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 与同伴一起工作
    魔术勇者纱希抱著我,用脸不停磨蹭。

    「呵呵,这不是假的,是真正的艾克塞尔的味道~~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这样了,我好想补充这种感觉喔~~」

    纱希一边红著脸,一边浮现出似乎很高兴的表情。

    以前在龙骑士的时代,她也会隔著铠甲与便服这样抱著我磨蹭。正当我怀念地这么想时……

    「哎呀,以前因为头盔的力量会随时清洁身体,味道也会跟著变淡……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功能,真是太棒了。呼哈……我越来越兴奋了……!」

    她仍然用脸抵著我做了个深呼吸。接著……

    「得、得趁著这股气势确认内裤的味道……」

    「喂,别想把我的裤子脱掉。」

    「噫呀……」

    由于她用手拉著我的裤子,于是我按著她的头让她停了下来。

    「呜呜,好坏喔……」

    「是因为你想在别人面前把我的裤子脱掉。你看,旁边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转头环视身旁,能够见到莱拉克瞪大双眼,玛莉安张大嘴巴哑口无言,巴榭莉雅正倒竖著柳眉鼓起脸颊。

    而她们三个都不发一语,很显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又没关系,我只想照著自己的想法行动,艾克塞尔是最重要的。」

    「嗯,这样啊。你和以前相比还是没变呢。」

    当我这么说,玛莉安才总算解除僵硬。

    「那、那个……不好意思打断两位亲密的对话。艾克塞尔先生,可以介绍一下这位女孩子吗?」

    「喔……嗯,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丢脸的地方了,这家伙是魔术勇者,叫做纱希。」

    我把纱希从自己身上推开,并让玛莉安她们看著她的脸。

    结果她带著彷佛笑容结冻般的表情。

    「你好,我是纱希•莉兹诺瓦,是艾克塞尔的首席搭档,郎君平时承蒙各位照顾了。」

    她这么说,点头致意,而巴榭莉雅首先出现反应。

    「哈哈,你还真会开玩笑,魔术勇者莉兹诺瓦。和主人相处最久的是我,主人从来没有变成你的丈夫过吧。」

    「呵呵,讨厌啦。赤金龙王海德拉,我怎么可能会开玩笑呢,这些都是将来会成真的事啊。」

    「哈哈哈哈,好多地方可以回嘴,真的好好玩喔。」

    「呵呵呵呵,单纯的现实没什么有趣的啦。」

    巴榭莉雅与纱希相视而笑后,便开始口头争论。

    见到她们的模样,我重新转头看向玛莉安与莱拉克。

    「──总之就是这样,我们以前是老友。」

    当我如此说明,玛莉安浮现尴尬的笑容。

    「那个……虽然你们看起来认识,但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她们是不是正在吵架?还有纱希小姐与艾克塞尔先生怎么看都不是普通同伴的关系……」

    「嗯,我和她有满复杂的关系,不过与巴榭莉雅斗斗嘴,很快就会没事了──看吧。」

    当我再度看向纱希他们,争论似乎已几乎结束了。

    「哎呀,不过把艾克塞尔带来这件事就夸夸你吧,龙王海德拉。」

    「哈哈,谢谢你的称赞喔,勇者莉兹诺瓦!」

    两人从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转为互相对瞪。

    「……该说是感情融洽吗?她们还满有默契的。」

    「对吧……不过这次好像有点兴奋过头了。」

    我看著周围散布的黑色魔力,能够感觉到略冷的魔力也是魔术勇者拥有的技能之一。魔力会随著感情带有寒冷或热度改变周围环境,然而……

    「纱希,你差不多该控制魔力发散了,应该也会有人觉得冷。」

    这里并非是需要冷气降温的炎热店面。当我这么一说,纱希便有些抱歉地低下头。

    「说的也是,对不起。我太高兴,让魔力失控了,控制感情的方面还不够成熟……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光是见到艾克塞尔闻到味道,就已经拋弃控制情绪的理性了。」

    「你自圆其说还真快,总之以后别拋弃理性了。」

    「我会努力做到!」

    虽然听回答感觉完全没有想改善的意思,但这方面从以前就是这样,只能继续提醒她了。

    我一边想,一边重新转头看向莱拉克。

    「不好意思,我的同伴给你添麻烦了。」

    「喔、喔喔……不会,这点程度没问题。毕竟也让我看到勇者同伴之间的有趣对话了,这点你别在意。」

    莱拉克瞬间对我说出的话哑口无言,不过随即带著苦笑摇了摇头。

    「多谢帮忙,莱拉克。」

    真是个宽宏大量的人。我怀著谢意低头如此道谢,然后……

    「话说回来……纱希,你来这里做什么?看起来是找我有事……」

    我对这次身为骚动源头的纱希询问来意,结果她朝我投以闪闪发光的眼神。

    「来见艾克塞尔还要什么理由!打倒魔王之后,一直没办法补充气味让我好难过,而且还听说你辞掉龙骑士一职了!听说你转职成运货人,但也有传闻说你打倒了古龙,所以我觉得运货人只是用来掩饰的吧,虽然我也想问转职神让你担任什么职业。总之见到艾克塞尔有好多话想说!」

    听完这番激动的发言,我回想起在星之都见到勇者时的表情,然后觉得有必要冷静下来仔细说明。

    「……总之要说明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莱拉克,方便在这间店说话吗?」

    毕竟冰冷的魔力已经给这间店添了麻烦,当我询问身为店长的莱拉克是否还能继续使用这个场所,她只是搔了搔脸颊露出苦笑。

    「嗯,没问题。应该说里面有个房间,如果要私下说话,用那个房间也没关系,但只希望能控制一下散发出来的魔力就是了。」

    「这点我也有同感,我会告诉她的──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借房间说个话了,可以顺便点些餐点吗?」

    「没问题。应该说能在勇者们面前大显身手是我的荣幸。包在我身上,我会送上甚至没办法专心说话的美味餐点的。」

    「哈哈,麻烦你了。那么两位,我们进去吧。」

    就这样,我决定在新造访的城镇,与昔日的勇者同伴聊聊先前发生的事。

    移动到「海盗旅馆」的房间后,我一边喝著茶,与纱希面对面说明现在的职业。然而……

    「呃……你刚才说什么?」

    「呃……我说现在的职业是《运货人》没错。」

    当我如此一说的瞬间,纱希先是眨了眨眼睛,静止数秒,接著……

    「运……货人……?真的……不是说谎?是初级职业又低能力的……那个运货人?」

    「关于能力好像有点异常,目前数值还是很高,不过成为运货人是真的。」

    由于她再度提出同样问题,我点了点头如此回应。

    结果纱希的表情在转为笑容的同时……

    ──磅!!

