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 送来胜利之人,贯穿龙之人
    吉克与星光成员正在仔细观察只剩头部以上与骨头的巨型洞穴巨人残骸。

    「我说队长,这些应该是这次要打倒的猎物吧?」

    「嗯,以大小来说不会有错……看来是彻底连骨头一起被啃掉了,甚至还有打斗的痕迹。」

    吉克观察巨型洞穴巨人的残骸周遭,能够见到地面被过度挖开,还有看似被巨型洞穴巨人用过的棍棒零落地碎裂在地。

    接著,吉克再度看向巨型洞穴巨人的骨骸。

    「感觉是一口被咬掉累积魔力的心脏。小型魔兽被大型魔兽吃掉的时候会变成这样的惨状,我曾经看过……不过我打从出生以来,可没听过始原生林有能对这么巨大的躯体做出这种事的魔兽……」

    为了开拓始原生林,魔兽研究所每年会进行几次调查。

    虽然接受过这种报告很多次,但从来没有能够吞食这类庞然大物的魔兽出现。

    而且观察眼前交战过的现场,能发现有几个类似黑色发光石块的物体散落地面。

    那也是先前见过的物体。

    「是古龙之鳞吗……该不会那个真的在这座始原生林吧……?」

    从这些间接证据考量,就算有也不奇怪。

    从大战之际将鳞片落到流星酒馆那时起,有可能就一直潜藏在这座始原生林之中。

    ……而且因为受到魔王大战的影响,忙于复兴,魔兽研究所这几个月来没有进行定期调查。

    这件事让吉克保持著戒心,当他以随时能够动身的状态留意四周时……

    「队长,这里的地上也有不妙的东西……!是古龙蜕下的壳……!」

    「什么……!?」

    吉克前往上级陷阱师再度以慌张语调报告的地点,那里有著黑色的鳞片块状物。

    就像是龙的手脚般保持立体的物体。

    大小约有先前巨型洞穴巨人的双倍大,吉克知道这个蜕下的壳代表什么含意……不,不只是他而已。

    「这是龙治疗身体时进行的蜕皮吧。」

    来到他身边的艾克塞尔看著龙蜕下的壳,如此喃喃说著。

    「……艾克塞尔先生也知道啊,濒临死亡的龙让身体恢复时会留下这种残骸。」

    受到无法飞行的伤势时,龙具有落到地面停止活动,并且食用周遭具有魔力的物体,试图恢复的习性。

    当身体恢复到某种程度后,为了再度生成鳞片,会先让身上的旧鳞片剥落。

    结果就会变成这种蜕下的壳,然而……

    「不过吉克,这只龙好像是用半吊子的方式治疗自己。蜕下的壳只有一点点,这附近也都是血迹。」

    艾克塞尔指出蜕下的壳中还留有大量血块。

    「……说的也是。就像艾克塞尔先生说的,如果是完全痊愈,应该会彻底地只留下全身的鳞片,不过这家伙还在持续出血。」

    而且从鳞片蜕壳的血迹点滴地持续延伸,在树木被扫倒的边缘地点失去踪迹。

    「这是从这里飞走了的意思吗?」

    「好像是。吉克观察的那附近有拍动翅膀的痕迹,从血迹乾掉的方式来看,也许是满久之前就飞走了。」

    原来如此,这样表示龙还没有完全治愈伤势,似乎就飞到某处了。

    ……要是潜藏在这附近,自己和星光的成员不可能没有发现那么巨大的身躯。

    思考到这里,吉克微微吐出气息试图缓解紧张,但脑中随即闪过其他想法。

    「等等喔?这家伙既然没有好好治愈身体,就表示应该没吃够具有魔力的生物。」

    虽然古龙是充满战斗欲望的猛兽,但不代表没有智能。

    先不论濒临死亡无法移动身体的时候,既然已经吃下巨大魔兽恢复到几乎会蜕皮的程度,应该会更有效率地采取让身体痊愈的行动。

    ……与其少量频繁地食用住在始原生林的魔兽,照理说会前往能更轻松聚集大量魔力的场所。

    有种不祥的预感。

    既然这样,除了这个地方,还能想到什么摄食的场所?正当吉克思考到这里……

    「队、队长!不、不妙了!」

    上级魔女的声音传来。

    只见她面色苍白,颤抖著嘴唇继续说道:

