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 新手运货人得知原本的工作方式
    转职巫女的说明与勇者委托结束后的隔天早晨。

    我和巴榭莉雅一起在自家附近的咖啡厅享用著早餐。

    「哎呀,好久没有像这样悠悠哉哉了呢,主人。」

    「我原本只是想普通地转职,却发生了很多出乎意料的事嘛。」

    就算想查明原因,结果也微妙地没有调查清楚。

    即使如此,至少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成为了运货人。

    我想从今天以新手《运货人》之姿展开行动,所以……

    「巴榭莉雅,今天我想到几个公会绕绕看。你要一起来吗?」

    当我这么一问,巴榭莉雅随即点了点头。

    「当然,我只要能和主人一起,到哪都去!啊,不过为什么要去公会?」

    「没什么,就算做了几个工作,我们身为运货人,还算是新人吧?所以我觉得先学个基础会比较好。」

    现在我大概只知道送货袋的便利之处。

    我对运货人这个职业就是如此无知。

    ……由于我已经转职,为了能独当一面,我也得多瞭解关于这份工作的事。

    毕竟我到昨天甚至还不清楚报酬的行情。我至今都是身为龙骑士专职战斗,连运货人怎么接取工作都不知道。

    上次是靠著勇者的人脉才勉强接到工作,但不能像这样毫无计画地持续下去。而且我还打算一边处理运货人的工作,一边离开都市出去旅行。

    ……我是听说过冒险家公会与商业公会有帮忙介绍与斡旋工作。

    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形式介绍工作。于是……

    「总之我们先到商业公会打听消息和学习吧。」

    「啊……说的也是,我们都还不太清楚运货人的基础规则嘛。」

    商业公会和冒险家公会里头都没有我认识的人,所以我决定姑且先去商业公会问问。当我如此告诉巴榭莉雅后……

    「嗯!我知道了!我也会帮忙!我的龙耳可以听到很细微的声音,会努力把对主人有用的消息一字不漏地记起来!」

    「嗯,麻烦你了──那么出发吧,去找找与运货人有关的人打听消息。」

    「喔~~!」

    于是,我们动身前往星之都的商业公会。

    我和巴榭莉雅造访的是位于城镇中心处的商业公会。

    那是并设酒馆的木造三层楼建筑物,从木制门扉内侧能够听到鼎沸的人声与声响。

    有很多人就代表容易得到情报,只要到公会柜台说一声,应该就能请对方介绍委托人。于是我们打开公会的门走进里面,然而……

    「……」

    当我踏进商业公会建筑物的瞬间,室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而且还频频注视著我。

    室内桌旁的人们很显然朝我投以诧异的目光。

    「感觉看著我们的视线好奇怪喔,主人。虽然没有敌意……」

    「是啊,说起来比较像是看著珍奇异物的眼神。」

    他们注视的对象与其说是我,不如说是身旁的巴榭莉雅与我肩上背著的送货袋。

    为什么会受到这种注视?当我如此想著,朝著写有「办公处」的柜台走去时……

    「……喂喂,为什么会有初级职业混进这个公会啊?」

    有人以确实能听清楚的音量悄悄吐出这句话。

    是从坐在柜台附近的一桌战士们所发出的声音。不,不只是他们而已。

    「……还带著美女,是不是哪家的有钱小少爷啊?」

    「哈哈,谁去告诉他一下,现在来这么大的商业公会还太早了……」

    从一楼的酒馆成员接连发出这些声音。

    甚至还能听见微微的窃笑声。

    从这种反应来看,这个公会难道不是初学者会造访的场所吗?

