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隐藏头目,进入学园就读
    在受到寂静支配的学园大厅内,首先开口的人是学园长。

    「应该是发生故障吧,请拿备用的魔法道具过来。」

    备用的魔法道具很快就准备好,再次有人要我把手放上水晶。

    「……果然是99级。」

    也是,结果依然没变,还是99级。

    老师们轮流测试各自的等级,确认魔法道具是否正常。学生们也开始交头接耳。在这样的骚动之中,我想著「原来早就练到封顶了啊,多出来的经验值浪费掉了呢」之类的事,持续逃避现实。

    老师们似乎在这段期间内做出了「魔法道具没有异常」的结论。然后,有个老师朝我逼近。

    「尤蜜拉同学,你想得到自己为什么有这么高等级的原因吗?」

    当然想得到。虽然我也想过设法含糊带过,不过,考虑到接下来三年都得面对怀疑的视线,于是产生了「乾脆坦白说清楚吧」的想法。

    与其整天过著担心曝光而忐忑不安的生活,不如直接豁出去。

    「是的,我想自己的等级应该没错。」

    「魔法道具本身没有问题,应该是你对它进行了什么干涉吧?」

    「不,我想真的就是99级……」

    「或许你不知道,不过,等级是要打倒魔物才能提升的喔。我知道你没说实话,请诚实回答。」

    我明明诚实回答了,但却蒙上了等级诈欺的嫌疑。这个社会对老实人不太亲切。对于似乎完全无法接受的老师,以及不停窃窃私语的学生们,或许学园长觉得看不下去了吧,他以能够让整个会场听到的音量开口。

    「请大家安静。这位同学说的究竟是不是实话,相信在开始上课之后就能见真章了吧。尤蜜拉同学,请你跟大家问候后回座位去。」

    学园长说到后半时以侧眼瞪了我,他似乎也心存怀疑。

    要是用魔法消灭这座学园,不知道能不能让大家相信我的话。

    「我叫尤蜜拉•多克尼斯,请多多指教。」

    已经认定纯凭话语不可能说清楚的我,简单完成自我介绍后就回到了位子上。最糟的时候就独自逃往国外吧。就算是边境地带,我觉得靠自己的实力也应该能活得下去。

    在这之后,虽然大厅内的气氛依然没有恢复平静,不过等级测定跟自我介绍还是继续进行。如果照游戏剧情发展的话,唯一身为平民的女主角应该会相当显眼,但是,入学典礼就在她没有受到什么关注的情况下结束了。对不起啰,女主角。附带一提,她这时的等级跟游戏中同样是1级。

    开学典礼之后是采取立食形式的欢迎新生餐会。因为我既没有熟人也找不到看来能够建立交情的对象,所以默默地待在会场一角。

    我非得好好思考今后在学园中该如何过下去不可。总之不希望遭到跟魔王复活有关的种种混乱波及。为了这个目标,要避免跟游戏的女主角还有攻略对象们有所关连。

    过了一小段时间,正当我打算以「身体不适」的理由先回宿舍时,跟某个朝著这边笔直走来的人对上了眼。

    说人人到,明显看得出颇为气愤的来者,正是攻略对象之一。这个有著一头宛如火焰般红发的男生叫做威廉•阿雷斯,是勇者队伍中的剑士。他有著比常人更加强烈的正义感,而且又容易生气,简单说就是个直性子的肌肉棒子。

    威廉连开场白都没说就开始大声批判。

    「你这黑发的女生!动了什么手脚?做这种事不会觉得丢脸吗!」

    「这个……请问您是指等级测定的事吗?」

    「当然啦!不管再怎么想引人注目都不该那样,难道你没有身为贵族的自尊吗!」

    对于看似随时会动手揍人的威廉,随后赶来的人阻止了他。

    「威尔,冷静点。我可以体会你的心情,但是不该在餐会会场闹事。」

    这个金发闪耀的男生是艾德温•巴尔夏恩,这个国家的第二王子兼游戏的第一男主角。此外也是能够使用剑与魔法的魔法剑士。

    看到王子驾到,我急忙行礼。

    「幸会,艾德温殿下。臣女名叫尤蜜拉•多克尼斯。」

    「多克尼斯伯爵家……假中央啊。」

    艾德温王子先低声这么说之后才对我开口。

    「尤蜜拉同学,威尔从小时候开始就比别人更加努力,等级也在进入学园前就升到了10级。你的所作所为,等于是在践踏他的努力。」

    「这样啊……」

    为什么每个人说话时都以「我作了弊」为前提呢?要是我当场乱喷攻击魔法,能不能让大家就此相信我?

    「非常抱歉。不过,99级是事实。如同学园长所言,开始上课之后,相信您也必然会有所理解。」

    「唉,看来你还是无意认错?」

    艾德温王子不快地说完这句话后,威廉也接著开口。

    「你的意思是自己比我更强吗?你应该要感谢我现在没有戴手套!」

    打算要求决斗吗?威廉同学,你应该要更重视自己的性命喔。在周遭众人都压低说话音量,专心听我们交谈时,连最后一个攻略对象也出现了。

    「99级未免太不现实了吧,你连这种事都想不到吗?算了,或许真的就是想不到吧。」

    这个摆出轻视态度的男生是奥斯华•古利萨德,戴著眼镜的蓝发魔法师。攻略对象就这样凑齐了,真是太糟了。游戏迷或许会觉得很高兴,但我中意的其实是RPG部分。

    这三个人是童年玩伴,感情好到会以艾德、威尔、奥兹这些昵称来称呼彼此的程度。金色的正统派王子、红色的狂野风格剑士、蓝色的酷哥型魔法师。虽然这个世界有很多俊男美女,不过这三个人依然格外亮眼。如果只是远观的话倒还无妨,一旦扯上关系就相当麻烦了。

