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隐藏头目,面对魔王
    我升上王家学园三年级之后不久就传来了「发现魔物集团正往这个国家移动」的消息。看来正如同游戏的剧情,以及王族所继承的情报一样,遭到封印的魔王成功复活了吧。

    驻留在魔王城所在方向,包含国军与贵族军的联军,这时可能正在设法对应魔物大军吧。派翠克应该也以边境伯军一员的身分参战了才是。

    我们这组负责讨伐魔王的精锐部队则是坐在琉的背上,朝著魔物涌来的方向前进。

    我也是难得的全副武装姿态……话是这么说,不过其实也只是带上了平常不会带出门的暗属性长剑而已。毕竟是在地下城费了不少工夫才拿到的东西,放著不用未免太浪费了。

    另外四个人也都穿著不错的装备。威廉的双手剑,看起来比我过去砸坏的那把更加坚固,艾德温王子的剑,还有奥斯华的法杖,好像也都是在游戏最后段看过的物品。

    关键人物亚莉西雅也难得在腰间挂上了剑。由于那把剑不论是剑鞘或剑柄都用布包著,无从判断究竟是什么样的剑。因为她专心使用光魔法会比较强,所以应该不会有机会拔剑吧。

    这样的亚莉西雅,在我背后脸色苍白地发出惊叫。

    「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放心吧,亚莉西雅,我们会陪著你。」

    亚莉西雅似乎想起了我陪她练功升级时留下的心灵创伤,王子等三人急忙鼓励她。不过,他们三个的表情好像也不怎么轻松。可能是不想在喜欢的女生面前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吧。

    在学园时的亚莉西雅,跟三个攻略对象的感情都相当好。即使是旁观者也很容易就能看出,他们全都对亚莉西雅十分专情。

    「那么,结果亚莉西雅同学最喜欢的到底是谁呢?」

    「这是该在这种时候提起的话题吗!」

    虽然艾德温王子如此怒吼,不过,这话由一个正从亚莉西雅背后紧紧搂著她的人来说,其实完全没有说服力。虽然王子跟我之间的芥蒂已经烟消云散,不过他似乎依然喜欢著亚莉西雅。

    真是的,满脑子谈情说爱的人就是这样……我自己也没资格这么说就是了。

    「琉,拜托你在那处没有树木的地方降落喔。」

    据说魔王能够操控魔物。虽然琉的样子现在还看不出有任何异常,但是,那份力量说不定对琉也有效。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事前讨论过,决定采取「先在离魔王城稍远的地方降落,然后徒步走过去」的对策。

    「你到派翠克那边去吧。要避免把魔物跟人搞混,不可以对人类发动攻击喔。」

    等大家都下来之后,我让琉去支援面对魔物大军的联军。虽然有点担心它会跟其他魔物一起受到攻击,不过应该没人伤得了琉吧。

    琉「嘎呜」地吼了一声,带著有点担心我的模样逐渐远去。

    在由我带头的情况下,我们在森林中朝著魔王城的方向迈开脚步。我抱著一路上不打算参与任何交谈,默默担任斥候的想法。

    但是,亚莉西雅加快脚步,来到了我的身旁。

    「尤蜜拉同学,抱歉过去对你那样。我知道自己说了不少很过分的话,不过接下来还是必须携手合作才可以……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她没事吧?是不是吃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啦?

    至今为止都一直敌视我的亚莉西雅,怎么到现在才突然说这种话?或许是想到要与魔王战斗而开始觉得害怕之类的吧。

    「啊,嗯,彼此都加油吧。」

    因为我并不怎么信任她,所以这种不太起劲的回应也是无可厚非的吧。

    亚莉西雅说完之后就退回后方集团了。只求她在面对魔王时能够别来碍事就好。就算是亚莉西雅也不可能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吧。

