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5.AVENGER(S)
    ◇【十河绫香】◇

    自从被召唤到异世界之后已经过了好几天。

    十河绫香在位于王都西南方的森林里走著。小心防范四周。

    树枝折断的声音。她立刻摆出应战架势。绫香手上拿的是长枪。

    「咕噜噜噜噜……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血盆大口不断流出唾液的狗。

    金眼。一口獠牙亮晃晃的血盆大口。嘴巴大得惊人。

    在之前的世界,从没看过这样的生物。

    异世界。原来这里真的是异世界。她愈来愈能亲身感受到这个事实。

    她朝狗型的魔物踏出一步。

    「要一较高下吗?」

    她也不清楚这句话究竟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那只魔物?

    「咕噜噜噜噜……!」

    张开血盆大口的狗以迎战态势威胁吓唬她。

    「跑哪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恶啊啊,那只臭狗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小山田翔吾的怒吼声逐渐接近。树叶摩擦的声音向这里逼近。

    接著,手中扛著一把大剑的小山田从林荫里跳了出来。

    「——!?吼,呜呜呜!?」

    看见小山田的瞬间,血盆大口的狗立刻向后跳开。它以敏捷的腿朝小山田的反方向冲了出去。

    绫香感到疑惑。从自己的距离,能够挡下那只狗的去路,但是——

    「那家伙是我的猎物,十河!?你少碍事喔!?你不是我们上级团体的一员,所以给我滚!我没有理由把猎物让给你!」

    小山田拒绝绫香的帮忙。

    「不过,如果你答应我的邀请,加入我们的团体——我可以考虑把那只狗让给你喔!?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将来的出路吧!?」

    留下威胁的话语后,小山田再度消失在茂密的林荫深处。

    又变回独自一人的绫香确认周围。没有奇怪的声音。她稍微放松了警戒。

    「……呼!」

    现在,2C的勇者都在女神命令下进行战斗训练。

    这里是设置在王都旁边的森林,专供训练使用。

    地区外头围著巨大的高墙。

    据说里面养了许多凶暴的魔物。

    但是她也听说,魔物的能力正符合现在勇者的程度。

    (从邪恶魔者手中拯救世界,是吗?)

    绫香背靠著陡峭垂直的岩石,紧紧抱住长枪。

    几天前。女神叫学生们杀了在城里捕捉到的魔物。

    听说目的是为了让学生们习惯杀害生物这件事。

    绫香当时正在城里的一个房间睡觉。因为她被女神打晕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学生们的「试炼仪式」已经结束了。

    但是听说有些学生无法通过这个仪式。

    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动手杀害魔物。

    有人呕吐、无法动弹。有人泣不成声。有人昏厥过去。有人陷入错乱。

    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必须亲手夺走其他生物的性命。

    大家长久以来都活在跟那种行为及思考无缘的世界。绫香自己也是。

    绫香恢复意识的时候,女神来看她了。女神首先告诉她,班上出现了无法通过仪式的「落选者」。并告诉绫香,她打算「废弃」他们的念头。

    『我也很遗憾,但是我不得不废弃他们。他们跟已经过世的登河•三森将走上同一条末路……』

    女神顺便简短地告诉了她三森灯河最后的模样。

    只不过那跟自己认识的三森灯河似乎有点不同。

    『…………』

    不管怎么样,救不了他是事实。

    『嘻嘻……不好意思,十河同学……你似乎很不甘心,但这是亚莱昂王国多年来不可动摇的方针。是这个世界的规律。我也无可奈何……非常抱歉,真的非常抱歉……』

    绫香明白了女神的意图。

    『女神,我就说清楚吧!』

    『什么?请说!请尽管说清楚!』

    『你那种做法,我无法赞同。』

    『嗯~?什么?你指的是哪种做法?』

    『……就是舍弃弱小的人,让他们自生自灭的做法!』

    『唔呵呵,这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意见~我名为女神,心胸自然非常宽大。因此,我可以接纳不一样的意见喔~?只不过……无法完成勇者职责的人,我必须请他们退场……』

    『S级勇者的价值很高,对吧?』

    『没错!非~常高喔!』

    绫香没有选择。她只能说出女神期望的答案。

    『女神口中那些无法通过仪式的同学,我会连同他们的份,一起完成身为S级勇者的任务。所以,能不能取消「废弃」他们的计画?』

    『哇啊!多么勇气十足的提议啊!真不愧是S级勇者!虽然我不习惯你的做法,但你一定愿意粉身碎骨来协助我们吧!?为了拯救这个世界!』

    『是的。』

    『我真的好开心喔~!那么,我们握手言和吧!虽说我是为了让处于极度紧张状态而精神错乱的十河同学冷静下来,但是我不应该揍你肚子的~』

    绫香和女神握手。女神的手冷得像冰。

    绫香心想:手冰的人都很温柔,这句话根本是骗人的。

    (错乱,是吗……说得也是……我们被召唤来这里也不过是几天前的事,但我却无法好好想起任何资讯,看来我的脑袋真的很混乱……)

    但是她非得做不可——为了他们。

    无法突破第一道试炼的学生。

    就她所听到的名字,那些人全部都是班上最温柔的人。

    另外她还听说,现在负责管理他们的是导师柘榴木。只不过现在的他也彻底失去气力了。他醒来时看见的老师简直和平时判若两人。

    『身为老师竟然是D级~!就算要我尊敬你,我也会无意识地抗拒啊~!好冷好冷啊~!啊,你想加入我们的团体,当然是不用了谢谢啊!对了!你去城里的厨房洗盘子不就好了吗!?柘榴木老弟!?』

