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插曲四 派翠克•阿修巴顿
    「派翠克,今天你之后还有什么预定吗?」

    「对不起,我有事。」

    阿修巴顿边境伯家的次男派翠克•阿修巴顿,婉拒了尤蜜拉的邀约。

    猛一看,尤蜜拉似乎还是平常那副扑克脸。不过,派翠克看得出来,她现在是不满的表情。与尤蜜拉相处久了之后,他慢慢变得能够分辨出对方表情的细微变化了。

    「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差不多也该让我知道了吧──」

    当派翠克眼看就要遭受尤蜜拉逼问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援军。

    「尤蜜拉同学!我想这个装饰品绝对很适合你喔!」

    「呃,又出现了。啊,派翠克,等一下啦。」

    「你也差不多该接受艾蕾诺拉小姐了吧?那我就先走啰。」

    派翠克边想著「幸好有艾蕾诺拉拖住尤蜜拉」边离开了学园。他的目的地是王都近郊的地下城。最近几个月,派翠克一有空就会去那座地下城。

    地下城位于离开王都后往西约数十分钟路程之处,出现的魔物等级相当高。因为在王都南方还有另一座魔物等级比较低的地下城,军人、学园的学生等,通常都会选择那里,所以也有人用「隐藏地下城」之类说法来称呼西侧地下城。

    一手拿著剑的派翠克,抵达了里地下城的入口。一方面也是因为相当接近王都的缘故,为了避免一般人误闯,所以有个士兵在此监视。

    士兵对已经相当面熟的派翠克友善地开口攀谈。附带一提,士兵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派翠克其实是边境伯之子。

    「你又来了啊。真亏你进入这里还能平安离开哪。什么原因让你这么热心?」

    「因为我需要让自己变得更强。」

    「喔,难不成跟女人有关?有情敌之类的吗?为了争夺女人而战斗,真是青春哪。不过可别搞出伤害事件喔?」

    「没有……其实不是情敌而是对象本身……」

    派翠克说到一半就觉得自己已经讲得太多,于是含糊带过。他没有再跟多半一头雾水的士兵继续闲聊,就此踏入昏暗的地下城。

    派翠克一边以剑跟魔法打倒零星出现的魔物,一边思考让自己做到这个地步的理由。

    「喜欢比自己强的人,是吗?」

    派翠克之所以会如此热衷于提升等级,原因是尤蜜拉在学年底晚宴时的发言。其实派翠克自己也十分明白,尤蜜拉之所以会那么说,多半只是为了拒绝前来邀舞的其他男生而已。

    然而,派翠克还是产生了「陪伴在『那个』尤蜜拉左右的人,可以是个弱者吗?」的想法。例如被当成人质等,这类会拖累她的行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发生的。而且,想要奉陪尤蜜拉种种突发奇想的行动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实力。

    派翠克心想,正因如此,所以我必须变强──为了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

    「她三天前又弄断了学校的剑,在这之前也说因为琉会高兴而朝天空乱射魔法……我为什么会喜欢上那家伙啊?」

    察觉背后有魔物气息而在转身同时一剑砍出的派翠克,思考著自己喜欢上尤蜜拉的理由。

    从入学典礼首度看到尤蜜拉的时候,派翠克就已经开始在意她了。不过,那时促使他这么做的感情并不是什么爱情,其实是同情。想到她因为那头黑发而承受过的辛劳,以及今后将会遭遇的困难──因为派翠克也曾有段时期颇为在意自己的灰发,所以非常了解。

    但是,尤蜜拉凭著压倒性的等级差异,硬是开拓出了自己的容身之地。派翠克听说,她在觐见国王时的态度也十分落落大方。

    尤蜜拉看似毫不在意周遭的畏惧,对于想利用她的力量而接近的人物也能巧妙地打发。对于「尤蜜拉或许就是魔王」的传闻,虽然派翠克抱持怀疑态度,但他难免还是有过「她会不会根本就是与我、与其他人都不同的某种存在」之类想法。

    派翠克宛如要甩开自己过去的想法似地摇了摇头。

    「不对,尤蜜拉也是个普通人。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心痛,对于不足为奇的事感到在意。」

