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结果,还是废柴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闪光吸引而来,看热闹的群众。

    为了逮捕我动员而来的士兵们。

    屏息看著情况的艾莉丝。

    不知为何泫然欲泣的嘉特蕾雅教官。

    现在正打算动手砍我的西斯。

    这群人都无法理解发生什么事。

    是否有人会注意到……

    闪光的真面目是在场的所有人,打算从我手中夺回去的圣光剑。

    还有能引发这种发光现象的人,只有被圣光剑认可为持有者的人。

    握著圣光剑的希翁粉碎了城墙,并从城墙的另一侧走进来。

    那种粉碎城墙的方法非常精彩。

    因为希翁没有使用圣光剑,而是徒手随意打碎城墙,走进城内。

    「……」

    我看到希翁出现在一片鲜红的视野中,安心地呼出一口气。

    这是一场赌注。

    虽然隔著一道城墙,但只要荷莉处于圣光剑在附近的情况下与希翁会合,应该就能使用附身、放出、展开等神剑的基本技能。

    另外荷莉曾经说过,专精展开的人甚至能让位于远处的神剑空间转移,回到手边。

    第一次被荷莉附身的希翁,能做到这种事吗?

    虽然我只对这点抱持疑惑,但看来是杞人忧天。

    这时,希翁的身高明显长高了。

    由于她穿著儿童用的连身裙,以胸部为中心的布料似乎随时会破裂。

    修长的白皙手脚、长及地面的金发。

    最重要的是那副足以凌驾耀眼发光的圣光剑,魅惑所有观众的压倒性美貌。

    当荷莉附身在我身上时,会有激烈疼痛窜过全身,最后还喷出鲜血,但附身在真正勇者身上时会变成那样啊。

    那应该是强制让她成长到全盛期的肉体吧。

    我在这时,靠本能理解了一件事。

    连我都能理解,那被神剑认可为持有者的艾莉丝、嘉特蕾雅及西斯三人应该也能理解。

    她是真正的勇者。

    从希翁的表情和肉体──不对,是从全身散发出来的压倒性存在感。

    那些都明确地主张著。

    她──就是勇者。

    比那三个人晚了一拍,看热闹的群众及士兵们之间也开始引起骚动。

    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都看过圣光剑。

    也知道圣光剑发出光芒时,是勇者出现了。

    即使如此,由于大家都没看过圣光剑实际发光的情况,所以都对此半信半疑。

    不过,现在剑身正在眼前发出耀眼的光芒。

    平时熟悉的圣光剑正在发光。

    这就表示──

    「勇者?」

    「是勇者……」

    「勇者……」

    「是勇者!」

    周围的所有人开始向出现在眼前的新勇者发出欢呼声。

    「哥哥!」

    希翁突然跑过来,接近我。

    「哥哥,你没事吧?全身都是血耶……」

    「……」

    我不禁露出苦笑。

    「哥哥?」

    明明外表成长成完美的容貌,但说话方法却完全没变。

    即使被荷莉附身,意识似乎依然是希翁本身。

    不过算了,这么就真的没事了吧。

    无论看在谁的眼里,都明白希翁就是勇者。

    换句话说,我的死刑应该也会中止。

    已经没事了。

    不只成功证明了希翁是勇者,我自己的性命也得救了。

    「呼……」

    我的意识突然变得朦胧。

    「……哥……哥……」

    身体变成大人的希翁担心地望著我。

    但是我的视野就这样变得一片漆黑。

    「嗯啊?」

    我发出愚蠢的声音,取回了意识。

    回过神来,我正躺床上,身在陌生的房间。

    「咦?」

    我触碰自己身体的同时,确认自己还活著。

    虽然全身肌肉酸痛,但从眼睛和鼻子喷出来的鲜血已经止住了。

    「啊,终于醒来了。你真的很悠哉耶。」

    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艾莉丝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咦?我……」

