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网译版 转自 深夜读书会

    图源:K

    翻译:为女儿的绘本寻求修图是不是搞错了什么?273连破修图战士?NO修图NO人生。为何无人记得我的修图?273张XT。没被小说队伍开除的翻译君,想要邂逅最强种的修图少年。我与修图君间的300张原稿。只要是为了女儿,就算273张修图我也能干掉。我的修图之路才刚刚开始。落地翻译修图传。修图已经找到了。

    审阅:我从没见过同时ntr两本书的人,以我在业界这么多年经验,机翻还是干不过大佬的。真不愧是我丈夫,做的菜就是好吃,不管西餐还是中餐,不管是像艾丝蒂尔那样只吃过一次的菜,还是像萌萌一样没见过的菜,都做得非常好吃!!!!动漫之家的评论我看到了,我才不是什么左右手。

    我,尤米埃拉·德克尼斯是乙女游戏里的恶役千金兼隐藏BOSS。当然,我比最终BOSS还强,还能使用强力的暗魔法。转生成那样的尤米埃拉,引爆了我的玩家之魂,怎么说呢,反正就是等级练过头了。

    我lv.99的事情在入学当初的等级测定上败露,因此被人们所恐惧,甚至有些人怀疑我是魔王。因为与生俱来的黑发与魔王颜色相同,黑色在这个国家是象征邪恶的颜色,导致怀疑愈演愈烈。

    解开游戏主角艾莉西娅和三个攻略对象对我是魔王的误解,真是花了好大力气。最终,能理解我只是人畜无害的一般人这件事的就只有爱德文王子一个,我甚至在快打魔王的时候被其他三个人杀掉。

    此外,我遭到了父母的暗杀,事后继承了伯爵的爵位……对我投来的杀意也未免太猛烈了吧?

    但也并非万事都那么糟糕。我亲手孵化了一颗龙蛋,得到了可爱的龙龙。然而最幸福的是,我遇到了对我说「喜欢你」的人。

    他名叫帕托黎克·阿什巴顿,此刻正在与魔物战斗。

    魔王复活的骚动圆满平息后过去了大约一年,我们两个来到地下沉的深层。王都近郊有两处地下城,一个等级低而另一个等级高。放眼整个学园,能与高难地下城中的怪正面交锋的人大概就只有帕托黎克。……然后就是我了。

    方才魔物犹如海啸蜂拥而至,被帕托黎克尽数消灭。帕托黎克气喘吁吁,说道

    「稍微帮帮忙不好吗?」

    「这可不行啊,帕托黎克。我已经顶级了,我打怪会浪费经验的」

    「这么庞大的数量,我一个人实在吃不消」

    「在我从后方来看,你完全游刃有余。你要更加极限地躲避攻击,用刚好能把怪打倒的极限攻击,不注意节能会导致升级效率降低喔」

    若是为了缩短时间的话,明明拿身体硬扛攻击都不在话下。但看帕托黎克的表情,显然是不能接受的态度。

    「因此负伤就本末倒置了吧」

    「所以我在啊!掉胳膊掉腿也能马上给你治好」

    我回忆那段不断受到伤害的童年。那时我还很弱小,断胳膊断腿再用回复魔法治疗的情况是家常便饭,只要保住脑袋基本总能搞定。搞不好其实连脑袋也能长出来。

    有我这个优秀的回复角色,他也应该开心才对……可是,他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对我说

    「下回我就一个人来吧。感觉跟你一起反而更危险」

    「下地下城,最糟糕的情况是会丧命的喔?我很替你担心啊,帕托黎克」

    「你是想让我活,还是想害死我?」

    当然是想让你活着啊。你是我最爱的恋人……咦?我和帕托黎克应该是恋人吧?

    我在最近学园生活的记忆中搜索,完全搜索不到和他做过任何符合恋人关系的事情。既没有海滩边相互泼水,也没有在约定的地方提前8小时碰面。

    吻是接过……接过?好像有?另外,约会之类的一次都没有过……。

    慢着,现在的情况算不算约会?一男一女一起出门,这根本就是约会啊。

    「我希望你长命百岁喔。然后还想要更多更多像现在这样和你约会」

    「不,这个绝对不是约会」

    他以对我叮嘱的语气一口咬定。在地下城寻求约会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没过多久,差不多该回去了,于是我们开始折返。

