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4.SOUL EATER
    ◇【逃亡者】◇

    她边在森林中走著,边寻找可以隐身的场所。

    (要是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起来,并好好睡上一觉就好了……)

    她的视线落向脚边的积水。

    映照在水中的脸孔。

    现在映照出来的,不是她真正的模样。

    是藉由精灵法力变化过的长相。

    平常逃亡时,她都会像这样改变长相,好骗过追兵。

    只不过,先前在森林里沐浴时因为太放松,不小心解开了变化的力量。

    沐浴结束后,她立刻回想起过去的失败。

    于是她连忙使用变化的力量。

    她提醒自己,垂下视线。

    (虽说已经甩掉了最接近的追兵……但是说不定又会碰上预期之外的人,有被对方发现真面目的危险……)

    即使是在这么深的森林深处,说不定也有人躲在某个地方。

    (愈是接近告一段落的时刻,愈要打起精神小心防范……)

    她想起过去的失败。

    当时已经见不到追兵的人影。

    她不能否定,那是因为她松懈了,所以才会疏忽大意。

    她顺道走访某座村庄时,因为一些小事,被人发现了她真正的身分。

    对方看见她解除变化后的脸。

    而且更糟的时,看见她真面目的人,正是这片大陆无人不知的佣兵四人组。

    她也明白他们是应该尽量避免正面交锋的对手。

    她再次变化长相冲出那座村子。

    可是她改变不了服装和体格。

    变化的力量所及之处只有头部。

    服装就算了,体型之类的身体特徵无法朦混过去——

    想逃离四人组的追捕,只变化长相的程度恐怕还不够。她非常担心这点。

    她尽一切努力,设法欺敌离开村庄。

    但是,她的预测不幸实现了。

    四人组像猎人一样追了上来。

    他们沿著她走过的路,紧追不放。

    直到前几天她逃进这片森林,终于成功摆脱他们了。

    虽然远离了当初预定的道路,但是总算解决掉她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好……四人组的问题总算解决了——)

    她将手放在怀中的小布袋。里面装了旅费。

    (旅费也快没了……)

    她握紧胸口的首饰。

    (如果可以一直躲在这片森林里……或许也不错……)

    她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地前进著。

    (要是有个地方可以让我躲在里面生活就好了……乾脆在这里——)

    一厢情愿满怀希望的她,突然大吃一惊。

    有东西!

    (那是什么……)

    她边注意附近,边沿著树木之间的缝隙前进。

    结果她来到一个开阔的场所。

    古老的建筑物坐镇其中。

    (这是古老遗迹……?)

    又出现一道一厢情愿的念头,划过她的脑海。

    (根据内部构造,说不定可以当成隐身之处……没错,能放松安心入睡的地方——)

    她决定稍微调查一下那座类似遗迹的建筑物。

    ◇【三森灯河】◇

    走出遗迹地带的我,朝著上方地区前进。

    「噬魂魔吗?」

    被誉为最强的黑暗勇者。连他都打不裸的魔物。

    不过,那东西是不是魔物,现在还不清楚就是了……

    黑暗勇者在遗迹地区耗尽了气力。

    他碰上噬魂魔,身受重伤后,逃进那个房间,然后力尽。

    从状况来看,应该是那种感觉。

    噬魂魔。可以想像得出应该是种非常可怕的魔物。

    我有办法在不碰到它的情况下,逃出这里吗?

    「不,办得到的话,黑暗勇者早就逃出去了……」

    他厉害到甚至被人们称呼为大贤者,一定是一个脑袋比我灵光得多的人物才对。

    所以,碰上它,应该是无可避免的事了。

    我往下看著双手。

    「如果可以靠状态异常技能对抗它就好了。」

    但是对女神无效这件事,一直很令我在意。

    如果存在著一种对魔法具有抵抗力的东西,那么我的技能若不能贯穿那种抵抗力,就不会出现效果。状态异常技能发挥不了作用的对象,真的只有女神吗?

    将最强的男人逼入绝境,甚至让他死亡的对手——噬魂魔。反过来想,如果我的技能对它有用,应该能让我获得很高的自信。因为这就表示我的能力,对逼死最强男人的对手也有效。

    「…………」

    这一战,或许将成为今后最重要的分水岭。

    成为我的状态异常技能会显示「什么等级」的重要分水岭。

    我爬上两个阶层。还没碰上魔物。

    通道是石造的。很明显不是自然形成的。

    这是经过人类文明打造出来的通道。两个地区之间也有楼梯连接。刚才的遗迹地区也一样,留下许多人类生活过的痕迹。难道那里原本不是以废弃为目的存在的场所吗?

