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勇者
    我在隔天早上被带出地牢。

    虽然我已经有所觉悟,会直接被带去刑场,却发生了预料之外的事态。

    国王竟然打算亲自在谒见大厅听我解释。

    在谒见大厅中,有坐在王座上的达利亚国王、站在王位旁边的西斯王子和几名貌似大臣的人。

    我的周围当然跟著几名士兵,身体也被绳子绑著。

    「我承认所有嫌疑。」

    我在双手被绑在背后的状态下被带进谒见大厅,当著国王的面坦荡荡地宣言。

    明明没有任何才能,但我唯独擅长胡扯。即使内心紧张到不行,我只能抬头挺胸地当个故弄玄虚的家伙。

    表面上,现在的我看起来是个不畏惧死亡的勇敢存在,应该吧。

    坐在王位上的达利亚国王露出疑惑的表情。

    他的金发中已经混著白发,留著胡子,但是看起来不觉得衰老。

    反而该说国王拥有健全的肉体和精神,身为最高掌权者却特意向表面上只是盗贼的我问话。

    因为国王不认为罪人就该不由分说地处死。

    「……你承认自己的罪行?」

    「是的,我偷走了圣光剑。」

    「动机是什么?」

    「由于不是说出来您就会相信的内容,所以我不能说。」

    那一瞬间,在我身旁的士兵用棍棒殴打我。

    「你这家伙!竟然敢对国王说出这种话!」

    好几名士兵不断用棍棒痛殴我,但我不发一语地忍著。

    这时,一名士兵的棍棒打中我的额头,从中断裂。

    虽然额头上血流如注,即使如此,我依然什么都不说。

    当我的气势稍微压倒那群士兵时──

    「住手,他已经认罪了,没有必要拷问他。」

    国王伸手制止了士兵们。

    「你叫库洛吧?你的行为相当于死罪,即使如此你仍打算认罪吗?」

    「我认罪。」

    「一旦认罪,你就会失去性命喔。」

    「无所谓。」

    「……无法理解……你带著偷走的圣光剑回来王都一事也令人不解,但最让人不懂的是你完全不辩解。」

    「我没有任何要辩解的事。我偷走了圣光剑,这是事实。那是罪该万死的行为。」

    「王家已经取回了圣光剑,依据你的理由,也可以拯救你的性命。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偷走圣光剑,又回来王都?」

    「……」

    这时,我只有一点点犹豫,这位国王比我想像中还明理。

    从他会特意亲自审问犯人这点来想,也看得出来他跟普通的掌权者不同。

    说不定只要老实地把一切都说出来,他至少会愿意让希翁握握看圣光剑。

    毕竟要求军官学校的学生积极举行神剑选拔的就是这位国王。

    「……」

    不行──我改变想法。

    圣光剑开口说话,引导我到勇者的身边──这种事荒唐无稽到我不觉得国王会相信我。

    希翁是少女这点也让这件事缺乏真实感。

    只要对方稍微认为我是在胡说八道,想要求饶,那一切就结束了。

    我要舍弃一切。

    如果不抱著失去所有的觉悟,这个状况不会好转。

    「陛下,我承认所有罪状,并且交出性命,但相对的,我有一个愿望。」

    「什么?」

    「在处死我后,请找出名叫希翁的少女,让她触碰圣光剑。」

    「你说什么?」

    「我会这么说并非想要活命,即使先处死我也无所谓。请让希翁触碰圣光剑。」

    「……」

    「如果您不愿意实现这个愿望,那也没有关系。但是,请您一定要记住希翁这个名字。」

    「为什么?」

    「不久后,近日当魔王复活之际请您回想起来,因为希翁是被圣光剑选为持有者的人。」

    「什么?」

    「父亲大人!这是胡说八道!愚蠢至极的虚言妄语……!」

    「西斯!」

    西斯打算劝诫他的父亲──国王,我则用大声到响彻整间谒见大厅的音量叫了他的名字。

    「由你来杀了我!」

    「啊?」

    「我的死刑由你来执行!现在立刻杀了我!」

    「你、你在说什么……?」

    我在被绑住的状态下,逼近动摇的西斯。

    「我不求饶!这条命送给你!所以在我死后,你要帮助希翁!」

    我笔直地盯著眼前的西斯。

    「你现在不信也无妨。五年后,西斯──魔王在五年后复活时,你要帮忙希翁。」

    「……」

    「好了,我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带我去刑场吧。」

    「……」

    「西斯,你认为我疯了吧?你就保持这个想法杀了我吧。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相信我的人。然而,你之后一定会后悔。你会一辈子后悔没有确认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就下手,并活著……不,你活不下去,应该会自杀。」