    「在那个名叫希翁的孩子打碎城墙之后,你就失去意识倒地喽。」

    「是吗……是这样啊……」

    我只从床上抬起了上半身。

    身体相当疲倦。

    「从那之后过了多久?」

    「两天。」

    「什么?」

    「自从你昏倒之后,就睡了整整两天喔。」

    「是吗……因为我在行刑前一晚紧张到完全睡不著,之前又一直在旅行,突然放松就变成这样了。」

    「……库洛,抱歉。」

    「你为什么道歉?」

    「我不知道理由就妨碍了你。如果我在那场神剑选拔时有好好听你说话,就不会引发这次的死刑骚动了。」

    「喔……没关系啦。这是我自作自受。」

    「但是……」

    「就如你所说,我没有说明理由,就欺骗你跟教官,偷走了圣光剑。原本还打算利用希翁的事情,让自己平步青云喔。这是遭到天谴了,我有在反省了。」

    「该反省的人是我才对……」

    艾莉丝似乎真的很消沉。

    「你明明在不被任何人信任的情况下,成功找到了勇者,把她带回王都。我却什么都不知道,一味地在妨碍你。」

    「……话说回来,嘉特蕾雅教官的神剑持有权怎样了?」

    「不要紧,教官拿回神剑了。」

    「是吗……这么说也对,我也挨了爆炎剑的火焰呢。」

    「她现在正穿著红色燕尾服在王都里奔波喔。」

    听到这里,我就安心了。

    不但让被我添麻烦的艾莉丝及嘉特蕾雅教官恢复原本的待遇,还成功把希翁是勇者的事情变成众所皆知的事实。

    而且,我还活著,净是些好事呢。

    幸运极了。

    「包含国王陛下,在王都的贵族们都想要跟你道歉喔。说没有验证过你说的话就打算处死你,真是抱歉。另外,还说要让你加入名誉贵族。」

    「……我拒绝。」

    「咦?为什么?这样不是就能飞黄腾达了吗?」

    「我发现就算做不合自己能力的事情,也只会落得悲惨的下场。毕竟我没有任何力量,我在这次的事件中彻底了解到了这点。要是成为贵族,会变得更麻烦。」

    「……不过,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喔。」

    「啥?」

    艾莉丝莫名意味深长地说著,我则歪著头。

    我不经意地环顾自己所在的寝室。

    想到自己被关进地牢,甚至被逼到快被处死的境遇,就觉得这些事不过是小事。不过这间寝室相当宽敞,还有豪华的装饰。

    话说回来,应该只有一部分的贵族能够住这种房间吧?

