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话 VS反魔术组织
    那么,早上的课和平常一样无聊。

    「也就是说,魔术式的追加构文,是指在当作基础的基本魔术代入新建构的式子,藉此扩张性能的技术……」

    站在讲台上讲课的人,是年纪迈入三十后半的圆鼻子老师。

    唉~

    但是,这名老师上课太无趣,实在受不了。

    我从以前就觉得,这名老师似乎认定飞快说明并甩掉学生,就是高水准的授课。

    同学一如往常,为了抄笔记跟上进度,拚命振笔疾书。

    这幅光景实在很没效率。

    上课的本质在于理解题目、从中学习,并不是用来抄笔记。

    然而──

    在和平常一样无趣的课堂中,唯有一件我在意的事。

    唔嗯。

    说到这个,泰德这家伙,从今天早上就没看到人。

    那家伙会迟到还真罕见。

    起初我以为他『身体欠佳』,但如果是那样,情况就不对劲。

    就我的记忆,泰德在这两年不曾感冒过。

    那个优点只有健壮的泰德,会突然因为身体不适而缺席课堂吗?

    真没办法。

    虽然我不是很有意愿,就去泰德的房间探望情况吧。

    「失礼了。可以发言吗?」

    「什么事,Mr.亚伯?又想妨碍我上课吗?」

    唉,真希望老师可以不要莫名其妙找我碴。

    这名老师似乎对我怀恨在心,有时会突然考我难度很高的问题(只不过,是以这个时代的学生程度而言)。

    因为每次我都稀松平常地提出正确解答,惹得这名老师更加恨我,造成恶性循环。

    「我身体不舒服,想离开一下……」

    圆鼻子老师听到我的话,一副『逮到机会了』的态度,从鼻子发出哼的一声。

    「Mr.亚伯,很遗憾,我的课不允许中途早退。如果你身体不舒服,至少得提出专属医师的诊断书才行。」

    唉,原来这年头还有这么罕见的傲慢老师。

    为什么要设定这种无意义的规矩,这么做究竟有什么好处?

    「Sit down, please. 虽然一度受到打扰,我们继续上课喔。」

    没办法。

    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动粗,但目前状况不容许选择手段。

    既然我不能离席,那么请这个男人退场就好。

    我将视线转向眼前的老师,尽可能手下留情地射出杀气。

    「啊嘎──!」

    呼,看样子好像顺利成功了。

    圆鼻子老师接收到我的杀气,在讲台上蹲下,似乎无法自由活动身体。

    「是、是怎样?这是怎么回事──!?」

    圆鼻子老师露出一头雾水的表情,看似困惑不已。

    不仅是人类,自然界中许多生物,都存在『面临恐怖之际,身体会僵住不动』的习性。

    这是因为遭遇捕食者时,静止不动的生存率会比较高。

    我打算利用这个习性,不著痕迹地迫使这个男人离开教室。

    「老师,怎么了吗?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我在这个时机停止放出杀气,若无其事地拋出问题。

    虽然仅仅一时,这名老师承受了我的杀气。

    短时间内要正常上课很困难吧。

    「唔呜,手脚抖个不停,头也很痛,不舒服到了极点……」

    老师将手放在讲桌取得平衡,好不容易才站起来。

    虽然他看起来身体相当不舒服,但实际上应该没问题才对。

    毕竟只是稍微承受了杀气而已。

    他只要躺一下,立刻就会恢复了吧。

    「各位同学!我身体不适,上课中断!自习了!自习!」

    呼,真是够了。

    竟然有这么自我中心的老师。

    这个男人不允许学生中途离席,自己却大方早退。

    但是,这样就没有人妨碍我离席了。

    我观望时机一段时间之后,离开教室。

    「亚伯同学,他的身体还好吗……?」

    「怎么办?我之后去探望他好了~」

    我一离开教室,部分女同学就这么大声讨论。

    真是够了。

    因为用稍嫌强硬的方法早退,似乎受到奇妙的注目。

    泰德啊,你这次欠了我很大的人情喔。

    ~~~~~~~~~~~~

    上课早退后,我率先前往一年级住的宿舍二楼。

    这阵子,泰德似乎被高年级生带著到处跑,参加了多场体验会。

    泰德或许是累积了疲劳,正在床上呼呼大睡。

    「泰德,我要进去了。」

    我敲门,但没有人回应。

    其实,此时我就已经发觉泰德不在房间里。

    嗯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玄关还摆著泰德平常穿的学生鞋。

    房间的衣架上,也挂著我施加了赋予魔术的学生服。

    唔嗯。

    这下不妙了。

    看这个样子,恐怕泰德从昨晚就没回宿舍。

    他是在参加说明会的途中被卷入了什么事件吗?

