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隐藏头目,受到告白
    可能的话,我并不希望诞生于贵族家庭。因为,不但必须学习礼仪、舞蹈等许许多多事情,而且我也不喜欢那种贵族特有的,社交辞令过多的谈话。

    不过,我也有觉得「或许该庆幸自己生为贵族」的瞬间──那就是吃著美味可口点心的时候。想吃好吃的东西就得付出一笔不算小的金额,如果是平民,多半不太买得下手吧。

    除了自己买的之外,我也吃过王妃娘娘、艾蕾诺拉她们送的点心。

    今天,我打算享用艾蕾诺拉送的饼乾。虽说只是饼乾,不过因为是她选的,所以肯定相当好吃吧。即使是那位千金小姐,唯有味觉还是值得信赖的。

    「莉塔,请帮我泡红茶。」

    「遵命。」

    女仆莉塔泡的红茶非常好喝。加上她又能把房间整理得一尘不染,只要不考虑「雇主是我父亲」这点,她应该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女仆了吧。

    可口的点心配上好喝的红茶,我今天也过得十分幸福。我以贵族大小姐应有的优雅姿态喝了口红茶……喔唷?红茶的味道跟平时好像不太一样,而且舌尖还会觉得麻麻的,说不定是换了茶叶吧。也有可能是不良品。

    「我说,现在这个茶叶是平常用的那种吗?」

    「是的,就是平常的那种喔。」

    不良的其实是我的舌头。点心也是一样,在平民街买的就能满足我,果然还是不该当什么贵族呢。

    隔天,红茶的味道依然有点怪。搞不好是感冒的前兆……虽然我到现在都从来没有得过什么感冒就是了。

    放学后,我为了以防万一而想早点休息,但却在回房间的路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叫住了。

    「抱歉,请问你应该就是尤蜜拉小姐吧?」

    「是的,我是尤蜜拉。」

    「我叫阿拉斯塔,是王国魔道具研发部的人。想请你协助进行魔道具的研发实验。」

    虽然不是说非帮忙不可,但我还是对研发中的魔道具感到好奇。拜魔道具之赐,我得以过著跟前世没有太大差异的生活。

    「好的,如果不会花太多时间的话。」

    「请放心,很快就可以完成。已经在那间空著的教室里准备好了。」

    既然会找上我,多半是进行某种耐久测试之类的吧。本来还在想不知得跟对方到哪里去,不过,实验似乎在学园的教室就能进行。

    「这是新型的封魔枷锁,我想做的实验就是,它能不能承受得住你那份多半是王国最强的魔力。」

    「原来如此,果然是耐久测试吗?」

    阿拉斯塔拿给我看的物品是一个外形类似手铐的魔道具。我记得封魔枷锁是让对象无法使用魔法的魔道具,主要用于限制魔法师的行动。

    我让对方扣上封魔枷锁。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可以感觉到重量远比铁要来得沉重许多。不管是魔法方面或物理方面都十分坚固耐用呢。

    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一个男人与戴著手铐的女学生……总觉得这样的场景有几分犯罪气息。

    「只要在这个状态下使用魔法就可以了吗?」

    「是啊,麻烦你逐渐加强魔法威力,要是这个看起来快承受不住的时候,我会通知你停止。」

    我照他的指示行动,试著发动比较小的魔法,但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虽然我逐渐加大放出的魔力量,不过依然没能引发任何变化。

    最后,我打算用全力施展魔法,但还是以失败收场。这个魔道具真厉害呢,第一次碰上能够承受得了我魔法的物品。

    「我已经使出全力了。这个魔道具真是厉害呢。」

    面临或许还是人生头一次的败北,我深深沉浸于感动与悔恨各半的感情之中,所以完全没在听阿拉斯塔说了些什么。

    「很好,就是现在!快点杀掉她之后走人吧!」

    不,还没,我可还没输。既然魔法行不通的话,那就改用物理来一决胜负吧。

    「哼!」

    我使尽浑身力量扯断了封魔枷锁。轻而易举就破坏了枷锁的链条部分。好,这下子就算是跟封魔枷锁打成一胜一败的平手局面了。

    「嗯?」

    我这时才发现,自己正受到许多拿著武器的男人所包围。阿拉斯塔以卑劣的表情对这群男人发号施令。

    「喂,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给我杀了她!」

    「那个,不好意思。」

    「没错,什么魔道具的实验全都是骗你的,没想到你这么简单就上当了。」

    「那个,这个东西被我弄坏了。」

    「咦?」

    除了阿拉斯塔之外的人都因为看到我扯断链条的场面而吓呆了,但是他好像现在才察觉到这件事。

    原本笑得相当愉快的他,脸色顿时变得越来越苍白。

    「这、这是开玩笑的啦。感谢您协助进行实验。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你自己也知道,不可能这样就混过去吧。」

    我好像险些遭到杀害的样子。实在没想到,竟然有人以为只要封锁魔法就能让我无力抵抗。

    我抓住了阿拉斯塔与那群男人,将他们交给了国军。学园长表示,学园里想必有他们的内应,还是需要多加提防。

    两天后的夜晚,我因为觉得胸口不太舒服而醒了过来,随即看到眼前有个套著头罩的男人。难道是色狼?他摸了我的胸部吗?