    床铺也是巨大又柔软。

    「话说,这里是哪里?」

    「你只要走出房间就知道喽。无论是这里是哪里,还是现在的状况。」

    「?」

    「……这是怎样!」

    我离开寝室,走过走廊,来到建筑物外面后,发现自己休息的地方是王都的城堡。

    不过,这不是我惊讶的原因。

    我在艾莉丝的带领下走过游廊,爬上位于城墙上的瞭望台时,一览城下城镇的景象后不禁发出惨叫。

    城镇是毁灭状态。

    建设在王城周围的一部分城下城镇被破坏殆尽。

    「这是怎样?到底发生什么事让城镇变成这样?」

    我站在瞭望台上,询问站在身旁的艾莉丝。

    城镇的毁坏景象非比寻常。

    并非整个城下城镇都毁坏,而是从某个方向朝著王城画出直线,将建筑物完全破坏掉。

    彷佛有个巨大的怪物朝著王城笔直走来,将所有障碍物全都踩烂后的状态。

    「是那个名叫希翁的孩子做的喔。」

    「咦?」

    「你看,从你差点被杀死的地方,朝著王都外面,笔直挖起城下城镇吧?这是那孩子发起脾气,从王城全力笔直地往外面奔跑过去的痕迹喔。没有死人真是奇迹。」

    「……」

    我无法做出回应,嘴巴不断开合。

    「希翁啊,以为你死掉后气到失去理智。然后全力跑到城下城镇寻找下令处死你的人,从城镇居民口中听说目标应该在城里后,回来城里想杀了下令的人。」

    「你说什么!她、她应该没有杀了国王吧?」

    「只差一步就是了。我拚命追上她,把你还活著的事情告诉她后,她才总算息怒。只要再晚一点,王城应该也会被粉碎吧。」

    「西斯那个笨蛋在做什么啊!」

    「他第一个被希翁痛殴,飞了五十公尺远。」

    「……喔,是喔……」

    「鼻子和下颚骨碎裂,被打飞时似乎还造成全身骨折,不过人活著。毕竟再怎么样也是神剑持有者。」

    「不,那家伙的安全与否怎样都好啦……」

    「接下来才麻烦呢。因为希翁看到你的伤势后,又气到抓狂,说要用最棒的医生及设备治疗库洛喔。所以城内的所有人都说著『勇者大人,请您息怒』,拚命安抚她。」

    「……啊。」

    这时,我在瞭望台的下方看到穿著红色燕尾服的嘉特蕾亚教官,以及身穿一袭华丽连身裙,上头有著大量刺绣与荷叶边的希翁正并肩走著。

    我和艾莉丝一起走下瞭望台。

    「啊!哥哥!」

    这时,希翁露出满脸笑容朝我跑来,身体顺势紧贴到我身上抱住我。

    她恢复成十岁小女孩的外表了。

    那副容貌似乎是附身状态下暂时的模样。

    希翁的背上有收在剑鞘里的圣光剑。

    到了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的认知似乎太天真了。

    那明明是只要冷静思考,就能立刻明白的事情。

    魔王能够独自毁灭世界上的所有人类。

    面对那位魔王,能与其单挑并取得胜利,称为勇者的存在至少拥有与魔王同等,或者在那之上的力量。

    与能毁灭世界的魔王同等,或者在那之上。

    换言之,那存在等同于行走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被神剑认可为持有者的艾莉丝及嘉特蕾雅教官,我也曾看过几次她们脱离常轨的身体能力及部分战斗能力,然而就算与其相比,我也开始只能把眼前的少女看成货真价实的怪物。