    「主人,我啊,一碰到这么明显把主人看扁的情况,变得很想大闹一场耶。可以吗?」

    「巴榭莉雅,冷静点。就某种意义而言这也是情报,这样就可以了。」

    ……没错,毕竟我们完全不懂在公会接下工作的规矩和方式……

    首先得从这里开始学习才行。

    虽然这种视线不太舒服,能从这次经验中学到这点,也算是很大的收获。

    「唔……我觉得主人还是太善良了……」

    「能有收获就是好事,虽然我也不喜欢被看扁的感觉。」

    正当我与巴榭莉雅如此说著话时……

    「唔,怎么感觉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

    从公会柜台内侧能够听见这道声音。

    我将视线转了过去,只见该处有个体魄健壮的老绅士。

    「咦?」

    「啊~~我见过那个大叔呢!」

    我和巴榭莉雅见过那位老绅士。

    对方似乎也还记得我。

    「你、你是……艾克塞尔小弟和巴榭莉雅小姐?」

    「嗯,果然是风之都那位大叔。我记得是多伦特•考夫曼先生吧?」

    是昨天在风之都见到的男性商人。

    「嗯,没错。在下正是多伦特•考夫曼,记得我真是太令人高兴了,不过没想到你们竟然会来到我的公会分部。」

    「咦?这里是多伦特大叔的公会吗?」

    我之前听说是在风之都,没想到连这个都市都有他的公会。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就过来了吗!?我的公会还算满大的,这个国家几乎所有都市都设有分部……」

    「可惜,我是第一次听说。我几乎没有到过商业公会。」

    「……这样啊,毕竟你还是个新手运货人……不过这样就更幸运了。之前只听到你的名字和人在星之都,结果忘了询问你的住处。原本想在今天找找看府上的位置才过来分部……没想到能这么快见到本人!」

    多伦特用双手摆出握拳姿势后,便朝著我快步走来。

    「而你会在这里,就表示时间上有空档对吧?如果方便的话,希望能到二楼贵宾室稍微聊聊并接受招待,包含先前的道谢在内。」

    「好,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还是初级职业,使用贵宾室没关系吗?」

    考量到进入公会时的周遭反应,我这么说,多伦特却用力摇了摇头。

    「你在说什么啊!艾克塞尔小弟!不让身为救命恩人的你们使用,设贵宾室还有什么意义!」

    「喔,是这样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嗯──那么希望你别客气,跟我过来吧!」

    多伦特语毕,便走在我前方快步进入柜台深处。

    总感觉事情来得很突然,不过我还是想著能接受款待也是好事。当我跟在多伦特后面前进时……

    「副、副会长居然对那个运货人那么尊重……!?」

    再度听见这个声音。

    不过这次是连我的耳朵都只能勉强听见,确实相当细微的交谈声。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当我稍微环视周遭,只见刚才还在窃笑的人几乎都带著惊愕表情。

    其中尤其是柜台旁的战士群面色铁青地看著我们。

    「有送货袋就完全是初级职业的运货人……没错吧……?那、那个男的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哪知道,该不会是隐瞒身分和职业的人吧?」

    「副会长算是这个公会的实质领袖吧?他刚才说是恩人……等、等一下还是去向他下跪道歉吧。不然感觉好像很危险啊……!」

    周遭的人慌慌张张地如此交头接耳。

    总觉得窃窃私语的气氛顿时一转。

    ……我不清楚《运货人》在常识中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之后再来仔细打听清楚吧。

    我一边如此想著,一边与巴榭莉雅迈步前往多伦特带领的贵宾室。

    「来,请尽量放松休息。也有我商会批发的自傲茶叶与甜点,请尽量享用,还有公会酒窖酿造的酒喔。」

    被带到贵宾室后,坐在沙发上的我像这样接受著多伦特的款待。

    「哇,这个蛋糕和茶好好吃喔!主人!」

    巴榭莉雅以很高兴的表情享用著准备的甜点茶水。

    连对餐点颇为挑剔的她都说好吃了,看来应该是相当高级的餐点。我一边这么想,一边也开始饮用茶水。

    「喔喔,的确很美味。」

    即便是在高级食材琳琅满目的星之都,我也觉得算是特别优秀的味道。

    我这么一说,多伦特也带著放心的表情缓颊一笑。

    「这样啊这样啊,能听到你们这么说真是太好了。毕竟前两天没能对艾克塞尔小弟表示什么就让你回去了,我一直很在意这件事。毕竟多亏了你,让我们获得了很多收益。」

    「收益?是因为救了多伦特大叔的孙女那件事吗?我记得那件事已经道过谢了吧。」

    「不,只靠口头道谢不能当成谢礼。只是口头道谢人人都会──说到底,虽然宝贝孙女受了艾克塞尔小弟照顾,但你的功劳不只这样。」

    「功劳?我还有做什么其他的事吗?」

    说到那时做的事,顶多只有救了名为娜塔莉的少女。正当我想著自己还做了什么时……

    「因为你击倒让风之都长年烦恼的盗贼集团,这种活跃表现不只是我,连其他商人也受到很多助益。」

    「嗯?那团盗贼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

    「正确说来,是你身为初级职业《运货人》将盗贼歼灭的结果占了重要因素。有个非战斗职、而且还是初级职业的人才能够压制盗贼,『这个都市周遭出现了这种人才』的传闻一口气传遍风与星之都,多亏如此让匪徒明显退缩,这附近盗贼的活动也变得安分许多。」