    「怎、怎么可能……」

    那个惊讶地瞪大眼睛的男人,手上握著一把相当大的短刀。我的衣服胸口部分出现了一个洞。多半是被他刺破的吧。不过我本身毫发无伤。

    「这个,请问你是所谓的刺客之类的吗?」

    「咿!怪物!」

    我好像再次差点遭到杀害的样子。虽然不清楚那个刺客的等级,不过,这种程度怎么可能杀得了我呢。

    「事情就是这样,因为我最近已经两次差点遭到暗杀,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靠近我喔。」

    派翠克在学园的走廊上来找我说话,我觉得,跟他暂时保持距离应该会比较好吧。

    但是,他却依然留在原地,表情凝重地注视著我的脸。

    「尤蜜拉,你不在意吗?」

    「咦?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啊……」

    「我并不是在担心尤蜜拉你会被杀,该怎么说才好……知道有某人企图杀害自己的话,不可能不会在意吧?」

    有人想要杀掉我。这种状况或许还是第一次。我内心的某处其实也受到了伤害?可是,总觉得遭到袭击时的感觉有点似曾相识……

    派翠克对于陷入沉思的我继续说下去。

    「所以,尤蜜拉你就暂时跟我待在一起吧。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你的敌人由我来──」

    「啊!其实就是跟魔物战斗时的感觉。」

    「咦?魔物?」

    我已经习惯来自魔物的杀意了。因为刺客们的杀意相对薄弱,所以到现在才察觉。或许也可以说,我已经彻底习惯这种你死我活的情况了。

    虽然我如此说明,不过派翠克似乎还是无法接受。

    「不是,魔物跟人毕竟──」

    「啊,危险!」

    有利箭从窗外射来。虽然即使中箭应该也不会受伤,但是因为我讨厌衣服被刺破,所以伸手抓住了箭。

    「我去抓那个放箭的人!派翠克你还是先找地方躲一下吧。」

    为了抓住射箭的刺客,我从窗户一跃而出。绝对饶不了那家伙,万一射中派翠克要怎么办啊?

    搞不好学园已经变成刺客的巢穴了。明天是假日,我想到学园外面走走。因为觉得派翠克会阻止我这么做,所以当然没让他知道。我不想波及他。

    说不定刺客在学园外就不会对我动手。

    「围起来围起来!把她刺成蜂窝!」

    在王都的小巷里,大约二十名的匪徒包围了我。这些外表一看就像是不法份子的人,各自拿著长枪、剑等武器。这种状况还能称为暗杀吗?

    「唉,暗缚术。」

    「唔哇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啊!?」

    从影子里伸出来的手臂,陆续抓住了他们。我的耐心也到极限了。到现在为止,刺客的审问都是交由国军负责,但是直到今天都还没找出幕后的指使者。差不多也该是可以由我自己来寻找犯人的时候了吧。

    「你们这群人之中,带头的是谁?」

    虽然没有人自报名号,不过男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某人身上。那人正是刚才下令包围我的人。

    「你就是带头的吧?谁委托你的?」

    「谁知道啊。」

    「影枪术。」

    长枪从影子里伸出,刺穿了男人的脚。鲜血朝四周飞溅。

    「嘎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用治疗魔法治好了他的伤,应该连疤痕都不会留下吧。

    「治愈术。请问你觉得大概需要重复多少次才会想说呢?」

    由于我没有能够不使人致命,有效率地进行拷问的技术,所以应该就只能重复这么做了吧。因为绝对不会死,而且也不会留下伤口,或许可以算是颇为人道的拷问手段。

    「真是太残忍了。」

    「只要还有点人性就做不出这种事吧。」

    「这家伙果然是怪物。」

    「只要让我知道是谁指使的就好,说的人不是带头的也无所谓喔?」

    虽然我觉得十分人道,不过周围这群男人们的反应却不太好。我一环顾四周,他们马上就闭上嘴巴,不敢面对我的视线。

    「我真的不知道啊,拜托你相信我!就只是有个连脸都不愿意露出来的人来找我,要我来杀掉从王家学园走出来的黑发女人而已啊!」

    带头的男人拚命辩解。

    「似乎还不够的样子。不必担心,就算重覆个一百次,我的魔力也还不至于用光。」

    「你误会了!我说的都是实话!求求你相信我啊啊啊啊!」

    他终于哭出来了。这样看来,他好像真的不知情。其他刺客多半也是这样,只是受到不知名人物委托而已吧。也难怪一直问不出真相了。

    不管到哪里都会遭遇袭击的我,安息之地就只剩下自己的房间而已了。虽然先前一度在夜晚遭到潜入,不过现在已经在房间所有出入口都设下了路障。

    虽然也考虑过「坐在琉背上,持续飞在空中」的方法,但是,在空中毕竟没办法好好睡,而且一直飞行也会对琉造成相当大的负担,所以就没有采用。

    我在自己的房间中边喝莉塔泡的红茶边叹气。

    红茶的味道依然有点怪。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或许还是该去看一下医生比较好?虽然其他东西的味道都很正常。

    话说回来,总觉得最近的袭击越来越随便了。一般说到暗杀就是下毒之类的……

    「……莉塔,可以麻烦你喝喝看这杯红茶吗?」

    我递出自己正在喝的那杯茶,莉塔以双手接过。对于手中的茶杯,她睁大眼睛凝视著。

    莉塔的手逐渐开始颤抖,红茶也跟著不停摇晃。面无血色的她,缓缓地把茶杯靠向嘴边……

    「请、请饶命。因为我妹被当成人质了……」

    莉塔把杯子放到桌上后这么说。

    果然是这样啊。这一个礼拜以来,我好像一直都在喝掺了毒的红茶。可能毒性并不是很强,所以没有明显效果吧。

    「对了,你加进茶里的是怎样的毒药?」

    「这个,我拿到的是一滴就足以致死的剧毒。每次加入五滴……」

    我真的应该要早点想到的。

    在游戏里,毒伤的强度分成好几级,不过全都是跳固定值,或许现实之中也是如此吧。

    如果是比例伤害的话,搞不好我现在已经死了。不对,如果快要死掉的话,我应该会发觉吧。这次事件是因为我的体力值深不见底而引发的悲剧。

    要求莉塔毒杀我的人,想必是她的雇主吧。

    「那么,指使你这么做的人是……」

    「是的,正是老爷。」

    莉塔或许也认为已经不可能狡辩而放弃了吧,她坦白说出了真相。

    企图杀掉我的人,就是我的父亲。

    ◆ ◆ ◆

    「你说妹妹被当成人质,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妹在王都的宅邸工作,她跟这件事无关。求您至少饶她一命……」

