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话 新生活
    读完一本书时,从外面吹进来的风,味道不一样了。

    唔嗯,看样子,王都米德嘉似乎已经近在眉睫。

    马车经过整备得井然有序的街道,往目的地前进著。

    随后,映入我们眼帘的是那座宛如城堡的学园。

    银龙之门开启,马车进入校地。

    从入学考之后,这是我们第二次穿过学园大门吗……

    马车就这么停在城堡后方。

    「到了。那栋建筑物就是学生宿舍。」

    莉莉斯一下马车就立刻指著的方向,有石造的长条建筑物。

    红砖建造的五栋建筑物,每栋占地面积都远超过贵族府邸。

    「真大啊。」

    「是呀。这栋建筑物供所有学生使用。一部分的房间好像当作研究室,据说还有贩卖部。」

    建筑物分成五栋,恐怕是因为按照年级区分居住场所吧。

    根据我听到的说法,亚斯理亚魔术园采行一年级到五年级的五年级制。

    「亚伯人人,我要先暂时分头行动。我姑且是新进教师,听说必须逐一打招呼和提出教学计画才行。」

    「是吗?瞭解。」

    「是。那么回头见。」

    目送莉莉斯离开以后,我歇了一口气,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将视线转向在马车中『无声地』熟睡的泰德。

    严格来说,是这家伙的鼾声太吵,于是我消除了他的声音。

    「呼鼾鼾鼾鼾鼾鼾鼾!」

    真是够了。

    我一解除消音魔术,就传来如雷的鼾声。

    「火焰弹(fireball)。」

    我在空中变出拳头大小的火球。

    威力减弱到不会烧伤的程度,是尽我所能最大的温柔。

    我丢出用来叫人起床的火属性魔术,砸向泰德的脸。

    「好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泰德,到了。」

    「咦、咦咦!刚才有东西掉到我的脸上!」

    泰德到现在都还是一头雾水的表情。

    应用火属性魔术叫人起床的方法,在两百年前的时代还算普及,但到了现代似乎鲜为人知。

    「是梦。是作梦。来,我们走了。」

    「什、什么嘛,原来是梦……总觉得我好像作了很糟的梦。」

    泰德慌忙地从马车取下行李,跟在我后面。

    我们穿过位于学生宿舍入口描绘著妖精的门,就出现奇妙的魔力反应。

    是防范入侵者的措施之类的吗?