    「被人称为废弃遗迹,这地方一定也觉得自己抽中了下下签吧——哎呀……」

    我将背紧紧贴在通道墙壁上。探出头,观察情况。

    开阔的场所。并非一片漆黑……嗯?墙壁似乎在发光?墙壁的材质对魔素有反应吗?总之,是一个不需要照明的地方。

    有许多外型一看就像遗迹的建筑物环绕著这一带。

    外层剥落的土墙。剥落的人造墙面大量掉落在地上。看起来像是发生过小地震的光景。

    还有四人份的人骨。

    也就是说,过去抵达这里的废弃者,至少有四个人。

    不对——包含黑暗勇者的话,应该是五个人吗?

    他们是黑暗勇者的伙伴吗?还是另外爬上来的人?

    只要有适合的战斗能力和食物,应该就能爬上这里吧?

    以我的情况来说,战斗时全都依靠技能就是了。

    不过,即使不战斗,只要有方便的魔法,应该就能逃过魔物的追杀存活下来。

    话虽如此,我还是觉得很可惜。毕竟他们好不容易都走到这里了。

    我摇摇头。就说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了。

    我继续观察。

    我看见这地区最深处有通往上面的楼梯。楼梯前方有一座巨大的门。

    那里可以通往地面上吗?但是,假设是这样好了——

    如果它在的话,一定就是这里!

    噬魂魔!

    但是——它在哪里?从名字来看,是接近灵体的东西吗?

    从左看右看,都没见到类似的魔物。

    我再往前稍微探出头,想看清楚。

    ……这么一来,是那边吗?

    深处似乎还有其他区域。只不过,从这个角度看不到……

    我从通道折返,将淡淡发光的皮囊放在通道旁边。

    我不希望皮囊淡淡的光被噬魂魔发现。

    我立刻返回刚才的区域,沿著墙壁移动以免太过显眼。

    我顺利抵达位于深处的另一个地区。

    稍微探出头,站在可以看见墙壁另一边的位置。

    我隔著墙壁探出头,朝里面看。

    这地区是什么情况——

    「!」

    那是什么?脸吗……?

    打个比方,就像——佛像或圣母像。最先浮现的感觉就是那个。

    巨大石像的脸,埋在土墙之中。

    额头上镶了一颗类似金色宝石的东西……

    我恍然大悟,转过身去。

    位于刚才那道楼梯尽头,紧闭的门。门正中央的凹槽形状。

    我再次确认石像的额头。

    原来如此,想开门的话,就要在门上嵌入石像额头上的石头,是吗?

    「…………」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应该说,这不是一定的吗?

    那个不管怎么想都是——噬魂魔——

    只要我过去拿取宝石,它就会出动。绝对会出动。它不可能不出动。

    为了伸手施展技能,我稍微从转角露出身体,朝石像伸出手。

    「【PARA——」

    咻!

    「——!?……啊——啊啊!?」

    我反射性地躲藏起来。

    「唔啊!?啊——!?」

    几滴血滴落地面。

    「——……很痛耶……可恶……!」

    有种讨厌的感觉,我直觉地缩回手。

    万一再稍微慢一点——手肘以下的部分,可能就不见了!

    我确认出血的部位。

    ……好,不要紧。只被削掉一点点指甲和指尖的皮肉而已。

    痛起来顶多就像指甲被剥掉的程度。轻微的刺痛罢了。

    被剥掉指甲的痛,我早已经由亲生父母的实验得知了。反正我早就知道痛起来是什么感觉。

    我从口袋里取出事前准备的布条,立刻缠住指尖。

    所以——刚才的攻击是什么?

    有点类似桐原的固有技能。像雷射光束一样的攻击。

    一瞬间,土墙之中似乎发出了光芒。然后,我就突然被击中了。

    真的就发生在转瞬之间。可以说,跟光速一样快。

    我还没讲完技能名称,光束就打过来了。那家伙早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就如我早已感受到对方行动的预兆一样。

    对方也察觉到我的行动了。

    被它抢得了先机。

    恐怕在我产生攻击的想法那瞬间,光束就发动了。

    照这样看来,我恐怕无法获得——攻击的空隙。

    怎么办?想逃离这里,就必须得到那颗宝石。

    想得到那颗宝石,看来只能杀了人面石吧!但是,杀它的难度太高了。

    以那道光束为对手,只怕我根本来不及完成发动固有技能的过程。

    发动技能,需要口头念出名称。

    也就是说,需要某种程度的音量。小声碎念无法发动。

    这些事情在我往上爬的途中经过验证,已经非常明瞭了。

    怎么办?只能再提高活动状态来解决吗?再回去遗迹地区打怪提高等级?或者尝试提升技能等级?

    赌上学不学得会都不知道的新技能,再回去下层打怪提高等级?