    对我下毒的莉塔表示,她的妹妹被我父亲当成人质。关于要如何处置她的问题,等到救出她妹之后再来想吧。

    「那么,我们这就去接你妹吧。因为我不知道她的长相,所以你也得跟我一起过去。」

    「咦?可是我对大小姐您下了毒……」

    「光靠毒不可能杀得死隐藏头目吧。」

    「隐、隐藏?」

    「别说了!动作快点!我们这就出发!」

    不小心说出了游戏里的知识。我为什么会如此动摇?因为莉塔的妹妹有危险?不,应该是自己差点遭到父母杀害,加上接下来就要跟他们第一次见面,导致内心掀起波澜吧。

    「琉!过来吧!」

    我们坐上了琉的背,飞向王都的夜空。因为琉全身漆黑,加上飞行高度又相当高,想从地上看清楚我们,想必不太容易吧。

    「莉塔,多克尼斯家在哪里呢?」

    虽然顺势离开了宿舍,但是我其实不知道自己的老家在什么地方。可能是害怕高处吧,遭到我强行带来的莉塔始终紧紧闭著眼睛。

    「从王城开始要怎么走,你应该说得出来吧?不用睁开眼睛也没关系。」

    「好、好的。从王城正门一直往前走,来到第三条大路时右转──」

    位于空中的视点,让我能够如同观看地图般照著莉塔说的路线移动。因为昏暗导致颜色不容易分辨,所以让她以形状来描述可以当成路标的建筑物。

    「──那边左侧的第二间房子。」

    「进门之后,右边深处有别馆的那间?」

    「是的。还有,主建物呈现L字型。」

    就是那间吧。感觉比位于领地的宅邸要大上一号。因为他们完全不会回领地,所以或许觉得那样就可以了吧。

    「莉塔,现在要降落啰。」

    「不行,如果巨龙降落在庭院,一定会引起骚动。」

    莉塔多半是担心妹妹会受到危害吧,希望她放心。

    「别担心,因为要降落的就只有我们而已。琉,请你飞到那间房子的正上方。」

    「大小姐,您到底打算……」

    就只是要在没有降落伞的情况下直接进行空降而已。我可是已经有过许多次经验的老手。

    「现在就要跳下去了,因为希望能偷偷潜入,所以你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喔?」

    莉塔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经过一小段沉默之后,她还是点了头。看来是为了妹妹而下定决心了吧。

    我抱著她,从琉的背上往下跳。从这个瞬间开始,我就将魔力朝下方喷射,避免坠落速度过快。依然闭著眼睛的莉塔紧紧抓住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靠近地面之后,我更进一步减速,让我们轻飘飘地降落在宅邸的庭院之中。

    「到了喔。你的妹妹在哪呢?」

    我一放开莉塔,她就瘫坐在地上了。她调整好呼吸之后轻声这么说。

    「现在这个时间的话,她应该在房间。虽然是推测,不过我妹应该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吧。她想必就跟平常一样完成工作,然后回房休息。」

    在莉塔的引导下,我们潜入宅邸,一路来到了佣人的居住区。她在某扇门前停下脚步,然后轻轻敲响房门。

    「莎拉,是我,莉塔。」

    「姊姊?你怎么会来这里?」

    看到妹妹平安无事而激动不已的莉塔,就这样抱住妹妹哭了起来。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妹妹莎拉,似乎颇为困惑。

    「姊姊?你怎么了?这个,请问这位大姊姊又是哪位呢?」

    「好啦,这样会被发现,快进去快进去。」

    要是被谁发现的话,一路躲藏到这里的辛劳就白费了。我从莉塔背后推著她进入房间。

    我反手关上门,环顾室内。这个房间看来是几个人共用的,不过现在只有莉塔的妹妹在。

    莉塔依然哭个不停,不得已之下,只好由我来说明原委了。

    「你被我的父母亲当成了人质。他们说,如果莉塔没能杀掉我就会杀了你。」

    因为出现了「杀」这个危险的字眼,莎拉惊讶地僵住了。或许我应该选用相对婉转一点的说法。例如「搞定」或「噗兹」之类可爱的字词,说不定会比较好。

    「对不起,莎拉。这就是我们的最后一面,谢谢你陪我到现在。大小姐,唯有我妹,希望你能……」

    「姊!?你在说什么?」

    莉塔对莎拉说出了像是生离死别的话。咦,事情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我并没有想过要把你交给军方喔?」

    「是的,我知道。可能的话,希望能在不会让我妹看到的地方,给我一个痛快……」

    「我也不会噗兹你啦。」

    难道她把我当成一个见识到如此美好的姊妹爱之后却还能毫不犹豫地下杀手的凶神恶煞吗?虽然搞出了不少问题,不过我至少还没杀过人,而且也没有预定要杀的对象。

    莉塔就只是受到威胁而不得不服从,我受到的损害也只有这个礼拜的红茶变得比较难喝而已。没什么需要特别在意的。

    这样一想,也难怪派翠克会说我是个替人著想的好人了。

    「我没有要处罚你的意思喔。接下来的事,我们之后再好好讨论吧。」

    如果今后还得继续受雇于多克尼斯家,莉塔大概也会觉得讨厌吧。非得陪她一起寻找再就职的地方才行。

    原本面朝下方的莉塔抬起头,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泪水从她的眼中溢出……等一下,拜托先别哭了啦。

    泪流满面的她就这样朝我走近,跪在地上这么说。

    「大小姐……不,尤蜜拉小姐,我在此发誓会终生对您效忠。」

    「啊,嗯,谢谢?」

    不对,不是这样的啊。莉塔已经不再哭泣。抬头看著我的她,神情看来颇为陶醉。好恐怖。

    我觉得好像在解开误会后却又产生了新的误会。这件事也之后再来烦恼吧。

    「我有点事要处理,你们先在这个房间等我喔。」

    虽说现在或许应该要先让这对姊妹逃走,不过,我也有必须去见的对象。

    我在宅邸中慢慢地朝向莉塔说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人,没多久就来到了目的地。真希望能再多点时间来做心理准备。