    她的身体以惊人气势喷出等同于寒气的魔力,接著……

    「我知道了。那么,我去向转职神殿下个诅咒。下个只要不让我与神对话,神殿就会受损的诅咒。」

    她这么说,准备站起身。

    「等等,冷静点。纱希,你也真是血气方刚。」

    她也和范戈一样。

    幸好有为求保险找了个能好好说话的场所,我一边这么想,一边走到她的身旁,按著她的后颈。

    然而,她气呼呼地挑起眉头仰望著我。

    「这样我怎么能冷静!为什么艾克塞尔非得变成那种职业不可!」

    「详细情形我不清楚,天神那边好像也有满多内情。」

    「就算是这样……这种待遇还是太残酷了!艾克塞尔是那么努力把魔兽王和同伙的古代种打倒……!」

    即使有些泪眼汪汪,纱希还是毫不掩饰地表达怒气。

    不论是转职巫女、范戈,甚至连玛莉安他们都是这种反应,看来从最上级职变成初级职业比想像中还要严重。

    「是需要气到这种程度的事吗……」

    「是的,就是这么严重的事!艾克塞尔心地这么善良也许不会生气,如果是我肯定会气到不行!光是从上级职降到中级职就已经很残酷了,艾克塞尔是突然被降到初级职业,明明就受到很残酷的对待……!」

    纱希愤慨地浑身颤抖,但她这番话有些地方需要订正,于是我开口:

    「谢谢你,纱希,不过有点不太一样,我没有吃那么多苦。」

    「咦?」

    「多亏身边的人帮助,我很顺利学会工作和该怎么活动了。」

    还有能力值保留这个接近异常的幸运。

    光是这样就减轻了一项负担,而且还有很多值得庆幸的相遇。

    多亏如此才能勉强渡过这个难关。

    「虽然比起龙骑士时代确实是有点不方便,但其实我也没有到难过的地步……重点是还能脱掉那个碍事的头盔。」

    当我这么一说,巴榭莉雅带著尴尬笑容,从旁插嘴道:

    「主人真的很讨厌那个头盔呢~~虽然现在还是装在送货袋里面。」

    「我明明把那个头盔放在家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跑进袋子里……」

    总觉得那个头盔好像自己具有意识,虽然感觉有点诡异,但只要想拿出送货袋,随时都能拿出来,因此没有实质上的害处。要是真的碍事,我也打算把头盔寄放在某个地方。

    就算是皇家馈赠的装备,毕竟已经没办法穿戴了。

    因此我也想过,找个时间拿回去还给皇家或许也是一种选择。

    「总之大概就是这样。不只很幸运,也没有发生很严重的坏事。我对这个职业还算满意,也想适当地努力下去。」

    我老实地将转职后到目前所感觉到的事告诉她,于是……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正向……也是个不考虑自己境遇的人。你像这样对我微笑,不就让我没办法继续生气了吗……」

    纱希一边如此嘟哝,一边无奈地露出苦笑。接著……

    「我知道了,我不会去对转职神下诅咒了。」

    她将苦笑转变为微笑,静静地如此呢喃。

    「嗯,你能这样想就太好了。」

    这似乎让纱希冷静下来,寒冷魔力也跟著收敛许多。

    正当我认为问题总算解决的时候……

    「只不过我还是无法接受天神的选择,所以我也要展开行动。」

    「嗯?」

    她的话似乎还没说完。

    「既然天神想让你受苦,那么我就帮你把辛苦全部清除掉吧……所以请让我协助你一起工作,艾克塞尔。」

    她突然朝我说出这番话。

    「协助?是说运货人的工作吗?」

    「是的,请让我参加你的运货人事业。」

    纱希朝我投以率真且意志坚定的目光,看来她是认真的。

    不过我比较在意另一件事。

    「纱希,你在王立魔术研究院工作,应该很忙吧?」

    「……我只在酒宴上说过一两次未来想走的目标,没想到你还记得呢。」

    「当然记得,毕竟我们相处很长一段时间了。」

    而且在讨伐魔王之后,我也曾经向国王询问过她今后的事。

    据说她会负责改良魔术体系与开发新魔术,这是需要花费十年的巨大工程。

    很显然会忙到不行。

    怎么想都没有时间配合我的运货人工作。对于我的疑问,纱希只是带著微笑摇了摇头。

    「仔细观察别人、做出体贴举动,艾克塞尔这点还真是没变呢……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结束在那间研究院的业务了。」

    「结束……要用十年为单位的工作?」

    「是的,那点程度的话,只要几周就足够了。已经落实到研究所可以自己想办法处理的等级了。」

    真不愧是勇者中最擅长魔术的女孩子,没想到能这么轻易颠覆国王需要花费十年的预测。

    「总之我现在已经离开研究院,正在修练,所以目前算是自由状态。」

    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前,莱拉克说出纱希在这个城镇滞留了一阵子的时候,我就觉得满奇怪的。

    原来是她已经完成在研究院该做的事了。

    「既然艾克塞尔已经不是龙骑士,我能帮忙的事情应该也会变多吧?到现在累积的所有修练都是为了这个时候……没错,所以我要尽全力担任艾克塞尔最棒的搭档(妻子),跟在你身边。」

