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六章 ◆ 前任龙骑士与从前伙伴发挥以往能力
    「咦?欢迎回来,艾克塞尔小哥你们还真快。」

    「真不愧是年轻人之中算是优秀的冒险家和艾克塞尔小哥。范围虽然小,明明是算远的场所,没想到居然是最先回来的。」

    当我们回到希尔贝斯塔的海盗旅馆后,随著这番话,莱拉克与威尔海姆出来迎接我们。

    「啊哈哈……能这么说是很高兴,不过我们没有做什么事,几乎都是多亏了艾克塞尔先生帮忙。」

    「嗯,不知道该不该说人外有人,让我们发现自己见识还是太浅薄了……」

    对于赛希儿与乔治的呢喃,莱拉克与威尔海姆先是面面相觑,然后瞪圆双眼。

    「……出发的时候原本还趾高气昂的,态度居然变得这么谦虚。艾克塞尔小哥,你做了什么吗?」

    「没做什么,只是用普通方式处理观察员的工作。」

    我的话让莱拉克露出苦笑。

    「原来如此,艾克塞尔小哥普通地处理工作的过程中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总之培养出慎重的个性也是好事,能平安回来就是最好的……所以调查有发现什么结果吗?」

    「嗯,发现了还算满麻烦的问题。」

    「麻烦问题……?」

    我对莱拉克的反问点了点头。只不过接下调查委托的人并不是我,得由站在前头实际行动的两人先行说明。由于我们在回到城镇的途中已经如此决定,所以先由赛希儿开口:

    「我们发现了某个男人把可能当成魔兽粮食的魔石洒进海中,而且还自称为魔人。」

    「什么……?」

    对于这个报告,莱拉克的脸色顿时显得十分严肃。

    身旁的威尔海姆也是一样。

    「……那家伙在哪里?」

    「嗯,我已经把那家伙和携带物品全部放在送货袋了。我现在就可以拿出来,在这里没问题吗?」

    「说的也是……为求保险,还是到里面比较坚固的房间吧。」

    于是如此这般,移动到旅馆深处莱拉克的办公室后,我将送货袋的物品拿到桌上。

    首先把莱拉克先前提供的消耗品与药品全拿了出来,然后……

    「……这就是魔人用的,充满魔石成分的粉末。」

    我拿出三个皮袋。

    见到这些皮袋,莱拉克皱起眉头。

    「这是……精炼到很高浓度的魔力药剂……不只能吸引魔兽,也有可能成为毒品。」

    「喔,连这些事都能知道啊。」

    「毕竟以前我们曾经取缔过这些药物,不过要是把这种药物到处乱撒,可是连附近魔兽都会中毒的等级。」

    看来是很危险的东西。

    幸好有把海湾洞窟内的物品毫无遗漏地捡回来。

    我如此想著,将送货袋内最后仅剩的东西放在地面。

    「──然后,就是这家伙把那么危险的药撒在海湾。」

    被绳索五花大绑的伤疤男从送货袋现出身影,似乎还没有从昏迷中清醒,虽然瘫倒在地,但还活著。

    「……他就是自称魔人的男人啊。有什么特徵吗?」

    莱拉克瞪著男子拋出这番话,赛希儿则开口回应。

    「特徵……不知道算不算是特徵,他会操纵魔兽。还有很强烈的杀气,所以身为战士或许也很优秀。」

    「嗯……原来如此,看起来不像是具有魔石精炼的技术。到底是在哪里拿到这种东西,又想拿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这些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在问话之前就先把他打昏了。」

    「面对自称是魔人的对手,这样做才是正确的……既然这样,总之先开始盘问吧。」

    这也没办法呢。莱拉克吐出一口气,这么说道。

    「说要盘问……由莱拉克亲自进行吗?」

    「嗯,我的职业是《女豪(GENERAL)》。总之就是海盗之类的上级职业……所以能使用满强力的技能。那个技能叫做【自白真相】,这是比海盗的【胁迫】、上级海盗的【盘问】与【拷问】更高级的技能,能用来让人彻底把情报说出口。」