    「刚才副会长传来念话,说星之都上空有龙来袭……!」

    看来不祥预感确实命中了。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在星之都中央。

    玛莉安在射手座公会前方,看著全身覆盖破烂灰色鳞片的古龙发出吼叫。

    「没想到古龙会冲进这个城镇呢。」

    「嗯,我也没料想到这种事,心脏都快从嘴巴跳出来了……」

    多伦特也在面无血色地勉强挤出笑容的她身旁。

    他也皱起眉头,看著龙将城镇建筑物悉数破坏,将魔法道具吃进口中。

    「考夫曼先生,已经用【念话】联络完了吗?」

    「当然,已经尽可能向各方发出救援信号和寻求援军了。玛莉安,刚才好像看你正在引导疏散避难……情况有进展吗?」

    「总之已经疏散过了,不过还是有来不及逃走的人,我已经派琥珀去救人了。多亏如今还有战斗职业的人正在争取时间。」

    龙附近有几名战斗职业的人,正在各自展开攻击。

    但没有任何攻击奏效。

    明明是鳞片各处都看似坑坑洞洞的龙,然而几乎所有魔法和武器都被弹开。

    「……我接下来也会去支援战斗,不过那会不会太强了?」

    「即使还在修复身体,毕竟还是古龙。多亏还留有战争时期的后遗症,看起来动作变得迟钝很多。不过……」

    「哈哈,那样还算是迟钝很多了吗?真是不好笑的玩笑话。明明都已经打破魔法研究所的结界,还轻松地把上级职业拨开想吃掉对方了。」

    目前还有很多正在战斗的人。

    即使受到重伤,还有立刻回收的支援人员,当前还没有造成人员折损。但任凭摆布的情况也同样不变。

    「真是的,以前我在最前线的时候也看过古龙,可怕的程度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不过幸好这个城镇还没出现战死的人,从这点来看,现况还算幸运了。」

    玛莉安确认著御状箱的内部,朝一面吐出气息调整呼吸,一面这么说的多伦特问道:

    「所以增援大概什么时候会到呢?」

    「我想附近滞留的勇者和英雄等级战斗职业会赶过来,不过应该还得花一段时间,所以现在确定得靠我们想办法处理了。」

    「也是呢。这样下去城镇会被破坏殆尽,只能勉强想办法击倒或是赶走古龙了──听说龙的弱点是在脖子的逆鳞,我会努力钻过那个巨大身躯试著瞄准看看。」

    玛莉安从御状箱拿出一把短剑。

    那是附上强化身体与硬化魔法,她所拥有的最高级武装。

    「这样啊。那么我也回想起大战时被称为武斗型商人的那个时候,拚死奋战吧。」

    多伦特也从怀中掏出铁甲装在拳头上,然后深深吐出一口气。

    「那么我们上吧,考夫曼先生。身为守护国家与都市的十二公会领袖,现在开始进行防卫战……!」

    「嗯!」

    接著,星之都对抗古龙的战事就此展开。

    「我们马上赶回星之都!」

    「好!」

    一听到报告,星光的成员皆表示相同意见。

    接下来要全力奔跑赶回星之都救援。

    现在只有这个选项可选。然而……

    ……不论怎么努力,这个距离还是得花三十分钟……

    这段时间内,城镇不知道会被破坏到什么程度,而且全速移动后也不知道能留下多少体力应战。

    ……即使如此,星之都还是处在危机中。

    得尽快赶回去成为众人的助力。

    脑中只怀著这个念头,正当成员们虽焦急却仍然准备拔腿狂奔的瞬间……

    「大家,先等一下。」

    对于满心焦急的星光成员,艾克塞尔的冷静声音自背后如泼下冷水般传来。

    「艾克塞尔先生,你想说啥!?先说别想阻止我们喔!就算有古龙,那里还是我们的故乡!我们得尽全力奋战才行!」

    吉克回过头这么说,这段话让艾克塞尔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我不会阻止你们。不过……吉克你们总之只要能尽快赶回去就行了吧?」

