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迷宫深处的秘密
    一 圣柜

    我们一面小心留意,一面靠近倒地的巨人兵,并寻找有没有其他掉落物品。结果——

    「这应该是镶在巨人兵眼里的东西吧?」

    「是宝石吗?很完整地保留了原形呢……」

    五十岚小姐拿来了一颗宝石。这会是魔石吗——不,它的形状不像燃烧石之类的那么粗糙,简直就像经过切割般工整。

    这处遗迹和传送用的石板肯定都是出自某人之手。『曙光原野』本身明明看不到什么人工产物,只有第四层明显有所不同。

    「武器之类的太重了,感觉无法使用呢~」

    「这个大小也无法送到仓库,总之就先放著吧。反正应该也没有其他人会过来这里……不,话也不能这么说……」

    假如过去从未有探索者来过这里,巨人兵的头上恐怕就不会有伤了吧。也就是说,在此牺牲的探索者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

    「……珠洲菜,在这个时间点提出来有点奇怪,不过能请你取得『灵能感知』的技能吗?」

    「好的,我也认为这么做比较好。这个巨人兵恐怕……」

    至今为止,它可能已经让许多探索者断送性命。假如通往第四层的入口是打倒入侵的探索者之后,便会再次被隐藏起来的构造,那么——

    (这个巨人兵究竟属于某种试炼,抑或只是为了杀掉入侵者而设的陷阱……无论哪种都不怎么好玩。)

    珠洲菜操作探索证,取得了『灵能感知1』。接著她便面朝没有人的方向摇响了带在身上的铃铛,双手合十。

    「……你看见什么了吗?」

    「是的……先前来到这里的探索者就是在这里丧命的。与巨人兵战斗的共有六人,却力不从心,最后吞下了败仗……我想他们应该感到很不甘心吧。」

    巨人兵发现我们时之所以看起来那么开心,正是因为它是会吃人的怪物——迷宫国里没有一只魔物会向人类妥协。对它们而言,我们就只是一种粮食罢了。

    既然如此,今后也没有必要对它们手下留情。虽然魔物之中或许也有不抱持敌对心态的例外,但现状并不允许我们想得如此天真。

    「……这好像是在战斗时掉下来的。它的身体是金属制,但在活动时有部分会变成流质的呢。」

    在破坏头部时宛如血液般滴落的金属,如今已经凝固,而这副模样让我联想到了「金属生命体」一词。如此一来就能解释它为何需要进食,以及过去所受的伤为何能再生、并成为旧伤留在身上了。

    「我想应该能将它当作素材来使用,不过很多事都还是未知数。我们就只把碎片带回去吧。」

    「打倒它的证据还是带走比较好吧?比如捡几片羽毛之类的。」

    「说得也是呢……就算把这颗镶在眼睛的宝石带回去,要是公会不知道那是什么的话,就没意义了。」

    「作为打倒魔物的证据,带走心脏等部位准没错啦……我们也剥下它的铠甲看看吧。」

    「噫……你、你说心脏……」

    美咲怕得紧抓著我。这也难怪,因为就连我都吓得有点腿软——但艾莉缇亚将剑插进巨人兵的铠甲之间,将那整片剥了下来,于是我们看见了埋在它胸口的圆球。

    「……这就是心脏吗?没有想像中那么血淋淋的呢。」

    「为了让金属制的身体能像生物般活动,而使用了魔法的力量。这是『动珠』的一种喔。」

    「动珠……原来如此。这家伙果然就类似于魔像吗?」

    「这似乎并没有生物的灵魂寄宿其中,而是人为制造的产物。」

    利用『动珠』使金属身体以『鹫头巨人兵』的身分活动,这种东西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呢——虽然还有许多未解的谜团,但还是把这个作为讨伐的证据带回去吧。

    「……特蕾吉亚,那扇门有办法打开吗?」

    「…………」

    石门大到像是为了让巨人兵通过而打造而成的,而且被紧紧地关上,似乎无法轻易打开。

    不过就在我伸手也无法触及的地方,有两个小小的凹陷处,分别位于紧闭的门缝左右两侧——这难道是要叫我们把手指伸进去打开门吗?