    对于始终保持沉默的我,威廉似乎忍无可忍了。

    「喂,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因为您看来无意相信我说的话。」

    「你这家伙还在说这种话啊?」

    「你的脑袋里真的有装东西吗?」

    「莫非已经说谎成习惯?」

    每句话都颇为恶毒,这三个人到底有没有身为女性向游戏角色的自觉呢?我因为想要结束这段谈话,所以强行改变话题,催他们去找女主角。

    「记得有一位能够使用光魔法的平民吧。或许她正遭遇什么困扰,不知三位是否乐意跟她说几句话。」

    「说得也是,与其听你胡说八道,这么做应该更有意义吧。关于你说的谎,相信学园日后会给予处罚,给我做好心理准备。」

    艾德温王子拋出这句话之后就在另外两人的陪同下离开了。

    哎呀,真的累惨了。还是快点回宿舍去吧。

    回到宿舍房间之后,我让女仆莉塔泡了杯红茶。总觉得这种行为颇有贵族风范……不对,我的确是如假包换的贵族。因为在领地的宅邸时大概只有上礼仪课的时候才会喝红茶,所以对我来说相当新鲜。

    「大小姐,您这么早回来真的好吗?餐会应该还没结束吧?」

    「没关系啦,而且也没看到像是愿意跟我交朋友的人。」

    「这样的话是没办法找到好对象的喔,也会让老爷感到困扰。」

    莉塔原本在多克尼斯家位于王都的宅邸中服务,从昨天开始转为服侍进入学园就读的我。由于学园中设有餐厅,洗涤等杂务也有专门负责的职员,我原本认为不需要女仆,不过因为是父亲的命令,还是只好接受。

    虽然我们见面到现在才两天,不过她话中总是隐隐约约要我设法寻找结婚对象。可能是父亲如此指示的吧。她多半还负有不让我擅自行动的监视职责。

    「明天起就是正式上课,希望大小姐也能遇到好的对象。第二王子殿下,应该也是您的同学之一吧?」

    那个第二王子殿下,对我的印象相当差就是了。话说回来,原来你不知道入学典礼的骚动?身为监视者,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对了,换个话题,你知道『假中央』是什么意思吗?」

    「有人对您这么说吗?请大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因为在意艾德温王子听到我的家名之后的低声自言自语,于是开口询问莉塔,不出所料,果然没有正面含意。

    「我并没有指明那是对我说的喔。果然是指多克尼斯家吗?」

    「啊。」

    或许是认命了吧,莉塔开始说明。

    「您应该知道中央贵族与地方贵族有什么差异吧?」

    「知道,我们家是地方贵族吧?在王都好像也没有什么官职。」

    「是的,所谓的『假中央』,其实是对于分明不具中央官职却长期滞留在王都的地方贵族之蔑称。」

    「懂了,也就是指把领地扔给委任官员管理,自己在王都游手好闲的差劲贵族吧。」

    受到这个差劲贵族雇用的莉塔,表情苦涩地沉默不语。有著这么一个差劲父亲的我则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 ◆ ◆

    正式的课程从今天开始,似乎采取上午听讲,下午实习的方式。

    在教室中,我理所当然的是一个人。可能是因为担心跟我来往会招致王子的反感,所以没有人敢与我四目相接。没差,这样说不定还比较轻松。就这样当个花瓶度过三年也不错。

    独自坐到座位上的我,用心听著四周的闲聊。由于五感随著等级提高而获得强化,所以就算是教室内的悄悄话也能听得很清楚。同学们似乎认为我是毫无根据就深信自己非常厉害,有点不太正常的那种人。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有99级,或许不只是学园,应该要连王都也一并抹消吧。

    直到快要开始上课的时候,艾德温王子等三人才跟女主角一起进入教室。四个人有说有笑,感情相当融洽的样子。

    「原来光魔法还能疗伤吗,亚莉西雅真厉害哪。」

    「毕竟是连我都无法使用的属性。那么,你觉得在学园过得下去吗?」

    「坦白说有些不安……毕竟我是平民出身。」

    「碰到任何事都可以尽快来找我们商量,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帮你。」

    攻略速度未免太快了吧?在游戏里,这时明明应该连话都还没讲过才是……因为我的关系而让剧情走偏了吗?

    女主角的全名是亚莉西雅•恩莱特。游戏中还是可以变更名字,不过预设是亚莉西雅。发色是粉金色的她,特徵是很有主角风格的积极、开朗个性。由于能够使用光魔法的人非常稀少,所以身为平民的她才能获准进入学园。因为暗属性唯一的弱点就是光魔法,她有可能成为对抗魔王的王牌。

    就和攻略对象们一样,我也不怎么想跟她有关连,不过大概还是办不到吧。

    这是因为,亚莉西雅跟我对上眼的那一瞬间,她就以宛如看到杀父仇人般的凶狠眼神瞪著我的关系。

    ◆ ◆ ◆

    第一天下午的课程是剑术。男生几乎全数参加,女生则是连同我在内也只有几个人而已。其他人都选择在旁观战。

    「很好,为了要确认大家的实力,现在依序进行模拟战。首先……就请这位99级的同学上场吧。」

    四周响起像是嘲讽般的笑声。剑术课的指导老师,正是开学典礼时逼问我的那位老师。不管是他还是威廉,剑士都这么容易冲动吗?

