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加笔番外 肢解铺与商人~另一项后方支援~
    故事就发生在有人一行人为了参加晋级测验,并确认『北极星』是否平安无事,而踏上前往『呼唤之森』的旅途时。小圆和梅丽莎两人当时负责留在欧雷尔斯夫人宅邸里待命。

    小圆一度前往仓库确认素材等物品的库存,接著发现大逃杀时的收获之一──『天降之死』的素材被人拿了出来。

    (这是梅丽莎小姐受托进行加工的素材……她说过要把这拿来制作成铠甲的,但好像还没完成。不晓得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小圆打算之后再向有人询问看看,于是收拾好仓库后就回到了宅邸。

    她进入中庭的简易工房参观里头的模样,却发现到处都找不到梅丽莎的踪影──而她宝贝的切肉刀则被布料包裹了起来,就这么放在加工台上。

    小圆想著她或许只是暂时离开位子一下,于是重新将四周环顾了一次。

    由于经常进行魔物素材的加工作业,建筑物里微微透著血腥味,令人感到相当不自在。

    小圆隐约感到害怕。仔细想想,在『曙光原野』入口前的广场和有人初次相遇时,她之所以会感到安心,并非因为有人和自己一样属于来自日本的转生者,而是他沉著冷静的语调。

    (这种时候要是有人先生也在就好了……不、不行,要是说出这种话,就会被当成是小孩子吧……)

    「……哇。」

    「呀啊啊!」

    小圆听见身后突然传来了咕哝声,吓得当场跳开,并发出尖叫声。

    「……吓到你了吗?」

    「啊……原、原来是梅丽莎小姐呀。请不要这样跟我玩捉迷藏啦……」

    小圆抚著胸口放心下来,一面将用布缠在头上做成的帽子整理好,一面转过身。然而,她背后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小圆的背脊忍不住阵阵发寒。

    (讨、讨厌……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鬼,明明天色还这么亮……)

    小圆并没有特别讨厌恐怖电影,也不怎么胆小,但此刻她的思考却无法跟上这个超乎常理的状况,因此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但就在她因腰力不支而当场跌坐在地时──

    「……嗯……」

    「……梅、梅丽莎小姐?」

    一个人型轮廓突然浮现在小圆面前理应没有半个人存在的空间,接著──

    伴随著一阵刺眼的光芒,小圆在瞬间看见了梅丽莎一丝不挂的身影。真的就只有眨眼的时间,之后随即出现了全身穿著以超服贴素材制成的套装、浅色头发剪著层次的少女身影。

    「……你回来啦。」

    「是、是的,我回来了……呃,那个,梅丽莎小姐,你刚才是不是有变透明啊?」

    「没错……我刚才正在测试装上『迷彩石』的『隐身套装』。」

    「真、真厉害呢……梅丽莎小姐竟然能做出拥有如此高超性能的防具。」

    「如果只是将魔石加入素材的话,我就能够办到,但我还无法进行卢恩石的赋予……因为肢解员有一项名为『魔物精工』的技能。」

    「好羡慕你……我也曾经向人学习,拥有几项自己制作商品的技能,但我还不清楚自己最适合成为哪一种『商人』。」

    「……如果将我制造的装备拿来当作商品,你觉得如何?」

    「我想如果是八号区的探索者,应该会有不少人都会想买吧。虽然这有一部分是因为有人先生他们打倒的魔物素材相当珍贵,但也要归功于梅丽莎小姐的手艺精细,光是看著就让人为之著迷……我可以再靠近点看吗?」

    「……嗯。」

    梅丽莎的回答相当简短,也很难从表情中得知她的心情。但小圆并未感觉到她有抗拒的意思,便轻轻碰触她的手臂,确认套装的触感如何。

    「总觉得摸起来既湿滑却又带点乾爽、既凉快却又透著温暖……」

    「没错……感觉很奇妙吧。我认为这种素材具有各种抗性,不过一装上『迷彩石』后就出现问题了。」

    「啊……不、不好意思,你是不是指从透明变回原型时,会有一瞬间看起来像是没穿衣服呢?」

    梅丽莎被小圆这么一问,轻轻点了点头,接著拉下了套装前面的拉炼。

    (简直白到毫无血色的肌肤……梅丽莎小姐和普通人不太一样……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是为什么呢……?)