    「……总觉得刚才魔术勇者是不是说出了什么奇怪单字……!」

    「哎呀,你在说什么呢?所以艾克塞尔,你觉得怎么样?」

    纱希对巴榭莉雅的斜眼视若无睹,微微歪著头朝我如此问道。

    如果有像她这样的魔法师同行,某些工作的确会变得更容易处理。

    再来虽然还有与巴榭莉雅之间的契合度的问题……

    「顺便说一下,我会遵从主人的判断,不用担心我喔……嗯,不过我不打算把首席搭档的宝座让给魔术勇者喔!」

    「呵呵呵,我当然也没有要你让的意思,请不用替我担心。」

    不知道是否该说一如往常,她们像以前一样带著笑容互相对瞪。

    虽然时常斗嘴,但再怎么说似乎还是很有默契,以前也是像这样适度地互相联手合作。

    「那么,就久违地一起行动吧。并非身为勇者,而是身为运货人,还要请你多多指教了,纱希。」

    当我这么一说,纱希带著满面笑容再度看著我,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我也是,要请艾克塞尔多多指教。没错,而且是永永远远喔。」

    就这样,我的运货人事业似乎又增加了一名同伴。

    「呼……原本以为总算抵达驿站了,没想到因为大雨影响把通往水之都的桥冲垮了……」

    当天夜晚,将帽兜深深拉下的范戈造访通往水之都的中途驿站。

    接著,他先进入商业公会分部一楼附设的酒馆。

    在店内某个角落设有告示板。不只是驿站,上面记载著周边城镇统整而来的情报。

    上头的传单写著通往水之都的桥梁预定修复的时间。

    目前已经约修复一半,似乎已经不是需要再花费数十天的状态了。

    ……如果能照预定行程修复,不知道绕远路抵达水之都的时间点会不会再快一点。

    也有可能会反而变得更慢。

    既然这样,在这个驿站稍微滞留或许会比较好。当范戈这么想,在酒馆中收集情报时……

    「啥?明明桥梁被冲垮还时常有大雨,还有人越过了那座山?是开玩笑的吧?」

    酒馆顾客的声音传了过来。

    转头一看,只见单手拿著酒杯,满脸通红的轻装铠甲男性们正在说著话。

    「不不,是真的。听说只有一个叫做飞空运货人的过去了。」

    「喔,就是在星之都传开的那个可怕家伙吧。话说你也是星之都出身的吧……那座山不靠桥可是险峻得没办法好好前进,而且碰到连日大雨让地形变得更危险,还能抵达水之都是真的假的啊?」

    「是真的,因为我有看过。速度真的超级快喔。」

    「是喔……有点难以置信。」

    对于这番对话,范戈不禁露出苦笑。

    毕竟,说的应该就是自己很熟悉的那个人。

    ……居然不管桥梁被冲毁,真不愧是艾克塞尔先生。

    没想到这样还无法阻止他继续前进。他从以前就是个在各种层面都不会停下脚步的人呢。范戈如此心想,收集完情报后,便前往酒馆深处的商业公会柜台。

    ……那么,来完成下个预定事项吧。

    一位男性妖精办事员坐在柜台处。

    「不好意思,请问商业公会的副会长在这里吗?听说他离开星之都,还没有回去……」

    范戈对柜台的妖精男性如此搭话,但由于内容太过特殊,似乎遭到质疑。

    「呃……恕我失礼,请问您是什么人?」

    对方皱起眉头如此问道。话说帽兜还是戴在头上,这样会被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于是范戈脱下帽兜,露出脸来。

    「嗯,不好意思。我太慢说明了,我是隶属于王立军的范戈。」

    当范戈静静地如此低喃,柜台的妖精便惊讶地瞪大双眼。

    「是、是圣剑勇者大人……!?」

    「是的,或许那个名号比较出名。那么,请问副会长在吗?我有事要告知,想申请会面……」

    「好、好的!请在这里稍等一下!」

    妖精办事员连忙将范戈带到柜台内侧的房间,然后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就这样等了数十秒后。

    一位初老男性从深处走了出来。

    见对方直接走到面前,范戈便轻轻点头致意。

    「好久不见,多伦特•考夫曼先生。」

    「嗯,真是许久不见。自从在王都的公会会议以来就没有直接见过面了吧,范戈小弟。」

    范戈与来到面前的多伦特紧紧握了个手。

    军方与公会之间有一定程度的联系。范戈曾出席过公会在王都进行的会议几次,与多伦特的往来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只不过……

    「是自从王都派遣联络员说想要艾克塞尔先生的肖像画那时以来了吧。」

    「嗯,是那时候没错。当时曾用念文说过一些话吧。」

    以前曾经接到商业公会的联络员通知,说想要艾克塞尔的肖像画。

    一开始由于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对话时还曾经语带试探,就是在那时与多伦特稍微打过招呼进行对谈。

    「那时多亏你,才能那么顺利得到肖像画,很多方面都得感谢你。」

    「不不,毕竟只能把那么模糊的肖像画交给您。结果多伦特先生可确定艾克塞尔先生就是『无法目视的龙骑士』本人了吗?」

    「当然。」

    对于范戈的问题,多伦特带著有自信的表情点了点头,然而随即变为苦笑。

    「……只不过,大部分的事都是从本人口中说出来的。就像之前你们说过的『应该没用』,肖像画几乎没有任何功能。」

    「哈哈,真的是这样呢。从以前就很难看到艾克塞尔先生的脸,不管是图画或照片都派不上用场呢……」

    在龙骑士时代,艾克塞尔的脸几乎被「龙骑士王头盔」完全占据。幸运的是,范戈等人曾经得到极为短暂能够观看的机会,但《画家》就几乎没办法见到他的面貌。

    「不过只要是艾克塞尔先生能说的,他都会很普通地说出来就是了。」

    「嗯,只要问他,很快就回答了……也许对现在的艾克塞尔小弟来说,以前是否身为龙骑士的事并没有很重要吧。」

    这番话让范戈心中浮现出「果然是这样」的理解之情。

    「毕竟他是个超级积极的人。而且身为《运货人》的艾克塞尔在星之都越来越有名气,连我都有听到消息。虽然大部分都是传闻,也会让情报的准确度降低,不过还是让我觉得他是个很厉害的人。」

