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章
    在我作为废课金的原点『惨狱死Chronicle』里,将会在今夏袭来一波非比寻常的超大型更新。

    6名新角色,3种新防御设施,新公会排名奖励,一个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新要素接踵而来,而在这其中最令我们欢欣雀跃的则是《神之紫皇帝》讨伐任务。

    皇帝讨伐,也就是所谓的团本boss。是玩家全员一同攻击一名强大无比的敌人的全体活动。为了能承受住以万为单位的玩家们的总攻,boss的生命力设定成了一个天文数字,特定情况下还会有时限内无法打倒的时候。

    《Shin之Shi皇帝》系列【译注:日语中神读shin,紫读shi】是『惨狱死Chronicle』的特产活动,至今为止已经开了六次,并以其超绝难度引起玩家一片沸腾。这游戏是以对人战为主因此我们平时都杀气腾腾地打来打去,但皇帝出来一出来事情就不一样了。要是所有玩家不团结在一起将其讨伐,世界就会毁灭(设定上是这样,其实只是没有讨伐奖励而已。还有启动画面会暂时带点葬礼风格)。而且这一次制作人带来了像这样振奋人心的评论:

    「这一次的皇帝,说白了,做的时候就没打算让你们打倒他。难到都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到达皇宫这种程度。正常来说,大家一定会输掉,世界灭亡是不可避免的。请当做是我等向大家发出的挑战书吧。」

    兴奋的狂潮席卷了我那净是废课金的公会的聊天频道。

    「运营都说到这地步了,道中至少要有二十个城寨,皆为墙壁等级MAX吧。」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不知是否该牺牲些许火力来增强攻城特化,令人实为纠结。」

    「这可真是这可真是。」

    「恐怕同时实装的新角色会大放异彩因此不得不课金了是也。」

    「然也然也。」

    「这次我等公会成员也将独占伤害排行榜的前排位置吧。」

    「再好不过再好不过。」

    无论有多兴奋都不会忘记作为公会理念的武者措辞(?),真不愧是我们。

    「神拳金刚骑士殿下,期待你的活跃哦!」

    然而当时本人神拳金刚骑士并没有看聊天频道,因此也未能打出恰当的回复。因为我正忙着查看纱由KILLER的个人资料和要塞。明明新情报都出来了,可她的分数还有城寨设施却完全没有变化。

    别管她啦,我如此劝告自己。

    不管有什么理由,那家伙终归还是逃了。逃离了这必须持续注入金钱和时间还有精力的荒凉的世界,回到了正经的现实。但是,我如此想到。就算是现实也跟这没什么不同吧?只是不荒凉而已。

    无止境地需要金钱和时间还有精力这一点无论那边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我还是选择手游的世界。毕竟我也不是为了实现什么才活着的啊。为了创造出有价值的东西而活着的人生,为了提高涵养而活着的人生,为未来留下希望而活着的人生,总之这种为了什么而活着的人生,我深深地觉得怎样都好。能否使内心感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剩下的所有东西都只是从这里衍生出来的事物而已。

    *

    然而虽然我这么说,所谓的现实就是会自己袭击过来,于是七月份还有前期课程的考试。跟发表的考试日程对比了一下,我发现我上的课的考试时间和《神之紫皇帝》讨伐活动的举办时间完全重合了。