    莱拉克一边向我们说明,一边让伤疤男坐在椅子上,加以捆绑。

    「把这么厉害的技能内容告诉我们没问题吗?」

    「嗯,没关系。至少这里都是我信任的人,而且这个技能的使用对象会大幅损耗精神,所以不会对自己人使用,毕竟这样就是攻击行为了。」

    莱拉克轻轻发出笑声后,表情变得十分认真。

    「不过……对自称魔人的这家伙使用就没问题了。」

    她的表情带有锐气,并非是身为旅馆店长的神情,或许该说是身为海事公会领袖的面貌。

    莱拉克以这种面貌,抓住了自称为魔人的男子头部。

    「好了,差不多该稍微清醒了吧。」

    莱拉克将男子的头一把歪向旁边。

    「唔……这、这里是……」

    伤疤男似乎微微恢复了意识。

    他睁开眼睛,如此低声呢喃。

    「自称魔人的这位先生,你醒过来了啊?」

    「你这家伙……到底是……」

    或许是因为伤害尚未完全复原,似乎还显得有些昏昏沉沉,但莱拉克仍毫不在乎地朝魔人男子搭话。

    「不用管我是谁。比起这件事,把你干过的好事说来听听吧。听说你自称什么魔人,把奇怪东西洒到我们的海中啊?你有什么目的?」

    对于这个问题,自称魔人的男子只是歪起嘴角。

    「哈哈……谁会说啊……你们这些神的走狗……」

    他不屑地如此说著,莱拉克以冷冽视线瞥了男子一眼。

    「你不否定啊。原来如此……既然这样只能用了。」

    她紧紧抓住男子的头。

    「做、做什么……」

    「来,看著我的眼睛……然后把你干过的好事,全部告诉我这个女豪吧……【自白真相】……!」

    莱拉克与自称为魔人的男子四目相对,她的眼睛微微发出光芒,瞬间让男子变得双眼无神。

    「那么,说吧。你是魔人没错吧?」

    「是……我是魔人众的一员……」

    技能似乎顺利发动,自称魔人的男子老实回答了莱拉克的问题。确认到这点后,莱拉克继续追问:

    「那种魔石粉末是什么?」

    「魔兽……特别是对古代种调整使用的精炼魔力剂……」

    「对古代种使用?……为什么要把那种粉末洒到海中?你想做什么?」

    她问出这次想得知的主要问题,结果自称魔人的男子让嘴巴开开阖阖数秒钟后……

    「锁定希尔贝斯塔港埠东北方一公里的位置,利用魔兽的移动与潮流把诱饵放流出去……藉此引诱与强化想吞噬城镇和人类的玄武公•阿尔法特,然后从港埠周边吸引它袭击城镇。由于玄武公具有以力量粉碎人类与城镇再吞噬食物的习性,得仔细进行引诱……穿过层层搜索,慎重达成使命与目的后在岩石地带待命──」

    「什……!?」

    他一口气将情报宣泄而出。

    只不过甚至连呼吸都忘了一般,男子接连不断挤出话语后……

    「──」

    说到这里时,他突然垂下头。

    「啧……精神已经到达极限了吗……!」

    「……不能把他打醒继续问吗?」

    「暂时没办法了,在精神恢复前不会起来。虽然我也想问他是受到谁的命令……现在问题已经不在这了……!」

    对于莱拉克的话语,威尔海姆高声发出回应:

    「对啊,莱拉克说的没错。把古代种引诱到港埠东北方一公里的位置……喂喂,先等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彷佛再次确定般重新再说一次后,他的表情显得狼狈不堪,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边现在有调查海底的部队──也是魔术勇者她们前往会合的预定地啊……!」

    就在他将视线转往窗外的瞬间。

    ──咚磅!