    「什么……?」

    「现在要确认我有没有说谎很简单,只要让希翁握住圣光剑就行了。但是我想说的是,你没有坚强到能一辈子背负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验证,就凭著自己的意志杀害同学的事实。」

    「闭嘴!」

    「我不闭嘴。想让我闭嘴就砍了我的头。来啊,杀了我。我不会说任何求饶的话。我是得知魔王会在五年后复活的事实才行动的。如果没有人愿意相信,那也没有办法。杀了我就好。你就等魔王五年后复活再尽管后悔吧。还是说,你会在杀了我之后,让希翁握住圣光剑并感到后悔?不过,到时候你就跟希翁说『我杀了库洛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愿,立刻杀了你!不能让谒见大厅被鲜血弄脏,立刻把这个男人带去刑场!」

    在西斯王子的指示下,在我周围的士兵抓住我。

    「等等,西斯!」

    而坐在王座上的达利亚国王开口阻止。

    「万一这个人说的是事实呢?」

    「不可能!这个男人口中名为希翁的人是一名少女!是女人!在至今为止被称为勇者的人中,有任何人是女人吗?」

    「唔……嗯,这的确令人不解。但是,这个人主动回到王都,也能看出他是抱著死亡的觉悟说出这些话的。这样有验证的价值吧?」

    「您知道这个男人寻找勇者的方法是什么吗?他说是圣光剑开口说话引导他的!」

    「什么?」

    「在文献中也有提到历代勇者会对圣光剑说话的事实,但能听见圣光剑声音的应该只有勇者本人。在历史上,不存在著勇者以外的人可以跟圣光剑对话的事实。」

    「的确……」

    「跟神剑对话,带来的勇者是女人。如果这是事实,这个男人就是带来了史上第一位诞生的女勇者,历史上第一次出现非勇者的适合者。您觉得这种事有可能吗?」

    「换句话说……他完全疯了吗?」

    「这样想比较自然。只是因为疯了,才不在乎自己会死。」

    「呼嗯……的确,女勇者的事也是如此,说到底,圣光剑会说话这点就令人不敢相信……」

    「那么,可以立刻执行死刑吗?」

    「嗯,我允许你这么做。」

    这个发展完全在我的预料之内。

    西斯讨厌我。

    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

    然而,西斯没有厉害到能忘记对方说过的话。

    虽然他自己似乎没有注意到,但西斯在无意间口出恶言,跟艾莉丝起争执时,一定会后悔。

    被嘉特蕾雅教官教训时也是。

    这个男人明明随时都为自己的失言、失态感到后悔,却对自己优秀的实力、容貌及身分感到骄傲,无法改善忍不住鄙视他人的坏习惯。

    他现在应该也对要处死我一事不抱持任何疑问。

    但是,这个男人会后悔。

    西斯绝对不会慎重行事,让自己不会后悔,也不可能对自己做出的事情抱持确信。

    看在我的眼中,他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王子。

    他不管有几名庶民死去,也无法将错就错,而且思考方式偏向庶民,也没办法采取平等对待他人的行动。

    他讨厌傲慢地鄙视对方,并毫无理由就鄙视他人的自己。

    他虽然很蠢,却不是坏人。

    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养成这种性格,但是看过他父亲──国王后就懂了。

    他大概是想成为这种能跟人沟通的国王吧。

    但是具体的问题,在于王族跟庶民不对等。

    想被称为仁君受到景仰,就必须倾听人民的声音。

    然而,实际上一样是站在上对下的立场活著。

    所以他才会变成有这种奇妙性格的王子。

    「……」

    被士兵从两旁抱起,拉出谒见大厅时,我感到有点后悔。

    对西斯持续说出别有意味的话语,让他记住希翁这个名字。

    我的目的只有这个。

    按照这个男人的性格,隔了一段时间后他会后悔杀死同学,想要确认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

    换言之,他会想确认希翁握住圣光剑后,剑身会不会发光。

    为什么呢?

