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在那之后大约一个月,我来到了人们过去称之为魔王城的地方。这处如同废墟的场所,依然维持著跟上次造访时一样的静谧。

    不过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诡异的气氛了。

    「应该就是这附近吧?我在这里从背后被噗兹地刺了一剑。」

    「对不起,要是我也能一起来就好了。」

    「派翠克你在防卫战之中表现得非常出色吧?这样不就很好了吗?」

    听说他甚至独自打倒了巨龙。虽然派翠克说那头巨龙的体型比琉小很多,而且也不怎么强,不过,我真的不希望他把野生的凶猛巨龙拿来跟温和又讨人喜欢的琉比较。

    「我还是无法接受只把他们关起来的处分哪。应该要更加──」

    「这件事我已经跟陛下有过很多讨论,你就别再说了。」

    关于亚莉西雅他们,对外宣布的是因为受伤而正在疗养,实际上则是一直被幽禁在王城的某处。

    公然惩处他们固然会造成许多问题,但也不可能让他们以「讨伐魔王的功臣」身分招摇过市。秘密处死也会让人良心不安。算了,其实我认为这样应该算得上是还可以接受的结果吧。

    「从合理角度来想,或许可以妥协,不过,尤蜜拉你又是怎么想的?不会对他们怀恨在心吗?」

    「唔~只有我跟殿下参加庆典的时候,确实有点怨恨他们。因为大家也会跑到我这边来的关系。」

    全国上下一心,举办了庆祝成功讨伐魔王的庆典。因为以魔王讨伐队成员身分参加庆典的人只有我跟艾德温王子,所以我这边也有许多贵族过来致贺。

    其中固然有些人表现出真挚的感激之意,不过也有不少人因为亚莉西雅她们不在场而怀疑是不是有什么隐情,让我从头到尾都无法安心。

    听到我的抱怨,派翠克露出像是傻眼的表情。典礼真的是既麻烦又辛苦的喔。

    「……既然尤蜜拉你自己都这么说了……然后呢?今天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我想建个墓。因为这件事其实跟派翠克你没有关系,对不起,害你专程陪我来。」

    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其实是为了要帮人们称为魔王的那个人做个坟墓。对于没能获得任何救赎的他,我能做的就只有凭吊而已。

    派翠克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陪伴著我。

    地点选在能够眺望整座城堡的小山丘,我没有依靠魔法,亲手挖出了一个坑洞,把他的遗物──坏掉的头盔──埋入其中。作业大致完成后,我闭上眼睛合掌膜拜。

    脑海中有许多事情盘旋不去,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是傍晚了。夕阳照耀著他的坟墓。

    「派翠克,人们称为魔王的那个人……」

    唯有派翠克,我希望告诉他真相,想让他知道我做了什么。但是,嘴巴却不听使唤。

    时间就在我说不出话的状态下流逝,换成派翠克开口了。

    「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大可不必勉强自己。」

    然后又是一段漫长的沉默。在我身后的他,现在脸上有著什么样的表情?

    我保持背对他的姿势,继续说了下去。我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是用什么样的声音在说话。

    「人们称为魔王的那个人,其实只是个普通人。会为别人著想、为别人烦恼、对人怀有怨恨的普通人。」

    「这样啊。」

    「所以,那个,我,把人给……」

    我杀了一个人──这句话始终说不出口。我承受不了这个事实,害怕遭到派翠克厌恶。不喜欢这个会担心遭到他讨厌的自己。

    泪水在不知不觉间涌出,让美丽的夕阳变得模糊。

    「我把他……」

    「我明白。即使你没说,我还是可以了解。」

    派翠克从后面紧紧抱住我,他的怀抱很温暖。

    「尤蜜拉你已经尽可能做到最好了──我是这么想的。不过,就算你犯了错,我也还是一样喜欢你,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嗯。」

    「我能说的就只有这样,没办法为你做什么。」

    「嗯,我懂。」

    对于人们称为魔王的那个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为他再多做些什么。我的行动,可能是最理想的做法,但也可能是最糟的决定。

    派翠克表示,不论这个行为是善是恶,他都愿意站在我这边。

    这件事,让我感到难以自制的喜悦。

    「谢谢,我今后也会努力的。」

    「也不要太努力喔。尤蜜拉你努力过头的时候总是没什么好事。」

    我一下子溜出了派翠克的怀抱。转身面对他的时候,他脸上已经带著一如往常的笑容。我自己应该也在笑才是,已经不要紧了。

    我接下来还有很多必须好好处理的事情。父母亲放著不管的领地,想必有著堆积如山的问题,人们嫌弃黑发的风气也得想办法解决。

    为了达成这些目标,什么是有必要的?我现在欠缺的又是什么?

