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话 王都观光
    那天是我进入学园之后,第一次可以好好休息的放假。

    至今虽然也放过好几次假,但是我都忙著搞定生活环境,没有余裕喘口气。

    难得的假日。

    我也想久违地窝在自己房间看书,但不巧的是今天已经有约。

    『问你喔,下次放假,要不要出门看看?我想答谢你教我功课。』

    我想起在图书馆艾莉莎对我说过的话。

    今天约好要请艾莉莎带我参观王都。

    艾莉莎说她知道很多美食。

    而且还有旧书店之类的。

    不管怎样,前往都会中心、接触这个时代最新的文化,将会是很好的经验吧。

    可是,有一个问题。

    亚斯理亚魔术学园规定,学生外出之际必须填写规定的『外出单』。

    据说基本上都会同意,但也常常会发生「碰到刁难人的老师值班的日子就拿不到外出许可」的案例。

    「亚伯大人,怎么了吗?」

    就在我边走边祈祷不要那么倒楣的时候,有熟人叫住我。

    「……莉莉斯,你在做什么?」

    只见莉莉斯坐在放置于校门旁边的椅子,俨然一副闲著没事做的样子看书。

    「我负责监视学生是否擅自外出。」

    「原来如此。原来是那么回事吗?」

    那样正好。

    如果是对我反感的老师值班,有可能会拿不到外出许可。

    尤其如果是那个叫什么坎特的体育老师值班,我有心理准备迎接最糟情况,既然是莉莉斯就没问题吧。

    「收下这个。」

    「……外出单吗?还真是稀奇。」

    「是啊。我有事要去街上一趟。」

    是我想太多吗?

    我感觉到收下外出单的莉莉斯,好像稍微浮现了觉得不是滋味的表情。

    「……说到这个,我先前也收到同样的申请,是和亚伯大人同班、名叫艾莉莎的人。」

    嗯嗯?是怎么了?

    今天莉莉斯的态度和平常有点不一样。

    具体而言,总觉得这好像是第一次从莉莉斯口中听到我以外的学生话题。

    让我瞧瞧。

    好像很有趣,就稍微调侃她一下吧。

    「原来是那样吗?那还真巧。」

    「亚伯大人要和那位艾莉莎出门吗?」

    「不知道。你说呢?」

    「……亚伯大人,可以请你过来这边一下吗?」

    接著莉莉斯采取的行动吓了我一跳。

    莉莉斯不知为何,唐突地将我拖进校门前的树木后面。

    「喂,你到底要做……」

    「亚伯大人……恕我失礼。」

    我正要问,莉莉斯就忽然吻上来堵住我的嘴。

    在我口中,淡淡甜香扩散开来。

    「呼啊……嗯啾……亚伯大人……」

    呼,这个女人的字典里面没有TPO(时间、地点、场合)这个词吗?

    我应该谆谆告诫过,在学校中不可以干这种事才对。

    我们拥有男女关系这件事,是尚未透露给任何人知道的最高机密。

    当然,今后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这是因为──

    现在我们的关系是老师和学生。

    万一周遭的人知道我们拥有男女关系,有可能会演变成麻烦事。

    「诶,你看那个。在那里的人不是莉莉斯老师吗?」

    「真的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唉,马上就陷入不乐见的情况。

    虽然躲在树木后面,但并没有完全遮住我们的身影。

    起了疑心的女学生们发出脚步声,走近我们旁边。

    莉莉斯迟了些发觉女学生接近,仓皇移开嘴唇。

    「亚伯同学,我说过好几次了吧。外出之际记得事前申请。听好,我从之前就觉得你缺乏身为亚斯理亚魔术学园学生的自觉。说起来亚斯理亚魔术学园继承传统……」

    真是够了。

    真亏这个女人在情急之下能够瞎掰得这么顺口。

    真要说起来,我认为缺乏学园教师自觉的人,是突然对学生出手的你才对喔。

    「什么嘛,原来是说教吗?」

    「等一下,你以为是在做什么?不过,老实说我也有点期待就是了。」

    之后──

    以为我只是单纯受到口头警告的女学生,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折返离开。

    「你在想什么?突然做那种事。」

    唉,就算是我,也吓得心惊胆寒。

    这次因为及早发现才逃过一劫,假如时机再晚一点,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吧。

    「非常抱歉。我突然想和亚伯大人亲密肢体接触。」

    你讲得还真是脸不红气不喘。

    这时我思考起来。

    为什么莉莉斯会突然吻我?