    在森林中走了一小段时间后,逐渐看见了石造的古城。一路上没有遭遇任何魔物,可能都去进攻王国了吧。

    「可以看得见了,那就是魔王城吧……说起来,为什么在这么偏僻的地方会有城堡呢?」

    「这座森林跟附近一带,听说原本是颇大的贵族领地。现在好像是因为受到魔王的影响才变得没人出入的样子。」

    对于我随口提起的疑问,艾德温王子做出了答覆。我还是头一次听到那座城堡原本是领主宅邸的事。虽然我读了不少跟魔王有关的书,但完全没有看过这类记载。

    搞不好是只有王室成员才知道的情报吧。王子还是老样子,不小心就会泄漏机密情报。

    艾德温王子开口呼唤众人。

    「好,我们上吧。」

    「魔王就在那座城里吧?只要直接消灭掉整座城堡,问题不是就解决了吗?」

    大可不必特地老老实实地踏入敌人的领域。如果能从远距离单方面进行攻击,应该会是最好的办法吧。

    「……不能这样吧。我想想,这样会无法确认魔王是不是真的死了。」

    王子以听来像是刚刚才想到的理由表示反对……也对,不过其实我也相当在意魔王的真实身分,所以决定要潜入城堡。

    「那么,我们这就进城吧。请大家跟在我的后面行动喔。」

    为了进入魔王城,我把手伸向大门。多半长久以来始终保持关闭状态的巨大门扉,随著刺耳的「叽」声而开启了。

    城内相当昏暗,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在游戏中,城内明明就有著多到数不清的魔物,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路上也是一样,总觉得像是有什么坏事即将发生的预兆。

    我要是能跟魔王正面对决的话,应该不会落败吧。唯一需要害怕的是偷袭。要是毫无提防就挨到最高级的魔法,或者是要害受到攻击,即使是我也不可能毫发无伤。

    另外四人都跟在我身后不远处。如果遭受来自后方的偷袭,虽然我会尽可能努力挽救,但是,最糟的时候还是只能选择舍弃他们了吧。

    我注意四周的声音与气息,聚精会神到了连后方四个人发出的些微声响都会觉得吵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亚莉西雅咏唱咒文的声音。

    「神圣赋予!」

    附加光属性的魔法?害我吓了一跳。虽然事先上好强化不是坏事,不过还是希望她能先说一声。

    我本来差点就要转头对她发牢骚,不过转念一想,觉得现在还是先集中精神留意前方要紧。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自己的胸前冒出了半截闪耀著光芒的剑刃。这把剑我有印象,其实就是我自己在巴里厄斯的地下城中获得的光属性长剑。

    这把甚至连剑柄都不让我碰的剑,记得是用布包著之后带回来卖掉了吧。与其说是光属性,不如说是专克暗属性的这把剑,如果再获得附加光属性的魔法强化,对暗属性能够发挥多惊人的效果,完全无法估计。

    等到理解自己遭受来自背后的攻击时,我的意识也已经逐渐变得模糊了。

    ◆ ◆ ◆

    突然出现在巴尔夏恩王国的魔物大军,笔直朝著王都的方向前进。一旦让魔物们成功入侵,不只是王都而已,全国各地想必都会受到严重损害吧。

    阿修巴顿边境伯军也参加了为阻止魔物侵入而组成的联军。由于还必须考虑到其他国家趁著这次混乱派兵侵略的可能性,所以并未派出太多兵力,边境伯本人也没有参战。

    采少数精锐编制的边境伯军,在联军中是表现最为优异的部队。虽然镇守国境的边境伯军向以训练精良闻名,不过理由并不只如此。

    「第三小队,退后三步!设置土墙!第二小队跟第一小队换班!下去休息!」

    率领边境伯军的年轻指挥官,一边以风魔法发布指示,一边以土魔法建构阵地,同时更在第一线英勇奋战。

    久经战阵的副官以冷静沉著的声音开口。

    「二少爷,你投入太多精神了。这样撑不到战斗结束的喔。」

    「我也不小了,可以不要再叫我二少爷了吗?」

    「喔哟,那么是否应当改口称呼您派翠克大人?」

    「别这样,害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啦,我也稍微退后一点吧。」

    有著多年交情的两人边说笑边后退。魔物群的攻势刚好也在这时变弱。我还是不如身经百战的他啊──了解到自己还有待磨练的派翠克,内心有股懊悔。

    「话说回来,没想到二少爷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了。这样应该也能参加讨伐魔王的行列了吧。」

    「是啊,果然还是该跟去的。不知道尤蜜拉现在怎么样……」

    「啊,二少爷心仪的人吗?没想到你会比大公子更早找到对象哪。」

    哥哥的称呼是公子,自己却是少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派翠克感到疑惑,不过并没有实际问出口。

    为了稍事休息,派翠克退到战线后方。

    当他跟其他士兵一起配著水咽下少许口粮时,听到来自远方的喊叫声。

    「巨龙!巨龙出现了!」

    听到最强魔物的名号,周围众人顿时露出胆怯神色。虽然连副官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派翠克依然十分冷静。他甚至看都没看巨龙出现的方向,专心擦拭沾在剑上的血。

