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章 ◆ 运货人进行调查
    「早安,艾克塞尔。」

    「早安!主人~~!」

    早上当我睁开眼睛,只见半裸的纱希站在我床铺旁边。

    正与同样半裸的巴榭莉雅互相抓著彼此的手掌。

    「我姑且问一下,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不,我只是想看看艾克塞尔早上的身体,堂堂正正从窗户爬进房间,结果被龙王海德拉抓住……」

    「我是想借主人房间的浴室洗个晨间浴,进来就发现莉兹诺瓦脱掉衣服正准备接近床铺!我当然要马上阻止啊!」

    「这样啊,谢谢你们两位详细说明。也就是说……和平常没有两样吧。」

    只见房间窗户仍然敞开,能够发现窗沿部分出现了一条看似冰的道路。

    她应该是从隔壁房间沿著那条路过来的吧。

    龙骑士时代偶尔也会发生这种事,看来她与以前的作风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唔……亏我想一大早从艾克塞尔口中得到能钻进被窝的许可……」

    (插图014)

    「在得到许可前就把衣服脱掉,好像哪里怪怪的喔!莉兹诺瓦……!」

    虽然两人放开互相抓著的手,但还是带著虚情假意的笑容对瞪。

    这种景象也很令人怀念。我一边如此心想,一边跳下床铺,伸了个懒腰。

    听两人说完过程后,也差不多完全清醒了。

    「好,那么去吃早饭吧。你们两个把衣服穿上吧~~」

    就算气候温暖,还是不能半裸前往酒馆用早餐。当我这么一说……

    「嗯~~」

    纱希将脸转向我,张开双手。

    「你那姿势要做什么?」

    「没什么,如果能帮我穿衣服,我会很高兴。」

    「你是小孩子喔?」

    「我不是小孩子,应该说我是随时都能替艾克塞尔生小孩的大人了!没错,如果想要小孩随时都能跟我说,然后这次就当成预先练习怎么样!」

    「别说著怎么样还一直靠过来……真是的,你双手举著,别放下来。」

    我把纱希掉在地面的衣服捡起来,帮她穿上。

    「呵呵……总觉得好像回想起以前负伤受到照顾的时候,应该说艾克塞尔还是很温柔呢,谢谢你。」

    接著,她微微红著脸颊,开心地露出微笑。

    看来她也回想起以前的事了。正当我如此思考……

    「好、好奸诈喔!我也要!我也要啦!」

    巴榭莉雅也在旁边拿著自己的衣服,如此强调存在感。

    「巴榭莉雅,你明明自己也能穿吧,被纱希影响太深了喔。」

    我一边说著,一边也帮巴榭莉雅穿上衣服。

    结果巴榭莉雅也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嘿嘿~~可是还是会帮我穿上,我最喜欢主人了!」

    「穿是穿好了,之后你们自己整理好仪容啊。」

    「好~~」

    虽然起床后稍微花了点时间,但她们两个也穿好衣服了。

    这样应该就能毫无问题地下去一楼的酒馆了。

    「那么,我们走吧。」

    「好的,不过现在才这样说好像怪怪的,今天用早餐的时间还满早的呢。」

    「算是吧。昨天莱拉克说过有可能会委托我们工作。我也想问问她那件事的详情,所以打算早点下去。」

    「委托艾克塞尔工作?是什么样的委托?」

    「嗯,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昨天睡前喝酒的时候刚好聊到的。」

    莱拉克目前好像正在聚集冒险家和公会的战斗类职员,然后顺带聊到有可能会对我提出委托。

    「总之只是暂定,她当时说明天早上会决定要不要进行委托,所以我想趁今天早上问清楚。」

    「知道啰~~主人~~不管是什么工作,我今天都会努力帮忙主人!」

    「我知道了,艾克塞尔。那么,我也会尽全力提供协助。」

    正当我们这般交谈的途中,肚子传来咕噜的声响。这道声响让纱希带著微笑看向巴榭莉雅,巴榭莉雅则是红著脸按著肚子。

    「哈哈,还是先吃饭吧,走啰。」

    在早晨这番闹哄哄的互动后,当我们下到酒馆吃著早餐时……

    「艾克塞尔小哥,今天冒险家们会调查这个都市周围的某个魔兽发生源,我想拜托艾克塞尔小哥你们担任几个冒险家的观察员。可以吗?」

    把餐点端过来的莱拉克如此说道。

    「呃……那是昨天闲聊说到的委托吗?」

    「嗯,没错。也是我昨天说可能会拜托你的工作。」

    「这样啊。可是……由我这个运货人担任观察员没问题吗?」

    听起来怎么都不像是运货人的工作。

    毕竟在星之都没有从事过,我不确定这是不是能接的工作。我如此心想,开口一问──

    「没问题的,艾克塞尔先生。这也是运输职业的职责之一。」

    玛莉安从酒馆内侧的门扉走了出来,如此回答。

    「是玛莉安啊。早安,你也满早起的呢。」

    「是啊,因为我也会作为观察员参加这次周边调查,所以早起是当然的,毕竟也多少需要做点准备。」

    玛莉安一边说著,一边用手拿起御状箱让我们过目。

    看来她的工作也是担任那个观察员。

    「那个……结果调查的观察员到底是什么工作?有点难以想像是运送职业的职责。」

    「总之就像星之都的支援成员衍生版。与冒险家一起同行,将他们发现的情报与调查结果迅速且安全地运送回这里,这就是工作的内容。」

    「噢……也就是说,就像在星之都陪同星光前往讨伐魔兽那样,这次也是跟著冒险家啊。」

    「是的,当冒险家们碰到危险时,有观察员陪同也比较方便应对。」

    玛莉安坐在桌旁,喝著茶对我继续说明。

    「还有就是……虽然最近不常发生,不过都市外部的冒险家有时候会把情报和取得物偷走,防止这种事发生也是观察员的职责。」

    「会有把东西偷走的事发生啊。」

    「是的,例如魔兽会受到具有强大魔力的魔石吸引,会导致魔兽异常出现。有时候冒险家会以成为魔兽发生源头的魔石中饱私囊,也有可能会拿去换钱。」

    「嗯,这样的确不行。」

    彷佛补充我们的对话般,将茶水递过来的莱拉克出声说道:

    「玛莉安说的没错,明明是大规模调查却缺乏人手,所以得用比较新进的人员与外来人士,里面有满多做事随便或是会让人担心的家伙。虽然每个都还算优秀,但有点难以控制,才让我想派观察员加入队伍,毕竟正确的情报还是最重要的。」

    「原来如此……确实是很重要的工作。」

    「对吧?所以艾克塞尔小哥还有巴榭莉雅小妹,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魔术勇者纱希能帮忙,毕竟我们很清楚你们三位的实力。」