    我一打开门,室内两人的视线就不约而同转向我。他们正边享用料理边喝葡萄酒。看来夫妻感情相当融洽的样子。

    「你是什么人?从哪里闯进来的?」

    「晚安,打扰了。啊,还是说『我回来了』会比较适合呢?」

    「我回来了?……黑色的头发,难道是!?」

    「初次见面,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就是两位的独生女尤蜜拉喔。两位有意利用的尤蜜拉喔。两位试图杀害的尤蜜拉•多克尼斯喔。」

    我的父母亲,外表比预期的更为平凡。我本来擅自对他们怀著「脑满肠肥的恶劣贵族」这种想像,不过实际上却是没有什么特徵的人物。

    两人的发色都是金色,容貌也跟我完全不像。如果不是在这间宅邸之中的话,我想必会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父母吧。

    「那些没用的东西,明明付了他们一大笔钱……」

    「这算是承认想要杀掉我了吧。」

    「说起来,原因还不是你先背叛我们!遭到隔离在领地让你这么痛恨我们吗!?」

    实际见面后我才了解到,其实我并不怎么恨父母亲。当然,以贵族而言,他们实在不太像话。可是,我也有著「如果在宠爱之中长大的话,想必就不会有现在这个我了吧」的想法。

    「请问『背叛』这话从何说起?」

    「你这家伙正跟国王派那群人计画出兵,这件事我可是一清二楚。因为你投向对手阵营,害我们立场十分不堪。」

    我的立场确实比较接近国王陛下的派系,也就是稳健派。不过,这都是为了要与激进派保持距离的缘故。

    「计画出兵?」

    「直属国家的官兵们正在进行大规模出兵的准备。你肯定也参与了吧。」

    我慢慢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为了因应随著魔王复活而来的魔物侵略,所以国家著手整建军备。得到相关情报的激进派却有所误解,以为由国王率领的稳健派正计画对他国挑起战争──应该是这样的吧。

    他们在担心的是,这次出兵会使稳健派的势力更加增强。

    我这个战略级兵器处于王族的庇护之下,可能也是让激进派更加肯定自身想法的原因吧。更何况我又拒绝了来自激进派的所有劝诱。

    这些理由,导致父母亲在激进派中的立场恶化。他们于是产生「与其让女儿落入政敌手中,不如……」的想法,尝试暗杀我。

    虽然后半几乎都是臆测,不过应该八九不离十吧。

    「根本没有什么准备对他国出兵的事,而且我自己也无意参与侵略战争。」

    「为什么!建立战功的话,多克尼斯家就能拥有更大的领地。说不定还能够获得中央的官职。这样就再也不会被说是什么假中央了。」

    如果不想被称为假中央的话,只要专注于让领地变得富强就好了吧。

    「父亲大人,您可否返回领地?我想,现在的领地其实已经相当大了,创立一些事业或许也不错。」

    「你在说什么傻话!领地这种东西,放手交给委任官员负责,我们只要坐领税金就好了!」

    「母亲大人又是怎么想的呢?」

    「你是要我去过乡下生活吗?单是黑发就够糟了,为什么我会生出像你这样的孩子啊!」

    我们之间有著决定性的龃龉。非但价值观不同,连伦理观也是如此。我的心情绝对无法传达给他们,同时,他们的思考我也无法理解。

    我用力闭住嘴,强行忍下了差点发出的那口叹息。

    这对夫妻实在不行。虽然在为人父母这方面,我原本就对他们不抱任何期待,不过,现在看来,就算以身为贵族而言也是不行的吧。

    我决定不再当自己是他们的女儿,改以身为一个贵族的态度来对待这两个人了。

    「父亲大人,请您把爵位让给我。」

    「你在说什──」

    「这是篡夺爵位。您想拒绝也无妨喔?因为多克尼斯家就只有一个继承人,只要父亲大人不在了,我就会自动成为伯爵。」

    听到我暗示有可能下杀手,父亲原本因愤怒而涨红的脸,逐渐转为苍白。

    「来、来人啊!快叫卫兵过来!」

    「您的私兵中有人能够胜过我吗?假设真的有,派那个人来暗杀我就好了吧……」

    「对亲生父母做这种事,你别以为能够获得饶恕──」

    「我不认为对亲生女儿派出刺客的人有资格这么说。啊,母亲大人?还请您打消逃走的念头喔?」

    有意逃跑而正准备要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母亲,急忙试著说服我。

    「尤蜜拉,我收到了许多对你很好的提亲喔?能够嫁入豪门世家的话,你一定能获得幸福。」

    「我现在就已经很幸福了。」

    而且也有说不定喜欢我的人……说不定啦。

    「你的头发可是黑色的喔?一般来说不可能获得幸福的吧。」

    「其实也有人说过喜欢我的黑发。请您不要擅自决定我的幸福。」

    我不认为继续讲下去有任何意义。为了进行威吓,我施展魔法,让自己四周浮现黑色球体。

    「那么,请两位选择吧。要接受软禁,过著多少有些不自由的生活,或者是乾脆死在这里。」

    「你、你应该不是那种能下手杀人的孩子吧……」

    都走到这个地步了还在说什么像是为人父母的话啊。

    「两位不知道派来暗杀我的人有什么下场吗?因为我的暗魔法能够将对象彻底消灭,所以不用担心如何处理尸体的问题,相当方便喔。」

    其实那些人全都还活著,不过,从父母亲发抖的模样来看,他们应该不知情吧。

    我用黑洞术消除掉一张没人坐的椅子后,他们终于投降了。两人像小孩一样哭著求饶。

    「知、知道了,全都听你的!所以,拜托不要杀我!」

    这一连串的事件,让我肯定自己对于杀人有著强烈的抗拒。

    虽然我靠著杀死无数魔物而拥有了常人不可能相提并论的实力,不过好像依然保有人类的心灵。因为偶尔──真的就只是偶尔──还是会感到不安,现在知道这点之后,终于可以放心了。