    「哥哥,要不要把刚才捡到的宝石放进洞里看看?」

    「对耶,看起来应该刚好能放进去……不过就算跳起来也构不到呢。」

    「好,特蕾吉亚,我会两手扶地,你就设法爬上去,然后将宝石镶进洞里。」

    特蕾吉亚将手放在从蜥蜴头罩露出的嘴角,看来正在犹豫该怎么做才好——要她一下子爬上我的肩头确实满困难的,所以恐怕需要一个立足点才行。

    「那我们就用叠罗汉的方式做个踏板吧。我会在最底层,艾莉缇亚小姐也是前卫,所以就和我一起充当地基。然后美咲爬到我们上头……」

    「唔哇~总觉得有点怀念呢。小珠,你有带哨子之类的吗?只要哔地一声吹响哨子,大家就要一起面向前方喔。」

    「呵呵……啊啊,真是的,都是你说些奇怪的话,害我不小心笑出来了。这样很危险,所以别再聊天啰。」

    「好~啦。那我就爬上去了喔……嘿咻。」

    我发现五十岚小姐的笑点意外地低,同时开始叠罗汉,搭起两层金字塔的形状,藉此制造立足点。艾莉缇亚似乎有些不满,但仍确实以手撑地,和五十岚小姐一起支撑著美咲。

    特蕾吉亚脱下靴子慢慢地爬著金字塔,然后攀上我的肩膀。感受到的重量比想像中还来得轻,头上则喀叽喀叽地传来镶嵌宝石的声音。接著——

    伴随著响彻地面的震动,石门左右打开。维持著叠罗汉的姿势目睹起来感觉还满妙的,不过能顺利成功真是太好了。

    「……有人就在这扇门的深处……请大家小心一点。虽然很难说明清楚,不过我感觉到了一股不稳的气氛。」

    将特蕾吉亚放下来后,所有人一同看向门的对面。在微暗的房间深处有一段短短的楼梯,登上楼梯处则有聚光灯般的光照射,还放著一个类似大箱子的东西。

    珠洲菜会感受到不稳的气氛,究竟是出自『灵能感知』的效果?还是她的直觉呢?无论如何,比起毫无防备地前进,我希望能先拟定保障安全的计画。

    「五十岚小姐,您有习得『诱饵人偶』的技能对吧?」

    「是、是啊……这么说起来的话确实有。要是能在一开始的时候使用,就能吸引巨人兵的攻击了呢。」

    「不,那顶多也只能起到一点作用而已,在这种场合发动或许更能派上用场。因为可能有陷阱,要不要就在这里使用诱饵人偶看看?」

    「欸~明明已经打败了那么强的魔物,在这之后一般还会设下陷阱吗?假如我是打造迷宫的人,或许会这样设计就是了。」

    「我想在迷宫里没有什么是绝不可能的喔。后部,是这样没错吧。」

    五十岚小姐从化妆包里拿出黏土做成的人偶,并将它放在地上,接著将手盖在上方咏唱咒语。

    「从大地所诞生的泥人偶啊,本次吾将魔力寄宿于汝,汝必挺身而出,成为吸引魔鬼目光的尖兵……唔……」

    「呀……姊姊,您、您没事吧!?」

    美咲和珠洲菜扶住了一咏唱完咒语就脚步不稳的五十岚小姐。我一看探索证,发现她的魔力差点就要归零了——我失误了,没有预料到使用诱饵人偶需要花费魔力。

    「五十岚小姐,不、不好意思……我没有考虑到魔力这一点。」

    「不要紧的,我只要休息就能慢慢恢复了,所以没有问题喔……不过原来只要魔力耗尽就会出现这种状况呢。今后得多加注意才行。」

    要是在战斗中把魔力用完,被敌人盯上时就会不堪一击,所以必须时时留心——要是有能在战斗时恢复魔力的方法就好了。

    泥人偶被注入了五十岚小姐的魔力,不久之后就胀大了起来——而且竟长得和五十岚小姐一模一样。

    「真、真厉害……等级2的技能就这么……」

    「虽然只能执行一些简单的命令,不过好像能利用这一点将它当作诱饵。『就这样笔直地前进吧』。」

    泥人偶遵照命令往前进,接著——虽然光线微弱看不清楚,但能听见它不小心踩中了什么开关而发出的「喀叽」声。

    「啊……!」

    五十岚小姐叫了出来。泥人偶急速萎缩,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探索证上显示著『镜花的诱饵人偶踩中「生命吸收」陷阱』。幸好有使用诱饵人偶,否则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要是中招落入这个死亡陷阱,可是会欲哭无泪的。