    差不多也该回地上了──派翠克边沿著来路往回走边回想。

    他对尤蜜拉怀著尊敬、憧憬,另外还有曾经并存的恐惧感。最后一项之所以会消失,完全是出于偶然。在校园中庭,尤蜜拉独自一人对猫说话,但猫却马上逃跑时,她明显相当沮丧。

    「她其实就只是个跟我同年的寻常少女而已。寻常……寻常?」

    其实并不寻常。派翠克并没有忘记尤蜜拉把第一次野外演习搞得乱七八糟的事。

    尤蜜拉对于提升等级的执著,原因究竟是源自于不幸的年幼时期,或者只是天性使然,非但跟她来往相当久的派翠克没有头绪,即使是尤蜜拉自己,很可能也不知道答案。

    想到尤蜜拉引发的诸多骚动,派翠克叹了一口气。

    「不行,想不出来。」

    相处久了,不知不觉之间就喜欢上了对方──真的就只能这么说了。然而,自己对她的感情究竟是亲爱之情还是爱情,派翠克其实长久以来都不知该如何判别。

    直到初春的学年底晚宴,派翠克才完全有了自觉。穿著晚礼服的尤蜜拉,美到让人忘记呼吸的地步。这下子应该会有很多人注意到尤蜜拉有多美吧,或许会出现喜欢上她的人,早就注意到她有多漂亮的人,明明就是我……想到这里,派翠克才终于察觉自己的心意。

    搞不好我其实跟她一样迟钝哪──派翠克边这么想边往地上走去。

    派翠克从地下城回到学园时已经是晚上了。太阳早已完全下山,只剩下来自街灯的微弱魔法之光。

    他一边感受到门口守卫彷佛在说著「未免太晚回来了吧」的视线,一边走进了学园境内。当派翠克加快脚步走过通往宿舍,看不到什么人影的道路时,发现有个人正在等他。

    「欢迎回来。今天没有受伤吧?还好吗?」

    「尤蜜拉吗?我没受伤,不用为我担心。已经很晚了,你还是快点回房间吧。」

    「不要紧、不要紧。等级像我这么高的话,就连昏暗的场所也完全不成问题。」

    正如尤蜜拉所说,随著等级提升,包含暗视能力在内,各项感官都会变得更加敏锐。派翠克在夜晚的视力也比之前更好,但还是没到足以看清楚尤蜜拉表情的程度。

    「这样啊,那我就先回房了。尤蜜拉,晚安。」

    「派翠克,等一下……我现在知道你最近总是去哪里了。」

    虽然派翠克开口道别,不过尤蜜拉以锐利的语气留住了他。

    终于还是瞒不住她了吗──僵在原地的派翠克这么想。尤蜜拉继续说下去。

    「其实你大可不需要这么害羞吧。但是,我觉得再怎么说都不该害自己受伤。虽然我也很清楚不该过问这么多,不过,你的女朋友是个怎样的人啊?」

    「……女朋友?」

    这个意料之外的词,让派翠克有一瞬间陷入停止思考状态。尤蜜拉又有了非常夸张的误解──正因为派翠克十分了解她,所以才能马上察觉真相。

    派翠克调整好心情,开口询问尤蜜拉。

    「你说女朋友,指的是谁的女朋友?」

    「我说的是,派翠克你的女朋友、情人。你最近每天都会外出,其实就是去跟女朋友约会吧?」

    「完全不对。说起来,我根本没有在学园外交什么女朋友。」

    「咦,那就是学园里的人?你们特地错开回来的时间?唔哇,竟然真的有这种事啊。」

    这种发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虽然她总是如此,但派翠克始终无法理解。如果好好问个清楚,或许还是可以找出一番逻辑吧,不过派翠克并不想细问。

    「这个也不对,我没有女朋友。」

    「……哦,真让人意外,原来是这样的啊。那就没事了,晚安,派翠克。」

    我为什么要说自己没有女朋友呢──对于觉得无法释怀的派翠克,尤蜜拉只拋出一句平淡的感想,然后就径自消失在女生宿舍的方向了。

    「……她甚至根本不在意我哪。」

    感到沮丧的派翠克,说出了悲观的话语。然而,他这时还没办法看到尤蜜拉正满心欢喜地踩著小跳步离开的背影。

    在这之后,心情变得消沉的派翠克前往之处并不是宿舍中他自己的房间。一抵达那处警戒森严的房间后,派翠克马上就被带往某人所处的场所。

    「对不起,我来迟了。」

    「我看到她在那里埋伏,等你回来的场面啰。或许真的跟你说的一样。」

    原本正在看书的房间之主,将头抬起来这么说。派翠克以已经相当习惯的模样在那人对面坐了下来。

    「今天要来谈些什么呢?艾德温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