    不——问题是,根本没机会发动技能啊!

    这么一来,首先要做的就是提升等级,好提高【速度】了?要回去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气息的地区……一整天寻找魔物吗?还是回去更底下经验值较低的地方?就算回去好了,要回到哪里去?或者——乾脆成为遗迹的居民,住下来好了?

    「……不可能。」

    我才不想在那片遗迹地区悠闲地过完下半辈子。

    我要获得可以对抗女神的力量,打倒那个混帐女神!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首先必须回到地上,否则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嗯?怎么了?是地鸣吗……?」

    这地区一部分的石墙因为振动,更剧烈地剥落了。

    出来了吗?

    或许是因为我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的缘故吧?石像似乎从原本埋没的地方,开始移动了。

    ……快如光速的迎击速度。

    以活动状态来说,它的【速度】数值一定跟我们天差地远吧?

    它的反射性能也远比我在下层培养起来的反射神经更迅速。我举起手的瞬间,就立刻遭到它反击。

    也就是,它意识的空隙全填得满满的。简单来说,就是让人无机可趁。

    我看著隐隐作痛的指尖。

    能够抵达这里的废弃者,就活动状态来说,一定都是具有相当实力的人。

    但是,他们也都被它干掉了。就连号称最强的男人,也败在它手下。

    那只噬魂魔,恐怕就是让废弃者生存机率为零的存在。无庸置疑。

    遗迹的主人就是它!所以这一定是——

    「我在废弃遗迹的最后一场生存竞争……」

    但话说回来,我心想:

    从刚刚之后,它就没有再发射光束了。光束不是有贯穿墙壁的威力吗?

    它应该也知道我躲在这里才对。那它为什么不发射光束?

    它有——其他的目的吗?

    「嗯?」

    滴答!滴答!滴答!

    类似污泥的东西,掉到距离我有点远的地方。

    那是什么?是噬魂魔释放出来的吗?

    「!」

    污泥逐渐成形……变成人类的模样。

    举例来说,就像精巧的黏土人。成形的速度像在看快转。

    三具蓝紫色的人型站了起来。我在这座遗迹中,早就看惯人形魔物了,但是……

    相当于头的部位,却令人觉得阴森诡异。

    头部非常奇怪,就像把人类嘴唇纵向翻转后的形状。

    这些东西是什么啊……真够恶心的!

    在细微振动中,我可以感受到噬魂魔正朝我的方向逼近。

    速度虽然缓慢,但它们正在朝我移动靠近。

    「……!先用【PARALYZE】解决这些诡异的东西——」

    滑出!

    「——什么?」

    嘴唇状的部位深处,蠕动伸出一个东西。

    是毫无血色的人类头部。表情看起来好像在哭。

    不,也像苦闷的表情?或者说,绝望无助的表情……

    「原来如此。」

    我终于明白了。

    这就是「重现」。没错,噬魂魔的本质跟那群蜥蜴人一样。

    它给我看的是,废弃者的死状。

    遭它杀害的废弃者,死时的容貌。临死前的表情。

    噬魂魔的收藏品。是模拟被它捕捉的魂魄,所复制出来的吗?

    我得不到正确答案。

    但总之,它把那些景象呈现在我面前——给我看。

    ——你看?仔细看看你的同伴脸上可怜的表情吧?

    我彷佛听到噬魂魔在对我说:快点给我一些反应吧!

    这就是噬魂魔的娱乐。

    我流下冷汗。笑容僵硬。

    「你居然也一样……这里的魔物……怎么每一个兴趣都那么没品味啊……」

    复制僵尸朝我靠近。黏稠的脚步向我走来。

    因为它们脸上都带著哭泣的表情,所以更增添不少阴森的感觉。

    表情——简直就像在恳求我救它们一样。

    「————————」

    我往后退一步。

    「开……什么玩笑……」

    这些东西跟以前不一样。

    没错——不一样。

    我一路走来,跟许多人型魔物交手过。但是——

    「都没有这么像『人类』的对手……这几个……几乎就跟人类没两样,不是吗……!」

    它们呈现人类的模样。原来,不同的外型,给人的感觉会差这么多啊!

