟我对上眼后,她露出安心的表情。

    「怎么了?」

    「……我梦到跟妈妈见面的梦……」

    喔,原来如此,她在思念母亲啊。

    「你妈妈现在在做什么?」

    希翁从睡袋里钻出来,并低声回道:

    「我不知道……」

    不知道啊。

    我原本以为她一定是因为跟双亲死别,才会变成奴隶。

    「希翁,你为什么会变成奴隶?你的家人呢?」

    「……爸爸已经去世了。」

    「……」

    糟了。

    这是要开始讲沉重事情的氛围。

    说到底,这么年幼的少女变成奴隶的理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飘浮在我们附近的荷莉似乎对希翁的事情毫不感兴趣,还躺在空中望向别的地方。

    话说,你也稍微感兴趣一点啦。

    「爸爸去世之后,妈妈就跟年轻的男人住在一起。」

    「……」

    「那个男人每天都会打我……」

    「……」

    「然后妈妈说我很碍事,把我交给舅舅照顾。」

    「……」

    「舅舅在我睡觉的时候,跑来想摸我的身体……」

    咿咿咿咿咿咿咿!

    好沉重!太沉重了啊!

    这不是我该过问的过去啊!

    「我逃走之后就被主人捡到,但是,主人又把我卖给别的主人,就在这时……哥哥救了我……」

    咦?从这段过去来看,我也跟至今把希翁推来推去的那群人没什么两样吧?

    应该说,我开始觉得要求这孩子亲近荷莉是一件很过分的事。

    反而应该是周围的人要温柔地对待希翁,努力争取她的信赖。

    「……」

    我看向躺在半空中望著其他地方的荷莉。

    这个毒舌精灵绝对做不到温柔待人,争取信任这种事吧。

    「唉……」

    来到流淌在街道附近的河川,我一边洗脸一边思考今后的事情。

    没有人会相信吧。

    现任勇者和圣光剑出现了沟通不良的情况。

    事情变得非常糟糕。

    说到底,圣光剑有意识这件事本身并不为大众所知。

    勇者是年仅十岁的女孩这点也很难以置信。

    只有我能够确定荷莉这个存在,以及希翁是勇者的事实。

    换句话说,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掌握到这个事态。

    更重要的是,魔王将在五年后复活的事情也是。

    「……」

    我快要被自己肩上这些过于沉重的责任压垮了。

    虽然被荷莉不断用废物、蠢货称呼让我很不爽,但我实际上就只是一介凡人。

    身体能力和知识量都不优秀。

    既不强大也不聪明。

    如果要讲跟其他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知道世界现在处于危险状况的事实而已。

    「……」

    我望著自己映照在河面的脸,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这时──

    「呀啊啊啊啊啊啊!」

    〈库洛!库洛请快点过来!〉

    希翁及荷莉的惨叫声传来。

    我立刻站起身,回到昨晚露宿的街道旁平地。

    希翁不在露宿的地点。

    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名骑著马的男人将希翁抱在腋窝,准备离去。

    「希翁!」

    「哥哥!」

    骑马的男人抱著发出惨叫的希翁逐渐远离。

    仔细一看,圣光剑也不见了。

    圣光剑和希翁──

    被偷走了。

    「糟糕!」

    虽然我拚命追著骑马男,但根本不可能追上。

    人的跑步速度不可能比得上马,更重要的是我跑得很慢。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跟绑走希翁的骑马男愈离愈远。

    「混帐啊啊啊!」

    我一边发出怒吼一边跑著。

    这是什么状况?

    那名男人应该是盗贼之类的。

    即使不是盗贼,也是会偷走看起来值钱的圣光剑,并绑走落单少女的鼠辈。

    换句话说,就是狡猾的混帐小偷。

    被那种烂人绑架却无法抵抗的勇者是怎样?

    无法守护勇者的圣光剑又是怎样?

    而拚命追著对方的我究竟是怎样?

    为什么我非得做这种事情不可?

