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话 古代魔术研究会
    之后──

    我在席格尔的推荐下,前往中央广场角落摊位的一角。

    「你看。那边那个女生。」

    在那里的是撑著阳伞、坐在桌前椅子看书的一名少女。

    唔嗯。

    仔细观察,会发现这幅光景很诡异。

    周围的人都避开少女移动著。

    人们无不避免让『理应在那里的她』进入视线范围。

    结果,在人群密度很高的中央广场,只有她开设的摊位周围,呈现彷佛清场过的状态。

    「这幅景象很不可思议吧?大家都怕她,怕冰之女王。」

    「冰之女王?」

    「对。从预校直升的人,没有人不知道诺艾儿的名字。她拥有压倒性的实力,绝对不与他人为伍。

    谁都没看过她笑的样子,因此她被取了个外号,也就是『冰之女王』。我想搞不好亚伯同学会跟她合得来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有那种原委吗?

    的确,看得出她的实力在水准低落的现代魔术师之中算很好了。

    依我估计,少女的力量与艾莉莎同等,或是略胜一筹。

    既然她拥有那等力量,就算会觉得学园生活无趣也情有可原吧。

    「就这样,我该走了。希望你和她处得来。」

    席格尔离开后,我试著接触传闻中的『冰之女王』。

    原来如此。

    我重新近看发现,她是相当高水准的美少女。

    眼睛颜色是擅长水属性魔法的碧眼。

    她的外号之所以会被取为『冰之女王』,也有一部分是源自眼睛的颜色吧。

    问题来了。

    虽然我顺利走到摊位前,但关键的『冰之女王』本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埋首于书中世界,给人『心不在焉』的感觉。

    在她的桌上,聊胜于无地摆著『古代魔术研究会』的告示牌。

    唔嗯。

    古代魔术研究会吗?从名字看不出具体的活动内容。

    其他研究会都积极招生,相形之下,这边一副毫无干劲的样子。

    「喂~」

    因为她完全没反应,我试著呼唤她。

    「怎样?」

    诺艾儿从书本旁探出视线说道。

    「我对你所属的研究会有兴趣。来听说明。」

    我起初也考虑要客气一点说话,但仔细看,发现诺艾儿的制服颜色和我们一样都代表一年级生。

    对同年级的学生不需要特地使用尊称吧。

    「嗯。那么,解开这个。」

    诺艾儿这么说完,朝我递出了描绘著复杂图案的小盒子。

    哦,迷宫回路吗?

    她还真是拿出了令人相当怀念的东西啊。

    迷宫回路──是用来解析复杂魔术构文能力的工具。

    这个嘛,简单来说,就类似运用了魔术的『智慧环』。

    只要理解描绘的魔术构文,将魔力输入正确路径,就能打开盒子。

    唔嗯,让我瞧瞧。

    这盒子讲究成这样,可见不是市售品。

    恐怕是她制作的原创迷宫回路吧。

    「你看,我解开了喔。」

    我递出解开后的盒子,诺艾儿彷佛看到难以置信的景象,一瞬间瞠大眼睛。

    「……难道坏了?」

    「不可能吧。是我解开的。」

    我这么断言,但当事人诺艾儿依然一脸怀疑。

    「骗人。不管解得再快,应该都要花上一个小时才对。」

    唉,真是够了。

    居然说这种程度的问题要花一个小时,也太小看我了。

    但是,这道题目以学生创作而言设计得很好。

    至少,如果换成泰德,我想就算他花一辈子也解不开。

    「总之,得遵守约定。」

    「……好。我带路。」

    诺艾儿这么说,并拿起立放在桌上的阳伞。

    呼,这种多云的日子还撑阳伞,可见她相当怕阳光。

    「跟我来。」

    「好。」

    我就这样顺利通过诺艾儿的测验,由她带路前往叫什么古代魔术研究会的研究室。

    ~~~~~~~~~~~~

    明明还是白天,那个地方却可说完全照不到阳光。

    由诺艾儿带路前往的目的地位于学园地下,是我第一次进入的区域。

    【一般学生禁止进入】。

    我从先前就在意得不得了的,是以一定的间隔设置的告示牌。

    这里的管制相当森严。

    我不清楚禁止一般学生进入的意图是什么,至少感觉并不是可以未经许可擅自进入的地方。

    「喂,真的是往这边对吧?」

    「…………」

    我姑且问问,但诺艾儿没有答覆。

    相对地,她似乎微微点了头。

    「这里。」

    诺艾儿这么说完,唐突地在走廊正中央停下脚步。

    唔嗯。

    这还真是古典的机关。

    前方似乎是暗门。

    「在那里等著。」

    诺艾儿这么告知,并从制服口袋中取出闪耀发光的石头。

    我定睛仔细观察,发现诺艾儿取出的石头似乎暗藏玄机。

    诺艾儿伸出细痩的手,将作为钥匙的石头嵌进一旁的石像。

    喀嚓!