    左斜前方的墙壁崩塌了。

    和振动一同出现的是,巨大的人面石。

    身体部分可以说接近边边角角、较为圆滑的四角形。

    前方部分是像石头的人脸;后方部分看起来像鲶鱼状的肉与土石混合体。

    身体部位延伸出好几条看似触手的肉块。黑色的肉质触手,有点类似海葵。动作就像海底随波摇曳的海藻。

    触手看起来也像噬魂魔的头发,前方发出淡淡的黄色光芒。

    原来就是那个啊!先前的雷射光束,大概就是从触手前端发射出来的。

    「!」

    紧闭的眼睛,流出宛如鲜血般赤红的液体。简直就像血泪。

    噬魂魔张开血盆大口。

    口中开始喷出红色液体。接著——

    「咿咿咿耶——啊啊啊啊啊啊叽咿咿咿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令人作呕的吐血声,混合了刺耳的咆哮。

    那也像扭曲而高亢尖锐的惨叫。令人感到恐怖的音域。刺耳不悦的尖叫。

    叫声停止了,噬魂魔闭上嘴巴。这次,噬魂魔微微张开眼睛。嘴角露出微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金色的眼睛看起来——充满笑意。

    「这家伙——」

    它果然很享受逼得我走投无路的状况。

    「…………」

    即使如此,它仍旧无懈可击。我完全找不到可以攻击的空隙。无懈可击得令人惊讶。

    如果这次我再次释放出想使用状态异常技能的气息——正如刚才的反应。这次恐怕就会被它带走身体的一部分。

    湿黏黏的脚步声。我转向脚步声的方向。

    复制僵尸愈来愈靠近我了。

    「而且……可恶!竟然这样操纵死者的魂魄……」

    滴滴答答流下蓝紫色液体的僵尸来到我附近。我向僵尸伸出左手。

    「呜……!PA——」

    它们似乎一直在观察我。

    我汗如雨下。瞪大眼睛。咬紧牙关。我豁了出去开口大喊:

    「【PARALYZE】!」

    并未遭到阻碍。

    三只僵尸动作停止了。麻痹,成功。

    我朝噬魂魔一瞥。它露出袖手旁观的样子。

    因为我的手并没有朝向它。所以它才没有攻击我吗?

    我呼出急促的气息,盯著三只僵尸。声音发抖。

    「接、接下来——」

    人类哀伤的表情、哭泣的表情,像在恳求我救他们的表情。

    「PO——【POIS——】……啊啊啊啊啊可恶啊啊!」

    我仰天长啸。

    「我办不到……!」

    我用尽力气、咬紧牙关。

    「虽然说已经死了……但是,要我对著有人类模样的对手……使用这么残酷的技能——我怎么可能用得下去!开什么玩笑!」

    眼角泛出眼泪。在无异于地狱的遗迹,死亡的废弃者。说起来——

    「他们不就等于是我的伙伴吗……!」

    我用充满憎恨的眼光,狠狠盯著噬魂魔。

    「我——我啊,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我跟把人类灵魂当成玩具的你不一样!所以我不能对自己的『伙伴』使用毒技能!我不会用的!魔物就算了……面对有著『人类』模样的对象……对什么坏事也没做的人……我怎么有办法用得了毒的力量……!我、我——」

    眼泪不停涌出。

    「我还是人类啊……!」

    噬魂魔咧嘴露出牙齿,嘲笑我。

    眼睛更加往上吊变成在笑的模样。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它追加了20只污泥。

    追加的污泥也立刻就变成人类的形状。从纵型的嘴唇出现人的头部。

    每一个脸上都是绝望的表情。死者开始前进。似乎想团团包围我。

    啪哒、啪哒、啪哒。

    「别、别过来……」

    我以右手遮住脸。脚步踉跄地向后退。

    「走、走开……」

    就算是复制了灵魂的记忆。

    就算它们的模样只是仿制品。

    但原本都是称得上同胞的废弃者。

    我想起一路走来碰上的那些废弃者的身影。

    「我、我们是同伴吧……!?」

    拜托,请感受到我的心。

    希望再次出现奇迹——……

    我的手臂开始微微颤抖。

    「别过来……」

    我被逼到墙壁旁边。前方是死者的队伍。死者背后是噬魂魔。

    噬魂魔也步步逼近。

    它露出满面笑容。

    就像灿烂夺目的太阳。

    雪白的牙齿整齐得令人作呕。突出的牙龈稍微往前冒了出来。

    这家伙正在品尝我的绝望。正在细细咀嚼。

    它的表情就像遇上了最棒的猎物。这家伙正乐在其中……

    就在此时。大量拥有人的形状与面孔的蓝白色灵体,像是在痛苦挣扎般,从噬魂魔身体冒出上半身来。

    眼窝和嘴巴都是一片漆黑的灵体,全张开血盆大口。

    「「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简直就像在恳求我救它们脱离束缚的痛苦一样。染上绝望色彩的灵魂大合唱。那些被捕捉的灵魂以前也看过这幅光景吗?

    「太过分了吧?」

    一道寒气窜过我的背脊。我牙齿不停颤抖。

    旁门左道中的旁门左道……噬魂魔根本是恶魔!