    莱拉克如此说著,眼神变得十分认真。

    「──所以怎么样?为了保护这个都市,这是满重要的调查,报酬当然不用说,还会准备适合的谢礼……你们肯接下吗?」

    她的眼神充满力道,看来似乎颇有干劲。

    会甚至不惜使用外部冒险家,也能理解到他们人手相当不足,既然这样,我也不吝帮忙。

    「嗯……只要是运货人能处理的工作,试试看也是一种选择。」

    反正这也能成为很好的经验。

    我如此想著,试著对身旁的两人开口询问。

    「巴榭莉雅与纱希也可以吧?」

    「嗯,应该说我能和主人一起工作,反而会很感激呢!」

    「是的,虽然我不是想赞同龙王,但我对艾克塞尔的决定也没有异议。」

    「我知道了──大概就是这样。莱拉克,我们三个接下这个委托。」

    当我如此回答,莱拉克似乎松了一口气般吐出气息,然后高兴地缓颊一笑。

    「这样啊……真是太感谢艾克塞尔小哥了……!」

    「不不,莱拉克,感谢等工作结束后再说吧,我才刚接下委托而已。」

    「哈哈,就算是这样,有艾克塞尔小哥你们在,真的很让人放心。光是肯承接就该谢天谢地了。」

    莱拉克一边说,一边轻轻拍了拍放缓的脸颊。

    「好……那就重新说声请多指教了,艾克塞尔小哥。这次拜托你们观察的人很快就会过来了,在那之前要吃早饭,还是要问关于这次工作的事都没问题。」

    「啊,关于观察员之类的技巧由我来说明,要问什么都没问题喔。」

    「好,我知道了。」

    就这样,我们用著早餐,并对新工作稍做询问。

    而且对观察员这个新的职责感到些许雀跃。

    用完早餐一段时间后。

    有几位冒险家聚集在我们身处的酒馆。

    虽然都是年轻人,但都是浑身锻炼过肌肉的人。

    「那么,就像事前传达的委托内容,最近发现了奇妙的岩礁。说不定是岩石系的魔兽,也有可能是部分尸体沉在海中。因为海岸线也有观察到魔兽出现,所以决定进行全面调查。要麻烦在这里的各位调查希尔贝斯塔附近的海岸──也就是穿越森林的某片岩石地带。」

    莱拉克将绘有地图的委托书分发给冒险家们,继续说明。

    「从这里出发的西北方与东北方分别有岩石地带,分头调查应该会比较有效率。比较宽广的东北方分配两队,较狭窄的西北方分配一队,就麻烦你们用这种编组进行调查。另外因为东北方那组人数较多,从岩石地带回来的时候请再去支援调查港口附近海底的海事公会。知道了吗?」

    「遵命~~!」

    「包在我们身上,海事公会的首领!」

    冒险家们生龙活虎地如此回应。

    士气看来十分高涨。原因就是──

    「……那么,身为观察员与支援,这几位会与各位一起同行。东北方会由魔术勇者纱希小姐,以及同伴巴榭莉雅小姐担任观察员。」

    「好耶!真的是勇者大人会照顾我们喔!!」

    「还有救了海事公会的那位姊姊也在!幸好我选了比较麻烦的宽敞地区!」

    见到纱希这位勇者负责支援,对他们来说似乎是相当开心的事。不论是女性还是男性冒险家,都以闪闪发亮的崇拜眼神看著她。

    而且身旁的巴榭莉雅也在前几天的沉船救援活动中,与纱希一起通过冰霜之路拯救人员,似乎变得声名大噪。两方又都是美女,所以相辅相成让她们成为了话题人物。

    不过相对于冒险家,纱希与巴榭莉雅虽面带笑容,却浮现青筋,在冒险家们看不到的位置互相不分轩轾地握著手。

    「……明明我不想和艾克塞尔分开,就是因为你拖拖拉拉才会变成这样啦。你这顽固龙……!」

    「亏你把话说得好像不关自己的事,魔术勇者……!」

    「你们两个,结论已经出来了,差不多该适可而止啰~~」

    由于东北方需要有两支队伍,刚才纱希与巴榭莉雅对谁能与我同队而有些争执。

    感觉两人处在平行线没有交集,所以我先决定前往西北队伍。

    如此这般,我负责的是剩下的那支队伍。

    接著,莱拉克用手指向那支队伍。

    「艾克塞尔小哥,麻烦与那两位负责调查西北方。」

    她向我介绍腰部装备大剑的少年,以及拿著长枪的少女。

    「虽然是刚出道还没多久的冒险家,但战斗方面的实力有中级以上,可以不用太担心他们。」

    「这样啊,两位请多指教。」

    当我如此搭话,手拿长枪的少女先向我点头致意。

    「好的,请您多多指教。我是《中级枪术士》赛希儿,他是我弟弟《大剑术士》乔治……乔治,你也过来打招呼吧。」

    「请多指教……」

    名为赛希儿的少女向我稍微打声招呼,但少年只朝我看了一眼便别开视线。

    「对、对不起……他有点在闹脾气。乔治,我们回去吧。」

    赛希儿从我面前把乔治拉回冒险家队伍中。

    不过,就如她所说,少年怎么看都不太开心。

    「因为他们实在太奸诈了啊,我们也想让勇者大人照顾……」

    还能够听见这声嘟哝。

    「我说乔治,不能说这种话啦。听说艾克塞尔先生也是个很好的运货人喔?」

    「这点我也知道。可是明明有勇者大人在,为什么我们这边只有个稍微有名的运货人?赛希儿也是这么想的吧?」

    「只有一点点啦。可是这位优秀的运货人先生不是坏人,这样也很好啊。」

    赛希儿如此出声安抚不高兴的乔治,但乔治的话让冒险家们开始骚动。

    「说起来……为什么勇者大人会和跟班,还有虽然有名却又普通的运货人一起行动?」

    「嗯,虽然是我们运气比较好……要是在这次机会抽到区区运货人就糟糕了。不不,我知道那个运货人也很厉害,但说难听点还是有天地之别。」

    能够接连听见这些窃窃私语。

    就像他们说的,勇者和运货人的印象也许差满多的。正当我如此心想时……

    「艾克塞尔,我把这些人冰起来喔。」

    纱希带著笑容,全身缠绕著黑色寒气,做出这番发言。

    「纱希,你为什么要用确定的语气?应该说别真的把寒气释放出来。」

    「对啊,不能把他们冰冻起来,因为我有点想把他们烧掉。虽然把我说成魔术勇者的跟班也很火大,但把主人说成『区区运货人』才是最夸张的……」

    而身旁的巴榭莉雅以认真的表情,散发出橘色的火花小声地这么说。

    「巴榭莉雅,你也别散发出热气,他们只是单纯说出感想吧。」

    「……我被看扁还能忍耐,我不想看到艾克塞尔被侮辱……!」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也和魔术勇者一样。」

    两人虽然小声,但释放出十分危险的气息。目前还压抑在年轻冒险家们没有发现的程度,不过其中还混有些许怒气。

    「你们两个别气了,我觉得他们没有损我的意思,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毕竟从他们的话中完全感觉不到恶意。

    只是普通地把想著的事说出来也没办法,正当我这么想……

    碰!