    「啧,没想到会遇上巨龙。这下得要做好多少会有牺牲的心理准备了哪。」

    「冷静点,来的是黑色的巨龙吧。那是我们这边的,名字叫做琉──」

    「是红色的喔。」

    「咦?」

    派翠克这时才终于让视线离开了手边的剑。他放眼看去,发现一头火属性的巨龙正在大肆破坏。对于来自空中的龙焰,虽然魔法师还能抵挡,但也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我去对付!巨龙以外的就交给你了!」

    派翠克冲了出去。他以魔法让地面隆起成为踏台,更进一步以魔法卷起强风,帮助自己飞上空中。

    「居高临下!」

    跳到半空中的派翠克,看准巨龙头部一剑劈下。

    巨龙就此坠落,虽然士兵们围上去准备继续追击,不过巨龙早已断气。派翠克轻飘飘地著地。

    年轻英雄的诞生,引起了巨大的欢呼声。派翠克松了一口气,庆幸没有因为自己慢了一步而造成伤亡。

    「这次是翼龙!大群翼龙来袭!」

    听到喊声再次响起,派翠克随即准备迎战。

    翼龙是外型和巨龙类似,具备飞行能力的魔物。相较于巨龙,不论是体型大小或强度都逊色许多。

    然而也就只是「跟巨龙比起来比较弱」而已,翼龙依然拥有颇为优秀的战斗能力。强大的飞行能力也相当棘手。

    派翠克望向远方天空,单是视野范围内就已经发现了数十头翼龙的身影。

    「弓箭射不到,魔法师的人数不够,只凭我一个人很难应付所有翼龙……」

    不论面对多少头翼龙,派翠克都有把握取胜。但是,数量多成这样的话,势必会出现漏网之鱼。

    派翠克无法想像,如果让漏网的翼龙飞向王都,究竟会导致多么严重的损害。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派翠克这么想,狠狠地瞪著依然持续逼近的大群翼龙。

    下个瞬间,比翼龙群所在位置更高的天空之中,降下了一股黑色的魔力奔流。

    暗属性的奔流吞噬了翼龙群,让它们尸骨无存。

    从空中翩然降临的是,一头全身漆黑的巨龙。将翼龙群彻底消灭的,正是这头巨龙的龙焰。

    暗属性巨龙的体型之巨大,方才的那头巨龙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爪子跟牙齿,看来也比任何名剑都要来得更加锐利。它嘴角溢出的魔力极为强大,一方面让人觉得恐怖、狰狞,不过同时也有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虽然翼龙群的问题解决了,但是接下来得要面对那头巨龙──想到这里,士兵们不禁因为恐惧而开始发抖。

    相对地,派翠克则是以放下心的表情开口说话。

    「得救了,好在琉你赶来了。大家冷静点!那头巨龙是友军!」

    正如派翠克所说,琉没有要攻击人类的样子,就只是对魔物群喷出龙焰。

    琉慢慢地降落在派翠克身边,周遭的士兵们则是保持距离观望。

    「谢谢,得救了。会飞的魔物就拜托琉你对付了。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就一起去接尤蜜拉吧。」

    派翠克边说边抚摸琉的鼻头。琉发出彷佛在说「知道了」的嘎呜吼声,再次展翼飞上天空。

    因为琉的参战,让防卫战的战况开始有了余裕。在派翠克身旁的副官开口说话。

    「你竟然已经能独自打倒巨龙了……拜托千万要告诉我怎么变得这么强的秘诀。」

    「首先要戴上成长护符,然后在地下城里吹响唤魔笛。」

    「等一下,这种脑袋不正常的事,怎么可能有人会……对不起,莫非那位小姐就是这么做的?」

    「不用道歉,因为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尤蜜拉式练功升级法的异常程度,让副官说话时脸色发白。

    「二少爷,你该不会现在还戴著成长护符吧?」

    「现在戴著的是守护护符,因为我跟她约好了。」

    「这样就好,因为只要有守护护符的话就能防止即死攻击。竟然没戴这个,那位小姐实在是太夸张了。」

    「……也要遭遇即死状况才有意义。对尤蜜拉来说,她或许不需要守护护符哪。」

    派翠克无法想像尤蜜拉因守护护符而幸免于难的场面。如果是她的话,想必能够及时守住要害,然后以治疗魔法迅速重整态势──除非是在完全没有提防的状况下遭受以弱点属性攻击发动的奇袭。

    「弱点属性啊……」

    不快的想像掠过脑海后,派翠克边思考边注视著尤蜜拉所在的方向。毕竟尤蜜拉并不是无敌的,遭受刺客攻击却毫发无伤,单纯就只是因为等级差距过大的关系。如果受到拿著强力武器的高等级人物攻击,当然还是会受伤。