    「那么就由我来跟她交手吧。」

    威廉表示愿意当我的对手。女生们高声为他加油。进行模拟战时似乎得使用木剑。我随便挑了一把剑,走到训练场中央。威廉则是选了最长、最厚重的木剑。他在游戏里拿的也是长度与身高相仿的巨剑。

    那么,该怎么手下留情呢。虽然我在猎杀魔物时是以魔法为主,不过,物理攻击能力也相当强。不小心遭到魔物贴近而本能地出脚后,对方就成了甚至已经无法分辨出原本是什么东西的飞灰。

    「想要收手的话,现在是最后的机会喔。」

    我没有理会威廉的忠告,行了比试前的礼。

    「请多指教。」

    「啧,就算受伤我也不管啰。」

    你很烦喔,我现在正拚命想著要怎么手下留情才好啊。你的生死就掌握在我拿捏力道的纤细程度。

    「双方做好准备。」

    这样说来,我不知道该怎么摆架式,甚至就连拿剑都还是头一次。因为大多都能靠魔法解决,最糟也不过是徒手肉搏,所以一直没有机会用剑。

    看到我始终没有摆出架式,威廉露出不解的表情。

    「喂,快点把剑拿好啊,还是说你连打都没打就想直接投降?」

    「对不起,因为我还是第一次用剑。就这样直接开始也没关系喔。」

    周围传来丝毫无意掩饰的笑声与谩骂声。威廉气歪了脸。

    「你到底要轻视别人到什么地步啊!我不会因为对手是女生就客气,至少会让你断个一两根骨头。」

    威廉没等老师宣布开始就直接冲了过来。或许就一般标准来说的确相当快,不过,要是拥有我的反应速度,要应付并不困难。当我还在思考「该怎么做才不至于让威廉受伤」时,他就已经来到我的面前,高高举起了剑。

    在木剑即将劈落时,我轻巧地朝旁边闪避,并且将手中木剑伸到他脚边。威廉的一劈彻底挥空,脚也因为被我的剑绊到而迎头扑倒在地。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摔得这么夸张。

    观众们因为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陷入寂静。

    「老师,请问现在这样算是结束了吗?还是需要进一步追击?」

    我随意挥动木剑,训练场中随即刮起劲风,同时如此询问老师。他这才回过神来宣布结果。

    「获、获胜的是尤蜜拉•多克尼斯。」

    刚从跌倒姿态起身的威廉提出抗议。

    「还没完,刚才只是我一时大意而已!竟然装成外行人的样子,你实在太卑鄙了!」

    在脸上鲜血直流的状态下,这种话没什么说服力喔。

    「唔喔喔喔喔喔!」

    「嘿咻。」

    对于发出吼声朝这边扑来的威廉,我心想,继续闪躲的话,他应该还是无法服气,于是配合他一剑劈下的时机,让彼此的剑互相撞击。木剑发出不像是木头撞击的闷响,威廉整个人朝后方飞了出去。

    我本来还以为木剑会折断,出乎意料地强韧哪……重点不是这个,威廉还好吧?要是他出了什么事,究竟该算意外事故还是伤害案件?发生什么万一时我就咬定在场教师没有负好监督责任吧。

    训练场中响起惊叫声,简直像是看到有人死掉时的反应。我有点慌张地靠近一看,发现威廉就只是昏了过去而已,可能是撞到头了吧。多半没有大碍,毕竟他的呼吸还很稳定,最多也就是头脑可能会因此变得更笨一点。

    「这个,要我送他去保健室吗?」

    看到我揪著威廉的衣领,边把他拎起来边这么说,老师顿时慌了手脚。

    「不用了,让我带他去吧。所以,你快点把他交给我。」

    老师的反应让我觉得自己像是挟持人质的罪犯。虽然有些不满,不过我还是交出了威廉。

    「我现在就送威廉同学去保健室,在我回来之前,大家就自己做空挥之类的练习吧。注意听好,绝对不可以进行对打喔。」

    老师说完这句话就跑出了训练场。

    话说回来,空挥吗……

    毕竟我是外行人,所以现在就先模仿其他人的动作吧──怀著这种想法的我环顾四周,但是没有任何人开始练习,甚至还有人在跟我对上眼之后发出「咿」的轻声惊叫。前来观战的女生们也早就不见人影了。

    没必要怕成这样吧……我应该已经充分手下留情了才是。威廉没有变成肉酱就是最好的证据。在不得已之下,我只好自己一个人随便摆个架式开始练习挥剑。

    直到下课为止,老师都没再回来训练场。

    接下来是魔法的实习。魔法训练场中摆著一排身穿金属盔甲的靶子,只有发射魔法的地方设有像是弓箭场般的屋顶。准时来到训练场的老师,边环顾学生边开口说话。

    「先请各位同学向我展现自己的魔法实力吧。只要能用任何一种属性的魔法命中靶子就可以了。」

    看来就跟剑术课一样,为了瞭解学生们的实力而要求依序施展魔法的样子。水、火、风、土是基本属性,能够使用光与暗属性的人非常罕见。

    在大家逐一展现魔法的过程中,有不少人的魔法完全射偏,或者是没能飞到靶子所在的位置,能够达到标准的学生意外地少。即使是可以命中靶子的人,大多也只有两种属性,或许是威力不够吧,即使击中,靶子也还是纹风不动。