    传来木头与金属互相碰撞的声响。

    那是莱拉克将金属箱放到木桌上发出的声音。

    「我忘记说了,如果有什么怨言可以向我反应。这里的三位是受到我信任,才会拜托他们来担任观察员──所以要是看不顺眼,直接对我反应才对吧。」

    这番话让冒险家们顿时鸦雀无声。

    接著,她吐出一口气,重新转头看向我。

    「呼……不好意思啊,艾克塞尔小哥,这么吵吵闹闹的。」

    「喔,连莱拉克都这么在意这件事啊。我没问题的──还有巴榭莉雅和纱希也别这么在意啦。」

    「「唔……」」

    「……该怎么说呢。纱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你替我出气。」

    我摸著不满的两人的头这么说,结果寒气与火花皆跟著消失。

    应该说纱希的眼神十分陶醉。

    「啊……刚才气愤的心情已经变成性欲了。艾克塞尔,该怎么办?我可以进行性方面的接触吗?应该说可以吧?」

    「就说别用那种确定的语气了。当然不可以,你稍微冷静点。」

    「主人,我觉得只要称赞魔术勇者就会让她得寸进尺,所以某种程度放著她不管会比较好……还好我就算被摸头也只会舒服接受。」

    「呵呵,你这只大奶龙红著脸说什么傻话。把话题带到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想趁机独占艾克塞尔的手,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接著,纱希与巴榭莉雅开始互相对瞪。

    她们两个还真忙。

    总而言之,对冒险家们的怒气似乎已经压抑下来,放著她们不管应该没问题了。

    莱拉克目瞪口呆地看著两人开始互瞪争论,我则朝她出声问道:

    「那么,话题像有点歪掉了。总之现在开始调查没问题吧?」

    「嗯、嗯嗯……拜托各位观察员了。」

    「了解。──那就出发吧!」

    就这样,我们调查部队走出酒馆,各自前往指定的调查地点。

    将莱拉克提供的调查用物资装进送货袋后。

    我与这次身为观察与支援对象的冒险者姊弟,一起走在水之都希尔贝斯塔西北方的狭窄林间小道。

    由于平常没有什么人通过,这条道路凹凸不平。

    只要穿过这里就是岩石地带组成的海岸线,周围四散著大约和我身高差不多的大型岩石,再加上树木密集,视野有些恶劣。

    不过能够感觉到海风的味道,与星之都的林间小路又有截然不同的气氛。正当我感到十分新鲜地迈步前进时……

    「艾克塞尔先生,体力方面没问题吧?从刚才开始立足点就不太稳定。」

    与乔治一起走在我前面的赛希儿如此歪著头问道。

    「如果只是这点程度没有问题,赛希儿。」

    当我这么一说,结果她微微睁大双眼。

    「嗯……那就好。就像海事公会首领说的,艾克塞尔先生身为运货人果然是一流呢。」

    她松了一口气般露出微笑。

    「嗯?为什么能从刚才的对话判断出这种事?」

    我明明没有特别帮忙或做什么事,于是我匪夷所思地向赛希儿询问。

    「因为如果是体力没有很强的普通运货人,若是在立足点不稳的场所还得戒备周遭,大概走不到一小时,就会累得需要休息。虽然不太好意思,但因为我们两个是战斗职业,也走得比较快一点。」

    赛希儿一边说著,一边搔了搔脸颊露出苦笑。

    「之前雇用冒险家公会介绍支援的运货人,差不多就会在这个时候开始疲累,需要休息;可是艾克塞尔先生完全面不改色,至少是我们目前组队过最厉害的运货人。」

    「喔~~原来是这样,我只是普通地跟在你们后面而已。」

    「艾克塞尔先生,光是运货人休息次数不多,对我们这些体力比较充沛的战斗职业来说就是很值得感谢的事了喔。因为要是在抵达调查区域前入夜就麻烦了。」

    赛希儿说,将脸转回原本前进的方向,环视四周持续前进。身旁的乔治也一样。

    「至于到目前为止……虽然有小型魔兽,但没有强力的魔石或魔兽之类。」

    「赛希儿,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调查场所是在前面海岸的岩石地带。」

    「这是为求保险,毕竟我们也像这样拿到魔石的探测机了。」

    赛希儿面带苦笑,看著绑在手腕上的小型宝珠。

    那是莱拉克提供给接下这次调查委托的冒险家,只要有强力魔石就会变色的特殊魔法道具。

    这次就是要用那个道具进行调查。然而……

    「可是,我好想让勇者大人照顾喔……」

    乔治从刚才起便显得闷闷不乐。

    「……乔治,你还在说那种话吗?」

    「因为啊,很少有这种机会嘛……我想让她看看我们道场的流派。」

    「道场的流派?你们是哪个道场出来的吗?」

    我这么一问,赛希儿便点了点头。

    「是的,在希尔贝斯塔东北方的世界树之都,有个名为葛兰亚博的武术道场,我们一直在那里接受指导。我学枪,乔治学剑,我们是在那里提升职业等级和阶级的。」

    她将肩膀上扛著的长枪轻轻刺出,这么说道。

    「是喔,有实战经验吗?」

    「当然有,还算满多次的。虽然才刚进冒险家公会,不过在从世界树之都来到希尔贝斯塔之间的平原上与魔兽战斗过很多次,从下级到中级的魔兽已经对付过几十只,全部都很轻松解决掉了。」

    「喔喔,那还满强的。」

    「喂喂,那是当然的啊,运货人先生。葛兰亚博流就是连大型魔兽都能狩猎而开创的流派。」

    当我发出感叹声时,乔治挺起胸膛得意地说。

    「毕竟是战争中也很活跃的某个王都骑士团长开创的流派,可是连战争时都能彻底活用的等级喔。」

    「喔~~听起来满适合实战的。」

    「对啊,所以我才想让勇者大人看看。虽然这不是运货人先生的错啦……只是难得有这个机会……」

    乔治摸著腰边的剑这么说,落寞地垂下肩膀。

    「乔治,你怎么还在说这种事──」

    正当赛希儿斜眼看著他,如此喝斥时……

    「──你们两个先停下来。」

    她的表情突然一变。

    不只是她,乔治的表情也跟著改变,盯著眼前。

    两人视线前方则是……

    「……乔治,那是敌对的魔兽吧?」

    「嗯,赛希儿,正在朝我们投以杀气。」

    大兔型魔兽的群体正龇牙咧嘴地摆出威吓姿态望著这里。

    「那些兔子是什么魔兽啊?」

    赛希儿看著前方逐渐逼近的魔兽,如此低语。她身后的艾克塞尔则开口回应:

    「嗯,那是带角兔(Jackalope)。」

    「带角兔……我听道场的人说过这个名字,只知道那是下级魔兽……原来艾克塞尔先生知道啊。」

    「多少知道。毕竟看过很多次了,也是满容易让人受伤的魔兽。」

    「……也是,从那么大的身体和牙齿就知道了。」

    视线前方能够见到身躯约不到一公尺长,满口锐牙的兔型下级魔兽。

    头上长有两根角,听说从远处看模样还算可爱。然而……

    「角到哪里去了?」

    虽然实际上也算可爱,却没有见到角。即使已经靠近到只有约几公尺的距离,仍然没见到类似角的东西。

    真的如同艾克塞尔所说,这是叫做带角兔的魔兽吗?就在准备反问的瞬间……

    「──!」

    带角兔突然一口气加速冲了过来。

    而且从头长出两根锐利的角,彷佛要刺穿三人的侧腹。

    「唔……角是可以收起来的吗……!?」

    虽然事出突然,但赛希儿还是作出反应。

    她用枪柄架开刺向侧腹的角,大大地向后一跳。

    「──赛希儿!你没事吧?」

    「当然没事,乔治。」

    由于艾克塞尔提供的情报,才对角有最低程度的戒备。

    「──这点程度,只是稍微擦伤而已……!」

    伤害只有腹部衣服被刺破。赛希儿一边用视线确认,一边用流畅动作从招架的态势转动枪身。

    「【纵劈】……!」

    她发动技能,迅速地朝著带角兔的头挥下长枪。

    这记搭配技能力量的一击,将带角兔的角连同头部劈碎。

    「嗯,这个魔兽也打得赢。乔治,你那里怎么样?」

    确认过带角兔喷出血倒下后,赛希儿看往乔治的方向。结果他也以自己的方式,用大剑豪爽地将带角兔的身体砍飞。

    「我这里也打倒了,因为是下级魔兽,还满弱的。」

    他游刃有余地吐出气息。

    「对啊……还有六只左右,赶快把这些解决,调查这附近有没有吸引魔兽的魔石吧。」

    赛希儿这么说,向前跨出一步,结果带角兔群一见到这个举动……

    「──」

    便迅速转过身跑向森林深处。

    「逃走了……?」

    「真麻烦……不过看起来跑得不快。赛希儿,追上去吧。」

    「……说的也是。反正也要从这里继续前进,解决掉会比较好吧。」

    带角兔蹦蹦跳跳离开的速度并不算太快。

    要是再被袭击会很麻烦,得在这里就先收拾掉魔兽,于是赛希儿与乔治一同拔腿奔跑。

    「──啊,等等。面对这种魔兽,一边追赶一边战斗很危险。」

    艾克塞尔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然而……

    「哈哈,你太担心了啦,运货人先生。」

    乔治带著微笑如此回应。

    「你也看到刚才的动作了吧?靠我们的葛兰亚博流,这点程度的魔兽很快就能打倒了。」

    「对啊,艾克塞尔先生在这里等一下就好。如果这段短暂时间被其他魔兽发现,从后面追上来也没关系。」

    赛希儿如此说完,为了不让同行者等待太久,以战斗职业的速度冲了出去。

    带角兔的背影还在能够目视的距离,只要短短数十秒便能追上击倒。

    赛希儿如此心想,与乔治一同冲向森林深处。

    「──看吧!追上了!」

    如同猜想,跑在前头的乔治不到十秒便追上,朝著最后头的带角兔挥下大剑。然而……

    ──铿!

    挥下的大剑前端响起这道声音。

    「呃……上面的树枝让剑尖歪掉了……」

    乔治头上有延伸而出的粗树枝,剑似乎就是打在树枝上。即使如此,猛烈挥下的剑还是重重打在带角兔头上,溅出血花。

    「算了,没关系。反正有打碎头盖骨的感觉,这样就收拾掉一只了。还有另外五只──」

    就在乔治准备再度举起剑的瞬间……

    「──唔!?」

    「乔治!?」

    他突然跪倒在地。

    只见他的脚边有个小洞。

    躲在里面的带角兔用角刺中了乔治的脚。

    「是什么时候在这里挖洞的……!?」

    「可恶……!」

    赛希儿随即朝著洞穴挥出长枪,然而……

    ──铿!

    枪头轨道被树木与地面的大岩石阻碍。

    「唔……旁边太多障碍物了……!」

    只见附近不仅有许多大型树木,还有很多大型岩石四散。

    在这个有许多障碍物的狭窄场所不适合挥动大型武器,而在这种环境下……

    「赛希儿!从右边来了!」

    「──唔!」

    带角兔群展开攻击。

    呼应乔治的喊叫,赛希儿随即将长枪举到右方,能见到带角兔将锐角刺向侧腹的身影。

    「──嗄!」

    随著带角兔叫声刺过来的角,贯穿铠甲并微微掠过侧腹。

    「唔……!!」

    由于已经举起枪,才让衣服与皮肤被微微划破,只造成轻伤,但攻击还没结束。

    魔兽们从岩石区与树荫处朝这里冲了过来。不只是赛希儿自己,连乔治也反覆受到攻击。

    「唔……没有在这种地方战斗过……!」

    乔治一边抵挡兔角的攻势,一边勉强站起身,如此喃喃说著。

    就像他所说的。

    以前曾经受过室内的假想战斗训练,但在视野不佳的环境突然受到带角兔冲撞,反应还是会慢半拍。

    或许因为是首次在这种不规则且不稳定的环境交战。

    ……连动作也慢了一拍……!

    相较之下,对方的动作很显然十分熟悉。

    巧妙使用大树与岩石区的凹凸崎岖,从两人难以挥动武器的位置冲了过来。

    「该不会是引诱我们进来的吧……!?」

    当赛希儿如此呢喃的瞬间……

    「姊姊!上面!」

    乔治再度发出叫声,是到目前为止最为急迫的叫声。

    赛希儿随即看向头上,带角兔就近在眼前。

    是用角与牙齿瞄准了脖子的轨道。

    「嗄……!」

    「别小看我……!」

    赛希儿认为这种速度还来得及,于是试图挥动枪身迎击。然而……

    ──喀。

    部分枪柄撞到树干,让枪停了下来。

    「怎么会……」

    但带角兔仍然没有停止冲撞。

    想到角从脖子刺进胸口的景象,便让身体顿时寒毛直竖。就在这个瞬间……

    「在这里大动作挥动武器不太好啊。」

    随著这道声音,停下的枪身补上一股力道。

    彷佛被强大力量拉扯,枪柄从树干上剥离。

    接著,直接以半旋转动作将枪头刺进带角兔的脸部。

    「──」

    拥有利角的兔子还来不及抵抗,身体便被枪头击碎,滚落地面。

    「咦……?」

    刚才自己手中的枪到底做出了什么动作?

    赛希儿瞬间无法理解。

    毕竟自己的手与手臂都已经僵硬,无法照著自己的想法好好做出动作。

    但即使如此,还是能感觉到背后传来甚至令人安心的温暖体温。

    「像这种很多障碍物的地方,总之先让身体动作配合周围的凹凸地形,基本上转身突刺或是往上挥砍会比较能轻松活动,就像这个样子。」

    一听见这道声音,自己的手脚又像是被长枪牵引般擅自做出动作。

    接著,由下段挥起的高速突刺,将前方准备伤害乔治的带角兔解决。

    很显然是至今为止自己最流畅且毫无累赘的动作。

    「要是阻碍到你们两个流派的动作,我先说声抱歉。」

    「呃……啊……」

    赛希儿对被迫做出的动作感到相当惊讶,只转过头看向后方。结果……

    「艾……艾克塞尔先生……?」

    只见艾克塞尔彷佛支撑著背部般握著枪,引导著赛希儿的手脚做出动作。

    发现自己的长枪正被外力挥动,让赛希儿战战兢兢地放开长枪。

    接著,她抬头望著艾克塞尔的脸,发出颤抖的声音。

    「那、那个……艾克塞尔先生?刚、刚才到底是……是艾克塞尔先生操控了我的长枪吗?」

    面对这个疑问,艾克塞尔将视线落在赛希儿身上,点了点头。

    「嗯,因为场所狭窄,我判断与其从送货袋拿出替换武器丢过来,用这种方式会比较确实。我觉得这样做会比受伤还好,所以才会擅自动手……不好意思随便用了你的武器。」

    「不、不会……用武器没有关系,只是……」

    「是吗?那就好。那么──就这样再借我用几秒钟吧。」

    当艾克塞尔停下话语的瞬间……

    「呀!?」

    眼前的长枪以猛烈速度开始摆动。

    转眼间,附近的带角兔被接连击碎。

    ……这、这么快的速度是怎么回事……?