    小山田当面对他说的话,似乎让他心里受了重伤。

    绫香提醒小山田,说他讲得太过分了。绫香觉得柘榴木很可怜,所以对他说了几句话。

    但是,柘榴木却对绫香视而不见,摇摇晃晃地离开了。

    (……我得变强才行。)

    女神让学生们自由选择城堡里的武器使用。

    桐原拓斗选了刀,小山田翔吾选了巨大的剑,安智弘选择双剑,高雄圣挑了长剑,高雄树则选了一把细剑。

    这世界似乎存在著刀剑。

    据说是过去召唤勇者带来的武器与技术,普及到了部分地区。

    十河绫香选择了长枪。她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这项武器。因为对绫香而言,这是她最熟悉的武器。

    绫香的祖母是名为「鬼枪流」的古流武术师父。

    绫香并不知道她是怎么跟身为资产家的祖父结婚的。

    从小,祖母就不断教导绫香学习鬼枪流。

    鬼枪流擅长的不只枪术。回溯根本,据说当敌人闯入长枪无法对应的距离时,所使用的武术也很发达。祖母是这样教导她的。

    读书、学习、训练之外,接受祖母教导武术也是绫香小小的乐趣。练完武术之后,淋浴冲掉汗水,读完书再去睡觉。

    这就是十河绫香的日常生活。现在回想起这些日子,甚至令人觉得怀念。

    (我从没想过练习古武术到底会对什么有帮助,不过……)

    绫香非常喜欢祖母。所以才会继续练习。

    (没想到,从奶奶那里学到的鬼枪流,竟然会以这样的形式派上用场……)

    但目前还无法安心。绫香若不能拿出一些成果,落选的学生就很危险了。

    如果S级勇者无法得出女神期待的成果——

    (大家就会像三森同学一样……)

    舍弃弱者的想法,绝对是错误的。

    贵族义务。

    以前曾经流行一时的一句话。

    拥有能力的人,必须尽其义务。非得好好表现不可。

    绫香下定决心。首先得杀掉魔物,「提升等级」才行。

    在这世界,似乎杀掉强大的魔物,自己也会变强。

    据说杀了魔物,就能获得经验值(类似能量的东西吗?)。

    「STATUS OPEN。」

    ~~~~~~~~~~~~~~~~~~~~

    【绫香•十河】

    LV1

    HP:+700 MP:+300

    攻击:+1300 防御:+300 体力:+500

    速度:+700【+500】 智慧:+700

    【称号:S级勇者】

    ~~~~~~~~~~~~~~~~~~~~

    女神对她说明过。

    只要等级提升,这个活动状态(补正值)的数值就会增加。

    等级这个概念,似乎只存在于召唤勇者之间。当地的人并没有经验值或补正值之类的概念。他们也不会确认自己的活动状态。

    【速度】下方的括弧是特殊道具的效果。

    绫香轻轻触摸耳环。据说大部分的特殊道具,都有提升补正值效果。她也觉得现在双脚的速度的确比之前快了一点。

    (经验值……)

    杀了人类不能获得经验值。当然等级也不会提升。这的确是理所当然。如果杀了人就能轻易变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杀人行为将会四处横行。最糟的情况,勇者杀了应该保护的人类,也不无可能。暗杀一定也会频繁发生吧!

    另外,可以获得经验值的魔物据说有两种。

    拥有大量经验值的,似乎是「金眼的魔物」。

    相对的,金眼魔物也更加厉害凶狠。

    (还有……)

    技能项目显示。她已经很习惯这项操作了。

    绫香的固有技能仍是灰色字体。只显示出【固有技能】而已。

    总有一天,我会能使用类似魔法的力量吗?

    只不过,绫香至今还没杀过一只魔物。所以她的等级还维持在1。

    (杀魔物……我做得到吗?不——)

    非杀不可。为了救不了的三森灯河,也必须杀!

    这次一定要成功保住大家。不能再让女神杀掉任何一个同学了。要救助那些没有力量的人!

    不能让三森灯河的死白费。

    (好……快去寻找魔物吧。)

    绫香站起身来,迈出脚步。

    她现在身上穿的服装,并不是学校的制服。而是类似电影或小说中随处可见的幻想世界居民,身上的打扮。

    只不过她觉得,这华丽的设计,让人过分意识到身为「女性」的事实。

    『人家说面对异性时,让对方能够强烈感受到「异性」存在的装扮,才能让魔素的流动变得更丰沛喔~所以,我很在乎这些服装外观的设计。尤其是S级勇者的装备,更不能偷工减料喔!』

    女神是这么说的。真的吗?

    绫香昨天自行补了一些布料上去,以减轻暴露的程度。

    (穿这样有点丢脸耶……)

    绫香非常讨厌暴露身体。所以穿制服的时候,她也会穿上黑色裤袜。

    话虽如此,但是只穿学校制服将会太缺乏防护能力也是事实。这套装备上,似乎有女神的魔法(?)保护。现在,生命安危是最紧要的。多少也只能忍耐了。

    她自暴自弃地迈开脚步。

    (……勇者,是吗?)

    这是现在令她觉得很棘手的一个词汇。

    简直就像被人强迫要提起勇气一样。

    请鼓起勇气,面对邪恶!