    「人偶长得跟五十岚小姐一模一样,所以实在很刺激心脏……」

    「是、是没错啦……但要是不像的话就无法成为诱饵,我们也只能习惯了。」

    「真是毫不留情呢~……奇、奇怪?因为刚才踩到陷阱,放在深处那个像箱子的东西好像亮了一下。」

    五十岚小姐透过魔力赋予了泥人偶微弱的生命力,结果被陷阱所吸收,类似箱子的东西也有所反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虽然局势险峻、尽是些令人摸不著头绪的事,但也只能慎重地前进了。脱逃的线索应该就在这里。)

    我们重新组好队形,边注意脚边的陷阱边往前迈进。所幸路上没有其他陷阱,让我们得以平安无事地爬上阶梯,来到放著箱子的的地方。

    箱子似乎是以黑色大理石切割而成,相当于盖子部分的中央处有个圆圆的洞。

    「与其说是箱子……这、这不是棺材吗?感觉就像是里头放著吸血鬼之类的那种。」

    「不……我并没有感受到不洁的气息,目前也没有类似敌意的情感……」

    「珠洲菜连箱子里的气息都能感应得到呀……后部,你觉得这个洞是做什么用的?」

    「不知道是什么呢……不过好像能把圆形的东西放进去。」

    「探索这座迷宫时,没有发现什么或许放得进去的东西吗?」

    我被艾莉缇亚这么一问,便开始回想至今为止的探险过程,然后——

    「……有……」

    「咦,有吗!?哥哥是在哪里找到的!?」

    答案就是从破坏神掉落的黑色宝箱里找到的棒子。它的前端就像钥匙一样,但钥匙柄的部分应该呈现圆形。

    「就是这个,从破坏神掉落的黑色宝箱中出现的……这把钥匙柄应该能放进洞里。」

    「各位,请小心一点。如果珠洲菜所言属实,对方应该不是敌人,不过……」

    所有人听到艾莉缇亚这么说完,都点了点头。请特蕾吉亚确认过周围安全无虞之后,我下定决心将钥匙棒插入箱子的洞里。

    「……!」

    将钥匙棒插入的瞬间,箱子便以洞口为中心左右敞开——仅有盖子的部分不需用手碰触就自动打开了,并且漫出眩目的光芒。接著,一阵白烟伴随著寒气溢了出来,就像打开封有乾冰的箱子一般。白烟像要沿著楼梯流淌似地蔓延开来,然后随即消失。

    「啊,后部……箱子里有人……」

    「这是……」

    箱子仍然散发著淡淡的光芒,并有一位少女躺于其中。她的模样就有如人偶般工整,长长的淡蓝色秀发则覆盖住隆起的胸部——自从我来到迷宫国后,从未看过这种发色。

    (装在耳朵上的是……天线……不、不是吧。镇上的文明程度明明只有中世纪左右,怎么会在迷宫底层突然出现这种超文明的东西……)

    「啊哇哇、啊哇哇哇……哥、哥哥,这个人没有呼吸……」

    「……不过她还活著……她的灵魂并没有离开这副身体。不过,让她醒来真的没问题吗……既然会在这里静静地沉睡,就表示应该有什么理由才对。」

    珠洲菜说得没错,但我已经打开了箱子。而附在棒子前端的恐怕就是用来唤醒这个女孩、名副其实的「钥匙」——我有这种感觉。

    「检查看看这个房间,说不定能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不过考虑到刚才的陷阱,要是到处随便检查的话,可能会有危险。如果能唤醒这个孩子,说不定就有办法问出这究竟是什么房间,还有该怎么做才能到外面去……」