    「喔,原来变成了这样啊。」

    我没有听说过周遭盗贼的状况或传闻,所以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不过那真的是因为我的传闻吗?说不定还有其他理由……」

    「这是我从派遣到城镇各处的情报商得到的数据,绝对不会有错……虽然传闻被加油添醋不少就是了。例如不是初级职业而是下级职业,或是出现了能够伪装初级职业的方法等等,反而变成比事实更加没有说服力的流言,这确实很令人感到遗憾。根据孙女的叙述,你的力量似乎绝非仅只如此。」

    「哎呀,没那么正确反而比较好吧。」

    传闻本来就会用这种奇妙方式传开。

    而且不正确的话就不会太容易被特定出个人。

    那样能让生活更和平,也比较好。

    「是这样吗?不过就算是不正确的传闻,确实还是让想在途中袭击的匪徒感到威胁开始警戒,而我知道的所有商人很感谢你也是事实──所以虽然还不到代表全体商人的程度,还是让我向你道谢吧。谢谢你,艾克塞尔小弟。」

    「不会啦,原本我会打倒盗贼也只是偶然而已。」

    这次也只是传闻刚好往好的方向传开,不是我的成果。

    当我这么一说,多伦特便搔著脸颊,浮现尴尬的笑容。

    「艾克塞尔小弟真是太谦虚了。不过我身为商人,也想努力让你获得等价报酬。」

    「不知道该怎么说,多伦特大叔好注重礼数喔。」

    「嗯,这就是考夫曼家的经商理念。虽然平常好坏事都会做,但至少还能保持存续发展。」

    带著苦笑说完后,多伦特将茶送往嘴边。接著……

    「……啊,这么说来忘了问,这次为什么会来到我的公会呢?虽然对我来说,能道谢是很令人感谢的事,这次有什么事?」

    「算是吧,我不是说过自己刚转职成运货人吗?所以我想知道运货人关于送货工作的基础知识。然后就到了负责斡旋工作的商业公会柜台,想来这里向前辈们打听情报。」

    面对多伦特的问题,我点了点头如此回答。

    结果他抚摸著自己的下颚,若有所思地发出「嗯」的声音。

    「原来如此……像我们这种商业公会确实会对运输类职业发出委托,所以是有运输业的情报……不过因为规模很大,有没有能教导基础的人才就很难说了。」

    「啊,是这样吗?果然还是找错收集情报的地方了吗?」

    到比较小的公会或冒险家公会也许才是正确答案,当我喝著茶这么想时……

    「不,艾克塞尔小弟。你的选择不全然是错的。」

    多伦特这么开了口,接著……

    「我是想靠自己的能力和立场帮上你的忙,希望能交给我处理。我会提供你最适合获得情报的场所。」

    「获得情报的场所?」

    我这么一问,多伦特似乎很高兴地带著充满自信的笑容回答:

    「这个星之都有全国首屈一指的运输公会,虽然是只接熟客的招待制度……就用我的名号介绍艾克塞尔小弟去那里吧!」

    我原本是为了获得运货人知识而来到商业公会的。

    看来我突然就得到了能与这个国家首屈一指的前辈见面的机会。

    从商业公会走了一段路后,该栋建筑物就耸立在前方。

    那是挂著写有「射手座」字样招牌的木造独栋平房。

    看起来不像是这个国家首屈一指的公会根据地。

    「去吧,这里就是各国重镇爱用的运输公会。我已经事前联络过了,你们进去吧,艾克塞尔小弟还有巴榭莉雅小姐。」

    我们顺著催促进入建筑物。接著……

    「欢迎光临~~欢迎来到运输公会『射手座』~~」

    有个身穿华丽服装的女性出来迎接我们。

    接著,她看到我们与背后的多伦特,便微微一笑。

    「考夫曼先生,欢迎光临……那两位就是传闻中的超人新进运货人搭档吧?」

    「喂,什么超人……多伦特大叔,你是怎么跟对方说的?」

    「有、有很多内情啦,总之她就是这个公会的代表玛莉安。」

    多伦特这么一说,被称为玛莉安的女性拈起裤裙裙襬,优雅地行了个礼。

    「初次见面,我是玛莉安•福贝尔修。是这个运输公会『射手座』的代表人,请多指教喔。」

    「我们是艾克塞尔还有巴榭莉雅,也请多多指教,玛莉安小姐。」

    「呵呵,叫我玛莉安就好了,艾克塞尔先生。来,请往这里,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吧。」