    勇者。魔法般的称呼,让人无路可逃。

    这个称呼,对现在的绫香而言,就像诅咒的名字。

    「————!?」

    绫香感受到有东西接近的气息,她举起长枪。

    「呼啊、呼啊……啊!十、十河同学!」

    「……鹿岛同学?」

    她应该是战场浅葱团体的成员才对。

    现在,勇者们自然而然分成了好几个小团体。

    派系斗争。跟先前在教室的时候,一点也没变。

    「怎么了?」

    「有、有人要我向你传话……」

    「你先喘口气。我不会跑掉的。」

    「对不起……谢、谢谢你……」

    鹿岛小鸠,在班上算是比较乖巧文静的人。

    但是,她会在这里,就表示——

    (她通过了女神的第一道试炼……)

    因为她当时正在沉睡,所以并未看到现场的模样。

    只不过,她原以为小鸠是那种连虫子都不敢杀的人。或者是……

    (战场同学搞不好动了什么手脚……)

    战场浅葱给人的印象,是会动歪脑筋的人物。

    她可能动了什么手脚,让小鸠「合格」了。

    小鸠调整呼吸。

    「那个……城里的人不小心搞错,放了一只非常厉害的小牛鬼魔物进来里面了……那只魔物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小的牛人,可是……所以……现在立刻回去集合地点比较好……」

    「你特地跑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吗?」

    在绫香的印象中,小鸠并不擅长运动。个性也略显怯懦。

    「唔,嗯……因为十河同学是应该活下去的人……」

    她的说法,有点令人在意。简直就像在说,真有万一,自己死了也没关系——

    「鹿岛同学?」

    绫香发现了不对劲。小鸠的表情似乎冻结了。小鸠指著绫香背后。

    「那、那个……」

    绫香回头。

    「噗哞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噗,吼喔喔喔喔喔————!」

    牛头人。身体算是娇小的种类。但是——它充满让人恐惧的压迫感。

    金眼魔物。

    「噗哼吼喔喔喔喔——!」

    它向前冲了过来。

    「鹿岛同学,你快躲到我后方!尽量跑远一点!我来对付它!」

    「可、可是——」

    「放心!包在我身上!」

    「好、好!」

    绫香摆出对战架式。

    (我办得到吗?)

    她吸了一口气,调整呼吸,止住心里的颤抖。

    她以眼睛捕捉对方的行动。绫香回想祖母说过的话。

    『这招,最重要的就是时机和平常心!』

    小牛鬼逼近。接触——

    啪!

    「————————!」

    咚,铿铿铿铿铿!

    小牛鬼面部朝上,狠狠地陷入地面之中——

    「咳,呕……咳咳……!?」

    魔物口中吐出血沫。小牛鬼因为承受的冲击,无法动弹。

    「鬼枪流——」

    制伏小牛鬼的是十河绫香。

    「崩落十字……」

    练习武术之际,祖母要她使用招数时,发声喊出招式名称。祖母说这样才会加深意识。她仍维持当时的习惯。

    (成功了!)

    利用对方力量和气势反击的招式。大概比较接近合气道的逻辑吧?

    一开始,将枪插入对手的腋下一带,击垮支撑对手身体的「轴心」。

    紧接著,迅速扭转自己的身体冲入对方怀中。利用对方的气势,以枪为准轴,架住对方的身体,这么一来,最终阶段前的十字型就完成了。

    转动身体,形成十字旋转,将对手狠狠打入地面。

    这就是鬼枪流——「崩落十字」。

    绫香以阴森森的表情,俯瞰著魔物。

    以接近跨坐在对方身上的姿势。

    绫香反握长枪,以刃锋对准魔物。

    (杀了它……我得杀了它……)

    为了变得更强。

    绫香手臂用力。剎那间——

    「让开!十河————!」

    「咦?」

    身体被撞飞了。

    「呀啊!?」

    绫香跌坐在地上。

    桐原拓斗取代她,站在她刚才俯瞰小牛鬼的位置。

    桐原朝无法动弹的魔物伸出手臂。

    「【金色龙鸣波】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充满攻击性的金色光芒,消灭了小牛鬼。桐原呼吸急促地说:

    「这么一来——等级就有18了……!」

    绫香愕然望著眼前的光景。小鸠用颤抖的声音说:

    「十河同学……刚、刚才的……」

    桐原调整呼吸。过了一会儿,他呼出细细一口气。

    他望向绫香,用他平常那张冷酷的表情说:

    「让你协助我,辛苦你了。」

    「咦?」

    (协助……?)

    桐原看似无奈地吐了一口气。

    「刚才你差点就有危险了。可千万别松懈啊,十河!」

    桐原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去。

    他就这样直接离开了。

    「刚才那是什么情况……」

    小鸠目瞪口呆。似乎还无法处理混乱的脑袋。

    「垃圾!」

    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让两人吓了一跳。小鸠也惊讶地发出「咦」一声。

    高雄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附近了。

    「他真是垃圾呢!」

    绫香终于冷静下来,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简单来说,他刚刚横刀抢走了绫香的经验值。

    「……圣同学,你真敢说话呢。」

    「十河同学,你不在乎吗?」

    「我现在尽量不想在班上引起任何风波……我想,桐原同学也还没整理好心情,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事——」

    「你太天真了。你的想法要是那么天真,很快就会死于非命喔?」

    「……或许吧。」

    「我不太喜欢你那么天真的想法呢。」

    「……嗯。」

    「不过——」

    圣转过身去。

    「也不是对你一点好感都没有就是了。」

    圣留下一句让人不知如何解读的话,扬长而去。

    绫香稍后跟小鸠一起前往集合地点。

    途中,她们注意到远方天空有乌云聚集起来。

    (今后班上同学可能会为了争夺金眼而发生争执……希望我不要成为争端就好了……)