    长枪接连施展出让带角兔体无完肤地确实丧命的刺击。

    明明自己也是使用同一把武器,破坏力与速度却天差地远。

    甚至连理应驾轻就熟的自己都开始怀疑,这把武器有办法承受这么激烈的动作吗?

    而这么想的似乎并非只有赛希儿。

    「怎、怎么会有那么夸张的力量和技术……」

    在数公尺前方,乔治正目瞪口呆地望著两人。

    「好、好厉害……真的看不清楚……」

    他喃喃发出惊叹般的话语,以跪倒在地的姿势呆滞地望著艾克塞尔。见他这副模样……

    「喂喂,乔治小弟别发呆喔,躺在那里的带角兔还活著。」

    「咦?」

    艾克塞尔随著这道声音,将枪头刺向乔治附近,该处有只刚才被他击碎头部倒地的带角兔。

    「叽……!」

    「什么!?」

    然而,理应被击碎头部丧命的带角兔,突然对长枪出现反应跳了起来,用锐爪试图切碎位在附近的乔治的脚。

    「你看,这些家伙可是很难缠危险的。」

    艾克塞尔的长枪早一步将带角兔切成两半。

    「什……咦?这家伙明明应该被打碎头盖骨了……!?」

    对于乔治惊讶地发出的声音,艾克塞尔摆动枪身,开口回应:

    「带角兔因为有收纳式的角,头盖骨也相对地比较厚,只被打碎些许的话是不会被打倒的。虽然被冲击力道震晕,不过因为生性凶暴,只要清醒就会趁机再度展开袭击。刚刚赛希儿用枪刺穿的家伙,也还活著跑来袭击我。」

    「怎、怎么有这种事……艾、艾克塞尔先生有受伤吗!?」

    「嗯,我也确实把那只魔兽毙命了,所以没有问题,这是只要理解并戒备就能防备的事。像这种死掉不会变成魔石的魔兽,如果没有仔细确认击杀就放过会很危险──总之这场战斗算是结束了吧。」

    「咦……」

    听到艾克塞尔吐出一口气说出这句话,赛希儿瞬间浮现疑问后,才发现事实真相。

    「啊……已、已经全部打倒了吗……?」

    「在这么难活动的地方,他还能一边说话一边打倒魔兽吗……」

    在这段短暂时间内,艾克塞尔已经将先前包围两人的魔兽群全数击倒了。

    对于袭击的魔兽被击败,赛希儿有股超越放心的惊讶感。这种感觉主要是针对支撑著她还能运用长枪的艾克塞尔。

    「艾、艾克塞尔先生好厉害……这么多魔兽居然能在一瞬间……唔……!」

    当她激动地试图说话时,腹部与手腕等等各个部位传来锐利的疼痛。

    是被带角兔的锐角与牙齿划破出血的位置。

    在战斗中没有留意这些事,等到松了一口气后,身体才发出宛若讨债的呼救声。当她忍不住皱起眉头时……

    「嗯,你不用动没关系,我现在替你治疗。」

    艾克塞尔单手拿著送货袋靠了过来,然后从袋中拿出约手掌大的恢复药剂瓶。

    「首先是出血量大的侧腹吧。」

    他一拔开栓子,便将所有药水撒在出血处,这种行为让赛希儿瞪大双眼。

    「艾、艾克塞尔先生?居然用恢复药剂用得这么豪爽……明明只要用一点就能止血了。」

    「嗯?伤势还满严重的,不用这么多没办法完全治好吧。」

    「是这样没错……可是……这样很浪费吧。」

    「受伤哪有什么浪不浪费的──还有这里也是。」

    艾克塞尔一边这么说,一边轻轻拈著赛西儿的手腕。就在这个瞬间……

    「噫呀……」

    便传来酸麻的刺痛感。

    「果然是这样。我就觉得动作怪怪的,看来是手腕扭伤了。」

    看来不只是被带角兔撕裂的部位有受伤,勉强挥动武器似乎也让身体受到负担。

    虽然经过艾克塞尔触碰才发现颇为丢脸,但更重要的是……

    ……他连这种地方都能看得出来吗……?

    惊讶的情绪更为强烈。在这之前已经与观察员一起工作过许多次,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人。赛希儿如此心想,望著拈著自己手腕的艾克塞尔。

    「嗯,只有这样的话,用恢复药剂治疗就没事了……得再拿一罐出来。」

    艾克塞尔如此说著,拿出一瓶全新的恢复药剂,又再度将整瓶全部倒在赛希儿的手腕上。

    「咦?艾、艾克塞尔先生……您、您在做什么?」

    「哪有做什么,当然是治疗。喂~~乔治小弟,你能过来这里吗?」

    「嗯、嗯嗯……」

    被呼唤的乔治如此回应,战战兢兢地靠了过来。

    「乔治是脚和腰部啊……等我一下。」

    对于乔治受到的伤,也是一个位置使用一瓶恢复药剂。

    使用恢复药剂治疗身体时,会根据使用量增减疗效,所以这样的确能比较快速且确实地痊愈,但会构成另一个隐忧。

    「那、那个……艾克塞尔先生?在这种地方使用这么多物资真的好吗?是不是该稍微省著用?呃……虽然我们受伤说这种话非常丢脸,可是后面的工作不知道还会花费多少时间或受到多少伤,这样也会直接造成艾克塞尔先生的负担……」

    开始这份工作还没经过几个小时就花了几罐恢复药剂,这样实在太过奢侈了。

    就算回到城镇能够补给,公会已经传达这份委托得在明天之前结束,而且走回头路再来到这里又会浪费更多时间。

    所以尽可能减少物资消耗前进已经是常识了,然而……

    「嗯?你从刚刚起就在意物资的事吗?如果是的话完全没问题,这次用的消耗品全部都是莱拉克准备的,完全不会伤到我的荷包。」

    艾克塞尔竟然如此回答。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用了这么多,不就没有存量了吗?」

    没错,照常理来说不会这样一次用好几瓶。既然携带量有极限,些许轻伤也只能忍耐。

    赛希儿如此想著并再三强调,结果……

    「嗯,那部分也没问题。幸好送货袋还算满宽敞的,已经放了三个人可以旅行一个月不需要补给的份量。」

    艾克塞尔彷佛若无其事般这么说。

    「呃……一、一个月的份量……这、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赛希儿反刍著他说出的话,不解地歪著头,因为连她都无法理解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

    「我开玩笑也没用吧,不管是食粮、药品还是生活用品都放在里面喔……虽然可能有点多,我是为求保险带了差不多这种份量,要是没用到再还回去就可以了。」

    艾克塞尔拍著送货袋这么说,赛希儿先是目瞪口呆。

    接著,她与身旁听完话同样瞪大双眼的乔治面面相觑。

    「那、那个……艾克塞尔先生,可以先等一下吗?这样只是有点多的认知好像有点奇怪……普、普通运货人的送货袋顶多只能装三个人四天用的物资而已吧……」

    「对、对啊……我看过最大的送货袋也只能装一周的份量。未免差太多了吧……?」

    例如恢复药剂虽然只有手掌能够包覆的大小,但毕竟是装著液体的瓶子,因此多少还是有些体积与重量。要是带太多,当然会占空间与增加重量,随便碰撞也会碎裂。因此对于拥有送货袋的运货人可说是相当有利,然而能够携带的数量仍然有限度,照理说应该是这样才对。