    我们一路往浅层走,魔物也随之变少,于是我们走在彼此身边开始闲聊。

    「今天大概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呢。毕业典礼也近了」

    「王都的秘密地下城也要毕业了吗」

    秘密地下城……哦,说来是有这么个俗称。挂「正式」名头的那边推荐等级实在太低,那边被当做秘密练级点无法令人信服。

    走在地下城昏暗的通道中,俄然一阵沉默。帕托黎克似乎在观察我的神情。

    「怎么了?」

    「没什么。以你的风格,我还以为你会提议挑战一下这里的BOSS作为纪念」

    「帕托黎克,不可以跟这里的BOSS打喔」

    「既然让你说到这个份上……有那么强吗?」

    如果我游戏的记忆没错,这个地下城除了靠近王都之外没有任何优势,而且BOSS可谓是个祸害。我超讨厌那个魔偶。

    「我说啊……那BOSS特别硬,经验值效率太低了」

    不论物理还是魔法都对那个魔偶效率低下,是个只会耗时间的怪。明明是只魔偶,却莫名其妙地掉落万能药elixir,而且那个回复道具根本不需要。反正到最后都派不上用场。

    然后我开始讲解这里的BOSS到底怎么个祸害法,可帕托黎克只却一个劲唉声叹气。

    「哎,本来还有点害怕,真是浪费感情啊。你确实是这样的家伙啊」

    这样的家伙是哪样的家伙?我刚准备问,通道对面传来动静。

    我们暂停对话,戒备着前方,但传来的不光是脚步声,还有喊声。看来是这个地下城里罕见地来了人。为了避免冲突,我们也喊过去。

    「你好,攻略地下城辛苦了」

    「……竟然有人,吓我一跳。我们是近卫骑士团的人,来此修炼」

    回应的是一个男性的声音,他们应该有两三个人。

    既然是骑士团的人就不用担心惹麻烦了,我们继续前进,靠近他们。

    转过一个弯之后,只见三名身着近卫骑士制服的佩剑男子。我向他们打招呼后,他们竟叫喊起来。

    「喔!出现了!」

    「咦?」

    什么出现了?我四下张望,但视野范围内只有帕托黎克。帕托黎克看到叫喊的骑士,也摆出狐疑的表情。随后,另一名骑士上前一步,对我行礼。

    「对不起。不曾想会在这里遇到人,一不注意多有冒犯。德克尼斯伯爵,您这是要回去吗?」

    「是的,我们正要出去。啊,40层附近的魔物已经猎光,暂时应该没得刷了」

    「哈哈哈,我们充其量到10层就差不多了」

    「是吗?那你们多加小心」

    一番没有隔阂的交流后,我们与骑士们分别。

    究竟看到了什么让他们如此惊讶?走了一会之后,我知道了答案。因级别提升而变得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三名骑士的对话。

    「没想到会遇到她啊。从黑暗中现身的时候,我还以为活不成了」

    「把王都天空染黑的就是那姑娘吧?信手一挥呼唤黑夜……太可怕了」

    「撞见的时候,我也吓坏了。都说她是操纵恶龙的恶魔,我看所言不虚。可是实际聊了聊,感觉挺普通的」

    「普通人能在这个地下城下到40层?跟她一起的是边境伯家的公子吧。真亏小伙子敢陪着她」

    「就是说啊……亲眼一见就明白了,果然魔王是她干掉的」

    「国家公布的是被王子讨伐的,所以这话可别在外面说啊」

    ……原来是看到我才胆战心惊啊。另外魔王战的真相也暴露了。

    我身旁的帕托黎克有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呢?让王国精锐的近卫骑士害怕了,让我有点害羞呢。

    「尤米埃拉,我和你交往绝不是勉为其难」

    他全都听到了。

    等等,你说不是勉为其难,那就是心甘情愿咯。什么嘛,这果然是约会嘛。

    「谢谢你,帕托黎克」

    ◆  ◆  ◆

    地下城的事情过去几天之后,巴鲁夏茵王国王立学园举办毕业典礼。

    学园长和爱德文王子的致辞我左耳进右耳出,典礼平安无事地结束。之后,典礼现场直接当做会场,开始立餐派对。这种活动,想走就能走对吧?