    十河绫香心中,也开始出现一片乌云密布的天空。

    □

    那天,亚莱昂接获一道消息。

    以大陆最北端为据点的大魔帝军队,开始正式朝南方前进了。

    因为大魔帝军队发动南征,使人称北方要塞的玛格纳王国引以为傲的巨大城池——通称「大誓壁」沦陷。

    大誓壁沦陷后,大魔帝的军队便停止往南前进。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侵略攻击的气息。

    但是,局势动荡的消息,瞬间传遍整座大陆,各国不得不立刻采取对策。

    十河绫香在结束森林训练后的第三天,才得知了这件事。

    ◇【三森灯河】◇

    逃脱生存机率为零的废弃遗迹。

    边晒著舒服的阳光,边稍事休息——是不可能的。

    『入口有一个只有定期前往遗迹的调查队明白的标记……那个标记从来不曾发生变化。』

    这是遭到废弃前,混帐女神所说的话。

    我防范周围,躲进柱子的阴影内。现在并没有看到监视用的设施和监视者的身影。

    我在脑内反刍女神说过的话。

    「定期前往遗迹的调查队」。

    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随时都在附近啰?

    确认没有人类的气息后,我决定去遗迹入口一带进行调查。

    但是,那里并没有任何异状。也没看到那个标记。

    「她好像说过那是『只有调查队明白的标记』……」

    也就是说,想要在标记上动手脚是有困难的。

    被他们发现我逃脱遗迹,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遗迹的门已经关起来了。

    走出外头的瞬间,遗迹大门以惊人的气势关了起来。有种被人家说「你快点滚出去!」的感觉。是因为我杀了太多魔物的关系吗?

    连逃脱时必须的金色宝石都来不及拿回来。我本来想,如果拿得回来,就把它拿去卖了换钱……只可惜,人生在世没那么顺利。

    入口附近是一大片看似废墟的风景。换言之,也可以说是深具文化遗产气息、饶富古趣的风景。像是在教科书上可以看到的古代遗迹。

    我迅速将附近调查过一次。遗迹地带似乎位于森林之中。

    我决定离开这里。

    逃脱遗迹时,已经道别过了。这里没我的事了。

    稍微走了一会儿,我发现了一条感觉有人在使用的道路。泥土表层脱落的道路。

    地面被踩踏得很坚固。是调查队使用的道路吗?

    如果是的话,还是别走这条路比较好。

    ——队长!路上有陌生的足迹!

    万一变成这样的情况就麻烦了,因此我决定走在跟道路有点距离的森林之中。

    「如果有个小池塘之类的地方,我好想洗洗身体啊……」

    虽然逃出遗迹了,但我该做的事还堆积如山。

    我打算将该做的事逐一解决,还有我在遗迹中养成习惯的自言自语问题也得改掉才行。接

    下来——

    「STATUS OPEN。」

    ~~~~~~~~~~~~~~~~~~~~

    【登河•三森】

    LV1789

    HP:+5367 Mp:+59037

    攻击:+5367 防御:+5367 体力:+5367

    速度:+5367 智慧:+5367

    【称号:E级勇者】

    ~~~~~~~~~~~~~~~~~~~~

    只有MP足足多了十倍之多。但是,我现在想确认的不是这个。

    我叫出技能项目。我想确认的是等级提升的两种技能。

    ~~~~~~~~~~~~~~~~~~~~

    【PARALYZE:LV3/消耗MP10/复数对象指定/任意解除/部位解除(头部)】

    【POISON:LV3/消耗MP10/复数对象指定/任意解除/非致死设定】

    ~~~~~~~~~~~~~~~~~~~~

    项目增加了。两种都追加了【任意解除】的项目。

    在遗迹内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必要解除的局面。

    因此,我并未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技能当时似乎无法任意解除。

    不过,现在可以依照我的意思解除技能了。

    如果附近有魔物的话,我等一下想尝试看看。

    另外还有【PARALYZE】的【部位解除(头部)】。

    我看向括弧内的「头部」两个字。

    我可以依照自己的意思,只解除头部的技能吗?让对方动弹不得却又想让其说话时好像很有用。

    接下来是【POISON】的【非致死设定】。

    简单来说,就是可以设定让对方处于中毒状态,但并不会致死。

    如果用电玩的方式来理解,就是把HP留下1点的感觉吗?

    这说不定很方便。但不是什么值得赞赏的用法就是了。

    「…………」

    如果可以赋予效果的话,这招将会是最适合用在混帐女神身上的技能。

    「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试看看【POISON】的追加能力。」

    我关掉活动状态显示,从皮囊里取出可乐。

    这瓶可乐是相当久之前的东西了。最后一口。我决定从遗迹生还时要用它来庆祝。我一口气乾了它。碳酸气泡当然早就没了。

    不过这浓厚的甜味,深深抚平了身心的疲劳……

    「呼!」

    我把空宝特瓶留下来。如果发现乾净的河川,可以用来装点水。

    我再次出发。

    应该思考的事有很多,但是先一件一件解决吧!

