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八话 私房景点
    乘风而来的海水味令人心旷神怡。

    我跟古代魔术研究会成员会合,造访距离旅馆不远处的海滩。

    唔嗯。

    这个地点相当不错。

    是因为游泳的人潮集中在车站附近的海滩吧。

    这个地点远离车站,目前看不到我们以外的观光客。

    另外似乎也因水深危险、不适合游泳的特性,形同被我们包场的状态。

    言归正传。

    我在半强制下被迫换上莉莉斯带来的泳衣,坐在立在海滩的太阳伞下,等待女性成员抵达。

    真是够了。

    我为什么得这么悲哀,非穿上泳衣不可?

    只要使用魔术,不仅能减少水中的阻力,也能轻易地弄乾衣服。

    不必特地穿上泳衣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亚伯……!」

    才听见洪亮的呼喊声,就见换好衣服的诺艾儿奔跑而来。

    诺艾儿穿著的,是避免太多暴露、给人高雅印象的泳装。

    「好看吗?我为了今天买了新泳装。」

    诺艾儿转了一圈展现她的泳装姿态。

    「嗯。不错啊。我觉得很适合你喔。」

    根据我听到的说法,诺艾儿是皮肤极端脆弱的体质。

    今天好像是因为阴天才幸运得以下水,不然她的身体不能长时间曝晒在直射阳光之下。

    对诺艾儿而言,选择较具防晒效果的连身型泳装,是理所当然的吧。

    「久等了,亚伯。」

    接著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是艾莉莎。

    艾莉莎穿著的,是跟诺艾儿相形之下露出度很高的红色比基尼泳装。

    好大啊。

    我就不说是哪个部位了,很多部位都是。

    「好看吗?我为了今天试著买了新泳装。」

    「……这个嘛,不错啊。我觉得很适合你喔。」

    虽然我个人认为她应该选择更符合年纪的泳装才对,但我并没有权力说三道四。

    而且发育超龄的艾莉莎,似乎撑得起露出度高的泳装。

    「让你久等了,亚伯大人。」

    最后现身的人,是这次集训担任带队老师的莉莉斯。

    莉莉斯穿著的,是就连说明都会忌惮的不健全黑色泳装。

    「那个,莉莉斯老师。在男生面前穿那种泳装……」

    「不健全……至极……」

    艾莉莎&诺艾儿露出不敢领教的表情吐槽。

    唯独这时候我跟两人意见相同。

    真的要庆幸海滩没有我们以外的人。

    如果周围有其他人,那个泳装款式被当成暴露狂来报案也不足为奇。

    不,搞不好莉莉斯甚至预想到这种情况,才预约了远离车站的旅馆吗?

    愈来愈可疑。

    「呵呵呵,没问题喔。因为我和亚伯大人是亲生姊弟。」

    「…………」

    莉莉斯紧紧挽住我的手,浮现促狭浅笑。

    这个女人真是为所欲为啊。

    本来必须以身作则的教师却率先扰乱风纪,这是本末倒置。

    「呣呣~!」

    「……极其,遗憾。」

    是我多心了吗?