    派翠克握紧胸口的护符,如此喃喃自语。

    「尤蜜拉,拜托你千万要平安回来。」

    ◆ ◆ ◆

    「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一定要在这里先把那个人杀掉才行!」

    「尤蜜拉小姐根本没做任何坏事吧!为什么你们还要如此敌视她!」

    歇斯底里的喊叫声让我醒了过来。对喔,我被亚莉西雅从后面刺了一剑。

    依然躺在地上的我,努力压抑住痛苦的呻吟,同时施展治疗魔法。

    治好伤势的我一站起来,挂在胸前的护符也随之晃动。那个护符既不是陪伴我相当长时间的成长护符,也不是武术大会的奖品,能够强化暗魔法的护符。

    其实是派翠克送的守护护符。我们彼此约定,两人都要戴著这个护符。派翠克,谢谢你,托你的福,我得救啰。

    看起来,艾德温王子似乎与另外三个人发生了争执。我开口对他们说话。

    「一般来说,这种事应该都是等打倒魔王之后才会做的吧。」

    「怎么会!你为什么还活著……?」

    「你们现在应该也都戴著吧?就是守护护符啊。那么,可以麻烦你说明背刺我的理由吧?」

    「都、都是你的错……魔王明明应该是要由光属性的我来打倒的……」

    谁能接受自己因为这种理由就险些遭到杀害啊。何况,我根本无意宣扬讨伐魔王的功劳。

    「要是跟魔王战斗时又有人从背后偷袭就麻烦了,把她绑起来之类的应该还可以接受吧?」

    我如此询问站在自己身旁的艾德温王子。

    「拜托你再等一下,让我来说服她。」

    虽然王子这么说,不过我觉得情势已经到了无可忍让的地步。我没办法在背对他们的情况下与魔王交战。

    艾德温王子开始说服站在我对面的亚莉西雅等三人。

    「亚莉西雅,请你不要这样。温柔善良的你应该可以了解吧,我们不该毫无根据就歧视黑发。」

    「不行,不能让那个人活下去!」

    「威尔!你不喜欢不合理的事吧?」

    「艾德,你到底怎么啦?你以前不是也很讨厌那家伙的吗?」

    「奥兹,平常总是很冷静的你,现在是怎么了!」

    「我现在依然很冷静喔。对王国来说,打倒魔王之后,她就是下一个危险人物。最好趁现在加以排除。」

    「艾德温殿下,想说服他们多半是不可能的吧。而且这里又是敌阵,请您放弃吧。臣女现在就让他们无法行动。」

    亚莉西雅她们就交给法律去制裁吧。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我不想让这种人弄脏自己的手。

    当国家面临危机时却还自相残杀,相信国王陛下也会给予合情合理的惩处吧。搞不好他们今后得要过著终生不见天日的生活。

    「无法行动?虽然你似乎靠护符捡回了一条命,不过,难道你以为敌得过现在的我们吗?」

    边这么说边拔剑的莽夫威廉,一副充满自信的样子。那股自信究竟是哪来的啊?

    「我们的等级合计达到120,也就是说比你还要强。」

    奥斯华用手指顶起了眼镜。不是,这个理论说不通吧。

    虽然我早就知道,不过,他真的就只是戴著眼镜装酷而已,头脑其实不怎么好。

    假设他的想法没错,那就表示我的战斗力等同于99个一级的人。人数甚至连一百人都不到的等级一集团,不可能打得赢魔王吧。

    话说回来,原来你们平均每人就只有40级啊,比派翠克都还要弱很多喔。

    「艾德同学,拜托,请你过来我们这边吧。」

    亚莉西雅对艾德温王子如此倾诉。她那副以水汪汪大眼睛仰望的姿态,让我产生了「她就是用这一招让三个男人神魂颠倒的吧」的感叹。

    「你以为正面挑战我会有胜算吗?就是因为没有自信才会从背后偷袭的吧?还请殿下先退开,臣女不会对他们下杀手的。」

    我刚往前踏出一步,亚莉西雅等人就随之退后一步,摆出了准备应战的架势。她们果然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正当我为了要封锁他们行动而准备施展魔法时──

    突然感觉到周围充满了熟悉的暗属性魔力。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就还没使出魔法啊。