    全部放在一起想的话,思考会混乱。我不擅长多工处理。

    「接下来……」

    首先应该先寻找村庄或城镇。

    可以的话,我还想找间旅馆好好休息,也想整理一下衣物。我很想尽快换掉长袍底下的制服,原本世界的制服太显眼了。现在过度显眼并无意义。

    我也想知道自己身处的位置。这里还是亚莱昂王国境内吗?靠近中央吗?或者位于边境呢?又或者是在其他国家呢?若能弄到手的话,我还想要地图。

    现在的我,幸好还有在遗迹里获得的银币和宝石。不是身无分文,让人放心多了。只不过,我必须先知道银币和宝石的价值。得稍微把握一下物价之类的东西才行。

    大致上的资讯,召唤之后女神已经先说明给我们听了。

    但是,她并未说明细节部分。我认为有必要适当地确认一下。

    「再来是——」

    我朝肩上的皮囊一瞥。禁咒咒语书。还得搜集有关它的资讯才行。

    因为它说不定是可以用来对付女神的力量。

    「这么说来……」

    我有可能自己学会吗?只要请人教我上面所写的语言,我也能使用禁咒?

    还是说,能学会禁咒的人,有种族之类的限制?

    关于这点,我也想赶快弄清楚。还有——

    「真想要一把剑啊!」

    我喃喃自语。

    我的活动状态,除了MP之外都很低。现在的我是这样的想法。

    我唤起在遗迹内的记忆。

    后半几乎没有发生过体力耗竭的情况。连身体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腿部的疲劳也舒缓了。装行李的皮囊,里面的东西虽然增加了,感觉却比以前更加轻盈。因此,我认为补正值确实出现了效果。

    但是,噬魂魔和遗迹里的魔物一直认定我是个「弱者」。

    即使突破LVl000了,我在遗迹中仍是「最弱」的。

    说起来,我恐怕属于负责后卫的魔术师类型。

    并不是冲锋陷阵的战士类型。我心里想著这些事情,所以才会脱口而出——

    「真想要一把剑啊!」

    ——这样的话。

    「如果有个像盾牌角色一样的护卫,就安心多了……」

    释放状态异常技能之际,如果有一把可以保护背后的「剑」,我就可以放心地专注于发动技能。

    我在遗迹内活动时,尽量背靠著墙壁消除死角。只有在墙壁很多的遗迹内,才能用这个方式消除死角。但是在地面上,未必可行。

    将来,或许可以雇用几个武艺精湛的佣兵来对付女神。

    「或者自己组一支佣兵团之类的。」

    为了达成复仇的目的,我需要拟定更详细、更完美的对策。

    禁咒的力量还不清楚。托付太多希望在禁咒之上,太危险了。

    「要是我的状态异常技能对那个混帐女神有效,就可以更容易地完成复仇了,可是……世事没那么简单呢!」

    没办法。不可能所有事都顺心如意。反倒是我的情况,如果光看状态异常技能和皮囊的能力,甚至会觉得一切都太顺利了。

    「再来,要找时间看一下从大贤者那里获得的『禁术大全』里面写了什么——」

    有一股气息!我闭上嘴巴,提高警戒。感觉不到——杀气。

    但是,可以感受到攻击性。是魔物吗?

    我躲在树荫后面观察情况。

    「哔叽!」「哔叽!?」「哔叽叽叽!」「哔叽!」

    蓝色圆形半透明、弹性十足的生物。

    「那是——史莱姆吗?」

    大致数一下,有六只。

    史莱姆。在RPG中,一开场几乎都会出现的代表性魔物。

    大致上都被设定为能力较弱的魔物。

    感觉上一点也不厉害。也不像隐藏了什么能力的样子。

    这令我重新认识到,遗迹里的魔物真的强到非常惊人。

    「嗯?那些史莱姆身上好像没有金色的要素耶……」

    之前碰上的魔物,相当于眼球的部分多半是金色的。上半身像食虫植物的马,也有类似金色眼球的部位。例外的只有连眼球都看不到的火龙僵尸而已吧。总之,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并没有在那些史莱姆身上看见金色的要素。

    「…………」

    对方并没有注意到我。可能是现在没空吧!因为……

    「哔啾!」

    「哔叽……叽……!」

    「叽!」

    「啾咿!」

    「叽!」

    「哔!?哔哔哔~……」

    「叽!」

    「啾!?啾呜呜~……」

    它们发生了争执。不——不能称之为争执。比较像单方面的霸凌。

    一只体型比其他更娇小的史莱姆混在其中。它正遭到其他五只追赶攻击。小史莱姆以让人联想到恐惧的动作后退。

    ——住、住手啦~!

    我彷佛听见它这么说的声音。

    从气氛来看,这并不像一般的打闹。我决定暂时旁观。

    小史莱姆被压得扁扁的。似乎一直在低声下气道歉。

    我忍不住低声说道:

    「……那样不行啦。」

    我并不是说不可以向他人求助。但就算求助,帮手也未必会来。

    奋战吧!最值得依靠的,应该是自己的力量才对啊!

    「哔叽叽叽叽~……」

    小史莱姆的颜色愈来愈淡。应该说,愈来愈接近灰色……?

    其他史莱姆打算杀了同种族的它吗?

    跟遗迹的魔物比起来,它们的杀意非常难读取。

    可能因为它们是弱小的魔物吧?很难判断那是不是它们本身的杀意。

    ……不行了。

    就在我如此心想的时候。

    「哔叽叽叽叽叽叽叽机叽叽叽叽————!」

    被压扁、颜色变淡的史莱姆跳了起来。

    铿!喀!