    「唔!?」

    我感受到背撞上了墙壁。

    我无处可逃了。也没有力气可逃。

    双脚腿软动弹不得。恐惧将我的身体绑在地面上。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逐渐逼近的死者。噬魂魔。

    「别……别过来……」

    生死交关。

    「别过来……求求你们……不要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噬魂魔的嘴张得更大。触手以倍速激烈舞动。

    心跳愈来愈快。我的表情逐渐遭到绝望侵蚀。

    我想自己回到地上。

    我打算自己活下去。

    可是,最后我想依靠的竟然还是——

    「搞什么嘛……这到底算什么,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够了吧!?我来到这里,已经表现得很好了吧!?该死!谁都好!快来救我!来人啊,快来回应我拚死的挣扎!这才合理吧!?我都努力这么久了,老天也差不多该降下幸运给我了吧!?」

    染上绝望的愤怒,响彻四方。

    拜托把声音传出去。

    拜托让谁听到我的声音。

    拜托倾听我灵魂的吶喊吧!

    「谁都好……真的谁都好……来人啊——救救我吧……来人啊,救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一直压抑在心里的一切——决堤。

    咧嘴大笑!

    噬魂魔眼睛流出血泪,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

    我感受到了——噬魂魔的愉悦。

    它的心情就是——

    ——太美好了!

    ◇

    「————【PARALYZE】————」

    霹哩,啪啦,哔叽——

    「——!?叽……」

    没错,很美好。

    现在非常美好。

    对噬魂魔而言,最美好的时刻。

    此时此刻正是噬魂魔期待已久的、最棒的瞬间。

    因此它便产生了————————————————空隙。

    我透过覆盖脸的手指缝隙,眼睛确确实实地捕捉到噬魂魔的身影。

    一开始朝三只僵尸释放出【PARALYZE】的时候,我向前伸出手,之后就再也没放下过高举的左手。我用眼睛看著对方,手也对著对方。

    发动技能的两项前提条件——完成。

    「……——叽叽叽叽!?叽!?」

    噬魂魔的表情一变。动作也停止了。

    「就是那样!」

    我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紧盯著噬魂魔。就像将猎物逼入绝境时——

    「所有傲慢的强者都无可避免拥有致命性的弱点!」

    认为自己比对方厉害的瞬间。

    确定即将获胜的瞬间。

    出现的大敌——名字就叫:轻忽大意。

    同时带来的是,意识上的空白。我朝现在意识一片空白的它——

    释出状态异常技能(PARALYZE)。

    ~~~~~~~~~~~~~~~~~~~~

    【技能等级已提升】

    【LV2→LV3】

    ~~~~~~~~~~~~~~~~~~~~

    我早就已经停止颤抖。

    也早就不再流泪。

    一切都是幌子(演技)。

    「叽叽叽!呜叽咿咿咿!呜,咿叽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噬魂魔拚命扭动身体。他咬紧牙关,死命挣扎。

    但是,它动弹不得。金色的眼睛过度充血。眼白的部分浮出好几条粗大的血管。人面石狠狠地死盯著我。

    憎恨、耻辱、杀意。

    看似牙龈的部分,渗出红色液体。我也瞪著噬魂魔。

    「为了打赢你,我也可以——欺骗自己!」

    刚才我是真心感到恐惧。是真的被它们逼入了绝境。

    面对一样是人类模样的敌人,我的内心纠葛不已。

    完全对「温柔的三森灯河」这个身分投射了感情。

    简单来说,我伪装成功了。为了欺骗彷佛看透一切的噬魂魔。

    「你们……最喜欢那样的吧?」

    蜥蜴人和双头豹拥有的嗜虐性。想欺负弱者的黑暗欲望。

    没错,它们一直在期待我害怕的模样、吓得痛哭流涕的反应。

    我明白噬魂魔也是一样的。

    在它给我看它的收藏品,却不先给我致命一击时,我就领悟了。

    因此,我决定利用这点。让它相信一定会赢。我实现了它的愿望。

    我给了它——傲慢的猎捕者最想看到的「弱者害怕无助的模样」。

    「咯咯咯……怎么样?我的演技很逼真吧?你说啊,噬魂魔?」

    状态异常技能也对噬魂魔有效。大概是知道这点后,让我感到放心也很开心的关系吧?