    要是无法逃脱这里,只能等著衰弱而死,打倒巨人兵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了。

    我也想伸手抓住眼前的蛛丝马迹看看——但使用这把钥匙的『钥匙孔』却位于出乎意料的地方。

    「后部,你看……在胸口中间……竟然在这种地方开了一个洞,看来这孩子果然不是普通的人类呢。」

    「将棒子上的钥匙部分插入这个地方……是这个意思吗?」

    「假设只有打倒破坏神来到这个地方的人,才有资格到这座迷宫的第四层,并且打开箱子,那么我认为首次凑齐所有条件,并抵达此处的就只有……有人你所率领的我们。」

    我们正身处从未有人踏进的地方。在每个人一开始应该都会通过的初级迷宫里,还隐藏了这么一层——俗话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实际上真的就是如此。

    从黑色宝箱中发现的钥匙,以及能使用这把钥匙打开的箱子,假如一切都有所关联,只要能确实照著顺序进行,无论是谁都有可能抵达这里。

    (但事情却没有变成这样。只有我们满足了所有条件,才有办法来到这个房间。)

    我带著紧张的心情,心脏从刚才开始就持续快速地跳动著,不过头脑却出奇地冷静,并且确信这位沉睡中的少女握有逃出这里的线索,以及将大大改变我们未来的情报。

    「……我会使用钥匙。各位,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都别怪我。这样可以吗?」

    所有人都点头答应。我作势要将钥匙插进沉睡少女的胸口,手却抖得不听使唤,但钥匙的大小和厚度都十分吻合。

    「…………」

    特蕾吉亚来到我身后,将手搭上我的肩膀。其他四人也跟著将把手放在我身上,打算让我平静下来——即使所有人都处于极限的紧张状态,但这个举动仍让我得以忘却恐惧。

    「……要上啰……!」

    我的手不再颤抖,钥匙一下子就进入了少女胸口的洞里。将钥匙插到底之后发出喀嚓一声,传来了锁被打开的手感——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目前状况◆

    •『有人』将『秘神之钥』使用于『第一百一十七圣柜』 →解锁成功

    二 圣域的少女

    「有人,这个人的胸部在起伏……」

    「是啊……看来就是这把钥匙没错了。究竟会如何呢……」

    因为箱子打开了,所以这把钥匙无庸置疑地和少女有所关连——和我预料的相同,钥匙和少女的钥匙孔完全符合。

    「她好像开始呼吸了……简直就像科幻电影的人体冷冻技术一样呢。她一直维持著原本的姿态,就这样从漫长的睡眠中苏醒过来……」

    眼前的情景果然也让五十岚小姐留下了超尖端科技的印象。装在少女耳朵上的覆盖物怎么看也都像是机械。

    「……嗯……」

    「……她、她要醒来了。有人和各位,要小心戒备……!」

    艾莉缇亚绷紧神经向大家说道;我则屏住呼吸,看著沉睡中的少女睫毛颤抖的样子。然后——

    少女睁开了眼睛,和发色相同的瞳孔中没有一丝光芒,她从黑色箱子里缓缓撑起上半身后,就停下了动作。

    我并没有「预料会有危险而将其制伏」的念头,因为完全没感受到任何杀气——而且还有个比什么都都还重要的问题。

    (……虽然有用头发遮住……但她该不会是全裸吧……?)

    「…………」

    「……怎、怎么啦……?」

    少女不发一语地看著我。被这双黯淡无光的眼睛注视,不禁令人感到不安,但我仍设法想要理解她盯著我看的意图——接著,她又一言不发地看向我的后方。

    在我后方的是特蕾吉亚。她并没有移开目光,蜥蜴头罩上的眼睛承受著少女苏醒后的视线。

    「……她们能够互通心意吗?就像心电感应那样?」

    「等、等等……不要开玩笑啦。」

    「不过……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平稳,灵魂并非处于暴躁、而是沉静的状态。」

    珠洲菜的『灵能感知』在确认对方是否有敌意时相当管用。我们对『巫女』的直觉抱以百分之百的信赖,并屏息注视著特蕾吉亚和少女。接著——

    「……」

    特蕾吉亚像是吓了一跳似地缩回了手;面无表情看著她的少女眼中则首次闪现了光彩——并且张开双唇说道:

    「解开『圣柜』之锁,让吾苏醒过来的就是汝等吗?吾从那位亚人少女身上零碎地读取了至今为止的来龙去脉,并取得了必要的情报。有人•后部,这就是汝的名字吗?」

    「啊,是呀……没错。我叫后部有人,是从日本转生到这个迷宫国的。」

    「……所谓的迷宫国,意即背负著『集神』之责的人们所聚集的场所吗?从彼方之地收集灵魂,使其转生,并对吾等进行『探索』。汝等就是为此而行动的『探索者』吗?」

    面对少女的惊人之语,我不禁感到一股战栗。

    ——转生到迷宫国后,我们为何非得成为探索者不可呢。我对此一直抱持疑问,并认为总有一天能获得答案,而此时此刻这位少女正将我的疑问说了出口。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集神之责……从没有人告诉过我们这种事啊。」

    「等等,镜花。她知道某些很重要的事……我们就大致听听她是怎么说的吧。」

    五十岚小姐被艾莉缇亚制止,只好将疑问硬吞了回去。我朝著她看了过去,她便像是要我不用担心似地,将手放在胸口点了点头。

    「从彼方世界转生至此,无所动摇的『后卫』啊。汝能抵达此处,并且破解迷宫之谜,吾首先想对此表示感谢。」

    「……你所谓的『破解迷宫之谜』,就是指我们来到这里、持有钥匙,并且唤醒你的事吗?」

    「正是如此。吾将赞扬破解谜团之人、施予加护并接受支配,以作为代价。吾名为『铁之车轮』阿里阿德涅,乃第一百一十七位秘神,亦为神的仿制品,沉眠于无人探访的迷宫底层。」

    「呃……你说第一百一十七号,但这明明是最初的迷宫啊?秘神?仿制品?」

    我的理解速度也无法跟上,但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拿出探索证查看,接著便能稍微理解她所说的话了。我所使用的钥匙被显示为『秘神之钥』,打开的箱子则是『圣柜』。圣柜一词原本应该是指神圣之人的遗骸,或是安置遗骸的箱子吧。沉睡其中的少女自称为秘神,并表示自己是『神的仿制品』。仿制品——也就是复制品,或者可说是赝品。

    「施予加护并接受支配……意思是说你会将力量借给我们吗?」

    艾莉缇亚如此问道,但少女没有回答,而是一下子站了起来,并向我们展示她的身体,结果——

    「……这、这是什么……?身上浮出了花纹……是电子回路……?」

    正如五十岚小姐所言,阿里阿德涅身上浮现出如同回路般发著光的花纹,然而看起来却断断续续的。

    从胸口的钥匙孔一带也布满了花纹,但却在不上不下的地方中断了。到丰满的胸部中途为止都还能看见清晰的花纹,前端却逐渐变淡,终至消失。并非由于她的头发遮盖了身体,而是她本身看起来就呈现不完整的状态。

    不久之后,少女——也就是阿里阿德涅身上出现的花纹消失,恢复了原状。她看向我,接著深感抱歉似地垂下了头。

    「吾遭到废弃的时间果然太过漫长了。吾能施予的加护力量微弱,且所有功能皆可恢复的可能性极低,因此建议汝启动并支配其他保存状态更为良好的秘神。」

    「这……阿里阿德涅,你是叫我就这么放著你不管吗?」

    「吾原先即为受到废弃的存在,甚至连身为守护者的魔像也并非吾的亲族。造物主将吾这个完成度低的仿制品视为『失败品』,并且放入箱子,封印于迷宫中,即使无人发现也不在乎,亦不期待吾苏醒后能完成任何重责大任。」

    我一开始并未深思她说出「首先想表示感谢」这句话的涵义。

    之所以将『首先』作为开头,正是因为她认为即使自己被唤醒,也不具有任何意义,因此打算告诉我一切都只是徒劳。

    「什么失败品,太过分了……竟然将拥有意识又能开口说话的人关进箱子里,就这么放著好几年……究竟要冷酷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出这种事?」