    ◆ ◆ ◆

    「──他们误以为国王陛下正筹画出兵。」

    「唔,原来激进派怀著这种想法啊……连希洛兹公爵也没能完全压制那群失控的人吗?的确,稳健派中也存在对增强军备之事怀有疑惑者。关于魔王的复活,原本是为了避免引发混乱而保密的,看来差不多是该公开的时候了吧。」

    我已经向国王陛下报告了关于自己父母亲的事。像这样觐见国王陛下是第二次。

    地点不是上次那间宽广的谒见厅,而是在小会客室中一对一谈话。

    「那么,接下来是关于多克尼斯伯爵的处置吧。下任领主要怎么办呢……如果你愿意担任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是,如果能够获得国王陛下恩准的话,臣女希望继承伯爵地位。」

    听到我表示有意成为多克尼斯的领主,陛下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可能是因为我到现在为止都避免拥有权力,所以陛下才会如此意外的吧。

    「我本来以为你会拒绝,让你改变想法的原因是什么?」

    「臣女想消除人们对黑发的歧视。为了这个目标,臣女认为,自己站上大舞台有所表现是最理想的方法。」

    「想消除歧视……这条路可不好走喔。歧视、排斥都是出自于人心的脆弱面、丑陋面。想克服并不容易,如果是要让其他人克服就更不用说了。」

    「即使无法彻底消除,只要能多少减轻一些也好。」

    不只是为了焦褐色头发的少年菲尔,也是为了我自己,更是为了今后诞生的黑发孩子们。

    「而且,艾德温殿下也的确克服了这种脆弱面喔?」

    就像已经改变心态的艾德温王子一样,其他人也有改变的可能性。虽然说,殿下的例子或许该归功于努力说服他的派翠克就是了。

    「是吗,那么,这代表接下来你会持续建立功绩了吗?」

    「虽说是建立功绩,但臣女并无意立下战功。不论在战争中多么活跃也只是让自己变成众所畏惧的对象而已。」

    今后不能再当「强得无话可说,让人害怕的尤蜜拉」,必须设法成为「以领主身分施行善政,和蔼可亲的尤蜜拉」。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的实力相信会有所助益,但也可能成为阻碍。

    「也就是说,你打算致力于领主的工作吗?我知道了,接下来就帮你安排伯爵爵位的继承事宜吧。过去也不是没有女伯爵的例子。」

    「感谢陛下。」

    「那么,关于前多尼克斯伯爵夫妻,你希望如何处置?想要以国王之名下令处死也不妨直说。」

    「臣女希望将他们软禁在领地。」

    「正如同罗纳度所言,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善人哪。」

    听到我表示反对处死,陛下轻笑之后这么说。原来罗纳度学园长也说过这种话吗?

    「不,臣女只是因为担心杀害父母亲而继承爵位会招致恶评之故。对他们来说,无法继续享受王都的奢华生活,这样的惩罚应该就够重了。」

    虽然现在我用这种想法让自己接受,不过,我觉得真正的理由还是自己打从心底不想夺走他人性命。

    身为贵族,光靠这种理想论是行不通的──我能够理解这点。然而,如果有办法不杀的话就还是不想杀,碰上有可能拯救的性命就会想要拯救。当然,这种话由多半是全世界杀掉最多魔物的我来说,或许有点奇怪吧。

    「这样啊。」

    以和善语调这么说的陛下,或许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情吧。

    「近期内,我会发表魔王复活的消息。这样一来,激进派应该也就不会轻举妄动了吧,他们想必不敢说出由自己去打倒魔王之类的话。发表时,希望尤蜜拉小姐你也能在场。有你在的话,相信能让不少人感到放心吧。」

    「臣女遵命。艾德温殿下,以及亚莉西雅同学,应该也都会参加吧?」

    王子还无妨,但是亚莉西雅到现在依然对我抱著敌意。自从我帮助她练功升级之后就更变本加厉了。

    「嗯,我会让艾德温安抚她,同时设法尽量避免让她跟你接触。」

    「感谢陛下如此用心。」

    「亚莉西雅小姐也相当令人伤脑筋哪。让艾德温跟她结婚的事,看来也得慎重考虑才行。尤蜜拉小姐,你有意愿成为圣女吗?所谓的圣女,其实就只是个跟勇者并肩打倒魔王的称号,不是说非得拥有光属性不可。」

    「非常抱歉……」

    「我知道,就只是问问而已。」

    陛下浮现苦笑。既然知道,希望一开始就不要说出口。虽然我觉得这么做对扑灭黑发歧视会相当有效,但是唯有这个是我不想接受的。

    「别担心,我无意干预你的婚姻。你有个交情不错的男同学吧?」

    「陛下说的是派翠克吗?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喔,臣女喜欢的是比自己更强的人。」

    派翠克的事,果然也已经传入陛下耳中了吗?

    关于「我对派翠克怀有好感」这件事,必须尽可能隐瞒。不是出于难为情之类理由,而是因为有可能害他因此被抓去当人质的关系。情急之下,我不小心说出了平时用来婉拒追求者的台词。

    万一派翠克变成人质,我想自己多半无法违抗对方提出的要求吧。

    前提是,必须能够挡得下前去夺回人质的我。

    「这样啊,的确,在大势底定之前,还是先让你跟他的关系继续保密比较好吧。虽然对他出手的后果不堪设想,但想不到这点的人也不少。」

    没有,我们真的不是情侣啊。即使这么说,陛下大概也不会相信吧。

    「不过,想要消除歧视吗……虽然是个远大的目标,但是我相当中意,会设法帮助你。这也是为了避免第二个魔王诞生。」

    「第二个魔王?」

    可能是谈到感情话题而一时疏于提防吧,陛下说出了惊人的话。第二个魔王是什么意思呢?这次复活的是第一个魔王?关于魔王,王族到底知道多少内幕?