    「嗯,就算不知道长相,还是个有名的勇者。即使变更职业,还能展现出那种力量,真的是十分犀利……喔,偏离原本的话题了。范戈小弟,听说你今天是从军方带消息过来,到底是什么事?」

    对于多伦特的疑问,范戈先点了点头,便开口说明。

    「所谓的通知不是为了其他事,就像先前星之都受到古龙袭击的状况……最近古龙种与古代兽种似乎取回了力量,因此国军方面决议需要通知王导十二公会的干部多加留意。」

    「说到古龙种和古代兽种,就是与魔王一起到处大闹的魔兽群吧。」

    「是的。古龙与古代兽就是与魔王联手,或是趁乱袭击人类的那些怪物,照理说大战后应该是很安分了才是。」

    不只是星之都出现古龙,王都的观察部队也在未开发区域确认巨大魔兽出现。范戈庆幸著还好能够独自讨伐巨大魔兽,才没有构成任何问题。

    「今后像是始原生林之类的未开发地区、魔王大战时的土地、以及魔力资源丰富的地区,请尽可能注意魔兽造成的损害。虽然在没有魔王率领的当下,应该不会造成很严重的威胁,但还是有可能造成不小的损害。」

    「嗯,我知道了……说到古龙,是因为有艾克塞尔小弟在场才能保住人命,也让损害压抑到最小限度。一想到他不在场的情况就很危险,还是得绷紧神经面对这个问题。」

    如此说完,多伦特吐出一口气,继续道:

    「不过原来是这样,之前转职神殿职员说收到天神大人的报告,就是这么回事啊。」

    「从转职神殿传来的报告吗?」

    「嗯,还没有传到那你们那边啊。根据巫女所说,天神好像表示『虽然到了差不多该降临到人界的时期,与魔兽有关的事还满可疑的,如果真的很危险,就麻烦你们躲在城镇里面啰!』之类的话。」

    「……天神还是一样奔放不羁呢。」

    「嗯,好像对我们的动向感到很有趣。像这样解决事件就是对职业系统的奉献(代价),总之不会是什么坏事。」

    虽然天神将名为职业的力量出借,但倾向于希望人类做出相对应的「活动」。

    见到这些「活动」,不论是愉快或不愉快,只要越是感情激昂,天神们拥有的力量似乎会变得更强。

    「不过这不是天神们的问题,而是活在这个世界的我们这些人类的问题,所以适度地留意魔兽并排除危险吧。」

    「说的也是,我也会暂时滞留在这个驿站,调查这附近有没有魔兽潜伏。但再怎么说我今天才刚抵达,先让我吃点东西稍微休息一下吧。」

    「喔?是这样吗?那么要不要一起用餐呢?我也想回报先前帮忙通融索取肖像画的恩情,也想聊聊关于艾克塞尔小弟的事,餐费就由我这里支付吧。」

    「啊,那么就承蒙您请客了。我也想详细瞭解艾克塞尔先生在星之都有什么活跃表现!」

    接著,范戈从用餐途中甚至到了之后,只要听多伦特说到关于艾克塞尔的事迹,总是几乎快要喷出鼻血般兴奋。

    与纱希会合当天,我与她一起处理了几个运货人的工作。

    隔天,我在海盗旅馆一楼吃著早饭。

    巴榭莉雅与纱希也与我同席。

    「没想到在会合当天,就把所有行李整理好过来这里了……」

    「身为同伴,住在同一间旅馆是很理所当然的。如果要说的话,我觉得应该要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个浴室互相沾染气味才对。」

    「很可惜,这间旅馆只有双人房,所以这个要求无法实现。」

    由于我已经和巴榭莉雅住同一间房,没办法再容纳更多人。

    一个房间也只有两张床。

    「我和艾克塞尔用同一张床就没问题了。」

    「喂,莉兹诺瓦。这点我也在忍耐,应该说要是没有得到主人允许就想动手,我可是会出面阻止的喔。」

    对于巴榭莉雅斜眼说出的这番话,纱希则是回以虚情假意的笑容。

    「讨厌啦,我才不会硬上呢。我个人的风格是不管做什么事,再怎么说都会先获得许可的。」

    面对她坚定地如此宣言,巴榭莉雅的眼睛眯得更细了。

    「魔术勇者,你还是会在奇怪的地方堂堂正正呢。」

    「哈哈,别这么说嘛。这种直爽到不顾一切的个性就是纱希的优点,也是我喜欢的特色。」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纱希的眼神顿时一变,应该说是变得闪闪发光。

    「喜欢?你说喜欢我吗!那我们结婚吧!」

    「这是两回事。虽然我很高兴你有这份心意,不过我们以前说过还不该发展到那种关系,双方也接受过这件事吧。」

    当我回想起勇者时代的事如此回答,纱希便莞尔地带著微笑点了点头。

    「当然,我是在很多前提条件之下接受的,不过我也说过会一直喜欢著你。总之只要你会高兴地接受我的心意,那就不枉费我一直表达了!嗯!没问题!我从一大早就打起精神啰!」

    「……主人,莉兹诺瓦不只是直肠子,连情绪会突然变得很激动这点也没变呢。」

    「是啊,这点没变真是太好了,我也不想看到重要同伴无精打采的模样。」

    「重要!嗯,多亏这个字眼让我更有精神了!连食欲都变得更好了!」

    纱希一边这么说,一边将早餐快速解决,但她吃到一半突然停下汤匙。

    「唔,这个汤特别好喝。应该说有种怀念的味道……?」

    纱希歪著头如此说道,这番话让我有些惊讶地回答。

    「嗯,那道汤是我借厨房煮的,因为我想用用看这个城镇的食材。」

    「果然是艾克塞尔做的,难怪味道这么让人怀念。」

    纱希一边说,一边以柔和笑容将汤匙送往口中,然后看似很美味地缓颊一笑。然而……

    「以前的味道……照理说调味料和食材应该有变才对。」

    我记得这道料理用了很多以前旅行时没用的材料。正当我思考著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旁边的巴榭莉雅也点了点头。