    我的嘴角切换成笑容的形状。

    「咯咯……那是当然的啰……」

    我一直是一个演技精湛的演员(骗子)。自从叔叔和婶婶收养了我之后——

    「我花了好几天、好几个月、好几年——」

    一直扮演著一个无害的人。

    一直假装自己是个普通人。

    一直演出温柔体贴的模样。

    我高举手臂,将渗血的指尖,夸张地呈现在噬魂魔面前。

    「连自己也欺骗了——」

    终于甚至差点忘掉「真正的自己」。

    「我——」

    瞪大眼睛,表情凶狠地嘲笑他。

    「因为我一直在扮演著乖巧温柔、普通又不起眼的小喽啰『三森灯河』啊……!」

    我用复数对象指定,麻痹了噬魂魔和那群僵尸,它们也停下动作。

    我故意被它们逼到墙角,是为了确保合适的角度。

    「我假装被你们逼到无路可走——」

    如果我背对的是墙壁,就能让对象全部聚集在「前方」了。

    「正好相反,被逼入绝境的其实是你们!」

    我伸出双手。以复数对象指定瞄准僵尸们。

    「【POISON】。」

    赋予毒。陷入中毒状态的僵尸们模样逐渐发生变化。

    跟腐龙一样,毒果然对「死者」也有效。

    「僵尸们也有明确的杀意。如果这些僵尸是利用废弃者魂魄制造出来的魔物……那我就不需要客气了!」

    面对恶意就要用恶意。

    面对杀意就回以杀意。

    击垮敌人。

    我钻过停止不动的僵尸往前走。或许是受到伤害的关系吧?好几只僵尸其中一条腿开始融化。僵尸单膝跪地,就像臣服于国王一样。

    我将中毒状态的僵尸置之脑后,站在噬魂魔面前。

    「在这座遗迹里面,我的活动状态大概是最弱的。但是,最弱也不完全是坏事。」

    噬魂魔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瞪著我。触手痉挛发出微微的振动。

    它无法移动触手。也无法发射它最擅长的光束。

    「幸好我是最弱的——因为这样你才低估了我。因为是最弱的,所以才能残活下来。」

    我活了下来。

    其他人没能活下来。那些我沿途碰上的废弃者骸骨。

    被魔物当成玩具的骸骨。好不容易抵达此处那四个人的骸骨。黑暗勇者。

    或许很难说他们是我的「伙伴」。我连他们的为人都不知道。

    他们当然更不可能视我为「伙伴」。

    他们都是遭到混帐女神废弃的。简单来说,他们都曾经是一个「好人」。

    正因为他们都是好人,所以才会遭到废弃。但是我不认为自己是个像样的「好人」。

    我的目的是向女神薇希斯报仇。我是被复仇念头附身的废弃勇者。

    这不是什么值得别人赞美的野心。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将他们看成自己的伙伴,反而对不起他们。但是——现在的我觉得非常烦躁。

    一想到那些废弃者的遗憾、屈辱和绝望……

    「我就火大到忍不住……」

    「呜叽叽叽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他们的魂魄长久以来遭到这家伙禁锢,不知道有多么痛苦?光是被丢到这种地方死去,就已经苦不堪言了。被魔物玩弄杀害,一定也非常难受才对。可是死后,灵魂还要遭到魔物禁锢,废弃者陷入万劫不复的痛苦。

    正因为如此,我才想让它尝尝看一样的滋味。

    让这个噬魂魔尝到——遗憾、屈辱和绝望。

    「【POISON】。」

    噬魂魔的脸孔变成紫色。身体开始冒泡。POISON——也成功了。

    ~~~~~~~~~~~~~~~~~~~~

    【技能等级已提升】

    【LV2→LV3】

    ~~~~~~~~~~~~~~~~~~~~

    面对目露凶光彷佛想杀死我一样的噬魂魔,我也狠狠瞪了回去。

    我慢慢靠近噬魂魔的脸。

    一点一滴累积在自己心中的憎恨和愤怒即将爆发。

    因此我决定狠狠地嘲笑他。

    我将眼睛睁到最大,低头看著噬魂魔。

    「被自己所瞧不起的废弃者反过来摆了一道——」

    嘴角往上吊到极限。

    「情势一转,陷入困境——」

    凶狠的笑容。

    「你的末路也很惨不忍睹嘛!你说是不是啊?噬魂魔?」

    我张开嘴巴,吐出舌头。

    「!?呜,喔——叽,咿咿咿咿咿咿咿咿……!你,咿,叽咿咿咿咿咿咿咿————!」

    噬魂魔的愤怒似乎到达了顶点。有种极致激动忘我的感觉。

    这家伙听得懂人话吗?

    还是说,就算听不懂,它也可以感受得到语意?

    噬魂魔的身体开始出现类似痉挛的振动。

    噗咻,噗咻!噗咻咻咻!噗咻咻咻咻咻!