    「我竟然会……希望你忘掉刚才这句话。虽然我认为即使告诉你也多半无妨,但是,不说的话,或许能让讨伐魔王的过程更加顺利。还请你不要追问。」

    陛下对我深深低头致歉。

    「您的意思是,这件事不是跟王族有关,而是与臣女本身有关吗?」

    陛下说,我不知道的话对讨伐魔王会比较好。听起来似乎是「如果我知道魔王的真相,可能就会犹豫是否该与对方战斗」的感觉……

    「抱歉,我发誓会在自己死前告诉你。但是,现在还不行。」

    「好的,既然国王陛下已经如此判断,臣女自然会相信陛下。」

    陛下坚持不愿透露魔王的秘密。游戏中就只提到魔王是操控魔物的邪恶存在而已,幕后到底藏著什么样的真相呢……

    ◆ ◆ ◆

    跟国王陛下讨论之后,决定选在建国祭时发表我将继承伯爵爵位之事。

    建国祭是入冬之后不久,国内贵族们齐聚王都庆祝建国的庆典。在这个可喜可贺的仪典中,预定还将同时发表魔王复活的消息。

    连续暗杀未遂的事让派翠克非常担心。由于已经获得陛下的许可,所以我想至少应该先让他知道整件事的大致经过。

    我们在宿舍房间里面对面坐著,享用著温热的红茶。

    「事情就是这样,我变成伯爵了。」

    「这样啊,你相当努力了哪。」

    「嗯。」

    光是听到他这么说,我就有种获得救赎的感觉。虽然我觉得自己不要紧,但可能还是因为发生了许多事而有点疲惫吧。

    「尤蜜拉你会继承爵位倒是让我有点意外。发生了什么让你改变心意的事吗?」

    「在这个国家,发色偏黑的人不是不太容易过日子吗?我希望能够让这点有所改变。如果是为了这个,我也不排除站上大舞台。」

    「我喜欢尤蜜拉你的头发,这样不行吗?」

    派翠克说这句话时始终注视著我的眼睛。害我吓了一跳,原本还以为他在对我告白呢,结果竟然是在说头发啊。

    「如果只有我自己的话,这样就已经很够了,可是,有个男生成为契机,所以我──」

    「男生?那家伙是哪一家的人?什么来头?」

    咦,让你在意的部分是这个吗?

    我按部就班地说明了菲尔小弟的事,也说出自己在看到他之后认为有必要改变整个王国。

    「──于是,我觉得必须连国家都一并改变才行。想必还有很多人因此过得相当辛苦,只是我没注意到而已。」

    我表明了自己的小小决心。听完之后,派翠克的表情变得十分凝重。认真为今后的我感到担心的派翠克把脸凑过来,以宛如说悄悄话的音量开口。

    「尤蜜拉,这么做能让你获得幸福吗?只要远走高飞,你就不需要继续在意这种事,可以自由自在地过日子。我也愿意陪著──」

    「别再说下去了,我已经决定了。」

    派翠克是个温柔体贴的人。要是再听他说更多,我的决心很可能会受到动摇。

    他一边摸著自己的灰色头发,一边露出柔和的微笑。

    「这样啊。那么,我也会尽自己所能协助你。因为我跟这件事也不能说没有关系。」

    「谢谢。首先还是要顺利毕业吧?陛下说,领地的事可以等到毕业后再来处理。」

    虽然我对于领主不在领地会感到不安,但是,我家的多尼克斯领,领主不在的时间其实长达数十年。各种事务全交由委任官员处理,位于王都的家主就只是在文件上盖章而已──早已形成了这样的架构。

    虽说当然不能一直继续这样下去,但也不是可以在我毕业离开学园为止的这一两年时间内就能解决的问题。陛下已经传来了「直到打倒魔王,毕业之前都大可继续交由委任官员负责」的指示。

    「那么,你从学园毕业后就会马上回领地吗?」

    「嗯,我是这么打算的,也想过或许应该要在这之前就先回去看一下。」

    「我觉得写信就可以了。你打算跟琉一起去多克尼斯领吧?绝对会引起非常大的骚动喔。」

    果然是这样吗?国王陛下也跟我说过意思听来差不多的话。

    「那我就改成写信吧。唔~成为伯爵之后,需要考虑的事就变得相当多了呢。」

    「慢慢处理就好,我也会帮你的忙。」

    对于以女伯爵身分成为多克尼斯领主的我来说,继承者也是有必要思考的事项之一。但是,大不了也就是收个养子而已,其实不需要特别执著于结婚。

    那种觊觎领地而展开追求的人当然不可能成为结婚对象,而我也讨厌年纪差太多的人。可能的话,希望跟结婚对象可以建立良好的关系,最好还能是拥有经营领地知识,家中排行在次子以下的地方贵族。

    条件一下子增加了不少。除此之外还得愿意协助我才行。能满足这么多条件的理想人物,不可能存……

    「我说派翠克,你会不会想当我的养子?」

    「你又突然说什么啊……养子?」

    「派翠克,记得你是次子吧?因为无法继承边境伯,要不要妥协一下,来当个伯爵呢?」

    「我不想当养子。」

    没想到他会当场拒绝。我多少受到了一点打击。

    「这个,虽然说要是能跟派翠克你变成一家人的话,我会很高兴……不过你果然还是会觉得讨厌吧。」

    「我不是这么说的吧!」

    派翠克难得提高了音量。让他排斥的理由是什么呢……

    「别担心,我很快就会退居幕后!绝对不会欺负派翠克你的妻子!」

    「我就只是不想用『母亲』称呼尤蜜拉你而已。」

    这个理由我可以接受。同年龄的亲子绝对不正常。不对,对贵族来说,其实并不罕见吧?总觉得好像听过继母比小孩还年轻之类的事。

    因为派翠克似乎真的不想接受,所以这个提议就到此为止。

    接下来,我们聊起了过去的回忆。虽然从入学到现在还不到两年,但话题却怎么都说不完。

    因为讲太多话,让我感到有点疲倦。杯子里的红茶也完全冷掉了。

    「很久没能像这样好好聊天了呢。因为派翠克你最近总是很忙。你这阵子到底都去了哪里,差不多应该可以让我知道了吧?」

    「再一下,拜托再等我一下就好。到时,我有话想跟尤蜜拉你说。」

    派翠克拋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应该是从升上二年级前后开始的吧,派翠克变得经常独自离开学园。

