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加笔番外 夜晚的『后卫』与队伍的矛盾
    事情发生在露易莎借宿于有人一行人的套房当晚。

    有人认为『支援恢复』的效果不会传到其他房间,但事实并非如此。他在客厅的沙发就寝,但对睡在寝室的镜花等人而言,他的位置就在『后方』,而这也是出于他对寝室里伙伴们的挂念。

    第一个醒过来的人,就是在另一张沙发上休息的特蕾吉亚。

    「…………」

    夜深人静后,她在只稍微点著灯的客厅里窥视著有人。

    她将手放在胸口,蜥蜴头罩透出红晕,看起来很伤脑筋似地缩著身子。然而即使为了不看见有人而背对著他休息,还是会渐渐变得坐立难安,忍不住频频起身朝他望去。

    她并没有自觉到——只要背向有人,即使体力没有减少,仍旧会发动『支援恢复』。

    特蕾吉亚担心连自己的呼吸都会被有人听见,因此摀住了嘴,结果又开始在意起心脏的鼓动声,不知所措的她差点就陷入缺氧状态。就在这时——

    寝室的门「喀嚓」一声打开,只见镜花走了出来。她跟特蕾吉亚一样面红耳赤,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呼吸还带著热气。只见她烦恼著被汗水濡湿的睡衣,同时就这么站在那里。

    「……镜花姊姊也是吗?」

    「……什、什么?美咲也醒过来了吗……?」

    镜花和美咲两人交头接耳,特蕾吉亚则静静地待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不仅是因为吓了一跳的缘故,也是由于她本能地判断出『现在不能乱动』。

    接著除了她们两人以外,原本应该在寝室休息的所有人都现身了。露易莎、艾莉缇亚、珠洲菜——五个人面面相觑,且无不满脸通红,眼神透出妖艳之色。

    「……看来大家都一样呢。我也不小心醒了过来……」

    「该怎么办才好呢……再这样下去的话,感觉完全无法阖眼。」

    就连平时总是较为低调的珠洲菜和露易莎也以炽热的眼神看向有人,双颊也染成绯红,眼里还带著水气。

    「……我说,要不要稍微让他负点责任呀?反正哥哥睡得这么熟。」

    「那、那样的话……可是……」

    「……他睡得很熟呢……真是可爱的睡脸……」

    就在镜花困惑于美咲的提案时,露易莎已经踏出一步。

    「等、等一下,不能靠得这么近看啦……露易莎小姐真是的……」

    露易莎也知道自己的举动太过豪放,但看到有人毫无防备地沉睡著,就忍不住想要碰碰他。

    「嗯嗯……」

    「……后部大人……居、居然穿得这么大胆……」

    有人在沙发上嫌窄似地翻了个身,变成仰卧的姿势。他将手臂伸出沙发的扶手,用来充当睡衣的衬衫胸前大敞。

    五个人的视线紧盯著从那里露出的胸膛——这时率先有所行动的并非露易莎,而是美咲。

    「男人的胸部原来是这个样子啊……像这样若无其事地露出紧实的线条,该说是狡猾呢,还是……」

    「不、不行啊,美咲……要是后部醒过来的话……!」

    镜花拉住美咲的袖子,但她的手使不上力;在睡梦中大幅提升了『信赖度』的美咲则无法完全克制住冲动,开始动手解开有人衬衫的扣子。等到他的上半身展露无遗后,镜花就这么瞪大眼睛停止了动作。虽然心里想著必须阻止美咲,却发不出声音来。

    艾莉缇亚在五人当中算是比较冷静的,但就连她也无法从有人身上移开目光,只能将手放在唇边,试图压抑初次体会到的感情。

    「……这、这又不是什么对不起良心的事,只是肢体接触而已啦。」

    镜花平时总是站在提醒他人的立场,现在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美咲牵起珠洲菜垂在地上的手,带著她来到有人身旁。有人失去力气的手随意地伸了出来,美咲悄悄地执起他的手,接著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就像是要用双手包覆似地将其握住。

    「又大又结实……我好像有点喜欢上哥哥的手了……」

    美咲神情恍惚,接著依序将位置让给珠洲菜。近距离观察有人的上半身之后,她连耳根都发红了,但仍照著美咲所言握住了有人的手。

    「……嗯……」

    五个人都认为有人何时醒过来都不奇怪,每当他的身体一动,她们的心跳就加速到极限,却没有人打算中途退出。

    在场所有人至今为止都不曾和家人以外的男性共处一室——这项事实让五个人之间产生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哥哥睡得很熟,所以只要大家保密,就不会被揭穿了吧。」