    下一瞬间──

    当石头嵌进石像时,从墙壁深处传来解锁的声音。

    在我待过的两百年前的时代,也存在许多这类机关。

    这类道具称为『钥石』,在部分贵族及权贵商人之间很常用。

    「……这里就是我的研究室。」

    在暗门之中等待我的,是收藏了上千册书籍的房间。

    这房间要称为学生用的研究室太大,要当成图书室又稍嫌太小,就是这种感觉。

    「好像没看到其他学生?」

    「没有其他学生。这个研究会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参加。」

    原来如此。

    假如先前诺艾儿提供的『迷宫回路』是她设计的『入会测验』,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没有其他会员。

    因为是我才能够解开迷宫回路,轻松通过那个测验,凭一般学生的程度是不可能解开的吧。

    研究室虽然狭窄却整理得井井有条,令人颇有好感。

    「哦呀,这本书是……?」

    我随手拿起书架的书,在这时发觉耐人寻味的事实。

    还真是年代久远。

    看书上的发行日可以得知,这是距今近五十年前发行的书籍。

    我感到疑惑而试著察看,果然没错。

    这排书架的书全都是距今五十年以前发行的书籍。尽是街上的书店没看过的东西。

    「最古老的书是距今一百年前……没有比这更古老的书吗?」

    搞不好会发现我待过的两百年前的时代的书。

    我本来怀抱那种期待,但诺艾儿接著说出的话语,粉碎了我的希望。

    「没有。更古老的魔术书,大部分都在一百年前的《大灾厄》中烧毁了。」

    接著,诺艾儿为我说明《大灾厄》。

    那是距今两百年前以上的往事。

    以风之勇者罗伊为首的《伟大四贤者》,打倒支配这个世界的《黄昏魔王》,为世界带来和平。

    这个嘛,到这里为止的事情我也很清楚。

    问题发生在从那之后过不到一年的时间。

    为了『该如何分配』魔王统治的领土,人类之间发生战争。

    这场战争长达一百年,造成众多牺牲者。

    多么惭愧的事情。

    据说在这场战争牺牲的人数,远比在《黄昏魔王》统治下牺牲的人还要多。

    漫长的战争导致众人身心倶疲。

    在那样的时代,诞生了《反魔术》的理念,相当于现代《AMO》前身的组织。

    他们憎恨魔术,为了从这个世界消灭魔术,千方百计地努力过。

    具体而言,就是试图烧光全世界的魔术书,让这个世界的魔法技术衰退。

    「但是,这也太奇妙了。明明发生过那么重大的事件,为什么世人绝口不提?」

    「……事情很简单。因为这个世界的掌权者之中很多人抱持《反魔术》的理念。提及焚书一事成为一项禁忌。」

    「…………」

    听到这里,我怀抱多时的一个疑问得到答案。

    我本来以为,这个世界魔术衰退的理由在于『魔道具』,但似乎不只因为那样。

    事到如今,不必说明也知道,为了魔术的发展,将卓越的魔导书流传到后世是不可或缺的。

    既然怀抱恶意的人不断烧掉过去的魔导书,也难怪现代的魔术会衰退。

    「现代的魔术堕落了。这个研究会的目的,是学习曾存在于太古时代的优秀魔术。」

    真是精神可嘉。

    活在这个时代的人,大多都没发觉现代的魔术衰退。

    光是发觉这点,就表示这个女人以魔术师来说具有优越的才能吧。

    「……不笑我吗?」

    「为什么需要笑?」

    「因为……其他人都说,使用魔道具的现代魔术比较方便……」

    原来如此。

    专门研究古代魔术的诺艾儿,恐怕至今都被其他魔术师当成『怪胎』,过得很局促吧。

    魔道具的确很方便。

    说到现代魔术是否比古代魔术差,无法一概而论地断言其优劣。

    无论是谁都能够藉其统一使用相同魔术的魔道具,也有方便的一面。

    「我不会笑你。不管是哪方面,我都没有瞧不起他人努力的嗜好。」

    「……你这个人真不可思议。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亚伯。」