    目睹莉莉斯穿著泳装整个人贴上我,艾莉莎&诺艾儿鼓起腮帮子,露出了看起来很不高兴的表情。

    ~~~~~~~~~~~~

    又过了几分钟。

    「亚伯!我们赶快下水吧!」

    「亚伯……这边……!」

    我任由眼神闪闪发亮的艾莉莎&诺艾儿拉著手,下水进入海里。

    伤脑筋。

    真是拿这些家伙没办法。

    两人都一副想赶快下水想得不得了的样子。

    「那么亚伯大人,我在这里待命。有事请呼叫我。」

    「…………」

    这个女人似乎早早就想把保母工作塞给我。

    莉莉斯镇守在太阳伞下,优雅地看书作乐。

    真没办法。

    难得换上泳衣,不下水也很不自然。

    而且艾莉莎&诺艾儿也拉著我,我不情不愿地决定下水试试。

    可想而知,水很冰啊。

    跟笼罩著炎热的海滩不同,初夏的海水清凉又舒适。

    「奇怪……海水比预想的还冰?」

    诺艾儿一下水就提出疑问。

    「因为海水的温度变化比地表缓慢。初夏时期的水温大约就是这样。」

    「……原来如此。」

    看这个样子,诺艾儿似乎是第一次进入到海里呢。

    一年之中水温最高的时候,意外地往往是气温开始转凉的夏末时期。

    「海里面有东西……?」

    求知好奇心旺盛的诺艾儿,似乎立刻在意起海里面的情况。

    一个翻身。

    诺艾儿突然整个人在水中转了一圈,臀部露出海面浮沉。

    「喂!你在做什么呀!?」

    即使艾莉莎劝告,诺艾儿仍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搜索著海底。

    「……抓到了。」

    潜入海中的诺艾儿拿起的东西,是轮廓极具特色的生物。

    「亚伯,这是……?」

    「是红刺参呢。仿刺参(译注:俗称刺参。)之中吃海藻长大的个体大多如此称呼。虽然外表不好看,但在某些地方是被当作高级食材的生物。」

    虽然号称高级食材,但除了从事渔业的人以外并不会出于爱好捕捞。

    这是因为烹调海参颇为费工,需要一定的处理技术。

    「送给艾莉莎。」

    诺艾儿调查完刺参的身体一遍,最后朝艾莉莎拋过去。

    「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滑溜溜的刺参被扔到了艾莉莎的胸口之间,艾莉莎于是放声尖叫。

    呼。这群人还是一样吵吵闹闹的。

    「亚伯,希望你教我更多海洋生物的知识。」

    诺艾儿宛如摇尾巴的小狗般这么说。

    没办法。

    进入求知模式的诺艾儿是不肯轻易罢休的。

    今天就再多陪她们在海边玩一下吧。

    幸好无论是两百年前还是现在,海中生物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若是关于海中生物的知识,诺艾儿的祖先迪特娜曾经教过我不少。

    从那个女人获得的知识,如今再传授给那个女人的子孙诺艾儿,感觉真是不可思议。

    「我知道了。那么,你站在那边看著。」

    潜入海中,便看得见形形色色的鱼优雅地在游动。

    好深啊。

    难怪以游泳为目的的观光客不会靠近。

    虽然很适合观察海中景象,但对于缺乏体力的孩童而言,风险似乎太高了。

    言归正传。

    潜入海中捕鱼时,盲目乱闯是很难如愿获得成果的。

    该锁定的重点,是大鱼当作隐身处的岩礁地带。

    我找到合适的目标,发动魔术。

    (雹棘炮(ice needle)……!)

    这时我使用的魔术,是碧眼属性的魔术之中号称基本魔术的雹棘炮(ice needle)。

    从指尖发射的冰刃,命中躲藏在岩石阴暗处的大型鱼类。

    断气的鱼摇摇晃晃地浮上海面。

    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接住捕获的鱼,就这么回到原本的位置。

    「好厉害……!这是什么鱼呢……!?」

    「是条石鲷。大型个体的身体条纹会变色发黑,有时也会被称为黑嘴。在岩礁区捕得到的鱼之中,价钱是最高等级的呢。」

    「喔喔~!真帅……!」

    「我都不知道……!原来这么大的鱼就在近处……!」

    漂浮在海面的鱼当前,艾莉莎&诺艾儿各自浮现兴致勃勃的表情。

    「亚伯……!希望你教我捕鱼的方式……!」

    「我也要!我也要!我想抓鱼!」

    真是够了。

    本来是打算稍微奉陪一下余兴节目,没想到事情变麻烦了。

    但是,这也是好机会吗?