    传来这道巨大声响,透过窗户能够见到部分海面突然爆炸。

    接著,有个会令人误以为是岛屿的巨大身躯现出身影。

    「这家伙是什么东西!?」

    巨大岩礁彷佛切开隆起的海面般出现。

    ──不,这种大龟背负著岩礁移动的模样,让搭乘调查船的海事公会部队长声嘶力竭地喊著。

    而同样搭乘调查船的老练公会职员对这道叫声做出回应。

    「老、老夫知道这是什么!这家伙是魔王大战的时候,到处咬碎、吞噬人类的海中古代种玄武公……!!还曾经把老夫的师傅吃掉!」

    「既然是古代种,不就是很危险的魔兽吗……!以为是岩礁的地方居然是龟壳啊!真是混帐东西……!」

    虽然也能说是背负著岩礁的巨龟,但看起来就像整座岛正在移动,表示尺寸正是这么巨大。

    ……但只要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有能够应对的方法。

    即使是面对巨大魔兽,只要知道对手就能做出应对。

    就算是调查船,仍然具备相对应的攻击能力,于是部队长对周围部下发出指示。

    「准备碎岩礁炮!把那看起来很重的龟壳撬开!」

    「遵、遵命!」

    随著指示,船上准备好已装填鱼叉的大炮「碎岩礁炮」。

    这是将原先用来捕鲸用的大炮改装而成,能够将宛如铁柱般的鱼叉击出。

    前端与勾角装有魔术炸药,刺进岩礁后引爆便能轻松炸碎,而这当然也能作为对抗魔兽的武器使用。

    「发射!!」

    一准备完成,碎岩礁炮的一击便随即朝著玄武公的身体发射而去。

    为了确实击碎岩礁,这击拥有能够匹敌上级魔法的威力,随著加速射向玄武公的背部。接著……

    ──铿!

    只传来这道低沉声响,鱼叉被玄武公的甲壳弹开。

    「什……么?」

    由于调查船的武装太过轻易被弹开,部队长停顿了数秒。

    「队、队长……连拥有比铁坚硬的皮肤的铁钢兽,碎岩礁炮不是都能轻松贯穿……」

    「明明有上级魔法的威力却没效……?那家伙真的是生物吗……!?」

    船员们对此种景象发出喧哗,然而……

    「唔……还没结束!有那种威力,绝对有效!朝同样地方继续集中攻击!也加进魔法!这家伙……正朝著城镇前进!」

    经过部队长的喝令,回过神的船员们再度开始行动。

    虽然动作迟钝缓慢,玄武公确实正在靠近城镇。这个行为会对城镇带来危险,绝对得把对方赶跑才行。结果这时……

    「急冻冰锥!!」

    搭乘调查船的中级魔法师从船边发射冰锥。

    虽然这些冰锥具有轻易贯穿海中大型魔兽的威力,然而……

    「……」

    冰锥也同样被弹开。即使碎岩礁炮持续朝同样部位攻击,仍然无法击碎如同岩石般的甲壳。

    「可恶!怎么会那么硬!」

    面对这样的结果,部队长咬牙切齿地敲了一下船桅。

    「怎、怎么了!玄武公的甲壳好像在蠢动!」

    某个人突然如此喊道。剎那间……

    「……!!!!!」

    玄武公发出低吼,甲壳的数个部位浮现出魔法阵。接著……

    ──轰!

    岩石随著这道巨大声响发射而出。

    数公尺以上的岩石如同高速子弹般飞了过来。

    「啥!?」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部队长瞬间思考打结,然而……

    「──不妙!全力防御!」

    部队长随即回过神,发出使用防御魔法的指示。

    「水盾!」

    「空气防护墙!」

    魔法师们依照指示施展出防御魔法。

    这是中级以上的强力防护,水与空气防护墙及时启动扩散,包覆船只。然而……

    「──」

    防护壁撑不过一秒便被击破,倾注的岩石弹直接命中调查船,将船身体无完肤地击碎,弹飞了船员。

    「喀呃……!?」

    部队长被冲击力从船上震飞,与周遭船员一同摔进海中。

    而且即便已经落海,仍然留有被弹飞的势头,身体在海中不停旋转,摇头晃脑。

    身体总算停下动作后,部队长睁开眼睛看著海中。

    然而,不知道哪里是海面或是海底。

    ……唔……脑袋被晃过头了吗?