    这十分有可能。

    泰德从小就过于精力充沛,经常招惹麻烦。

    真没办法。

    虽然我不太擅长探测魔力,但还是先试著搜寻泰德的气息看看吧。

    我延展体内的魔力,在身体周围形成魔力薄膜。

    我逐步扩大魔力薄膜,建构探测生物气息的感应器──这是探测魔力的基本技术。

    但是,这项探测魔力技术有几项缺点。

    一度对外放出的魔力再也无法收回体内,因此探测范围愈广,疲劳感就愈强烈。

    如果是在我全盛时期,甚至可以搜寻十公里外的生物气息,但以现在的小孩子身体,顶多全盛期的五分之一就是极限。

    「……找到了。」

    我搜寻学园内片刻,确认到了疑似泰德的魔力气息。

    泰德似乎被独自留在树上。

    从他动弹不得这点研判,是有什么理由导致下不来吧。

    唉。

    这个男人还是老样子,需要人照顾。

    顺利找到泰德的所在之处后,我马上去探视泰德的情况。

    ~~~~~~~~~~~~

    嗯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抵达目的地,等待我的是始料未及的奇妙光景。

    「呼嘎啊啊啊!呼嘎嘎嘎嘎嘎嘎嘎啊啊啊啊啊啊!」

    包住泰德身体的物体是『蜘蛛丝』吗?

    泰德全身缠著蜘蛛丝,状态宛如『蓑衣虫』,他看似一边使劲摆动身体,一边大声吼叫。

    真没办法。

    不管怎样,首先得帮泰德剥除蜘蛛丝才行。

    「风列刃!」

    我使用魔术,在泰德周围变出微弱的风刃。

    唔嗯,我有点惊讶。

    这些蜘蛛丝显然不是自然产生。

    蜘蛛丝透过魔力大幅提高强度,凡庸魔术师使用的魔术无法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然而──

    我使用的魔术当然不在其列。

    我施加『强化锋利度』的追加构文,硬得像钢铁的蜘蛛丝随即伴随喀哩声遭到削除。

    「是、是师父吗!?得、得救了~!」

    泰德从树上掉落,重重跌坐在地,看到我后似乎松了一口气。

    「泰德,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不管怎么想,这些蜘蛛丝都不可能出自一介学生之手。

    在我以前的时代,能够生成这种强力丝线的人,顶多只有高等的魔兽,不然就是上级魔族。

    「大事不好了!哥哥他、哥哥他……」

    「怎样?巴斯怎么了吗?」

    我很在意这件事。之前我与巴斯重逢时,他已经有了『反魔术』的理念,变得判若两人。

    假如这次的事件与巴斯有关,总觉得事情会变得更麻烦。

    然而──

    泰德接著说出的话语,冲击程度远超过我的预想。

    「他、他被怪物附身了~!」

    嗯嗯?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人类被怪物附身?这种事就连我待过的两百年前的时代都没听过。

    然而──

    泰德不是会说没意义谎话的人,这点我最清楚。

    所以我暂且先问泰德详细情况。

    ~~~~~~~~~~~~

    另一方面,同一时间──

    这里是设立于亚斯理亚魔术学园地下的『秘密图书馆』。

    获得学园特别赋予图书馆使用权的诺艾儿,今天也沉浸在她最喜欢的读书时光。

    (亚伯……今天也会来吗……?)

    最近烙印在诺艾儿脑中挥之不去的身影,是她在招生活动遇见的亚伯这名少年。

    具有压倒性的才能的人,有时会疏远他人。

    诺艾儿从儿时就交不到称得上朋友的朋友。

    但是,亚伯不一样。

    总觉得只有亚伯不是把诺艾儿当成《伟大四贤者》的子孙,而是当成一般人对待。

    一回过神来,诺艾儿已经一天到晚都在想著亚伯。

    轧轧轧轧──!

    突然,冷不防地响起了图书馆门扉开启的声音。

    「亚伯!」

    诺艾儿满怀期待地前往入口,但等在那里的是令她惊讶的光景。

    「哦……你就是传闻的『冰之女王』吗?」

    突如其来闯进秘密图书馆的人,是她没见过的金发男子。

    就诺艾儿所知,能够自由出入这间秘密图书馆的,除了自己以外,顶多就是部分学园教师,以及最近认识的亚伯。

    究竟是为什么?

    眼前的少年是怎么入侵秘密图书馆的?