    「嗯!那当然!」

    「好,既然这样就交给我们吧,会以速度为优先运送你们回去。」

    「运送、我们……?」

    艾克塞尔的话语让吉克面露不解。

    但艾克塞尔并没有多加在意,而是对身旁的巴榭莉雅说道。

    「那么巴榭莉雅,我们上吧。」

    「嗯,我要把身体变回来啰。那么──【变身】!」

    巴榭莉雅说出这句话后,身体被红色光芒包覆。

    接著,转眼间,她的身体出现变化。最后则是……

    「居然……变成龙了?」

    变身成拥有一身红与金色鳞片,闪闪发光的龙。

    「这、这条龙我们有在战场见过吧……?」

    「是、是啊,我也看过。这不是无法目视的龙骑士骑乘的红金色龙王吗……」

    从前憧憬的英雄曾经驰骋的美丽巨龙出现在眼前。

    他们不可能忘记那位勇者的伙伴,而这条巨龙会出现在眼前,也就代表……

    「艾、艾克塞尔先生……你该不会不是单纯撞名,而是真正的……!!」

    吉克讶异地再度看向艾克塞尔。接著……

    「总之先把行李放在这里就好了吧……」

    他将送货袋倒过来,窸窸窣窣地将内容物倒在地面上。

    那是前来这里时装在送货袋内的各种行李。

    「──艾、艾克塞尔先生?你、你在做什么?」

    这个奇特动作让吉克不解地询问,艾克塞尔一边摇晃著送货袋将行李倒出,一边以认真表情回答:

    「我在腾出空间。只要有空间,就能把所有星光的成员装进送货袋了。」

    「把、把我们装进送货袋?」

    吉克因这番太过出乎意料的话语而瞪大了双眼,艾克塞尔看著身旁巴榭莉雅的背部,点了点头。

    「因为巴榭莉雅只能一个人搭乘,要把所有人带走的最好方法,只有请你们进入送货袋了。在里面既可以呼吸,虽然是有点挤,不过有像类似个人房间的空间,所以不用担心。我已经实际把脸探进去确认过了。」