    亚莉西雅虽然没能击中靶子,不过还是因为施展出稀有的光魔法而引发一阵惊叹声浪。奥斯华则是四个基本属性都能运用自如,漂亮地打中了靶。老师也赞叹不已。虽然他的魔法威力看来比其他人都强,不过靶子依然晃都没晃,看来相当坚固吧。

    「非常棒,奥斯华同学的表现非常优秀。众所公认的魔法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这种程度是理所当然的。现在还没展现过魔法的人只剩下她了吧,到底会让我们见识到多么精彩的魔法呢。」

    奥斯华用手指把眼镜推高,以瞧不起人的眼神看著我这么说。记得他没有来上剑术实习,所以应该不知道我把威廉打飞的事吧。就在我边这么想边上前时,四周先前参加了剑术实习的同学们,因为担心会发生什么状况而退开了一步。

    没必要警戒成这样吧……

    坦白说,我没办法好好运用四个基本属性,最多只能弄出打火机程度的火苗,或者是引发微风而已。即使说我是把才能点数全都点在肌肉跟暗属性上的女人也无妨。

    「这个,请问就算把靶子弄坏也没关系吗?」

    对于看起来相当坚固的靶,我提出「要是打坏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询问,不过,开口回答的人不是老师而是奥斯华。

    「那个靶子身上的盔甲经过特殊加工处理,而且,那个连我都打不坏,你就更不用说了吧。」

    希望你直接明说究竟可不可以破坏──我没有理会奥斯华,注视著老师。

    「虽然大概要有宫廷魔导师的水准才能打得坏,不过如果你能破坏的话,弄坏也没关系喔。」

    因为获得了老师许可,我于是施展魔法。

    「那么,暗火术。」

    我指尖冒出豆子大小的迷你黑色火球,笔直飞向目标。

    「这算什么啊,我还以为会看到什么惊人的魔法,结果只看到颗小黑豆呢。」

    虽然奥斯华发出笑声,不过老师似乎察觉我用的是暗属性魔法,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豆子大小的火球一命中盔甲,火势就迅速扩散到整个靶子,盔甲开始融化成浆状。

    暗火术是我经常使用的一项魔法,虽然名称中有火字,外表看起来也像是火焰,不过完全没有热度。烧熔岩石、金属时的模样也比较像是腐蚀。用在魔物身上时就会看到相当骇人的光景。

    盔甲与其中的架子完全融化后,黑火也随之消失。

    「……暗魔法?」

    在一片寂静的训练场中,某人低声这么说。

    「是的,这是暗魔法。我对其他属性一窍不通。」

    「尤、尤蜜拉同学,你表现得非常好。这个嘛,因为在宫廷魔导师中也曾经有过能够使用暗魔法的人,请大家不要对她怀有负面的先入为主观念。」

    老师以有些紧张的口吻说明暗魔法。话说回来,原来暗魔法的印象竟然这么糟糕吗?这样说来,图画书里的坏人,大多也都是黑发的暗属性角色。难道我是反派吗……啊,我的确是反派千金兼隐藏头目。

    「不可能有这种事,实在太荒唐了。我是魔法的天才啊。」

    到现在为止都没说话的奥斯华,突然开始喃喃自语。与其说是才能,我想主要还是等级差异吧。

    「我、我才不相信世上有这种事──!」

    奥斯华终于开始大吼,就这样跑出了训练场。他的「眼镜酷哥」角色特质已经彻底瓦解了。

    在我只想尽可能离奥斯华远一点的时候,彷佛与他换班似地,艾德温王子跟学园长来到了训练场。

    「尤蜜拉•多克尼斯,你的退学文件已经完成了。你不配留在王家学园。」

    我本来还觉得奇怪,为什么下午的课都没看到艾德温王子,看来他似乎是去处理让我退学的相关事宜了。不愧是王子殿下,总是如此繁忙。

    「退学……是吗?」

    就在我思考今后该何去何从时,学园长也开口了。

    「胆敢对王族说谎的人,既不适合待在学园,也不配身为巴尔夏恩的贵族。一旦遭到退学,倘若还奢望以贵族身分在这个国家过日子,想必也不容易。」

    「呵呵,出国旅行或许也不错呢。说不定外国人对我会比较好。」

    听到我暗示有可能亡命到别国,魔法课的老师顿时慌了手脚。

    「殿、殿下,以及学园长,请两位高抬贵手。她是能够使用暗魔法的罕见人才,方才也打坏了就连宫廷魔导师也得费上一番工夫才能破坏的靶。99级说不定也是真的。让她退学的话,将会是这个国家的损失。」

    「连宫廷魔导师也打得坏吧?这样应该不足以证明她真有99级。如果想要取消退学,那就试著让我相信她所言属实啊。」

    艾德温王子似乎无论如何都想将我退学的样子。不过身为王族,要是轻易把宫廷魔导师级的人才送给其他国家,应该是不太好的吧。

    「尤蜜拉同学,你刚才的魔法并没有全力以赴吧?拜托现在让这两位见识你以全力施展的魔法。」

    当我还在思考「究竟是要逃亡到其他国家,让别国招聘我呢,还是应该要隐姓埋名,以平民身分活下去比较好呢」的问题时,魔法课老师已经以像是随时可能向我下跪磕头的态度提出恳求了。或许是对于这个国家的忠诚心使然吧,面对这样的请求,实在很难拒绝。

