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转生者的行列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扫图:风

    录入:kid

    校对:农夫绅士

    修图:O狼、kid

    当我回过神来时,正在又长又暗的隧道里与男女老幼排著队。

    我记得自己参加了公司策画的夜巴滑雪之旅,上了巴士后,就闭起眼睛打算一路睡到早上。但我并没有下车过程的记忆,就这么突然跑到了其他地方——这个情况可不太妙。

    我能听见排队的人传来「真的假的」、「想想办法让我活过来啦」之类的声音。负责应付这些声音的是在前方引导队伍的女性。她似乎对这项工作十分熟悉,像进行流水线作业般让队伍往前推进。

    (也就是说巴士出车祸了……?在这个队伍里的人都死了吗?)

    这个队伍的尽头是否就是天堂呢?如果死后的世界真的存在,就意味死亡并不等于消失,因此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毕竟我还不想死,对人世间也有不少留恋。

    然而这条隧道的尽头说不定是地狱,因此我无法掉以轻心。

    或者这到头来也可能是一场梦,所以如此认真思考,或许还言之过早,不过我并没有在队伍中看见一起过来的同事身影。

    立起「我马上就要结婚了」这种死亡flag的他若是能平安生还,就表示俗称的死亡预告也不怎么灵验吧。这虽然是件好事,但若是在雪山发生意外,到获救为止的期间无论怎么想都很难熬,希望他别冻伤之类才好。

    几位参加旅行的其他职员正和我一样排在这列队伍中。我打算脱队行动,脚却不知怎地不听使唤、无法前进,因此无法确认是谁在这里。

    (那是……五、五十岚课长也在吗?就连那个人也死了吗……)

    在颇远的前方能看见一个背影,神似对我而言可说是天敌的女上司。那头略带褐色的柔亮长发,看来应该不会有错。

    尽管较二十九岁的我年轻四岁,但她已经是个拥有职场女强人风范的菁英人物。不知她生性剽悍而对其抱有好感,最后大受打击的男职员不在少数,而我则是这位五十岚课长的直属部下,在她面前完全抬不起头。

    然而似乎就连她也无法违抗眼前这个状况,只能安分地排队,不过从她背影散发出的压迫感,或者该说是气场仍未完全消失。

    就在我如此思考时,排在眼前、年约高中生左右的女孩先从貌似带路者的人那里领取了某样东西,并朝著前方光芒所指引的方向走去。

    我在搭乘巴士时曾见过这位女孩的容貌,她有著一头黑色齐浏海,罕见地适合大和抚子这个称号。她当时也和朋友一起搭巴士,另一位给人的感觉则像辣妹——等等,现在可不是回忆的时候。

    眼前站著一位身穿游戏角色般奇幻风格服装的女性,紫色的及肩长发似乎是真发,只见她一副短袖衬衫搭配裤裙的随性打扮,不过光是这种设计风格就不像是会在日本见到的。她还戴了顶类似贝雷帽的帽子,仔细一瞧可以发现上头画著复杂的花纹,让她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个魔法师。

    她将某种东西交给排著队的人们,接著将他们送往前方。虽然有对下垂眼、个性看似悠然沉静,说起话来却十分明快,让人听著颇为舒畅。

    「下一位这边请。好的,请拿著这个。到了对面之后,请先到公会决定您的职业喔。绕路乱晃也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公会?给我等一下,这前面究竟有些什么玩意儿啊。」

    「前方就是『迷宫国』。你们的灵魂将被迷宫国所接收,并且在那里转生。由于无法选择其他转生地点,敬请见谅。」

    虽然还有其他事情想问,但目前似乎无法得到更多说明了。

    「你们今后将以『探索者』的身分在迷宫国度过新的人生。除了引导转生的时间以外,我也住在那边的镇上,所以若是有缘的话,也许会和各位再见到面也说不定呢。」

    她并不是什么神或天使之类的人物吗?看样子她似乎拥有某些特别的力量,不过这个问题和其他事就暂且先不谈了。

    我从带路小姐那里领取了比钞票还大上一圈、以类似皮革素材制成的坚固牌子,以前方的光芒为目标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