    我陷入深深的悲哀之中。

    「为了我的本职,无论如何不得不放弃这种私人事情吗……」

    「那是当然的吧。」 樋沢说道。

    「亚洲经济论和会计学还有文化人类学就放弃了。」

    「敢情要放弃的是考试那边啊?你在想什么呢?」

    我实在没想到樋沢会指责我这个,于是耸了耸肩膀。

    「要说我的本职那肯定是手游吧。我说啊,不去考试只是我头疼而已。另一边要是不打倒皇帝人类就会毁灭了哦。即使是小孩子也知道哪边更重要吧。」

    「是哪边更重要?你想想养育你至今的双亲的脸同时对我明确地说出来。」

    「诶?不是,那个,所以说,是人类……」

    「再大声点,对着你打算拯救的世界清楚地说。」

    「……人类……」

    樋沢不愧是跟我相处得久了,很清楚该如何干掉我。

    「好吧,老实说,想到反正去考试也只能交张白卷,我觉得这反而是个不错的正当理由。」 我坦白道。

    「我猜也是这么回事了。虽然有点早,去喝一杯祝贺你留级吧。」

    我们在下午四点这健康的时间带内结伴跑去了居酒屋。

    因为樋沢很想听,于是我就给他讲了纱雪的事情。就是被纱雪的母亲,艾丽西亚小姐拐到薗村家的宅邸那件事。这事件果然还是大过了头,我实在没办法一个人憋在心里,因此正合我意。

    「原来薗村同学有婚约者?诶,那难不成不是处女了吗。」

    「敢情你关注的是这个啊?你这脑袋里难道只会考虑色情场面吗。」

    「我可不想被只会考虑手游的远野说就是了。」

    「毕竟手游是我的工作。是我的义务。是我的天职。啊啊真是的,脑子里只有工作的事情,我这人是有多认真啊。」

    「有多认真?你想想养育你至今的双亲的脸同时对我明确地说出来。」

    「认真到下午四点就开始在酒馆里浪啦!不好意思~来个白薯烧酒!」

    将送上来的烧酒兑上水大口喝了起来。

    「但是啊远野,要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在那场游戏大赛上多来点招人误解的肌肤相亲把婚约给毁掉就好了啊。」

    「为什么啦。你还真过分啊。就这么想看别人不幸的样子吗。」

    我这么说完,樋沢摆出一副深感意外的表情。

    「不是,结婚了才会不幸吧,无论怎么想。那可是出生时被擅自决定的对象哦?」

    「也不能一概而论吧。反正对象大概是教养良好的少爷。奥尔嘉小姐告诉了我名字来着,呃,是叫四妙院吧。一看名字就是侍奉天皇的贵族大人对吧。应该也很有钱所以不必为将来担心。这不幸福吗?外表倒是不太清楚。」

    「外表也是个帅哥啊。」

    「你怎么知道。」

    「一搜就找到了。」

    樋沢递出了手机。是一名叫做四妙院雅继这种怎么看都很有品位的名字的男人。是个年近三十,看着很爽朗的美青年。竟然还是公益财团法人若叶福祉财团代表,庆长大学客座教授……?

    「应该没几个人叫这个名字,采访中也说过马上要结婚了之类的所以大概是这家伙了吧?……远野,你怎么还气得满脸通红了。」

    「为什么又有钱家世又好脑袋又聪明脸又帅啊!这得要刷多少次初始才能抽到这种人生啊!?」

    「刷初始是什么。」

    「喂喂喂喂要我从那里说明才行吗?」 「懒得陪你玩这个。」

    樋沢瞬间吐槽了我,我在内心咂了下舌头。也没办法,都第三次了。

    「带有抽卡的手游,从头开始玩到教程结束后基本都会有能免费抽几次的福利。如果不喜欢当时抽到的角色,那么卸载掉然后重新从头开始就又能免费抽了。也就是说只要舍得花时间就可以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抽到大奖为止。这个过程就叫做重置马拉松,简写就是刷初始了【译注:原文是resemara,是Reset Marathon的缩写】。」

    「谢谢你又教我这没用的知识……真的有人会闲得无聊干这种事情吗?」

    「不如说玩手游的话这是常识。话说樋沢,你在开始这名为人生的游戏之前肯定也刷了初始。不然怎么可能抽得出这种怎么看都是4星以上的受欢迎角色。我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也去刷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啊神大人!」

    「原来你想生为这种家世好脑袋又聪明的帅哥?」 说着樋沢指着手机画面上显示的四妙院什么的。

    「不,其实也没那么想。感觉很麻烦。还有总觉得看到这家伙的脸就来气。」

    我盯着图片看了一会,然后差点叫出声来。仔细一看,这张脸我记得。

    「……纱雪的婚约者……原来是这家伙啊。」

    「诶,是熟人?」 樋沢睁大了眼睛。

    「不对不对。前一阵子在网上炎上得相当厉害啊,这家伙的采访。」

    我擅自滚动起樋沢的手机画面。他说的搜出来的那张图片所在的网页,正是那篇采访报导。名为‘向运营青少年教育的公益财团法人的四妙院雅继先生询问有关家人之间的牵绊’的一篇谈话。