    「是、是喔……」

    「还有,进去里面也能听得到声音。所以要在前往城镇的路上讨论作战策略。」

    「讨论作战策略……意思是?」

    吉克这么一问,停止晃动送货袋的艾克塞尔朝他露出认真神情。

    「虽然委托书上没写,但既然古龙出现就没办法了──接下来的工作不是讨伐魔兽,而是屠龙。就是要讨论屠龙的作战策略。」

    而且是与英雄一起。

    他们就这样飞翔返回城镇。

    玛莉安等人与袭击星之都的古龙互相对峙,成功地拖延了古龙的行动,但受到了很严重的损伤。

    「……真是⋯太犯规了。」

    玛莉安跪倒在地,做著混有鲜血的深呼吸,如此呢喃。

    她的身体有著宛若被古龙硬鳞挖开的伤痕。

    「既大,又坚硬,又敏捷,竟然还能像动物一样动脑。真的纯粹是太强了啦……」

    玛莉安将口中囤积的血吐掉,抬头望著先前用尾巴朝她迎头痛击的古龙。

    「吼嘎~~~~!」

    古龙仍然猛烈地甩著巨大身躯的尾巴与龙翼,将破坏的星之都建筑物,以及战斗职业掉落的装备与部分肢体吃进口中。

    ……这样还没有出现死者,真的是奇迹了。

    战斗开始才过数分钟,能动的人包含玛莉安在内已经减少到仅剩数人。

    原先想瞄准颈部逆鳞的人,接连被古龙的尾巴与龙翼扫开,瞄准身体的人也被锐爪与利牙撕裂身体。

    虽然这让战斗职业中有人受到重伤,但在死亡前便由玛莉安等等支援人员进行回收救援。

    由于交给背后的救护部队急救,总之是不会丧命。即使失去手脚,某种程度还是能用药物设法救治。

    目前在千钧一发之际勉强避免人员折损,然而……

    ……要是我们这里被突破,后面的救护部队和避难的居民们也会有危险……

    只要有富含魔力的人,就会成为古龙吞食的目标。

    虽然无法使用避免敌意的技能,但只要持续保持战线,应该至少能作为牵制。正当玛莉安如此思考时……

    「嗨,玛莉安。看来能动的人只剩我们两个了。」

    多伦特从后方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

    「考夫曼先生,您没事吧?刚才看您想殴打古龙下颚,结果被打飞出去了。」

    「没什么,只是一只手和肋骨断了而已,还有另一只手能用。」

    多伦特这么说,还没有弯折的另一只手握紧了拳头。

    他也是满目疮痍。

    「玛莉安才是,你没事吧?看你已经摇摇晃晃的。刚才回收战斗职业的时候不是被流弹……应该说是被乱摆的尾巴扫到吗?退到后方也没问题喔?毕竟你可是身为公会代表的重镇。」

    玛莉安带著苦笑回应多伦特这番话:

    「我也想这么做,可是还不行。背后还有尚未避难的居民,得在英雄们赶来之前持续吸引古龙注意。而且这个城镇也和人命同样重要。」

    城镇中央已经遭到破坏。

    但除此之外的场所并没有受到蹂躏。

    这都是因为先前与战斗职业成员吸引古龙注意,并且持续锁定逆鳞与头部干扰古龙的关系。

    「身为公会代表,得尽可能保护城镇,到了这种地步,怎么能逃走呢。」

    「呵呵,说的也是,我也有同感。毕竟还有身为公会副会长的坚持,这种时候实在不能退后啊。」

    玛莉安与多伦特一边这么说,一边重新举起各自的短剑与铁拳。

    「只要是鳞片没有保护的位置,就连我们的武器也能造成伤害。尽可能削弱古龙吧!考夫曼先生!」

    「好……!」

    就这样,两人再度准备迎战古龙。

    就在几乎同一时刻。

    「嘎吼吼……!」

    古龙的脸突然迅速摆动。

    视线朝著两人的背后。

    应该是看著无法战斗的人聚集的地点。

    古龙一看过去,便大大张开双翼。

    「该不会是要改变目标直接飞过去!?」

    「不妙!得阻止才行!」

    玛莉安与多伦特一起拔腿冲向古龙,但说时迟那时快……

    「嘎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古龙旋转身体,让龙翼大大地拍向地面。

    彷佛不容许阻扰般,这记攻击以龙翼与风压压迫著两人。

    「……!?」

    「唔喔喔……!!」

    玛莉安与多伦特皆被一口气吹飞,重重摔落。

    受到几乎无法呼吸的冲击袭击,两人的身体在城镇地面弹跳,不停翻滚。

    「唔……呜……」

    见到两人流出大量鲜血,古龙以彷佛看著美味食物的眼神盯著两人。

    接著,古龙缓缓拍动龙翼,浮上空中,游刃有余地缓缓靠近两人。

    看来是想先吃掉两人,再前往避难民众的地点。

    ……唉,真是的。虽然不是战斗类职业,没想到居然这么无能为力。真是太不甘心了……

    玛莉安对自己的力有未逮感到相当懊悔。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颤抖著双腿撑起身体,打算抵抗到最后一刻。

