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上 §序章【精灵之母大精灵】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你柯帝

    录入:Andromeda(LK&TSDM ID:爱丽丝・莉泽)

    两千年前。大精灵之森阿哈鲁特海伦──

    「大家,听我说。」

    少女开口后,树群就振动起来,让这句话化为不可思议的回音传到森林之中。

    她背上长着六片结晶般的翅膀,一头秀发美得有如清澄湖水,眼瞳透着让人误认为是琥珀的光泽。

    尽管置身在森林之中,少女身上的翡翠色礼服却一尘不染。她正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大精灵,一切精灵的母亲──蕾诺。

    精灵是从传闻或传承之中诞生的种族。不同于人类,精灵并非是从母亲体内生下;然而诞生于这个世上的众多精灵皆以她为母亲。因为大精灵蕾诺就是从这种传闻与传承中诞生的精灵。

    「我决定要去德鲁佐盖多一趟了唷。虽然还不清楚魔王阿诺斯是不是在骗人,但我觉得值得一信。毕竟这样一来,说不定真的能结束这场战争。」

    树群就像哗然似的晃动。周遭弥漫起一阵薄雾。从薄雾之中,冒出一群有如小妖精般长着翅膀的少女。她们叫做蒂蒂,是一种喜欢恶作剧的精灵。

    「没问题?」

    「要去吗?」

    「蕾诺要去吗?」

    「回得来?回不来?」

    妖精们纷纷问道。

    「放心,我会好好回来的。魔王在这之前多的是机会消灭我,但他没有这么做──至少,他应该没有要消灭我的意思。」

    蕾诺飘浮着,在森林里贴着地面移动。

    「我不在的时候,别对误闯进来的人恶作剧过了头喔。」

    妖精们嗤嗤笑起。

    「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好呢?」

    「要恶作剧?还是不要恶作剧?」

    「要~」

    蕾诺不高兴地盯着露出无邪笑容的妖精们。

    「蒂蒂,我要生气喽。」

    语罢,妖精们就立正站好,用双手摀住嘴巴。

    「那我们就这么约好了喔。」

    即使蕾诺这么说完,蒂蒂们也还是不改姿势,浑身不停地颤抖。

    「就算假装被我吓倒也没用。」

    对于她的严厉斥责,蒂蒂们忙不迭地摇头。

    「不是的……」

    「蕾诺,不是的。」

    「来了。」

    「来了唷……」

    蕾诺不可思议地反问:

    「什么东西来了?」

    蒂蒂们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纷纷说道:

    「可怕的……」

    「可怕的来了……」

    「神明大人。」

    「可怕的神明大人……」

    「来了!」

    「来了唷!」

    蒂蒂们当场一哄而散。

    薄雾散去。不久之后,一名男人从森林树丛中走了出来。他的身材高挑,乍看下温文儒雅。宽松衣物的腰间缠着一条布带,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只不过,他散发出来的魔力明显超乎常轨。

    「嗨,我在找你喔,精灵之母大精灵蕾诺。」

    蕾诺戒备起来,朝他恶狠狠地看去。

    「你是谁?」

    「我是天父神诺司加里亚,是众神之父。今天来是带给你一个好消息的。」

    纵使看到蕾诺面露警戒,诺司加里亚也毫不在乎地说道:

    「我想生育新的神子。而你被选中作为产下新神子的母胎。恭喜你,蕾诺。如果是你的孩子,肯定会成为一尊优秀的神喔。」

    「……你突然跑来是在胡扯什么啊?」

    「哎呀?」

    诺司加里亚一脸讶异地看着蕾诺。

    「怎么了?你可以再高兴一点。是要生育神子唷。你将在这世上产下一个秩序喔。」

    「很遗憾,恕我拒绝。孩子我已经够多了。」

    「哈哈。」

    诺司加里亚冷笑起来。

    「这世上并没有这个选项。这是神的决定。」

    诺司加里亚缓缓走来。

    蕾诺在眼前举起手后,周遭的森林便朝诺司加里亚画起魔法阵。

    「阿哈鲁特海伦可是精灵的住所,哪怕是神族,也别想在这里为所欲为。」

    「不许反抗。神的决定乃是绝对的。」

    诺司加里亚踏出一步。

    在这一瞬间,森林里的树群仿佛拥有意识般扭动,将一切的树枝朝他伸去。前端化为尖刺的无数树枝,从全方位刺穿诺司加里亚。

    「请回吧,不知礼数的神族。否则,你的魔力将会一点也不留地变成养分喔?」

    「居然能伤到神,真是令人惊叹的力量,蕾诺。你果然很适合担任产下神子的母胎。」

    诺司加里亚弹了下手指。

    「秩序,服从我吧。神的命令乃是绝对的。」

    在他一声令下,树枝群便从诺司加里亚身上拔出,袭向本应是术者的蕾诺。

    「……咦……?」

    树枝群缠绕上来,束缚住她的四肢。

    「一切的魔法都是我的伙伴。好了,你就感到开心吧,蕾诺。」

    诺司加里亚笔直地注视着蕾诺,庄严地作出宣言。

    「我将授与你神子。」

    就在这时,上空落下一颗漆黑太阳──「狱炎歼灭炮jio gureizu」直接击中天父神。诺司加里亚冷眼看着焚烧自己的漆黑火焰。

    「不祥之火,平息吧。」

    诺司加里亚向魔法发出命令,然而「狱炎歼灭炮」却没有消失。

    「什么……?」

    「唔,很遗憾,我的魔法不喜欢别人命令它。」

    伴随着这句话自空中降落的是暴虐魔王阿诺斯•波鲁迪戈乌多。

    「神的命令乃是绝对的。不祥之火,平息吧。」

    诺司加里亚在话语中注入更加强大的魔力。仿佛听从神的命令,「狱炎歼灭炮」消灭得无影无踪。

    趁着这个破绽,着地的魔王阿诺斯以漆黑指尖贯穿了神的心脏。

    「别这么着急。就算你消灭了魔法又如何?」

    神血自阿诺斯的手上滴落。然而,天父神却不以为意地说道:

    「很遗憾,神是杀不死的。此乃秩序。」

    「我知道神族想重视秩序的心情,但你们没能正视现实呢。」

    魔王在诺司加里亚的体内画起魔法阵。

    「你就被自身的魔力消灭吧。」

    「魔咒坏死灭deguzuzegudo」──这是让魔力失控,最终导致死亡的诅咒。

    诺司加里亚身上浮现一道蛇形黑痣,紧接着那道黑痣就露出獠牙,为了啃食他而激烈地暴动起来。也就是神所具有的庞大魔力,正在消灭身为神的自己。

    啪答一声,诺司加里亚的右手掉落在地面上,并像是诅咒从伤口处慢慢侵蚀般逐渐开始腐烂。

    「哦?」

    诺司加里亚向后退开。

    「魔咒坏死灭」的魔法阵留在阿诺斯眼前。

    「我明白了。你就是暴虐魔王啊?正好。」

    「喔,这是什么意思?」

    诺司加里亚咧嘴一笑。

    「神已决定要消灭暴虐魔王。用来杀害你的秩序、将会杀掉你的神子,即将诞生。此乃无从逃避,由世界所制定的真理。」

    「原来如此。只不过,诺司加里亚,你将会在这之前死去喔。」

    阿诺斯这句话,惹得诺司加里亚一阵嘲笑。

    「不祥诅咒,平息吧。神的话语乃是──」

    剑光一闪。

    他的喉咙被砍出一道缺口,不断张合着嘴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锵的一声,响起魔剑收鞘之声。斩断诺司加里亚的是一名眼神冰冷的白发男子。他是魔王的右臂,同时也是魔族最强的剑士──辛•雷谷利亚。