    「……那只巨人兵也并非是为了纡解她的寂寞才被放在这里……其实只是为了阻止探索者进入吧。」

    五十岚小姐和珠洲菜都忿忿不平——阿里阿德涅的口气平淡,令她所叙述的内容听起来更为哀戚。

    然而,从阿里阿德涅面无表情的脸孔中可以得知,这对她而言只不过是一个事实,甚至不是什么值得悲伤的事。

    「…………」

    「……特蕾吉亚。」

    特蕾吉亚紧握著放在胸前的双手,并对阿里阿德涅的遭遇,以及将她关进箱子的『造物主』感到至今为止所没有过的强烈愤怒。

    「……有人,该拿她怎么办?让她留在这里,将今后的事交给其他人……也能将这样的判断当作一种可能性。」

    「吾能凭藉自身的力量,将汝等送回地上。从第三层迷宫通到此处的传送装置将在启动后自行转移地点,再次埋入地下。汝等可向所属组织报告吾的存在,也可就此置之不理。」

    阿里阿德涅表示我们可以自由决定一切,无论做出何种选择都是一样的。

    ——然而这也只不过是她单方面的见解。既然都来到了这里,我们就无法对她视若无睹。

    「……阿里阿德涅,虽然你说你的保存状态不佳,但在我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虽然不晓得你在这里待了几年,或者是几十年,但现在的你能够确实和我们对话,简直让人难以想像你至今为止都一直在这里沉睡著。而且你也拥有体贴我们的感情,这一点也让我觉得你并没有任何缺陷。」

    她的形体几乎没有什么多余之处,不难让人理解她的确是仿照神所制成。即使如此,她还是被视为不完美的仿制品,因此遭人舍弃。

    但假如神就如同我们的想像,是种力量强大到不行的存在,那么无法完美复制神的阿里阿德涅就是毫无用处的吗?

    即使创造她的人如此断定,我也不这么认为。对我们而言,她能给予的加护,以及她所带来关于迷宫之谜的一部分,肯定是任何事物都难以取代的。

    「完全恢复功能的可能性如果是『极低』的话,就代表并非为零。我们也不过是刚成为探索者的新手……虽然艾莉缇亚属于老鸟就是了。所以你今后只要和我们一起成长就好了。我认为这也会帮助我们有所成长的。」

    「……得到吾的加护后,汝等就需要信奉吾,以藉此维持吾的功能。汝等必须信奉吾这个不完美的神,并且在遇见与吾对立的秘神时无条件地进行战斗。倘若汝等仍然坚持想获得吾的加护,希望能让吾看看『名牌』。」

    「名牌……你是指探索证吗?」

    我将探索证拿给阿里阿德涅过目后,她向我点了点头。我接著确认所有人的意愿——大家都没有反对,而是面面相觑地露出苦笑。

    「我想后部打从一开始心里就有答案了,所以一切都交给你这个队长决定啰。」

    「有人先生……虽然我的能力不足,但我想帮助阿里阿德涅小姐,因为一直独自待在这里肯定很寂寞吧。」

    「※有人哥哥和阿里阿德涅小姐的名字开头一样,可以组成二人组呢~啊,现在好像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编注:日文中,有人念作「アリヒト」,阿里阿德涅念作「アリアドネ」,前两个音节一样。)

    「虽然缺乏紧张感,不过美咲你就是这样,所以也拿你没辙啊。有人,我也同意喔。我们探索者一定就是为了在迷宫里寻找像阿里阿德涅这样的存在,才被聚集到这里来的。我想只要持续进行探索,和她结下伙伴关系将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我也和艾莉缇亚抱持相同的想法。但如此一来,就等于是顺著他人——让我们转生、进而创造迷宫国之人的意思行动了。

    (一开始就按照他的希望走吧,反正只要别从头到尾都言听计从就好了。)

    我想初出茅庐的探索者要关心转生的意义或迷宫之谜都还言之过早——不过既然已经发现了阿里阿德涅,那也无可奈何。

    「我们想要受到阿里阿德涅的加护。要怎么做才能『信奉』你呢?」

    阿里阿德涅不发一语地看著我的脸一阵子。在她还没回答时,特蕾吉亚走上前去向她伸出了手。

    阿里阿德涅握住了特蕾吉亚的手,将双脚从箱子里踏了出来,接著向我伸出右手。我将探索证递给她后,只见她以左手拿著,并将右手覆盖在上头。

    「吾将在『名牌』上追加任何第三方都无法侦测到的隐匿功能,藉此就有办法和吾取得联系;汝等只要向吾献上『供品』,即可获得加护;倘若进行探索时在迷宫被打倒,若平时有提供吾足够的供品,还能够强制召唤到此处,只不过届时汝等可能会失去部分装备。」