    得赶快浮上海面才行,这样下去会溺死……不,在那之前可能会先被玄武公吃掉。

    明明得到海面确认周遭情况,焦急与混乱却填满了思绪。就在这个时候……

    「咦……?」

    水中突然冒出冰柱。

    冰柱直接将身体往上推,再加上背后能够感觉到某种力量。

    「嘿──咻!」

    身体被一口气拉了起来,回过神时已经传来「啪唰」的声响,有人让自己坐在海面形成的冰上。

    而眼前有个站在结冻海面上,应该就是将部队长拉起来的黑发少女。

    「咳咳……这里是……你是魔术勇者大人……?」

    「是的,没错……我记得你是原本预定会合的调查船队长吧?」

    「啊……正、正是……」

    这次在出发调查前,已经简单与魔术勇者等人打过招呼,光是这样似乎就已经让她记住长相了。

    「对了,调查船的大家……应该都被玄武公撞到海中了……」

    「嗯,如果你是指船员,请看那边。」

    魔术勇者指著的海面上,能够见到由冰块构成,连接港口的宽广道路,再加上……

    「大家……都在上面?」

    先前一同奋战的船员虽然全身湿透,但都被拉了起来。

    而且不只是魔术勇者帮忙拉人。

    「莉兹诺瓦~~总之这里掉进海里的人都拉起来啰。」

    与运货人搭档的红发女性站在船员们前方挥著手。

    「这样啊……我也把能感觉到的范围内的人都拉起来了……调查队长先生,包括从海里拉起来的人,这些就是调查队全部的成员了吧?」

    「嗯、嗯嗯……二十五个人……全都在……」

    部队长拍了拍脸颊,让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清醒过来,向魔术勇者报告船上全员已获救。

    于是她静静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那么先往港口避难吧……毕竟玄武公已经过来这里,好像也准备要大闹一场了。」

    部队长看向她视线前方。

    只见玄武公的甲壳岩石部分已展开魔法阵,以子弹形式击出。

    岩石击出后似乎还会再生,即使如今仍持续装填发射,结果就是岩石弹如雨下地落向海面。

    「避、避难……接下来要怎么逃……!?」

    每颗岩石都超过数公尺大,正宛如暴雨般四处坠落。

    刚才只是运气好没有人被直接击中,若是打中身体,肯定是不堪一击的。

    「这样不可能一边躲避一边逃走的……!」

    是要祈祷不会被打中努力奔跑的意思吗?当部队长如此心想,双腿打颤时……

    「躲避?为什么要躲?」

    魔术勇者在眼前歪著头表示不解。

    「你在说什么──勇、勇者大人!后面!」

    在说话的时候,岩石雨同样飞了过来。巨大黑影即将把部队长与勇者压垮,接著……

    「──【寒冰铠靴(DRESS-UP ICEGREAVE)】!」

    她以东方各国特有的语调如此出声念道,脚部穿上发出白光的铠甲,一脚便将岩石弹踢碎了。

    彷佛确认用自身魔法穿上的脚甲触感般,纱希晃了晃小腿。

    「嗯,果然只有这点程度啊,那就没问题了。」

    脚甲没有伤痕,也没有对脚造成任何伤害,既然这样,对之后的行动应该不会有障碍。

    「真是的,还以为只要调查完海岸,再从港口稍微调查海面就能结束观察员的工作,总算能全力抱著艾克塞尔好好说话,用他的味道填满脑袋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真是……」

    语毕,纱希吐出一口气,便呵呵一笑。

    「哎呀,虽然障碍越多也能让爱意更加猛烈……总之没有重伤伤患吧。」

    纱希回过头看向后方。

    结果就见刚才从海中拉起的部队长瞪大双眼。

    「咦……?把那颗岩石踢碎了……?」

    他似乎完全看傻了眼。他一直这样在原地发呆也很麻烦,于是纱希再度朝他出声搭话。

    「你有在听吗?能逃走吗?」

    「啊……可、可以!」

    「那就好。那么各位,请尽快进行避难,飞到这里的岩石我会全部打碎的。」

    当纱希这么一说,别说是部队长,连站在冰路上的调查员们也跟著低下头道谢。

    「不、不好意思……勇者大人,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需要道歉,现在请先以避难为优先。」