    「嗯,不过主人亲手做的料理有种特别感。这点我也明白,会有种让人很放松的感觉呢。」

    「是的。虽然要同意龙王海德拉让我不是很愉快,不过吃到艾克塞尔亲手做的料理会有很放心的感觉。」

    她们两人这么说,但我自己并不是很清楚。

    虽然不是很懂,自己做的料理能得到赞赏就是好事。

    ……从一大早就顺利做出美味料理,看来是个好兆头。

    我如此想著并继续用餐,决定将自己今天的预定行程告诉纱希等人。

    「话说吃完早餐后,我想稍微到这个城镇的公会走走,也想顺便确认有没有可以处理的工作。纱希这样没问题吧?」

    对于我的提问,纱希立刻回答:

    「好的,没有问题。多亏昨天看了几次处理工作的过程,我已经有概念该怎么帮忙了……不过,见到艾克塞尔一如往常的能力倒是让我吓了一跳。」

    「嗯,你是说昨天傍晚的工作吧。」

    昨天与纱希会合后,莱拉克委托我稍微运送货物。那时候我为了回报借店内房间说话的恩情而完成委托,也顺便对纱希说明,并让她观看工作方式。

    「居然能保持那种速度在城镇穿梭奔驰,在地面附近感觉比龙骑士时代还要更快,奔跑方式也变得柔软许多。」

    「虽然我不想同意莉兹诺瓦的话,但主人的灵敏度确实有提升呢。」

    「嗯,应该有很大原因是越来越熟悉这份工作,身为运货人的等级也有提升。」

    我拿出收在怀中的技能表一看,只见上面写著……

    【《运货人》等级8】

    这是比前天又提升了一级的数字。

    「在昨天完成工作后,技能表又发光了呢。」

    「嗯,送货袋又扩充了。」

    在技能栏位记录著【送货袋阶级EX1•5】的字样,还写著能够放进的物品量又增加了100%的说明。

    「才成为初级职业没多久居然就到等级8了。即便等级再怎么容易提升,明明就算花费半年都不奇怪。艾克塞尔的成长速度果然还是超乎想像呢……!就连让你转职的神,应该也没料想到会用这种速度锻炼到等级8,我想一定被吓坏了吧。」

    「这点就很难说了,目前很可能只是刚好抓到升级的基准而已。」

    话虽如此,要是这样继续提升等级,或许就能运送更多更大型的货物。

    所以我很期待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提升性能也让人由衷感到高兴。

    正当我一边如此思考,一边重新将送货袋整装完毕后……

    「艾克塞尔小哥!你在吗!?」

    莱拉克以彷佛撞破海盗旅馆门扉的气势,带著焦急表情冲了进来。

    「莱拉克?怎么这么慌张?」

    当我如此出声,莱拉克先是放心地吐出一口气,但随即变回充满紧张感的表情。

    「出了一点意外!我是看上艾克塞尔小哥你们的实力,想委托你们解决!」

    「解决意外……到底是什么委托?」

    当我如此询问,莱拉克便以认真神情指著能够从窗户见到的港口,开口道:

    「在离另一头的停泊处稍远的地方,有艘中型商船已经快沉了!想拜托你们帮忙救助船员!」

    看来这次是纱希加入后首度的大规模工作。

    「快点!不快点救人就要完全沉了!」

    「我知道!可是救援的船不够!」

    我们来到了海事公会男性成员怒骂声此起彼落的港口。

    而我们与他们都望著离港口有段距离的海面上的某艘船。

    那艘中型帆船明显已经倾斜,可说是即将沉没都不奇怪。

    「而且还在冒烟……大叔们,那艘船是发生了火灾吗?」

    当我对港口的男性们如此询问,他们摇了摇头。

    「不知道!只是听勉强游回来的家伙说有听到爆炸声!」

    「原来如此……」

    结果还不清楚原因啊……那么,该怎么处理呢?正当我用手抵著下颚思考的时候……

    「主人,要我变成龙把船拉过来吗?」

    巴榭莉雅提出这个建议,但我摇了摇头表示否定。

    「不,那艘船已经快瓦解了,最好别用硬拉的方式移动。」

    要是随便施加力道让船体分解,船员应该也会很危险。

    ……毕竟这次的委托是运送兼救援船员。

    甚至连巴榭莉雅拍动龙翼都有可能使之沉没,尽量避免飞行或许比较好。

    必须慎重行事,于是我将脸转向纱希。

    「总之我们先到船上去吧。纱希,过来我这里。」

    「好,就是平常的做法吧,我知道了。」

    语毕,纱希来到我身旁。

    我将她抱了起来。

    「巴榭莉雅从后面跟上来。」

    「遵命~~莉兹诺瓦,也要考量到我的体重喔。」

    「我知道啦。只要别太胖就能好好站上去,放心吧。」

    我们一边这么说,一边重新转向海面。见到这个举动,让周围男性皆皱起眉头。

    「喂……运货人小哥?还有两位小姐是想做什么?」

    「我们接到了委托,要去拯救船员。」

    「要去……你们是打算从这里游过去吗!?」

    「别冲动啊!我能理解你们有勇气,可是这样反而会送死啊!?」

    「如果有战斗职业的高能力值就算了,初级职业做这种事太有勇无谋了!」

    海上男儿们异口同声地阻止我们,真是一群好人。

    我自己也觉得这种季节游泳渡海很危险,但就因为这样……

    「嗯,我没有想游过去的意思……那我出发了,谢谢大叔们的情报。」

    说完后,我使劲从地面纵身一跃。

    随著「磅」的冲击力道,我一口气冲到海面上。

    「啥!?那股跳跃力是怎么回事!」

    然后,我用停靠在码头的船当成立足点再度跳跃。而且……

    「不够的部分,就让我像以前一样做出立足点吧。【冰霜舞台】!」

    我抱著的纱希「呼」地吐出气息,瞬间在我们预定落下的海面创造出冰柱。

    我顺著速度落到海面上。

    脚底传来不会滑动的扎实稳定感。

    「真不愧是纱希,与其说实力没有衰退,你的魔力是不是变得更强了?」

    「当然,这经过很多次改良了。虽然立足点变得比较坚固,不过也跟著变得有点冰冷,请小心。」

    「不,这种冰冷度刚好。巴榭莉雅也没问题吧?」

    「嗯,我也没问题。力气有完全传下去,就这样继续前进吧。」

    我和巴榭莉雅从冰柱上继续跳跃。

    纱希则是在空档中继续创造出立足点。

    我们就像在海面上奔跑般接连跳跃。

    「那是怎么回事……居然在海面上跳跃!?」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种动作……而且那个男的明明还拿著运货人的送货袋……」

    背后传来这些声音,我就这样踩著海面接连完成的冰柱立足点,跳向商船。

    沿著冰柱立足点跳跃前进数十秒后。

    「好,抵达了……唷咻。」

    我们顺利地跳到了商船上。

    船上有几名男女僵在原地。

    「你、你们是什么人……!?」

    在船上最先出声的,是个戴著三角帽的半裸男性。

    他的腹部缠绕著渗血绷带,站在连接船舱的门扉前,朝我们投以惊讶与恐惧的视线。

    「看你们是从港口跳过来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来这艘船上做什么?」

    「做什么……是来救你们的,这是海事公会发出的委托。」

    对于我的回应,戴著三角帽的男子稍微放缓了惊恐的表情。

    不只是他,周遭脸色苍白的男女也略显喜色。

    「真、真的是来救我们的吗?」

    「我不是这样说的吗?」

    当我点了点头如此回应,三角帽男才总算放松紧张的神情。

    「这样啊……不好意思怀疑你,我是这艘船的船长威尔海姆。」

    「喔,原来是船长。看你好像受伤了,没问题吧?」

    即使这个当下,缠绕的绷带还是持续渗出鲜红血色。

    看起来还在出血,他的脸上也浮现出冷汗。

    然而即使如此,威尔海姆还是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嗯,只是被魔法锅炉爆炸的碎片划伤,我这边没问题。比起关心我,先让那边的船员逃出去吧。」

    威尔海姆指著从刚才便在船上挤成一团的数名男女。

    那些人的神情都比威尔海姆更加苍白。

    「那些家伙不会游泳,而且用来逃离的小船被爆炸炸坏,我已经没有办法处理了。所以希望你能救救他们……不过你有方法吗?看小哥你们不是搭船,而是用跳的过来,有办法对这些家伙施展飞空魔法吗?从那两个小姐身上是能感觉到独特的魔力……」