    我一出声回应,玛莉安再度露出灿烂笑容,催促我们坐在室内的桌旁。

    而我们便在摆有杯子的桌旁就座。

    「那么,我已经听考夫曼先生说过了。艾克塞尔先生刚转职成运输类的职业,所以想得到关于工作的情报吗?」

    玛莉安一边喝著茶,一边向我如此问道。

    看来多伦特替我联络了颇为熟悉详情的前辈。

    明明从说要介绍这个公会给我才只过了几十分钟,动作如此迅速,真是太感谢他了。

    「嗯,我突然就跑到多伦特大叔的公会去,可是感觉有点不适合现场气氛。为了今后能毫无问题地从事工作,我想学习基本的常识和规矩。毕竟我才刚成为初级职业的《运货人》,处在连左右都无法分辨的状态。」

    我这么说,让她过目送货袋,玛莉安则是浮现惊讶的神情。

    「艾克塞尔先生,你真的是初级职业呢。听到你身为《运货人》教训盗贼时,我还以为是不可信的传闻……看到这个送货袋和从你身体涌现的力量,看来不是假消息呢。」

    她看著我的脸和身体如此说著。

    「涌现力量?玛莉安可以从我的身体看到什么吗?」

    坐在我身旁的多伦特回答了这个问题。

    「嗯,玛莉安是我国屈指可数的输送类上级职业其中一人,名为《公仪飞脚》。具有能够看出他人力量的技能。」

    多伦特的话语让玛莉安带著苦笑点了点头。

    「呵呵,都被考夫曼先生拆穿了。总之就是这么回事,我对看人的眼光还挺有自信的呢。」

    「原来如此,运输类的上级职业还有能测量他人力量的技能啊。是说,居然是全国屈指可数的上级职业,玛莉安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也没有那么夸张。不如说,我一眼就能看出你们是不像初级职业的逸才,从我看来,你们才更厉害呢。我原本还在想考夫曼先生想支援的人是什么样子,见过面后就体会到了。」

    「能受到上级职业称赞是我的荣幸……所以说,这次希望能教我工作知识的事,没问题吗?多伦特大叔不是说过,这里是个很厉害的公会吗?」

    被誉为这个国家首屈一指的公会,有办法拨时间给不是内部成员的人吗?当我如此想著,提出这个问题……

    「完全没问题喔。」

    她随即如此回答。

    以彷佛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答案般的速度,玛莉安点了点头。

    「艾克塞尔先生击退盗贼后,就连我也受惠良多。应该说,我希望明明是《运货人》却能讨伐盗贼的英雄,务必接受我们公会的支援,所以才会邀请您进来。就算没有加入我们公会,能见面说话就很令人高兴了。」

    「是、是这样吗……我觉得好像有点太高估我了。」

    「呵呵,没有这回事。总之就是这样,如果有什么问题,只要立刻过来这里都能回答你。要是我不在……呃……你只要去问那边那个女孩子就可以了。」

    玛莉安的视线前方,能够见到在办公桌整理文件的某位女性。

    「她是我的同事,琥珀•威勒。」

    名为琥珀的褐发女性被叫出名字的瞬间,只见她身体突然一抖。

    「………………请、请多指教。」

    经过一阵漫长沉默后,她红著脸点点头行了个礼。

    看来是个很怕生的人。

    「别看她那样,她也是输送类上级职业的《邮差(Post Maestro)》喔。」

    「咦?真的假的?」

    也就是说,光是这里就有两个屈指可数的上级职业吗?