    还是老一套针对IT的批判。网络上充斥着不负责任的情报云云。最近在家里也一直玩手机的人变多了。家人间的联系变淡。亲子渐渐地不关心对方。想要取回日本自古以来就有的温暖的家庭景象。

    『……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但我绝对不会给孩子买手机。网络世界看着很宽广,实际上却是非常失衡又狭窄的世界。我希望孩子们能够关注更加宽广而美丽的现实。』

    『我虽然不打算否定所有的游戏,但带有煽动人们侥幸心理的系统的应用里潜藏着与赌博相同的危险性。也需要法规来管制这些吧。我不希望家人玩这种游戏。希望他们会进行能与他人互相接触的真正的玩耍。』

    「真啰嗦—多管闲事!」

    「这是我的手机!」

    樋沢急忙从我的手里抢回手机。差一点我就要把它敲碎了。虽然这报导之前就读过一次了,但是再这么一看怒火又燃烧了起来。

    「……嗯,也是,这感觉是会炎上啊。」 樋沢也读着报导,点头道。

    「那当然了,当时我周围可是怨声载道。喊着你根本就不懂手游,外行人别给我扯什么任性的道德品质之类的!」

    「然后,闹到什么程度了。送了抗议书过去之类的?」

    「我们废课金可是绅士而且号称网络弁庆,因此不会做这种事。只是将这家伙帅到多余的脸部照片用来大量P图而已。」

    「跟这家伙说的一样,还真是个失衡又狭窄的世界啊。」

    「狭窄正好!待着很舒心不是吗!还有,我们基本上是很容易厌倦的,这家伙的事也是,我记得是上周闹起来的,现在已经快给忘了。又无所谓。」

    「但是薗村同学被迫和这家伙结婚吧?」

    「那个也是无所谓。跟我又没关系。」

    「他可是说不让家人玩手游哦。」

    「都说跟我没关系啦。你从刚才开始一直就想说什么啊。」

    樋沢喝光了一扎乌龙烧酒,粗鲁地摇晃冰块发出响声,然后紧盯着我的脸。他没有笑。

    「你真的不明白我想说什么吗。」

    我呼地吐出一口酒气,一个劲地揉着头发。

    「抱歉啦。我明白的。我这种人遇到那样的女人简直是10连抽连出5个UR这种程度的狗屎运,大概这辈子就这一次了吧。就这样再也没有联系的话那当然是觉得太浪费了。但是没办法吧?那是她的人生,要和谁结婚也是她决定的事情对吧。就算是老头子擅自给她决定了,不喜欢的话离家出走然后跑去女权市民运动团体那里就行了。她可是有着能喂饱自己的收入诶,那家伙。轮不到毫无关系的人去插嘴。」

    「……那就算了。」

    「喂喂喂喂怎么了樋沢?你才是为什么揪着这事不放?跟你没关系吧?」

    「要是薗村同学今后也能和远野和睦相处的话,我不就也有了一大堆追求她的机会嘛。」

    「要是能像樋沢那样遵从欲望活下去的话该有多么轻松啊。」

    「我才不想被遵从欲望花了好几十万抽卡的你这么说啊!」

    「对对,抽卡啊抽卡。那种啊,没有勇气将人生献给手游就逃出去的胆小鬼女什么的怎样都好啦。」

    我取出自己的手机启动了『惨狱死Chronicle』。运营送来了名为卡池追加新角色的通知。

    「看啊,虽然新角色众多,但在这其中最显眼的还是这个《卡塔斯特吕布》!首先取自catastrophe的谐音这种太过直白的命名水平就令我激动不已。移动速度·攻击力两者均是前所未有的高数值,而且主动技能武神降临是持续15秒的广范围攻击,因此骑上飞行属性的马扔进敌阵里去就能将其瞬间毁灭。正所谓最强。理所当然地是UR,但是面临着『神之紫皇帝』即将来袭我一步也不会退让!抽到为止都不会退让!」