    船长这么问道,看向纱希与巴榭莉雅,结果纱希先摇了摇头。

    「很可惜,我没办法使用让人安全在空中飞行的魔法。」

    「我也是呢。」

    「这样啊……那小哥你呢……?」

    「我是个运货人,对魔法算是门外汉。说到能做的,顶多只有抱著人运送吧。」

    当我拿出送货袋如此回答,威尔海姆稍微露出惊讶表情后……

    「原来……是这样……」

    能看出他显得有些失落。

    他或许是认为,这些成员无法救出所有人吧。

    先不论纱希与巴榭莉雅,我毕竟还是初级职业,他会这么想或许也是无可奈何的。但就算他们不会游泳,也并非不能从海面脱逃。

    「嗯,既然还能走路,就没有必要在空中飞行,也不需要由我运送吧。」

    「咦?」

    将对我的话语感到匪夷所思的威尔海姆拋在一旁,我转头看向纱希。

    「纱希,你还能做出冰冻道路吗?」

    当我这么一问,她高兴地点了点头。

    「当然。虽然距离拉长会让强度减弱,如果只是要让十几个人通行的道路,还是轻而易举。」

    「那就麻烦你了。」

    「好的,那么我就开始协助艾克塞尔了。」

    纱希浮现笑容,看向刚才出发的港口,举起手来。

    做出此举的同时,她的黑发像是被风吹动般浮起。

    「──【冰霜之路】!」

    当她如此呢喃的瞬间,视线前方的海面接连结冻。

    散发耀眼蓝白色的冰雪之路一口气延伸到港口。

    眼见此景,先前船员们苍白的表情顿时一变。

    「这、这股强大的魔力是怎么回事……!?」

    惊讶化为惊呼声,让其他船员也感觉到这股气氛。而且……

    「先、先等等……话说我见过那头黑发和长相……?」

    「我也记得那副模样……那个人……我记得是魔术勇者大人……!!」

    船员们皆对纱希投以惊愕的视线。

    但她并未在意这些目光,只是「呼」地吐出气息后……

    「完成了,艾克塞尔。已经做好连系港口的道路了。」

    然后面带微笑通知冰霜之路已经完成。

    「谢谢你,纱希。有你在真好。」

    「不不,只要能听到这句话就是最好的奖赏,如果能更进一步直接同床就更好了。」

    「关于这个下次再说吧。那么纱希还有巴榭莉雅,之后拜托你们引导,还有落水时帮忙救人了。」

    「遵命~~!」

    我这么一说,巴榭莉雅便带著灿烂笑容抓住纱希的手。

    「来,莉兹诺瓦我们走吧。」

    「唔……居然会用物理层面的方式阻碍我。算了,不用你说我也会去,海德拉。」

    虽然纱希一瞬间浮现不满的表情,但似乎随即重新打起精神,带著笑容面对船员们。

    「那么各位,请别慌张,下船走到冰上。我已经在绳梯下方做好道路了。」

    接著,她将众人引导到设有绳梯,已些微倾斜的船体边缘前方。

    「谢、谢谢魔术勇者大人!」

    船员们对纱希表达谢意,接连下船。而巴榭莉雅则站在船下方的冰霜之路上。

    「来来,港口是往这里走喔。只要慢慢前进就可以了~这条路没有那么脆弱喔~」

    「得、得救了……谢谢……」

    引导船员下船的时候还得到了道谢。

    就这样,在纱希与巴榭莉雅的引导下,船员接连降落到冰霜之路上,步行前进。

    数分钟后,我确认过所有人都已经下船,转头看向威尔海姆。

    「好了,船长先生。这里的船员们都已经想办法救出去了。」

    结果他哑口无言地看著冰霜之路,再看往跟在最后一位下船船员后面的纱希,然后再看向我。

    「那个女孩子是勇者……?的确只有像勇者之类的英雄职业能做到这种事……可是如果是这样,带著勇者的运货人小哥又是什么人……?」

    威尔海姆嘴唇颤抖地如此提问。

    「嗯?先不用管我是谁,只要当成是她的同伴运货人就好……所以船上的人只剩下你对吧?」

    比起我,得知这艘船的现况比较重要。

    当我这么想著并提出疑问,威尔海姆露出惊觉的表情,看往背后的船舱。

    「啊……还没,这里还有人……可是小哥你们没办法处理的。」

    「怎么回事?」

    当我一问,船长露出苦涩神情,将我带到背后的船舱。

    里面有几张床,还有几个包著绷带的人躺在上面。

    应该说这些人几乎都昏过去了。

    「情况就是这么糟糕,不太能动的家伙都躺在床上了。」

    「看这种卧床方式,应该是满重的伤势吧。」

    「嗯,虽然已经大致经过治疗,但已经确定不能走路了。就算是小哥你们,要抱著这些家伙走过海面还是太危险了。」

    威尔海姆「呼」地吐出气息,然后坐在船舱的椅子上。

    「总之小哥你先逃回去,我们会在这里等船──」

    「──不,没有这个必要。」

    我摇了摇头,打断威尔海姆的话语。

    「为什么没有必要?难道你打算一个个搬运……」

    「不,这样浪费时间,有可能船已经沉了。在那之前我会让这些人进去这里面,再一口气运送。」

    我拍了拍送货袋这么说,威尔海姆瞬间停下动作。

    「那是送货袋……要、要进去那个里面吗?」

    「嗯,里面出乎意料地还算舒服,不需要怕成那样。应该说,如果很难受的话,连整张床一起放进去也没问题。而且还算满有弹性的,应该是不至于放不进去。」

    我用手脚把送货袋袋口尽量撑开。

    结果袋口撑出几乎能让一名壮汉直接装进去的大小。

    「确、确实是很有弹性……但真的能进去吗?呃……我是有听过把人装进送货袋运送的人……」

    即使威尔海姆喃喃表达疑问,但仅仅逡巡短暂数秒。

    「……不,已经没时间犹豫了吧。说的也是,如果这样能确实获救就动手吧……!」

    「好,包在我身上。」

    得到威尔海姆许可后,我从旁边将送货袋拉开的袋口对著伤患躺著的床。

    像是盖上布一样,用送货袋袋口连同床铺周围的空气一起包进,最后重新将袋口束紧。

    「真、真的装得进去啊……」

    我顺利将床铺连同伤患整个收进送货袋中。

    「嗯,顺利装进去了。那么换下一个吧。」

    只要成功掌握到要诀就简单了,我用俐落动作接连将伤患寝躺的床铺包进送货袋。

    接著,只大约经过数十秒,满是伤患的房间变成了空荡荡的空间。

    「有可能发生这种事吗……运货人小哥和送货袋都太猛了吧……!」

    威尔海姆浑身颤抖,紧盯著放进数张床的送货袋与我装袋的手。

    「幸好送货袋刚经过扩张就是了──所以这些就是所有船员了吧?」

    「嗯,没有来不及逃生的人,我已经确认过了。」

    「这样啊,那最后你也进袋子一起回去吧。看你的伤势,光走路就很辛苦了吧。」

    当我这么一说,船长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运货人小哥,原来你已经发现啦。」

    「毕竟我身为运货人也会支援战斗,伤势和身体状况还是看得出来。你从刚才就坐在椅子上完全不能动,脚应该已经很难使力了吧?」

    我的回答让威尔海姆露出苦笑。

    「这样啊……居然能看穿到这种程度,运货人小哥果然很厉害啊……」

    接著,他像是放弃争辩般放松身体。

    「虽然伤势还没有严重到会死,其实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那我就乖乖听话,进去送货袋里面吧……虽然有点厚脸皮,在那之前我还想拜托运货人小哥一件事。」

