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话 学生餐厅的事件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轻之国度×天使动漫录入组

    图源:知名不具

    扫图:linpop

    录入:kid

    修图:零食

    我,亚伯,是从两百年前转生到现代的魔术师。

    在我以前生活的世界,我拥有的琥珀色眼睛是受歧视的象徵。

    我厌倦那种时代,为了追求理想的世界而转生来到两百年后的未来。

    重点来了。转生后的生活,大致和平。

    因缘巧合之下,我就读于国内赫赫有名的魔术学校──亚斯理亚魔术学园,今天也过著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

    「师父!上课辛苦了!」

    一下课进入午休时间,一位眼熟的男子便朝我搭话。

    这家伙的名字叫作泰德。

    特徵是一头烧焦麦芽糖色的金发,与肌肉发达的体型。

    顺便补充一下,我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收了泰德当徒弟。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从我在这家伙儿时救了他以后,他就一直叫我『师父』,缠著我不放。

    「我们快点去学生餐厅吧!不赶快去会很难抢到位子喔!」

    在亚斯理亚魔术学园,午餐有两种解决办法。

    要不就是到学生餐厅,要不就是到福利社。

    在这座全住宿制的学园,要自己带便当很困难。

    「啊啊。今天是学生餐厅优先日吗?好啊。」

    这座学园的学生餐厅不足以容纳总数超过一千名的学生。

    因此,学园替各年级指定了可以优先使用的日子。

    因为今天是一周一次一年级生可以优先使用的日子,班上同学们似乎都已经前往餐厅。

    「师父今天要吃什么?」

    「不知道。目前还没有想法。」

    「我推荐新推出的多蜜酱汉堡排套餐!这在最近这阵子的新作之中压倒性抢手,总是很快就卖光了呢~!」

    「…………」

    我们一边闲话家常,一边前往位于学园地下层的学生餐厅。

    一路走下阶梯,就闻到四周充满了引人食指大动的香味。

    「呼啊~!这个香味,真让人欲罢不能!」

    现代的魔术水准衰退,但看样子饮食文化似乎远比两百年前还要发达。

    进入这座学园之后,目前最佩服的或许就是学生餐厅丰富的菜色吧。

    ~~~~~~~~~~~~

    重点来了。

    打开门,踏进学生餐厅后,里面是宛如饥饿猛兽般杀气腾腾的学生们。

    「呜喔喔喔!还是老样子,人山人海呢──!」

    就如泰德所言,学生餐厅已经有好几条大排长龙的队伍。

    进入这座学园才知道,正值发育期的学生们『对吃的执著』是多么令人瞠目结舌。

    「那么,师父!我们之后会合!祝师父好运!」

    眼前的男子也同样是那种对吃燃烧著热情的人之一。

    泰德留下了充满无谓男子气概的话语,朝著今天最抢手的多蜜酱汉堡排套餐的排队队伍奔跑而去。

    那么──

    很遗憾,我对吃并没有像泰德那样强烈的热情。

    就让我去排比较不起眼、在学生之间不抢手的面类区吧。

    「喂,你们看,那家伙是那个……」

    「啊啊。传闻中的劣等眼对吧……真是的,为什么那种下贱的平民会来我们学校啊。」

    一抵达学生餐厅,其他学生好奇的视线就射向我。

    这种事我已经习惯了。

    身为琥珀眼魔术师,我以前就处于遭受根深蒂固的歧视的立场。

    「真稀奇。原来亚伯也来学生餐厅呀。」

    我听到有人叫我,转头就看到眼熟的茜色头发的少女。

    她的名字是艾莉莎。

    她是两百年前曾经跟我组队的火之勇者玛丽亚的子孙。

    个性好胜的艾莉莎自从入学考以后,就与我因缘匪浅。

    「是啊。我想偶尔吃点热腾腾的食物也不错。」

    「毕竟亚伯平常只吃福利社的面包嘛。我一直在想只吃那样居然会饱呢。」

    呣。这个女人掌握了我平常午餐都吃什么吗?