    「我、我认为……这么做其实不太好。我想,要是察觉到有人发现了,还是跟他说清楚比较好喔。」

    「呵呵……艾莉缇亚小姐嘴上这么说,但看起来还是很想触摸后部大人呢。我的心情也和您一样。」

    「……那是因为美咲跟珠洲菜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而、而且我的身体发烫,根本无法冷静……你要我怎么办嘛……?」

    艾莉缇亚知道自己这么想很不正常,但看到珠洲菜握著有人的手,心中一把妒火就漫无止尽地愈烧愈旺。接著珠洲菜终于让出顺序,她便摸了有人的手。成人男性大而温暖的手——这种感触差点让艾莉缇亚心醉神迷,但她死命地克制住自己。

    「镜花小姐,我们该如何是好呢?为了不让后部大人醒来,我们能做的就是……」

    这就像是趁人熟睡之际偷袭一样,让镜花忍不住苛责自己的良心。她原本就对有人感到内疚,却怎么也无法控制住想要碰触他的欲望。

    「我、我……这么做会很对不起后部,所以……」

    「……只要把这当成秘密就没问题啦。我想大家的口风都很紧……我当然也不例外……」

    (……不、不行,露易莎小姐,那样太……!)

    露易莎从沙发靠背那一侧探出身子窥探著有人。她撩起垂落到脸颊的发丝,一面凑近有人的脸猛瞧——镜花看到这副情景,以为露易莎亲了有人,差点忍不住叫出声音。

    「……嗯啊……」

    「……啊啊,我还以为他会被吵醒……这样还满难行动的呢。」

    「……您刚才是不是打算亲吻有人的脸颊?趁、趁著人家睡觉时这么做实在是……」

    「我觉得脸颊或额头之类的地方没什么关系啊,虽然胸膛不可以就是了。」

    美咲的一句话让所有人不知如何是好。珠洲菜和艾莉缇亚做不到这种地步,因此僵住了身子,但露易莎可和她们不同。

    「毕竟我是这里年纪最大的……而且也受了后部大人诸多照顾,所以这里就由我来……」

    「既、既然您要这么说的话,还是让我……」

    「那我就把机会让给镜花小姐,因为我光是能这样就已经很满足了……」

    「咦……」

    镜花慌忙地想阻止露易莎,露易莎却出乎意料、很乾脆地表示愿意退让,并且一面细心注意不惊醒有人,一面抚摸著他的手臂一带。

    为何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呢?如果亲吻脸颊的话,这种全身发热的感觉是否就能多少获得缓解呢——但感觉也可能会愈发恶化。

    镜花渐渐觉得睡得香甜的有人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虽然知道必须阻止大家,但她前几天也因为有人而醒了过来——但这并不是失眠,身体也很有精神,所以没有什么立场抱怨。

    只要和有人共组队伍,就得自己设法对付这种燥热感——队伍的全体成员都是如此。

    (但要是后部发现了我们的烦恼……因、因此打算为我们解决这种欲求不满的感觉……那我们之间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镜花小姐,那个,请不用勉强……」

    「……我、我也只会跟大家做一样的事……要是能藉此让我冷静下来就好了……」

    「要是之后能让他用有点变化的姿势睡觉,就有很多花招可玩了呢~」

    「恶、恶作剧还是别太过火……要是有人离家出走的话,那可怎么办才好呀。」

    「到时候……如果能照著我一开始的提议,让他到我房间休息的话……」

    针对露易莎的敌对意识,以及快要抵达临界点的燥热感——再也忍受不了的镜花牵起有人的手,并像大家一样触摸。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只不过是摸了一下就……!)

    明明应该仅止于触摸,但连镜花自己也大感惊讶——她竟握住有人的手,紧紧地抱在胸前。他的手在睡梦中被纳入镜花的两胸之间,并承受著胸部的压迫。

    「呼啊啊……竟、竟然这么大胆……」

    「……好厉害……我还没有那种胆量……啊啊,可是……!」

    「我、我只是在表达感谢而已啦……你说是吧,珠洲菜。」

    「……有人先生看起来很幸福……像我这种的果然……」

    珠洲菜有些落寞地说道,但镜花只是浑然忘我地抱著有人的手,可以看出她整个人安心了下来,并且持续索求著。

    组成队伍才不过几天,就已经无法想像少了有人的生活将会如何。镜花思考著连自己都会感到吃惊的事——她希望有一天不仅是趁著有人睡著时,就连他清醒的时候,自己也能让他知道,和他在一起为她带来了多大的收获。

    五个人轮流摸完有人的手之后,将他的衬衫扣子扣上,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寝室。

    「…………」

    一直看著大家行动的特蕾吉亚这才悄悄起身,接著无声地靠近睡著的有人,并且注视著他。

    特蕾吉亚的嘴角浮显出极浅的一抹笑容,她就这么不发一语、一动也不动地静静守护著主人的睡脸,直到天色渐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