    「在酒馆里抽没问题吗。不用那种,能抽出好东西的迷信吗。」

    「樋沢君,你说这种话我就头疼了呀!我从刚才一直在喝的白薯烧酒的牌子,你没仔细看吗?」

    「……啊啊,『赤兔马』啊,原来如此。」

    「正是如此!毕竟我之前就查到了这里有这种酒啊,也周密地把iTunes卡全都带来了,算了算大概40连就会出了毕竟是特定角色出率提升,在出之前究竟会出多少垃圾武将呢,还是说把手头的钱都投进去仍然不出呢,呼呼呼呼呼呼呼呼真是期待得不得了啊。」

    我将兑了水的『赤兔马』一口气灌下去,然后按下了抽卡图标。

    「好啦要抽了噢噢噢噢吕布快来———————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店员露出一副恶鬼般的表情飞奔过来。

    「您打扰到其他客人了。」

    「对不起我这就闭嘴!……呜呜呜呜呜噗咻噗噜呜呜呜呜。」

    「怎么了啊。没抽中吗?」

    「不是第一发就抽到了。」

    我用颤抖的手拿着手机让樋沢看。上面显示着跨着军马手持矛的威武的吕布插画,背后发着光。

    「为什么要摆出这副快淹死的表情。这是你想抽的角色吧。」

    「不、不、不是,我从来没有第一发就抽到过。不、不、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要先联系税务局来着。」

    「冷静一下啦。你是想交什么税啊。总之不是应该练级吗。」

    「对、对了,得在皇帝活动开始前练到最高等级才行。」

    我在正要组一个刷经验用的队伍时,突然停下了手。

    「樋沢你啊,觉得我是个在酒桌上放着眼前的挚友不管噼里啪啦地玩起手游的家伙吗?」

    「基本是这么想的。话说你现在不就是。」

    「哈!」 被樋沢一说我才注意到。本打算停手却无意识间继续操作起来。而且吕布已经升到14级了。 「自己还真可怕。总有一天是不是都可以边睡觉边升级了。」

    「你在上课的时候偶尔干过哦?」

    「真的假的。原来废人就是高等人类吗……」

    这之后也喝了好多杯兑水的赤兔马,一直跟樋沢闲聊。完全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的房间。在从未叠起过的被子上醒来的时候,宿醉的脑袋疼得快要拧下来了,而《卡塔斯特吕布》的等级升到了最大值。

    *

    下一周,《神之紫皇帝》讨伐活动终于开始了。

    在游戏中直到皇帝皇宫为止的地图发表那一瞬间,我们全体玩家都说不出话了。无论如何滚动画面都能看到绵延不绝的城寨。那数量远超我们之前的预测,是100座。

    原来运营说的那番话认真地不能再认真了。不对,甚至可以说反而还谦虚了的。绝大数的玩家别说到达皇宫了,还没走到一半的路程就会被歼灭吧。活动时间仅仅一周。在这段时间内无论如何完善攻略方法,应该都没办法突破这厚到令人绝望的防御网。

    不出所料,推特和官方维基的评论栏里完全是守夜模式。

    「完蛋了。」 「做不到。」 「人类灭亡了。」 「试了下在第六城寨就全灭了。」

    「我还是放弃这个休闲好了。」 「反正人类要灭亡了,我要把所有钱都拿来抽卡。」 ……

    另一方面,也有没有放弃的家伙们。顶层,也就是废课金们。

    「只要持续进攻就会打开突破口!」 「在这里放弃了人类就真的灭亡了!」

    「要相信我们的力量。」 「只要六百万人团结起来就不会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网上乱飞着这种美丽的辞藻,但这并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作为想要打倒皇帝奖励的限定角色或者限定武器而已。在皇帝讨伐活动中,守在城寨里的敌人分别会随着全玩家的累积突破次数的增加而逐渐变弱。面前的城寨要是能轻松通过那么相对的也会减轻消耗,就能够前往更深处,因此在这机制下,即使是低等级玩家,只要持续进攻也能对皇帝讨伐做出微小的贡献。另外每攻陷一个城寨也能获得相当多的金银和贡献值,所以虽然大家都喊着完了完了不行不行灭亡了灭亡了,终究还是会在活动期间内一个劲地去挑战皇帝。