    「这是这房间的钥匙。如果方便,希望你明天也过来。」

    这时,诺艾儿取出了先前她进房间时使用的钥石。

    唔嗯。

    我本来没有意愿参加研究会,却不小心顺水推舟地答应了麻烦的请求啊。

    但是,我心中这时不存在拒绝的选项。

    毕竟不管怎么说,这里有许多坊间书店绝对看不到的稀有书。

    虽然不晓得明天是否也能来,等我心血来潮时再来这个房间吧。

    ~~~~~~~~~~~~

    另一方面,时间回到亚伯他们参加招生活动的稍早前。

    这里是学生聚集的王都西区、一家藏身于幽静巷弄的咖啡厅。

    茜色头发的少女艾莉莎,在点餐柜台领取咖啡之后等待友人入座。

    这里是艾莉莎喜欢的咖啡厅。

    本来在王都担任宫廷厨师的女人,退休后出于兴趣开了这家店,至于生意如何,就算以客套话来说,也称不上兴隆。

    但是,因为能够以实惠的价格品尝到品质实在的甜点,在部分女学生之间成为『行家才知道的名店』。

    「让你久等了,艾莉同学~!」

    以托盘端著各式各样甜点出现在艾莉莎面前的人,是同班的黑发黑眼少女由香里。

    她们两人都是外部生,很多地方谈得来吧。

    自从日前体育课举行的『狩猎』之后,由香里似乎与艾莉莎打成一片。

    「奇怪?艾莉同学,你没点甜点吗?」

    入座的由香里感到十分不对劲。

    就由香里所知,艾莉莎的胃堪称无底洞。

    尤其是『甜食』,艾莉莎会将以同为女生看来有点令人担心的量都吃个精光。

    但是,现在是怎样?

    艾莉莎的托盘上只有一杯连砂糖都没放的咖啡,一点都不见她平常的旺盛食欲。

    「听我说,由香里……其实呢,我有事想找你商量……」

    「呃……是什么事呢?」

    平常开朗好胜的艾莉莎很少会这样。

    因为艾莉莎反常地以凝重的语调开口,由香里不自觉绷紧神经。

    「我不小心看到了……」

    「咦……?」

    「亚伯……和女人亲吻……被我不小心看到了……」

    接著艾莉莎向由香里说明日前目击的光景。

    事情的发端要回溯到几天前。

    那天,艾莉莎打著王都观光的名目,与亚伯进行了梦寐以求的第一次约会。

    但是,艾莉莎无上幸福的片刻时光并不长久。

    艾莉莎在因缘巧合之下造访亚伯的房间,不小心目击了亚伯与成年女子接吻的场景。

    艾莉莎很快就认出来,对方是名为莉莉斯的女老师。

    虽然莉莉斯到学园上任的时日尚浅,但她拥有的『天仙美貌』在转瞬间打响了知名度。

    「……原来如此。发生过那种事吗?」

    也难怪艾莉莎旺盛的食欲会衰退。

    她对同班的亚伯这名少年抱持好感,是由香里早就隐约察觉到的事情。

    「诶,由香里……亚伯和莉莉斯老师果然正在交往吗?」

    艾莉莎这么问道,眼眸隐藏著难以抹灭的悲伤神色。

    不想再继续看到朋友不安的表情。

    由香里这么心想,决定趁早在艾莉莎面前揭开真相。

    「不要紧!艾莉同学不必担心!因为亚伯同学与莉莉斯老师是亲姊弟!」

    「…………什么?」

    听到这番话的艾莉莎由于过于混乱,头脑转不过来。

    获知了冲击的资讯,令她头上浮现了特大的问号。

    「啊!艾莉同学果然不知道对吧。据说在我们一年级生之间还满有名的喔。因为两人就各种意义而言都很醒目。」

    「但、但是你不觉得那样不正常吗?明明是亲姊弟……会在晚上到房间单独见面,亲亲亲、亲吻吗?」

    实际现场目睹的艾莉莎无法释怀。

    她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当天晚上两人的接吻,不像是家人之间的亲昵表现。

    「唔嗯~我想这部分每个家庭不一样,如果是感情很好的家人,或许会很普通地亲吻吧?」

    这时,由香里误会了一件事。

    就是她以为艾莉莎所说的『亲吻』,顶多只是轻轻吻脸颊。

    但是,实际上并不是那样。

    在由香里心中,存在「亲姊弟不可能会变成男女关系吧」的成见。

    (就是说吧……家人之间就算亲吻也不奇怪对吧!)