    「拜托我?」

    当我如此反问,船长便指著椅子旁的木箱与上面的某个鸟笼,鸟笼里面有只色彩鲜艳的小鸟。

    「可以把这些一起带回去吗?」

    「把这两样东西和你一起吗?」

    「嗯,我知道很占空间。要是重量达到极限或是容量已经塞满,就算不把我装进去也没关系,我希望至少能把这些运送回去。」

    船长拚命地如此恳求。

    居然会把自己的性命拿来衡量都不惜要运送回去,看来这两件应该是很重要的货物,既然这样,就一起把他们带回去吧。或许该说……

    「不用考量重量的问题。虽然这次委托是拯救人命,但也没有不能拯救人命以外的事物的理由。袋子还有容量,里面还有很多空间。」

    我摸著送货袋这么说,船长流下热泪。

    「谢谢你。运货人小哥,我欠你一份恩情……!」

    「别在意,那么进去吧。」

    将擦掉泪水的船长、木箱和鸟笼仔细装进送货袋后,我走出船舱。

    结果纱希与巴榭莉雅人就在我眼前。

    「你们两个都回来了啊。」

    「是的,我们已经确实把船员送回港口了。」

    「然后也确认过船内啰~~好像没有其他剩下的人了~~」

    看来在我将船长放进送货袋的时候,她们也做过最后确认了。

    有同伴就能同时做很多事,真是感谢她们两位。

    「谢谢你们,那我们回去吧。」

    「好的!」

    「遵命~~」

    就这样,我们一边运送著船长与伤患,一边走过冰霜之路,飞也似地赶回港口。

    「运货人回来了!」

    从冰霜之路踏上港口陆地后,港口的人们随著这道声音一同迎接我们。

    接著,莱拉克率先赶到我们面前。

    「艾克塞尔小哥!你们没事吧!我听说船已经半沉,急急忙忙赶过来,你们没有受伤吧……!?那里已经搭建好医疗用的帐篷,可以随时应付各种需求!也已经把海事公会的医师找来这里了!」

    莱拉克的视线前方有个身穿白袍的老人,应该就是医师吧。

    「我没事,不过有几个伤患正在送货袋里面。」

    我如此说著,摸摸送货袋。

    「你该不会是把人装进送货袋了吧!?」

    「嗯,我现在把他们放出来。虽然已经做过一定程度的治疗,没有生命危险,但既然医师在这儿,还是让他看看会比较好,如果有严重伤势还是送去医院吧。」

    我打开送货袋口,从里面把伤患和船长躺著的床铺拿出,排列在港口,结果港口观望的人发出「喔喔」的惊呼声。

    「好、好厉害……居然把这种人数救出来……」

    「等等……我在星之都看过那个运货人……我记得是能立刻完成任何委托,被称为飞空运货人的人……」

    「是那个『飞空运货人』!?真的有这个人喔?是说他连在海面都能奔跑啊……!!」

    我一边听著这些喧哗声,一边将先前装进送货袋的船员全数拿出。

    「这样就是所有人了。没问题吧?」

    我看著一出送货袋便接受医师诊断的船员并如此询问,结果莱拉克仍然带著惊讶表情摇了摇头。

    「嗯、嗯嗯……包括巴榭莉雅小妹和纱希小妹送过来的人,就是报告里所有人了……明明闹得这么严重,所有人都能得救,简直是奇迹……」

    「这样啊,那就和船长说的一样救出所有人了,那么之后就麻烦你们了。」

    「嗯、嗯嗯!说的也是!」

    莱拉克切换成认真神情,对医师说了两三句话后,便对旁边的海事公会成员喊道:

    「你们这些家伙!已经安排好医院了吧!?虽然说没有性命危险,保险起见还是把这些人送到医院去!」

    「喔!遵命!老大!」

    接著,海事公会成员接连将伤患抬上事先准备好的担架。

    再来他们就会帮忙支援伤患了吧。

    幸好这次能平安无事,正当我对此松了一口气时……

    「喂~~艾克塞尔小哥还有两位小妹~~」

    莱拉克来到身旁,然后对我们深深低下头道谢。

    「虽然状况很严重,多亏艾克塞尔小哥你们才得救了……!」

    「毕竟是委托,别放在心上。应该说我觉得纱希才是这次的最大功臣,要道谢就对她说吧。」

    而且这次也是靠纱希制作从船回来的冰雪之路。当我怀著这个念头如此告知后,站在我身旁的纱希摇了摇头。

    「我只是协助艾克塞尔而已,这点小事请别在意。不过顺带一提,如果艾克塞尔要用亲吻作为回礼,我随时都能接受就是了!」

    「你为什么随时都会联想到那种事啊……」

    「哈哈……艾克塞尔小哥真的是有很厉害的同伴啊。」

    正当我听著莱拉克带有苦笑的回应时……

    「运货人……小哥……」

    旁边突然传来另一道呼唤。

    我转头看往声音船来的方向,只见威尔海姆藉著海事公会男性成员的肩膀勉强站著。

    「嗯?船长?你不用去医院吗?」

    「不是,在去之前我想先对你道谢。首先是多亏你才能捡回这条命……让我在这里说声谢谢,之后我想找个机会回礼……」

    虽然听起来有些虚弱,但威尔海姆仍然以坚定的语气继续说著,然后他看向莱拉克。

    「也得对莱拉克说声抱歉,多谢你对送货人小哥发出救援委托……」

    莱拉克则是对他吐出一口气。

    「不用谢啦,不过我只是提出委托,没做什么事。所以不用对我道谢,记得以造船公会干部的身分,对艾克塞尔小哥回报这份恩情。然后现在先去医院吧!你是伤势最重的人吧!」

    「嗯、嗯嗯……说的也是。那等我身体痊愈再来见你吧,运货人小哥。还有莱拉克,之后来医院一趟,我想报告关于这次意外的状况。」

    只说完这些话后,威尔海姆便动身离去。

    我看著他的背影,对莱拉克刚才说的话感到有些在意,于是决定开口询问:

    「……那个船长是造船公会的干部吗?」

    「对啊。别看他那个样子,他可是造船公会的会长。总是秉持著亲临现场的原则常常搭船,没想到这次居然也在那艘船上,总之等一下我会去医院听他报告。」

    莱拉克这么说,重新朝我转过头,然后投以坚定的眼神。

    「包括威尔海姆的事,请让我向三位一并道谢。这次意外欠你们很深的恩情,总之海事公会绝对会全力报答这份恩情!」

    「哈哈,意思差不多到就好了。」

    「嗯,我会尽全力拿捏到最好,包含这次委托的报酬在内。首先是在酒馆召开全员生还纪念酒会,你们就好好期待吧!」

    莱拉克留下这番强而有力的话语后,便前往医院了。

    就这样,纱希加入后的首度委托,似乎以顺利完成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