    「好、好的──勇者大人!从上面来了!!」

    在对话的期间,岩石雨再度从正上方飞来。

    面对岩石,纱希原本准备举起脚。但在做出这个动作前──

    「──【龙炎之拳(ENCHANT FIREPUNCH)】!」

    跳往上空的巴榭莉雅,使用由火焰巨大化的拳头将岩石击飞。

    「嘿嘿,东张西望可是很危险的,莉兹诺瓦。」

    她降落在纱希身旁,带著微笑这么说。

    「我不用看也能迎击,所以没问题的,龙王海德拉。」

    「是这样吗……啊,大家快点逃走喔~~」

    「知、知道了……两位也请小心……!」

    在巴榭莉雅的催促下,这时冰霜道路上的船员们才开始跑向港口避难,总之在海面上的所有人应该都能顺利回到城镇吧。

    ……其实我也想赶快回到城镇见艾克塞尔……

    纱希如此心想,将视线从避难船员转到站在身旁的巴榭莉雅上,然后用手不停朝自己搧风。

    「不过,真是有够热的。汗都流出来了,我不是很喜欢待在热的地方。」

    「喔~~这样啊。我的火焰和魔术勇者的冰当然不可能契合嘛,从以前一直就这样常常互相冲突。」

    「哎呀?我不是抱怨契合度之类的事,这点程度的火焰才不可能融化我的冰。」

    「……那还真巧呢!那点程度的冰也不可能浇熄我的火焰!」

    两人以笑容互相对瞪后,便同时「呼」地吐出气息。

    「既然两边的能力都没有问题,现在就只有一件事要做了,龙王海德拉。」

    「对啊,只有一件事。这点我完全同意,莉兹诺瓦。」

    接著,两人转头朝向前方。

    纱希以脚甲踩向结冻的海面,彷佛确认般「叩叩」地踩了几下。

    巴榭莉雅则是将缠绕火焰的双拳互相敲击。

    双方都已经准备好战斗,见到敌人与接近的岩石,便露齿一笑。

    「只有把眼前不让我去见艾克塞尔的障碍踢碎!」

    「只有把眼前不让我去找主人的障碍击倒!」

    她们分别发出这道低吼。

    纱希用冰靴,巴榭莉雅用火焰拳,接连将玄武公射出的子弹击碎。

    纱希与巴榭莉雅持续将子弹击碎。

    (插图016)

    「好,我又打碎一个~~这样我就击落五十个啰!」

    「哎呀,还真少,我已经超过六十个了。」

    「……哈哈,只差十个,别这么得意,我还能继续呢。」

    「……这不是能夸耀的数字。没错,因为还会继续增加。」

    双方都没有受伤,如果只是继续击碎岩石,体力方面也没有问题。正当她们这么想……

    「好、好厉害……那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把飞向城镇的岩石全部打碎了……」

    这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只见居民与先前搭乘调查船的人们,躲在港口看似坚固的墙壁后方。已经没有任何落海的人,所有人似乎都顺利到城镇避难了。

    而能听到城镇人们的声音,表示玄武公已经这么接近城镇了。

    「嗯,各位好像已经勉强回到城镇,差不多该转为攻击了。龙王海德拉,记得别跑到太前面。」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可不想被冰连累啊!」