    「……这对我们而言岂不全都是好处吗?」

    「即使如此,功能仍有受到限制。吾属于秘神中最弱的一位,且有许多人和吾为敌,因此还是不建议汝……」

    「不用这么谦虚啦。毕竟我到现在都还没见过接受『秘神』加护的人。要是能获得阿里阿德涅小姐的加护,今后遇到令人束手无策的危机时一定能得救……就算只是有这样的可能性,也非常可靠了喔。」

    秘神的存在本身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呢——露易莎小姐和帕鲁姆阿姨曾提过『秘密之神』,但即使那指的就是秘神,她们看起来似乎也不知道秘神实际存在。这是仅属于我们的发现,还是上级探索者中有许多人都知道这件事呢?虽然答案不得而知,但阿里阿德涅在探索证上追加『任何第三方都无法侦测』的功能,就表示只要我们不主动坦白,则无论公会还是其他探索者都将不会发现阿里阿德涅的存在。

    「……阿里阿德涅无法从这里移动到别处吗?」

    「以吾目前的状态,无法离开『圣域』。若是收集到可恢复已丧失功能的『零件』,吾就有一定的时间能在外头活动。在此之前,吾只能提供暂时性支援,而且次数有限。」

    也就是说,我们能以某种形式借助阿里阿德涅的力量吗?无论如何,虽然目前对我们而言有利无弊,但她之所以会抱持如此消极的态度,就表示某些情况下或许也会有风险吧。

    不过我的探索证里已经导入新功能,追加了『秘神』的页面,并且在「信奉之神」的栏位里显示著『阿里阿德涅』的名字。

    「……到了外头之后,还有办法从第三层的传送地回到这里吗?」

    「如果汝等能找到传送地的话就没有问题。若是圣域之力能藉由供品获得补充,即可于外部设置新的入口作为传送地。」

    「我明白了。首先是关于供品……」

    「……这一点吾今后会再和汝联系。目前光是汝选择了吾这一点,已经十分令人高兴,吾不会再要求更多的。」

    看样子她目前不会再进一步透露其他情报了。留著淡蓝色秀发的少女直到最后都裸著身子,肌肤上也持续浮现著发光的文字,接著——

    阿里阿德涅将手朝著这里一挥,我们就被传送到了广阔的原野中。

    这幅风景正是『曙光原野』的第一层,大家都露出一副大梦初醒的表情。

    「……各位,别担心,我们并不是在作梦。」

    我们打倒巨人兵的证据,以及追加到探索证中的功能都维持著原样。

    「我们真的回来了呢~……啊啊,我的脚已经没力气了……」

    美咲当场瘫坐在地,其他人似乎也因为太过放心,而整个松懈了下来。

    虽是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但该如何向露易莎小姐报告呢?因为有太多会让她昏倒的因素,所以从现在开始就得烦恼要怎么说明才好——不过,总之,现在的我只想将脑袋放空,感受活下来的喜悦。

    「啊啊……能够活著回来真是太好了。有一刻我还担心结果会如何呢……」

    「后部,辛苦了。稍微休息一下之后就回去吧。」

    「就是说呀……毕竟有人先生一直绷紧著神经。」

    「……能和这个人相遇,对我们来说或许是比什么都还重要的一项发现。各种事情就像这样接踵而来……」

    艾莉缇亚说著令人害臊的话,我就先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在草地上成大字形躺下吧。

    结果特蕾吉亚来到我的身边,并在靠近我的地方双膝并冷拢地跪在草地上,接著——

    「啊啊……特蕾吉亚小姐竟然做出这种事……」

    我能理解五十岚小姐为何如此慌张,因为特蕾吉亚抱著我的头,并引导到自己的膝盖上。

    「谢、谢谢你……不过,这么突然是怎么了?」

    「…………」

    特蕾吉亚没有回答,但从蜥蜴头罩下窥见的嘴角似乎正浮现一抹浅浅的微笑——我感受著其他成员的视线,同时希望能再将头靠在这柔软的膝盖上一会儿,并沉浸在平安生还的喜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