    唉呀,就算我前世再怎么缺乏恋爱经验,也没有迟钝到现在还找不出再案。

    恐怕是莉莉斯知道我要和艾莉莎外出,因此吃醋了吧。

    「先说好,并不是嫉妒喔。」

    莉莉斯似乎察觉我的想法,唐突地先发制人。

    「怎么?嫉妒吗?」

    「不是嫉妒。」

    「真稀奇。总觉得很久没看到你心生动摇了。」

    「总、总而言之,外出申请核准了,外出请小心安全。」

    莉莉斯只说了这些话就转过身去,逃也似地离开我身边。

    呼~

    这下发现了她意外的弱点。

    平常表情从容自在的莉莉斯,对于我认为她嫉妒这件事似乎产生了近乎异样的羞耻心。

    不知道为什么──

    我这时竟然不小心稍微觉得莉莉斯『可爱』。

    ~~~~~~~~~~~~

    我顺利离开学园,慢慢地走在沿著河川的道路。

    唔嗯~

    距离碰面时间似乎还很充裕。

    我边散步顺便欣赏街上景色,朝著王都的中心走去。

    我们所在的西区除了亚斯理亚魔术学园以外,还有许多研究机关和学园。

    因此,不时会看到学生的身影。

    有同学园的学生,也有学生身穿完全没看过的制服。

    我漫不经心地侧眼看著他们,走向中央地区。

    穿过带著宛如青金石般蓝色的石版路,就是指定为碰面地点的钟塔。

    我看看~

    时问接近十一点吗?我稍微太早到了。

    不过,约定碰面的对象似乎比我更早到。

    「抱歉,让你久等了吗?」

    我拨开人群前进,目标人物就在那里。

    虽然她和平常一样穿著制服,只是背景多了钟塔,看起来氛围就不一样了。

    以这个女人的情况,就因为外表不是普通地好看,不管身在那里都美得像幅画,这点令人火大。

    「不,我才刚到,但是……」

    「但是?」

    「我有点惊讶。因为我作梦都没想到会从亚伯嘴里听到『抱歉』这种话。」

    唉,这丫头嘴巴还是一样坏。

    这个女人到底把我想成什么了?

    「来,我们走吧。今天我来当护花使者带领你。」

    呼,护花使者是吧。

    我自己都觉得必须依靠这种小丫头实在惭愧。

    可是,我也想要趁早前往王都的中心,学习这个时代的最尖端文化。

    虽然不知道艾莉莎这家伙是基于什么想法邀我外出,现在就利用她的好意吧。

    「首先是……对了,难得过来,要不要看过这座钟塔再走?里面是瞭望台喔。」

    「好。无妨。」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座钟塔叫作『鲁温纪念钟塔』。

    不确定究竟是纪念什么而建造。

    在两百年前我那个时代,既没看过也没听过这个名字。

    「问你喔,亚伯,你知道吗?听说这座钟塔,在今天这种晴朗的日子看得到王都全景。」

    我将像小孩子一样讲得兴高采烈的艾莉莎抛在后头,并爬上钟塔里的狭窄阶梯。

    走楼梯走到一半,我看到了有些意思的机械。

    原来如此。

    这个挺有趣的。

    眼前是这座钟塔的巨大时钟内部。

    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齿轮排列,擒纵叉不断摆动。

    巨大机械时钟的构造精巧而规律,具有好像能够让人看上好几个小时的神奇魅力。

    「你看!今天连海都看得见!」

    走在稍前方的艾莉莎从钟塔的小窗往外窥看并这么说。

    唔嗯,似乎因为今天是标准的早春日子,天候很好,海看起来格外鲜明。

    漂浮在海上的是船……不对。

    「那个是什么?」

    「咦?那个是指那艘蒸气船吗?亚伯不知道蒸气船吗?」

    「蒸气船是指用魔石燃料航海的那个吗?」

    蒸气船从烟囱吐出像云朵一样的浓烟,在海上行驶。

    从这个距离也看得很清楚,可见蒸气船相当大吧。

    除此之外,我还问了艾莉莎大大小小各种事物。

    艾莉莎说了各种情报,为我解答。

    唔嗯,有艾莉莎在果然稍微有点帮助。

    虽然大半事物都已透过书本具备知识,实际亲眼看果然还是感慨万千。

    今天一天似乎能够见识到各种事物。

    ~~~~~~~~~~~~

    我和艾莉莎两人走在整备完善的王都。

    但是,真惊人啊~

    别看我这样,我自认已经学过不少这个时代的新文化。

    然而,实际上又是如何?