    唔嗯,似乎没有直接的害处。

    我一开门,就看到报到处有一名穿著笔挺白袍的女子。

    「是新生对吧。可以借用一点时间吗?」

    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

    这名教师是替考生施加防御魔术的魔术师。

    「我的名字是菲蒂雅。是这间一年级生栋的负责人。」

    唔嗯,这个叫菲蒂雅的教师,身为魔术师的实力虽然不过尔尔,但个性似乎相当克己自制。

    菲蒂雅那经过彻底锻炼的肉体,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就的。

    她恐怕是从日常就累积训练吧。

    虽然并不是因为那个理由,不过我还是对这名女教师表达一定程度的敬意吧。

    「首先发给你们学园指定的衣物。」

    菲蒂雅这么说完,将装有衣物的透明袋子递给我们。

    看样子,袋子里装的是学园指定的制服。

    「原则上,在宿舍中没有服装限制。但只要踏出宿舍一步就绝对要穿上制服。」

    之后菲蒂雅也向我们说明学园的规则。

    然而──

    我感兴趣的是眼前的制服,更胜于繁琐的学园规则。

    「这件制服……有刻印对吧。」

    「对,没错。真亏你看得出来。应该施加了《耐魔》、《耐污》的刻印才对。」

    我就省略详细说明,总之刻印魔术是黑眼魔术师的擅长领域。

    简单来说,就是能够提升物体的性质。

    如果灰眼魔术师是让生物『强化』、『变化』的专家,那么黑眼魔术师就是灰眼魔术师的物质版。

    「恕我失礼,请问刻印是哪位负责的?」

    「我记得是交给学园指定的业者……你对本校制服有什么不满吗?」

    「不。并不是那样……」

    当然是说谎。其实我有不满。

    因为对非专门的菲蒂雅说也没用,所以我才没说,这件制服使用的素材固然是一级品,施加的刻印评为三流都还太客气。

    看样子,在两百年后魔术衰退的这个世界,似乎连赋予魔术的水准都下降了。

    唉,真是糟蹋难得的优质素材。

    之后得重新施加刻印才行。

    「那么,你们一年级的房间在二楼。在柜台领取钥匙之后,在明天的入学典礼之前可以各自自由活动。顺便一提,我推荐地下设立的训练健身房。」

    原来如此。

    菲蒂雅的肉体比起一流魔术师也毫不逊色的原因,真要说起来是兴趣的成分比较大吧。

    在我生活的两百年前,世界也是这样。

    总是关注自己身体的灰眼魔术师,大多是沉迷『肌力训练』的人。

    「唉呀~该怎么说,她感觉好像是很严厉的人~虽然我觉得是美女,但我想应该是不怎么受异性欢迎的类型。」

    泰德侧眼看著菲蒂雅的背影,低声说了那种话。

    喂,泰德。

    你啊,那种事别在本人完全离开以前说比较好喔。

    我总觉得刚才菲蒂雅的脚步一瞬间停住。

    泰德的指谪或许说中本人的心事。

    ~~~~~~~~~~~~

    一年级生栋二楼,二三八号室。

    门前挂著『二三八』门牌的边间就是我的房间。

    「喔喔喔,总觉得师父的房间是不是比我的还大?」

    「嗯嗯?会吗?」

    「是。果然因为是边间吧。一定是师父成绩优良,所以待遇从优啦!」

    虽然泰德这么说,但我觉得和原本住习惯的家相比,果然还是缩水了几分。

    不过,抱怨学园分配的东西也无济于事,从自己能做的事做起吧。

    「师父,你在做什么?」

    「嗯嗯?问我做什么……看不出来吗?是刻印。」

    我从透明袋子取出制服,将魔力集中在指尖确认布料的感觉。

    「请问,刻印是指什么?」

    「……真亏你这样还能通过入学考。」

    唔,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泰德面前使用黑眼系统的魔术,所以情有可原吗?

    就算如此,我想泰德你也差不多该关注一下自己擅长系统以外的魔术了。

    「确认一下,你知道各种眼的特性对吧?」

    「那当然!灼眼是火!碧眼是水!翠眼是风!灰眼是辅助!黑眼是……创造?」

    「是生产。主要是提高道具的效果,在衣服施加魔术之类的,有这些运用方式。然后,刻印是黑眼系统的魔术之中,最广泛应用的重要魔术。」

    「原来是这样吗!」

    在物体施加刻印的技术,总称为『赋予魔术』。

    虽然赋予魔术师没有直接的战斗能力,但优秀的赋予魔术师长期不足,是队伍不可或缺的『幕后功臣』。

    「刻印具有增强、转变物体性质的效果。例如剑施加刻印就会变锐利,盾施加刻印就会提高耐久度。」

    当然,拥有《琥珀眼》的我拥有全魔术适性,身为赋予魔术师也相当了得。

    在两百年前的时代,想预约请我施加刻印的人要等上五十年。

    只不过,那些预约在我转生到两百年后的世界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对不起那些预约者。

    「你跟不上我说的进度对吧。」

    「咦!?没有,我很认真听喔!只是无法理解而已!」

    呼,这对泰德稍嫌艰深吗?

    如果希望这家伙理解,实际示范会比说明理论快吧。

    「泰德,你的制服要不要也弄一下刻印?我帮你重新施加。」

    「咦咦咦咦!可以吗!?」

    「可以。今天特别破例。」

    当然,我这个人并没有好心到会完全出于善意帮别人施加刻印。

    刻印有个缺点,愈精致的刻印,要消除就愈费时。

    从以前魔术的世界就有『刻印三倍算』这句话。

    这句话是比喻消抹刻印比施加刻印困难三倍、费时三倍。

    也就是说,虽然对泰德很不好意思,但我在自己的制服施加刻印之前,想要白老鼠练习。

    ~~~~~~~~~~~~

    从那之后过了三十分钟。

    呼,看来我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似乎是因为素材本来就很好,意外迅速正确地施加了刻印。

    「这样就好了。你穿穿看。泰德。」

    这件衣服使用了纺织成丝线状的狮鹫之翼,『狮鹫之翼』从以前就以耐魔术攻击闻名。

    过去无法大量生产这种材料,只有一部分贵族使用,但是以现代技术就能够廉价生产吧。

    「喔喔──!感觉很棒!身体彷佛一口气变轻了!」

    是吗?那真是再好不过。

    当然,我在泰德的制服施加的刻印,配合这座学园降低了水准。

    施加过于正式的刻印似乎会很招摇。

    「那么,我就赶快穿上这件制服,去进行馒头外交。」

    「馒头外交?那是什么?」

    「就是这个。这个。」

    泰德这么说完,取出了兰格瓦特领名产(?)『雪球馒头』。

    「我要去分送给邻居。这样肯定就可以交到一百个朋友!」

    泰德只留下这句话就砰的一声开门,离开我的房间。

    真是够了。这家伙还是一样吵闹。

    一百个朋友吗?