    事实上,海中是非常优秀的魔术训练场。

    艾莉莎&诺艾儿虽然各自拥有非凡的魔术才能,却因为实践经验不足导致进步缓慢。

    只要累积在海中捕获猎物的经验,或许会成为对她们有益的训练。

    ~~~~~~~~~~~~

    之后──

    我们在海中徜徉良久,因为情势所趋,玩起了捕捉海中生物的游戏。

    潜入海中,寻找目标,用魔术捕获。

    写成文章看似简单,但对不习惯的人来说,往往会陷入苦战。

    「……这个,意外地困难。」

    「讨厌~!不甘心!明明就差一点了!」

    真是够了。

    起初是单纯当成游戏,没想到对她们两个来说好像快要成为千载难逢的训练场了。

    那是因为不透过魔道具的《古式魔术》,会受到术者的精神状态大幅影响精准度。

    倘若能在无法呼吸的水下安定地建构魔术,那在战斗中即使环境变化也能不为所动地应战了吧。

    「成功了!抓到了!」

    训练开始过了三十分钟。

    诺艾儿似乎终于有收获了。

    只见诺艾儿拿著冰枪贯穿的鱼,浮现了看起来很开心的表情。

    「亚伯,这是什么鱼!?」

    「是长鳍鹦鲷呢。这种鱼不适合食用,没有市场价值,所以下次可以不抓。」

    「…………」

    是我多心了吗?

    我如实告知之后,总觉得诺艾儿似乎浮现了沮丧的表情。

    长鳍鹦鲷的可食部位很少,外表诡异,在隆头鱼科之中也是特别不受到青睐的存在。

    「呵呵哼~是跟诺艾儿很像的怪鱼~!」

    「啰唆。艾莉莎明明连一条鱼都抓不到!」

    哎呀。

    看样子似乎有鱼群来到附近了呢。

    能为两人示范、还可以取得食材的绝佳机会到来了。

    我潜入水中,瞄准目标,建构魔术。

    (冰结箱(freezing box)!)

    这时我使用的魔术,是应用碧眼属性魔术的《冰结箱(freezing box)》。

    这个魔术会用寒气覆盖四方,将目标关进冰匣,只要加以应用,也能够用来捕获鱼群。

    唔嗯。

    看样子意料之外的大猎物也追著鱼群进了冰匣。

    之后只要运用黑眼系统的魔术消除冰匣的重量,这样就准备完毕了。

    哗啦────────────────────────────────────────!

    从海水中掀起盛大水花出现的东西,是以魔术制作的巨大冰匣。

    唔嗯。

    捕到的量好像还满多的。

    冰匣里装著的以竹荚鱼及沙丁鱼之类的洄游鱼为首,另外还有追著鱼群过来的牙鲆之类的大型鱼类。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看到浮出海面的冰匣,艾莉莎&诺艾儿各自浮现惊愕的表情。

    「总之,就是这种感觉。只要习惯,这点程度谁都学得会。」

    正确而言,『谁都学得会』或许太夸大其词,但这点程度的魔术,如果艾莉莎&诺艾儿不能学到驾轻就熟就伤脑筋了。

    毕竟再怎么说,两人都继承了我过去的伙伴传说勇者的血统。

    「亚伯……!太厉害了!」

    「不不不!办得到这种事的人只有亚伯……!」

    就这样,我们古代魔术研究会的集训第一天,不知何时替换成魔术修行,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