    虽说两人都是女孩子,但小圆的双颊还是因为害羞而微微泛红;梅丽莎本人则毫不在意。看著她这副模样,让小圆想起了队伍中的某个人物。

    特蕾吉亚──那名亚人少女。她总是以蜥蜴头罩遮住脸部,因此只看得见嘴角;而她的嘴唇也经常是紧抿成一直线的状态,但待在有人身边时却又不是这样。

    「……因为这件套装没有内里,若不进行加工,就会在『迷彩石』发挥作用、让身体融入周遭景色时,只有套装呈现透明,肌肤却在一瞬间变得清晰可见。如果不能改善这个缺点,这件套装就没用了。我本来还想著这大概能拿给那位蜥蜴人女孩穿,因为我们的体型很接近。」

    「特蕾吉亚小姐虽然是亚人,但原来她身上并不全都属于无法拆卸的蜥蜴人装备吗?」

    「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女性若是成为亚人,有时候并不会将整张脸完全遮住。」

    其他亚人脸上都戴著极具特徵、类似魔物面罩的装备,因此看不到脸。说到普通的蜥蜴人,一般都会让人联想到有著蜥蜴头的半兽人,但小圆认为特蕾吉亚更像是「穿著模仿蜥蜴装备的人类」。

    不过比起这个,梅丽莎的一番话更让小圆感到有些在意。梅丽莎在暗示著自己认识特蕾吉亚以外的亚人──她原本总是遥望远方的眼神在这时产生了变化。

    小圆认得这双眼眸。那就像是双亲都因工作而迟迟未归的小孩会有的眼神,而这个身影正是倒映在洗手台的镜中、无法掩藏内心寂寞的自己──

    即使如此,小圆仍然认为自己的前世并非没有得到关爱。虽然转生到这里已经过了一年,但每次只要回想起往事,除了寂寞的心情外,浮现在她脑海中的尽是双亲温柔对待她的记忆,以及祖母的笑容。

    「……你在哭吗?」

    「啊……」

    小圆的泪水在不知不觉中滑下了脸庞。这时梅丽莎自然而然地伸出右手食指,为她拭去了眼泪。

    「不、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陷入沉思了。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还像这样突然哭出来,真的好逊喔。」

    「……我觉得能哭的时候就哭比较好。因为我哭不出来。」

    「咦……那、那种事……」

    小圆无法立刻理解梅丽莎的意思。但只要看著她的眼睛,就能理解到她所说的句句属实。

    「名字……」

    「那、那个……我叫圆•筱之木。日本的名字都是用汉字写成的,我的名字写起来就像这样。」

    小圆呼叫出探索证上能够自由描绘的栏位,用手指写出『筱之木圆』;梅丽莎也跟著写下自己的名字──那是用英文拼写而成的文字。

    「我爸有教过我。这是地球所使用的字,而迷宫国的字是这么写的。」

    「原来如此……」

    「我记住小圆的名字了。这么一来如果要制作装备,就能刻上你的名字。」

    「谢谢你。只要将名字刻在装备上,就不用担心弄丢了呢。」

    小圆露出稚气的微笑,梅丽莎看到之后悄悄伸出手──这次她隔著头巾摸了摸她的头。

    「……你笑了。还是笑容比较适合你,太好了。」

    「梅丽莎小姐……」

    小圆原以为梅丽莎回应别人的态度总是很淡漠,感觉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但这种第一印象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误解,因此她开始在心中如此反省。

    肢解魔物时的梅丽莎由于手上拿著巨大的切肉刀,因此多少会给人很有魄力的感觉,但那其实意味著她相当热衷于工作。

    「我不太擅长露出笑容……所以很羡慕小圆和美咲;有人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常笑,虽然偶尔还是会面有难色,但这一点就跟我爸一样。」

    「大哥总是在为队上所有的人操心呢……所以与其说是面有难色,我认为倒不如说他的眼神有时会变得相当认真严肃。」

    「我也这么觉得。从我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是这样了。」

    得知梅丽莎也和自己抱有相同的感觉,让小圆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就像是被这个笑容所牵动似的,刚说过自己不擅长笑的梅丽莎表情也柔和了起来,细致的眉毛低垂,嘴角也稍微上扬了一点。

    没有什么是会让人笑不出来的。小圆回想起自己转生来到这里之后,在执行商会指派任务的同时,哭泣的时间也在不知不觉间愈来愈少了。

    而从今以后──从得以加入有人队伍的此刻开始,她认为自己忆起过去而哭泣的机会将会更加减少。

    (……爸爸、妈妈、祖母……爱美姊姊,还有妹妹胡桃。大家都要过得既有精神又幸福喔,我也会加油的。)