    虽然听起来像是异想天开的目标,不过如果是不计较任何得失的泰德,或许意外能够达成。

    至少,这时不知道这所学园悲惨现状的我,还抱持这种想法。

    ~~~~~~~~~~~~

    在那之后──

    我顺利结束自己制服的刻印作业,在房间里吐一口气。

    似乎是因为很久没使用赋予魔术,身体疲惫不堪。

    赋予刻印的作业,无形之中比普通的魔术更需要集中力。

    好,去睡吧。

    反正到明天开学典礼以前似乎都无事可做。

    这间朝南的房间日照良好,感觉很适合睡午觉。

    我从衣橱取出枕头,随后──

    「别闹了!你到底要侮辱我们到什么地步才甘心!」

    走廊突然传来某人的叫骂声。

    是谁?是哪个家伙妨碍人家睡眠?

    虽然我也考虑过无视叫骂声照睡不误,但那些男生的唾骂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我来到走廊一探究竟,在那里看到了熟面孔。

    「居、屈然说侮辱……讲得真难听!我只是想交朋友……」

    嗯嗯?泰德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泰德双手抱满装著『雪球馒头』的纸袋,显然很困惑的样子。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

    泰德的『馒头外交』似乎彻底失败了。

    「嗄啊啊啊?梦话等睡著再说吧,乡下贵族!」

    「谁要和你这种散发水沟味的家伙当『朋友』?你说啊!?」

    对泰德破口大骂的四名男学生,恐怕和我们同年级。

    「你这骯脏的毒河鲈!不要和我们穿相同的制服!」

    嗯嗯?这些家伙在说什么?

    以前我在书上看过──

    毐河鲈是主要在都心河川暴增的外来种淡水鱼。

    据说原本是引进作为食用的鱼,但是部分无知的人将活生生的个体放流到河川。

    毒河鲈的麻烦之处,在于旺盛的食欲和繁殖力。

    这种鱼什么都吃。水生昆虫,小鱼、贝类、藻类,还会猎食别种鱼的卵和幼鱼。

    那导致这个国家的河川生态大乱,最近似乎受到关注,成了不小的社会问题。

    「总、总之希望你们吃一个看看。这是我故乡引以为傲的滋味……」

    「住口!臭死了!外来种!」

    一名男学生甩开手。

    失去平衡的泰德松开双手抱著的纸袋,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这种垃圾!不能放进嘴里,看我的!」

    接著男学生采取的行动,让我说不出话来。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踹飞了装著食物的纸袋。

    馒头从纸袋洒出来,在走廊滚了一地。

    真是够了。做得真过分。

    在这个时代,父母没有从小就教导他们的小孩『不可以糟蹋食物』吗?

    「呜哇啊啊啊!我、我的馒头──!」

    泰德目睹在走廊愈滚愈远的馒头,抱头懊恼。

    难得准备的馒头泡汤了,泰德似乎相当伤心,陷入恐慌状态。

    果然该出面制止吗?

    我思考著是否该助泰德一臂之力,就在这时──

    「既然你那么坚持,我就拿一个吧。」

    在馒头滚去的方向,站著一名眼熟的茜色头发少女。

    她的名字是艾莉莎。

    自从入学考以后,她就和我有著匪浅的关系。

    久别重逢的艾莉莎穿著学园指定的制服,百褶裙在她身上显得十分亮眼。

    艾莉莎捡起滚过去的馒头,像小鸟啄食一样吃了一小口。

    「唔唔嗯──马马虎虎,差不多七十分吧。虽然不难吃,但希望可以再多一点当地特色。」

    呼~虽然一阵子没见,她好像还是老样子。

    这个叫艾莉莎的女人只论外表无懈可击,美中不足的是嘴巴很坏。

    「恶恶恶恶恶!?这个女人竟然吃了掉在地上的东西喔!?」

    「真不敢相信!再粗俗也该有个限度!就是这样我才讨厌外来种!」

    那些男学生目睹艾莉莎突兀的行动,大呼小叫起来。

    问题来了,究竟是哪一边才粗俗呢?