    即便如此。

    第五天结束,即使是我这种级别也仅仅到了第八十八城寨,在这个事实面前,我在好的意义上快要昏过去了。和其他玩家交流了一下攻略心得后,我涌上来一股名为绝望的活力。

    「没有吕布的家伙最高也就到第二十城寨了啊。」 「意思就是小和尚给我去门前扫地吧。」

    「五十以后必须要处理鬼神兵的减速。」 「火力会下降的所以不行,强行突破是基本战术。」

    「以操作失误为前提,放进两个回复挺不错的。」 「败犬才会这么想啊,要以不失误为前提。」

    「谁来编个死亡冲锋的斥候队伍去看看九十以后的敌人阵容啊。」 「那你来。」

    废课金同伴的交流令人心里一暖。

    但是,总有些不尽兴。

    回过神来,我已经在玩家检索中输入纱由KILLER,查看着那家伙经营的要塞。城墙周围尽是荒芜的杂草,被单方面地进攻,炮台的弹药已经耗尽,墙壁和陷阱也一直没有修理。

    我哼了一声,按下home键,然后钻进了被窝。

    体力耗尽了,因此稍事休息。虽然使用课金道具就能恢复游戏内的体力,但现实世界中肉体的体力却无法如此。应该休息一下,等待体力随时间经过而自然回复。看向窗外,太阳已经高高升起。熬夜一直玩到现在,根本没注意过了多少时间,这何止是早上,都快中午了嘛。

    今天是……经营科学II的考试吗。

    我姑且还是打算去考的,但反正课也一点没听基本都在玩手游,因此肯定是交个白卷了吧。总觉得现实这边怎样都好了。吃饭也很麻烦。要是能让被窝和手机还有我融合成一体就轻松了,多好。营养就用充电器和电力一起摄取,睡眠就用手机的睡眠功能。

    想了些无聊的事情。总之去冲个澡吧。

    冲掉黏在身上的汗,清爽了一下以后,更加明确地感到倦怠感从体内渗了出来。但是并不困。好几个小时一直在重复向超高难任务突击然后全灭的过程,弄得我心烦意乱。

    其他游戏也不能怠慢了,因此我眨巴着眼睛做起日常来。

    此时,手机画面上方来了一条推送。是那个健康管理应用『健康·厨房』发来的告知。发来了使用应用第二十天的礼物。

    看到应用内的礼物就条件反射般按下去的我自己还真丢人。健康管理应用的礼物什么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正就是「最近没有用呀。限时免费开放◯◯功能!」之类的吧。看吧,如我所料信箱上带有新邮件的图标。

    我打开了信息。

    『远野启太大人 感谢您一直使用健康·厨房!』

    不对,我可没一直用啊。不禁从第一行就开始吐槽了。

    『从您使用该应用开始过了二十天,因此赠送您仅此一次的特别诊断结果。远野启太大人无论是饮食还是睡眠都十分不规律,过着与健康相距甚远的生活。』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

    『整体来看营养略有不足,特别是蔬菜摄取不够。不要忘记每天摄取足够双手抓起一把的蔬菜量。不可只吃食堂里250元的乌冬。』

    为什么说的这么详细准确啊。

    『整体来说考虑也略有不周,尤其是缺乏察觉他人心情的想法。不要忘记温柔待人。不可只温柔对待手游中的女性角色。』

    多管闲事啦!这什么东西?话说我可不记得我是用本名注册的,这是纱雪手动发过来的信息吧?那女人,说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因为我没发挥测试专员的作用,所以来骚扰我了吗。直接跟我说啊。察觉他人心情?我这边二十年里都是不看气氛活过来的!