    「即使是神的话语,要是说不出口也是无用武之地。」

    「…………呃……!」

    诺司加里亚不停地张合着嘴巴。

    辛手持着他的千剑之一,掠夺剑基里翁诺杰司。

    那是一把斩断喉咙就能夺走声音,斩断眼睛就能夺走视力,斩断心脏就能夺走性命的诅咒魔剑。就算治好喉咙的伤势,被掠夺剑夺走的声音也不会回来。

    「认为自己是真理而骄傲自满,是你们神族的坏毛病。差不多该记在你们所谓的秩序上了吧。在我面前就连神的真理也会毁灭。」

    阿诺斯一把抓住浮在空中的魔法阵,然后用力捏碎。

    「…………呃…………!」

    诺司加里亚的身躯就在转眼间腐朽风化,消失殆尽。就连神也无法匹敌的压倒性力量,让蕾诺茫然地望着眼前的光景。

    「好啦,精灵之母大精灵。我来听你的答复了。决定好了吗?」

    阿诺斯问道。

    蕾诺重新打起精神,在深呼吸之后回答道:

    「……我决定试着相信你……」

    「这真是太好了。」

    「我准备好了,马上就能出发喔?」

    「抱歉,还要等最后一人。在事情确定之前,你就先留在这里等吧。」

    「……我知道了。」

    「我派一个人担任护卫吧。前往德鲁佐盖多的路上危机四伏,而且还构筑了无法施展『转移gatomu』的反魔法结界。」

    阿诺斯转身朝当场跪地的辛说道:

    「你就照之前说好的,在蕾诺返回阿哈鲁特海伦之前担任她的护卫。她是客人,要尽可能满足她的要求。」

    「遵命。」

    「咦,等等,我才不需要什么护卫。」

    蕾诺连忙摇手婉拒。

    「你被神盯上了。祂们说不定还会再来,刚刚那家伙也说不定会复活。毕竟祂们可没这么容易就会消灭。」

    「或许是这样没错,可是要我说的话,这个人看起来很可怕耶?这种一板一眼的人,我不喜欢。」

    阿诺斯看着辛。一点也不亲切的冰冷表情。

    「也是呢。辛,笑吧。」

    「遵命。」

    辛摆出笑脸。应该是摆出了笑脸,但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

    「唔,笑得还不错。这样如何?」

    「……就算你问我,但我完全看不出他有在笑耶。」

    「咯哈哈,你这样还算是大精灵吗?更加地睁大魔眼,仔细瞧瞧吧。他的嘴角可是扬起了○•五公厘。」

    「…………」

    无法理解这种微妙的差异──蕾诺脸上写着这种表情。

    「懂了吗?那你们就好好相处吧。」

    「咦,等等──」

    当蕾诺如此出声喊住阿诺斯时,他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

    「…………」

    阿哈鲁特海伦弥漫起一阵尴尬的沉默。喜欢恶作剧的妖精蒂蒂,躲在树后担心地窥看着他们两人。

    「那个……」

    「是的。」

    「……接下来该怎么办?」

    「谨遵谕令。我奉命要服从于您。」

    蕾诺露出一脸困扰的表情。

    「……那么,我真的不需要护卫……能请你回去帮我向魔王这样转达吗?」

    「遵命。」

    辛连同剑鞘一起把剑递给蕾诺。

    「那个……怎么了?」

    「既然说留我无用,就请收下这颗首级。无法达成吾君之令,我也无颜苟活于世。」

    蕾诺一脸厌烦地扶额。

    「……别强人所难了。我是不会杀你的。」

    「遵命。」

    辛拔剑出鞘,将剑刃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只要您下令自戕,我就立刻照办。」

    「咦?你、你、你在说什么啊?就算你这样威胁我,我也不会听你的……」

    即使蕾诺这样怀疑他,辛的眼神也毫无一丝愧色,展现出不畏死亡的觉悟。

    「我、我知道了!真是的,我知道了啦!」

    「意思是?」

    「所以说,我不会再要你回去了,给我把剑收好!」

    「感谢您深谋远虑的命令。」

    蕾诺露出一脸困扰的表情。大概是觉得自己被麻烦的护卫缠上了吧。

    「……我虽然知道了,但你要安分守己喔。你可以任意使用这座森林。」

    「我明白了。」

    「总之,我就只帮你介绍一次环境。跟我来。」

    跑来偷看两人情况的蒂蒂们一哄而散,让出供他们通行的道路。跟在介绍森林的蕾诺背后,辛带着凶恶的眼神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