    映著夕阳的大海反射出粼粼橘色光辉。

    就在我们沉浸于魔术训练的时候,转眼间太阳便下山,即将入夜。

    呼。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或许太得意忘形,捕太多鱼了。

    随著时间过去,艾莉莎&诺艾儿似乎掌握诀窍,大有进步地拿出成果。

    「呵呵呵,丰收丰收~♪最终还赢了诺艾儿,心情爽快~♪」

    「质重于量。艾莉莎抓到的鱼,都是市场价值很低的杂鱼。」

    「呜!我才不管!这种时候是捕得多的人赢吧──!」

    两人都很好胜,在较量(?)结束之后,彼此也重复著水准很低的争论。

    无论如何,现在需要想的是该如何处置抓到的鱼。

    目前虽然用黑眼属性的物质缩小魔术保存,但总不能一直放置不管。

    再多走一段路到渔港,也可能找得到人收购,但感觉有点麻烦。

    「亚伯大人,听说我们的旅馆似乎有代客料理鲜鱼的服务喔。难得有机会,要不要试试看?」

    莉莉斯察觉到我的想法了吧。

    她一边收拾插在海滩的阳伞,一边朝我提出建言。

    原来如此。

    如果能使用那种服务就能省去种种麻烦,真是谢天谢地。

    「赞成~!我的肚子已经饿扁了。」

    「能吃鱼吗……?」

    艾莉莎&诺艾儿似乎也赞成在旅馆料理捕到的鱼。

    呼,看样子这下似乎没有理由反对了。

    于是我们换完衣服,拖著总觉得很疲惫的脚步回到旅馆。

    ~~~~~~~~~~~~

    那么~

    既然决定了,趁早交涉比较好吧。

    我依照莉莉斯的建议,前往旅馆的厨房。

    「不好意思,我想委托代客料理鲜鱼。」

    我钻过门帘,试著呼叫厨房里的人。

    「哦。自己带鱼吗?真少见啊~」

    几秒后,从里面现身的是外表年纪在四十五到五十岁之间、理平头的厨师。

    他直到刚才都在忙著准备供应客人的晚餐吧。

    中年厨师身穿充满使用痕迹的白色长袖围裙,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打量著我。

    「学生有精神真好呢。那么大约有几条啊?」

    真是够了。

    看他这个样子,好像不当一回事,认定我顶多拿一、两条来而已。

    物质缩小魔术──解除。

    我徵得男子同意,将放在口袋里面的冰匣恢复成原本的大小。

    「咦啊……!?怎、怎么回事!这是什么!?」

    厨师目睹突然出现的冰匣,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这是……魔术吗……!?真是难以置信。我第一次看到这种保存技术……!?」

    唔嗯。

    说到这个,艾莉莎&诺艾儿看到我展现物质缩小魔术时,也做出同样的反应了呢。

    搞不好在魔术衰退的两百年后世界,物质缩小魔术或许并不普遍。

    「居然有这种事……鱼的鲜度也无可挑剔……!这么好的鱼,就算去市场也买不到喔!」

    看样子这个男人似乎属于还算有眼光的人。

    捕到的鱼,大半都是用冰魔术直接活鱼放血。

    鲜度跟市面的鱼不一样。

    不谙魔术的渔夫不可能办到这种事。

    「我们不可能全部吃完。如果老板愿意接收多余的鱼,我们会很感激。」

    「真的吗!?我们当然是求之不得!」

    看样子交涉似乎顺利成立。

    我们在修行魔术之余顺便替晚餐加菜,店家则是免费进货新鲜海产。

    双方似乎达成了没有人吃亏的双赢交易,真是再好不过。

    ~~~~~~~~~~~~

    那之后──

    一方面要归功于交涉成果,我们的晚餐变成在学园的学生餐厅难得一见的豪华大餐。

    竹荚鱼、沙丁鱼、石狗公、眼张鱼、平鮋、条石鲷、瓜子鱲、三线矶鲈、剥皮鱼、若鰤、牙鲆……等等。

    上桌的鱼种随便都超过十样,从生鱼片到油炸,烹调方式丰富多变。

    「呜哇~!好好吃的样子!」

    「好丰盛……真豪华……!」

    真是够了。

    虽然提供食材的人是我,但不管怎么说,量也未免太多了吧?

    就算保守估计也有十人份以上。

    我们五个人似乎很难吃得完。

    在料理上桌之初,我还抱持那种不安,但看样子似乎是我多虑了。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好吃!好吃!」

    因为难得用了脑(?)所以肚子饿了吧。

    在我旁边用晚餐的泰德食欲是无底洞,转瞬间就扫光眼前的料理。

    「哎呀──一个人待在没有半个人的房间也不错嘛。念书有效率得不得了喔!」

    这么诉说的泰德,脸上浮现自虐的嘲笑。

    别在意,泰德啊。

    其他成员在海边玩时,只有你一个人因为不及格而必须写作业,这段时间想必很难受吧。

    希望你化这次的失败为动力,在下次考试加把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