    听到巴榭莉雅的回应,纱希说了声「很好」便主动挺身向前。

    她将击碎岩石弹的任务交给巴榭莉雅,优雅地大大举起脚。

    「【超广范围冻结(FREEZE GRANDFIELD)】!」

    伴随这句话,她将脚踝砸向海中。

    海面瞬间结冻。

    海面并非出现冰雪之路,而是她前方的整片海面都被冰覆盖。

    连接海洋的岩石也被宛如防波堤的冰包覆。

    「──!」

    理所当然地,原先正在渡海的玄武公也毫不例外地冻结。

    玄武公全身被冰块覆盖,击出岩石弹的魔法阵也跟著停下。

    不知是否因为见到这种景象……

    「好、好耶!打倒玄武公了……!!」

    「……好……厉害……这种规格和威力……」

    「这就是勇者大人的魔法吗……」

    许多放心、欢呼与感叹声传了过来。

    他们应该是认为战斗这样就结束了。然而……

    「……不,这样不够。」

    「嗯,还不太行呢。」

    纱希与巴榭莉雅仍然没有松懈。

    「咦……?」

    见到两人的模样,城镇的人们发出疑问之声的瞬间……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

    玄武公头部的冰块应声碎裂。

    不仅如此,原先包覆甲壳的冰也碎裂,让魔法阵再度启动。

    「怎、怎么会!就连那样都还活著喔!!」

    背后传来城镇居民的叫声,纱希冷静地开始分析。

    「只有表面结冻,没有传到内部,这样顶多只能牵制而已。玄武公这种古代种,在甲壳深处会有核心,不把核心击碎是不会停下来的。」

    「什、什么……」

    听到纱希的解释,城镇居民的脸上皆浮现冷汗。

    「意思是不把甲壳打破,就不可能获胜吧……」

    「是的,所以只靠规模还不够,还需要更强大的火力,毕竟那个古代种还满硬的。」

    「怎么会……连勇者大人都没办法了……要怎么办……」

    在港口的人们露出绝望的表情。然而……

    「不需要这么悲观。」

    「对啊。」

    纱希与巴榭莉雅显得十分平静。只要对这一带做出某种程度的牺牲,纱希本身拥有把那个古代种永远冰封的手段,但她认为没有必要造成这种程度的损害。

    因为……

    「他已经把胜利运送过来了。」

    「他……?」

    疑问的声音传来的同时,有个人影从天而降。

    他就是让纱希引颈期盼的那个人。

    「呵呵,果然来了吗──艾克塞尔,我一直在等你过来喔。」

    「主人~~这里这里!」

    「嗯,让你们久等了……!」

    艾克塞尔手中如同以往拿著剑与枪,却背著从前没有的送货袋降落到此处。

    降落在结冻的海面后,我先向保护城镇的巴榭莉雅与纱希打声招呼。

    「抱歉,把受伤的人送到安全地区才这么晚来。」

    「不不,没有问题,因为我知道艾克塞尔肯定会在路上到处救人。」

    「毕竟主人常常会发现需要拯救的人呢。」

    她们稀松平常地笑著接受,很感谢她们从以前就是这样与我相处。

    「话说状况呢?」

    为了整理状况决定自己该怎么做,我开口询问详细情况。

    于是,纱希来回看著逐渐接近港口的玄武公与背后城镇。

    「就像你看到的,屈居守势。玄武公应该是想继续发射岩石弹把城镇击碎当成食物,不过我们也已经让掉进海里的人避难完毕了。」

    「原来如此……意思是只剩打倒那个大块头吧。」

    我的回答让纱希露出微笑。

    「──会说『只剩』,表示你果然有解决这种状况的火力吧。」

    「算是吧,我就不详细说明了。」

    「没关系。反正艾克塞尔已经有打倒古龙的实绩,而且还是以运货人的身分办到的,大概就能猜到有藏招或是有某种程度的能力了。」

    纱希脑袋很灵光,虽然个性算是直来直往,但在这方面还是很重视逻辑。

    「哎呀,就算没有发现,相信丈夫的能力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收回前言,感觉这又不太合乎逻辑了。

    「总之艾克塞尔,打倒那家伙的差事可以交给你吗?」

    「……嗯,包在我身上。」

    我的答案让纱希高兴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会像以前一样进行支援,交给我开路吧。」