    「……我不会被白白吃掉的……」

    在被吃进口中的瞬间,就算只有短剑也要刺进它的身体。

    只要能稍微争取时间就得偿所望了。

    玛莉安如此想道,抬头仰望靠近的古龙。古龙张开长著巨大牙齿的嘴,将头靠了过来,准备将她吞下。

    就在这个瞬间。

    「──【龙脚(DRAGON SHOOT)】……!」

    随著这个声音,某个物体从空中以凌厉速度落了下来。接著……

    「嘎、吼喔喔……!?」

    古龙的单边龙翼被扯了下来。

    这击让古龙发出哀号,被击落地面。

    「咦……?」

    眼前剎那间发生的事,让玛莉安的思考瞬间冻结。

    然而,身体与眼睛却擅自朝落下的物体跟了过去。

    该物体从空中斜斜落下,落在仍然维持形状的建筑物屋顶上。那个身影是──

    「艾、艾克塞尔先生!?」

    那是扛著送货袋的男性运货人。

    拥有红与金色鳞片的龙随侍在侧。

    「我结束最高难度的委托回来了,玛莉安,还有多伦特大叔……不过看起来得稍微进行延长战了。」

    将古龙单边龙翼扯下,降落在屋顶后,我一跃落在遍体鳞伤的玛莉安与多伦特面前。

    「……看起来勉强赶上了,你们两个没事吧。」

    「嗯、嗯嗯……我没事。」

    「我也还站得起来。不过艾克塞尔小弟……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始原生林吗……」

    「嗯,所以我尽快赶回来,把战力送来了,大家出来吧。」

    我将背后的送货袋袋口打开,结果星光的成员脸色多少有些苍白地爬了出来。

    「呜呃……头好晕喔……」

    「不、不过多亏这样才能这么快抵达,而且比全力奔跑还保留了更多体力,能立刻开始行动……!」

    只稍微头昏脑胀短短一瞬间,星光成员便随即打起了精神。接著……

    「呀啊!?」

    「唔?你、你们做什么……!」

    他们将多伦特和玛莉安扛了起来。

    「另一边有防护墙,先到那里去避难吧。队长,到那里去应该没问题吧?」

    「没错!按照事前讨论,我们负责收集伤患,然后交给巴榭莉雅小姐开始防护周边区域!古龙就交给你了,艾克塞尔先生!」

    「嗯,我知道了。巴榭莉雅也没问题吧?」

    『包在我身上!我会好好保护他们的!』

    就这样,巴榭莉雅与星光成员从古龙面前撤退。目送玛莉安等人被扛著离开后,我重新回过头看著古龙,将手伸进送货袋。

    将至今沉眠于送货袋底部的龙骑士之剑和枪拿了出来。

    这是我从家里出发时总会携带的武器。不过……

    「这样送货袋就完全空下来了……表示能完全使用运输过去的功能了。」

    我把剑和枪扛在肩上,将送货袋绑在腰际。

    以这种状态与古龙展开对峙。

    真令人怀念。

    这个念头闪过脑中。

    已经好久没有对付古龙了。

    「虽然我以前和现在的职业和立场已经有很多差别……没想到要做的事还是没变……」

    没错,就算职业已经改变,目前要做的事还是没变。

    只需活用龙骑士时代的经验,彻底使用《运货人》能够使用的筹码处理这个工作。

    「没错。古龙,我把败北送来给你了……!」

    接著,我开始将自己过去的技能运送回来。

    「运输过去,【龙剑(DRAGON BLADE)】……!」

    为了击倒眼前的对手。

    多伦特和玛莉安一起被星光成员扛著,撤退到离战场稍远处的高地广场,魔女已经在该处画出巨大的魔法阵。

    「好,我已经设下【防护恢复阵地】,总之应该没问题了。队长,如果是副会长和玛莉安小姐这种程度,只要休息几分钟应该就能恢复了。」

    「那接下来在后方避难的地点,设下更强的防护阵地吧。」

    「好的,多亏艾克塞尔先生,保留了许多魔力。为求保险,我设下大概能撑半天的防护魔法阵吧,队长!」

    星光的成员这么说著,朝城镇奔跑而去。

    「那么巴榭莉雅小姐,这里就拜托你啦!」

    『嗯!我知道!我会保护他们两个,其他人就拜托你们啰!』

    接著,只剩下多伦特与玛莉安在防护阵地前方休息。

    还有以开朗语调说著话,被称为巴榭莉雅,拥有金与红色鳞片的龙。

    「你、你真的是巴榭莉雅小姐吗?」

    对多伦特来说,龙的名字与声音十分熟悉。

    因此当他这么一问,拥有金与红色鳞片的龙浮现出和善笑容。

    『喔,对了,这个模样就看不出来了。那我【变身】吧。』

    她变回人的姿态,模样确实就是自己所知的,身为艾克塞尔同伴的那名少女。

    而见到她先前龙的模样,也让多伦特完全确定心中的疑虑。

    「原来如此……他果然是《无法目视的龙骑士》本人,而巴榭莉雅小姐就是身旁的龙吧。」

    他这么一说,巴榭莉雅瞪大了双眼。

    「咦?多伦特叔叔知道主人之前的职业啊?」

    「当然,只是犹豫著该不该确认而已。怎么可能不知道无法目视的龙骑士!只不过……这样没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吗?」