    看到希翁把脸贴在我的胸口上磨蹭,艾莉丝和嘉特蕾雅教官眯起了眼睛。

    「太好了,哥哥还活著。」

    「呃,嗯,这是多亏了希翁喔。」

    「哎嘿嘿嘿,今后我也会保护哥哥喔。」

    「咦?谢、谢谢你……」

    「因为我已经命令那个好像很伟大,叫作国王大人的家伙要重用哥哥喽。哥哥,今后要变得愈来愈伟大喔。」

    听到命令国王的字词,让我打从心底感到战栗。

    「我、我说啊,希翁,所谓的国王大人是这个国家最伟大的人,所以你要是向他要求太乱来的事情,会很麻烦喔……」

    「咦?国王大人是国家最伟大的人吗?」

    「没错。」

    「那么,只要哥哥当上国王大人就行了吧!」

    「咦!不,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啦!」

    「为什么?只要我跟国王大人说要他立刻辞职,立刻就能换人当喔!」

    「绝对不行啦!我不行啦!」

    「是吗?」

    「你、你只要专心思考打倒魔王的事情就好了。你看,我有叫你要好好听叫作荷莉的姊姊说的话吧?」

    「嗯!我也有充分练习喔!」

    这么说著的希翁放开我,向上露出手掌心说:「你看。」

    这时,以希翁的身高及手臂长度明显无法拔出剑鞘的圣光剑突然消失,出现在希翁手掌心。

    希翁用尽全力将圣光剑投掷出去。

    被丢出去的圣光剑飞到看不见的远方后,回到她的手中。

    「荷莉跟我说,如果继续练习,可以做到更多事情喔!」

    「啊,嗯……加油喔……」

    接受过嘉特蕾雅教官剑术训练的希翁,以及军官学校内实力第一的艾莉丝,决定要用木剑在王城中庭进行模拟战。

    我对两人的对战毫无兴趣……应该说,我害怕个性天真无邪却是最强,名叫希翁的存在,所以以身体状况还没完全恢复当藉口,回去寝室。

    由于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我先坐到床上。

    「……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陪我回寝室的嘉特蕾雅教官坐上椅子,同时向我搭话。

    「理想是想随便找个工作,过著轻松的生活……」

    「啥?你在说什么啊?」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可以过安稳的生活,怎么样都好……」

    「唉,我也懂你的心情啦……但你自己也很清楚现在的状况吧?」

    「是的……」

    至今为止,讨伐魔王的历代勇者毫无例外地被视为英雄,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前任勇者甚至能成为王族始祖的理由。

    现代的勇者希翁。

    那名少女已经是最强的存在了。

    没有任何人类可以忤逆她。

    王国的身分制度或军事力量再也没有任何意义。

    人类之间的权力斗争也毫无意义。

    这一切都取决于名叫希翁的十岁少女的心情。

    只要希翁想,活在这个国家的所有人类都必须遵从。

    虽然我曾担心会有执著于权力的人想利用她,但这是杞人忧天。

    有谁能够利用那个行走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

    谁都无法忤逆希翁。

    谁都不能接近希翁。

    ──除了我这个唯一的例外。

    「那孩子似乎只愿意听你的话呢。只要你开口拜托,除了与魔王战斗时以外,她应该都会乖乖听话。」

    「嗯,是喔,是这样吗……」

    「我愈来愈觉得你没死真是太好了。要是一个不小心,世界可能会在魔王复活前就被勇者毁灭呢。」

    「请不要说那么可怕的话啦,教官……这样好像都是我的责任耶。」

    「你有很大的责任吧?你仔细想想喔,库洛。目前那个名叫希翁的孩子对你百依百顺。刚刚希翁本人也说了,只要你说想要当国王,那孩子应该会毫不犹豫地把王族都杀了,让阻扰你登上王位的人统统闭嘴喔。」

    「我办不到那么恐怖的事啦……」

    「我知道,你不是会去想那种卑鄙之事的家伙。问题在于无论看在谁的眼里,都会很羡慕你目前的立场。」

    「果然……会变成那样吗?」

    「会喔。你可是能让名为勇者,拥有支配世界之力的人百依百顺的存在喔。就结果而言,现在的你有跟勇者本人同等的权限及权威。」

    「但是教官……那也是不知何时会消失,非常模糊的立场喔。毕竟我帮助希翁脱离奴隶的身分,所以她好像有点感谢我。但是今后相处一段时间,发现我是多么无力又平凡的蠢蛋后,肯定会失去对我的好感。」

    「……是吗……那孩子是奴隶,而你救了她吗……原来如此。」

    嘉特蕾雅教官用手抵著下巴,陷入沉思。

    由于她的身材娇小又是娃娃脸,那副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这时,我突然回想起对嘉特蕾雅教官的罪恶感。

    「这么说来,教官。从你那边偷走礼拜堂地下藏宝库的钥匙……真的很抱歉。」

    「嗯啊?喔,别在意。说到底,如果我和艾莉丝愿意相信你能听见圣光剑的声音,事情就不会闹这么大了。」

    「但是……」

    「这次的事件是没能相信你的我责任最大。我也跟艾莉丝说过了,如果我们愿意相信你,无论是外出旅行去寻找希翁,还是带圣光剑离开王都,都能好好取得国王大人的许可。你也有注意到吧?这个国家的国王大人是个满明理的人。」