    因为不太能见到他,让我感到颇为寂寞……感到寂寞,是吗?想到长久以来都是一个人的我,竟然现在才开始会觉得寂寞──自己对派翠克怀著的感情,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吧。

    「能够跟派翠克相处的时间就只到毕业为止吗……」

    跟半年后的魔王复活比起来,我觉得自己其实更讨厌一年半之后的毕业。在那个时刻来临之前,我能够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吗?

    ◆ ◆ ◆

    收成时节过去,冬季的严寒即将到来时,巴尔夏恩王国举行了建国祭。这天也是一年之中有最多人聚集于王都的日子。

    由于建国祭同时也是丰收祭,所以平民们也兴高采烈地参与庆典,贵族们也会在这一天来到王都,庆祝建国。我去年在王都各处观光,但今年就没办法这么做了。

    此刻,我正在王城大厅中的舞台一旁待命。由于是典礼,所以我穿著正式的礼服。

    我窥探会场,看到许多人正在采取立食形式的餐会会场中畅谈。但是,大家几乎都没喝杯中的饮料,拿起餐点享用的人更是一个都没有。真希望手边有外带盒。

    「国王陛下莅临!」

    话声一响,贵族们随即放下杯子,行臣下之礼。我也跟著这么做之后,陛下开始演说。

    「欢迎各位今天来到这里。不必多礼。」

    我抬起头,随即隔著国王陛下看到了亚莉西雅与艾德温王子等人。他们站在跟我相反侧的舞台边。如果站在一起的话,可能又会有一番争执,感谢陛下的用心。

    陛下在说完庆祝建国的话语后就切入了正题。

    「有件重要的事要告知诸位。虽说可能早已有人因为艾德温疏于注意的发言而察觉了,不过,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古代的魔王便将复活。」

    这段话虽然让贵族们议论纷纷,不过现场并没有特别混乱。由于艾德温王子先前就公然说过魔王将会复活,虽然王室一度加以否定,不过应该还是有不少人已经察觉事有蹊跷了吧。

    「魔王当年遭到身为勇者的初代国王,以及身为圣女的王妃所封印。然而,即使是强力的封印,迟早还是会解开。初代国王正确地预测了解开的时期。刚脱离封印状态的魔王,想必还没完全恢复实力吧。虽说是连勇者都未能成就的功业,但是,现在依然有可能将魔王彻底打倒。这也是为了不让忧患留给后世子孙!」

    听到陛下发出将会建立超越初代国王的丰功伟业之宣言,典礼会场顿时人声鼎沸。

    「传说魔王能够操控魔物。即使只是为了争取恢复力量的时间,魔王想必也会派出魔物大军侵略我国吧。魔物军将由骑士团长阿道夫负责迎击。虽然国军早已开始进行大规模出兵的准备,然而,兵力毕竟是多多益善。因此,希望在场诸位也能多少出兵相助。」

    对于陛下提及的出兵请求,贵族们有形形色色的反应。十分乐意为国而战的人、或许是实在没有余力出兵相助而面有难色的人、多半正在思考要怎么做才能获得最多功劳的人……

    「然后,至于如何对付身为祸首的魔王……」

    对于连勇者都只能勉强加以封印的魔王,究竟要如何因应?为了不错失一字一句,贵族们聚精会神倾听国王的发言。

    「决定派遣由少数精锐组成的部队,直取魔王的大本营,讨伐魔王!那么,接下来就为大家介绍──」

    陛下从艾德温王子开始介绍。在陛下的介绍后,王子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博得会场中的掌声。

    接下来依序介绍了威廉、奥斯华,以及亚莉西雅。最后总算要轮到我了。

    「最后是尤蜜拉•多克尼斯,她既是达到前所未有的99级绝顶高手,同时也是御龙者。相信会是讨伐魔王的一大助力。此外,顺便趁此时一并发表,她已经继承伯爵爵位,成为多克尼斯伯爵。」

    这个时候终于还是来了啊──我做好心理准备,走上舞台。

    「我就是方才有幸获得陛下介绍的尤蜜拉•多克尼斯。因为『头发是黑色』的理由,让我有过许多不甚愉快的回忆。

    过去,我认为那些都是无可奈何的,放弃挺身对抗,然而,我的想法在遇见某个少年后有了改变。看到那个因为发色而遭到残酷对待,但却依然有著一颗善体人意心灵的少年,我觉得自己必须要设法改善这种状况。由于魔王正是造成如此歧视的原因之一,所以我认为无论如何都必须打倒魔王。」

    终于当著许多人的面说出口了。如果没能让大家接受的话该怎么办?现在,典礼会场也真的陷入了一片寂静。

    静谧的会场中,响起了一个掌声。声音来自我身旁,鼓掌者原来就是艾德温王子。继他之后,当国王陛下与王妃娘娘一开始拍手,整个会场随即跟著响起无数掌声。

    在建国庆典后举行了规模盛大的舞会。照理来说,对于这类社交场合,我应该也要积极参与才是。不过,在台上的短暂演说就已经耗光了我的气力。

    我溜出会场,来到了王城的中庭。今晚的云层相当厚,中庭也没有任何光源。只要待在这种一片漆黑的地方,应该就不至于被别人发现吧。

    「啊,尤蜜拉,原来你躲在这种地方吗?」

    马上就被发现了。正朝这边走来的人是派翠克。他应该没有受邀参加典礼吧。

    「派翠克?你怎么会在这里?」

    「感谢艾德温殿下的好意。不过,因为我没看到应当邀舞的对象,只好来找人了。」

    「你打算邀谁跳舞?要不要我也帮忙一起找?」

    会场的宾客,大多都是贵族家的家主或夫人吧,派翠克的舞伴会是谁呢?莫非是已婚妇人或寡妇?