    「是、是说艾克塞尔小弟的事!他不是龙骑士吗?不是应该骑著身为龙的你战斗吗?」

    这个问题让巴榭莉雅搔了搔脸颊。

    「嗯……多伦特叔叔好像误会了两件事,所以我先订正一下喔……首先,主人现在是《运货人》喔。」

    「那、那么,不是更应该与他并肩作战吗?」

    既然他已经不是龙骑士,让他独自对抗古龙还是太鲁莽了。

    当多伦特将「是否该过去帮忙」的想法说出口,巴榭莉雅带著微笑摇了摇头。

    「还有另一个误会对吧?主人没有我在身边还比较强喔。」

    「你说……什么?」

    「来,你看看那边吧。」

    巴榭莉雅这么说,她所指向的前方能够见到艾克塞尔。

    见到他自由自在地在古龙周围跳跃,拿著巨大长剑与长枪将古龙肢体切开的身影。

    「那、那种速度是怎么回事……!」

    比平常身为运货人还要快了数个阶段。

    明明是从远处观看,他仍然以眼睛无法跟上的速度四处移动。

    「看那样子应该就知道了,我之所以会负责保护各位,就是因为我在那种战场上只会妨碍主人的动作。」

    「身为龙的你还会阻碍行动吗?」

    这个问题让巴榭莉雅点了点头。她的视线紧紧停在艾克塞尔身上,眼神中似乎带有绝对无法撼动的安心感。

    「当然。虽然龙骑士是乘龙驰骋的职业……也是狩猎龙的职业。就算现在只能使用一部份技能──但那点程度的古龙不会是主人的对手。」

    「吼喔喔喔喔!」

    「别乱动啊,这样会很难切开吧。」

    古龙拚命扭动身躯,试图将缠著巨大身躯的我赶走。

    然而,这点程度不会让我的剑偏离轨道。

    「【龙爪(DRAGON CLAW)】!」

    技能威力确实地将古龙手脚砍断,并给予伤害。

    全身染血的古龙朝我投以憎恨的视线。

    「咯、咯嘎~~~~!!」

    随著这声低吼,古龙将巨大尾巴扫了过来。

    然而,我没有必要配合这种直线的攻击被乖乖击中。

    我纵身一跃,踩著建筑物的一部分冲向古龙。

    「──投掷版【龙咬(DRAGON BITE)】!」

    我将龙骑士的技能运送回来,将右手的剑丢了出去。

    光是这样就让古龙颈部受到连续两道劈砍,保护该处的鳞片一口气剥落。

    「咯、吼喔喔……!」

    疼痛让古龙发出叫声,但古龙似乎也不打算任凭摆布。

    「……核心附近颈部的伤势正在恢复啊。」

    古龙就算受伤,还是能藉著消耗体内蓄积的魔力重生鳞片或肉体。

    而这条古龙也许具有动物般的直觉。明明因为战争后遗症浑身是伤,但还是随即将致命的伤势复原。

    「要彻底杀掉这家伙,只能一击把头附近整个轰掉,或是让累积的魔力用尽。虽然有很多做法……」

    即使只单独使用龙骑士的技能,仍然能对古龙造成伤害并加以削弱,所以也能选择进行长期战让古龙耗尽魔力。只不过……

    「吼嘎啊啊啊啊啊!」

    为了寻求耗费的魔力,伤势痊愈的古龙变得更加狂暴。

    ……要是让它继续大闹下去,城镇因而被破坏就不好了。

    所以我决定了。

    为了保护人民和城镇,得在短时间内收拾掉古龙。因此我必须……

    「完全活用《运货人》的运送过去功能,彻底打倒古龙……!」

    现在能同时使用两个龙骑士的技能。既然这样……

    ……就施展出两个技能组合起来威力最强大的招式。

    龙骑士时代已经做过许多次。既然如此决定,接下来就只需付诸实行。

    「【飞龙之翼(DRAGON BOOST)】……!」