    「知道了,我会对天空施展魔法。艾德温殿下,请问臣女现在可以使用魔法了吗?」

    「随你高兴。」

    「真的可以吗?」

    「少废话!快点开始!」

    「可是,要是发生什么意外的话,请问到时要由谁来负起责任……」

    「不过就是朝天空发射魔法,怎么可能发生什么意外!责任由我来负!」

    好,得到口头承诺了。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把责任推给艾德温王子是最理想的选择。

    「那么,请大家移动到没有屋顶的地方。」

    看到我走进训练场内,王子等人随后跟上。其他学生也战战兢兢地移动到没有屋顶的场所。虽然说是全力,不过我其实不打算真的使尽全力。自从之前某次在森林中弄出一个巨大陨石坑之后,我就尽量避免以全力施展魔法。由于在那之后,我应该还有所成长,所以,连我自己也无法想像现在的全力会达到什么地步。

    我选择施展在游戏中只有魔王跟我能够使用的,最强的暗属性魔法。

    「黑洞术。」

    (插图006)

    在这个瞬间,王家学园受到黑暗所笼罩。

    如果从远处观看,应该可以发现学园上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球体吧。从广大王都的任何一个角落应该都看得到才是。由于阳光受到遮蔽,整个学园因而陷入宛如深夜般的漆黑。不过,这样的光景也只持续了一瞬间。黑色球体随即飞快缩小,就此消失。

    下个瞬间,吹起一股由下往上席卷的强风。

    黑洞术是无条件消去范围内物质的魔法。也就是说,学园上空的空气在一瞬间彻底消失了。周遭空气因此被吸往成为真空状态的天空。

    「殿下,您意下如何?现在可否相信臣女真的是99级了呢?」

    我等到暴风停歇后才以尽可能最柔和的表情慎重询问。

    「咿────!」

    吓到腿软的艾德温王子,拚了命想要远离我。没有必要怕成这样吧。

    ◆ ◆ ◆

    让学园上空出现黑洞的隔天,我为了觐见国王陛下而来到了王城。

    虽然昨天浮在半空中的黑球一转眼就消失,不过还是有相当多的目击者,似乎在王都引发了一阵骚动。

    骑士奉命前来学园进行调查,我自然也得接受讯问。我当然强调过,这次事件应当归咎于艾德温王子。除了王子、学园长之外,老师跟只是在旁观看的学生似乎也接受了侦讯。

    关于觐见时的服装,听说穿学园的制服也无妨。制服似乎跟军服之类的差不多,同样被视为正式服装的样子。制服真方便,而且又容易活动,以后就一直穿制服吧。

    谒见厅的沉重门扉开启后,负责带路的骑士催我进入大厅。

    在地上铺著红毯,随处可见豪华摆饰的大厅深处,坐著一位健壮的英俊中年人。这人应该就是国王陛下,身旁的是王妃娘娘,站在四周的则都是国家重臣吧。

    虽然我拥有关于主要贵族们的知识,不过因为名字跟脸还对不起来,所以不知道谁是谁。看到我之后,众人开始交头接耳。原因又是头发吗?真的很讨厌呢。

    不过,从国王陛下与王妃娘娘的表情中看不出这类厌恶感,虽然或许只是没有透露出来而已,总之至少可以放心了。

    我在谒见厅中往前走,行过臣下之礼后,陛下就开口了。

    「尤蜜拉•多克尼斯,把头抬起来吧。」

    我一抬起头,陛下随即继续往下说。

    「我已经大致了解学园发生了什么事。小犬、学校的教师们似乎对你做出了失礼的举动。尤蜜拉小姐,对不起。」

    虽然只是微微低头而已,但陛下的道歉还是让谒见厅中一阵哗然。我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获得陛下陪罪。

    「不、不必,陛下没必要为此道歉。是臣女做了超乎常识的行为,造成周遭人等困扰。非常抱歉。」

    在我急忙道歉之后,陛下换成温柔的语气。

    「尤蜜拉小姐,请平身。在入学典礼时,不管是体力测定,或者是让你使用魔法都好,可以确认你等级的方法其实不胜枚举。出于自以为是心态就对你大肆批判,我认为说不过去。

    然而,如此娇柔的千金小姐竟然会是99级,这也的确令人难以置信。众臣之中也有不少人表示怀疑。因此,我想交给阿道夫来判断真伪。他的言论,相信大家也都会接受吧。」

    陛下说到这里,一位年龄与陛下相仿的壮汉就站出了一步。他就是骑士团长阿道夫吧。

    阿道夫是号称王国最强的骑士,等级记得是60多级。考虑到游戏中魔王战的建议等级是60到70级,应该就可以了解他究竟有多强了吧。

    「为了对于达到人类顶点的绝顶高手致上敬意,请容我展现使出全力的一击。」

    阿道夫团长来到我面前,拔出了剑,接著朝我的脖子一剑挥出。咦,突然就发难了?