    因为如果不会发光,就能确定是我疯了。

    一时激动而杀害同学是还好,万一对方说的是实话,自己就会变成犯下了不正当的杀人行为。

    即使西斯不断告诉自己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总有一天也会开始想得到确信。

    我只是因为发疯丧失理智,最后才会被处死──他会想确认这个事实。

    想看到希翁握住圣光剑,但剑身没有发光的景象。

    这股欲望应该会袭击他。

    到时候,就能让众人认知到希翁是勇者的事实吧。

    彻底理解西斯性格的我很确定。

    也就是说,我是以自己的死亡为前提展开了行动。

    我容许自己会被杀死的事实,制订了计画。

    「……呼……」

    如今,我也有遗憾。

    那位达利安国王,是个比我想像中还好上许多的老好人。

    天真到不像是国家的最高掌权者。

    如果不透过西斯,只跟那位国王对话,他说不定会同意带希翁进城,让她握握看圣光剑这点程度的事情。

    这么一来,我就不用丢掉性命。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我放弃让自己活下去了。

    我给艾莉丝及嘉特蕾雅教官添了麻烦。

    还靠著能看见荷莉,打算利用希翁。

    我是一名差劲透顶的男人,被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是我能看见。

    希翁带领著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挑战魔王的英勇模样。

    西斯应该不在那里吧。

    因为后悔及罪恶感而痛苦不已的西斯,恐怕会派不上用场。

    不过,我原本就很讨厌西斯,所以这样也无所谓。

    谁叫他不肯听人说话。

    「嘿嘿……」

    让两名没用的男人早早从舞台上退场,由兼备强大及美丽的女性们坐上主角的位置吧。

    我一边这么想著一边笑著走向刑场。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

    「!」

    当我被带出王位大厅,在城内的走廊上移动时,听见了荷莉的声音。

    〈你……是觉得在自己的算计下,等你就这样被处死后,圣光剑就会被送到希翁手中吗?那种把自己死掉之后的事都交给别人负责的计画,只能说是毫无责任又充满了破绽。〉

    能听见荷莉的声音,就表示圣光剑在附近吗?

    〈我一直在观察状况,想著有没有办法救你,没想到你却策划这么无聊的作战……你果然是没有我就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男呢。〉

    「……!」

    这点的确就如她所说,但是在不能跟荷莉对话,也无法跟希翁会合的状况下,我真的做不到任何事情。

    所以觉得剩下的手段,就只有让西斯去寻找希翁了。

    〈听好了,库洛。为了寻找新的保管地点,圣光剑目前只收在暂时的存放处,那边现在只有数名士兵在看守。〉

    荷莉飘浮在我旁边,开始进行说明。

    而带著被绑起来的我,前往刑场的西斯王子及士兵们,当然看不到荷莉。

    〈希翁目前还留在王都。因为担心被带进王城的你,她在附近徘徊。只要能把圣光剑送到希翁手中,就能轻松解决这件事了。〉

    「……」

    由于周围有别人在,我不回应。

    然而,既然希翁在王城附近,那荷莉的状态应该相当好。

    所以她才能离开本体圣光剑,移动来这里吧。

    〈那么,我们现在就把圣光剑送去希翁手上吧。〉

    「……啥?」

    这时,荷莉毫无预警就附身到我体内。

    接著,我的双手手腕传来不祥的喀啦声响。

    (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荷莉让我的双手手腕脱臼后,迅速扯下绑住我的绳子,立刻将脱臼的两只手腕高举过头,让双手恢复原状。

    她不由分说地顺势抓住士兵手中的长枪,用脱离常轨的臂力挥舞。

    持著长枪的士兵被拋飞,从走廊上的玻璃窗户朝外面飞了出去。

    趁著其他注意到我开始抵抗的士兵行动前,荷莉展现出精湛的枪术。

    在头上挥舞长枪,用枪柄殴打周围的士兵,瞬间把他们无力化。

    看著士兵们一个接一个被长枪打倒,西斯错愕不已。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凡人的我独自打倒了众多士兵。