    「唔!殿下,快退开!」

    「你、你做什么!」

    我拎起艾德温王子的衣领,拉著他一起往后跳开。就在这个瞬间,我们原本所处的空间也已经被封闭于黑暗之中了。

    「这是……」

    这个魔法是暗属性的最高级魔法「黑洞术」。在游戏里只有两个敌人会用这个魔法,一个是身为隐藏头目的我,另一个就是身为最后头目的……

    「哼哼哼,身处敌阵竟然还在内哄,人类果然十分愚蠢。不,应当说巴尔夏恩王国的人就是蠢吧。这么说也不尽然正确,说巴尔夏恩王族蠢应该更为贴切。感谢两位,让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三个人。」

    被挖出圆球形痕迹的魔王城走廊上,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盔甲的男人。对了,这里是他的城堡。

    「……魔王。」

    「原来如此,现在的人是这样称呼我的吗?」

    低声说著听似饶富深意话语的魔王,外观跟游戏中一模一样。全身上下都受到漆黑的盔甲所包覆,唯一能够知道的,大概就只有性别是男性而已吧。他戴著包住整个头部的头盔,连脸都看不见。

    「艾德温殿下,请您退后。」

    「哦,那个男的是巴尔夏恩王族的人吗?可别以为自己能够死得痛快喔。」

    我一让王子退后,魔王就发出充满怨恨的声音。看来,他对王族怀著非比寻常的憎恨。在游戏里,魔王就曾经吐露过对人类、王国的不满,即使换成现实,似乎也是如此。他的怨恨,是不是还有什么游戏中没有提到的理由呢?

    我拔出腰间长剑,准备迎战魔王。为了便于施展魔法,我用单手拿著暗属性的黑剑。

    就在我寻找出手的时机时,魔王先开口说话了。

    「喂,你这家伙叫什么名字?」

    「尤蜜拉•多克尼斯。」

    「多克尼斯……没听过哪,新兴的贵族吗?不对,从建国开始延续到现在的家系应该也不多吧。那么,尤蜜拉•多克尼斯,你有意舍弃邪恶的巴尔夏恩王国,加入我这方吗?」

    喔喔,对方提出了老套的询问。是不是要分给我半个世界呢?

    「我拒绝,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为什么魔王只尝试拉拢我?只是单纯想藉由招揽我来增强己方的战力,或者是──

    「救、救命啊……」

    从魔王身后传来了彷佛随时会消失的微弱声音。声音来自魔王城的地面,因为那个位置被魔法挖掉一块,对我来说变成了死角。

    「唔,竟然还活著吗?」

    魔王转过身,拎起了倒在地上,遍体鳞伤的亚莉西雅。

    原来如此,她们也都戴著守护护符。看样子,即使受到直接削除空间本身的最高级魔法攻击,那个护符依然可以保住一次性命的样子。

    让我免于一死的护符,同样也救了她的性命。虽然威廉跟奥斯华应该也都还活著,不过,或许是昏过去了吧,听不到任何声音。不论实情究竟如何,没有治疗手段的他们,肯定是身负重伤的状态吧。

    「亚莉西雅!」

    因为艾德温王子看来打算朝魔王冲过去,所以我抓住衣领让他停了下来。

    魔王保持抓著亚莉西雅手臂把她拉起来的状态,就这样转回身体,重新面对我们。

    「虽然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在耳里,不过,你们两个还不能断言,但躺在这里的三个人都是垃圾,这点倒是十分容易了解。巴尔夏恩的王子,你何以如此关心这家伙?身处敌阵还刺杀队友的愚蠢之徒,大可直接弃之不顾。」

    「亚莉西雅的确做出了无可饶恕的行为。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还是爱著她。」

    「无趣至极,爱有什么意义?为了自身利益,人就连深爱的对象都能背叛。」

    「没有这回事,我不会背叛自己心爱的人。」

    「那么,只要你能袖手旁观这个叫什么亚莉西雅的女人就此丧命,我也愿意引颈就戮。如此一来,巴尔夏恩王国就能脱离魔物的威胁了吧。儿女私情跟国家利益,你要选哪一个?」

    「这……国家跟个人怎么能相提并论,何况也没有任何保证魔王你一定会遵守约定……」

    落入魔王之手的亚莉西雅,看到艾德温王子进退两难的反应后方寸大乱。

    「艾德同学!我不想死!救救我啊!」

    「给我安静点。不,也问问你这个叫亚莉西雅的家伙好了。你自己、王子跟国家,这三者之中只有一个能得救。好啦,做出选择吧。」

    魔王把脸凑近亚莉西雅,凶狠地瞪视她。可能是忍受不了恐怖的压力吧,亚莉西雅宛如大叫般回答。

    「拜、拜托饶我一命!」

    「巴尔夏恩的王子,这下看清楚了吧。所谓的人,就是这么回事。」

    「怎么会……」

    听到亚莉西雅不顾一切拚命求饶之后,艾德温王子陷入怅然若失的状态。

    根据王子的说法,亚莉西雅其实是个温柔善良的少女,就只有在面对我的时候会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