    真要说起来,我属于想早点解决三餐争取更多自由时间的类型。

    「你是不是排错队伍了?这边是面类区喔。」

    说到艾莉莎给我的印象,就是发育好到不像跟我同年,在对吃的热情上比泰德更强烈。

    我很意外她会跟我一样来排面类区,因为真要说起来,面类区的菜色大多简朴。

    「不。我的目的是一天限定五份的隐藏菜单!厚切培根菠菜白酱面喔!」

    真是一道光听名称就觉得快要胃食道逆流的菜色呢。

    我曾经在哪里听过一件事。

    据说这间学生餐厅在正规菜单之外,存在著厨房人员试作的『隐藏菜色』。

    「哼哼哼,实不相瞒,我是这间学生餐厅的尊荣会员喔。」

    艾莉莎得意地挺起胸膛,举著闪闪发亮的会员卡。

    不愧是艾莉莎,论贪吃是无人能比。

    印象中,要成为学生餐厅的尊荣会员需要通过几项严格测验,所以在一年级就取得会员资格的学生应该很少才对。

    我都不知道。

    原来面类区也存在那种高热量料理。

    我们聊著聊著,随著队伍前进,终于要轮到我点餐。

    好了,今天要吃什么好呢?

    正当我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在本日菜单之中发现陌生的菜色。

    嗯?什么?

    这道叫作狐狸乌龙面(译注:即豆皮乌龙面,日文中「狐狸」与「豆皮」的发音相同。)的料理是什么?

    当然,我具备知识,知道『乌龙面』是发祥于东国的面料理。

    据说『乌龙面』是将面粉搓揉成团后切成长条的面料理,在东国是代替米饭被当作主食的重要文化。

    但是,关于狐狸的部分我就百思不解。

    是在乌龙面上放狐狸肉吗?

    这个命名相当挑逗求知的好奇心。

    开拓学生餐厅提供的未知料理,最近这阵子成了我的私密乐趣。

    「好了!一份狐狸!」

    点餐之后又过了片刻,我所点的『狐狸乌龙面』比预想的还早出餐。

    重点来了。

    虽然究竟哪里有『狐狸』的要素仍是一个谜,但这道料理看起来还不错。

    白色乌龙面上放著绿色的葱、红色的鱼板、金黄色的神秘物体,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相当色彩缤纷、吸引食欲。

    那么,领餐之后,就轮到寻找空位了。

    「唔嗯──今天又更拥挤了呢。」

    如同艾莉莎所言,今天的学生餐厅里,已经是好位子几乎都被坐满的状态。

    没办法。

    虽然不是很想,但随便找个人问问能否并桌吧。

    就在我这么思考的时候──

    「喔?」

    怎么?

    这不就有一桌空著吗?

    那桌子位于窗边的角落,简单说,称为『特等席』也不为过。

    虽然我有点在意为什么『特等席』还空著,不过关于这点不需要想太多吧。

    我把握良机,朝著那张桌子迈步前进。

    「亚、亚伯!那个位子不妙喔!?」

    艾莉莎唐突地叫住我。

    问题来了。

    究竟是哪里『不妙』呢?

    在我思考这个问题的下一刻,便有人从背后找上我。

    「喂,你这家伙搞什么……?」

    一名素昧平生的男子突如其来地朝我说道。

    好壮啊。

    从校徽的颜色来判断,他跟我一样是一年级,但他的身高看起来已经远远超过一百七十公分。

    「那个位子是这座学园的支配者──流著公爵家之血的赛巴涅•雷兹斯塔大人的指定席,你是明知故犯吗?」

    一回过神来,我已经被一群恶形恶状的男子包围。

    不。我不知道喔。

    再说,学生使用的餐厅不可能会承认指定座位这种东西吧。

    对我们学生而言,这里就像是公共设施。

    「呵呵呵,好了好了,到此为止吧。想必他也不是恶意占据我的位子吧。」

    原来如此。

    这家伙就是传闻的公爵大人吗?