    不过,我实在无法和身为神剑使用者的西斯打。

    这在之前跟艾莉丝对峙时就获得证明了。

    西斯伸手握住系在腰际的神剑。

    「怎么可能让你拔剑啊,笨蛋王子!」

    荷莉用我的嘴巴痛骂对方。

    与此同时,猛烈地用长枪尾端打上西斯的心窝。

    「只要没拔剑你们就是凡人!这个蠢蛋!你完全无法活用神剑!」

    荷莉一气呵成地发动攻势,连续朝他的全身上下突刺,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由于荷莉不是使用枪尖而是尾端,所以也可以说她不打算杀死西斯,但是在这股攻势下,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被钝器殴打致死。

    「最后一击!」

    这时,我认真怀疑起荷莉的神智。

    荷莉最后的突刺刺上了西斯的要害──

    她刺中了胯下,也就是蛋蛋。

    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人类的眼球转了一圈,翻起白眼口吐白沫的模样。

    好过分,太过分了。

    这过于残酷的行为让我退避三舍。

    「库洛!就这样一口气回收圣光剑!」

    荷莉丢下使用过的长枪,全力在王城内的走廊奔跑。

    (……!)

    好快。

    刚才让那些强壮的士兵毫无反击机会,将他们无力化时也是,现在我发挥出超越常人的身体能力。

    全身上下充满无边无际的力量,彷佛变成了别人的身体。

    (……?唔!唔……咕……)

    不过,我的左胸突然窜过一股疼痛,心脏剧烈跳动著。

    即使如此,我仍以使周围景色变换得眼花撩乱的脚力,持续在王城的走廊上奔跑。

    自己的移动速度太快,我连自己跑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

    这段期间内,我心脏的心跳变得更加激烈,胸口的疼痛也增强。

    (……)

    勇者以外的人若被荷莉附身会立刻死亡──这件事在我的脑海中闪过。

    我可能会死。

    或许只是不会瞬间死亡,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后死去。

    不过,我一度决定以自己会被处死为前提行动。

    所以就算要我赌上性命、削减性命,若能把神剑送到希翁手中,我就容许这么做。

    但是,荷莉突然离开我的体内。

    由于冲劲过强,我向前倒去。

    〈库洛……你的身体没事吧?〉

    「没、没问题……圣光剑在哪里……」

    我靠著走廊的墙壁,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在国王的寝室,很单纯地藏在床铺下。知道这点的应该只有国王跟王妃。〉