    这表示射手座也许真的是个很优秀的工会。

    「还有另一个到远处出差的上级职业成员,只要时间搭得上,之后会介绍给你们认识。另外还有几个退役成员……总之这些就是我们公会目前的成员,如果能记住就太好了。」

    「了解。话说这个射手座公会实际上只靠两个人运作吗?」

    「是的,不过从来没有缺过人手喔,毕竟我们可是有慎选工作。」

    能够从一面这么表示一面喝著茶的玛莉安身上感受到游刃有余的气氛。

    表示这个公会处在能选择工作的立场吧。

    「啊,不过我们随时都欢迎人才。如果艾克塞尔先生想加入,随时都可以说喔,就算只是临时加入也会立刻录用。」

    「好,我知道了……话说如果要学习工作,就算是临时的,也要加入公会比较好吗?」

    「是啊。虽然那样应该就能学到工作的大致流程,不过还是看艾克塞尔先生想怎么做。」

    看来不论是否加入,玛莉安都会教我关于工作的事。该说是很会照顾人吗,她服务得如此周到真的是令人相当感谢。

    「不知道艾克塞尔先生是想知道什么方面的工作,基本上只要把我们当成是能稍微问点问题的同伴就好,而这栋建筑物就是工作场合的感觉。真的可以放轻松随时过来这里。」

    「这样啊……不好意思让你操了这么多心。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在这里学习各种事了。玛莉安,今后还要多多劳烦了。」

    「好的,也请你多多指教喔!艾克塞尔先生!」

    认识射手座公会成员后的隔天早上,在火速赶往那个公会露面前,一如往常地于咖啡厅享用著早餐时……

    「那个射手座有新成员加入的事,你听说了吗?」

    从其他桌突然能听见这道男性的声音。

    「真的假的?那里不是有几十个王都的准上级运输职业想参加,结果全部被难到不行的测试刷掉只好放弃,难加入到那种程度的公会吗?」

    「嗯,听说那里的代表虽然很会照顾人,不过也是个很严格的人。刚才说到那些准上级职业的人,好像全员都是哭著回去的。」

    「……能被那种代表看上加入公会的人,到底是什么怪物啊。让我有点兴趣了……」

    就像这样,其他桌的男性们从一大早便热烈地讨论这些事。

    「我说主人,那边的人是不是正在说今天主人要去的公会啊?是那么严格的地方吗?还有主人被当成新成员的事也满让人在意的。」

    「先不说我有没有成为新成员的事,那两个女性不像是那么严格的人,就连初次见面时看起来也都很温柔的样子。」

    从那之后我们聊了一阵子,玛莉安是言行举止皆很有礼貌,琥珀虽然因为怕生而不太将脸转向我,但还是能感觉到友好的态度。

    看起来不是那么夸张的场所。

    「哎呀,既然主人说没问题,应该就不会有事吧。主人从以前起感觉就很敏锐,对于危机的处理能力实在太强,所以根本不懂平常所说的危险呢。」

    「说得真难听,身为龙王的你这么说,身为人类的我还满五味杂陈的……算了,总之从今天起她们好像会帮我准备几个委托,感觉可以从基础开始学起了。」

    先在那个公会接受照顾,学习身为运货人的基本工作应对原则,让自己成为能独当一面随意挑选工作的运货人。

    这就是近期内的目标。

    「好,为了能独当一面,还是先好好吃饱再出发吧。」

    「啊哈哈,我觉得主人在某种层面已经完成超过独当一面的工作了。不过说的也是,身为主人的伙伴要学习很多事,我也会努力加油喔!」

    就这样和乐融融地用完早餐后,我们造访了位在城镇中心处的「射手座」本部的平房──也就是公会根据地。

    「两位早安,我等你们很久啰~」

    当我们一进入平房,玛莉安便挥著手迎接我们到来。

    「从今天开始要劳烦你照顾了,玛莉安。」

    「好,包在我身上。我会尽可能支援你们的!总而言之,今天毕竟是第一天,我从商业公会和冒险家公会找来了几个简单的工作委托,艾克塞尔先生如果有想做的事可以自己挑选,我们会尽全力支援。」