    然而……

    艾莉莎当然不知道由香里误会了。

    得知两人是姊弟,艾莉莎完全恢复以往的精神。

    「嘻嘿嘿,一安心之后肚子就突然饿了起来。」

    「如果不嫌弃,要不要吃我的蛋糕?我想我们会吃很多,连艾莉同学的份都点好了。」

    「真的吗!?可以吗!?」

    艾莉莎听到能吃最爱的蛋糕,眼神闪闪发亮。

    「今天吃个过瘾吧!艾莉同学推荐这家店的哪款蛋糕呢?」

    「唔唔──嗯,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个人绝对推荐草莓,但一般公认好吃的好像是巧克力类。据店长所言,本月──」

    艾莉莎以严肃表情讲述推荐的蛋糕。

    结果,艾莉莎将最爱的蛋糕吃个精光的时候,已经完全打起精神。

    (艾莉同学……加油喔!)

    倘若可以,由香里希望见证艾莉莎的恋情开花结果的瞬间。

    经过这次的事,她决心要暗中守望艾莉莎的恋情。

    ~~~~~~~~~~~~

    艾莉莎在喜欢的咖啡厅大快朵颐地享用最爱的蛋糕,另一方面,同一时间──

    (唔嗯~把我整惨了。)

    泰德从高年级生的猛攻中解脱,筋疲力尽地回到宿舍。

    泰德的书包里面,装著高年级生半强迫塞入的大量招生传单。

    他在新生之中体格特别好,在运动类研究会的高年级生之间非常抢手。

    「唷,好久不见了,泰德。」

    冷不防从某处传来呼唤他名字的声音。

    那道声音在泰德心中特别怀念、特别耳熟。

    「哥、哥哥!?」

    突如其来从宿舍后方出现的人,是泰德的亲哥哥巴斯。

    久别重逢,巴斯的脸颊变得格外消瘦,一看就很不健康的模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哥哥不是生病休学了吗!?」

    泰德至今也好几次想去跟在学园里的哥哥打招呼。

    然而……

    巴斯以身体欠佳为由暂时没上学,且失去音信,不肯在泰德面前现身。

    「那种事不重要。话说泰德,你已经决定要加入哪个研究会了吗?」

    「没、没有。还没。」

    「呵呵呵,那太好了。如何,泰德?你要不要也参加我们的『魔术扑灭研究会』?」

    「魔、魔术扑灭?那是什么?」

    泰德一问,巴斯就提高嗓门诉说起来。

    「问得好!我们『魔术扑灭研究会』,是守护世界和平的超法规组织!要消灭这个世界猖獗的邪恶魔术,恢复世界的秩序!为了这个目的,会员日夜都抱著必死的决心持续活动!」

    泰德听到巴斯的话,怀抱起不明所以的恐惧感。

    的确。的确──

    巴斯从小时候就有些固执己见与神经质的部分。

    但是与泰德久别重逢的巴斯,跟他从小就相处的哥哥不像是同一个人。

    他简直像是被什么附身一样,性情大变。

    「哥、哥哥,虽然很抱歉,但我目前向师父学习魔术……不能加入哥哥所属的研究会。」

    「师父……呵呵,是那个叫什么亚伯的平民吗?」

    泰德一点头,巴斯就紧紧地咬著自己的嘴唇。

    这是巴斯从小就有的习惯。

    每当碰到问题不顺心,巴斯就有咬自己嘴唇的习惯。

    然而──

    泰德从来不曾看过巴斯将嘴唇用力咬到血流如注的模样。

    「你真烦!你就那么重视那个劣等眼吗!」

    「呜哇!」

    情绪激动的巴斯将泰德整个人狠狠推开。

    失去平衡的泰德一屁股跌坐在地,包包里面的东西散落了出来。

    「你仔细想清楚了。我这个亲哥哥的话,与只不过是平民的劣等眼的话,你该听哪一边才对?」

    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那个正经的哥哥会变了一个人?

    泰德面对判若两人的哥哥,一筹莫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