    艾莉莎会吃掉落在地面的食物,八成有尽她所能鼓励泰德的意图在吧。

    真没办法。

    其实我想避免卷入麻烦事,但再继续置之不理,难保不会演变成更麻烦的结果。

    先不论泰德,性急的艾莉莎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你们两个,到此为止了。」

    「嗄啊啊?你想怎样?」

    我上前想劝解,那些男学生同时将视线转向我。

    但是,随后──

    才和我对上视线,一名男学生就咧嘴喷笑。

    「诶诶,应该说,你们看啊!这家伙的眼睛!」

    「啊哈哈哈!这是真的假的?今年的外部生居然有不会使用魔术的劣等眼吗!」

    是吗?

    我记得莉莉斯之前说过──

    据说这座亚斯理亚魔术学园存在两种学生,一种是从『预校』直升的『内部生』,一种是像我这样从外部考进来的『外部生』。

    原来如此,我懂先前那段话他们在说什么了。

    这些男学生所说的『毒河鲈』,是对我们『外部生』的蔑称吧。

    「喂!说话啊!说句话如何?没用的劣等眼……」

    「不许批评师父──────!」

    呶喔!喂喂喂,泰德~

    枉费我想要打圆场,你破坏我的好事做什么?

    只见泰德尽全力运用他小小的身体,朝一名内部生使出头槌。

    「呜哈!」

    唉呀~这下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泰德虽然没有魔术才能,但由我来评价身体能力算是『不错』。

    吃了泰德头槌的内部生,似乎完全倒地不起。

    「可恶!动手!」

    泰德的鲁莽行动点燃了导火线。

    那些内部生高高扬起拳头,朝泰德扑过去。

    随后发生异变。

    「呜啊!」「嘿噗!」「呶啊!」

    是我在泰德的制服施加的《刻印》发动了吧。

    碰到泰德制服的内部生接二连三地摔飞出去。

    「不、不妙喔!这家伙!」

    「喂喂喂,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不是泰德做的喔。

    这些家伙会摔飞出去,是我在泰德制服施加的『刻印』所致。

    我敢断言,泰德的制服上施加的『刻印』十分平凡。

    只是加了极为简朴的《物理反射》刻印而已,但是对付原本程度就很低的内部生似乎效果卓著。

    「可恶!暂时撤退!」

    多么浅显易懂的临走放话。

    糊里糊涂地受到伤害的内部生离开我们身边。

    不过,真是惊讶。

    万万没想到,这所学园学生的程度,居然低到会输给我施加的一个简易《刻印》。

    竟然有这种事。

    程度实在低到令人心生恐惧。

    「师、师父!我什么都没做,对方就摔飞出去了!我是不是很厉害!难道是我体内蕴藏的力量终于觉醒了吗!」

    并没有觉醒。

    你也一样,程度再低也该有个限度。

    「等一下!橡实!你的制服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之中,能够发觉刻印效果的,顶多只有艾莉莎吗?

    不过话说回来,「橡实」是在称呼泰德吗?

    泰德体型矮胖浑圆,的确和橡实有几分神似,但我总觉得那称呼和毒河鲈差不多等级喔。

    「咦,我的制服怎么了吗!」

    「真不敢相信。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精致的刻印……!」

    「这个那么厉害吗?」

    「可不是是厉害而已!施加的刻印数量非比寻常……!究竟是委托了哪个赋予魔术师!?」

    该说真不愧是火之勇者玛丽亚的子孙吗?

    看样子艾莉莎似乎也精通黑眼系统的魔术。

    伤脑筋了。

    如果被她知道那是我赋予的刻印,总觉得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没办法。

    我不想才刚入学就太招摇,现在应该尽可能隐瞒资讯吧。

    我用眼神示意泰德『不要说是我赋予的』。

    泰德似乎发觉我在打暗号,轻轻地点头。

    「当然是师父喔!看样子师父在赋予魔术的造诣也是一流……」

    「走了。你这个笨蛋。」

    「呣唔……呣唔……!」

    呼,期待泰德会识相的我是个笨蛋。

    但是,关于赋予魔术,我也有该反省的部分。

    我以为已经配合学生程度大幅降低水准了,结果还是受到注目。

    我的『普通』在这个世界『并不普通』──这一点要再次牢记在心。

    今后,为了过平稳的学园生活,配合周围的程度行动很重要吧。

    「亚伯……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转身离开时,好像听到背后传来艾莉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