    「是的,他的确给人这种感觉。」

    「这么一来,城下城镇也不会被破坏成那样了。我没有相信你,还让你落得独自旅行去寻找希翁,还未经允许偷走圣光剑的下场。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

    「不,问题是我在跟教官说明前就放弃了。是因为只有自己能听见圣光剑的声音,让我的内心得意忘形了吧。所以我觉得责任在我身上。」

    「……唉,我跟你好像都觉得错在自己身上,这次道歉完就让这件事过去,我们来思考今后的事情吧,库洛。」

    「今后?」

    「就是希翁今后该怎么办啊。事到如今,可不是把事情都丢给我跟艾莉丝就能解决的问题喽。」

    「……」

    「希翁才十岁,虽然现在就十分强大了,但她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天晓得未来会有多少想利用那孩子力量的人来接近她。」

    「……应该有很多想巴结希翁,让她听自己话的贵族或地方豪族吧……」

    「嗯?是啊……」

    「最危险的是现在的王家喔。希翁打倒魔王后,王家的立场肯定会被希翁夺走。最糟糕的情况下,就是希翁击败魔王后,王家那群人可能会策划毒杀这类的事。」

    「……说的也是……」

    这时,嘉特蕾雅教官不知为何皱起眉头盯著我。

    「如果要说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或许要策划让流有王家血脉的男子……例如西斯那个笨蛋跟希翁结婚吧。不对,若是这样,可能要等希翁来到适婚年龄后,不分贵族或平民,找各式各样的男人去诱惑她。不过,如果希翁是跟自己喜欢的对象结婚,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

    「我觉得今后能无视利益损失,从会找上希翁的麻烦状况中保护她的人只有嘉特蕾雅教官及艾莉丝喔。请你们两位保护希翁。话说,刚刚希翁也有说过,教官已经开始指导她剑术了吧?你只要像这样渐渐和她变要好,让希翁不会被坏虫缠上就行吧?」

    「……」

    嘉特蕾雅教官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应。

    「……教官?怎么了吗?」

    「库洛……原来你不是笨蛋啊?」

    「啥?」

    为什么我认识的人基本上都把我当成笨蛋啊?

    「我从刚刚就在听你说,你有好好预测了今后的事呢。真是可靠!今后也跟我和艾莉丝,三个人一起保护希翁吧!」

    「啥!不,我已经不想再不自量力,跟这件事扯上关系了!话说,就算出现想利用我让希翁言听计从的鼠辈也不奇怪喔。」

    「就这层意义上,你已经无法回头了,库洛。」

    「咦?」

    「国王大人已经下令等你恢复意识,就让你正式成为名誉贵族。你会作为找到勇者的最大功臣,得到丰厚的待遇。」

    「不不不!我是有从艾莉丝那边听说啦,但我不想要那种待遇!」

    「……就算只看目前的情况,能让希翁听话的人只有你喔。而且这件事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要是你随便离开我们身边,可能会被诱拐、绑架甚至是监禁呢。」

    「唔……」

    「你跟我们已经是命运共同体了。今后你也要努力压榨没多少的智慧,加油喔。」

    「怎么这样……」

    我在床上抱著头,并深深低下头。

    「好了,总之,我先去通知其他人你恢复意识了。会不断有人来向你谢罪和道谢,做好心理准备吧。接下来会很忙碌喔,毕竟你的成功故事才要开始呢。」

    嘉特蕾雅教官留下这句话后,笑著走出寝室。

    「……唉。」

    一想到将来的事情就让我很忧郁。

    好不容易捡回这条命,今后却可能会有更麻烦的修罗场在等著我。

    我依然是一介凡人。

    没有任何特殊能力觉醒,别说神剑了,连圣剑或魔剑都没有。

    是个只要被人盯上性命,保证会立刻失去性命的存在。

    在这个状态下,我不觉得跟希翁她们扯上关系是件好事。

    我该怎么办才好?