    这点我可以理解。她原本真的该是足以胜任游戏主角的人物。

    然而,现实跟游戏剧情的发展有了出入。本来应该要在学园的一、二年级期间内克服种种困难的她,却在始终没有完成那些事件的情况下迎接了这个时刻。

    我想,这就是亚莉西雅的心灵依然相当脆弱的理由。

    「无妨,我也只是想知道该从谁开始杀起而已。」

    「亚莉西雅!」

    魔王说完之后就掐住了亚莉西雅的脖子。她发出苦闷的声音。

    虽然艾德温王子再次作势冲上,不过魔王的行动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应该一出手就能杀掉亚莉西雅,但却慢慢地掐紧她的脖子。简直就像是在刻意表演给我们看一样。

    「把人推飞的紧急避难!」

    我站到艾德温王子身前,把他朝后方推飞了出去。在此同时,魔王对我使出了魔法。我也在最后关头施展魔法,抵销了魔王的攻击。

    虽然冲势因此稍微变慢,不过我还是继续往前跑,来到了魔王身前。

    「唔,速度还真快。」

    「影枪术。」

    一根长枪从魔王的影子中刺出。魔王拿亚莉西雅当盾,挡下了这一枪。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什么……治疗魔法吗!」

    亚莉西雅早就用不至于会被魔王发觉的方式慢慢帮她自己疗伤了。虽然挨了一发我的影枪术,不过她对暗属性有著非常优秀的耐性。对于我在不使魔王起疑程度下稍微压低威力的攻击魔法,她平安承受住了。

    物理攻击才是真正目的,我的一记踢腿正中魔王的头盔。

    「唔!」

    「那么,人质就要请你交还给我啰。」

    魔王踉跄后退时放开了亚莉西雅。对于亚莉西雅以及昏倒在地的威廉、奥斯华三人,我陆续把他们拋向后方。我有点担心,不知道摔落地面时的冲击会不会刚好要了他们的命。

    「唉,要是王子刚才没往前冲,其实还可以更轻松一点。」

    王子好像也因为紧急避难的冲击而昏了过去,完全听不到后方传来有人在动的声音。应该都还活著吧?

    「感觉不出来你对王族有什么敬意哪……真的不打算投靠我这方吗?」

    「没有这个打算。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只会劝说我背叛呢?」

    「因为……」

    虽然魔王看似要回答问题,但是我感受到有魔法即将发动。目标应该不是我,而是位在后方的那四个人吧。没让派翠克来果然是对的。

    魔王果然朝著我的后方使出魔法。虽然我持续抵销攻击,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应该还是只能贴身肉搏吧。

    我宛如炮弹般飞快冲向前方,一剑砍向魔王。锁定魔王首级挥出的这一剑,有了砍到东西的感觉。

    「实在太快了,唯有你格外强悍哪。」

    「咦,我本来还以为砍中了。」

    往后跳开的魔王,看来毫发无伤。怪了,我明明觉得砍到东西了啊。

    下个瞬间,魔王戴著的头盔碎裂四散。

    从中出现的魔王容貌是……

    「我?」

    不,不对,是个男人。但是,眼前的确有个黑发、黑眼,一副扑克脸,就连长相都跟我非常神似的男人。甚至好像连整体气氛都差不多。

    「的确很像哪,看到你的时候,我相当惊讶。我本身应该没有子孙才是,或许是什么远亲吧。」

    原来魔王是人类吗?或者该说曾经是人类吧。

    「之所以会跟我谈背叛,应该不会只是因为外表相似这个理由而已吧?」

    「黑发的你,在这个国家,不,这个世界之中,日子想必都不好过吧?到现在为止也遇过不少不公道的事吧?憎恨世界、怨恨国家、厌恶人类,让我等两人共同来毁掉一切吧。」

    魔王说话时的表情充满邪气,满溢而出的憎恶染浊了他的眼神。

    (插图015)

    跟我一样表情缺少变化的他,透露出了如此深刻的憎恨。他的内心之中,到底纠结著多么强大的恨意?