    「哥哥!哥哥!」

    「希翁!」

    不对。

    这些事情都无所谓。

    勇者也好,圣光剑也罢,五年后复活的魔王什么的都无所谓。

    无法原谅。

    我不能原谅无法解决这个状况的自己。

    可以原谅年幼弱小的勇者。

    也可以原谅缺乏干劲的圣光剑。

    更可以原谅即将复活的魔王。

    甚至可以原谅眼前那个狡猾小偷。

    我无法原谅的是──

    「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没有优点的自己。

    无法拯救发出惨叫求救的一名少女。

    我无法原谅这样的自己。

    「荷莉!拜托你!」

    〈库洛?〉

    我向跟在身旁的荷莉搭话。

    荷莉的本体──圣光剑现在被绑走希翁的骑马男拿在手上。

    然而,荷莉还是能勉强待在我身边。

    而只要我跟本体的距离继续拉开,她就办不到了。

    「给我能帮助希翁的力量!」

    〈……〉

    「让我救出那个孩子!」

    〈……!如您所愿!〉

    荷莉突然朝我飞来,飞进我的体内。

    「……!」

    爆发性的力量瞬间在我的体内流窜。

    某个我以外的存在进入了自己的体内。

    这不是用有异物感可以形容的等级。

    感觉像自己变成了不是自己的人。

    全身充满了力量。

    我发挥出自己的身体不可能拥有的跑步速度,一瞬间追上跑在前面的马匹。

    接著用超越人类的跳跃力向骑马男使出飞身膝击,在让对方落马的同时抱住了希翁。

    被踢下马匹的男人瞪著抱住希翁的我,并拔出插在腰上的剑。

    平时的我面对这个情况会感到害怕,现在却不一样。

    我把希翁放在地上,一瞬间就打飞对方,使他失去意识。

    「……这是怎样……」

    我俯视著被自己打飞的男人,对自己的变化感到困惑。

    身为凡人的自己,变得像另一个人一样强大。

    「这是多亏了你吗,荷莉?」

    〈……嗯,是啦……〉

    荷莉不知为何一脸愧疚地从我体内出来。

    这时──

    「哇啊啊啊啊!」

    希翁哭著抱住我。

    「嗯?喔,抱歉希翁,是我不该离开你。毕竟最近治安不好,让小孩子一个人落单是我太大意了。」

    我一边说一边露出苦笑。

    我竟然救了五年后要打倒拥有力量,足以灭绝人类之魔王的勇者。

    〈……〉

    这时,一脸愧疚的荷莉莫名沉默地凝视著我。

    「……嗯?荷莉,怎么了?」

    〈你的身体……没有怎么样吗?〉

    「什么意思?」

    〈正如你所知,只有勇者能运用我的力量,所以如果像刚才一样对勇者以外的人进行附身,对方一定会死掉。〉

    「你说什么!」

    〈你虽然应该作好了觉悟,但我刚刚进行的附身,是以生命为代价,给予人类超越极限之力的行为。〉

    「唔喂!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至今为止,为了拯救陷入危机的勇者,我附身在其他神剑持有者身上好几次,他们也都去世了。别说圣光剑,甚至没有受到其他神剑认可的你,应该会在附身后几秒内就立刻死亡才对。〉