    「那你……带我过去……」

    我全身上下爆出冷汗,感受到心脏的跳动异常迅速,但我无视这些,开始在走廊奔跑。

    我在前往刑场的路上打算逃走的事应该已经被发现了。

    虽然打倒了周围的所有士兵,但只要看到倒地的西斯和士兵,立刻就会被发现。

    在场内的所有士兵都在到处寻找我才对。

    不过,他们不会想到我能走最短的路径,朝被藏起来的圣光剑移动。

    虽然城内如我所料,陷入一片混乱,但愈接近国王的寝室就愈少人。

    毕竟我不但有荷莉带路,她还不时指示我进入房间里或躲在柱子后面,甚至爬上天花板附近躲避士兵。

    我因为受到荷莉附身的后遗症影响,脑袋开始无法顺利运转。

    完全没在思考,只是遵从荷莉的指示,跟著她移动而已。

    就这样,我总算抵达国王的寝室,但是门口不出所料地站著守门的卫兵。

    〈……库洛……要用之前那招试试看吗?〉

    「……」

    荷莉说的之前那招,应该是我入侵古亚坦德尔寝室时使用的作战。

    简单来说,就是让荷莉发出脚步声当诱饵的战术。

    「不行……那招只能在晚上用。说到底,保护国王寝室的士兵不可能那么大意……你再次附身到我身上,打倒那两个人吧……」

    〈咦?但、但是,你的身体……〉

    「没事……我的身体状况没有异常。」

    〈……你的脸色非常差耶……〉

    荷莉难得担心地望著我。

    「不……这是我平常缺乏运动却突然激烈运动,所以觉得很累而已。身体本身没事……」

    〈……真的吗?〉

    「我怎么可能会勉强自己呢。」

    我用尽全力装出笑容。

    之后,荷莉犹豫地附身到我的身上。

    〈库洛?〉

    「……」

    〈库洛!库洛!你没事吧?〉

    「咦?」

    〈库洛!请振作一点!〉

    「不,咦?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昏倒了啦!〉

    「咦咦?真假?我什么都没办到就失去意识了吗……」

    〈不……是有打倒守门的卫兵……〉

    「啊?」

    定睛一看,站在国王寝室前的两名士兵确实都晕倒在地。

    「咦?结束了吗?」

    〈是啊,但是我离开你体内的瞬间,连你都倒在地上了。〉

    「嗯嗯?」

    我完全没有印象。

    算了,既然成功让士兵无力化就没问题了。

    原本激烈跳动的心脏也总算平静下来了。

    〈库洛……你……〉

    「没问题没问题,我好像开始习惯被你附身了。」

    我一边说一边伸手打开国王寝室的门,走了进去。

    接下来只要取得藏在床底下的圣光剑就行了。

    「你是谁?」

    然而,寝室里有人。

    毕竟门口有卫兵,房内当然会有护卫对象。国王也在谒见大厅,我没有深入思考有卫兵看守的理由就入侵寝室。但只要仔细想想,这或许是理所当然的事。

    待在国王寝室里的人是王妃。

    身穿绚烂豪华的礼服,一头金色长发烫了波浪卷,是位给人富豪贵族感的女性。

    由于现在的我太忙,脑袋也昏昏沉沉,所以毫无余力详加观察容貌和服装的细节,没有特别注意她──

    「……」

    但我只觉得以西斯的母亲来说,她看起来相当年轻。

    王妃的外表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算了,这无关紧要。

    现在必须尽早偷走圣光剑,从这个地方逃走才行。

    我完全无视王妃,拿出藏在寝室床铺底下的圣光剑。

    「等、等等,你……怎么突然……」

    现在没有说明的时间,就算有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所以我完全忽略王妃,打算离开寝室。

    这时,寝室的门被人用力打开。

    「唔呃!」

    我不禁发出愚蠢的惨叫。

    因为打开门走进寝室的人是艾莉丝。

    而且,她已经拔出冰结剑了。

    「……听说你逃走了,所以我还在想你跑到哪里去了,没想到竟然是来国王陛下的寝室,而且机灵地找出了神剑。你的这股执著是从何而来的啊?」

    「艾莉丝……」

    糟糕。这家伙跟西斯不同,与傲慢或大意扯不上边。

    而且,她背后有数名士兵,人数不断在增加。

    这样绝对无法突破。

    「走廊上倒了几名士兵,难道你一直在隐藏实力?你会进入王立军官学校,是为了窥探偷走圣光剑的机会吗?」

    虽然不对,但是这家伙竟然说出很像事实的话。

    不过,我现在没有余力跟艾莉丝争辩。

    我一定要从这里逃走,把圣光剑送到希翁手上。

    如果房门走不了,那要从窗户跳出去吗?

    「……」

    不行,国王的寝室在三楼。

    就算从这里跳出去,也只是让双腿骨折。

    如果要从这间房间强行突破,通往一楼,离开城内前往城下城镇,我该怎么做?

    我从剑鞘中拔出手中的圣光剑。

    结果我到底要用这把剑几次啊?