    噬魂魔身体喷出蓝色液体。不同于先前的红色液体。那些蓝色的血说不定就是它的血液,如血泉般不断喷洒扩散出去。

    我觉得非常痛快,退到不会被蓝血喷溅到的位置,开始观察。

    对眼前发生的现象,建立假设。

    「哼嗯……在麻痹状态下,想要靠蛮力移动身体,或许就会像他那样对身体造成更多的伤害……」

    这恐怕是拥有惊人基础能力值的噬魂魔,才行得通的现场实验。

    「真是个不错的样本。」

    托它的福,看来我不需要再漫长等待他中毒而死。已经准备好的【SLEEP】有机会派上用场吗?不过,当然它还是愈快死掉愈好。

    这下还可以节省时间。它这么赶著送死,我当然心怀感激。

    噬魂魔展现出无法压抑的杀意和激动。长久以来它一直在煽动那群废弃者。但是,自己从来不曾站到受煽动的立场。

    想必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废弃遗迹里面最强的,并且深信不疑吧!

    我可以打败噬魂魔——这全在它的意料之外,过去的废弃者再怎么厉害,都无法打倒这家伙。所以它低估了我。

    就结果来看,等于是过去的废弃者为我铺好了道路。

    霹哩啪啦——

    石头脸上出现龟裂。表面的石头一半都剥落了。

    我看见石头深处的肉。黑、红、粉红交杂的肉,上头沾满蓝色的血液。

    它的牙齿也出现了裂痕。我知道它即将毁灭了。

    「呜,叽,咿咿咿咿咿……!」

    即使如此,噬魂魔仍旧怒不可遏。可能是它的理性压抑不住感情。

    我感受到——杀意、杀意、杀意。永无止境的杀意。

    我等著它死亡,黄色的血条即将消失了。

    「……可以了。」

    脱口而出的这句话,不是对噬魂魔说的。而是——

    「安眠吧!」

    对那群灵魂遭到禁锢的废弃者所说的——

    「【SLEEP】。」

    「咿,呜,咿,呃……————」

    噬魂魔终于耗尽了力气。

    ~~~~~~~~~~~~~~~~~~~~

    【等级已提升】

    【LV1229→LV1789】

    ~~~~~~~~~~~~~~~~~~~~

    眼前有一堆混著血肉的瓦砾之山……若用言语形容,就是那种感觉。

    僵尸变回残骸般的污泥。一动也不动。

    这么说来,我在战斗的时候,技能等级提升了。

    提升的有【PARALYZE】和【POISON】。

    是因为达到规定的使用次数了吗?技能经验值果然跟使用对象的人数有关吗?还是说,使用对象愈强,加总的成绩就愈多?

    技能经验值到底是依什么计算的?关于技能方面,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只不过——

    「如果对遭到噬魂魔囚禁的灵魂也有效果……那表示我搞不好对相当大量的人数用了技能……」

    只不过,万一害那些灵魂也遭受毒的折磨,那就太过意不去了。

    「万一害到你们,就不好意思了——嗯?」

    噬魂魔的尸体开始发出蓝白色的光芒。

    「「喔……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大量灵体如汹涌波涛般从噬魂魔的尸体中飞了出来。我以前好像也在电视上看过类似的光景。他们给我的印象,就像成群结队穿梭在海中的鱼群。

    那群灵体在区域内绕了一圈,最后撞上天花板——看起来是这个模样。

    数量庞大的灵体抵达天花板后,飞溅四散。

    空中落下蓝白色粒子。

    彷佛静谧的夜里,翩然降下的雪花——

    □

    「————————」

    我听见了声音。

    『你在这里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我。你发现背后有弥诺陶洛斯而逃走时,我真的松了一口气。你真的很努力呢……』

    我在这里第一个遇到的是,头盖骨只剩一半的骷髅。

    『抱歉啊!我的斧头好像伤不了那些有四条手臂的鸟人皮肤。不过,你真不简单,竟然活下来了。我真是为你感到开心。』

    我去看全身麻痹的鸟头途中捡到了一把斧头。

    只不过那把斧头无法砍伤鸟头超硬的皮肤。

    『我的外套到中途为止,为你派上了用场,实在太好了。最后你让大贤者穿上我的外套,我觉得有点担当不起就是了。总而言之……谢谢你!』

    在遗迹地区交换外套之前,我一直穿在身上的黑色外套。

    是从位于转移地点的骸骨身上借来的。

    『那把短剑的品质相当不错,只不过要用来应付这里的魔物,对它而言负担太大了。呵呵,你把那只牛男的眼球塞进嘴巴时,我可是吓了一大跳喔?不管怎样……谢谢你打倒了噬魂魔……』

