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话 魔族气息
    我醒来了。

    因为睡太久,我觉得身体有点痛,同时打开棺材盖。

    啪嚓!

    突然响起低沉模糊的声响。

    恐怕是因为很久没动,棺材盖坏掉了吧。

    这也难怪。

    如果我的《转生魔术》成功,就表示这里是两百年后的未来。

    棺材处处都严重老化腐朽了吧。

    「喔喔喔……!」

    我来到有光线的地方,看见自己变小的手脚,不自觉发出感叹的叹息。

    成功了。

    我的灵魂平安进入我事先准备的肉体。

    顺便一提,转生用的肉体,是以生前的我的儿时模样为蓝本。

    其实大可以再整形得更好看一点,但我对以前的长相终究有感情,无法完全舍弃。

    反正两百年后的未来,应该已经没有半个认识的人了,就算贴近以前的长相也无妨吧。

    「我想想,我记得在这边准备了镜子……」

    我环视周围一圈,却没看到任何疑似镜子的东西。

    本来应该立放在房间里的穿衣镜,似乎因为地震之类的缘故倒下,埋没在瓦砾底下。

    就在这时,我的思考一度中断。

    「魔族的气息……是吧。」

    我竖起耳朵倾听。听得见在洞窟内回响的脚步声。

    从脚步声来判断,对方是女性。

    看样子,对方好像拟态成了人类。

    真巧妙。

    除了我以外的人类,要看穿她的真面目很困难吧。

    问题来了。

    这下不妙。

    洞窟应该设下了多重结界,谁都进不来才对。

    对方是怎么进来的?难道经过两百年的岁月,不只棺材,连结界都老化了吗?

    如果是前世的我,要打倒这个对手不是问题,但是凭现在的小孩子身体,不知道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发动先制攻击的机会只有一次。

    就是这个女的开门后的剎那。

    我要使出现在的我能够建构的最大威力魔术。

    只要顺利先发制人,即便现在是小孩子的身体,肯定照样能够取得优势。

    就在这时,沉重的门缓缓打开。

    「亚伯大人……?」

    好漂亮。

    我看到她的模样后,差点不自觉地解除正在建构的魔术。

    她就是如此美丽的女性。

    眼睛颜色是蓝色。

    是擅长水属性魔术的《碧眼》。

    银发像白银一样亮丽,肌肤像云一样白皙。

    纤纤弱质的她,突然弄掉了手中的木编篮子。

    「我一直、等待这一天……一直!」

    喂喂。喂喂喂。

    我一筹莫展。

    要说为什么?

    因为眼前的魔族女子流著眼泪,当场坐下。

    「对不起,亚伯大人。因为我一直等待著这一天。」

    等待我?

    不,慢著,我完全不认识这种美女喔。

    不是我自夸,前世的我顾著埋头研究魔术,过著和异性完全无缘的人生。

    可是,如果这个眼泪是真的,她的演技还真是了得。

    如果她真的是在等待我。她是谁?我有认识哪个魔族吗?

    「啊啊……是吗……原来是这样吗……」

    我冷不防感到似曾相识。

    我曾经看过──一边抽泣,一边仰望著我的那张脸。

    『亚伯!你疯了吗!那家伙虽然还小却是魔族喔!』

    『真不敢相信!那孩子可是我们人类的敌人喔!』

    那天的事,我现在也记忆如新。

    打倒魔王的隔天,我一时兴起救了一名魔族女孩的命。

    在城堡中,不幸的她来不及逃走,且因为是『魔王的女儿』而差点遭到杀害。

    没错。我知道这个女孩的名字。

    「──好久不见了,莉莉斯。」

    「是。亚伯大人似乎也没变,真是再好不过。」

    原来如此。

    经过两百年的时间,原本肌肤光滑平坦的魔族幼女,外表年龄也成长为二十岁左右了。

    「两百年前承蒙您救了我一命,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想向您报恩!听说您离开勇者队伍消失不见……我到处找了一百年以上,好不容易才发现这个地方。」

    原来是这样吗?

    居然会被魔族发现秘密据点,是我功亏一篑吗?

    果然是因为年久劣化,导致洞窟中设下的结界变弱了吧。

    计算错误。

    如果下次还有机会转生,必须调整这部分的问题才行。

    「话说莉莉斯,你的眼睛以前应该和我一样是《琥珀眼》才对……是我记错了吗?」

    有件事我从刚才就一直感到疑惑。

    那就是一阵子没见的莉莉斯的眼睛,从《琥珀眼》变成《碧眼》了。

    眼睛的颜色,换句话说是构成个人的『灵魂的颜色』也不为过。

    我即使转生也无法舍弃《琥珀眼》,为什么她能够那么轻易就舍弃掉呢?

    「是。我是《琥珀眼》喔,不过现在使用彩色隐形眼镜。」

    「……彩色隐形眼镜?」

    「是呀。这种事我想与其用嘴巴说明,不如实际示范比较快。」

    「什么……!?」

    接下来,莉莉斯采取的行动吓坏了我。

    莉莉斯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把手插进自己的眼睛,动手剥起某种东西。

    「这就是名为彩色隐形眼镜的道具。只要戴习惯,便意外地不会感到痛,也不会有异物感。」

    「…………」

    原来如此。

    就是这片半透明薄膜,发挥了改变眼睛颜色的作用吗?

    在我生存的时代,这是任何人都有可能想得到,却没有任何人做出来的道具。

    「呵呵……呵呵呵呵……」

    我自然而然、情不自禁地发出乾笑声。

    当初我冒著风险转生到两百年后的未来,果然是正确决定。

    人类的进化真是美妙。

    综观这个世界,看见的是眼睛颜色导致歧视、迫害的历史。我们人类只因为一个眼睛颜色就互相敌视,有时甚至引发战争,牺牲许多人命。

    真是讽刺。

    我们敌对的理由,用这么一片半透明薄膜就能解决了吗?

    「亚伯大人,许久不见,我有很多话想说,方便的话,要不要换个地方?附近有我准备的房子。」

    「嗯,好啊。」

    虽然我也很在意莉莉斯要说什么,但果然想亲眼看见、体验外面世界的『新发现』。

    莉莉斯忽然捡起掉到地上的篮子,从里面取出某样东西。

    那是一条细长的布。

    光看就觉得是由很温暖的毛茸茸纱线所织成。

    莉莉斯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将那条布盘在我的脖子上。

    「这是什么?领巾的一种吗?」

    我一问,莉莉斯就微微一笑。

    「这是被称为围巾的御寒衣物。称呼和两百年前有点不一样。」

    她这么说完就牵起我的手。

    配合我幼小的步伐,她缓缓迈步前进。

    我们来到外面。

    吐出的气息很白,而世界更加纯白。

    刚积起的新雪,还没印上任何人的足迹。

    「来,我们走吧,亚伯大人。」

    我点头,在这个新世界的新雪上踏出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