    明明就不是真正的持有者。

    「你还想跟我一决胜负吗?」

    「没有喔,我不打算跟你战斗。」

    我将出鞘的圣光剑剑刃抵在王妃的喉咙上。

    「库洛!你……!」

    「把冰结剑丢了。」

    「太卑鄙了!你不觉得挟持人质很可耻吗?」

    艾莉丝一边说著一边瞪著我,但我默默地站在王妃背后,用圣光剑抵著王妃。

    「是啊,是很可耻。不过如果我在这里失败,大家都会死,没有人会活下来。」

    「……?」

    「把冰结剑丢在地上,踢过来这里。」

    艾莉丝瞪著我好一会儿,最后把冰结剑丢在地上,踢向我这边。

    我捡起冰结剑后,把它丢出窗外。

    「荷莉,附身到我体内。」

    〈咦?你不就这样拿王妃当人质逃走吗?〉

    「不行,我没办法抓著人质从三楼移动到一楼。」

    〈但是……〉

    「接下来在抵达希翁身边前,你都不用解除附身。」

    〈……〉

    「用我的身体跑到希翁身边吧。」

    〈……〉

    荷莉沉默地盯著我。

    我正在做的事情应该是最差劲的。

    欺骗恩师。

    跟同学借钱。

    偷走圣光剑。

    在赌博时出老千。

    非法入侵贵族的宅邸。

    以及放火。

    最后甚至拿王妃当成人质。

    是最差劲最恶劣的男人,在旁人眼中,就像垃圾一样。

    即使如此──

    「荷莉……」

    〈……〉

    「给我拯救世界的力量!」

    〈……!如您所愿!〉

    我全身的力量瞬间爆发性地提升。

    正如字面所述,如箭矢一般飞出去。

    我奔出寝室,跑过走廊,还把妨碍我的士兵一个不剩都打倒。

    「……」

    像作梦一样。

    我不过是随处可见的一介凡人,竟然能一边打倒城内的士兵一边全力奔跑。

    我一直想成为这样的男人。

    我想要成为勇者。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境,都能只身解决问题,像超人一般强大的英雄。

    然后,从危机中拯救世界。

    实现了。

    我能成为拚死命拯救世界的勇者。

    只要就这样跑到城外,成功把圣光剑交给希翁,我就是──

    「咕啊!」

    拯救世界的勇者。

    「……嘎……啊……」

    回过神时,我倒在地上望著天空。

    仰面倒在地上能看见天空,表示我已经来到城外了?

    但是,因为我丧失了记忆和意识,所以搞不清楚状况。

    〈……唔!明明只差一点了!就剩城墙!〉

    荷莉似乎很动摇。

    我确认自己的身体。

    衣服变得一片黑。

    一回神,我流出了大量鼻血。

    由于衣服破掉我才看清楚,手臂及外露的身体,到处都因为内出血而染上鲜红色。

    「库洛……你……」

    我听见声音。

    往那边望去,嘉特蕾雅教官将爆炎剑的剑尖指著我。

    喔,原来如此,是教官对我射出爆炎剑的火焰,击中我了吧。

    她击中了从城内飞奔出来的我吧。

    这么说来,她取回了神剑的所有权。

    太好了太好了。

    我的视野不知为何染上鲜红色,所以看不清楚。

    「荷莉……」

    〈希翁在那面城墙的另一侧!她就在隔著一道墙的地方!〉

    荷莉哭喊著。

    她早就解除附身,在我的身旁流泪。

    我看向荷莉指的城墙。

    原来如此。我虽然成功离开了作为国王和大臣住宿设施的城堡,但是似乎还没走过遮挡住城堡及城下城镇的城墙,在中庭倒下了。

    好高喔,有三十公尺。

    如果是勇者,应该可以跳过去,但我办不到。

    听说因为我被带进城内,希翁正担心地在城墙周围四处打转。

    ──所以希翁就站在那面城墙的另一侧。

    我站起身,朝城墙走去。

    要把圣光剑送去给希翁。

    「快点放弃吧!」

    我站起身,开始摇摇晃晃地往城墙走去,脚边却冻结了。

    艾莉丝站在嘉特蕾雅教官身边。

    她已经拿回我丢出窗外的冰结剑,追上我了吗?

    喔,是展开啊。

    为了回收远离手边的神剑而存在的技能。

    她是用那招回收了冰结剑吧。

    「真令人难以理解,你到底想做什么?」

    被荷莉打中蛋蛋的西斯也在。

    应该说,有几百名士兵包围在我身边。

    在我短暂失去意识的期间,事态变得很糟糕。

    「……」

    从鼻子流出的血发出滴答声,滴落我的脚边。

    我不经意伸手触碰脸颊,发现眼球也流出血来。

    西斯拿著雷鸣剑走近我。

    看著我的这副模样,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露出莫名悲伤的表情。

    啊啊,你们还在同情我吗?

    所以才会被我骗啊。

    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所以──

    「之后就……交给你了……荷莉……」

    〈库洛?〉

    「你快穿过墙壁……让希翁……使用展开……」

    〈……!〉

    荷莉离开我的身旁,穿过城墙。

    只要神剑本体来到这里,身为灵体的荷莉就能自由穿过墙壁,跟在城墙对面的希翁会合。

    然后,只要荷莉跟希翁能成功会合……

    ──就能使用远距离操作位于远方的神剑,让其回到手边的技能「展开」。

    圣光剑从我的手边消失。

    「唔!」

    走近我的西斯目睹到圣光剑消失的瞬间,僵在原地。

    「咦?」

    「什么?」

    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也说不出话。

    这时,闪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