    史莱姆互相撞击,发出硬质的声响。

    它们攻击时,似乎可以让身体的一部分硬化。

    「哔叽叽叽叽叽叽!哔嘎啊!」

    「哔叽!叽!」

    「哔叽叽叽叽叽——啾呜!?」

    但是,多个打一个。一对五。尝试反击的史莱姆,身体比其他史莱姆更娇小。

    「叽叽叽!叽!」

    「啾!?啾呜!?」

    它根本不可能赢。简单来说——

    「那样就好了。」

    我的嘴角,自然而然往上扬起。

    我拨开草丛,往史莱姆的方向走。我伸出手臂。

    「【PARALYZE】。」

    史莱姆们的动作停止。

    「叽、啾!?」

    混乱的气氛支配了那群史莱姆。

    「【POISON】。」

    我对那五只史莱姆使用【POISON】。

    那群史莱姆染上中毒的颜色。视线角落浮现半透明的【致死】显示。

    「所以,可以从这里改变设定吗?」

    我按了一下显示。喀嚓一声。

    【致死】显示切换成【非致死】。

    「立刻碰上可以试用的魔物,我还真是幸运呢!」

    史莱姆传来恐惧的感觉,是对死亡的恐惧吗?

    还是对我的恐惧呢?我无法确认他们是否对我有杀意。

    「哞,吼吼,吼,吼吼……!?」「噗,叽,叽……」

    我低头看著五只史莱姆。

    「呵呵……我太幼稚了,不该擅自闯入的,真抱歉。只不过——你们这么多只联手殴打一只明显比较弱小的同伴,这幅情景我看了心里不是很舒服呢……所以,为了满足我的感情,我才稍微出手捉弄你们一下。」

    复数对象指定。我按下五只里其中一只黄色血条旁边显示的【解除】。

    显示切换成【YES/NO】。我按下【YES】。

    这操作让五只史莱姆的麻痹都解除了。中毒也同时解除了。

    我收起笑容。

    「滚!」

    颜色变淡的史莱姆们边防范著我边向后爬。

    「啾,喔喔……喔喔……」「哔叽叽……」

    就像人拖著脚跟往后退的感觉。

    靠我的活动状态,能轻易击败这群史莱姆。我有这种信心。

    加上,它们因为中毒的效果,现在可能濒临死亡。只要轻轻一踩,就能消灭它们吧!

    五只史莱姆消失了踪影。只剩一只小史莱姆,我转向它。

    「看它们那样子,经验值应该也不是很高……而且万一是这家伙的家人,没先问它的意见就杀了也不太好……」

    家人对亲生的孩子产生杀意,是相当普通的事情。

    对以前的我而言,很「普通」就是了。

    我对小史莱姆说:

    「我现在就帮你解除让你不能动的『那个』……你之后要干嘛随便你。啊啊……我并没有想要杀你的意思,所以你放心吧。」

    可能是因为先前我感受到噬魂魔的想法之故吧?我会假设魔物听得懂,而对它们说话。实际上,它们听不听得懂,我就不知道了。

    我靠近小史莱姆,蹲下来。

    「我接下来会说一些自以为很了不起的话喔?」

    「哔叽?」

    它一点也不怕我。奇怪的家伙。

    「抱歉这么晚才过来帮你。只不过……你干得很好。在那种状况下选择反击,真是大快人心。」

    「哔咿!」

    「……等你能动之后,可别攻击我喔?」

    「哔!」

    我们的对话好像可以成立……不过也可能只是错觉吧。

    我解除【PARALYZE】。

    「哔!哔!哔!」

    嗯?颜色恢复了……

    史莱姆或许也一样只要等时间经过,生命力就会恢复。我站起身来。

    「再见,你要坚强地活著喔。」

    我又自以为了不起地说了一句,重新背好皮囊,背对史莱姆跨出脚步。

    总之,刚才成功试用了技能的新功能。虽然也有一些整理心情的意思在内,不过试用技能才是正题。还不赖,是一些可以使用的新功能。

    我已经离开史莱姆那件事的现场一段距离了吧?

    「……」

    后面一直有草丛晃动的声音跟著我。

    我回头一看,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刚才那只小史莱姆全身上下沾满树叶,跟上来了。

    我用指尖搔搔额头。

    「你不用回去伙伴身边吗?你的伙伴该不会只有那几只吧?」

    「哔叽叽叽……」

    史莱姆变扁了一些。好像有点垂头丧气的感觉?

    我又转身向前,再次踏出步伐。走了一段路之后,又停下脚步回头。

    「哔哔哔……」

    伤脑筋耶。

    「你打算就这样跟著我吗?」

    「……?」

    ——不行吗?

    可能是在遗迹里碰上的尽是魔物的关系吧?

    我大概可以知道对方的意思——好像是。

    「史莱姆是吗……」

    看起来不像凶暴的魔物……

    该怎么说才好呢?它并没有遗迹里的魔物那种「阴森」的感觉。

    要我说的话——就是疯狂的金色。它没有那种感觉。

    这世界也有并不危险的魔物吗?

    不……仔细想想,人类也一样。

    有桐原和小山田那样的人,也有十河和鹿岛那样的人。

    「话是这么说,可是带著魔物,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让我进乡镇或村庄……」

    「噗呜呜呜……」

    我可以感受到它非常沮丧。

    为什么这时候,过去的记忆会突然一闪而过呢?

    以前,我带了一只非常虚弱的猫去看兽医。

    没错——我记得同班的鹿岛小鸠好像也跟我在一起。

    脑海里突然浮现当时的记忆,是因为刚才想起鹿岛名字的关系吗?

    那之后,鹿岛把猫带回去养了。

    我婶婶对猫毛过敏。所以我家不能收留它。

    我把猫寄放在兽医那里,离开医院时,我看了猫的脸。猫看起来非常惶恐。

    ——谢谢你救了我。可是以后我该怎么办?