    诺艾儿不晓得其原因。

    「是、是谁……?」

    「那种事不重要!我要检查房间里面!」

    巴斯摆动肩膀挺身而进,就这么走进秘密图书馆的深处。

    「呀哈!纳比尔大人说得对!到处充斥著有害图书啊!这间房间!」

    巴斯没有确认放在书架的书,直接将其全扫落到地上。

    「你……做什么……!?」

    「住口!刁民!这里的书!全部都是战争的工具!我为了世界和平,要粉碎这里所有的书!」

    巴斯拔出插在腰际的细剑型魔道具,提高嗓门如此主张著。

    「风列刃!」

    巴斯接著采取的行动,带给诺艾儿深深绝望。

    不知道巴斯在想什么,竟然使用风属性的魔术,将掉在地上的书切成粉碎。

    「什么……!?」

    不能就这么放任他损害重要的书籍。

    诺艾儿这么判断,立刻建构反击的魔术。

    「冰旋风(ice storm)!」

    诺艾儿使用的《冰旋风》能够将广范围的物体立刻冰封,在水属性魔术之中的建构难度算很高。

    不使用魔道具就能自在操作高水准的水属性魔术,就是诺艾儿『冰之女王』称号的由来。

    「不见了……!」

    然而──

    诺艾儿应该是在巴斯绝对不可能回避的时机发动魔术才对,却出乎意料地无疾而终。

    「那是……什么……!?」

    这是因为──

    巴斯从身体伸出伸缩自如的丝线,并在千钧一发之际以那丝线成功攀在天花板。

    诺艾儿目睹巴斯变了一个人的模样,心生恐怖。

    窸窣窸窣。

    窸窣窸窣。窸窣窸窣。

    巴斯舍弃人类外表,半身变成魔物,驱使八只手脚在天花板爬来爬去。

    「唔……!雹棘炮!」

    「哈、哈──!太慢了太慢了!」

    由于巴斯伸出蜘蛛丝敏捷地移动,魔术打不到他。

    诺艾儿使用的雹棘炮没命中目标,接连刺进天花板。

    「你在看哪里!慢吞吞的东西!」

    「糟──」

    诺艾儿转头时已经太迟。

    巴斯的毒牙即将捕获她的后颈。

    铿!

    在这个瞬间,巴斯的身体忽然遭到无数冰弹击中。

    「呼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斯冷不防挨了一击,忍不住在地板上来回打滚。

    「呼,似乎总算在千钧一发之际赶上了。」

    面对唐突的情势发展,诺艾儿甚至忘了眨眼,只是愣住了。

    这是因为──

    在那里的身影,是诺艾儿一直心焦如焚等待的憧憬对象──亚伯。

    ~~~~~~~~~~~~

    真是够了。

    情况似乎变得非常麻烦。

    听泰德说明状况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不好的预感,猜想该不会是这样……

    如今赶到秘密图书馆,等待我的是预料之中的情势发展。

    昨天,我在图书馆里发现『魔族的眷属』时,就预想到这种可能性。

    看样子,拥有反魔术思想的人之中,似乎有不肖之徒将古老时代撰写的精良魔导书称为『有害图书』,四处将其放火烧毁。

    假如巴斯受了『某人』的命令,企图消除秘密图书馆中的魔导书?

    那么现在这个状况就姑且能够理解。

    「呜哈哈哈!我好想你喔~亚~伯~!」

    唉,就算如此,我想不通的是巴斯诡异的外表。

    巴斯似乎被某人输入魔族之血,成为魔族的眷属。

    也就是所谓的半魔族状态。

    就我所知,不曾听过普通人类后天成为半魔族的情况。

    假如,经过两百年的时间,相对于人类变弱,魔族的力量反而增强了呢?

    总觉得事情会变得相当麻烦。

    「巴斯,一段时间不见,你好像变成很不健康的模样。」

    「住口!住口住口住口────────────────!」

    巴斯运用从体内放出的蜘蛛丝,在秘密图书馆之中纵横驰骋地跳来跳去。

    唉。

    说真的,我很想使用灼眼系统的魔术烧掉蜘蛛丝,偏偏场所不适合。

    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引燃房间里的书,现在就先锁定用碧眼系统的魔术应对吧。

    「如何!这个动作!你这个劣等眼跟不上吧!」

    唔嗯,速度相当快。

    也难怪诺艾儿会失去先机。

    总觉得现代的魔术师应付不了这个状态的巴斯。

    「要不是你!要不是你在!我的人生就会过得幸福美满了!」

    提高嗓门的巴斯从我背后扑过来。

    真是够了,希望这家伙不要莫名其妙冤枉人。

    的确……的确。

    巴斯的人生走向与预想不同的奇妙方向,或许契机就是因为遇见我。

    但是,人生是自己要为自己负责的。

    依我之见,不懂得自省的个性,才是导致这个男人的人生破灭的直接原因吧。

    「呀哈哈!你的首级!是我的了────!」

    呼,那种程度的速度就自以为超越我,也太自以为是了。

    《身体强化魔术•脚力强化。》

    我用魔术强化身体能力,绕到了自以为绕到我背后的巴斯背后。

    「什么──!竟然消失了──!?」

    真遗憾,巴斯啊……

    看样子,好像是你才跟不上我的动作。

    「雹棘炮。」

    我用碧眼系统的魔术,攻击巴斯破绽百出的身体。

    在他慌张回头时,已经太迟了。

    巴斯整个人被冰桩固定在墙壁,变得无法动弹。

    「可恶──!你这个失败的劣等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斯使出蛮力乱动,但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我变出的冰桩。