    玛莉安挺起胸膛,表示支援体制已彻底完备。

    我认为能得到优秀公会协助完成工作真是帮了大忙,然而……

    「呃……要在哪里挑选委托?」

    正当我转头四处张望时,有个人影从背后点了点我的肩膀。

    原来是琥珀。

    「在这里,艾克塞尔先生。」

    琥珀指著她平常使用的办公桌桌面。

    上面放著几张摊开的文件纸。

    「我已经擅自帮你们整理好了,只要从里面挑选就好。因为是全部交给玛莉安处理,所以可能会有些比较难的委托,不管哪个我们都会帮忙,所以别担心。」

    「嗯,也谢谢琥珀小姐。真是帮了大忙。」

    「没、没什么,这是身为支援方理所当然的举动。」

    即使害臊地把视线别开,琥珀还是高兴地缓颊一笑。

    在她的催促下,我接连看过整理好的委托文件。

    委托文件上除了记载著希望运送的物品与种类,还有配送地点与预定时刻,另外还有记载重量等等资料。

    在我眼中,不论选择哪个都是首次经历,颇为新鲜。于是我决定选择最先映入眼帘的委托,拿起文件。

    「在今天中午以前,将十个小木箱配送至星之都郊外高地的研究所啊……而且还仔细地附上通往郊外目的地的路线图。」

    那是要从城镇中心处的运送公会送到外面研究所,还描绘著复杂路线的委托文件。

    到中午以前表示只剩一个多小时,难道这是连配送路线都指定好的物品吗?正当我如此思考时……

    「这、这个啊,其实是我们这里附上的图。因为这个城镇有很多巷弄和死路,所以我觉得先让你知道捷径会比较好。」

    「喔,那真是太感激不尽了。」

    由于我是辞去龙骑士职业的一个月前才搬到星之都,还不是很熟悉这个城镇。

    虽然我已经在受赠的房子附近找出有美味料理的店铺,以及贩卖优良食材的店家,但并不代表已经完全掌握整个城镇的全貌。于是……

    「……这样啊,那我靠这个委托一边记下城镇的路,一边试著跑跑看吧。」

    当我决定接下委托,琥珀便点了点头。

    「决定要这个了吗?那货物在这里喔。」

    我被带到这个建筑物角落地面颜色不同的置物区,然后她指著摆在中央处的木箱。

    「就是这些木箱。」

    「好,我知道了。那我就放进送货袋里吧。」

    就这样,当我把放在置物区的木箱接连装进携带的送货袋时……

    「咦?那些全部都装得进去吗?」

    在后面望著我们的玛莉安发出惊讶的声音。

    「嗯,毕竟是送货袋,这点程度的货物当然装得进去吧。」

    当我如此一说,她朝我投以更加惊讶的眼神。

    「可以先等一下吗?艾克塞尔先生的送货袋已经扩充到这种程度了吗?」

    「毕竟是初级职业,升级很快,而且每次升级都会扩充容量。话说平常不是都能放这点程度的货物吗?」

    「不,艾克塞尔先生。平常的送货袋容量是更小的喔。虽然升级条件是比其他职业还要轻松,但普通的《运货人》要持续提升等级也得花费很多功夫……」

    她有点愕然地这么说。

    这么说来,勇者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

    ……一开始是巫女说很容易升级,所以我只是相信她说的话而已。

    而我每次升级总是能看到送货袋扩充功能,所以并未特别感觉到稀奇。

    即使技能的学习顺序没有统一,我还以为大部分的《运货人》都是随时带著这么大的送货袋。然而……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送货袋能持续变得越来越方便,也许是我运气好的关系吧。」