    不可思议地,我似乎听见它害怕的声音。

    猫脖子上没有项圈。应该是一只流浪猫。

    原来那只猫也是孤伶伶的啊。周围也没有担心地看著它的猫。

    它一直孤独地四处徘徊吗?

    我现在还记得,我对那只猫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亲切感。我知道理由。

    大概是因为那只猫跟现在的「我们」一样。

    「原来如此,你也——」

    是被群体排除在外的,孤独的存在。

    「跟我一样,是边缘人吗?」

    □

    鹿岛小鸠告诉我她收养了猫时,我衷心感谢她。

    几天后,我叫住鹿岛想跟她道谢。但是,她却尴尬地垂下视线离开了。她的反应并不是讨厌我——我是这么认为的。

    鹿岛是个内向害羞的女生。我从不曾看过她下课时间在教室跟男生说话的模样。所以她大概是不知道怎么应对吧?

    最后,我只好默默离开。

    说不定,她有一天会自己主动跟我说话。

    ——如果她不讨厌我的话。

    要是她讨厌我,那么事情就到此结束。

    但是,若她不讨厌我,我就没必要心急。

    人和人之间,没必要急著建立关系。

    慢慢来就好。

    叔叔和婶婶的建议,现在也确实在我的心里生根茁壮。

    ▽

    我坐在树荫下,啃著炸猪排口味点心。

    我确认皮囊的情况,发现它的功能复活了。因此决定休息一下,顺便用餐。

    旁边的史莱姆不停抖动著。

    它紧盯著扁平长方形的「那个」。

    炸猪排口味的点心。偶尔会让人很想吃的味道。我记得在原本的世界时,会定期买一些来吃。表面的面皮咬起来口感恰到好处。里面则有独特的弹力。我记得好像是鱼肉做的?

    表面淋上深咖啡色的酱汁。味道偏浓。咸咸的滋味中,带著微微的甜味。

    口感湿润、硬度适中。两者合一,令人难以抗拒。口腔内全被它酥脆又强烈的滋味占据。虽然份量并不多,但是莫名地令人感到满足。

    我灌入一口绿茶。嘴里变得清爽无比。

    「呼!」

    或许是走到地面上的关系吧?心理上也比较有食欲能好好享受这些食物。

    我看著手上的点心。只剩一口的份量。

    「……你要吃看看吗?」

    凡事都要试看看才知道。我将那口点心递给一脸稀罕地看著它的史莱姆。

    它身体一部分如突起物般伸了出来。

    「哔叽……?」

    「嗯?你问我可不可以吃吗?」

    史莱姆身体变成绿色——表示YES。

    「啊啊,当然可以。」

    我又往前递出点心。它突起的前端延伸,包住点心。

    点心往史莱姆的体内移动,逐渐融化在半透明的体内。

    哼嗯。原来是这样吃东西的啊!

    「啾咿咿咿~♪」

    这次变成淡粉红色。是开心的表现。似乎很合它的心意。

    我刚才利用史莱姆做了一个小实验。

    检验我们是否能沟通。

    我说的话,某种程度上,它似乎能够理解。

    而史莱姆也有方法能够表示它的想法。

    绿色是「肯定」。红色是「否定」。粉红色是「善意」或「开心」。

    现在知道的是这三种类。

    说不定还有其他的。不过现在这样就够了。

    这种魔物的感情表现,比我想像的还丰富。虽然我们没有共同的语言,而且它脸上也面无表情,却能清楚传达出它的想法。说不定还比人类容易理解。

    另外,史莱姆也是非常灵巧敏捷的魔物。

    只不过,魔物能不能进入城镇或村庄?

    这是现在最大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立刻露出解决的预兆。

    史莱姆的身体可以变得像绳子一样细长。

    只要把它缠在身体上,再穿上长袍,就看不出来了。

    「再来……只要城镇或村庄没有任何刻意察觉魔物气息的东西,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我又发现这个把它「安装」在我身体上的方法,还有另一个好处。

    我站起身来,指示史莱姆缠在我身上。

    变成绳子状的史莱姆从我脚上攀爬上来。上半身隔著衣物也能感受到它柔软的触感。有东西爬过脖子后面,感觉痒痒的。史莱姆露出脸来。

    「哔叽!」

    「你看得见后面吗?」

    「哔!」

    突起物伸向我的脸。前端变成「肯定」的绿色。

    「很好……」

    如果我背后有什么东西出现,这家伙会通知我。虽然只是一时应急的办法,但是好歹也算获得背后的「眼睛」。也可以暂时用这个办法来对应死角。

    「选你当伙伴,似乎是正确选择呢!」

    「哔叽♪」

    史莱姆恢复原状。我再次坐下。

    其实,我还有一件在意的事。

    我从皮囊里取出『禁术大全』,盘腿坐著翻开书页。

    史莱姆伸出突起处,偷看书页的内容。

    「我记得好像是在这一页附近——」

    我回溯先前在遗迹内快速翻页时的记忆。

    「有了!」

    ~~~~~~~~~~~~~~~~~~~~

    『魔物强化体系草案•实验结果』

    『制作魔物强化剂(进化促进剂)』

    『史莱姆→可』

    『第一实验,成功』

    『第二实验,成功』

    『第三实验,成功』

    『凶暴化等,对魔物的负面影响,现在还无法确认』

    ~~~~~~~~~~~~~~~~~~~~

    下面快速随手写了一行笔记。

    『我与史莱姆的关系变得比之前更加好了。我不能否定,我对它产生了感情。伤脑筋。我也因此开始喜欢上了史莱姆。』

    大贤者似乎变成了实验对象的俘虏。

    「不过居然有魔物强化剂这种东西啊?」

    有了这个,说不行就能大幅提升史莱姆的性能。我朝史莱姆一瞥。

    「这么说来,这些家伙有提升等级的概念吗……?」

    不管怎样,我也正好想验证看看。只不过,现在有些事情令我有些在意。

    大贤者「故意」研究了强化剂。仰赖强化剂增加魔物能力=魔物无法跟召唤勇者一样提升等级。

    也可以说是因为这样,才开发了强化剂。

    「只不过这个……如果拿来用在恶途的话,说不定是相当危险的研究耶……」

    我看著那一页发出低声呢喃。人类故意强化魔物,是吗?