    「派翠克,寡妇也就算了,不过有夫之妇最好还是别碰。」

    「你这次又有什么误会啊?不,还是别说吧,我不想知道。」

    他露出像是看著某种令人遗憾事物的眼神。这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处中庭非常暗。我之所以依然能够看得很清楚,全是拜99级的敏锐感觉之赐。以他的等级来说,在这种亮度下应该什么都看不到吧。

    「派翠克,你看得见眼前的景象?」

    「我之前都没说,没想到会因为这种事而被你发觉。没错,我的等级已经到了60级。虽然感觉变得敏锐许多,不过在这种光线下还是只能模糊看出人影而已。」

    60级的话,在这个国家之中也已经算得上顶级强者了。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练到这个等级的?

    「啊,你最近都不在学园,难道就是……」

    「嗯,没错。我只要有空就往地下城跑。另外,这个也相当有帮助。」

    派翠克边说话边从脖子上取出某个东西──那是个护符。

    「成长护符?等一下!没戴守护护符太危险了吧,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

    「不是,这是尤蜜拉你自己说应该要戴的吧?」

    咦?的确,我以前提过「练功升级时,成长护符是唯一选择」的理论。之所以会在情急之下说出危险,是因为……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我不想看到派翠克你有什么万一。」

    「每次看到你鲁莽行事,其实我也一直都是这种心情喔。」

    「……这个嘛,对不起?」

    今后我也非得减少鲁莽的行为不可。不过,到现在为止,我有过什么鲁莽的行动吗?

    「虽然因为太暗而看不见你的表情,不过还是猜得到你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喔。哎,这事就先不提了。出发讨伐魔王的时候,能不能让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在游戏里,60级算是可以跟魔王一战的等级。他应该确实足以成为战力。不过,我还有其他更希望派翠克去做的事。

    「不行,我希望派翠克你能留下来保家卫国。」

    「我的力量果然还是不够吗?」

    「不是这样的,如果讨伐魔王时有派翠克你参加的话,相信会非常可靠吧。但是,我认为能让你完全发挥实力的情况,其实还是大规模的集团战斗。希望你能协助抵挡魔物大军。因为我没办法顾及那边。」

    他在学园的野外演习时展现出的指挥手腕,甚至给我一种洗炼无比的美感。魔王有我就够了,希望他能尽可能减轻防卫战的损害。

    边境伯应该也会派兵参战吧。就算没办法负责指挥,凭他的实力,绝对能有耀眼表现。既然有「等级」这个简单明瞭的参考指标,应该没人敢轻视他吧。

    「还有喔?在打倒魔王的成员之中,男女中等级最高的两个人,你知道大家会如何称呼他们吧?」

    「这个……对喔,勇者跟圣女吗?」

    「如果派翠克你有意跟我一起建立新的国家,那就可以加入打倒魔王的队伍喔。」

    如果他在打倒魔王后认为自己才适合当国王,宣称要建立国家的话,我也觉得不妨帮他一把。

    「不,我可不想被拱去竞逐王座。要是尤蜜拉你想当王妃的话,这种程度的事我倒还不会排斥就是了。」

    「我怎么可能会想当嘛。」

    这样的话就变成我得跟派翠克结婚了,不过他好像没注意到这件事的样子。

    「知道了。阿修巴顿家多半也会出兵参战,我就去帮那边吧。」

    「嗯,对不起喔。这个,为什么派翠克你会突然急著提升等级?关于魔王复活的事,我应该也没跟你提过吧。」

    「……你啊……」

    我什么呢?即使这里非常昏暗,我还是看得到派翠克的表情正在不停变化。

    「我怎么了吗?」

    「……因为我想变得比尤蜜拉你还强。」

    唔~考虑到基础规格,我觉得希望并不高喔。

    「因为觉得不甘心之类的吗?可是你想想,人的价值并不是只看强弱而已喔?」

    「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吧,说喜欢比自己强的男人。」

    这应该是用来拒绝想要拉拢我的贵族子弟的说法吧。实际上,我喜欢的对象就是个比我弱的人。

    咦?因为我说喜欢比自己强的人,他听到之后就想要变强……我的思考开始混乱了。

    我吞吞吐吐地开口。

    「那个,这是为了拒绝而捏造的说词……其实我并没有真的这么想……」

    「我早就知道大概会是这么回事了。不过,因为我认为,想要站在尤蜜拉你身边的话,还是得要有一定程度的实力……」

    派翠克以看似悲伤的表情这么说。这个,也就是说,就是那么回事吧。就连我也能理解是什么意思。非得、非得说些什么不可……

    「欸,派翠克,我们来猜拳吧。」

    「啊?」

    「来,剪刀、石头、布。」

    虽然他一脸困惑,但还是老实地比出了手势。令人遗憾的是,结果是我获胜。

    「现在这是怎样?因为太暗,我看不出谁输谁赢啊。」

    「派翠克你赢了。猜拳是你比较强呢。看来我果然还是喜欢比自己强的人,所以,那个……」

    (插图014)

    派翠克,现在这句话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拜托,希望你能够感受到我的心意。

    「尤蜜拉。」

    派翠克把双手搭到我的肩膀上──

    派翠克啊,你说这里暗到连我的表情都看不见,应该是骗人的吧?因为,你明明就正确掌握到了我嘴唇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