    赛希儿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与乔治一起语带颤抖地这么说著,艾克塞尔却只是搔了搔脸颊,歪头表示不解。

    「虽然话是这么说,我还是带过来了……总之不论如何,补给物资方面没有问题,你们别在意,尽管用吧──治疗也结束啰。」

    「咦……啊……谢谢……」

    在说话的时候,治疗似乎也顺利完成了。

    不知是否该说是手脚俐落,他处理的动作可谓驾轻就熟。当赛希儿看著涂好药的手臂时……

    「再来就是……说的也是,你们把铠甲和衣服换掉吧。」

    「换装!?有、有装备吗?」

    装备之类不只是占空间,照常理担任支援的送货人,往往头一样就会舍弃携带装备。才在这么想,艾克塞尔已拿出了新的皮甲与衣服。

    「那当然,比起破损的服装更有防御能力,事先准备好绝对不是坏事。我有放你们两个人尺寸的装备,顺带一提……乔治小弟的武器剑柄也撞凹了,换新的比较好。」

    这番话让乔治恍然大悟地张开原先一直握著武器的手,结果武器剑柄确实如同艾克塞尔所说,已经裂开了。

    「真、真的……!」

    「握把如果有凹陷或破损,就不好传递力道,我把新的拿出来吧。如果你觉得浪费想继续用旧的,我也不会阻止你。」

    「啊……不,请、请给我新的武器……」

    「好喔~」

    彷佛武器库就在身边般,艾克塞尔轻松地将装备交给乔治。

    「你随便挥挥习惯手感吧。」

    乔治顺著建议,握起递过来的大剑。

    理所当然地,比起先前凹陷的剑柄更加好握。

    没错,明明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却因为太过忘我失去冷静而忽略了这些事。

    不仅仅是太过轻敌,而且在战场上绝对不能失去平常心。

    当乔治如此强烈反省著自己的行为时……

    只见姊姊朝他投以呆滞的目光。

    「姊姊,你怎么了?是治疗药的麻醉成分还没消除吗?」

    「不、不是……好厉害……那个人经验很丰富,我知道他不是普通运货人了,觉得很吃惊。」

    「对啊……不只是比我们自己还更观察入微,还会毫不松懈地支援我们……最重要的是,很显然比我们还要熟悉战斗。」

    从先前的动作来看已一目瞭然,赛希儿也对乔治的话表示同意。

    「而且甚至把我们的装备准备得这么齐全……这么无微不至的环境,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嗯,从来没有在离城镇这么远的地方,还能一次使用这么多物资……」

    即使离开道场后以冒险家身分渡过了一段时间,不论在哪个任务还是只能使用有限物资。

    这是理所当然且普通的事。然而……

    「这次工作的安心感真不是盖的……该不会……应该说,可以确定我们正在被很厉害的人支援吧……」

    「嗯,绝对是这样没错。」

    当乔治如此与姊姊互相点了点头时……

    「喂~~你们两位,我觉得伤应该都痊愈了。是不是差不多该出发了?」

    艾克塞尔挥著手如此喊道。

    「「咦?」」

    「呃……这次工作是你们拿著调查器具,我走在前面也没用,所以要由你们决定出发时间吧。」

    被这么一说,乔治才想起自己的工作。

    没错,他们甚至还没抵达调查的场所。

    「好、好的!现在马上出发!」

    「嗯!得把浪费的时间快点补回来!」

    两人连忙赶向艾克塞尔身旁,走到他前方。

    接著,艾克塞尔也跟在他们后面迈出步伐。赛希儿搔著脸颊,将脸转向随后跟上的他。

    「……艾克塞尔先生,不好意思刚才那么松懈。还有虽然这样会要求您很多事,但今后能不能继续倚赖您呢?」

    「当然。工作内容就是这样,别把要求放在心上。」

    「谢、谢谢……!」

    听到艾克塞尔的回应,赛希儿害臊地露出微笑并转回前方,然后与同样带著苦笑的乔治一同前往预定调查的场所。

    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有股莫名温暖且可靠的力量。

    「……不过我记得带角兔喜好乾燥的土地,应该不会在水边筑起地盘。居然会栖息在海岸附近成群结队,到底是怎么回事……」

    击倒不知为何在海岸附近的带角兔后,进行治疗与确认过装备的我们再度出发,在途中还有过这番对话。

    「艾克塞尔先生,要是途中我们出现什么奇怪举动,请不要顾忌,尽管说出来!我们会尽量努力改进……!」

    「乔治说的没错,要麻烦您了!」

    「咦?喔,知道了,如果有发生什么事的话。」

    后来总觉得他们两个态度变得友善许多。

    乔治甚至改变对我说话的语气,感觉连看我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

    至少不再有带著负面情感的视线了。

    ……反正感情变好在很多方面都比较容易进行,也比较好沟通,当然是值得庆幸的事。

    只不过,我对自己有没有好好完成身为观察员的职责感到疑问。

    再怎么说,这是我第一次处理观察员的业务。

    虽然我是照著之前说的支援感觉加以应用,但不知道这样是不是正确的方式。

    「话说我也想问,我身为观察员的工作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吗?」

    于是我试著如此询问。然而……

    「不,完全没有!」

    「完全无可挑剔,我们很感谢艾克塞尔先生的协助。」

    他们说出了似乎不太像是答案的回应。

    虽然没问题就是好事,但我还是处在对普遍基准不熟悉的状态。

    ……嗯,说的也是。既然不清楚,就一边思考一边行动吧。

    这样应该能连带让身为运货人的方面获得成长,也能替未来铺路。

    我想增加自己能够处理的工作,所以这次身为观察员,就从尝试错误中摸索经验吧。

    ……不过说到成长,最近好像很少查看技能表了。

    之后再找个时间一起确认吧。

    当我如此思考时,我们穿过森林,抵达大型岩石四处可见的海岸。

    「呃……这里就是这次的调查地点吧。」

    「是啊,马上开始调查魔兽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吧。乔治,要开始啰。」

    「知道了,姊姊。」

    赛希儿频频将视线落在手腕上的透明宝珠,在崎岖坚硬的岩石区海岸逐步前进。

    「听说这颗宝珠会对具有强烈魔力的魔石,还有把魔石当成材料的魔法道具出现反应……才刚说就出现了。」

    赛希儿这么说,将白色混浊的宝珠让我与乔治过目。

    「既然会有这种反应,就表示附近应该有什么东西,可是这种地形要找魔石感觉还满辛苦的。」

    作为魔力集合体,魔石虽然颜色与普通石头不一样,但很少有醒目的大小,或许是因为这样才让赛希儿露出苦笑。

    「总之,只要靠近强烈魔力,宝珠的混浊程度好像也会变深,就把这个当成参考来寻找吧……如果艾克塞尔先生也发现什么奇怪东西,能告诉我们的话就帮了大忙了。」

    「嗯,我知道了。」

    就这样,我们靠著宝珠的颜色变化持续进行调查,我从岩石区抬起视线时,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嗯?那是怎么回事?」