    「……非得再变得更强一点不可。虽然等级已经无法继续提高,不过应该还可以锻炼新的能力吧。」

    「啊?」

    「例如让时间暂停之类的?如果有办法停止时间的话,应该就有很多场合能够应对得更巧妙一点了吧。」

    这其实不怎么难,因为并不需要真的使时间停止。

    让人们停止行动、阻止自然现象的活动、停止行星的运动,最后则是用手压住钟表的指针,这样就可以说是让时间停止了。

    啊,我觉得心情好像变得有点愉快了。

    「……看到尤蜜拉你恢复成平常的样子,我真的很高兴喔。」

    虽然他这么说,但脸上却找不出丝毫高兴的神色。难道派翠克是瞬间移动派的吗?不过,他看起来似乎也多少有些愉悦,这应该不是我的误解吧。

    「派翠克你不感兴趣吗?可以让时间、让大家的行动停下来喔。」

    「如果我可以停止时间的话,是不是连尤蜜拉你的动作也能停得下来?」

    「啊,这样我或许会觉得有点讨厌呢。还是把设定改成可以任意选择要停止的对象好了。」

    「那么,尤蜜拉,拜托你暂时不要乱动。」

    为什么──我还来不及反问,派翠克就从正面抱住了我。

    时间并没有停止,更不如说反而像是流动得更快了。因为心脏跳得如此激烈,所以时间的流速肯定变快了。

    我抬起自己埋在派翠克胸前的脸,和他四目交接。

    「派翠克。」

    「尤蜜拉。」

    光是这样叫著彼此的名字就让我觉得十分幸福。如果能够跟他走过相同的时光,即使没办法停止时间也──

    「尤蜜拉同学──!我发现了很漂亮的石头!希望能够送给你!」

    我飞快地溜出派翠克的怀抱,同时这么想──果然还是希望拥有可以暂停时间的能力。

    朝我们这边挥著手跑过来的人是艾蕾诺拉。

    我前去讨伐魔王的事让艾蕾诺拉非常担心。返回王都时,泫然欲泣的她扑上来抱住我,之后也一直紧跟在我身边。

    就连今天要来这里时,她也不听劝阻,说什么都要跟来。你该担心的人不是我,去担心王子啦。

    我在建造坟墓的时候,艾蕾诺拉应该都跟琉一起在某处嬉闹吧。她手上拿著一颗不知道在哪里发现的圆形石头。慢慢走在她身后的琉,散发出一种像是感到疲倦的气氛。对不起喔,肯定很辛苦吧。

    一直来到我们面前才停下脚步的艾蕾诺拉,举起手中的石头后开口这么说。

    「圆得很漂亮吧?我在那边发现的喔……咦?」

    以炫耀语气说著话的她,交互看向我跟派翠克,似乎察觉了什么。

    「啊!我稍微离远一点!两位请继续!」

    艾蕾诺拉跑向附近的树木,躲到了树后。不对,她把头探出来,盯著我们这边。

    我跟派翠克面面相觑。现在的气氛已经不适合继续刚才的事了。

    「艾蕾诺拉小姐,请您出来吧。我们要回去啰。」

    「我人不在这里!还请继续方才中断的行为!」

    依然从树后探出头的艾蕾诺拉,说话时脸上一副非常好奇的表情。

    真麻烦……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琉已经在我身边一下子躺倒,而且还闭起了眼睛。现在已经是好孩子睡觉觉的时间了。

    「琉,等一下再睡!这样会害我们回不去喔!啊,艾蕾诺拉小姐,您现在在吃什么呢……从地上捡的果实?请马上吐掉!……等一下,派翠克!你在笑什么啦!?」

    看到手忙脚乱的我,派翠克露出了似乎非常开心的笑容。

    我也忍不住跟著笑了出来。

    偶尔像这样吵吵闹闹的,或许也不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