    我挖出弥诺陶洛斯眼球时使用的短剑。

    那也是从转移地点的骸骨行李里,找出来的东西。

    『你竟能打倒那只火龙僵尸,还真是厉害耶!哇哈哈!哪像我,被它追著跑,最后掉到沼泽里死了!这种死法真是蠢毙了!总之,干得好!你实在太厉害了!』

    漂浮在钟乳石洞地区沼泽里的骸骨。

    『呃,那个——』

    一个呈现人型的半透明蓝白色物体站在我眼前。

    这套服装我有印象。我不可能忘记。

    这是蜥蜴人模仿废弃者哀号时,那具骸骨身上穿的衣服。

    这位女人有一张温柔的脸庞。一想到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我就不禁感到心痛。

    女人双手紧紧握拳。

    『这、这么说或许有点野蛮……不过,你帮我收拾掉那群残酷的蜥蜴人,我——心里实在痛快得说不出话来!谢谢你给了那些家伙一些报复!』

    她向我鞠躬。我也反射性地向她轻轻点头。

    女人留下一道彷佛获得救赎的微笑,便消失无踪。

    『我心里也觉得很痛快。因为我没想到居然可以看见它们死掉的模样……谢谢你的细心,让我免于变成其他魔物的玩具,我真的很感谢你。我衷心祝你好运,少年!』

    刚才那件服装,我也看过。是被蜥蜴人烧成火球而死的男人。

    『我们也觉得很痛快!那些豹人,真的是非常残酷的家伙……』

    『你特地拆掉玩具,将我们放在洞窟的凹洞里,对吧?谢谢你。你真的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

    他们是被双头豹做成类似双节棍玩具的两个骷髅头。

    『等你离开到地面上之后,如果我们的宝石可以为你派上用场就太好了。我想应该能卖到不错的价钱才对……但是,我不清楚现在这时代的经济状况,说不定卖得的价钱会出乎意外地少。假使……不是很值钱的话,就对不起了……』

    『不过,我想硬币的价值应该还是一样的喔!嗯……大概吧?呵呵,不过你居然可以打倒遗迹地区的魔物,实在很厉害耶!希望你去到地面上之后,也能平安无事!加油喔!』

    一对男女。他们亲昵地手牵著手。我不用回想他们身上的服装,也知道是谁。是那对坐在遗迹地区房间里,手牵著手、彼此倚靠在一起的骸骨。

    「那么……最后一位果然是你吗……」

    最后出现的是五名男女。站在最前面的男人,令我觉得相当熟悉。

    我现在身上穿的长袍。

    大贤者安格林——又名•黑暗勇者。

    站在他身后的是,在这个地区丧命的废弃者们吗?

    『     』

    他好像在对我说什么。但是我听不见他的「声音」。我勉强才从他的口型,看出他在对我说「谢谢」。我拚命试著解读他想说的话……但还是看不懂。

    就好像专司理解的部位,被浓雾给团团包围住了。

    只不过,对方似乎觉得我可以感受到他想说的话。

    不到一分钟,五个人的模样就开始变淡了。大贤者不知道说了什么。

    『         』

    说完之后,大贤者转过身去。其他四个人温暖地迎接他。

    『欢迎回来。』

    他们看起来似乎在说这句话。后面四个人朝我挥手。

    我从他们的嘴型,知道他们在说『谢谢』。

    我轻轻举起手回应他们。

    「…………」

    大贤者最后的话。只有那句,我听得一清二楚。

    『拜 托 你 , 将 女 神——』

    ▽

    「……——?」

    我蓦然惊醒。

    我睡著了?被突如其来的睡意催眠……?

    「刚才那是……」

    幻影吗?

    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我一直以为,只有我孤独地在废弃遗迹里到处徘徊。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吗?

    那些前辈们,都在静静地守护著我吗?

    真相究竟如何,我不清楚。今后他们恐怕也会一直守护著我吧!不过感觉并不差。

    他们让我感受到一股和叔叔婶婶很相似的温暖。

    「…………」

    那时候,大贤者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拜托你,将女神——打倒!』

    我想,他代替所有废弃者,说出了大家的想法。

    「不过……我又没义务接受他们的请托。但是,话虽如此——你们放心吧!」

    我左手握拳朝右手手掌轻拍了一下。

    「虽然可能得花上很多时间吧——」

    我瞪著飘浮在虚空中、记忆里的女神。

    「最后我一定会好好收拾那个混帐女神,向她报仇的。」

    我从噬魂魔的残骸里捡起金色石头,站起身来。

    接著取回皮囊,爬上阶梯。

    我爬到阶梯最上层时,回头看向后方。

    「……………………再见了!」

    我在向谁告别呢?

    自己也不太清楚。

    我将金色石头嵌入凹槽里。

    振动。

    门开了。

    光线从打开的门缝间溢了出来。

    第一个迎接我的是,令人怀念且温暖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