    「艾克塞尔先生,怎么了吗?」

    「呃……看那里,我觉得水的颜色好像怪怪的。」

    在我视线前方,离海岸稍远处的海面被染成一片紫色。

    「真的……而且光是靠近那片有颜色的水,宝珠就变得越来越混浊……」

    赛希儿光是靠向海岸几步,整颗宝珠便几乎全部染白。

    「既然这样,是来自魔石的成分才会让海面染上这种颜色……是从哪里溶解出来的吗?」

    当赛希儿皱著眉头如此分析时……

    「姊姊还有艾克塞尔先生,颜色好像是从那个洞窟流出来的。」

    乔治指著前方某个彷佛将大型岩石凿穿的洞窟说。

    越靠近前方洞窟与海面交接的部分,确实能够看到紫色变得更加浓密。

    反过来说,越是往远方海面,紫色就变淡回到普通的蓝色。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从城镇方向才无法确认。

    「原因很有可能就在那个洞窟中,只能去看看了。」

    一边这么说,赛希儿迈步走往洞窟的方向。乔治跟在她后头,我也跟在他们后面走了几分钟后……

    「先从这里确认吧。」

    我们抵达洞窟前方,静静地窥视内部。

    从外面看不出来,不过内部没有天花板,且有光线洒落,因此视野算是颇为清晰,能够见到内部是呈现海湾的形状。

    也能看见海湾中央的岩石有个人影,人影正朝著附近海水撒著看似小碎石或粉末的物体。

    「……艾克塞尔先生还有乔治,看起来那个人撒过东西的部分就变色了,我想应该不是我看错吧。」

    「我也有看到。」

    「我同意艾克塞尔先生看到的,姊姊。」

    如此沟通后,赛希儿对乔治和我彼此交换视线。

    「好像还没有发现我们,我们先去找那个人问问,可以麻烦艾克塞尔先生在后面戒备吗?」

    赛希儿小声地向我确认,我一点了点头做为回应,赛希儿的神情旋即转为严肃。

    「那我们走吧,乔治。」

    「好……会站在海湾岩石上的人影,如果是可爱人鱼之类的幻想生物就好了。」

    「……别说这些无聊废话。」

    两人耍著嘴皮子缓和紧张后,便蹑手蹑脚地前往洞窟深处。

    虽然动作有些僵硬,但两人还是很有实力。我认为自己也得好好完成身为观察员的工作,便与两人一起走进洞窟中。

    赛希儿与乔治从背后缓缓靠近海湾岩石上的人影。

    人影旁边有个大皮袋。

    人影将手伸进袋子中,抓出闪闪发亮的紫色粉末往下挥洒,当粉末接触到海面的瞬间,便见海面变成漆黑的颜色。

    只要相信宝珠的反应,那些粉末应该就是使用了由魔石制造的成分。然而……

    ……没听说过有魔石粉末能让海变色……

    即使如此,那肯定还是含有许多魔力的物质。

    ……在这么靠近城镇的地点洒下这种粉末,到底有什么意图……

    为了收集材料,的确也有使用低纯度魔石粉末吸引魔兽的狩猎方法。

    但那照常理得在远离城镇的地方才能使用,要是在城镇附近使用这种方法,也有曾经被警备队逮捕的案例。

    这次也是城镇受到魔兽危害,还得动用公会与冒险家出动调查,甚至让心中萌生一股「希望能稍微想想再做这种事」的怒气。

    ……反正对方还没发现,就趁著他不注意的时候上前盘问吧。

    只要与乔治组成队列,对方应该也没有那么容易逃跑,赛希儿如此心想,走向海湾中央。

    「那边那个人,你在这种地方做什──」

    在赛希儿发出质问的瞬间。

    「唔……姊姊,先停下来……!」

    乔治发出颇为强烈的叫声,让赛希儿停下动作。

    虽然认为难得都保持安静靠得这么近了,居然还叫得这么大声,但赛希儿随即察觉他的意图。

    因为自己即将踏进,混有岩石的沙滩中,有刚才让两姊弟尝到苦头的兔型魔兽潜藏其中。

    「这些家伙……又是带角兔。」

    虽然躲在岩石中,从远处无法看清楚,但肯定就在里面,而且还从地面捡起某种物体动著嘴巴。

    似乎是在食用某种东西。赛希儿记取刚才的经验,慎重地观察魔兽的举动。

    「唔……!」

    赛希儿倒吞了一口气。因为……

    「乔、乔治,先等一下……带角兔在吃的东西是……!?」

    「在吃、人类的手指……?」

    带角兔很显然是在啃食人类的部分肢体。

    乔治似乎也发现了,他忍不住震惊地发出叫声。

    声音看来还是太过吵杂了。

    「──嗯啊?你们几个是谁?从哪来的?」

    海湾上的男子发现两姊弟而回过头。

    那是个脸部有大型伤痕的男子。不,应该注意的或许不是脸部伤痕,而是他的行为。

    「这家伙……是在让魔兽吃人吗……!?」

    他用单手撒著紫色粉末。

    另一边的手则将已经失去上半身的人类躯体,让带角兔与岸边的魔兽食用。

    用单手拿著尸体与皮袋的男子一看向这里,脸上的伤痕便大大扭曲,浮现出状似感到麻烦的表情。

    「感觉不像这家伙,不是被好奇心吸引来的商人啊……明明都已经安排带角兔,不让人进来了。」

    带著伤痕的男子轻轻踢著滴著鲜血的某人身躯,如此嘀咕。

    「商、商人……?你、你在说什么?」

    「算了,是谁都没关系。只是两个乳臭未乾的小鬼和好解决的运货人,感觉吃起来没什么口感,不过既然是送给我可爱孩子的供品,我就心怀好意地收下吧。」

    这番话令人顿时毛骨悚然。

    「是新的饲料,连这些脚一起吃掉吧,嗜血鲨鱼。」

    男子如此说道,抓起先前玩弄的躯体单脚,丢了过来。就在剎那间──

    「嗄啊啊……!」

    「唔!?」

    从附近水边突然跳出一只巨大鲨鱼。

    鲨鱼张开大嘴,顺著将拋出的脚吞噬的气势,彷佛也想将三人吃掉般冲了过来。

    「这、这只鲨鱼是怎样啊!」

    「在惊讶之前先防御!」

    「好!」

    赛希儿与乔治一起举起武器,有默契地将名为嗜血鲨鱼的鲨鱼型魔兽冲撞挡了下来。

    「喔,居然能挡下冲撞……表示是战斗类的冒险家吧。」

    眼见此景,男子仍然游刃有余。

    但这或许是理所当然的,因为……

    「这只魔兽好强……!」

    「明明鲨鱼都来到陆地上了,为什么还有这种蛮力……!」

    从水边冲来的陌生魔兽拥有强大力量。

    即使两人举起武器挡下,魔兽仍然用鳍拍打地面,将牙齿重重压向身体。只要对这重量松懈的瞬间,似乎就有可能会被正面压垮。然而……

    「可恶……!」

    就算如此,两人仍然用力挥出手中武器,将张开大嘴的鲨鱼挥开,弹回水中。

    「喔,挡下第一波攻势了啊。感觉有口感坚韧的肌肉,真是太好了。」

    「唔……竟然说得那么轻松。那家伙是在哪里把那么强大的魔兽驯服的……!」

    「是啊,能让魔兽服从应该就是《魔兽使(BEAST MASTER)》……没想到有能操纵这等强力魔兽的人……」

    对于乔治皱起眉头的不屑话语,赛希儿也点了点头如此呢喃。

    没错,如果是魔兽使,便有可能使用技能操纵魔兽。然而……

    ……魔兽使如果要使用技能操控,绝对要让魔兽戴上「支配项圈」……

    那就是用技能操纵魔兽的证据。

    赛希儿曾经在老家看过,被操纵的魔兽肯定有这个特徵。