    能像这样全部往方便程度成长,也许真的是很令人感激的事。

    当我如此想著时,我将所有货物装进了送货袋。

    「真、真的全部装进去了……」

    眼前看著我将货物装进去的琥珀也张大嘴巴,她似乎同样对送货袋的宽敞程度相当吃惊。

    当我认为得从这方面的认知开始改变时……

    「不管怎么样,这样就准备完毕了吧,主人。」

    「嗯,是啊。」

    巴榭莉雅似乎很高兴地朝我如此搭话。

    没错,即使正在学习基本常识,还是得先完成工作才行。我拍了拍自己的两边脸颊。

    接下来是我在公会首度开始《运货人》的工作,而我也对委托这次工作的两人挥了挥手。

    「那么,玛莉安还有琥珀,我要出发了。」

    「啊……嗯,路上小心,艾克塞尔先生、巴榭莉雅小姐。」

    「要、要平安回来喔。」

    就这样,我在射手座的首份工作就此展开。

    目送艾克塞尔从射手座根据地出发的背影离开后,玛莉安坐上自己的椅子,将身体靠在椅背上。

    「……那么,艾克塞尔先生要花几个小时才会到目的地呢?」

    「不知道。艾克塞尔先生看起来学得很快,不过这个城镇的道路算是很复杂……」

    「是啊。」

    星之都的占地有分成好几层的部分,高低差也十分崎岖。

    还有很多坡道,光是前往郊外便会消耗体力。

    更重要的是,这个开拓都市随时有许多人在外走动。

    大道总是挤得水泄不通。

    要是进入大道,甚至没有办法任意奔跑。

    另外,有重要设施的几个区域设有内墙,只能从限制的场所通过。如果是熟悉道路的老练运输职业,只要尽可能通过平坦道路并避开人群奔跑,在一小时内抵达应该是游刃有余。

    但如果是不熟悉路程的人,花费两倍甚至数倍的时间都不奇怪。

    委托是到中午为止──也就是说,写著限一小时以内可说是相当紧迫的时间限制。

    「可是,那个预定时刻应该只是大致目标吧?毕竟并未写有『严格遵守时间』,就算迟到也没关系吧?」

    「是啊,是这样没错。我还没有残忍到这么突然把严格遵守时间的工作交给新手。」

    这次收集的委托全部都写著预定时刻。只不过,这些时间再怎么说只是大致目标,而不是限制时间。

    这些都会附上「尽快抵达」的前提,是顾客方刻意夸大而缩短设定的时间。

    如果能在预定时间内抵达,就能在报酬上获得议价空间,但并非绝对能够加价。如果是写著《严格遵守时间》的特别委托书就必须遵守,不过这次并不是这种委托。

    ……就算他有能击败盗贼的强大实力,两者还是得另当别论……

    因此这次为艾克塞尔准备的,都是不需要在时间内准时抵达的工作,这就是被称为简单工作的理由。

    他只要靠著今天的工作,摸索出这个城镇的构造,以及身为运货人方便活动的路线就好。

    这也是附上城镇捷径地图的原因,只要他妥善分配时间,应该就能发现能快速前进的路程。

    「不过考夫曼先生说过他很厉害,说不定真有办法在一小时内抵达呢。」

    「嗯、嗯嗯……艾克塞尔先生的体魄看起来经过严苛的锻炼,也许真的可以。」

    「总之在传来结果前,我们也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吧。」

    毕竟会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当两人想著这段时间有什么工作可以处理,转头看向办公桌上的委托书时……

    「我回来了。」

    「哎呀?」

    才刚出去的艾克塞尔与巴榭莉雅打开门回来了。

    艾克塞尔完全没有流半滴汗,巴榭莉雅却是汗流浃背。他们会这么急急忙忙赶回来就代表……

    「两位欢迎回来,是忘了拿东西吗?」

    是把物品忘在这里才回来拿的吗?还是想要更详细的地图?玛莉安这么心想,开口询问。

    然而,艾克塞尔的回答并非上述两者。

    「不,我已经把货送到了,这是领收单。」

    「……咦?」

    艾克塞尔将附有研究所签名的领收单拿到玛莉安面前。

    然而,玛莉安听不懂他想表达的意思。

    「呃……领收单?」

    「没错。啊……不好意思,是琥珀小姐负责办公事务吧。那么琥珀小姐,这是领收单。」

    艾克塞尔将视线从玛莉安转向琥珀,而手中拿著的纸也同样转向她。

    不过,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她也僵在原地。

    「呃……那、那个……巴榭莉雅小姐?艾克塞尔先生?货、货物怎么样了?」

    「就说已经送到了嘛~~要跟上主人真的很累耶……」

    满身是汗的巴榭莉雅这么说,瘫软地躺在椅子上。

    「不管怎么样,我有好好交给研究所的职员,也有请研究所的人签名。」

    接著,没有流半滴汗的艾克塞尔将领收单放在办公桌上。这时,玛莉安才总算放松僵硬的身体。

    「那、那个……会、会不会太快了!?才过十分钟左右而已呢!?」

    正确说来是还不到十分钟,只过了这么短的时间。

    他到底是怎么做的,才能这么快速抵达目的地?应该说真的有把货物顺利送达吗?正当玛莉安这么想时……

    「玛、玛莉安……!」

    一脸苍白的琥珀从办公桌旁出声呼唤。

    「什么事?琥珀?」

    「这个签名是真的……而且刚才从研究所用魔法传来念文联络……『已经收到十件货物。这么迅速送达,万分感谢!真不愧是射手座的运输职业成员!请让我们对送来的男性与女性致谢。虽然只是微薄心意,我们也会增加报酬』……」