    小圆如此祈祷,接著露出笑容。梅丽莎不发一语,刚才看来像是在微笑的表情又回到了平时的扑克脸,但她又像是发自内心想这么做似地,再次摸了摸小圆的头。

    「……席恩摸起来很舒服,小圆则是仅次于席恩。」

    「这、这样啊……?但我好歹也是独当一面的商人,所以不能摸得太过头喔。」

    「是吗……为了能让自己称得上是独当一面的肢解师,我也会加油的。」

    摸了一会之后,梅丽莎这才依依不舍地将手移开。这个有点落寞的动作让小圆不禁会心一笑。

    这简直就像是只眼前的逗猫棒被人给拿走的猫──虽然这样比喻起来自己就成了被逗弄的一方,但梅丽莎的眼神简直跟猫一模一样,才会让人忍不住有这样的联想。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为怕我呢。因为我和一般人有些不同……」

    「不同……吗?」

    「因为我妈妈是『猫女』……也就是猫型亚人。」

    「啊……抱、抱歉,在你告诉我之前,我就觉得你的动作很像猫了……」

    「……原来早就露馅了吗?」

    「也、也不是啦。我只是觉得你就像只猫似的,那个……感觉很可爱。」

    「可爱……我还没被人这样说过。」

    在小圆看来,梅丽莎就像是困惑著不知该如何反应。

    即使感情少有起伏,但她仍然拥有一颗活著的心。这究竟意味著什么呢──

    (有人先生就算不需要透过语言,也能和特蕾吉亚小姐心意相通,如果是他的话……说不定会比我更瞭解梅丽莎小姐。要是能变成这样,不知该有多好呢。)

    小圆对有人怀著这份期待,同时也下定了决心。

    希望能和体贴自己的梅丽莎变得更加亲近,也想让大家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并瞭解到她的个性其实相当温柔。

    这时小圆才终于想起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才跑来找梅丽莎的。

    「梅丽莎小姐,要不要边喝茶边多聊一下呢?」

    「……嗯。」

    就这样,职业分别属于『商人』和『肢解师』的两人找到了她们身为『后方支援组』的职责,那就是在没有外出探索时必须全面合作,并且共同行动。

    由于有人一行人回到宿舍之后还得依序等著洗澡,因此小圆跟著梅丽莎回家一趟,借了浴室洗完澡才回来。

    之后,她们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内就寝──结果表示自己还睡不著,所以想聊聊天的美咲就这么跑了进来。

    「今天也累死人啦~有支队伍的成员被草系魔物给操纵,所以向我们请求支援……但最后在大家和我小小的活跃之下总算是化险为夷了。」

    「美咲小姐真厉害,赌徒这项职业也会丢掷扑克牌来作战吗?某些铁制卡牌等武器有时好像也会出现在商会的库存里。」

    「像这样掷出卡牌,然后锵地一声刺进墙壁里,上头还写著『今晚我将前往掠夺您的重要之物,怪盗敬上』……之类的?」

    「……好帅喔。」

    「咦?梅丽莎难道是那种很容易就嗨起来的类型吗?难道不会觉得我太聒噪、太常随口说些有的没有的?或是小珠一不在身边,我就很容易大失控……」

    「没那回事喔。和美咲小姐聊天很好玩,而且也能得到满满的元气。」

    「我也这么觉得。因为我很少有机会和年龄相近的女生聊天,所以吵闹一点比较好。」

    「你、你们两个……呜呜呜。其实我刚上高中时的人际关系也不怎么顺利,结果虽然在人前扮演了半吊子辣妹的角色,但朋友却少得跟精锐部队一样。其实我是希望能交到差不多一百个朋友啦,所以你们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朋友啰!请多指教!」

    「真、真的可以吗……?可是我的年纪比较小……」

    「……朋友……这还是我第一次交到。我还以为自己一辈子可能都不会有朋友,这下我爸也会很高兴的。」

    「啊啊啊啊~!你们这种会让人热泪盈眶的反应也该适可而止啦!这样会害我的睫毛膏都被眼泪洗掉啊!是说,我根本就没涂睫毛膏嘛~!这样缠著你们真是抱歉!」

    「啊哈哈……美咲小姐才真的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呢。」

    就这样,三人在愈发深沉的夜色中,各自任凭自己的思绪驰骋于队伍今后将要携手共度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