    不过,这些魔兽没有戴上任何项圈。

    然而却只对眼前的男子不怀敌意,仍朝三人张牙舞爪,无法得知究竟是怎么回事。

    「唔……到底是在哪个公会受到锻炼的魔兽使……!!」

    居然有公会藏有这种技术。对于赛希儿等人咬紧牙根发出的话语,眼前的男子先是嗤之以鼻地发出冷笑声。

    「公会?魔兽使?从刚才起还以为你们想说什么……别把我当成向神摇尾乞怜的那群脆弱家伙……!!」

    然后带著怒气瞪著一行人。

    「唔……!」

    他的眼神释放出令人背脊发凉的杀气。

    虽然身体开始颤抖,但还是咬紧牙根勉强控制,只发出细微声音。

    即使如此,背脊仍然无法止住颤抖。

    「……乔治。」

    「嗯,不用说我也知道,姊姊。那家伙很危险……就像从战争回来的师傅拿出实力的时候,那种上级职业等级的杀气……!不只是能操纵魔兽,还有这种杀气……到底是什么职业……」

    乔治同样感觉到杀气,擦拭著额头浮现的汗水,如此说道。但伤疤男似乎对这些话感到很刺耳,不停地搔著头部。

    「什么职业……你们这些家伙,不管到哪都想用神的尺度衡量事物。唉,真是有够烦的……身为魔人和魔人众的我,怎么可能用神的力量!」

    「魔、魔人……!?」

    魔人是在魔王大战时站在魔兽方的人类。他们接受魔兽的加持,是仇视人类的危险存在。但在战争结束后,由于公会与英雄们进行扫荡的成效,据说所有魔人都已经被击倒。然而……

    「为什么这种家伙会在这里……」

    「这不重要。别让身为魔人的我不高兴,遵从天神的人都是粮食。所以──差不多该把这些家伙四分五裂了,嗜血鲨鱼……!」

    伤疤男弹响手指发生声音。剎那间……

    「──!!」

    与先前袭击的同种类复数鲨鱼靠向水边。

    「什……还、还能控制这种数量吗……!?」

    「就这样被吃进肚里吧,你们这些小鬼。」

    自称为魔人的男子短短拋出这句话。

    接著,彷佛听从他的话语般,数只嗜血鲨鱼从一行人身旁一口气冲了过来。

    「可恶,比刚才还快──!」

    以比起刚才更快数倍的速度,而且是张著嘴随时都能撕裂对手的状态。接著──

    「──不会让你得逞。」

    在鲨鱼碰到这里之前,拿著剑的艾克塞尔已经将所有嗜血鲨鱼切碎。

    「唔……咦……?」

    「艾、艾克塞尔先生……!」

    「……运货人……你做了什么……?」

    包含赛希儿姊弟在内,三个人分别出现不同反应。

    不过,肯定都是出自惊讶。

    ……比起在森林使用我的长枪时更快……!?

    既然没有见到使用技能的迹象,表示他是单纯用体能做出那些动作吧。

    他到底受过什么样的锻炼?当赛希儿朝他投以惊愕目光,艾克塞尔将剑上的魔兽血迹甩掉,朝两姊弟走了过来。

    「毕竟我的工作是观察员,那两位实力很强,只要好好发挥出实力,嗜血鲨鱼程度的中级魔兽也能轻松得胜。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一直出面搅局──但既然那个家伙自称魔人,事态就不一样了。」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艾克塞尔瞬间逼近伤疤男展开肉搏战。

    而且是以眼睛勉强仅能追上的速度。

    「你这家伙!不是普通的运货人──!?」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招摇撞骗,但对自称魔人的家伙,我是不会留情的。」

    (插图015)

    不让对方有任何说话的时间,艾克塞尔用手中的剑背朝伤疤男重重打了下去。

    「嘎喔……!?」

    吃了这高速且具有重量的一击,伤疤男猛烈地撞上十几公尺后方的墙壁,彷佛失去力气般滑落地面。

    「那么,趁他昏过去的时候,把他绑起来塞进送货袋里……好了。」

    我让操纵魔兽的男子失去意识后,便用绳索把男子绑紧,放进送货袋。

    「居、居然有这种束缚方法啊……」

    见到我的动作,原先正在收集伤疤男的袋子与周围散落装备的赛希儿,难掩惊讶地如此问道。

    「嗯?没有袋子主人的许可,放进送货袋的东西不能出来,我觉得当成束缚器具使用还满方便的。难道不是普遍的使用法吗?」

    「因为很少听到送货袋有能把人装进去的容量……」

    「喔,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这样能比较安全地运送,比较好吧。」

    虽然刚才那种殴打方式可没那么容易醒来,但要是他对自己设置了时限型的清醒魔法就麻烦了。

    「是、是这样没错……对了,这是那名男子带著的物品。」

    「啊,这里也有。艾克塞尔先生,总共有三样。」

    赛希儿与乔治如此说著,将大皮袋交给我。

    「我已经和乔治一起到处找过,没有其他人工制造物了。袋子里面有紫色粉末和颜色奇特的石头,不知道是要拿来做什么的……不过既然是自称魔人的家伙所有的物品,我们就慎重收集起来了。」

    「这样啊,谢谢你们。」

    我把他们递来的袋子也放进送货袋中。

    由于内容物互相不干涉,就算那个自称魔人的男子醒来也无法使用,总之这样就能稍微放心了。然而……

    「总之,虽说已经把男子抓起来,回收嫌疑物品……魔人众……应该说是魔人啊。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字眼,为什么会自称是魔人啊……」

    「呃……魔人就是魔王大战时加入对方的人类,是这样没错吧?」

    「嗯,是与魔兽一起破坏城镇的家伙。」

    「原来如此……应该说艾克塞尔先生,听你的口气好像很熟悉关于魔人的事。」

    「多少算是吧。牵扯到战争的时候,在我周遭也曾蒙受损害,所以还算满注意这件事的。」

    也因为这个缘故,这次是立刻让对方失去意识。

    「这种地方居然有这么危险的人在。说起来,既然会称为『众』,表示就是这种人的集团吗?」

    「也许吧。在战争的时候,我没听过魔人众这个名称,也有可能只是虚张声势。」

    魔人都是以各自思维展开行动,几乎不会成群结队活动。

    所以得从这个男人口中收集更多情报。

    ……记得调查类的职业神曾经说过,战争后,魔人几乎都被打倒了。

    到现在还如此自称实在很诡异,但就算魔人之类的事只是虚张声势──

    「那个自称魔人的家伙所撒的类似魔石的粉末还是实际存在,这点我还满在意的。」

    我看向装进送货袋内的皮袋,里面装著甚至令人感到邪恶气息的紫色粉末。

    「……我也想调查这些粉末的真面目。那个伤疤男暂时应该还不会醒过来,我们赶快回到城镇吧。宝珠也没有任何反应了吧?」

    「啊,是的。这附近好像没有用魔石制造的物品了,调查就到这里结束,回去吧。」

    「好,知道了!姊姊还有艾克塞尔先生!」

    就这样,决定暂时结束调查的我们连忙赶回城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