    我似乎理解大贤者将这些内容归类为「禁术」的心情了。

    我仔细阅读书页,发现上头也写了可做为强化剂原料的材料。

    也写了哪里可以获得那些材料。只不过,当然都是没看过的地名。

    「如果在找寻看得懂禁咒的人途中,可以获得这些材料的话,就顺便弄到手吧!」

    接下来——

    「差不多该走了。」

    「哔!」

    「呃——」

    我正准备呼叫史莱姆,却说不出话来。

    「哔?」

    看来……还是取个名字比较好。

    它的叫声是「哔叽——!」,又圆滚滚的。

    「就叫哔叽丸吧。」

    「哔叽?」

    「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哔叽丸。我接受你提出异议,不过——」

    「哔机!」

    变化成绿色。

    「哔叽叽~♪」

    接下来变成粉红色。看来可以解释成它很开心。

    我拿起皮囊,收起『禁术大全』。

    里面还装著转移过来的食物被吃完后剩下的垃圾。

    考虑到气味的问题,我试著尽量清除掉沾附在垃圾上的污垢,但是……

    「嗅嗅!」

    或许是因为魔法道具的缘故吧?不可思议地,皮囊内一直都没有味道。从里头拿出来的『禁术大全』也没有沾上任何异味。虽说如此,若有机会,我还是想要其他袋子。也想把堆积的垃圾处理掉。

    『不可以乱丢垃圾喔?』

    婶婶总是这样教我。可以遵守的事情,我想好好遵守。

    「不知道婶婶过得好不好……」

    她人非常好,好到反而让人担心她。

    「她那么亲切温柔……一定会担心我吧……」

    △

    那是亲生父母失踪之后,我第一次见到叔叔和婶婶那天发生的事。

    婶婶紧紧抱住尚且年幼的我。她的双手和声音都在颤抖。

    一开始,我以为她在生气。

    酗酒又成天发脾气的父亲,双手也总是不停颤抖。

    开口就是叫喊怒骂的母亲,声音也总是在颤抖著。

    「没能注意到你,真是对不起!」

    婶婶向我道歉。

    刚开始,我无法理解婶婶在道歉什么。

    后来,我才明白那句话的意义。当我明白个中涵义时,我哭了。

    我是喜极而泣的。人在开心时,也会哭泣。

    对当时的我而言,第一次的经验令我非常讶异。

    ▽

    我扛著皮囊,将史莱姆——哔叽丸缠绕在身上,迈出脚步。

    目的地是城镇或村庄。

    「喂,哔叽丸。」

    哔叽丸扭动延伸,伸展到我肩膀附近。

    「哔?」

    「我打算做的事情,是个人的复仇。根据不同的看法,我的目的看起来可能很无聊,但是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目标……」

    人生受限于复仇很愚蠢。

    报了仇又能怎样?报了仇又剩下什么?

    为了复仇而活的人生,实在太逊了。复仇是错的。复仇毫无意义。

    或许有人会这么想。毕竟—

    拘泥于复仇的模样,有时只显得悲哀。

    执著于复仇的身影,有时只落得凄惨。

    但是,我还是要报仇!

    为了谁?不用说——当然是为了自己!

    为了让我服气。为了让我的感情,能够有个了结。

    什么「为了千万人的崇高理想」,去吃屎吧!

    从邪恶手中保护世界的救世勇者?

    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像另一个世界的东西,毫无关系。我的目的,归结于完全的自私。

    只不过,这场复仇也包含了正当的大义。

    由我为了我自己,执行只属于我的大义。

    如果接下来得到了伙伴,我会告诉对方,这是一场以复仇为目的的旅行。

    我决定将毫不犹豫、一点也不隐瞒地告诉对方。至于对方要留要走,端看他自己。

    「所以,这场旅行的目的是为了报仇。你接下来只是在配合我满足私心——这样可以吗?」

    「哔!」

    「如果你要走,就得趁现在喔?即使你现在就离开,我也不会有怨言。」

    「哔哔!」

    突起的部分,变成了否定的红色。

    「……你愿意陪我一起走上复仇之旅吗?」

    「哔!」

    肯定的绿色。

    「哼,这样吗?」

    我轻轻抚摸延伸到我脖子旁边的突起处,踏出下一步。

    「既然如此,那么——」

    两个废柴边缘人的旅行。

    「就请你多多指教了,我的搭档!」

    「哔叽!」

    身体颜色变得更加鲜艳的哔叽丸,发出轻快的叫声。

    我拨开小树枝,在森林中前进。

    『复仇不会产生任何结果。』

    「错了!」

    我并不是希望产生什么结果。

    我不会让复仇产生任何结果。

    「等我准备好了——会毫不留情地毁掉一切!」

    这是为了她所进行的复仇。

    混帐女神。

    「我一定会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