    我可以反击吗?没有获得许可就擅自在国王面前施展魔法,似乎也不太好。陛下既没说要我跟团长交手,也没说要我抵挡攻击。

    果然还是应该闪躲吧──在一瞬间想到这里的我,以宛如鞠躬的姿势躲开了攻击。长剑掠过头部时的距离只有毫厘之差。

    在我怀著「还得准备对应下个攻击」的想法而抬起头时,阿道夫团长已经以有点不甘的表情把长剑插回腰间了。

    「即使在骑士团中也没人能够应付刚才那一剑。而且,她似乎还有余力思考该如何闪避。99级看来毋庸置疑。」

    阿道夫团长这句话出口之后,周遭众人现在才发觉他已经挥过剑,开始窃窃私语。

    「抱歉,尤蜜拉小姐。以骑士而言,偷袭是应当引以为耻的行为,但是我不能违抗陛下的命令。」

    阿道夫团长以只会让我听见的声音道歉,看样子,刚才的那一剑是陛下事前指示他这么做的。

    等阿道夫团长回到身旁后,陛下表示希望看看我的魔法。

    「尤蜜拉小姐,抱歉刚才突然那样试探,幸好你没有受伤。那么,接下来方便也让我见识一下魔法吗?在这里直接使出规模比较小的就可以了。」

    「是,那么请恕臣女失礼。」

    我想这时应该要选用尽量不会对周围造成危险的魔法,于是发动了「影枪术」。看到我的影子中突然刺出许多根黑色长枪,周遭再次一阵哗然。

    「哦,没想到是罕见的暗魔法。宫廷魔导师长,暗属性有危险吗?」

    对于陛下的质问,一位身穿长袍的年老男性开口回答。

    「暗属性其实就如同四大属性、光属性,同样只是属性之一。虽然面对光属性时较弱,但对四大属性都具有优势,可以说是非常强大的属性。要如何运用,端视使用者而定。」

    「高阶魔物大多会使用暗魔法,这真的不是邪恶之物吗?」

    「魔物之中也有能够运用四大属性魔法者,而且,虽然不知真假,但是,根据文献记载,世上甚至还存在光属性的魔物。因为能够使用暗魔法的人相对稀有,所以可能让许多人因此产生了不好的想像吧。」

    「唔,对于罕见而不明就里的事物,往往会让人心怀恐惧。黑发之所以受到人们忌避、厌恶,或许也是出于类似的理由哪。」

    陛下与魔导师长以彷佛在说给周遭众人听的方式交谈,这段问答,或许是为了我而特意安排的吧。

    因为暗魔法跟黑发在世人心目中的印象恶劣到极点,他们的这份心意,让我非常感激。

    「尤蜜拉小姐,能够达到多半是全世界首见的巅峰,值得赞赏。那么,我想听听你达到这个境界的过程。」

    陛下似乎想知道我练等级的方法。因为这跟国力有关,所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由于我其实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或许无法当成参考,不过这时还是老实回答好了。

    「臣女并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就只是持续打倒魔物而已。或许运气尚可,天生具备才能,还只有一级时就已经能够使用某种程度的魔法。」

    「应该有老师指点过你吧?」

    「不,仅是自行摸索。臣女先独自在领地的森林中打倒魔物,等到比较习惯后就一直在挑战地下城。」

    「地下城?多克尼斯领内有地下城存在吗?」

    「有著会出现许多暗属性魔物的地下城。因为对四大属性不利,所以似乎不太受欢迎。」

    我从来没在多克尼斯领内的地下城里碰见过其他人。不过,在游戏里,对光属性的女主角来说,那个地下城根本是送分关。

    「没有老师?不曾接受过战斗训练吗?」

    「是,臣女认为,与其接受战斗训练,打倒魔物提升等级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

    「是、是吗,这样的啊。」

    不知为何,陛下似乎有点受到惊吓。看来,这个国家奉行的原则是「先接受充分训练后才与魔物交手」。

    「家人都没以危险为由而阻止你这么做吗?」

    「这个,有些难以启齿,臣女是擅自溜出宅邸的……因为在家庭教师来上课的日子都会待在家里,所以始终没被发现。」

    「你的父母……啊,对不起。」

    可能是想起了我的双亲都不曾离开过王都的事吧,陛下对我投来彷佛看到可怜事物的眼神。不过,其实我的生活还算充实,而且也过得相当愉快。

    「其他比较特别的事……啊,臣女以前一直戴著成长护符。」

    护符是能够赋予各式各样效果的装备。成长护符的效果是可以让获得的经验值加倍。在游戏中原本是要等到打倒魔王后才能购买的物品,不过这边则是直接摆在店里贩卖。

    「你没有戴守护护符!?」

    可能是护符会彼此影响吧,拥有两个以上时就无法发挥效果。守护护符的效果是「能够抵挡一次致死的攻击」。虽然我在游戏中很少装,不过现实之中应该是非常有用的吧。在店里,守护护符的售价明显比其他护符都要昂贵许多。