    在恶形恶状的一群男学生之中,只有那名男子一个人看起来衣冠笔挺。

    「……亚伯,最好不要跟这家伙扯上关系。那个男生是我们学年唯一的公爵家公子。」

    艾莉莎悄悄地附在耳边提供情报。

    原来如此。

    这么说起来以前有听过。

    据说这个时代的贵族,分成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五个阶级。

    虽然统称为贵族,但绝非对等的存在。

    在这座学园里,爵位被当作决定学生阶级的重要因素之一。

    「来,亚伯同学,麻烦你赶快让出那个位子。」

    「我拒绝。不好意思,公爵大人,这次能不能找其他位子呢?」

    「────唔!?」

    嗯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坦率地说出想法后,名叫赛巴涅的男子就脸歪嘴斜,似乎显露出愤怒的情绪。

    「哦。虽然早就听过传闻,看来真的是不懂礼貌的平民啊。同学……!」

    看样子似乎露出本性了呢。

    从我待过的两百年前时代开始就是这样。

    所谓的权力者,就算乍看之下态度温和,其实大多在心底瞧不起无权无势的平民。

    「解决他!兄弟们!」

    跟班接获赛巴涅的命令,分别拿起武器瞪著我威吓。

    喂喂。

    在这种地方拿出魔道具还真是不安宁啊。

    众人感受到气氛一触即发,整间学生餐厅笼罩在骚然的氛围之中。

    「真是令人傻眼的平民!看样子有必要教训一下啊!」

    「嚣张的劣等眼!就由我们来修理一顿。」

    真是够了。

    虽然我不是很想采取过于引人注目的行动。

    现在就坚守最低限度的自我防卫,设法稳健地解决吧。

    「风击(wind)!」

    这时我使用的魔术风击,在翡翠眼系统的魔术里堪称是基础中的基础。

    目标是敌人的脚边。

    具体而言是学生鞋的鞋带部分。

    「去死吧────!」

    各自拿著武器的跟班一齐飞扑过来。

    他们或许认为使用魔术攻击还是很不妥吧。

    三名男子分别高举手中的武器朝我攻击。

    很遗憾。

    速度那么慢,苍蝇会停在上面喔。

    我轻松招架攻击,同时迅速用脚尖踩住跟班们的鞋带,让他们直接摔倒。

    「呃啊!」「唔喔!」「啊呃!」

    男子们失去平衡,脑袋接连笔直地撞向那张『指定席』。

    「既然要找人打架,先确认一下鞋带比较好吧?」

    「什──!什么时候──!?」

    男子们目睹不知不觉间解开的鞋带,纷纷露出惊愕的表情。

    真是够了。

    要低调摆平敌人还真是累人。

    最初使用的风击魔术,是为了弄松敌人的鞋带。

    这样在旁人眼中看起来,就只像是男子们自己踩到松开的鞋带而自爆吧。

    「可恶!三个人的鞋带同时松开!?天底下有这种巧合吗──!?」

    赛巴涅没想到部下们会遭到秒杀,啃著指甲似乎很不甘心。

    「巧合吗?不,那就错了。」

    艾莉莎彷佛确信某件事,眼神充满自信地接著说:

    「从刚才开始,亚伯就连一滴面汤都没洒出来喔。」

    「…………唔!」

    呼。艾莉莎果然发觉了吗?

    这个作战的关键,在于伪装成男子们踩到鞋带摔倒。

    为了避免周围发觉,我自认动作很敏捷了,但似乎仍然被艾莉莎捕捉到了动作。

    「呜唔……区区可恶的平民竟敢……!」

    即使赛巴涅想要反击,仰赖的跟班们都因为跌了一大跤,正痛得爬不起来。

    赛巴涅能做的事,只有不甘心地咬著自己的指甲而已。

    「你这家伙,给我记住!期末考绝对会让你出洋相!」

    赛巴涅不服输地留下耐人寻味的台词,发出夸张的脚步声离开学生餐厅。

    问题来了。

    为什么我将会在期末考出洋相?

    我一边思考那种事,一边大快朵颐享用刚刚点的『狐狸乌龙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