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特典小册子「艾莉缇亚的心意」
    ──这不是什么值得主动提起的事。

    从小我的父母就告诉我,到十八岁为止都不能接近除了家人以外的男性,只要和他们保持最低限度的交流就足够了。直到十五岁的现在,我都一直遵守著这项规定。

    来到迷宫国之后,我仍然和家人──也就是我的父母和哥哥一起行动。

    我从小就不擅长和无论做什么都比我优秀的哥哥相处。我总是不知不觉中服从哥哥所说的话,这让父母误以为我们是一对感情融洽的兄妹,还为此感到高兴,所以我无法坦白自己其实是怎么看待哥哥的。

    我不擅长和男人打交道,因为他们一定会像哥哥一样,认为所有事情都会顺著自己的意,并为了一己之私而试图利用周围的人。

    我原本是这么认为的,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唯有在面对『他』时,男人对我而言不再是种棘手的存在。

    在蒸气弥漫的浴室中,我和镜花及特蕾吉亚正一起为有人冲洗身体。有人似乎很难为情的样子,镜花则是一副心神不定的表情。我冲洗著他的手臂,同时佩服他的肌肉竟然意外地结实──

    「……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呢?」

    我突然在被窝中醒来。时间还是半夜,我像个孩子似地缩起身子,以这样的姿势将自己裹在棉被里。

    和我同房、直到刚才还睡到发出打呼声的美咲不见了。我在睡前和她聊了很多,那时的话题也是围绕著『他』打转。

    后部•有人。他是我们队上的领导者,也是所有人之中年纪最大的男性。

    脑海中浮现出他的脸,让我不知怎地无法继续躺著,起身坐在床角。这个房间的床垫很厚,床脚也很高,就算坐著,脚还是碰不到地面,就差了那么一点。这绝非意味著我的身型很娇小,而是这张床太大了。

    但就算编这种藉口,我也才十五岁,无法否认从有人的角度来看,自己就是个孩子──

    在镜花表示担心特蕾吉亚单独和有人一起洗澡,所以决定和他们一起洗时,我想用某种形式表达对有人的感谢,于是打算为他刷背。我在帮他冲洗时原本什么也没多想,但镜花对此感到相当难为情,让我一开始还觉得「既然会这么害羞,那又何必逞强呢」。

    然而因为有人说出的短短几个字,让我顿时理解了镜花的心情。

    「……他向我道谢了。」

    没想到自己甚至会因为这种事而做梦。

    我并不是为了得到感谢才这么做的。我只不过是想回报有人而已。

    他打从一开始就总是一心想著帮助别人。在我入队之后也老是受到他的帮助,只要有他站在身后,我就会感到相当放心。即使是在自己的意识被剑所支配、差点就要失去自我时,有人的声音也会及时将我拉回来。总是相当努力且正直的他,会出声呼唤我的名字。

    「……不对,我抱持的并不是那种心意。只不过是尊敬他罢了。」

    我摇了摇头。即使对他再怎么难以启齿,但只要化作语言说出口,自己的心意就会变得明确。

    我认为尊敬他的自己是很值得骄傲的。虽然他原本是以镜花部下的身分工作,所以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但自从来到迷宫国之后,镜花也相当尊敬有人,并将他当成队长看待。

    有时看到有人和镜花在交谈,会让我感受到大人间的互动是如此自然,要是他没有来到迷宫国,我和他是绝对不会有交集的。

    ──我现在还没有资格说出「能转生真是太好了」这种话。

    但能认识珠洲菜、加入有人的队伍,并和大家在一起,对我而言是相当重要的事,今后我也绝不希望失去目前的关系。所以,我不会再受到剑的操弄了。无论诅咒之力有多强大,我都不会屈服。

    就在我如此下定决心时,美咲打开门探出头来。

    「啊,太好了~原来艾莉小姐醒著啊~我刚去小圆和梅丽莎的房间串了一下门子,艾莉小姐要不要一起来场深夜的午茶时光呢?」

    「嗯,我知道了。如果她们不介意我过去打扰的话。」

    「哇啊……艾莉小姐光是说出『嗯』这个字感觉就好可爱。你平时总是会老成地回答『好的』对吧。」

    「美咲你才是,因为我的年纪比你还小,所以你随时都可以展现老成的一面喔。」

    「哇!也就是说我装出一副姊姊的样子也没关系吗!那我明天可不可以帮你系缎带?」

    「如果你能绑得漂亮的话,拜托你也是可以啦。」

    或许美咲、珠洲菜和其余所有人总有一天,也将体会到和我一样的心情吧。

    虽然不晓得我是否会坦率地将这份心情告诉有人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