    「啊,另外还用过唤魔笛。在森林、地下城中都会尽全力吹响。」

    唤魔笛是能够强制引发遭遇战的道具。因为现实跟游戏不同,即使四处移动也未必能够遇上魔物,所以我十分重视它。

    「……阿道夫,你敢这么做吗?」

    「微臣不敢不带守护护符,而且,独自行动时吹响唤魔笛之类行为实在过于恐怖,难以效法。」

    陛下与阿道夫团长都以「这家伙未免太疯狂了吧」的表情看向我。我就只是选择最有效率的练功方法而已,不该遭受如此看待吧──虽然偶尔会面临性命危机就是了。

    陛下清了清喉咙,以严峻语气开始说话。

    「尤蜜拉•多克尼斯,希望你以王国之剑的身分发挥那份力量。」

    「是的,国王陛下。身为陛下的子民之一,臣女愿意成为守护巴尔夏恩王国之盾。」

    虽然我答应了陛下的询问,不过也若无其事地把王国之剑改成了盾。我想藉此表示,自己无意成为侵略他国的人型兵器。

    「知道了。当国家面临危难之际,还请你贡献一份心力。」

    因为陛下似乎察觉了我的意图,而且也表示同意,看来可以放心了。

    不过,觐见似乎还没结束。陛下依然以彷佛正在进行评估的锐利眼光打量我,跟国王陛下的问答还得继续进行。

    「那么,对于你创下前所未有的功业,我想给予褒奖。有任何希望都不需要客气,尽管说吧。不管是爵位、领地或国宝级的宝物,我都可以帮你准备。即使有意成为王族一员也不必有所顾虑。」

    陛下这番豪爽发言,在谒见厅中掀起一股声浪。

    不过,这多半是在考验我吧。我所追求的究竟是财富、名誉,抑或是与王子结为连理……但是,这些我都不需要。

    「衷心感谢陛下如此丰厚的奖赏。臣女希望的是平稳的生活,只求国家与亲朋好友都能安稳度日且丰衣足食,此外别无其他奢望。」

    「……这样啊,那么我就在此发誓,愿意为了你的安稳而尽心尽力吧。不过,你还真是清心寡欲哪。如果哪天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大可直说,我会尽可能帮你准备。」

    虽然陛下像是对我的答覆感到满足,不过语气中也带著些微苦涩。没能找出可以把我绑定在这个国家的锁链,多半还是会让陛下感到在意吧。

    没错,我抱著「要是哪天觉得厌烦了就逃到国外去吧」的盘算。

    觐见就此告一段落,我退出了谒见厅。过程中始终非常紧张。不过,陛下是通情达理的明君,这让我放心不少。我其实也设想过「单方面要求我从军,参加战争」之类可能性。万一真的发生类似状况,到时打算使出全力逃跑。

    我边想著「总算可以回去了」边跟著引路的骑士前进,但是总觉得跟来时的路有所不同。眼看越来越深入王城内部,我于是开口询问骑士。

    「请问,现在走的方向好像不是通往出口……」

    「是的,因为尤蜜拉小姐获邀参加王妃娘娘的茶会。」

    看样子,我似乎还没办法离开王城。

    觐见过国王陛下后,接著是王妃娘娘邀约的茶会。

    我就这样一路被领到王城深处,属于王族的私人空间,最后抵达了王妃娘娘多半正在其中等候的房间。

    在那个装潢给人一种稳重感的房间内,王妃娘娘与一名女仆已经边准备茶会边等著我了。

    「尤蜜拉小姐,欢迎光临。我原本希望陛下也能参与,但是陛下公务繁忙。」

    王妃娘娘是一位身带成熟气氛但也不失青春活力的贵妇。

    「臣女尤蜜拉•多克尼斯,感谢王妃娘娘盛情招待。」

    「现在并不是正式会面,可以不用那么拘谨喔。」

    露出柔和微笑的王妃说完这句话,对女仆使了个眼色。女仆在为我泡好红茶后就离开了房间。

    「这个房间的谈话内容不会让外人得知。所以也会聊到一些不能让别人知道的话题喔。」

    究竟是什么事?我闻到了麻烦事的味道,好想早点回宿舍。

    「呵呵,还请你不要如此提防。陛下跟我,其实都十分欣赏你喔?觐见时的应对非常好,拥有强大力量的是像你这样的淑女,让我放下了心。」

    「过、过奖了?」

    出乎意料的好评价,让我吃了一惊。

    「尤蜜拉小姐,你应该认为拥有权力是件麻烦事吧?而且头脑似乎也相当聪明。想到倘若你怀有强大野心,或者是个欠缺深思熟虑的鲁莽之徒,我就感到毛骨悚然。」

    「这个,敢问您为什么会如此信任我?」

    「因为装成清心寡欲,试图藉此亲近王族的贵族其实相当多,自然而然就能分辨得出来了。你多半不想与王族来往,没错吧?遗憾的是,这类人往往才是能够信赖的对象。」

    我当然不可能在当事人面前老实说出「不想跟王族扯上关系」之类的话,所以保持沉默,王妃娘娘于是继续往下说。

    「那么,现在就进入正题吧。这是只有王族跟极少数贵族才知道的情报,两年之后,魔王就会复活。」

    王妃娘娘面不改色说出口的内容,让我非常惊讶──不是因为听到魔王要复活,而是她居然能够精准预测时间。

    在游戏里,女主角升上三年级后不久──也就是两年之后──魔王就会在毫无前兆的情况下突然复活。

    王族多半拥有在游戏中没有揭露的,与魔王有关的情报吧。

    「您是说……魔王吗?」

    「是啊,为了打倒魔王,希望你能帮忙。军队到时可能都得用来抵御魔物大军,只能依靠由少数精锐组成的队伍来击破魔王。」

    「我知道了。毕竟是王国的危机,我当然很乐意协助。」

    因为我原本就打算在有必要的时候由我自己去对付魔王,所以就一口答应了。

    「谢谢你,尤蜜拉小姐。虽然我觉得对赌上性命的你说这种话实在很抱歉……然而,由你去打倒魔王,对王国来说并不是件好事喔。」

    我打倒魔王会对王国不利?思考过这句话的含意后,我想到了答案。

    「您的意思是,可能会撼动王权的正统性吗?」

    巴尔夏恩王国是由封印了魔王的勇者与圣女所建立的国家,王族是他们的子孙。国王是基于「身为勇者后裔」的理由才得以统治这个国家。但是,如果与王族无关的人打倒了魔王,这个理论就会随之动摇。