    「到现在为止,我的确遭遇了许多不公道的事,日子不怎么好过。不过我抱持的感情不是憎恶而是随缘、逆来顺受。虽然有过无数次觉得乾脆一走了之的想法,但是,期望世界灭亡、国家毁灭、他人死亡的念头倒是从来不曾有过。」

    不曾有过……应该是吧。希望没有,因为我真的有办法加以实现的关系。

    「为什么你能……横竖最后还是会遭到背叛。关于这个国家建立的经过,历史是怎么记载的?」

    「勇者跟圣女封印了魔王,建立了国家。」

    魔王的秘密,跟建国的经过有关吗?

    「哼哈哈哈哈哈,勇者跟圣女吗?那群世俗之辈。」

    「世俗之辈?」

    「说起来,难道你不曾怀疑过吗?在人称魔王的我出现之前,应该就已经有国家存在了吧?」

    这件事确实曾经让我感到在意而做过调查,但就是找不到任何记载著建国之前历史的书籍。当时是以「因为与魔王战争的战火而佚失了」来说服自己……

    「在巴尔夏恩王国成立之前,这一带都处于群雄割据的战国时代。在战争中连战皆捷,建立国家的人物,正是巴尔夏恩的第一代国王。他有两名优秀的部下,分别擅于使用光魔法跟暗魔法。」

    「难道……」

    所谓的两名部下,一个是人称圣女的第一代王妃,另一个难道就是……

    「正是如此。我曾经为巴尔夏恩王效命,对他尊敬又崇拜。自认忠心无比。因为,他接纳了当时就已经被人们视为不吉象徵,一头黑发的我。」

    魔王宣称他曾经是第一代国王的忠臣。然而,在这之后,他却背叛了国家。

    「但是,国家一安定下来,我就被赶到这个偏远地方上任。国王畏惧我的力量。不,其实他从一开始就只是想利用我的力量而已。内心之中肯定还是相当忌讳黑发与暗魔法吧。」

    谈起往事的他,表情意外地祥和,简直就像是在缅怀过去一样。

    「……所以你就举兵谋反了吗?」

    「哪有这种事!」

    魔王的表情突然变得充满愤怒。

    「绝对没有这种事。我本来也觉得无可厚非,毕竟国王有著如假包换的爱民之心,我认为这样就足够了。就此听人们谈论国王的事迹,在这个偏远之地度过余生,或许也不错。」

    但是,这个愿望多半没能实现吧。而且,首先采取什么行动的人也不是他。

    「然而,国王却举兵进攻了。我也提出过『我本来就没有兵力,不管要把我个人调往多么艰困的战场都无所谓,恳请停止攻击』的请愿。」

    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他不采取反击,既然没胜算,为什么不选择逃走。多半是因为他跟我不一样,对这个国家非常地……

    「我曾经非常喜欢这个国家,也很爱这里的国民。但是,我遭到了背叛。不只是对国王放出的谣言照单全收的领民,就连原本信任的部属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非常喜欢、曾经深深爱过,当这份感情翻转过来的时候才会变成无比惊人的憎恶吧。

    「于是,我杀光所有人,毁掉了一切。当我注意到的时候,发现自己连魔物都能操控了。虽然我本来十分厌恶会对国家、对人民造成威胁的魔物,但就连魔物都加以利用了。」

    我不清楚魔王的故事经过,只知道故事的结局。

    「然而,我输了。他们逃避直接对决,用古代的秘术将我封印,直到现在。听过这些事之后,你还坚持要站在巴尔夏恩王国那边吗?」

    「关于你的遭遇,我认为完全是第一代国王的错。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倒在那边的几个人也同样无意接纳你吧?」

    「也对啦,在讨厌我的人之中,他们算是程度最严重的……国王陛下跟王子殿下就不至于如此喔?」

    「不过就只是考虑到我的复活而用甜言蜜语讨好你而已。即使成功杀掉我而回国,你多半也不会有容身之地吧。」

    听过魔王的话之后,我现在总算了解国王陛下之前说的「第二个魔王」是什么意思了。同时也懂了「你还是不知道魔王的真相比较好」这句话的含意。

    「我希望能够消除人们对黑发的歧视。这也是为了其他日后诞生的黑发小孩们。」

    所以,我不能成为人类之敌。这样只会让大家对黑发的歧视变得更加严重而已。

    「听到我这么说之后,国王陛下表示,即使只是为了不让第二个魔王诞生,依然会为我加油。虽然是推测,不过,在王族口耳相传的故事之中,你应该是被当成反派了吧。但是,陛下很可能已经发觉,你其实并没有谋反。了解到魔王只是因歧视、偏见而诞生的存在。」