    「为什么你不一开始就说这件事!」

    尽管对荷莉发出怒吼,我确认起自己的身体。

    「……咦?感觉没有什么大碍……这是为什么?」

    在这段期间内,一直抱著我哭的希翁完全不肯放开手,让我很困扰。

    没有任何地方受伤,头、胸部、腹部等也不会痛。

    感觉身体状况似乎也没有变化。

    荷莉皱起眉头,将手放在下颚仔细地观察我。

    〈……追根究柢,你为何能看见我、听见我的声音的理由也不知道。〉

    「能看见只有勇者能看见的你,能承受除了勇者以外没人能承受的附身……?我真的不是勇者吗?」

    〈不是。〉

    「……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地断言啊?多少有才能的可能性呢?」

    〈你身上完全没有作为勇者的素质喔。勇者在我附身状态下的战斗能力,可不是那种比常人略强的程度。〉

    「……荷莉,你刚才那招附身用在现在的希翁身上会怎样?」

    〈这个嘛,她的话,身体能力应该会比平常强几千倍吧。应该会毫无副作用,持续时间也会远远比你长。〉

    「那你只要附身在希翁身上,就能瞬间解决一切了吧!为什么没有那么做!」

    〈咦~感觉好讨厌~要进入女人的身体里面~〉

    「问题不在那边吧!你真的想要跟勇者一起打倒魔王吗?」

    〈不过呢……没有得到本人的同意,我就没办法附身喔。〉

    「……」

    我交互看著依然哭个不停的希翁和不负责至极的荷莉,脸抽了抽。

    总而言之,我们继续踏上回归王都的旅行。

    其实我原本想要借用盗贼骑乘的马匹,一口气跑回王都,但是马匹在我听荷莉说明附身的危险性时逃走了。

    要是昏倒的盗贼醒来也很麻烦,所以我们立刻离开那个地方。

    然而……

    「哥哥……」

    到昨天为止都跟我牵著手走路的希翁,紧抱著我不肯离开。

    讲直接一点就是超级亲近我。

    原本似乎光是让希翁从奴隶状态解脱,完全不要求她工作或做杂事就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但因为刚才的拯救剧码,好像使希翁对我的信赖度到达了顶点。

    算了,这比一直露出空洞阴暗的表情远远好多了……

    〈混帐萝莉控……〉

    身旁的荷莉心情反而超级差。

    话说,刚刚救出希翁的剧码其实是荷莉救了她。

    换言之,这是神剑拯救了勇者,应该极为正常的行为。

    既然今后希翁和荷莉必须作为勇者与神剑通力合作,打倒魔王,那这次的意外明明应该是个好兆头才对。

    「哎嘿嘿……」

    〈萝莉控……〉

    但是因为有我夹在中间,使两人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缩短。

    我有感受到一些……不对,相当大的责任。

    「……我说啊,荷莉……」

    〈什么事,萝莉控?〉

    由于希翁紧抱著我的右手臂,所以荷莉待在我的左边,但她从刚才就完全不肯面向这里。

    「刚刚的附身是圣光剑的能力吗?」

    〈对。是神剑使用者的基本技能──附身、放出、展开的其中一种。〉

    使用神剑时的知识啊。

    早点把这种情报告诉希翁似乎会比较好。

    「麻烦你详细说明得简单易懂。希翁也要听喔。」

    「嗯,既然哥哥这么说,那我会听。」

    〈……〉

    荷莉不悦地盯著抱住我右手臂的希翁──

    〈附身是指将神剑之力灌注到体内,提升身体能力的技术。如果没有进行附身,神剑使的身体能力就只跟常人没什么两样。〉

    但这是她第一次说明关于神剑的事。

    「这就是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明明身材纤瘦,却拥有怪力的原因啊……」

    〈放出是发动神剑拥有的固有能力。以圣光剑来说是光的具体化,能在任何地方发出拥有压倒性热量的光芒,消灭所有物体。〉

    因为是圣光剑,所以是光啊。

    「这表示冰结剑和爆炎剑是……」

    〈如字面所述,能让冰和火焰具体化。虽然输出功率无法和圣光剑相比拟。〉

    「那展开是什么?」

    〈是神剑位于远处时,进行远距离操作的技能。是为了让远离自己的神剑回到手边的技能,专精之后能让距离数公里远的神剑空间转移,回到手上。不过,我不曾看过能做到这种事的使用者就是了。〉

    「空间转移?」

    〈是指能完全无视距离和障碍物,瞬间移动到其他地点啦。〉

    「是喔……」

    附身、放出、展开啊。

    提升身体能力、发动特殊能力、操作不在手边的神剑。

    这三种都是很重要的技能。

    「希翁,你有听懂吗?」

    「哎嘿嘿……哥哥……」

    完全没有在听!

    荷莉再度露出不爽的表情瞪著希翁,但希翁本人却只看著我。

    糟了!真的糟透了!

    勇者和神剑的沟通不良完全没有改善!

    必须快点回去王都,跟艾莉丝及嘉特蕾雅教官商量才行。

    我可不知道要怎么促进两位女性之间的感情。

    尽早回去王都,公开希翁是勇者的事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