    纱希这么说,用脚踝踩了踩两度结冻的海面。

    「【冰霜首演舞台(FREEZE PRIMASTAGE)】!」

    当她使用魔法,剎那间冻结的海面便发出「喀嚓」的声响,冒出几根冰柱。不仅如此,空中出现了许多由冰构成的板子。

    「纱希,你还是能这么大规模结冰啊。」

    「啊啊,能听到艾克塞尔这么说,让我的心都快融化了……总而言之,不论是当成立足点还是防护墙,都请艾克塞尔尽量使用,因为这就是为了你特别准备的舞台。」

    「对对,主人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接近这里的攻击我们都会想办法处理!」

    纱希身旁的巴榭莉雅,握紧火焰缠绕的双拳这么说。

    「这样啊,那么巴榭莉雅与纱希,麻烦你们把飞来的东西打碎保护大家,我去把那家伙打倒。」

    「我知道了,主人~~」

    「慢走,艾克塞尔。」

    「──运送过去……【飞龙突击(DRAGON MANEUVER)】!」

    接著,在两人的目送之下,我用技能让全身覆盖魔力,奔向冰之舞台。

    「啊……好久没有这么撼动心灵了,没想到还能看见原以为艾克塞尔已经失去的实力……!」

    我听著这道声音从背后传来,运送并使用过去的技能,朝玄武公展开突击。

    【飞龙突击】是龙骑士时代使用的高速战斗用技能。

    主要效果是超大幅度强化视觉与脚力。

    「──」

    即使被每个超过数公尺大的岩石雨袭击,也能准确地闪避。

    我朝结冻的海面一蹬,持续踩著空中的冰,维持犀利速度冲向玄武公。

    「……吼喔喔喔喔喔!」

    见到此种动作,玄武公发射出更多岩石弹试图提高攻击密度,但结果还是一样。

    对古代种而言,这就像是高密度魔力的食物主动送上来,它应该很想咬碎吃进肚里吧。

    但只要使用这片广范围结冻的海面,就能全部躲开。

    接著,背后传来岩石碎裂的声响。

    是同伴保护城镇与众人的声音,不需要回头就能知道。

    没错,我现在该做的不是在这时候回过头。

    ……而是打倒这只魔兽……!

    目标只有眼前的巨大躯体,以及被甲壳保护的弱点核心。

    越是靠近,巨大身躯的压迫感也越是增加。然而……

    「虽然很大……不过在这里不用顾虑对城镇造成损害,这样就没问题了。」

    我没有放缓速度,继续靠近,完全穿过弹如雨下的岩石。

    能够见到玄武公的脚与头部了。

    虽然只要直线继续前进,就能攻击脚部与头部,但隔著这些部位锁定深藏于背部深处的核心不太实际,所以……

    「……要使出能确实打碎身体的一击……!」

    我一边如此说著,一边在玄武公眼前施展技能。

    「【龙枪跳跃(DRAGON VAULT)】!」

    我将长枪刺进结冻的海面,靠著枪身弯曲与蹬地的力道,让身体弹向空中。

    然后,来到玄武公头上能够俯视全身的位置。

    我直接在空中翻转身体,举起剑,使出龙骑士时代的其中一项技能。

    「【角龙装填(DRAGON CHARGE)】……!」

    发动技能的瞬间,身体的魔力一口气聚集到剑身,在刀刃周围建构出发光的刀身。

    然后短短几秒钟内,刀身膨胀到原本数十倍的厚度。

    「……唔!」

    剑的光芒让玄武公眯起眼睛,彷佛对抗般在甲壳展开魔法阵。

    这或许是对于敌人魔力的生物防御反应。

    明明先前射出的甲壳岩石才重新装填,现在一次装上两、三层岩石加强防御,但我仍然毫不顾虑。

    「好好吃下我这招吧,玄武公。这道冠上龙神之名的一击……!」

    这是原本在空中施展的两种技能复合招式。

    会避免在城镇内使用,由魔力构成巨大刀刃进行广范围与深度的斩击。

    「──【龙神大宝刀(DRAGNEEL DIVE)】……!」

    彷佛能够幻视到龙神之尾般,我扭动全身挥下这击,一刀直接将玄武公的巨大身躯连同甲壳切开。

    (插图017)

    「──吼喔喔喔……!?」

    临死的吼叫声并未持续太久,身体连同核心便被压垮般一刀两断。

    城镇居民皆亲眼目睹了玄武公承受如字面叙述般将海切开的这击,身体崩解,沉进波涛汹涌的海中的光景。

    接著,他们同样看著在玄武公正上方宛如挥舞巨大光剑切开海面的男子,与勇者们一同回到港口。

    「那个运货人太厉害了吧……不只是飞在空中运送光芒,还把玄武公整个轰飞了……」

    「嗯……总觉得那道光就像太阳一样。那不是胜利女神,也许称为带来胜利的运货人会更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