    琥珀这么说,将一张纸递给玛莉安过目。上面确实写著以星之都魔法研究所名义的道谢文章。

    「喔,还会送这种东西过来啊。」

    「嗯~增加报酬让人好高兴喔!这样就有努力的意义了!」

    见到这篇文章让艾克塞尔与巴榭莉雅相当开心,玛莉安却显得惊讶不已,甚至没时间搭理这张文件的内容。

    「居、居然真的送到了……应该说艾克塞尔先生,你是怎么做到的!?就算从这里用跑的,到研究所应该也得花将近一个小时……」

    「咦?说是怎么做到的,我也只能说是努力用跑的。」

    「单程要一个小时的距离,只靠努力就能变成来回十分钟以内,我不太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当他们如此交谈的过程中……

    「喂~~!玛莉安小姐!刚才有个很像怪物的厉害东西冲进你们公会!没事吧!?」

    住在附近的商业公会干部妖精男冲了进来。由于他时常会对这个公会提出委托,双方可说交情甚笃,但他带著不同于以往的慌张神情。

    「咦、咦咦?什么没事……发生什么事了?应该说是什么冲进来了?」

    「呃……刚才这附近路上有个人影用很像怪物的速度冲刺,沿著公会塔的屋顶和内墙上方冲了出去啊?然后又回到这里,而且还冲进你们射手座公会,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妖精男激动地这么说。

    接著,他朝玛莉安和琥珀看了一眼,然后看向艾克塞尔与巴榭莉雅。

    「──不对,你们就是刚才在屋顶上跳跃的那两个人啊!这、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该、该不会他们就是传闻中射手座的新人吧?」

    「咦?呃……算是吧。虽然还没有决定要加入,但姑且算是新进《运货人》没错。」

    听到玛莉安的回应,妖精男目瞪口呆地说著「是这样啊」,然后朝著艾克塞尔等人点头致意。

    「哎呀,小哥还有小姐,该怎么说呢?不好意思把你们当成怪物了。」

    「嗯?喔,没关系啦。毕竟我们不顾周围在屋顶上跳来跳去嘛。」

    「这样啊,能听你这么说真是太好了。我是在商业公会工作的人,还是第一次看到像小哥这样快步如风,在内墙上不断跳过障碍物的运输职业──喔,不好意思这么吵闹,那我就先失陪了。对了,感谢让我看到这么厉害的技术,射手座的新人太强了吧……」

    妖精男如此说著,擦了擦额头浮现的汗水,便离开了平房。

    从他留下的话语,玛莉安察觉到刚才艾克塞尔做出的事。

    「艾克塞尔先生,你该不会是爬上了星之都的内墙吧?那个不是有十几公尺高吗?」

    「嗯,确实是满高的。不过途中有几座高塔,所以我藉著高塔的屋顶通过内墙。当我问负责管理高塔的人『能不能借我踩著屋顶跳上去』的时候,对方还笑著说没问题喔。」

    这个城镇的建筑物建造得相当坚固,甚至连魔兽都很难将屋顶踩坏。

    因此并非不能使用这种移动方式,《杂技师》有时候也会用这种方式进行街头表演赚钱。

    当玛莉安如此思考时,琥珀也战战兢兢地对艾克塞尔提出问题。

    「艾、艾克塞尔先生?你没有经过普通道路吗?」

    「不,我一开始也是在普通道路奔跑。可是因为途中的路蜿蜒交错,而且人又很多。我觉得直线前往目的地比较能节省时间,既然这样,从屋顶上跳过去应该会比较快。啊,不过我当然没有用踩破别人家屋顶的跑法,这点希望你放心。」

    「不,问题不是这点……艾克塞尔先生真的是初级职业没错吧?」

    「嗯,完全是新手。所以这次我跑的时候有确认过城镇的小路,也知道人多的地方,这个路线图真的派上很多用场,谢谢两位。」

    对于开朗地道谢的艾克塞尔,玛莉安与琥珀皆哑口无言,面面相觑地朝他点了点头。

    「好、好的……不客气……」

    「嗯、嗯嗯……能帮上你就好……?」

    看来自己支援的人可能是超乎常理的对象,两人依稀浮现出这种感受。

    「这感觉很快就会超出我们能支援的程度了。」

    「对、对啊……居然把这么厉害的人介绍给我们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