    这条街仍然充满了『不太清楚的东西』。

    最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眼前这家店吧。

    「这是什么店?」

    我产生好奇心,问走在旁边的艾莉莎。

    在那里的是发出喀喳喀喳吵杂声响的神秘店家。

    聚集的客层囊括男女老幼,有学生也有老人家。

    「唔嗯~该怎么说明才好……据说是世间称为『游艺场(电子游乐场)』的场所。」

    「游艺场?是做什么的场所?」

    「闲著没事做的人,为了消磨时间、浪费金钱的店。」

    那个神秘店家是怎么回事?

    刚才的说明反而令我稍微感兴趣起来了。

    现代和两百年前相比,就魔术师水准这层意义而言虽然衰退,但似乎特别在『娱乐』方面显著发展。

    恐怕是因为长久维持和平时代,导致众人的兴趣从『战斗』转移到『消遣』的结果吧。

    「难得过来,要不要稍微逛逛再走?」

    「喔,好呀。老实说,我也很少来这种场所。」

    我们穿过自动门,进入游艺场。

    里面该怎么说呢~笼罩在独特的气氛之中。

    这里是和外界阻绝的空间,虽然也有纸牌、下棋这类我所熟悉的桌上竞技,但其中散发出压倒性存在感的,就是最里面的那样东西。

    不断喀喳喀喳发出巨大声响的奇异道具。

    以前,我在书上看过。

    那大概是称为『柏青嫂』的游戏机。

    角子机的玩法如下──

    首先,客人向庄家购买代币当作筹码,投入机器。

    角子机会以一定机率中大奖,增加代币。

    据说这个代币似乎可以兑换现金。

    我不太瞭解这种心理,不过客人会为了『或许』会增加的代币投注大笔金钱。

    在我旁边的骷髅仿造品忽然咔嗒咔嗒地说起话来。

    「同学注意,前面的回胴式机台,未成年不能玩。使用那边的全年龄向机台吧。」

    谢谢你这么鸡婆──我这么心想的同时,瞥向角子机区。

    客人彷佛被什么附身般,痴迷地玩著角子机。

    究竟是什么驱使著在这里的人呢?

    总之,那是即使感兴趣也不可以瞭解的世界。

    「该怎么说,真是惊人的世界。」

    「是啊。感觉是完全未知的文化。」

    我们朝著骷髅仿造品指著的方向移动。

    打开手动门,进入隔壁区。

    这边的气氛大不相同。

    和五光十色的角子机区不一样,整体气氛轻松,灯光明亮充足。

    「诶!你看!那里有好玩的东西!」

    艾莉莎一边这么说道一边所指著的东西,同样是形状奇妙的机台。

    那是四方形的透明箱。

    上半部有名为夹爪、宛如龙爪的机械手臂。

    唔嗯,这个机台以前也在某本书上看过。

    印象中,这个机台是名为『抓物机』的游戏机。

    「哇~你看你看,有『迷你怪兽』的玩偶!我很喜欢这个系列!」

    在众多机台之中,艾莉莎特别感兴趣的是Q版怪兽玩偶。

    嗯嗯?