    我多半有可能成为货真价实的魔王吧。而且还会是比此刻就在眼前的这个人更加强大、恐怖许多的魔王。

    「人心是善变的,即使现在可以接受,几十年之后未必依然如此。」

    「那时我会选择逃走。不管是要逃往国外或逃离这座大陆都无所谓。虽然可能还是有人能够杀掉我或是将我封印,不过,就像你现在看到的一样……」

    我说话时伸手指向多半在历史之中也算得上是光魔法顶级高手的亚莉西雅。再怎么说都不会再有第二次大意了。只要毁掉那把光属性的剑,应该就不可能杀掉我了吧。

    听到我这些话,魔王愤怒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

    「该怎么说呢,你这家伙有点冷淡哪。没有心爱的对象吗?」

    怎么会突然提起这种话题!?我可不想跟魔王聊恋爱八卦。

    陷入动摇的我,有点吞吞吐吐地回答。

    「有、有啊……」

    「倘若那个男人背叛你,到时你打算怎么办?」

    我明明没说过自己爱的对象是男人。不过,确实是男的没错。

    如果派翠克背叛的话?我想自己还是会选择逃走吧。因为不想伤害他,此外也是不希望因为伤害他而让自己感到不好受。

    「我想……到时应该会逃走吧。如果他因为背叛我而能获得幸福的话,我也愿意接受。」

    「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看到她跟国王感情融洽的模样,觉得这样也无妨。对于第二次背叛就没办法继续这么想了。」

    或许魔王跟第一代王妃曾经是情侣吧。即使情人被主公抢走,依然愿意为对方效命,这个人的忠诚心确实非常惊人。

    「我还有『逃跑』这个选项,但是你没有。我们之间的差异,应该就只有这个吧。」

    换个说法就是「魔王有面对的勇气,但是我没有」。

    「逃跑吗……的确从来没有想过哪。倘若我逃跑,历史可能就会变得截然不同了吧……」

    看著正在想像不同人生的他,我的战意变得越来越薄弱。或许正如派翠克所说,我是个无药可救的滥好人。

    「要不要试试看从现在开始逃跑?我会回报说魔王已死,你就逃到某个遥远的地──」

    「既然都已经做出这种事了,怎么还可能逃跑。我认为你想要消灭歧视的理念十分崇高,然而,这个国家还是应当毁灭。」

    我劝说逃跑的话语被打断了。看来他选择面对的心态也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当两个人没办法透过对话取得共识时,最后就只有一条路可走──进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殊死决战。

    「……我知道了。看来唯有一战了吧。」

    这句话一出口,我跟魔王就重新展开战斗。

    我们同时往后跳开,从远距离以魔法互轰。虽然我这边不管是威力或攻击频率都比较高,但是,为了避免躺在后面的四个人遭到流弹波及,对于魔王的所有攻击都必须迎击,设法加以抵销。

    远距离战果然还是对我不利吧──我怀著这种想法,打算改打肉搏战,但是魔王却朝著我脚边发出连地面一并破坏的攻击。

    看到我跳起来闪躲,魔王露出狡猾的笑容。他多半以为我在空中无法自由行动吧。不过,很遗憾,空中机动其实是我的拿手好戏。

    我朝后方喷射魔力,迅速逼近魔王。魔王因为我的速度而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但是为时已晚。

    「我赢了。」

    我的斩击砍飞了魔王的右臂,跟著就将剑挥向他的脖子。

    就这样直接把头砍下来吧──虽然这么想,但我的手却停了下来。剑尖在非常接近魔王脖子的地方停住了。

    「……怎么啦?快动手啊。」

    「你真的没有想逃跑的……」

    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原因或许是听了他方才那番话吧。陛下的建言非常贴切。

    「少废话!你能拥有如此实力,想必杀了多不胜数的魔物吧?就跟它们一样,我也几乎与魔物无异了。」

    「不一样,你是人。」

    「或许你认为这么做是发自善意,不过,将来迟早会变成自讨苦吃。」

    他比我要来得坚强许多,比我要来得更有骨气。

    我也可以理解他的忠告。他的意思是,「无法杀人」会成为我的弱点。然而,即使如此,我也还是觉得就算一直这样下去也无所谓。

    我用力闭起眼睛,做了次深呼吸后再度睁开。

    「最后想再问一件事,请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因为你既不是魔物也不是魔王的关系。」

    他猛然睁大眼睛,然后露出像是感到无奈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

    这天,我第一次杀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