    那是当然的。

    我建构的魔术与单纯的水属性魔术不同,别具一格。

    因为我透过黑眼魔术,大幅提升了冰的强度。

    如果是战斗能力突出的上级魔族还另当别论,但对手是像巴斯这样的半魔族,已经拥有十足的限制行动效果吧。

    「那么巴斯,最后有什么话想说吗?」

    我用碧眼魔术变出冰剑,一步一步走近巴斯。

    真没办法。

    虽然不愿意,但为了阻止这家伙只能这么做了。

    要阻止成为魔族眷属的巴斯,除了取这家伙性命以外,不存在其他选项。

    经过黑眼魔术强化锋利度的冰剑,能够让巴斯还来不及感觉到疼痛就毙命吧。

    「住手!」

    我正要扬起手中的剑,下一瞬间──

    有个人影从背后试图阻止我的行动。

    「放开我,诺艾儿。」

    「不行……这样下去,亚伯会……变成杀人凶手。」

    唉,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别人担心那种问题。

    事到如今,不必讲也知道,两百年前我杀了数不清的人。

    骯脏工作总是落到我头上。

    我自告奋勇地接下别人不想干的差事,勉强开拓了自己的容身之处。

    「巴斯,你的灵魂,我要取走了。」

    「咕喀喀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亚伯──!你这家伙────!」

    唔嗯,真是了不起的执念。

    由于巴斯的抵抗,原本以为绝对不会损坏的冰桩似乎出现裂痕,虽然只有稍微的程度而已。

    巴斯啊~

    如果能够将那份热忱多运用一点在其他地方,你的人生就会过得更多采多姿了吧。

    不能再花费更多时间。

    捅!

    我用手中的冰剑贯穿巴斯的心脏。

    温热的血液沾到我的脸颊,透明的剑身染成红色。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贯穿心脏的巴斯发出临死前的惨叫。

    不限于巴斯,大多数魔族的弱点都是心脏。

    因为心脏一部分发挥了输送魔力到全身的作用。

    在魔族之中,虽然有些种类即使头部遭到破坏也活得下去,但就我所知,并不存在被贯穿心脏还能平安无事的魔族。

    「亚伯……」

    诺艾儿是因为我杀了人,造成精神打击吧。

    她无力地坐在地板上,眼角噙著豆大的泪珠。

    「诺艾儿,不必露出那种表情。」

    伤脑筋。

    如果可以,我并不想在她面前展现这个魔术。

    在两百年前的时代,『禁忌的魔导书』就已经记载,这个世界存在『复活魔术』的概念。

    人体具有一种性质,就是灵魂会在死后不久脱离身体,如果这时候附近有足以进行生命活动的健康肉体,就有可能运用魔术复活。

    「治愈(heal)。」

    首先,我使用灰眼魔术治好巴斯的身体。

    修复内脏这项技术在灰眼系统魔术之中往往难度很高,但这次情况不一样。

    因为我变出的冰剑本来就将锋利度强化到极限,尽可能不损伤巴斯的其他肉体。

    这种程度的伤口,不到十秒就会治好吧。

    「亚伯……你在做什么……?」

    在诺艾儿眼中,我的行动想必是很不可思议的景象吧。

    无论再怎么优秀的魔术师,都不可能让死掉的人复活。

    没错。

    直到我开发这个魔术以前,那都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完全复活(raisedead)。」

    我一发动魔术,巴斯的身体就发出耀眼光芒。

    呼,看样子好像顺利成功了。

    魔族的眷属通常存在一种性质,就是直到断气以前都会宣誓效忠主人。

    所以我的想法是将巴斯的灵魂一度从肉体剥离,好让这个男人变回原本的人类。

    「不敢置信……他的心脏跳动著……」

    诺艾儿发觉我使用的《复活魔术》的效力,浮现惊愕的表情。

    呼。

    不管怎样,似乎没伤害任何人就解决问题了。

    巴斯虽然目前失去意识,但很快就会清醒吧。

    亚斯理亚魔术学园突如其来的魔族骚动,就这样迎接了无上和平的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