    仔细一看,这个玩偶似曾相识。

    「迷你怪兽是什么?」

    我一问,艾莉莎就一副『就等你问这个!』的样子开始解说。

    「迷你怪兽是将相传过去曾存在这个世界的传说魔兽角色化的产物。数量总计两百种以上!据说最近以都心的年轻人为中心逐渐走红。」

    「原来如此。原来是那样。」

    难怪我会觉得那个模样很眼熟。

    装在这个透明柜里面的怪兽,尽是我以前战斗过的家伙。

    「我喜欢的毫无疑问是这个叫作迦米斯的角色。虽然就算说客套话,外表都不是女孩子会兴奋尖叫的类型,但我想正是这种家伙战斗才强。」

    原来如此。

    这很像是最喜欢『强者』的艾莉莎会有的意见。

    「确实是那样没错。迦米斯是强敌。」

    拥有狮头蛇身的迦米斯,是由于地底涌出的魔素失控,宛如变异般的怪物。

    它的全长约五公尺。

    虽说普通,它也算是巨大的魔兽。

    迦米斯最棘手的,是它喷出特殊吐息的性质。

    它的吐息具有将一切有机物变成石头的特性,一般冒险者无法应付,于是派出我所属的勇者队伍。

    那时候真是惨烈。

    我们赶到时,迦米斯已经将三座村庄变成石头。

    「虽然石化吐息很棘手,但活用风魔术总算勉强讨伐成功。只是之后为了拯救村民,得开发『解石魔术』,累坏我了。」

    我和艾莉莎对上眼。

    唔嗯,我居然这么大意。

    讲述过去战斗过的『强敌』时会不小心变得滔滔不绝,是我从以前就有的坏习惯之一。

    毕竟在前世的我心目中,『战斗』可以说是最大的娱乐也不为过。

    人类在讲述快乐记忆时,都会比平常多话吧。

    艾莉莎冷不防噗哧笑出来。

    「原来亚伯也会开那种玩笑。总觉得很意外。」

    「……喔,还好啦。」

    虽然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现在就当成玩笑话带过吧。

    艾莉莎看著透明柜子另一边的迦米斯叹气。

    「我是不是很奇怪呢?明明还有其他这么多更可爱的怪物。」

    呼,原来艾莉莎也会说这种青春期少女会说的话。

    事实上,『烦恼自己和周围的人不一样』,是艾莉莎这个年纪的人多数的共通烦恼吧。

    「我觉得很普通喔。比外表更重要的是各自内在的『本质』。」

    「也对。说得也是。」

    艾莉莎似乎很中意我的话,连连点头如捣蒜。

    虽然其实迦米斯没有这么可爱就是了。

    这个透明柜之中的迦米斯玩偶经过适度Q版化,设计成比较容易亲近的造型。

    「唉……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协调的身体曲线紧紧抓住我的心不放。」

    之后艾莉莎也不害羞地翘著屁股,直盯著迦米斯玩偶看。

    伤脑筋。

    我觉得你对自己的抢眼外表再多一点自觉比较好喔?

    似乎受到艾莉莎毫无防备的模样吸引,我感觉到周围男子的视线开始集中过来。

    「你想要那个玩偶吗?」

    「咦!」

    艾莉莎似乎被我说中心事,明显动摇。

    真没办法。

    就赶快拿一拿离开这里吧。

    我从制服口袋中取出皮包。

    「是、是很想要没错……但不可能啦!不可能用这么小的夹爪抓起那么大的玩偶!」

    艾莉莎的话有几分道理。

    这个装著『迷你怪兽』的机台似乎小有人气,有被人玩过几次的迹象。

    里面的玩偶有几具倒下。

    但是,似乎没有半个人抓到。

    该不会──我起了疑心,发动解析眼,分析这台游戏机的构造。

    果不其然。

    这个机台似乎从一开始就无意让玩家拿到玩偶。

    夹爪的力量设定为最低,似乎不管花再多钱都很难抓到。

    而且夹爪的操作性也故意设定得很差。

    这样做生意也太黑心。

    我放心了。这样我也可以毫无顾忌地动手。

    「不懂的家伙才会说那种话。化不可能为可能,就是我们魔术师的工作吧。」

    我并不是要偷玩偶。

    而是老实地将指定金额的硬币投入机台。

    发动赋予魔术──《握力强化》。

    之后只要操作摇杆,将夹爪的位置移动到迦米斯上方就好。

    喀啷。叩咚叩咚叩咚。

    我轻而易举地获得玩偶。

    跨越两百年时光和迦米斯的再战,意外平淡地落幕。

    「拿去。你想要的是这家伙吧。」

    「咦……?」

    艾莉莎收下玩偶,接下来一段时间,她都一副『百思不解』的样子,困惑不已。

    最后,她用手中的玩偶遮住脸的下半部分,好不容易终于打破沉默开口:

    「……我、我就姑且收下了。我会好好珍惜的。」

    顺利取得玩偶的我们离开游艺场。

    不知道为什么──

    从那之后,艾莉莎完全不肯和我对上眼,气氛变得莫名生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