    「……咦?」

    这么说来,虽然我彻底忘了这件事,但说到底,我没看到让我遇到这种事的元凶。

    无论是在地牢的期间还是希翁现身刑场时,我捡回小命,和艾莉丝及嘉特蕾雅教官谈话时都没有看见荷莉的身影。

    「……荷莉?」

    〈什么事?〉

    「唔哇!」

    由于回应从背后传来,我用力后仰的同时向前倾倒。

    「不要突然从我背后出现!」

    〈我才没有突然出现,因为从你恢复意识后,我一直都跟在你正后方。〉

    「你好恶心!」

    〈谢谢夸奖。〉

    「……?」

    许久不见的荷莉不知为何,心情很差的样子。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好像很受欢迎,真是件好事呢。太好了呢,唉,太好了太好了。〉

    「啥?……是说,你不跟在希翁旁边没关系吗?你要教她怎么使用圣光剑吧?」

    〈因为她的学习能力非常好……〉

    「是喔~那不是很好吗?」

    〈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教她了。〉

    「好快!咦?不管怎么说,学习能力也太好了吧!该不会……是你嫌麻烦就丢著不管……」

    〈那怎么可能。不过,今后只要她的身体成长,实力应该会变得更强,但目前就已经比历代勇者都还厉害了……〉

    「真假!」

    〈那种真正的怪物怎么会可能频繁地出现。我这次的觉醒太多例外了。这样来看,魔王那边究竟会如何呢……〉

    「咦?等一下。魔王的强度也每次都会改变吗?」

    〈不……只有大约历代勇者个人差异的差异,正因为魔王最后一定会被勇者打败,这个世界才得以存续。然而,这次不只诞生至今不曾出现过的女勇者,还是历代最强。这么一来,很难想像会出现跟往常一样的魔王。毕竟对方每次都会让勇者陷入苦战。〉

    「唔呃……这感觉就像是为了备战最大最邪恶的魔王,命运让希翁作为最强的勇者诞生于世……」

    事到如今,我又忘了。

    如果继续跟希翁扯上关系,就需要跟打算利用她的人类社会黑暗面对抗,但五年之后,将会被卷入与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与魔王的斗争当中。

    这个问题已经完全超出我能面对的等级了。

    我愈来愈讨厌扯上这件事了。

    「嗳,荷莉。你帮我跟希翁说一下啦。」

    〈什么事?〉

    「跟她解释我是多么平凡弱小的人类。因为那孩子好像很黏我。」

    〈……〉

    「培育勇者是你的责任吧?跟她说,没有必要跟我那么亲近啦。」

    〈我不要。〉

    「如果你愿意跟她说,那我也……啥?咦?你刚刚说什么?」

    〈我不要。〉

    「不要什么?」

    〈我不想把对你的毁谤中伤告诉希翁。〉

    「为什么?」

    〈因为身为灵体的我没办法说出不是真心的话。〉

    「……什么?」

    〈……〉

    「……」

    我跟荷莉都陷入沉默。

    像这样呆愣著好一段时间后,我战战兢兢地开口:

    「不是真心的?你在说什么啊?至今你把我骂得多难听……」

    〈……〉

    「不,虽然我觉得不可能,但是你对我的评价提升了吗?虽然从你说出比起希翁,更希望由我搬运圣光剑本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了。」

    〈……〉

    「……呃,咦?你说过自己每次都会喜欢上勇者,对勇者的恋爱感情就是圣光剑的力量来源之类的……难道你……」

    〈……〉

    「你没有喜欢上我吧?不管怎么想,这都是不可能的事吧?」

    〈……库洛……你讨厌像我这种没有肉体的女人吗?〉

    看著满脸通红,忸忸怩怩地问这种事的荷莉,我快哭出来似的仰头望天。

    「够了……真的饶了我吧……」

    围绕在毫无才能的废柴、最强的少女及最强的神剑之间,莫名其妙的三角恋情──

    莫名唐突地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