    「真亏你想得出这个答案呢,正是如此。虽然勇者后代不过是表面上的理由,但是,对国王来说,这个大义名分依然相当重要。」

    王妃娘娘说话时的语气相当惊讶。因为在游戏之中,王子也是魔王讨伐队的成员,所以我才会注意到这点的,算是稍微作了弊吧。

    「魔王预定交由艾德温去讨伐。如果尤蜜拉小姐你到时也愿意以圣女身分参加,我会很高兴……」

    虽然王妃娘娘这么说,不过,要是我被拱成圣女的话就得跟艾德温王子结婚了。变成王族绝对会碰上很多麻烦事,我讨厌这样。

    「与其选择使用暗魔法的我,跟我同样是新生,能够使用光魔法的亚莉西雅同学应该更适合成为圣女。而且,在学园里,她跟艾德温殿下的关系似乎也相当亲密。」

    我把女主角当成了代替我的牺牲。

    「果然遭到拒绝啦。如果你不想接受的话,坦白说清楚也没关系喔?啊,要是你讨厌艾德温,把结婚对象改成莫里斯怎么样?」

    「不要。」

    因为王妃娘娘改为推荐第一王子,所以我马上回绝了。毕竟是王妃娘娘自己说不想接受就坦白说清楚的。

    「呵呵呵,就算你没有表现出这么强烈的厌恶,我也不会逼你接受的啦。何况,要是你因此而离开这个国家就麻烦了。话说回来,没想到你会说的这么明确,真想让两个儿子都来听听呢。」

    或许是我断然拒绝跟王子结婚的反应戳到了王妃娘娘的笑穴吧,她自顾自地轻笑了一阵子。

    笑完之后,王妃娘娘恢复成严肃的表情,改变了话题。

    「关于魔王,改天再跟你好好讨论吧。眼前的问题是,那些想拉拢尤蜜拉小姐加入自己派系的贵族。因为你真的有99级的消息已经传开了,所以应该从明天起就会碰上招揽吧。」

    「只要我加入国王陛下、王妃娘娘所属的派系就应该没问题了吧?」

    「我跟陛下,在大家口中有主流派、稳健派、国王派等称呼。然而,派系也并非上下一心。在主流派之中也还是会开始争夺尤蜜拉小姐吧。哎,不过毕竟号称稳健派,所以还不至于造成太严重的问题。如果是尤蜜拉小姐的话,相信能够巧妙应付过去。」

    对于不清楚贵族派系的我,王妃娘娘继续进行讲解。

    「需要注意的是,以希洛兹公爵家为首的激进派。因为他们提议对别国发动侵略战争,所以最好不要跟他们走得太近。另外也要提防他国间谍的接触。要是碰上让你心动的提案,希望能让我或陛下知道,保证会给你更加理想的报酬。」

    如此无微不至的对应,让我体会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人型战略兵器。这时,我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多克尼斯家所属的派系,于是开口询问。王妃娘娘以不大方便明说的态度回答。

    「与其说多克尼斯家,更不如说所有被称为假中央的贵族都属于激进派。这是那些想要打入中央派系的贵族,以及希望尽可能扩大派系势力的公爵家,彼此利益一致的结果。」

    没想到多克尼斯家竟然是激进派,家中长辈大概对希洛兹公爵言听计从吧。

    「要是家里要求我成为希洛兹公爵家的养女或者跟那边订婚,请问到时该如何是好?」

    「先以国王名义下令,要求多克尼斯家不可以将尤蜜拉小姐的户籍转到别的贵族名下吧。因为这么做多半会招致其他贵族批判,所以最多大概只能持续到你从学园毕业为止。」

    「谢谢您,这样就很够了。」

    在毕业之前,得要想办法清算自己跟家里的关系才行。

    「尤蜜拉小姐,那个,请问你对令尊、令堂是怎么想的呢?」

    就在我为了自己与老家的关系烦恼时,王妃娘娘正巧问起了这件事。

    「因为就我记忆所及之中从来没见过他们,所以也没有什么感想。因为他们似乎不是什么好人,如果能够断绝关系的话,我很希望这么做。」

    可能是没想到我竟然从来不曾见过自己的双亲吧,王妃娘娘倒抽一口气,露出看似悲痛的表情。

    「这样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考虑成为我的养女……不,尤蜜拉小姐应该会拒绝吧。不过,你还是可以把我当成母亲喔。想要撒娇的时候,随时欢迎你来玩。」

    虽然王妃娘娘这么说,不过还是让精神年龄已经超过三十岁的我颇为困扰。

    「谢谢,您的好意恕我只能心领了。」

    在这之后,我向王妃娘娘谈起了自己在多克尼斯领地的生活琐事。

    随著我的话题进展,王妃娘娘的表情也莫名地越来越悲伤。等到进入愉快的练功阶段(地下城篇)时,她甚至流下了泪水。

    「我们会安排陛下的亲信前往学园,无论遭遇任何困难都可以跟他说。」

    不知为何似乎挑动了王妃娘娘庇护欲的我,带著大量她硬塞过来的点心离开了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