    学园宿舍的卧室还得收拾,后面马上就要绑起来了,哪有闲工夫享受派对。仔细一想,从来没有派对让我开心过。

    好了,我这就去找帕托黎克,跟他提议提前撤退吧。我四下张望,只见有个人正朝没人敢靠近的我这边走过来。她眼眶湿润,恨不得马上就要哭出来。

    「呜呜,要和尤米埃拉小姐道别了,本小姐好寂寞啊。我们……我们还能再见面吧?」

    「能的,能的,请您离我远点,艾伦诺拉大小姐」

    她是艾伦诺拉·修洛滋。我莫名其妙地被这只公爵千金喜欢上,挂着金钻头的她离我太近,近到随时可以抱上来。

    「下次什么时候可以见面?明天?后天?」

    「差不多吧,这几天我会留在王都的大宅里,见面应该没问题」

    「此话当真!?我一定要去拜访!」

    艾伦诺拉欢欣雀跃,然而又忽然好像发觉了什么,变回到悲伤的表情。

    「这几天能见面……莫非,尤米埃拉小姐要离开望都?」

    「没错,接下来我会回领地」

    我继承了父亲的伯爵爵位,已经是德克尼斯的领主。虽说之前因为学业的关系暂时全权交给代官打理,但今后我必须留在本地工作。

    我成为德克尼斯伯爵的事已众所周知,我想她也应该明白。

    「怎么会这样啊……啊!那你也要和帕托黎克公子分开了吗?」

    没错,之前在学院里每天都能见到帕托黎克,但以后就没办法轻易见面了。他老家阿什巴顿领位于德克尼斯领隔着王都的正对面。

    这件事,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从第一次见到他那时起,从被他表白的那时起,就已经明白了。虽然明白,但无法消除那份寂寞。

    「你们二位竟然要天各一方……现在哪还顾得上和我说话啊!赶快去找帕托黎克公子才是!」

    艾伦诺拉这么说着绕到我背后,用力把我往前推。我们之间力量相差悬殊,我纹丝不动。

    帕托黎克又不一定就在她指的方向,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旁边有人向我们搭腔。那声音毫无疑问就是他。果然方向弄错了。

    「尤米埃拉……和艾伦诺拉小姐吗。你们在干嘛」

    「啊,我们正要去找你」

    「哎呀!真是太好了呢,尤米埃拉小姐。这下本小姐就放心了,本小姐可不会阻碍人家的恋爱之路呢」

    艾伦诺拉露出明媚的笑容,朝着人多的那边快步离去。她混进人群之中又转过身来,兴致勃勃地观察我们。这还不算阻碍啊。

    被艾伦诺拉两眼放光地盯着,我们看了看彼此,苦笑出来。

    「哎,她多半觉得自己没被发现吧」

    「艾伦诺拉小姐还是老样子」

    我直直地凝视着帕托里克的脸。一想到暂时要和他分开,感觉自己也恍然理解刚才艾伦诺拉泫然欲泣的心情。

    然而,帕托黎克面对这悲伤之事,态度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要不要去拿点喝的?」

    「不,我不需要」

    「……你怎么了?一副黯然神伤的表情,对学园有那么深的眷恋吗?」

    帕托黎克也好艾伦诺拉也好,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能从我面无表情的脸上读懂感情啊。

    我对学园没有任何感情,但即将与你分别,让寂寞与悲伤无以复加。这种事太羞耻了,我说不出口。之前没做过符合恋人关系的事情,可能也是因为我心中有这样的芥蒂。

    到了这种时候,要不要试着诚实地传达心意?反正一年半载不能见面了,多么羞耻的感情也会被设置上冷却期。

    但是,太过直白的话也毕竟有点……。我之所以感到悲伤,不是因为学园,而是因为你啊……就说人比地方重要,他能不能察觉我的意思呢。

    「地利不如人和……的感觉吧」

    「那是什么军事书?我也想拜读一下」

    完全没传递过去。你倒是察觉啊,明明毕业典礼是个天赐良机。

    我拼命搜寻其他的表述,整个呆若木鸡,这时他就像全然无所谓似地说道

    「对了,我忘记说了。你回领地之前,能不能稍稍在王都停留一会儿?」

    「咦?」

    「我有几件事需要办完。到时候我也和你一起去德克尼斯领」

    帕托黎克要一起来……也就表示用不着分开啦!

    伤感的理由荡然无存。传达真实心意这件事就先搁一边了。

    真的太可靠了。我对能不能当好领主感到不安,但帕托黎克愿意陪我的话,一定就没问题了。我按捺住恨不得想要跳舞的喜悦心情,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说道

    「喔?你也要来啊」

    「因为放你一个人过去,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不会有什么乱子啦」

    「不,唯独你,一定会鸡飞狗跳」

    我……真的可以尽情开心吗?

    我从学园三年生,升级为领主一年生。