    我丢下手机,仰躺在被子上。

    因为是长时间持续玩游戏之后,所以即使闭上眼睛脑海里还会有游戏画面在动。打入城寨厚实墙壁的炮击。像稻飞虱一样涌出来包围我方阵势的皇帝军兵。燃烧着坠落的望楼。目不暇接一般忽明忽暗的技能发动图标。但是在想象中,守护皇帝皇宫的城寨渐渐变成了不同的场所。崩坏的城墙,干涸后杂草丛生的护城河,没有活人气息的高塔窗口。

    那是放着没人管的纱由KILLER的要塞。

    我坐起身抓住了手机。在塞满桌子的泡面还有点心吃完留下的垃圾之间找出了名片,犹豫了好久之后还是打了那个号码。

    『……您有什么事吗,远野启太大人。』

    奥尔嘉小姐那冷淡的声音马上就传了回来。

    「啊啊,不是,那个。」

    没想到她会这么快接电话,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不如说连我现在都还没理清楚打电话是有什么事要说。

    「不是什么要紧事,就是说那个,」

    『是纱雪大小姐的事情吗。』

    「……哈啊。是,这样吧……呃,那个健康应用里来了封奇怪的信息于是想问问这是什么,还有前一阵子没来得及问,说到底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那个,现在是考试时期但我在大学也基本没见着她,跟那家伙一起上的课程,我基本没听所以考试就放弃了,于是那个,」

    『纱雪大小姐的考试安排已经结束了。今天的话一会就要去两家见面的午餐会。』

    「啊,那家伙考试结束了啊。难怪看不到她——诶,那,那个?您刚才说什么?」

    『是与四妙院家见面的餐会。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出发了。两家彩礼和婚礼还有婚宴的形式都不一样,因此要商量一下,而且纱雪大小姐和作为结婚对象的雅继大人还未曾见过,因此也让两人初次见个面。』

    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正在厕所门前毫无意义地走来走去。

    「哈啊,结婚事宜的商谈。和从未见面的家伙结婚是吗,哈哈哈,这可真好笑,嗯嗯这是人生的重要关头可不是玩什么手游的时候啊。」

    『我可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奥尔嘉小姐冷淡地说道。『只是,我处于被艾丽西亚夫人雇佣的立场,没有理由干预的大小姐事情。』

    理由。

    我也完全没有任何理由。仅仅是在玩同一款游戏而已。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网上。曾经有一次肩并肩玩过。仅仅是这种关系。

    奥尔嘉小姐那之后也说了些什么,但我却几乎没听进去。回到房间,挂断电话后再次把头埋进枕头里。

    笑不出来。手机被夺走被擅自决定结婚对象的人生根本就笑不出来。我注意到自己非常火大。不是针对别人,而是对纱雪。为什么就顺从了啊。就算是大学生,你不已经是能自己赚钱的大人了吗。这可是现代日本,又不是江户时代诶?

    就算如此,我又——

    我翻了个身。关了机的笔记本电脑那一片黑的屏幕上,映着我自己的脸。

    事到如今,和樋沢去酒馆的时候自己说的话又在耳边回响。

    没有办法。那是纱雪的人生,要和谁结婚也是纱雪决定的事情。轮不到毫无关系的人去插嘴。我对着映在灰色的液晶屏幕上的自己说道:

    所以你就要默不作声是吗。不对吧。你只是在害怕罢了。只是在害怕自己采取了什么行动,然后空虚地失败,自取其辱罢了。

    你傻吗。害怕失败?这才真是笑不出来。你可是废课金诶?你以为至今为止抽卡都积累起多少千次,多少万次失败了。即使数十万元白白消失掉,你也会用抽搐的笑容了事然后进行下一次抽卡。这就是废课金对吧。对失败的恐惧什么的,应该跟生来第一次课金时所用的iTunes卡一起扔进垃圾箱了才对。更不用说,你打算做的事情要花多少钱?最多也就是电车票钱对吧。跟为了抽那个UR,那个5星,那个SSR而付出的牺牲比起来连屁都不是。即使成功率只有几亿分之一也不关我事。只要有可能性就会去抽卡。为了爱与欲望。

    这就是废课金。

    我站了起来,将手机塞进口袋里。

    离游戏里体力回满还有四个小时。还有很长时间。地点我也知道。我可是在逐步阻止人类灭亡啊。小菜一碟。我就做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