    首先使用让自己的魔力缠绕在身体上,能够在空中活动数秒钟的技能。

    从自己的身体喷出魔力,背后形成以黑白光构成的翅膀。

    变化为彷佛人类长出龙翼的姿态。

    接著,怒火中烧的古龙眼睛确认到我的状况。

    「唔喔……喔……!」

    似乎被浓密的魔力深深吸引。

    怒气与食欲互相混合,让古龙张开大口,朝我冲了过来。

    ……嗯,真是令人怀念。

    我以前也是像这样引诱古龙加以击倒。

    我一边感谢著现在还能活用这些经验,一边举起长枪。

    「好,要上了。加速……!!」

    配合古龙接近,我拍动【飞龙之翼(DRAGON BOOST)】全速冲了过去。

    「喔喔喔喔喔──!」

    面对张开大口的龙,我施展出龙骑士时代曾经屠杀许多古龙的技能。

    这是以飞龙之翼让自己加速后,施展出具有龙神之名的复合技能。

    「──【龙神之雷(DRAGNEEL BREAK)】!」

    由黑白光芒形成的龙翼开始发光,我如同雷光般向前冲刺。

    接著,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击直接刺穿古龙的头。

    「──!?」

    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古龙的上半身被整个轰飞。

    由于核心所在的颈部已经消失,古龙的身体失去力道。

    「……」

    然后,倒卧在被技能冲击力道大大挖开的地面。

    我见到这幅光景后,用手搧著速度过快而累积热度的身体,试图冷却。

    「呼……这样运输委托的延长战就结束了,能彻底完成委托真是太好了。」

    于是我为了报告工作结束,回到应该在后方等待的玛莉安与多伦特所在之处。

    解除龙骑士技能并用送货袋回收古龙残骸后,我准备前往位于战场后方的高地。

    根据事前作战会议,我们赶到时会把战场上的伤患聚集在那里。正当我思考著是否有好好照著计划进行时……

    「艾克塞尔先生~~!」

    身体各处包著绷带的玛莉安从高地跑了过来。

    「喔,是玛莉安啊。与龙交战后还这样跑步,伤势没有问题吗?」

    「嗯、嗯嗯……伤口没有很深,我已经接受过星光成员们的急救了,考夫曼先生也在那里喔。」

    她一边这么说,一边看著自己跑来的方向。

    上半身被绷带缠绕包紧的多伦特,还有为他治疗的星光成员走了过来。

    大家都用力挥著手。虽然脸上能够见到疲态,但看起来还是很有精神。

    「总之没事真是太好了。」

    「真的是呢,没有任何牺牲者出现,都是多亏了你。艾克塞尔先生,谢谢你。」

    玛莉安语毕便低下头道谢。然后……

    「还有,这个给你,这是在过来途中回收的东西。能够感觉到几近异常的力量……这是艾克塞尔先生的武器吧。」

    她从御状箱中抽出一把剑的剑柄。

    那是我刚才投掷的龙骑士之剑。

    「喔喔,谢谢你。我想说之后再去回收就好,谢谢你帮我捡回来。」

    当我准备从她手中接过剑时……

    「……」

    玛莉安看了我几秒钟后,我发现她彷佛难以启齿似地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开口。

    「咦?怎么了吗?」

    「呃……其实我在想,艾克塞尔先生果然就是《无法目视的龙骑士》。到目前为止很难确认这件事,不过看到刚才那些动作,没想到你居然就是本人……就我看来,我完全无法理解你会成为《运货人》的原因……」

