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特典 瑟拉丝的内心
    「我换个话题……你听过禁咒吗?」

    登河•三森询问瑟拉丝•亚休连。

    那是发现龙眼圣杯后的第二天清晨,两人在投宿的旅社餐厅用餐时,所发生的事。

    他似乎对禁咒非常关心。瑟拉丝有点好奇,不知道他为何会对禁咒产生关心。

    登河•三森是个不可思议的男人。他总是和瑟拉丝维持著适度距离。瑟拉丝也知道这点。但长久以来,她遇上的对象都处心积虑想和她拉近距离,因此这让他显得更是稀罕。

    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吧?使得瑟拉丝莫名地更想知道他的事。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反而是自己想主动拉近距离。

    不仅如此,现在对方已经知道她的真面目了。目前还没有问题。自从开始逃亡生活后,就没遇过可以在表明真正身分后,还能和平共处的对象。这种轻松自得的感觉,为瑟拉丝带来某种独特的安心感,也让她觉得非常自在。

    话虽如此,仍应该尽量避免过度干涉他的私事。她是这么判断的。因此──

    「有啊,我听过。」

    她随口回答。结果,登河说:「你真是万事通耶」。

    瑟拉丝苦笑。

    「你误会我了,真伤脑筋。我并不是什么事都晓得,只是从以前就对阅读古老文献很感兴趣而已。」

    瑟拉丝怀念著过往那段平稳的时光,将手按在胸口上。

    「阅读书籍时,可以让心情变得安稳。只有我和书籍彼此之间进行一对一对话,非常安心舒适。」

    「喔!有一个可以让自己心情平稳的兴趣,好像很不错。呃,不过我们把话题拉回禁咒上吧?」

    「啊,对不起。」

    (……忍不住自说自话了起来。)

    瑟拉丝将话题转回禁咒上。

    「一般来说,所谓的禁咒是指『某种特定的古代咒语』。」

    「你知道它被命名为『遭到禁止之咒语』的理由吗?」

    「一般认为,命名的是女神薇希斯。」

    「──────」

    登河的模样突然出现变化。是哪个部分如此令他在意呢?

    瑟拉丝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声,以免叫错名字。

    「哈提大人?」

    「……我顺便问一下,女神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在意的,是亚莱昂的女神啊……)

    「相传是为世界带来救赎和祝福的天界主神,所派遣过来的神族。亚莱昂的女神薇希斯,就是相当于那样的存在。当巨大的邪恶出现之际,她能够以神族召唤术,召唤对抗邪恶的异界勇者──在这片大陆上,拥有这种能力的就是女神薇希斯。」

    「……那个女神所禁止的古代咒语,就是『禁咒』啰?」

    「我读过的文献上是那么写的。因此,禁咒可说是依女神意向而被禁止的。只不过,没有人确定禁咒本身是否存在。」

    瑟拉丝说明结束后,登河露出陷入思考的模样。

    他的脑袋非常清晰敏锐。昨晚他就精准地揭穿了她的真面目。

    回神一想,她才发现自己也有糊涂的一面。

    瑟拉丝坐直身体,视线望向沉浸于思考的登河。

    (昨夜一事,是足以让我再次认识到自己有多么马虎的失败……不过,我总觉得是无法靠争辩或欺骗赢过这个人的……)

    瑟拉丝自认并不会轻易屈服于别人的压迫。

    但是不知为何,她却怎么也拗不过登河。

    (并非对他感到棘手,可是……)

    瑟拉丝抓住登河思考时的空档,露出微微苦笑对他说:

    「很抱歉。我知道的大概就是如此……这些知识,只要是对古老文献有涉猎的人大概都晓得。」

    登河突然望著瑟拉丝的眼睛。他的漆黑瞳孔中映照出瑟拉丝碧蓝的眼眸。

    「不,这样就很足够了。谢谢你。」

    瑟拉丝有些害羞。平常的登河,总是一副淡然而漠不关心的模样,不然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刚才的这句「谢谢你」,语气却出奇地温柔。

    (刚、刚才冷不防被他摆了一道……)

    瑟拉丝压抑著表情的变化,伸出双手放在膝盖上,缩起肩膀。

    「能、能帮上忙,我很开心……」

    「……我只是跟你道个谢而已,你没必要那么郑重吧?」

    「这好像是哈提大人你第一次如此坦率地跟我说『谢谢』,所以……我有点不好意思。」

    微妙地蒙混过去了。

    (唔……像他这样,也算得上是不好应付的对象吧……?)

    (※本短篇是透过瑟拉丝的视角,描写书籍第2集的部分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