    她有些紧张地这么说。

    我不知道她在紧张什么,总之我还是先收下剑。

    「哎呀,这满难说明的。总之我在打倒魔王后,演变成了必须从龙骑士辞职的状况,然后用普通的方式转职而已。」

    我若无其事地如此回答玛莉安的疑问。结果……

    「咦……?」

    只见她大大地瞪圆双眼。

    「咦?我有说什么奇怪的事吗?」

    明明我只是说自己用普通方式转职而已,她为什么会这么惊讶?当我如此心想时……

    「我、我说艾克塞尔先生,由主动发问的我说这种话虽然有点奇怪──这么重要的往事不应该是这么轻描淡写地带过吧!?」

    她用颇大的音量如此回嘴。

    「你这么问,我也只能这样回答了,毕竟只是小事而已。」

    既不是能力值被暴露出来,也没有说出什么重要或违反礼仪的事,为什么她会这么疑惑?

    「小事……平常不会那么轻松说出从最上级职业辞职的事吧!?」

    「咦?是这样吗?」

    在她问出这件事之前,我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大剌剌地说出口吧。

    不是被直接了当问到,就轻松地回答的话题而已吗?

    当我这么回答后……

    「没想到对话题的重要程度会有这么大的认知差异……嗯,考量到艾克塞尔先生的积极个性,我当初应该在工作中更轻松直接问出这个疑问的。」

    相当沮丧地垂下肩膀后,玛莉安「呼」地深深吐出一口气。

    接著,她带著舒爽神情抬起头看著我的脸。

    「……唉,说的也是。不论艾克塞尔先生是不是无法目视的龙骑士,对我们来说还是《运货人》,说是小事也没错呢。」

    看来她似乎打起了精神。毕竟要是她继续落寞也会很难说话,对我来说这样反而比较好。

    「对了,说到《运货人》,这次工作是我的最终研习对吧?虽然很感谢能让我体验工作,不过实在碰上太多突发状况……这样还能算成功吗?」

    原本的委托内容是担任讨伐巨大魔兽的支援职责,虽然实际上大型魔兽已经消灭而达成了目标,但不好判断是否有好好完成运输职业的工作。

    我如此心想,开口一问……

    「呵呵,都打倒龙了居然还在意这种事,艾克塞尔先生身为运输职业真是太认真了。」

    「毕竟现在的我是《运货人》,既然城镇和人员都没事,我当然也会在意这点。」

    我一这么回答,玛莉安浮现浑身无力的笑容后,便大大地点了点头。

    「当然是非常成功。我接受治疗的时候也听星光的成员说过了,对艾克塞尔先生的贡献不可能有除此之外的评语。」

    「喔喔,这样啊。」

    虽然有很多异常状况,但幸好总算让运货人的最终研习成功了。我正这么想时,玛莉安从怀中拿出一个戒指。

    「来,这是送给艾克塞尔先生的礼物。这是S级公会『射手座』的认证戒指。」

    「认证戒指?」

    「是的,这是实力受到我们S级运输公会『射手座』认同,会交给能独当一面的个人运输职业的证明……虽然艾克塞尔先生的实力已经这么强,由我们认可为能独当一面也很奇怪就是了。」

    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后,玛莉安重新以认真的神情紧盯著戒指。

    「不过只要有那枚戒指,你身为运输职业的能力就不会被质疑了。今后我不知道艾克塞尔先生会怎么行动,但你可以把那枚戒指当成后盾使用喔。」

    「收下这么好的东西,真的没关系吗?」

    玛莉安貌似十分高兴地回应我的问题:

    「当然!恭喜你研习毕业,艾克塞尔先生。你已经是个一流的专业运输职业啰。」

    看来我身为运输职业,总算能独当一面了。

    与转职当初向往的旅行生活,也大大地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